车上肛交的美

“呼…累死我了,终于把直肠里的便便排干净了。”吴雪芙长呼了一口气,说完就拿起手机给杨小伟打了一个电话。

“喂,我中午把药水用完了,现在效果超好,小穴粉粉嫩嫩的,你在哪我找你拍照去。”

“我在家啊,不用你专门跑趟了吧,微信拍照发给我就行了。”

“啊,是这么回事,我把祛除黑色素的效果给同事看完后,她说她也想要一瓶,所以我还得去你那拿瓶药水。”

“那价格…”

“放心吧,价格说好了,2000一瓶。”

“那行吧,是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我去找你吧,我到你家楼下再和你联系。”

“好的,来的时候路上小心。”杨小伟象征性的关心了句。

“嗯,好的。”

挂了电话,吴雪芙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惆怅了,她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自己父母是H市一个偏远农村的村民,从小家境就不好,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深知金钱的重要性,可是她和她的家人偏偏又没有钱。

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学了护理,从她同学那里知道了原来美丽的容貌,婀娜的身材也可以当做金钱使用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从此走上了用身体换物品的一条不归路,而且越陷越深。

“哎…都到这步了想再多也没用,还是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吧。”吴雪芙甩了甩头,把惆怅感甩到了脑后。

……

“我到你家楼下停车场了,你下来吧,我的车是白色大众POLO。”不一会吴雪芙到了杨小伟家楼下,给他打电话说。

“好的,我这就下去。”

杨小伟来到停车场找到吴雪芙的车后,吴雪芙示意他上车的后座,因为吴雪芙已经在后座等他了。

“姑奶奶呀,你可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的微信群可就散架了,他们都吵着要产品信息和效果图呢。”一上车杨小伟就给吴雪芙诉苦。

“急什么,你告诉她们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吴雪芙说着话把车内后座的顶棚灯打开了。

“你的药水效果真神奇,来你先拍照吧。”吴雪芙把双脚踩在后座上,往上撩了撩裙子,叉开双腿,这时候她那粉粉嫩嫩的小穴就完全展露了出来。

“咕咚…”杨小伟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饱满水嫩的小穴给吸引了,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看够了吗?呵呵呵呵”吴雪芙看到杨小伟的样子故意挑逗起他。

“额…你今天又没穿内裤呀。”

“这样方便呀。哎呀,先干正事,快点拍照吧。”吴雪芙催促道。

杨小伟恋恋不舍的收回自己的目光,拿出手机对着小穴“咔咔咔”的拍起照来。

正着拍、侧着拍,用手捏着阴唇拍,拨开阴唇露出阴道口拍,拉近镜头对着阴蒂、阴唇、阴道口又分别拍了特写。其实用作对比图的话一张全景就够了,之所以拍这么多完全是因为杨小伟想多看看这诱人的小穴。

“咔咔咔”杨小伟拍着拍着就看到有一道透明的液体从吴雪芙的阴道里流了出来。

“额……,你……流淫水了。”杨小伟不知道吴雪芙心里想的什么,说完话就楞在那里等着吴雪芙的反应。

现在杨小伟是有贼心没贼胆,心里想强行和吴雪芙在车上发生关系,但是害怕吴雪芙不同意,如果他用强还怕她激烈反抗。

“流淫水了?那……你想尝尝是什么味道吗?”吴雪芙看着杨小伟,用轻挑挑的话语说。

“咕咚…”杨小伟看着流着淫水的粉嫩小穴咽了一下口水。

“想!”稍一犹豫,杨小伟就回答了想。

说完就把头探过去,因为他知道吴雪芙这是在勾引他。然后伸出舌头对准小穴就把从阴道里流出的淫水舔进嘴里。

(附图4)

“咸咸的。原来淫水的味道是咸的。”杨小伟一脸的满足。

“好吃吗?”吴雪芙又轻挑挑的说了一句。

“好吃!”

“还想吃吗?”

“想!”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咯咯咯”说完话吴雪芙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风情万种。

杨小伟仿佛一头饥饿很久的狮子一样,双手一下子把吴雪芙推倒在后座上,然后掰开她的双腿,伸出舌头猛舔起她的小穴。

“呲溜、呲溜。”杨小伟拨开阴唇对着阴蒂和阴道口一会舔一会吸的,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呵呵呵呵,慢一点,上次在酒店卫生间做完后,我的小穴都被你草肿了,现在还有点疼呢。”吴雪芙看到杨小伟猴急的样子笑骂道。

“我给你的那个药水不能治疗肿胀吗?”杨小伟吐出含在嘴里的阴蒂说。

“啊…好舒服,别吐出来,你舔的我好舒服,再舔舔阴蒂。”吴雪芙被杨小伟舔得来了性趣。

女性高潮分很多种,平时最常见的就是阴道高潮,是单指性生活运动时,经过摩擦阴道和子宫的刺激,让女性产生高潮;一般这种方式达到高潮,会让女性感觉身心愉悦,身体和心里都得到了满足。还一种是阴蒂高潮,是指单纯得刺激阴蒂而让女性达到高潮,因为阴蒂也是女性敏感部位,如果受到一定刺激就容易让女性高潮;手指、舌头、工具等都可以,而且刺激阴蒂一般能让高潮来得更快,并且能够达到多次高潮。

听到吴雪芙的要求,杨小伟又含住了她阴蒂。杏吧首发

杨小伟把吴雪芙的阴蒂整个含在嘴里,然后用舌头不断的来回拨弄着阴蒂上的小豆豆。杏吧首发

“啊…啊…啊…”吴雪芙情不自禁的呻吟着,也没有开口说话。

看到吴雪芙舒服的表情,杨小伟把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用舌头舔阴蒂和用鸡巴插阴道感觉一样吗?哪个更舒服些?”

吴雪芙想了一下回答道:“嗯…这是两种感觉,我也不好形容,啊…阴蒂含有丰富敏感的神经末梢,所以感觉…来的更快,更容易…有爽的感觉;阴道的话…啊…如果阴道壁还没分泌液体前插入…就会很涩、很痛,啊…而且抽插阴道…感觉来的慢,不过要是来感觉后…阴道里就会痒痒的,就一直…想被插止痒。大概就是…这样吧,啊…太具体的…我也形容不出来。”

吴雪芙说话的时候,杨小伟一会用舌头拨弄阴蒂,一会用嘴唇含着阴蒂揪来揪去,弄的吴雪芙很舒服,边呻吟边说话。

给女人口交过的男人都知道一个事,就是给女人口交的时候,被舔的女人躺在那舒服的要死要活,但是舔一段时间后男人除了觉得舌头很累外,没有其他的性方面的快感,和舔一个没有味道的鲍鱼一样一样的。

杨小伟现在就是这种舔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心理,再加上他的鸡巴勃起后蜷在内裤里憋得十分难受,特别想拿出来释放一下。

“不行了,我鸡巴受不了,我现在就要干你!”杨小伟说着就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咯咯咯,那来吧。”吴雪芙仿佛早就知道杨小伟会受不了似的,开始帮他解腰带,然后脱掉他的裤子和内裤。

“你坐下,剩下的我来就行了。”吴雪芙让杨小伟坐在后座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套套,熟练的撕开,捏出空气,套在了他的鸡巴上。

“今天我们玩个不一样的吧。”吴雪芙问了一句。

“什么不一样的?”杨小伟看了看吴雪芙。

“我的小穴上次被你草肿了都,现在还没消肿呢。”吴雪芙撒娇道。

“那…怪我喽。嘿嘿嘿。”听到这话杨小伟很是得意。

“讨厌。我在用药水的时候还剩了一点就抹在了屁屁上,效果出奇的好,屁屁现在也是很粉嫩的呦。”吴雪芙挑逗着杨小伟。

“额……我靠!肛交啊!”杨小伟想了一下,明白了吴雪芙的意思后惊讶的叫了出来。

他在杏吧论坛上看过肛交的视频,十分的刺激,但是从没想过自己刚走了两天桃花运,现在又能体验到肛交!搞的他心里面又紧张又期待。然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就问道。

“那个…虽然我也想体验下肛交,可是会不会把屁股里的便便草出来?”

“呦…你很懂哦,要是没灌肠的话肯定会,但是你忘了我什么职业了?来之前我自己已经灌肠洗过了,现在屁屁里面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而且今天我带的套套是油性润滑型的,也方便你进入。”吴雪芙很满意杨小伟问的问题,这样的话她提前准备的油性套套和灌肠也没有白费。

“小!妖!精!你又提前预谋好算计我,估计这次的药水也是白给你喽?”杨小伟现在知道了吴雪芙又要套路他后并没有生气。

因为他知道了药水是吴雪芙自己用,而不是她所谓的同事要的。吴雪芙上次让他体验到卫生间偷偷做爱的快感,现在又让他体验车震和肛交,免费给她两瓶药水杨小伟打心底里也是愿意的。

“那你愿意吗?”吴雪芙又用她那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杨小伟,委屈巴巴的说。

“呵呵,给你吧。”说着杨小伟直接从裤兜里拿出药水给了吴雪芙。

“谢~谢~老~板~”吴雪芙接过药水故意拖着长音笑眯眯的说着。

“药水都提前给你了,一会你可要卖力点。”杨小伟故意的挑逗着她。

吴雪芙朝着杨小伟妩媚一笑,转过身背着杨小伟然后掀起裙子,撅起屁股,就正好把自己的肛门对着杨小伟。

“你看我的屁屁经过你药水的修复,嫩不嫩呀。人家可是第一次用屁屁哦,你也得温柔点,可不能再把屁屁草肿了。”吴雪芙娇滴滴的说着。

“呵呵…呵呵…呵呵,真的很嫩。”杨小伟即将体验到肛交,现在的他早已经笑傻了。

吴雪芙撅着雪白的屁股,用手把杨小伟的鸡巴立了起来,屁股慢慢的往下,然后用手晃动着鸡巴,直到杨小伟的龟头对准了她的肛门,就慢慢的坐了下去。

(附图1、2)

“啊…好痛啊!”吴雪芙痛的叫了出来。当初杨小伟第一次操她小穴的时候,她都觉着痛,何况未被开发的肛门呢,肯定会更痛!

“啊…啊…”杨小伟这时候也叫了出来。

“你瞎叫唤什么呀?被插的是我哎。”听到杨小伟也在叫,吴雪芙就停止了往下坐的动作。

“好爽啊,你的屁股挺大,没想到菊花这么紧,挤压我的龟头好爽呀!”杨小伟兴奋的说。

“啊?龟头还没插进去呀!好痛哦。”

“快了,快了,继续往下,龟头比阴茎大,龟头进去后就不会这么痛了。”杨小伟这会特别爽,催促着吴雪芙继续。

“嗯…嗯…啊…啊…”吴雪芙为了让杨小伟舒服些也是拼了,手扶着前座的靠背,忍着疼痛又慢慢的往下坐了下去,直到鸡巴全根没入,坐到了杨小伟的大腿上才停。

“动动,别光坐着呀。”杨小伟看吴雪芙没有下一步动作又催促起来。

“等一下,我得适应适应。”吴雪芙不急不慢的说。

吴雪芙知道肛门是受肛门括约肌控制闭合的,短时间内被撑大会感到十分疼痛,如果让肌肉适应一下被撑开的感觉后就会大大减少疼痛感。

“啊!…啊!…真紧,好爽!”吴雪芙的肛门适应杨小伟鸡巴的粗度后,她就开始上下动了起来,杨小伟更是舒服的叫了出来。

因为吴雪芙是背对着杨小伟,所以杨小伟能直观的看到吴雪芙上下运动着的雪白大屁股,正好把无所事事的双手放到她的大屁股上揉搓。

(附图3)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汉武帝刘彻是不是也是在肛交的时候忽然来了灵感,写了这首《秋风辞》啊,这句词和现在得场景太他妈贴切了!”杨小伟现在舒服的有点得意忘形都开始爆粗口了。

“爽就爽,别瞎解释…别人的作品…可以吗,你这样…说完,再看见…这首辞的时候…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意思解读了…啊…”吴雪芙听完杨小伟有感而发的诗词无语的说道。

“那我换一首,这个比较出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怎么样?”杨小伟想了一下又说出了陶渊明的诗。

“什么…东篱下…见南山的,啊…应该是采菊…POLO里,悠然见…鸡巴…啊…!”吴雪芙被干的也性起了,和杨小伟彪起了诗词歌赋。

“古代人都说淫诗作对的,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边做淫秽的事情边念诗呀!”杨小伟故意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什么淫诗…作对,啊…是…吟诗!口子旁…的吟啊!”

“对,口子旁的吟,呻吟的吟!”

“讨厌。啊…啊…你这么有才…那形容下第一次…肛交的感觉呗”。吴雪芙说话的时候动作也没停,屁股不断的一上一下运动着。

“让我想一下哈。”杨小伟挺着鸡巴想了一会,然后故意咳嗽下清了清嗓子,“嗯哼,黑毛绕穴似鲍鱼,车内肛交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怎么样?”

“啊…淫得一首好诗,你怎么这么有才呀,啊…”吴雪芙又娇滴滴的夸赞着杨小伟。

杨小伟揉搓着吴雪芙的屁股忽然想到了什么就问:“唉,对了,你的小穴都这么嫩了,为什么还需要药水呢?”

“我发现你的药水…啊…在祛除完黑色素后…如果药效还有剩余的话…就会继续修复皮肤。”吴雪芙断断续续的说。

“你怎么发现的,我都不知道。”杨小伟听完耳朵都支棱起来了。

“啊…等你射了…之后我再给…你说吧,我这样说话很…啊…费劲的。”吴雪芙上下运动着屁股又断断续续的说着。

“嗯,也好,你呻吟着说话,我听的也不是很清楚。”说完后两人又进入到埋头苦干的状态中。

如果有人从这辆白色POLO车旁路过,肯定能看到车身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如果再走近点就会听到车内有一位女人发出的此起彼伏的呻吟声。

……

“啊,不行了,我要射了!”运动了很久后,杨小伟来了射精的感觉。

吴雪芙听完也没有回话而是加快了屁股上下午运动的速度。

“啊!射了,射了!”听到杨小伟的话,吴雪芙就停止了运动,慢慢的屁股下沉直接坐在了杨小伟大腿上,等待着杨小伟把精液射完。

“啊,舒服啊。”杨小伟挺着鸡巴最后抖动了几下后,也松开了抓在吴雪芙屁股上的手,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座位上。

感觉到杨小伟的鸡巴不在抖动后,吴雪芙慢慢的抬起屁股抽出了鸡巴,然后从包里拿出了湿巾准备把套套从鸡巴上揪下来。

“哎哎哎,不用了,把湿巾给我,我自己来吧。”杨小伟说完话就拿过湿巾,把套套揪了下来然后打了个结包在湿巾里。

“不是吧你,上次你说不能把套套扔在女厕里,打包带走了,我也没问。这次不会还要打包带走吧?你难道有收集自己精液的怪癖?”吴雪芙也没安耐不住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什么收集怪癖,我这是讲卫生,不想弄脏你的车而已。”杨小伟极力的辩解着。

吴雪芙知道不管杨小伟有没有怪癖,都是属于他的个人行为,只要不犯法,别人都管不着,也就不再继续追问这事,而是拿出湿巾清理着自己的小屁屁。

歇了一阵的杨小伟想起了刚才的事就问道:“你说说你是怎么知道药水还有修复皮肤的作用的呗。”

吴雪芙一边擦洗着屁股一边说:“我也是根据自身的身体变化猜测的,因为我的阴唇黑色素沉积的厉害,所以第一次抹药水后只是黑色素减轻了,但是被你草肿胀的症状没有减轻,在第二次抹完药水后,刚开始和往常一样没感觉,后来就感觉阴唇上凉丝丝的很舒服,肿胀的疼痛感也好了很多,同样的屁屁上也有凉丝丝的感觉,这和第一次抹药水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所以我就猜测是不是第二次凉丝丝的感觉就是在修复皮肤呢。”

“那你要的这瓶药水打算抹哪里?”

“抹脸上呗,看看皮肤会不会变好,如果猜错了得话,就当祛斑了,但如果猜对了,不光能祛斑还能美容呢,反正猜对猜错我都不吃亏,多好。”吴雪芙说出了她又要一瓶药水的原因。

“什么!抹脸上?”杨小伟特别的惊讶,以至于都大声的喊了出来,他虽然知道他得精液有异能,但在他的潜意识里那还是精液,从来没想过要在脸上或其他部位用,试想下谁会把精液抹脸上当化妆品用呢!这不变态吗!

“瞎叫唤什么,吓我一跳,抹脸上怎么了,要是有效果你不又多了一个卖点吗?”吴雪芙擦洗完屁屁已经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了。

杨小伟听完吴雪芙的话,心理“咯噔”一下。对呀!如果效果好的话也可以当做护肤品!现在的名牌护肤品价格都贵的吓死人,只要效果好即使再贵也会有市场的。而且只有我知道那是精液,其他人可不知道呀,别说抹脸上了就是给她们说是口服液让她们喝,她们也不会有心理障碍照喝不误的!

“喂,发什么呆呀。”吴雪芙梳理好头发看着杨小伟在那发呆,就喊了喊他。

杨小伟回过神后兴奋的不得了,嘴角上扬笑着说:“啊,没事没事。”

“看把你乐的,我这次的服务你这么满意呀!就问你要了一瓶药水,感觉我有点亏呀。”吴雪芙看到杨小伟乐不可支的样子,又想弄点套路忽悠他。

“可别可别,我一瓶药水就价值2000块呢!”杨小伟赶紧堵住了这个话题。杏吧首发

“切,小气鬼,2000块也是我帮你定的价格,你卖出去过一瓶吗?”吴雪芙嘟着嘴假装生气道。

“嘿嘿嘿,还不多亏了你帮忙,现在有了对比图,就可以卖产品了。那个…先不聊了,我得回去看看微信群,发发产品信息什么的。”有了对比图,也体验了肛交,杨小伟已经打算回家了。

“嗯,那你回去吧,以后你爷爷调制出其他的药水可得先想着我点,还一个,在群里说话的时候可得想好,不要还没卖出产品就把客户得罪光了。”吴雪芙嘱咐着杨小伟。

“一定一定。那我走啦。”说着杨小伟打开车门就出去了。

这时候杨小伟的心里正偷着乐呢,吴雪芙的一个猜测突然间给杨小伟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扇可以挣大钱的大门,所以就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吴雪芙从车窗目视着杨小伟回家,以为杨小伟是因为刚刚体验了肛交才这么开心快乐,脸上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都二十大几的人了,一次小小的服务都能开心成这样,真是个单纯的人。”

说完后就启动车辆也回家了。

……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