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丧尸怪物强奸

吉儿是名STARS现役队员,他们是奉命前来调查整个事件源由的,只是因为种种情况或者说不幸,现在吉尔只能暂时独自面对这个城市。她是名军人,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长期的训练加上执拗的个性让她在没找到答案前是不会退缩的。何况那些血光下的战友也不允许她退缩。她在潜伏侦察和绝境生存领域的能力远超常人。但即使是她,在面对那些异境时,都显得如此的束手无策。刚才为了收集源病毒体,她在一个狭小的道口被三只变异狗伏击了要不是良好的体能和素质让幸运之神再次眷顾了她后果真得不堪设想。此时冷汗止不住地从额头渗出饱满的胸口起伏不定,似乎要吸进更多的空气才能将慌乱和恐惧平复斜靠在这昏暗却能提供暂时安全的屋子里吉尔尽可能的去松驰她那紧绷的身心。谁都有害怕的时候只是少部分人更懂得如何控制自己,吉尔显然深谙其道。在稍做休整后这个孤单的身影再次向黑暗的过道摸索而去。

要找病源体就要找到病毒加工的源头它一定位于这座城市不为人知的某处。也许恰恰是一个平凡的再正常不过的街角便是那扇通向地狱的大门。

吉尔谨慎的迈着小步猫腰来到一堵墙后多年的训练让她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前面的街角似乎有什么东西她小心的隔着墙向那边张望着。耳旁突然传来乒的一声巨响那是散弹枪的声音这种武器在近距离的杀伤力误庸置疑。猛然间一个人影带着一抹红色被抛了出来是的被抛了出来画着弧线撞在了路边的一堆竹篓里。如果不是有所缓冲这一下就会损了命。倒在地上的是个男人他挣扎着试图站起而另一个步步逼近的身影让躲在暗处的吉尔惊呆了。天呢……那是什么东西浑身惨白的皮肤泛着丝丝青色红色的肌肉纤维和血管狰狞的混在了一块健硕的四肢匍匐在地上尖锐的爪子似乎瞬间就能将人撕成两半;在它蜥蜴般的脑袋上有三个鹅卵石般的突起是三只眼睛让人恶心胆寒的眼睛。吉尔的头脑有点发懵,造物主怎么会谛造出这么一个可怕的生物。

怪物的右肩上有一片爆炸性伤口白色红色的液体翻滚着混成一片滴答的体液冒出绺绺青丝那一定是散弹枪留下的的痕迹。怪物显然愤怒了它气急败坏地用三只白眼死死的锁定在男人身上下喉结发出地狱般的咆哮声身体同时开始收缩像弓一般只待给男人致命一击。男人胸口上的鲜血夹杂着上衣染成一片五官因痛苦扭拧在一起。他顾不得伤痛,努力调转枪头他要瞄准。此刻,右手的散弹枪是他最后的希望与抗争……怪物庞大迅猛的身型像支箭鱼贯而出。它要撕碎男人的身体用它那狭长尖锐的爪子从男人的身体里掏出那甘美的血和肉。刹那间右侧的一颗点47毫米子弹带着劲风呼啸着卷了过来吉尔恰到好处的精准的击中了怪物头部与此同时男人的散弹枪暴发了。

怪物健硕的身型瞬间倒了下来四肢不甘的抽搐着像似在表达被人偷袭后的不满。

啊,好在出手及时。吉尔快步来到男人身旁但见他胸前碗大的洞口,眉毛不自觉得拧在了一起。也许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吉尔内心泛起一股无力感在这个城市的所见所闻都是生命的渺小和脆弱,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男人吱唔着想对吉尔说些什么但挣扎了两下却把右手指向前面不远处的一扇卷门。吉尔抬眼看去那是一道平民超市的入库后门斑驳又整洁无声无息地和周围寂静的环境融合在一起.男人的左手颤颤巍巍的从裤袋里掏出了什么眼里含着希望。吉尔赶忙上前捧住他的手那是把钥匙,再看男人他的眼神开始涣散了这个世界的颜色在他眼中逐渐平静的暗淡下去。

生命有时候就是这样拼尽一切只为用鲜血和希望去寻找另一扇门。吉尔背起男人留下的散弹枪来到了那扇斑驳的门前……这里乍一看和一般的超市库存区没什么不同只是陈设的货物似乎有些年月以至于空气中隐隐地有股腐朽的味道。微凉的轻风夹着湿气拂过吉尔的脸旁吉尔马上意识到这股气流是来自地下室的某处。她有有种感觉亦或许是种职业禀赋,吉尔觉得应该找到这股风向的源头也许里面隐藏了什么也许那里和心中的问号的确有某种联系。她义无反顾地摸了进去。

昏暗的过道阴郁的墙拾阶而下湿气愈来愈重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敲打着静寂的四周。

转过弯眼前豁然开朗是一个开敞式的大庭从远处望去有很多大型的玻璃容器里面似乎承载着什么吉尔在这个位置看不太清。机械臂从上方悬垂而下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容器,这里除了几盏照明灯没有其它光源机器没有能源供给指示灯黯淡无光这个车间也许停置了很长一段时间,吉尔这样想着。

她继续往里深入四面悬垂的机械臂和墨绿的容器瓶像是一尊尊阴冷的雕像包围着她挤压她整个空间带着压抑让她的心头泛冷。这些鬼瓶子里装得是什么么吉尔忿忿地想着。若大的容器大小刚好装下一个人。装下一个人?吉尔心中的寒气不禁被自己的设想放大了。她踮起脚尖伸长手臂努力把容器上的污迹拭去。容器表面渐渐泛起白光里面墨绿的溶液透过器壁映射出吉尔那张俏丽坚毅的脸。仔细观察吉尔发现器瓶内有三个白色的圆点它们就像是天然鹅卵石透着让人琢磨不定的神采。只一瞬间那三个白圆似乎聚焦在一起只对着吉尔的脸老有兴志地注视着她。它是活的?吉尔惊惧着后退了一步,不白点并没有动,是错觉,但是心中的不安感为何越来越强烈?与此同时,器皿的表面猛然掠过一片黑影吉尔敏锐地捕捉到了电光石火的瞬间下意识的做了个侧向翻滚。哗的一声,器皿被强大的冲击力削去了一半里面的溶液溅了吉尔一身。此时此刻已经顾不得容器里有什么了吉尔本能做出最大程度的连续翻滚动作同时抄下挂在背上的散弹枪朝着身后宠大的背影就是一枪。呜呜的低鸣声传了过来伤痛阻挡了黑影的身形同时给了吉尔喘息的时机,腾挪起身一气呵成吉尔头也不回的向远处的过道跑去。

……

应该和袭击男人的怪物是同一种类为什么这里全是这种让人恶心的东西那些容器内装的都是这种东西吗?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地下容器库还有什么秘密?但是,轻易是去不得了。还有这该死的溶液她现在才感觉到这滑腻腻的液体冰冷的附着在她的皮肤上透着一股芬芳还有种潮热感。可恶!吉尔此时的大脑很乱她需要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让自己平静下来理清思绪。

在靠近出口的地方吉尔顺着货架爬进了一个通风口这里居高临下视角大也不易被发觉,这让吉尔有了短期的安全保障。也许是剧烈跑动的因素又或许是天气闷热的原因呆在通风管里的吉尔浑身都有种燥热感。这股火热顺着脖颈间的汗腺一直延伸到全身,原本丰满挺硕的胸部变得更加怒突白皙的乳肉将上身的蓝色束衣撑成两个椰子般的弧度并随着呼吸上下颤动.两颗乳头傲慢的凸起着,犹如两颗饱满的豆子让人怜爱。吉尔蜷起身体左手忍不住的按住下身因为下体的灼烧感更为强烈带着酥麻让吉尔本能的感到某种期待和骚动。浑圆肥美的臀部随着身体的扭动曲线毕露修长紧实的双腿交织在一起仿佛要将身体中的渴望瞬间释放出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做出如此举动吉尔的大脑里还残留着一丝清明难道是那液体?见鬼我……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优秀军人的素质和身体潜能让她恢复了一定的理智,她继续顺着通风口匍匐前进.没多久,吉尔似乎已将刚才的骚动和躁热丢在了一旁。只是吉尔还不知道她身体所出现的某些变化已经开始逐步超出了她的预期。

是的在那一刻吉尔的身体开始散发出某种若有若无的芬芳随着刚才身体的躁动这股香味变得更加浓郁。只是作为香源的主体吉尔本身根本意识不到。这种芬芳就像某种强烈的暗示和引导黑暗中的某些东西开始逐渐向这边涌了过来。

不远的前方出现一道强烈的亮光在已适应昏暗的吉尔眼里那是明确的出口信号。心中荡起些许喜悦的同时吉尔加快了匍匐前进的节奏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自己的气力似乎变得源源不断。

啊光明当夕阳的柔光温暖的倾泻在吉尔的脸颊上,安详和喜悦洋溢在她的嘴角上。她立马打开通风口支起身探出半个身子试图从里面爬出来。然而惊惧就在此刻发生了,有一股力量紧紧吸住了吉尔的双腿把她一点点往里拉。寒意瞬间遍布了吉尔的身体她本能的双手支撑着通风口努力要将自己从这股力量中解放出来。这是一个相当尴尬的时刻,吉尔做不了任何有效的反击性动作好在对方的力量似乎与此时的吉尔不相上下让吉尔的身体始终有一半露在外面。

那又是什么东西吉尔看不到从触觉上传导的信息来看那更像是某种黏液。她双腿使劲的蹬踢都没有打在实体上,感觉下身像似在胶水中游泳。对在胶水中游泳……那黏液似乎相当不满足目前的战果沿着吉尔的小腿逐渐攀上了大腿。吉尔感到形势更加严峻奋力扭动腰肢力图去打破现有的被动局面。突然一阵酥麻的灼热快感从下阴处直冲脑门像高压电流般刺激着吉尔的脑神经。那是黏液从体腔内伸出某种类似吸盘的触手居然精准牢固地吸在了吉尔的阴部上。噢上帝它在干嘛。吉尔差点就方寸大乱她咬牙忍受着俏脸憋得通红。胸前两座怒突的美峰因剧烈的呼吸上下起伏着。从外侧看一个发鬓缭乱的美女正半趴在通风口上面无助的扭动上身脸上表情怪异又满足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亢奋。

吉尔感觉她的下阴部位像被一把平头圆角梳死死按住并来回撕扯。那东西隔着裤子每动一次,她的大小阴唇和阴蒂都会随之上下翻滚。更要命的那玩意现在正吸住自己的底裤拼命向下拉扯,一时间裤子的膨胀力再也无法抵御触手的拉力顿时被拉出一个大洞。「天呢不要」吉尔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一触到吉尔真实的肌肤触手动作显然急切起来。从吸盘的口器中突兀地又伸出一根柔滑又不失硬度的副肢毫不犹豫的进入了吉尔的体内。不……哀鸣从吉尔的心底升腾起来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一只不知名的甚至连样子都不知道的怪物侵犯。

内心的刺痛让吉尔的抵抗力量瞬间减弱身体顿时被黏性的力量吸了进去。就当她万念俱灰以为自己整个身心都要被吞噬时,一股更强大的力量突然拉扯着她的上衣和手臂又把她的上半身拽了出来。吉尔一时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本能的抬起脸颊想看看危难关头是谁拉了她一把。迎面而来的却是股扑鼻的恶臭随即映入眼帘的是张腐朽破败的脸一只空洞黑色的眼眶了无生气另一只丑陋白色的眼球正贪婪的注视着自己。

上帝,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地狱吉尔相信此时她就在地狱的第十九层。

丧尸强有力的拉扯让吉尔的上衣豁开一道大口丰腴白皙的乳肉再也裹藏不住大半个脱跳出来。洁白挺拔的山峰随着惯性前后激荡颤颤悠悠的泛起阵阵乳浪。早已突起的乳头在夕阳的照射下像颗粉色樱桃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丧尸哪里还把持得住。它张开溃烂的大嘴呼得一口就把樱桃和白嫩全含了进去。甜腻的乳香夹杂着吉尔身上特有的芬芳立马占据了丧尸残存的神经系统。它非常享受这股甜腻和柔嫩更加贪婪的攫取忙不迭的在吉尔胸前两处桃峰上肆意啃食。两只手同时环住吉尔的背部上下扰抓着恨不得要把吉尔撕碎。

另一边的黏液触手依旧埋头苦干假肢紧伏在吉尔阴唇上来回磨吸,吸嘴上的副肢虽然不粗长但是进出的频率相当快急切的搅动使得吉尔的阴道犹如泽国一片汪洋。现在吉尔的身体遭受里外夹击上下失守。一时间,那股熟悉的灼热感充斥着她每一寸肌体酥麻的快感跳跃拥抱着她。柔美的身体小幅抽搐着现出淡淡的朝红。啊谁来救救我吉尔无力的呻吟着,晶莹的汗水大量渗出,这带有浓郁芬芳的汗水是最好的催情剂,让怪物的感观愈加亢奋。吉尔的抵抗意识早已涣散任凭两只丑陋的怪物在她身体上纵情驰骋。一时间下面的啪啪声,胸口滋滋的吮吸声此起彼伏。

没多久吉尔的上衣几乎被丧尸揉碎白皙的皮肤泛起若干条青红的抓痕。丧尸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

它不停的吸吮抓糅着吉尔白嫩的山峰乳房激荡的柔美和甘甜让它疯狂双手胡乱的在这具美艳的身体上摸索着昂扬的阴茎像个斗士在吉尔的上身左突右撞,它的下身急切的想找到突破口却总是找不到头绪。丧尸体内更多的欲望让它变得烦躁,它猛的抱紧吉尔向外拉扯。吉尔嘴里的呻吟声瞬时转变成痛苦的嘶叫因为两方受力吉尔感觉自己的腰椎要断了一般。丧尸的力量如此猛烈,一下子就把吉尔连同怪异的黏液一同带了出来。就看见吉尔的下身被一种蓝色的液状物质包裹着形如小山丘般的身体上摇晃着几条布满吸盘的触手狰狞可怖。有意思的是触手裸露在阳光下的吸盘开始冒出青色丝烟这种强烈的灼烧感让它放下了吉尔,并把探出的半个多身体迅速缩回了通风管转眼间便没了踪迹。

丧尸此时的心情看上去特好它咧着嘴露出贪婪的笑,没有什么比独享眼前这具美肉更让它兴奋的了。它粗暴的把吉尔翻了个身让她的屁股正向自己。那肥美圆润的臀部立刻勾勒出一个完美的桃形吉尔结实修长的双腿无助的敞开着裤底没有了寸缕最隐秘的部位毫无保留的裸露在外。这样赤裸的诱惑让丧尸不能自已,一双手抓住两片富有弹性的臀肉,对准那茂密的桃源处就是狠狠一击。「啊,不要」吉尔忍不住叫喊着,本能的扭动着丰满的臀部想要从丧尸的的魔爪下挣脱出来。丰盈多肉的臀部温热又富有弹性,这样的扭动摩擦,激起了丧尸更多的快感。它楼住吉尔的腰,让她能够挣扎又不至于完全挣脱,尽情享受着这香溢满怀的扭动。吉尔的阴道狭窄紧实虽然在通风管里已经蜜液横流但是丧尸的下体因受阻只插入了半截。湿润柔嫩的阴壁传导出的舒爽感让丧尸忍不住咆哮起来,它狠狠的抵住吉尔的腰枝再度发力这回阴茎一下子冲进了吉尔子宫的最深处。吉尔最后的防线崩溃了强烈的快感和痛楚让她最大限度地弓起了腰无助的甩动着长发就像是在配合着丧尸的奸淫。怪物每一次的抽插都让吉尔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哀号。噢不!快出来吧它太粗大了『吉尔感觉自己的下体快要被撕碎了。此刻她全身绵软无力除了痛苦的呻吟,跟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也不知过了多久吉尔的阴道才开始适应了这种横冲直撞。快感一点点盖过了痛楚酥麻感再次占据了她的意识,她觉得自己被置入了云霄任凭强力的抽插带着自己在云雨间起起伏伏。

即使是在背后,依旧能看到吉尔白硕的乳房随着抽插上下翻飞,那荡漾的乳波让丧尸想起刚才那种弹手柔滑的触感,那感觉太棒了,它迫不急待的把吉尔的后背抵在一侧的墙上腾出双手拼命抓捏吉尔胸前的硕乳。即使只有一只眼,也能享受乳房受力幻化的美感。触觉视觉的冲击和吉尔的呻吟声让它极为满足。手上施加的抓力更大了,似乎要将乳房挤出水来,没多久吉尔饱满的胸膛就已经红迹斑斑。此时的吉尔意乱情迷顾不得胸前火辣辣的疼痛本能的挺动腰肢在对方腐烂的身体上摩擦着她的四肢牢牢的荡在对方身体上任由丧尸疯狂的对自己的身体上下齐攻。两人的性器伴着白色的液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啪啪的撞击声一次比一次猛烈。吉尔感觉自己快疯了眼前的丧尸似乎已经不再是怪物而是那长久不见的甜蜜恋人。

随着吉尔身体的迎合,阴道内部呈现出有节律的颤动和收缩,这给丧尸带来更大的快感和刺激。它钳子般的双手紧紧勒住吉尔丰满的臀肉,下体则像台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把吉尔的身体牢牢钉在墙上;龟头上传来的无边快感使它再也抑制不住想要暴发的冲动,呜呜的嘶吼声不间断地从喉下结处迸发出来。终于一股极强的激射从丧尸下体倾泻而出似乎要将吉尔的整个子宫冲破。这次的暴发太强烈以至于吉尔不停的扭动红潮的身体想要挣脱这股不可承受的冲击。丧尸哪里会放开她死命的压在吉尔的身上体内腥臭的精液一波又一波的注入到吉尔身体的最深处。此时的吉尔最大程度的向后弓起上身,扭曲的俏脸不停的左右摇摆着,四肢开始出现强烈抽搐的症状,意识似乎从身体里被抽走了,过度的亢奋让她像昏厥了一般.丧尸依旧在射精吉尔子宫壁强烈的收缩带给它无以复加的舒爽感充满弹性滑嫩的身体,浓郁芬芳的体味俏丽迷人的脸痛苦哀怨的眼神这一切都让它欲罢不能。它现在仅有的思想就是要彻底占有这具香艳的女体,让自己的精液彻底灌满她的身体射死她它要活活射死她……不知什么时候天边的夕阳已经大半个躲在地平线下乌云让原本昏暗的傍晚变得更加阴郁。寒风卷起尘沙,带着让人作呕的腐臭和腥味在城市上空翻滚。

吉尔打了个激灵她醒了。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张破败的脸,只是左侧的独眼不再狰狞,整个溃烂的躯体相较与之前更加的萎靡干裂,只有身上的臭味更浓烈了。吉尔厌恶地去推开它,只是这一下才发现两人的下体依旧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刚才遭受的凌辱和羞愤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吉尔愤恨的一脚踹了过去……丧尸的身体顿时像被削断的木偶,断裂的部分轰的一下砸在了对面的墙上尘土飞扬。吉尔有点纳闷由于羞愤,刚才那脚她使出了全力但是效果之强有点意料之外。

此刻吉尔才开始留意自身身体的变化。她的束衣早已破败不堪,傲人白嫩的双峰随着平稳的呼吸缓慢起伏着。皮肤上的潮红已经退去整个身体依旧泛着圆润白皙的美。有意思的是,刚才身体上腥红的抓伤已经完全消散看不到一点疤痕。要不是眼前的半截尸体和破败的衣束仿佛之前的一场疯狂揉虐根本就没有在她身上发生过。

究竟是怎么回事?

怪物为什么疯狂的想和自己交媾?身体的自愈能力为什么突然变强了?力量也提升了?重要的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和尸毒有了频繁接触,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的尸化特征。难道都是因为那容器内的液体……吉尔下意识的再次看着自己的肩膀和胸口,哪里还找的到半点墨绿液体的痕迹,只怕早已渗入皮肤和身体融为一体了。

眼前的形式让吉尔有点无奈,之前的地下仓库必须再去一次,不管那还有多少潜藏的危险,至少能找到问题的部分答案。当然,在去之前她必须充分的准备一下至少先给自己找套衣服。吉尔这样想着捡起了丢落在通风口旁的散弹枪消失在逐渐昏暗的夜色里。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