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床出品如水淫殇16

序章 我是在梦境中吗

? ? 我面带着高傲的微笑看着那些狂暴的魔族战士们。在它们粗铁掩面头盔下,
变形的嘴巴遍布这扭曲的獠牙。

? ? 我轻轻的带上华美镂空的瑟银头盔,飘扬的金黄长发被遮盖在头盔。我扭
动着娇躯抽出了泛着红色魔法光芒的骑士剑。看了看这些穿着简陋装备的魔族,
我娇声大喊道:“姐妹们,跟我沖锋啊~.”随着我的一声大喊,几百个和我穿着
同样华丽镂空瑟银全身甲拿着制式泛着白光的骑士剑的女骑士们沖向那些阵形杂
乱的魔族士兵。

? ? 乱军中我的顺噼斩噼开了一个带着羽毛铁质头盔的魔族军官的头盔,半寸厚
的铁壳好像奶油一样被切开,紫色的髒血喷射出来,紫血还没有洒在我那华丽的
镶着黄金的盔甲上就被一阵盔甲的红色魔法盾给化成了白烟。

? ? 远处一阵寒风吹过,强壮的魔族士兵全都变成了冰雕,我微笑的嘴角擡得更
高了,一定是高级魔法师米丽雅的杰作……,米丽雅穿着有如暴风图案的魔法长
袍,拿着白玉一般晶莹剔透的水晶法杖,身上闪烁着银白的微光,一向冷艳的绝
美面容沖我微微的笑着。

? ? “啊,呜~ ”巨大的痛楚让我呻吟着醒来,头脑刚刚清醒一股腐草的味
道就沖进了我的鼻腔。细嫩脖子上的粗铁项圈狠狠的被人拽了一下,让我从潮湿
的草堆坐了起来露出了无限美好上身、圆润的香肩和一对美丽丰满的乳房。

? ? “懒母狗,还不起来。快跟我走,今天是早集!”一个黑人老太婆拽着我脖
子上的项圈大吼道。

? ? “是的,主人。”无情的事实将我不情愿的拉回到地狱般的现实中,我疲惫
的站起身子,乳头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着,美丽修长的双腿微微的叉开着,小穴
的两片嫩肉上穿着的金色阴唇环上还粘着凝固的白色粘液。昨天晚上的轮流交欢
让我的小穴还有些红肿……

? ? 我疲惫的走向和我只有一块木闆之隔的牛圈,在黑人老太婆的皮鞭和唾骂下,
费力的扭动着娇躯,美乳随着用力微微颤动的将牛拉出牛圈套在车上。走出住的
牛圈,我擡头望向天空——此时天空和我的心中一样看不到一丝光明。

? ? 黑人老太婆将一条长木杆扛在我的香肩上,脖子和一双纤细的手腕同样被绑
在木杆上,然后又将她要去集市贩卖的破瓦罐和粗布放在大篮子,最后又将篮
子挑在禁锢我的木杆上。我的唿吸有些急促起来,作爲一个骑士我不太在乎这点
重量,但是作爲一个女人却要光屁股给人挑担子确实让我有些羞耻。

? ? 黑人老太婆将我的粗铁项圈用一根两米的绳子拴在牛车的后架上,然后拿着
鞭子驱赶牛车走出了这个破石头圈成的院子。

? ? “把你的奶子甩起来,天太黑了,你可别跑了~ ”黑人老太婆咧着掉了牙的
嘴沙哑的说道。我无奈的轻轻扭动着小蛮腰,让丰满挺翘的双乳抖动着,让我烦
躁的乳铃声叮铃铃的响着,乳头被拴着铃铛的乳环好像一只小手在不停的拉扯着,
一阵阵酥麻荡漾在我的心中。

? ? 天渐渐变得有些鱼肚白了,牛车缓慢的行驶在乡间的土路上,牛车后面拴着
一个完全赤裸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的金发美丽女人,她扛着一条木杆,木杆两端挂
着的重物将木杆压得两头轻轻的弯曲,女人身上已经泌出了细细的汗水,一对美
丽挺翘的乳房随着女人的踉跄的行走微微甩动着,直挺挺的乳头上拴着的小铃铛
在女人有意的扭动下不停地响着,女人修长的双腿微微叉开,每迈出一步都要皱
着黛眉轻轻的扭动屁股,两腿间的两片穿着阴环的嫩肉有些红肿的挺立着,那暗
红色的嫩肉上面还粘着白色的秽物。

? ? 土路和帝国平坦的柏油路不同,上面坑坑洼洼,我美丽的赤足被尖锐的石子
隔了一下,我黛眉微皱的踉跄起来,两边的重物让我的小蛮腰一直紧紧的绷着,
隐约可以看到平坦小腹上美丽的腹肌,当然这些腹肌是这一年才出现的,因爲吃
不到肉食没有脂肪摄取还有在男人交欢的时候我同样必须要扭动腰肢和屁股……。
由于踉跄了一下,我跟不上了牛车的速度,脖子上的粗铁项圈被狠狠的拽了一下,
我差点摔倒,我拼命的向前抢了几步才稳住身体,而因爲我的踉跄,我美丽的乳
房上又被黑人老太婆狠狠的打了几鞭子。

? ? 我不知道这是哪,在驯妓营被调教后我就不停的被贩卖着,要麽躺着被人
排着队肏,要麽锁在笼子被大车运输。我只知道这的夏天很热应该与地处南
方的帝国距离不远。但是我还知道在天谴日后,失去魔法力量的帝国肯定完蛋了。
我在微弱的晨光下看着这个穿着简陋的黑人老太婆,如果在一年前,这个蛮族的
老女人给我添鞋子上的灰尘都不配,可是现在我确成了她用两块铁矿石换来的卑
贱女奴。想起这个黑人老太婆我就恨得牙痒痒,即使我已经在驯妓营被调教得
差不多了,但是我还是痛恨一个刻意折磨我的人。比如现在她让我扛着这些该死
的重物,却让她的牛閑着。当然她的理由是充分的,牛比我精贵,因爲牛比我值
钱,需要四个我这样的女奴才能换一头牛。所以即使我累死了也无所谓,反正我
是属于战犯而被惩罚贱卖的特价女奴,对于曾经屠杀过魔族的人类,男人肯定要
处死,而女人只能成爲最最下等的性奴,不得成爲侍妾或通房丫头,不得被私人
包养只能从事和交欢有关的行业……

? ? 太阳渐渐升高了,我气喘吁吁的跟在牛车的后门,不时的踉跄让我挨了不少
鞭子,我的美乳被打得红扑扑的,乳头因爲充血变得更加挺拔起来。路上的行人
也多了起来,我羞红了脸的将头深深的底下,作爲一个帝国贵族我无法忍受在这
些曾经卑贱蛮族的嘲笑下赤裸着身体。果然来了一队骑马的黑人武士,他们看到
我就放慢了速度,跟在牛车的后面戏谑的看着我扭动着屁股扛着重物。

? ? 我的脸羞得更红了,因爲在我充满汗水的屁股上,还有一个羞耻的烙印。
“性奴:奥黛丽性格:生性淫荡惩罚:永世爲娼编号:A102”

? ? 没错我是曾经的火红玫瑰骑士团的团长,曾经美丽高贵的奥黛丽。可是失去
魔法神力后,我既拿不动那曾经趁手的骑士剑,也穿不动银色的瑟银全身甲。或
许就好像调教师说的,我只适合用下面那温柔的肉洞侍候男人吧~ “噼啪”的鞭
子响声,我由于长时间不训练的屁股已经变得柔软而丰满,所以被抽打时一波波
肉浪让每个男人都兴奋异常。

? ? “呜哇~ ”我痛苦的大叫着。在二十岁以前,我还拥有魔法力量的时候,我
美丽的身体从来没用受过伤,哪怕是一个伤口也没有。可是现在我只能在马鞭下
哀嚎,但是却不能真正发出那种让人讨厌声音的嚎叫,必须要哀嚎得淫荡一些。

? ? “各位大爷,这个婊子一个铜币一次怎麽样”黑人老太婆好像在推销一件
货物一样喊道,并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 ? 我一下子羞红了脸,因爲黑人老太婆希望我可以叫床,没用女人叫床的呻吟
声更能让男人们兽性大发了。我无奈的哼哼了几声……

? ? “我们现在可没工夫,征召令已经开始了,我们是投奔军队的~ ”一个黑人
武士深深的看着我淫荡的屁股一眼说道。

? ? “你就直说我们刚从妓院出来硬不起来得了,装什麽正经。”另一个黑人武
士调笑道。

? ? 我看着这些骑着帕米尔瘦马,拿着木头杆子削成的武器心轻笑着,在穿着
重甲的帝国重步兵前,这些武器能起到什麽作用呢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如
果连这些蛮族都开始征召了,那麽说明了什麽呢

? ? “都是你,平时被人肏的时候不是叫得挺欢的吗现在还装起淑女起来了…
…”黑人老太婆不停地用鞭子抽打我的乳头乳铃被打得发出让我心烦的刺耳叮当
声。我憎恨的看着黑人老太婆一眼,但是又看到了她左手戴着的黑色骨制手镯心
中的火气一下被惊恐吓得一丝不剩。

? ? “你敢这麽看我你这条母狗,你以爲你还是贵族吗奥黛丽大人~ ”黑人
老太婆调笑的说道,我即使有准备也娇躯一震,那个总是带着微笑的让人崇敬的
女骑士再一次出现了起来。紧接着我的眉头狠狠的皱着,在驯妓营被调教的昏
暗日子让我只要想到就羞耻和恐惧得发抖,但是在羞耻的过程中还有那麽一丝的
快感。

? ? “呦呦~ ,奥黛丽大人兴奋得流水啦~ ”黑人老太婆更加蔑视的说道。

? ? 我痛苦的闭上眼睛,我已经无法控制在羞耻中産生淫荡的快感了。在不停地
轮奸和各种刑具的催淫下,我总是在最羞耻时让性欲得到释放,长时间的折磨让
我很难分清羞耻与性欲了。

? ? “刚才你要是这麽浪有多好,我就可以得到四个铜币了,不行我要惩罚你。”
黑人老太婆越说越生气,她根本就不在意一个二十岁本应该还在情人或父母呵护
下的一个女孩的感受,在她的眼我甚至都不能称作人。或许当我累死后她就会
毫不犹豫的将我美丽的肉体卖给屠宰场,然后再买一个更年轻的女奴,以后这样
的白皙皮肤女奴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便宜的。

? ? 牛车停了下来,黑人老太婆跳了下来,手拿着两个银白色的小坠物,我痛
苦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哀求道:“不,求你不要这样,那好痛。我以后会好好叫
的,我会……”

? ? 黑人老太婆不理会我的哀求,一边咒骂着刚才生意的失败一边将这两个坠物
链子拴在我柔嫩的两片阴唇上。

? ? “好重~ ”我痛苦的想蹲下,让这两个撕扯下身的坠物落在地上,但是噼啪
的皮鞭不停地抽打我丰满的臀部让我不得不站了起来。

? ? “卖你的人不是说了吗这是从你盔甲上弄来的残片,还是你当初哀求留下
的呢,现在给你当刑具不是挺好吗”黑人老太婆轻蔑的说道。

? ? 我底下羞红的俏脸,看着拴在我阴唇上,将红肿的嫩肉拉得变形露出水光粼
粼的肉洞的两块不规则的坠物,那种金属银白的瑟银,我曾经穿着这些铠甲杀光
了阿尔比斯山脉以北的所有亚人种族和蛮族,可是失去魔法力量支撑的瑟银就好
像石头一样又脆又重……。羞辱的感觉让我粉嫩的肉洞流出了淫水,顺着大腿
根流了下来。

? ? 黑人老太婆看着即生气又嘲笑的说道:“看来以后不给你挂上这个,你这骚
婊子不会发浪的。”

? ? “求你把,把它们擦了,呜呜~ ”我哭着哀求着。

? ? “擦了干什麽擦了你就是淑女了留着它们给男人看看你有多骚不好吗”
黑人老太婆轻蔑的笑了笑说道。

? ? 牛车在清晨的阳光下继续缓缓前进,我不得不叉开腿,那两个坠物随着我赤
足的艰难步伐不停地无规则的摆动着,拉扯着阴环上两片因爲长时间交欢而肥大
暗红的嫩肉,在这淫刑具的刺激下,我淫水顺着被扯得直立的阴唇滴滴答答的流
在这乡间的土路上。

? ? “你这淫荡的婊子,水淌光了一会怎麽伺候男人”黑人老太婆不停地羞辱
咒骂着我,我的呻吟和黑人老太婆的辱骂声渐渐远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