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虐岛01~02

第一章杜墨轩
杜墨轩出身于权贵之家,从小就锦衣玉食,备受家人宠爱,养成了骄纵自大
的性格。
进入中学,他开始玩起了女人。凭着俊美的容貌和显赫的家世,不管什么样
的美女都可以轻松上手。久而久之,竟成了花花公子。
这日,他带着几个新出道的嫩模,坐着私人游艇出海,庆祝高中毕业。
公海上风和日丽,杜墨轩躺在一张椅子上,品着美酒,享受着美女的香舌侍
奉。
另外几名美女在游泳池中玩水,不时抛来一对媚眼,吸引杜墨轩的注意。
杜墨轩被胯下的美女舔得舒畅,正是心旷神怡的时候。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一场大雾凭空产生,将游艇笼罩。
雾散之后,杜墨轩神秘的消失了。
……
杜墨轩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床上,周围是陌生的房间。
正在疑惑,对面打开一道门,几名美女走了进来。
当先的美女看上去有十八九岁,容貌清丽如仙,不似凡物。她的颈部被蓝色
项圈紧紧锁住,上身穿着青色的金属束腰。胸前开有两个圆洞,紧勒住乳房根部,
让雪白的巨乳变得更加高耸。束腰在腰部急剧收缩,使腰部变得不堪一握。
这名仙女的手臂穿着黑色皮质长手套,脚上穿着黑色长筒靴,腰间别着一只
皮鞭,双腿之间垂着一根红色的假阳具,看上去像个SM女王。
仙女后面跟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她们长的千娇百媚,玉颈被绿色项圈紧
紧锁住,上身穿着蓝色束腰,胸口露出白嫩嫩的酥乳。下阴戴着同色的贞操带,
手上穿着白丝长手套,修长的双腿被黑色吊带袜紧紧裹住,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
带来清纯和性感交织的独特诱惑。
这些妞真漂亮!
杜墨轩看直了眼,他以为这是那个熘鬚拍马的家伙给他的惊喜。
领头少女来到床前,审视了杜墨轩一眼,点头道:「容貌倒还清秀,肌肤也
白嫩,就是年龄大了点。」
后面的少女恭维道:「云梦姐姐说得是,这个年龄可以改造成性感妖奴,巨
乳长腿也别有一番妙处。」
「嗯,倒也是!」
两名少女旁若无人的对话把杜墨轩惹火了,骄纵脾气发作,也顾不上这是什
么地方了。
他大骂道:「什么玩意,在少爷面前还演戏!戏子,知道少爷是谁不」
云梦轻蔑一笑:「到了淫虐岛,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身份,现在只不过是个不
入等的贱器,明白吗!」
「什么淫虐岛,你有病啊!这是横店戏场吧!你跟着那个导演。信不信,少
爷一句话就能封杀你,让你下半辈子去讨饭。」
杜墨轩气怒交加,一个戏子也敢藐视自己。
云梦柳眉一竖,斥道:「大胆,身为不入等的贱器,竟敢如此无礼。见了本
奴不下跪行礼,还敢口出狂言。」
云梦发怒之时,气势凛然,令杜墨轩不敢对视,气焰竟然消退几分。
后面少女赔笑道:「云梦姐姐如此尊贵之人,何必同这个贱器生气,等调教
之后,他还不乖乖跪在姐姐裙下奉承接尿吗」
云梦轻哼一声:「风吟,花颂,将这个贱器清洗干净,再锁在鞭打机上,本
奴要看着他哭泣求饶。」
奉承的少女名叫花颂,和旁边的风吟同为淫虐岛的低等性奴,是中等性奴云
梦的侍女。
她平日里素是机灵,善于奉承,闻之急忙跪下,娇声道:「是,请云梦姐姐
先去性奴休息室享用下奴的奉仕,奴婢弄好之后再叫您。」
云梦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风吟花颂轻易制服想要反抗的杜墨轩,把他带到一间浴室。
妈的,这两个小妞力气好大。
风吟花颂将杜墨轩押到浴室中间,踩在一个银色圆盘上。
银色圆盘自动伸出两个金属束环,将杜墨轩的脚踝锁死,然后,金属束环向
两侧滑动,迫使双腿分开约60度。
风吟花颂将杜墨轩双手扭到背后,上方垂下一个金属束环,将杜墨轩手腕锁
住,然后,用脑波控制金属束环上升,将杜墨轩的手腕吊了起来。
随着手腕高度的上升,杜墨轩上身也被迫向前弯,直到和地面平行。
「快把大爷放开」,杜墨轩感觉有点不对劲,不像是拍戏,于是,拼命挣扎
起来。
「哌噪!」
风吟取出隔音口塞,捏住杜墨轩的脸颊,趁他吃疼张嘴的时候,将隔音口塞
塞入嘴中。
隔音口塞自动膨胀,将口腔充满,压紧舌头,使之无法乱动。上下形成两个
凹槽,卡紧牙床,并将上下颌撑到极限。
吸音性能极好的材料顿时将杜墨轩的叫駡堵回喉中。杜墨轩只能张大嘴怒视
风吟。
花颂将杜墨轩的名牌衣服剪掉,让他全身赤裸。
作为东亚人种,杜墨轩的身材算是高大的,足有一米八的身高,皮肤也比较
白皙细腻,全身汗毛稀疏,只有腋下,阴茎周围的毛比较浓密。
此刻,他双腿大开,软绵绵的阴茎垂在空中轻轻晃动。
花颂用手指夹住杜墨轩下垂的阴茎,玩弄了几下,笑道:「吟吟,这贱器的
活儿还挺大,以后奉仕时,想必会带来许多乐趣!」
风吟打趣道:「小蹄子,你再眼红,也没法享受,没有主人的允许,你连高
潮都不可能!」
「吟吟,你真是没追求,难道你就不想升为中等性奴吗!到了那时,我们不
就可以随意享用这些妖奴了吗」
风吟自然也想升级,但是,又谈何容易:「别磨蹭了,将这贱器清洗干净之
后,还要禀报云梦姐姐!」
花颂从上方拉下唿吸管,插入隔音口塞的圆孔中,风吟拿起灌肠管,按动一
下绿色开关,灌肠管前方的假阴茎开始分泌润滑油。
风吟把假阴茎在杜墨轩紧闭的肛门蹭了几下,让润滑油涂在上面,慢慢将假
阴茎插入杜墨轩的直肠。中部的固定装置自动卡紧肛门并吸住,将灌肠管固定在
肛门上。
花颂拿出用纳米细胞制造的尿道锁,这是一根细长圆管,纳米细胞内的核心
可接受智脑的指令,进行各种操作。
在尿道锁上涂满润滑油,然后插入杜墨轩的尿道,尿道锁进入膀胱之后,开
始变形,在膀胱口,前列腺口,输精管处形成三个阀门,以后,只有输入指令,
这些阀门才会打开,杜墨轩才能射精,排尿。
尿道锁外侧和尿道融合,表面突出许多细长绒毛,刺入尿道嫩肉。尿道锁中
间也开始缩小,只留下很细的管道。
以后,杜墨轩无论是射精还是尿尿,都会变得极为细长,尿出的速度也会很
快。当液体快速流过尿道锁的时候,会带动外侧的绒毛颤动,在尿道嫩肉中产生
强烈的刺激。
最后,尿道锁和马眼融合,露出的部位形成一个内凹的圆穴,中间是卡槽,
可插入排尿管进行导尿,也可以逆行将液体注入膀胱。圆穴上下形成两个金色锁
环,可以挂上饰物和细链。
花颂将排尿管插入马眼,空中降下一个圆柱形的水晶罩,将杜墨轩罩住。水
晶罩上方开始注入绿色液体,排尿管开始导尿,灌肠管自动注入洗肠液。
这一切都由御奴岛上的智脑控制,风吟花颂设定好程式之后,就跪在浴室一
侧的口交训练器上,开始练习口交和深喉的技术。
想要升为中等性奴可没那么简单,各方面的性技都要达到80分以上,而评
分标准随着主人的喜好还会变化,所以,没有天赋的只能靠勤学苦练了。
杜墨轩看着绿色液体将水晶罩灌满,他只能通过唿吸管吸气。灌满之后,绿
色液体开始旋转,好像洗衣机一样沖刷着杜墨轩的身体。杜墨轩身体发痒,全身
的毛髮慢慢脱离,最后,全身上下都变得光熘熘了。
洗肠液灌满直肠之后,假阴茎也开始旋转,震动,把洗肠液搅动起来,沖洗
直肠皱褶里面的污垢。
与此同时,排尿管先是将膀胱的尿液吸出,快速排出的尿液通过尿道锁,带
动刺入尿道嫩肉的绒毛颤动,产生又痒又痛的刺激。
直肠和尿道同时产生的强烈刺激,让杜墨轩很难受,心中说不出的屈辱和愤
怒。
他平时可是习惯了被美女侍候,想不到今天竟然被机器玩弄尿道和直肠。
他拼命挣扎,可惜没什么用,想要怒駡,却又说不出口。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反复灌了几次肠,把直肠皱褶也清洗干净了,灌肠管才
亮起绿灯,停止工作。
排尿管把尿液抽完之后,又开始往里面注入清洗液,将膀胱里面也清洗干净。
这个时候,杜墨轩已经挣扎累了,无力的瞪着空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风吟花颂从口交训练器上下来,花颂问道:「吟吟,你刚才练习得了多少分」
「口交75,深喉射精78,深喉接尿70,你了」
花颂皱下鼻子:「没你厉害,我口交76,深喉射精69,深喉接尿74。」
风吟笑了下:「都差不多,到80分就是中等性奴的标准了。」
花颂点了点头,握拳大叫:「我们一起努力吧,争取早日升为中等性奴。」
这时,水晶罩内部液体自动排空,又从地面喷出热风,将杜墨轩全身吹干。
两女将灌肠管和排尿管取下,架着杜墨轩来到贱器惩罚室,把他束缚在鞭打
机上。
这里还有许多贱器在接受鞭打,他们撅着屁股,雪白的巨乳和充血的阴茎都
垂在下方乱晃。机械手臂抓着电击鞭,鞭打她们的各个部位。
随着电击鞭的落下,他们发出或高亢,或淫靡,或婉转,或尖利的各种声音。
普通的鞭子是由力道决定痛苦大小,很单一,但电击鞭却是通过产生的电子
脉冲,刺激鞭打部位的神经系统,产生痛,酸,痒,麻,胀等各种感觉。所以那
些贱器被鞭打时,才会发出各式各样声音。
看到惩罚室的情况,杜墨轩心都凉了,感觉自己似乎来到了性虐集团的基地。
被束缚在鞭打机上的杜墨轩双腿分开60度,上身和地面平行,双手向后上
方伸直,站在鞭打机底部,双脚被金属高跟鞋箍住,腰部由左侧伸出的腰环锁死,
支撑他上半身的体重,并将之束缚。手腕也被后上方的金属束环锁死。
风吟拿出黑色的控制项圈给杜墨轩戴上,项圈自动缩紧,内侧的纳米机器人
开始吞噬,分解颈部细胞,让项圈渐渐陷入颈肉中间,直到项圈表面和颈部肌肤
齐平。
接着,项圈边缘和颈部细胞融合,再也无法取下。项圈前后出现两个金色锁
环,后颈伸出一根细丝,刺入嵴髓,和嵴髓神经连接在一起。
这个过程需要大约半个小时,神经连接成功之后,淫虐岛上的智脑会自动监
控杜墨轩的神经活动,使他无法伤害其他人,也无法自残自杀,无法洩露淫虐岛
的一切。
杜墨轩的性欲也会被智脑控制,没有允许,他永远无法高潮。同时,再强烈
的痛苦也无法让他晕过去,并且,大脑分泌多巴胺的功能也被抑制,使他无法通
过多巴胺来麻痹痛苦。
也就是说,再大的痛苦他也只能保持清醒,并全部承受。
风吟拿出一个透明的美瞳贴在杜墨轩眼睛前面,美瞳沁入眼中,和眼球表面
融合。在表面形成一层透明的晶体。可通过脑波控制晶体变色,隔光,播放全息
影像。
花颂在杜墨轩耳洞中放入隔音耳塞,隔音耳塞钻到耳膜前面,和周围融合,
固定在耳洞深处。这是一个隔水,隔音,无法取下的遥控耳塞。
耳塞默认是打开的,通过脑波可以控制关启。戴上隔音耳塞之后,可以随时
剥夺杜墨轩的听觉。
「噗,噗!」耳中传来云梦的声音:「试下耳塞功能,现在,测试美瞳功能!」
眼前突然一黑,接着亮了起来。杜墨轩突然发现,自己从惩罚室来到了性奴
休息室。
眼前出现几个不同大小的画面。正中心佔据三分之二面积的画面是从地上仰
视云梦的视角,可以看到云梦高高在上的阴部。带给杜墨轩强烈的压迫感,仿佛
他正匍匐在云梦脚底,接受训示。
边缘的几个小画面是杜墨轩臀部,菊穴,阴茎,乳房,脸部的特写画面。
从这些画面上可以看到,杜墨轩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菊穴紧闭着,阴茎已
经吓得萎缩,软绵绵的垂在下方。
看到这些画面,杜墨轩惊讶的张大眼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云梦也同样戴有美瞳,视角是从高处俯览杜墨轩的身体,看着他从下方抬头,
露出惊恐的表情,眼睛视缐正对着云梦的阴穴。
其实,云梦已经忘记杜墨轩口出不逊了,她坐在性奴休息室的沙发上,愉快
的享受着下奴的奉仕。
两个高挑性感的乳奴以反弓的姿势,手脚撑地,膝盖张开,将胸腹放平,承
接云梦的修长玉腿。
云梦的大腿放在乳奴深邃的乳沟中,玲珑的脚掌踩在两个金髮乳奴的爆乳上。
金髮乳奴一手捧着脚后跟,一手握住云梦脚背,用小嘴含住云梦的脚趾,恭
敬的舔祗着。与此同时,双手还握住小脚不停的按摩,让小脚在自己的爆乳上滑
动。
云梦的胯下也有下奴在奉仕,一名娇羞可爱的穴奴跪在地上,用改造成阴道
的嘴穴含住云梦下身的假阳具,头部不断起伏,用柔嫩的嘴穴嘬吸假阳具,同时,
假阳具插入深喉时,深喉也会夹裹假阳具进行挤压,按摩。
通过嘴穴和深喉的挤压,带动假阳具内部的丁香长舌,深入云梦的阴道搅动,
卷缠,给云梦带来愉快的享受。
淫虐岛上,中等性奴虽然不禁止高潮,但是她们的阴穴只有主人能够享用,
穴奴只能奉仕假阳具,带动暗藏的丁香长舌奉侍阴穴。
穴奴下面,趴着一名冷艳的舌奴,她正努力抬头,伸出改造过的柔美长舌没
入云梦的菊穴,在直肠里面轻挑慢弹,带来充实美妙的舒缓快感。
云梦端起红酒抿了一口,愉快的俯视下方的杜墨轩,这个贱器已经被束缚在
鞭打机上,只要自己一个念头,就能让他品尝到什么是痛苦的忏悔。
「贱器,现在感觉如何,是否明白自己的处境!」
这段时间的经历,已经打破杜墨轩的认知。在他的知识里,地球上应该没有
这么厉害的科技。
「难道我被外星人绑架了!」
现在,被束缚在鞭打机上,看着机械手臂握住的几条鞭子,他害怕的颤抖起
来。毕竟,他只是个高中生,并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
平时他遇到什么难题,报出家世就可以轻松摆平,现在这种叫天天不应,叫
地地不灵的情况,让他不知该怎么办!
「你……我错了,绕了我吧!」想要叫对方,却又害怕再次冒犯,只好先求
饶。智脑控制项圈,自动将杜墨轩想说的话播放出来。
云梦惬意的踩了一下,让舔脚的乳奴发出一串甜美的娇吟。
脚心传来柔嫩绵弹的触感,云梦舒服的眯上眼睛。脱下高跟鞋后,再让乳奴
舔脚,真是种幸福的享受。
「贱器,在任何比你等级高的上奴面前,你都要学会保持恭敬和驯服。现在
本奴就给你上第一课,在鞭打下领会恭顺和驯服的真意。在痛苦中呻吟,颤抖,
并满怀感激的接受吧。」充满狂气的仿若恶魔一样的话语,自然流露出一种高高
在上的气势。
全身赤裸被束缚在鞭打机上,随时都可能被鞭打的杜墨轩不寒而慄,心中泛
起软弱的感觉。
他只能拼命求饶:「不要打我,求你饶了我吧,我刚才睡煳涂了!」云梦好
笑的看着这个贱器,从刚开始的嚣张狂妄,一下就变得卑躬屈膝,还真是软弱。
不管这个贱器是什么表现,这顿鞭打都是免不了的。岛上新进的贱器都要先
来一顿杀威鞭,直到打得他们驯服为止。
反正不管什么样的伤势都可以修复,加上他们也无法晕过去,无法麻痹痛苦。
所以,不管多么坚强的贱器,都会在杀威鞭下颤抖,哭泣和求饶。
只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
云梦用直肠夹了一下舌奴的丁香长舌,示意他用更激烈的舌技奉仕:「贱器,
先给你说下鞭打规则,每一次鞭打,你都必须说出被鞭打的部位,并且报数,然
后说『云梦姐姐打得贱器好爽,贱器叩谢云梦姐姐的鞭打,贱器以后会更加用心
的奉仕,为云梦姐姐舔肛接尿』,报数错误,加一鞭,话说错,加五鞭。现在就
先来五十鞭醒醒神。」
在鞭打机上设置好,用中等痛苦鞭打,云梦就准备看这个贱器的痛苦表情了。
每次看到这些贱器被鞭打,云梦就会兴奋起来。
杜墨轩还想求饶,机械手臂已经开始工作,第一鞭打在杜墨轩的背部,火辣
辣的疼痛从背部扩散,让娇生惯养的杜墨轩用力挣扎起来。
他表情痛苦的怒视云梦,不管不顾的乱骂起来。
等了五秒,智脑见杜墨轩没有反应,自动加上五鞭,并提醒了下:「还有五
十五次鞭打,请做好准备!」
杜墨轩见左下方出现一个黑色的数字:55。
然后,第二次鞭打又开始了,击打在杜墨轩的大腿上,这次让杜墨轩更加痛
苦,也更加愤怒了,他的叫駡也开始升级,吐出各种污言秽语。
云梦有趣的看着这个贱器的表演,前倨后恭,然后又愤怒的乱骂,充分演绎
了变脸的绝活。她拍了下穴奴的桃腮,示意他加快速度,她的阴蒂已经兴奋得硬
起来了。
第三次鞭打在杜墨轩的臀部,他有点后悔,不知道该不该说出那些屈辱的话。
一下子把自尊丢开,对他来说,还真是有点难。
第四鞭打在杜墨轩的菊穴上,剧烈的痛苦让他四肢痉挛,眼睛上翻,露出一
对白眼。
第五鞭很快落下,击打在杜墨轩的睾丸上,他仿佛死鱼一样,无力软了下来,
全靠腰环支撑着体重。
「呜呜……别打了……我听话了……求求你别打了……呜……我真受不了了!」
才五鞭就屈服了,云梦有点失望:「那就说吧!」
说什么剧痛中的大脑有点麻木,没有反应过来。
云梦笑了下:「那就继续!」
第六鞭击打在杜墨轩的阴茎上,他痛苦的哭泣起来,终于想起屈辱的鞭打规
则:「呜呜……第六鞭……阴茎……云梦姐姐打得贱器好爽……」
这段话很长,云梦是故意的,果然,杜墨轩第一次没有说全,再次加了五鞭,
此时,左下角的鞭打数字已经变成80。
杜墨轩痛苦的看着云梦的阴穴,那个长着巨乳的漂亮少年,正满脸媚意的上
下吞吐着假阳具,难道,我以后也会那样,跪在那里,露出淫荡的表情替魔女口
交。
直到第八鞭,杜墨轩才能完整的说出那段充满屈辱的台词。
机械手臂的鞭打部位和时间都是随机的,让杜墨轩无法提前做好准备。鞭打
下,他感觉越来越痛苦,大脑却越来越清醒,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地狱般的痛苦折磨完全摧毁了杜墨轩的心理防缐,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无助,
他渐渐成了一条在鞭打下颤抖,哭泣,赞颂的贱器。
在鞭打的强烈痛苦下,每次说出这段屈辱的台词,都像是在洗脑。让他在剧
痛中抛弃自尊,在屈辱中沈沦。
他仿佛真的成了一个贱器,卑微的仰视主人,被她的喜怒哀乐支配,随着她
的表情颤慄。
鞭打不知持续了多久,杜墨轩能清晰的感知到这深入骨髓的剧烈痛苦,他不
知道自己是怎么忍受下来的。或许,是他完全无法逃避。
「第一百六十五鞭,阴茎,云梦姐姐打得贱器好爽……」最后一鞭结束,智
脑放开了管控,杜墨轩终于幸福的晕了过去。
昏迷前,他看到云梦兴奋的呻吟,用力按住那个漂亮少年的头,将下身的假
阳具全部插入他的口中。
漂亮少年脸上带着迷醉的表情,喉咙不断滑动,吸吮假阳具喷出的液体。胯
下美白的阴茎高高翘起,兴奋得拼命乱颤,龟头好像花苞一样渐次盛开,从花蕊
中喷出一股极细的尿液。
尿液好像用针筒推出一样,强劲又纤细,在空中散开。
漂亮少年那迷醉的表情和龟头盛开的画面,带给杜墨轩无与伦比的刺激,深
深刻入杜墨轩心灵,让他不由自主想到:花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