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断的激情

凯文下班到停车场后,才发现,刘云云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刘云云脉脉的目光中流露着浓浓的爱恋和仰慕,这种目光对凯文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但因为刚才蔡美琳的一番话让他的心情低落了很多,所以此时见到刘云云那眼神,凯文心情立马好了很多。

车开出了停车场,刘云云坐在凯文的旁边,从侧面看着凯文,紧紧盯着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文,你是怎么想到把这件案子和前几年发生的凶杀案联系在一起的?”刘云云轻轻的咬了咬她那红艳欲滴的嘴唇。

“哦,这事啊。还记得哪天我们做爱后你说的话吗?”凯文笑着看了看刘翠云,目光转回前方看着路。“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点。那就是象,象以前发生的事。你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明白过来这件案子警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线索,以前也曾经发生过这样的凶杀案。”

“可能是因为案子发生的太久了,而且最近几年都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案例,他们就没有联想到吧。”凯文平静的说着,“而我的结业论文就是,如果我作为检控官,我将以什么样的方法去证明被告有罪,所以我的印象很深。但不管怎么样,是你提醒了我,想我怎么谢你啊。”

“你说怎么谢我?”刘云云似乎想到什么,脸上出现红晕,洁白的牙齿轻轻的咬着红艳的嘴唇,目光流水般的在凯文脸上流过。

“那就谢你给我添添鸡巴吧。”凯文被她娇媚的神态惹的心中一热,调笑的说。

“什么啊,那不成了我谢你了吗?讨厌~~~”刘云云不依的举手打了下卓文,但她的眼中则是流露出丝丝期待。

凯文哈哈一阵大笑,伸出左手放在刘云云的大腿上,隔着薄薄的短裙抚摩着她的玉腿,触手但觉温热丰盈滑腻。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车速,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刘云云,看着她的反应。

刘云云只觉得从凯文手中传来阵阵热气,从被他抚摩的大腿一直冲到她的心田,同时也冲击着她跨间的玉门。女人,遇到一个她喜欢的,而且是有本事的男人,往往会很兴奋、会情不自己。而凯文在法庭上的表现已经让刘云云景仰不已了,此刻凯文的一只手只轻轻的抚摩她的大腿如何不让她沉醉、兴奋呢?

象是与从凯文手中传来的热气相辉映,刘云云觉得她的玉门中热了起来,一丝丝的热气伴随着点点的淫露从玉门中向外流淌。丰满的乳房也发胀,肿大的乳头随着她轻轻扭动着的身体摩擦着衣服,丝丝酥麻感染着她的大脑,一时间迷糊起来,嘴中吐露出芬芳的气息和动人的喘息。

刘云云的一切反应都被凯文看在眼里,她那种成熟女性兴奋时淫荡娇媚的神态立时让凯文也兴奋起来,他感到自己的阴茎正在慢慢的膨胀着,甚至有种被内裤勒的发疼的感觉。

“来,云云,让我谢谢你。”凯文轻声在刘云云的耳边说着,意思是在明显不过了,他想让刘云云给他舔舔鸡巴。

刘云云睁开迷离朦胧的双眼,娇嗔的看了凯文一眼,没什么异议的伏下身,趴在凯文张开的腿间,先是隔着他的裤子用手捏了捏,使的凯文不自觉的加了加油门,车子猛的提高了速度,差点撞上前面的车。

呼~~~凯文舒服的呼出一口浊气,伸手在刘云云如丝般的头发上抚摩着。

刘云云伸出舌头,在凯文蓬起的部位上舔了舔,用牙齿咬着凯文裤子上的拉练,慢慢的向下拉。然后用舌头将前门分开了些,再隔着凯文的内裤舔在凯文膨大的阴茎上。不时的将他的龟头吞进嘴里,然后用牙齿要着阴茎上的沟壑。

听到凯文的吸气声,刘云云从喉咙深处吐出一声娇笑。要命般的在凯文下腹出舔了舔后咬住内裤的上缘,将凯文的阴茎整个的暴露在空气中,内裤的上缘勒在他阴茎的根部,让膨大的阴茎更显得狰狞粗大。

刘云云张口含住凯文那粗大的龟头,然后慢慢的把头向下压,直到将阴茎的大部分吞进嘴里,使龟头顶在她的喉咙深处。再把头慢慢的抬起,将阴茎一点点的吐出来,吐出的过程中她的香舌灵活的在阴茎上打着圈圈。

如此,先是慢慢的,随着她的动作的加快,凯文的呼吸也慢慢的急促起来,本来抚摩着刘云云头发的手也沿的她背部的曲线下移,来到她的臀部,先是用了的抓了抓她丰满的臀肉,然后从她的短裙中伸进去,隔着她已经是淋漓湿润的内裤,并起两指在她湿腻的阴门见来回的抚摩,而他将拇指一下下的点在她的肛门上,隔着内裤刺激着她的神经。

刘云云的动作越来越快,头发随着她不断起伏的头在空中飞舞。凯文也是舒服万分,眼睛微微的闭起来,嘴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喘息声。

在行驶中的车内,荡漾着浓浓的春情,男女嘴中的呻吟声和他们那浓重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让他们浑然忘却了现在他们还在车中,他们正在行驶的车中。

突然一个白影出现在凯文的眼中,突然出现在他的车前。

下意识的猛踩刹车,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车子停在被吓的坐在地上的白影前。

凯文猛的一惊,精门一松,随着他不自觉的几下颤动,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刘云云的嘴里。不管被呛到的刘云云,他连忙将拉练拉上,打开车门走出去,快步来到那白影身边,焦急的问道“你有没有事?”是个女人。

白影抬起头看了看凯文,脸上痛苦的扭曲着,她推开扶着她的凯文的手,艰难的站了起来,嘴中说了声“没事”后推开围观的人,一瘸一拐的走开。凯文快步追上她,将自己的名片放到她的手中,说:“如果有什么事找我,我会负责你的医药费的。”

那个女人看也没有看手中的名片,也没有停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车中的凯文再也没有寻欢的心情,淡淡的和刘云云说了说刚才的情况之后默默的开车。刘云云也被吓了一跳,高涨的欲火也平息了不少,她不敢在烦卓文,只好默默的看着凯文开车。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