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老婆和情人幽会体验另一种快感

到月底了,老婆整整算了一下午的帐,进货支出、销货收入、工人工资等等,

这活要是让我干非弄得一塌糊涂不可,不是咱没这个本事,是没这个耐心。

老婆外流 a 片收拾了一下账本、计算器、报表,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且,面

带微笑的对我说:「真个月还不错,就是库存压货有些多,下个月你要勤快点,

该送的货送出去,别什么事情都老爱往后退」。

「非要累死人不行阿,我都快成机器人了,怎么命越来越苦了,只顾这样死

命的干,也没点开心事调剂一下,太没趣了」。

「你想要啥兴趣?还是等着十一吧,有你快活死的时候,呵呵」。

「远水解不了近渴,可现在那」?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要不去趟泰安,或者是蒙阴、莱芜,别的地方太远了」

「都不近,泰安过几天要送货路过等机会吧,不过燕子刚刚做了手术不长时

间,不一定能行,唉,悲伤阿」。

「只想那事?那就不会来的别的提提精神」?

「有啥可提神的」?

「你想啊」。

「想不出」。

「真笨,告诉你想让你先高兴着,呵呵;今晚我又有个事情要单独谈,你去

城里住一夜吧?嘿嘿,好吗?回来说给你听」。

「又要偷人阿?」

「怎么说话那么难听,怎么叫偷,这不是告诉你了吗?」

「哪里的?村友还是朋友?生人还是熟人」?

「你认识的,结果会告诉你的,行吗」?

「这绿帽子戴的,也行,哈哈,那就等着了,我去哪住?要不去你妹妹外流 a 片家」?

「我不是也经常戴红帽子吗?笨蛋,你去她家住,可要老实点,那她要是问

问为啥出来不回家」?

「我就说闹别扭了,这样还省住宿费」。

「也行,随你」

「好戏大约几点开始?」

「吃过晚饭我去买点东西,你就进城好了,行吗」?

「等你买回东西来我再走也不晚吧,看看你买些啥开心的玩意」。

「也行」。

两口子边吃边说,很开心。饭毕,老婆一堆碗:「你吃完后收拾起来,别光

靠我。我出去了,一会就回来,」。

老婆外流 a 片出门了,我知道她肯定去情趣商店了,利用此机会我把早已准备好的小

小设备从卧室到车库做了个细心安装(家住二层,一层为车库,车库的上面就是

卧室),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暗喜一阵:「小样,你快乐了,我也享受一

下不一样的快感了『。

老婆回来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藏在身后,我一把夺过来:「啥好东西还不

让看,哎,咱这破地方就这么几家情趣用品商店,就那几样老产品,不过这次买

的小裤裤很新潮,套套怎么买这么厚的?肯定不好用,没快感」。

「为啥买厚的,回来再告诉你,肯定有说法。好了,走吧,路上开车精力集

中点,脑子别开小差」。

「好的,祝你开心,祝我快乐,哈哈」。

夫妻拥抱一下后我坐到了汽车驾驶员的位置上,关车门、打火、挂档,和老

婆再一次摆手示意,汽车开动了。

平时总是把时间算得那么紧凑,可以用分秒必争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分,可现

在戴着绿帽子好无目的的乱逛,时间好像停滞不前,不停地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

间,不停地在公路上来回转圈。

总算消耗掉难熬的三个多小时,放慢车速远远地望着楼上属于自己的那几个

窗户,还好,大厅、卧室的灯还是那样的亮着,不过楼道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虽不能说明就是来客的,但是也会八九不离十。

打开车库门,把自己的车开进去、停好、调整了一下座椅,再次仔细的检查

了偷偷连接在卧室与车库间的那套对讲门铃设备,看了一下录音笔上的电源显示,

一切正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期盼。

时间还早,车库内的温度不低,只好关上车库门到不远处的绿地上继续监视

等待,耐心的等待,再等待。

身在飘移,目不斜视,自己窗户透出的光亮给自己报告着事情进展的程度;

突然,大厅窗口的灯光熄灭了,书房阳台间的灯光也熄灭了,卧室发亮的灯

光变成淡粉色的微光,眼睛一亮,心脏剧跳,说明好戏就要上演了,快步疾奔车

库而去,远远地遥控开启车库门,高度不足一米的时候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关

上车库门,车库内的温度迅速提声,为了获取新的快感——忍了。

坐在汽车驾驶员座椅上,向后调整了一下角度,躺着很舒服,打开对讲门铃

的听音开关,楼上室内传来清楚的语音和响声,录音笔开始记录着他们的一言一

语,一动一声。老婆和前来猎情者不知不觉的为我演艺着另一番激情好戏:「快

两个月没见面了吧?真的有点想你了」。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中音,清楚地通过对

讲门铃传进我的耳内。原来是他?那个高中时的文静秀才,现在职业技术学院的

外语教师?没错就是他,身高一米八五,爱好篮球,但是说话很少,慢条斯理,

不笑不吐言,外号『把小姐』。

「不会是说好听的让我高兴高兴吧,你这秀才现在是高人一等的身材,高人

一等的职业、幸福满门高兴的主了,不会看不起下苦的劳动者了吧,呵呵呵」。

老婆国产 av看来很开心。

「我看你才是会说话的秀才了、人才那,我这铁饭碗是不错,可是碗里盛的

是稀粥,你这劳动者是不错,你的碗里不是混沌就是红烧肉阿。哈哈哈」。这小

子几年不见也学会油嘴滑舌了。

「我给你打电话害怕你不来那,看我多不找头,呵呵」。

「巴不的那,不过你说到你家里来我心里还是拿不稳,豪豪老弟那」?

「放心吧,他出发了,就是在家他知道也不管,我们在这方面很想得开,人

么,该快活的时候就要快活点,到老了想快活也快活不动了,你说是吧」?

「说的很对,不过现实社会会有人说三道四的,还是低调点好吧」?

「你历来就是不管干什么都是稳稳当当的,这点不如俺们豪豪,他阿,想干

的事就干,但是有时间也会惹出乱子来,呵呵」。

「我历来挺欣赏他的,胆大,有闯进,」。

「主要是他对我真的很好,要是别的女人这样来,男的知道了还不出人命」。

「是的,这主要是夫妻是同一路人,什么事都好办了」。

两人一段时间的闲聊,浪费了不少时间,对话虽然听得相当清楚,但是没有

提神的话语,太没劲了,坐在车上受这个热有些不值,不免有些瞌睡。

室内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声音,本能的以为是设备出了问题,仔细看看一切正

常,没办法,只有熬着。

还是没有说话声,只有一些轻微唰唰声,直耳细听也没判断出两人在干啥。

死一般的寂静,寂静的有些让人心烦,现实又不得不忍耐这种寂静。

漫长的无声无息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汗水从我的脖子顺着后背流到座位上,

真的吃苦了。

突然,门铃中传来等待已久的声音:「今天下午刚买的,好看吗」?老婆说

话声有些娇气了。

「很美、很合身、很性感,让人不激动不行啊」。这小子就是会说话。

「转一圈给你看看,怎么样」?

「太美了。该凸的凸,该露的露,我有点把持不住的感觉了」。

「慢慢来,今也有你享受的,嘿嘿」。

又是一段无音的时间空白,只好静耳等待。

好一会,不太清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在下,我在上,行吗?呵呵」。

男的声音。

「才不那,69式女的在下面太吃亏,上次这样差点被你呛死,呵呵」。

「挺有记性的,好的,就这一个动作听你的,后面的全部我说了算,行吗?」。

「还需要先定程序啊,走着瞧吧,呵呵」。

对话又一次停止,对讲器中传来吧嗒吧嗒的抽吸声。

「水好多,吸不完那,给我拿纸来」。

「今天你这是怎么了?长个子了,大的吓人那」。

「它是认识你,和你有感情阿,所以才抬头挺胸表现突出」。

「沉住气,如果坚持不住了,示意一下,我不想它早早的败下阵去」。

「嗯」。

抽吸声在继续,看来这两家伙配合得很默契。

「呜、啊」,老婆很不舒服的声音。

「怎么了?嘴里满了?不许吐出来,咽下去,呵呵」。男人的命令声。

「啊、呕、啊,味道不好闻,又涩又咸还有点腥味,射了?」。

「没有阿,只是和你一样流出的水,那可是高营养,对美容有好处,呵呵」

「骗人呗。那么多好处你怎么不自己享受」?

「这不是给你留着吗,哈哈哈」。

「累吗?要不你上来」?

「累是不累,水都吸干了,也该换个姿势了」。

「我感觉还有很多水那,再玩一会,哈哈」。

「上学的时候没看出你这么骚来,女人真是掩饰的太难发现了」。

「你老婆不骚吗?我才不信哪」。

「女人都一样,看着很羞色,脱光了比男人疯多了」。

「女人内向,男人外向,性别差异。」

「起来吧,换个动作,我坐在床边抱着你,把尿,哈哈」。

「那个动作太难看了,哈哈」。

沙沙声,显然两人在起身。

「慢点,别把我抱不住滑下去」。

「那能呢,你本来就有一道大伤疤,再一屁股摔下去还不成隧道了,哈哈,

来、坐上来,好了,分开腿」。

声音时断时续,想象此时两人的情景,自己生理有很强的反映了,一再提醒

自己坚持、坚持住。

「啊、啊、啊—呜,嗷」,老婆国产 av那熟悉的声音在隔墙挑逗着我。

「舒服吗?」

「用中指,向上点,轻点,再快点,好了,就这样,继续,嗷、啊、嗷」

对话声消失了,只有那嘘嘘、哼哼的低沉音不那么清晰的断断续续的传来,

啪啪的响声成了点缀,让人心情荡漾的不能自拔。

「停、停、快停住,我受不了了,要喷,快停住,放进去,快」。老婆那焦

急的声音。「啊,啊,好舒服」。老婆继续说,「坐我腿上休息一会吧」。

一切静止了,就象深沉的夜空那样寂静,只有蚯蚓那嘹亮的歌声在黑暗中回

荡。

五、高潮

外面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雨点打在车库门上啪啪直响,严重影响了收

听效果,还好,疾风暴雨瞬间而过,只有树叶轻微的唰唰声传来,随着阵雨飘落,

闷热的空气凉爽了许多,将车库门开启半米多高换一下空气,舒服多了。

「哎,看啥那?不是早看过多少次了,有什么看头」?

「再欣赏一次,加深点印象,呵呵呵」。

「哎呀,轻点,疼」。

「好的,刚才有点急,哇塞,好美,比以前漂亮了」。

「睁着大眼说瞎话,这东西只会越来越黑,越黑越难看」。

「不一样的,你的还是粉色,真的很美,你做过美容整形」?

「春节的时候听朋友说能飘红,就跟她去做了一次,效果还可以吧」?

「看得出来,效果很明显,没白花钱,哈哈哈,想上了」。

「那就上吧,还谦虚啥,不过一定要让我高兴,沉住气,不许搞快餐,呵呵

呵」。

「听命,一定」。

话音到此又停了,也许两人在做准备工作?还是在休息?情况不明,只有等

待。

再等待,等待中也好让高度紧张的神经得到片刻放松,好迎接下面的大脑再

次冲击。

再等待,此时想了很多,尤其是夫妻能够相互默契的介入到交友中,真是感

到十分满意,人生如此逍遥还有什么是幸福?

思绪万千,走过的历程历历在目,有其妻乐在其中,不用说,过不了几天,

只要自己一个眼色、一个示意,或者是一个想法,老婆就会将自己漂亮的同学、

闺蜜前来约会,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那?生人、熟人,新朋还是旧友?但愿

是一位初次见面的风姿女神………

正在胡思乱想中,对讲器响了起来:

「啊、啊,一下一下的,狠一点,到底」。老婆的声音。

接着就是很响亮的啪、啪、啪、啪很有节奏的撞击声。

啪、啪、啪、啪,单调的撞击声。

啪、啪啪、啪,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是那样的清晰可听。

啊、啊、啊,女人特殊时刻发出这种叫声是多么的迷人。

嗷、嗷、嗷,情不自禁的呻吟声让任何男人的神经都会崩溃。

「我快坚持不住了,你快了吗」?男人的问话「套套,快带上」,老婆的要

求。

「你不是带环了吗?不愿带这个,没快感,不自在」。

「还是带上给吧,这次买的是厚料的,带上会延时的」。

「那好」。

之后出现了静音时间。

「还好吗,怎么样,管用吧」?随后又响起刚才的那种撞击声和啊、嗷声。

无对话的啪啪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突然听到老婆喊道:「快、快、再快些,我要来了」。啪啪撞击声又响又急

「我也挺不住了,要射了」。

啊——,一声长嚎,嗷——,一声闷音,就像男女二重唱一样,瞬间,一切

的声音都消失了,寂静的夜空鸦雀无声,静的怕人。

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是凌晨的两点十分,这也表示着他们在一起的时间

超过四个小时了。

深夜恢复了它的安静。

六、续幕

闷热的车库内让自己无法继续忍耐下去,想到好戏已经结束,这才想起今夜

自己何处度过未来的四五个小时的时光,又一想:人还在,不知他是走还是留,

还是继续听听为好,打消出去换换空气的想法,重新坐到了汽车内。

难耐的等待,无聊的时间消耗,似睡非睡,有些迷糊。

「去洗一下吧,出汗很多那」?男人的问话。

「很爽,爽的不想动,那还是去吧」。

走动声,之后是哗哗的流水声。

走动声,卧室再次出现了两人的对话:「这次你的反应好强烈,呵呵」。

「你的表现还不错,这次坚持的时间不短,嘿嘿」。

「套子还真管用,真能延时,你挺有经验的」。

「是老公国产 av的经验,嘿嘿」。

「下次什么时间,上瘾了」。

「隔段时间吧,到时候喊你,太密了别人会看出了」。

「你害怕那些」?

「注意点影响为好」。

短暂的停顿后话音再现:

「我想还是回去,我在这里你也休息不好,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明早走吧,我喜欢你搂着我睡」。

「留点想念不是更好吗?我回去,也好安静一下高度兴奋的精神」。

「也好,天黑,路上没人,不要随便停车,注意安全,到家后给我个信息,

要不我心里不踏实」。

「好的,不过我还是回学校宿舍去,要不没法解释的」

「也是,当老师的就是心眼多」。

接着听到了啪啪的两声清脆的响声,肯定是接吻的声音。

「穿衣吧」。

「我想把你的小裤裤、丝袜、胸罩带走」。

「怎么还学会变态了?呵呵,那就给你,这几件东西有些脏了,回去洗一洗

再用」。

「要的就是这个味道,原味,呵呵」。

「路上慢点,记住回话」。

「一定」。

走动声,开门声,轻轻地脚步声,下楼梯的塔塔声,此时我已站在不远处楼

后绿地中的大树后,观察着两人的最后分别。

她在前,他随后,楼道口的又一次长时间的拥抱,情分绵绵,心里有些吃醋。

他开车门,上车,打火,从车窗处伸出左手打着飞吻,汽车的灯光慢慢的前

移,转个弯,消失了。

老婆国产 av转身上楼,卧室内还是那样柔和淡淡的粉色灯光。

我再一次回到车库,很好的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可不能在这车库内继续熬掉

这四五个小时,这份罪不能再受了,必须想出办法,做出个决定,睡个好觉是最

理想的结果。

开始收拾那些偷听小设备,关掉对讲门铃开关,保存好录音笔的录音记录,

把车靠背调回正常角度,伸个懒腰,用手很搓了几下麻木的脸面,这才觉得高度

兴奋过后困意难以抵抗,确实需要睡上一觉了。

手机发出闪烁的亮光,仔细一看,是老婆来的信息,这娘们还想着我。

「睡着了吗?在哪?」

沉思了一下,回信息:「没睡着,在外面阿」。

「睡不着就回来吧,在外面肯定休息不好」。

「完工了」?

「嗯;回来吧」。

「好的,一会到」。

为掩饰近在咫尺的自己,不得不在楼的前后绕上几圈,一是透透风;

二是欣赏一下雨后的夜色;三是调整一下过度紧张的精神;最终还是为了消

耗些时间。

十多分钟后,上楼、开门、脱衣、进室,暗暗的灯光下老婆躺在床上看着自

己:「这么快就回来了」?

「黑夜没车、没人,肯定快」。说着瞎话一点都不心跳。

「委屈你了,对不住你,快上来休息吧」,老婆从毛巾被下伸出双手,做出

接拥动作。

「来了」,一个箭步奔过去,伸手掀掉老婆身上的毛巾被。

「疯子,你犯啥神经了,要干啥,呵呵呵」。

「看看给用坏了没有,要是用坏了就准备起诉那小子,索赔,哈哈」。

「傻样,没坏吧」?

「没坏是没坏,但是变形了,用的有些过度,肿得厉害」。

「好笨啊,那是兴奋后还没完全消退」。

「我想继续用」。

「有点够量了,明晚行吗」?

「不,现在就想要」。

「听话,再说他用完还没打扫战场那,你不嫌脏」?

「正好借助那些润滑剂更爽的」。

「脏样,都是疯子,哈哈哈」。

提枪上阵,早就高度兴奋的精神相当集中,老婆紧紧重复了几下刚才的叫声,

自己就一败涂地。

「为啥不顶,以前没这样的」?

「准备工作太充分,直奔主题当然速战速决了」。

「不明白」。

「明天有时间一起听录音你就会清楚了」。

「又搞什么鬼把戏」?

「一时说不明白,明天吧」

「好的」。

夫妻都累了,而且是很累很累,关掉那盏长时间发出微光的粉色小灯,相拥

进入了梦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