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人那事mengshiximen

? ? 又到了春天,油菜花盛开在田野,大片大片的,金黄金黄的。每每看到油菜花,我又回到了那中学毕业的那年,也是春天,也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
? ?现在的中学生毕业的前夕也不知道有些什么活动,我们那时候也没什么玩的,无非就是在笔记本上搞个毕业留言,和玩的好的哥们找个合影之类。我所要说的就要从毕业合影开始。
? ?我们学校前面有一大块开阔地,到了春天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油菜花的海洋。那天,几个发小去田间照相,自己弄个个相机,就在油菜花中间合影。照了不少了,觉得也快尽兴了,一个很要好的哥们叫我等会,他小跑着回到学校,带过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我们都认识,隔壁文科复习班的,叫阿萍。我们这个时候才知道他们拍拖上了,又是一番忙碌,给他们摆造型,给他俩合影。
? ?结束后我们几个哥们难免说说这位同学不够意思,恋爱了也不透透风之类,那个阿萍倒是很大方的,一一介绍了后大家有说有笑的,也算正式和这位阿萍有了初步的交往。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毕业了,高考后大家各奔东西,都在默默守候那份有生以来最大的福音——录取通知书
? ?等待是个很煎熬的日子,我家就住在高中所在小镇上。爸妈都在外地工作,单身在家的我白天也就基本不落家,那时候也没网吧,就去学校打打球,去熘熘冰,要不约几个同学去小镇边上的一条小河里抓抓鱼,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 ?那天傍晚,我很晚才回到家,刚进门就听到一个很细微的声音叫我的名字,看到了一个女孩,那个差点忘记的女孩。大家一定知道了,对了,就是阿萍。
? ?原来,我那位同学家不在我们这个镇上,他家离我们这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毕业后他也没有和阿萍取得联系,女孩子更在意男朋友的关注,时间长了也就不矜持了,知道我家在镇子上住,想问我找他的联系方式。
? ?说实话我也没和阿萍她男朋友联系,只知道他住在某个小镇上,具体位置也不清楚。把阿萍请进客房以后我就把这些和她说明了,她很失落的样子。
? ?也就一会时间,她问起了我家里的情况,知道我晚饭基本是面条打发,马上去厨房给我做饭。冰箱里菜倒是不少,我在家基本不做。不大会的功夫,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就好了。不过也到了掌灯的时候了。
? ?我留她一起吃了饭,天气热,暑假呗,又喝了两瓶冰啤酒,很是享受。
? ?收拾完之后,我看她很犹豫的样子,知道她是考虑住宿的问题。她家也不在我们这个镇子上,来我这是坐班车几个小时才到的。我就安排她住我隔壁的房间,那是我家的客房,来个外客基本都住那个房间,很干净的。
? ?在客厅坐着我们聊了许多,在学校的一些高兴的事,一些共同熟悉的朋友,我们聊到很晚。反正天气热,一直聊到暑气感觉慢慢消退,才觉得不早了,该休息了。我先去卫生间冲个了澡,然后叫她也去冲一下,她自带了衣服,有备而来。
? ?我们就各自回自己房间睡觉。说实话,我是绝对的处男,很少有机会和一个温顺,体贴的女孩子单独相处的,这种感觉很微妙,心里有点痒痒的感觉,但我能自控,因为她是我兄弟的女朋友。辗转反则间很晚才入睡,梦里自己也有一个女朋友,也很温柔,很体贴的,脸部不是很清楚,但我感觉和阿萍很像。
? ?黎明的时候,懵懂间我习惯性的起来小便,小便完才记起阿萍的事,一种无法自制的想法突然冒出来,想去她房间看看她,亲亲她,仅此而已。那个客房也没有门锁,轻轻推开房门,因为换了一个新环境,我提前交代的叫阿萍别关灯,所以进门就看见阿萍躺在床上睡得正熟,穿着内衣裤,也没有盖被子,睡得很甜的样子。我犹豫很久才敢上前,从没这么近距离看过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无所顾忌的看,嫩嫩的肉肉的皮肤,那散布开来的一头黑发,那粉嘟嘟的嘴,那傲人的胸部,那平坦的小腹和修长的双腿都让我心跳加快,唿吸急促,我不知那里来的勇气抱住阿萍的头就亲了下去。可能是我动作太大一下子就把她弄醒了,她很惶恐地看着我,我们都没有说话,时间在那一刻似乎停滞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发觉自己很丢脸,逃也似的跑出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心还在狂跳,唿吸还是特粗。
? ?我很担心她会马上消失掉,因为那样我伤害了一个好女孩;我也希望她马上消失掉,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
? ?说不清楚我当时的感受,似乎想了很多,也许干脆就是什么都没想,脑子好像一片空白。
? ?突然,我好像听到隔壁房间有声音,因为老式房子隔音不太好,她穿衣服,走动的声音都很清晰。是的,她要走了,不能再在这里任人宰割了。我又想出去拦住她,叫她晚点天大亮了再走,但我不敢。
? ?她的脚步声清晰可见,走出了房间,经过我房间门口向大门走去。脚步声突然消失了,好像停在我门口,是在走之前骂我一顿也是,我该骂。
? ?敲门声,一下,两下,清晰可见。我不敢作声,装作没听见。
? ?“开门”
? ?躲不掉了,在喊门了。没办法,我很机械的爬起来,打开房门,她站在门口,面无表情,我知道马上就要开骂了,只得把她请进房间。房间里很凌乱,没地方做,她看了看做床上了。
“你怎么想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在你眼里我是那种很乱的人”阿萍问我。
“你误会了,我是一时失控,你太漂亮了,我控制不住,没你什么事”
“我从来没感觉你对我有什么想法,在学校我早就认识你,在认识我男朋友以前,你只是和一群哥们天天混在一起,从没看你和那个女孩子有个联系”。阿萍说
“是,我以前对女孩子不是很感兴趣,在校许多哥们谈恋爱,我一次都没谈,没那想法”。我实话实说 !
“那你怎么现在就突然对我这样,以前对别人有过吗”
“就这一次,我发誓”
“好吧,我相信你是青春的躁动,不怪你”
? ?听到这话,我好像遇到大赦一般,这才高兴起来。连声对阿萍说对不起。
? ?阿萍倒很大度的,说:“也来床上做吧,真当我是法官啊”
? ?我连忙做到床边去,和阿萍捱得很近,阿萍身上少女的香气都清晰可闻。
“对不起,我从来没对女孩子做个什么,但你来了我就有亲吻你,抚摸你的想法,我是不是道德品质特坏,何况你还是我哥们的人”
“你的话漏洞百出,你有那想法也不能就说你道德有问题,这算是人之本性,再说我也不是属于哪个人,我又不是东西,我是我自己的”。阿萍纠正道
“你说的总是有道理,我要是能娶你这种女孩一生足矣”我一脸认真
阿萍侧着头看着我,很认真,好像要看穿我似的。
突然,阿萍抱住我的头,亲住了我的嘴,从没有过的感觉一下子把我击蒙了,我只能听任阿萍亲我,吻我,阿萍的舌头肆意的伸进我的嘴里,她的舌头很甜,
拨弄着我的舌尖。我感觉血往上涌,也调动我的舌头去她嘴里掠夺了一番。她抱我越来越紧,我很奇怪她那么文弱怎么有那么大的臂力,她的胸部紧紧贴在我胸口,我也回抱着他,装作无意的把手在她乳房边上,抓紧了,那种手感,从没这么好过。她居然没有反应,我再次紧抓她乳房,她应该知道我不是无意的,但是她还是没有抗议,还在沉醉在接吻中。
?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胆,我又怕又想,我在试图解开阿萍的外衣,她仍然不管不问。我也不怕了,笨拙地解开阿萍的上衣纽扣,但她抱着我衣服褪不下来。我把她放到床上躺着,很用力的抬起头,把她紧紧抱着我的手松开,她看着我,一脸柔情。这时候,我知道我就要告别处男了,我有感觉。
我脱下阿萍的上衣,内衣也脱下来了,白花花的双乳傲然显现在我眼前,是那么炫目,刚才用手抓了几次,不过是冰山一角,我才知道女孩的乳房有这么大。手握着感觉弹性十足,那乳头不大,肉黄色的,很耐看。
我继续做下面的事情,开始为阿萍脱裤子,扣子解开往下拉裤子的时候,阿萍竟然抬起臀部协助,我脸红心跳的把阿萍的长裤短裤全部褪下,那诱人的全身跃入眼帘,那神秘的三角区域是那么完美,腹部线条清晰,没有多余的肥肉,那阴阜长着比较稀疏的阴毛,和她的白色皮肤正好相得益彰。我还发现她的小阴唇有点特殊,竟然是不对称的,右边的大左边的小。我用手颤颤巍巍的试图掰开小阴唇看看阴道口,那是我快二十年来梦寐以求的那个桃花源,阿萍可能有点不自在,夹了一下腿,我也没有强求。我知道不需要着急,告诫自己慢慢来,慢慢来。
我开始亲吻阿萍全身,她的五官,她的双峰,她的腹部,她的阴毛,在跪在阿萍裆部用舌头挑开小阴唇后,我终于看到了阴道口,粉红粉红的,小小的口子,会阴部有很清澈的水出现,我慢慢亲吻她的阴蒂,阴道口,是一种很特殊,很让人亢奋的气味。阿萍的眼睛一直闭着,有时还皱起眉头,我担心是不是有不舒服的感觉,后来才知道是一种享受的过程。
我脱下我的衣服,那里已经高高在上了。养病千日,用在一时啊。我趴在阿萍身上,阿萍似乎很怕,我安慰她,轻轻在她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又拉来阿萍的手,接触到我下面,阿萍的手唰一下就缩回去了。我也不难为她,迫不及待的开始实战了,约莫在感觉的那个部位塞了进去,
塞了几次都没塞进去,感觉阴道口堵着东西。我着急了,对着那么窟窿直塞进去,这下进去了,但感觉很紧很紧,甚至有一种勒着阴茎的感觉。阿萍仍旧皱眉头,我感觉她真痛了。我慢慢的出入,慢慢的享受着这种做爱的乐趣,阴道里面很温暖,我从来不知道也没想过阴道里面是什么温度。阿萍开始紧紧地抓我,很配合我的动作,迎合着我的抽插,呻吟着,我开始慢慢加快速度,但阿萍求我,不要,不要。我觉得阿萍像是处女,我认为她应该和他男朋友上过的,但她阴道咋还那么紧呢
? ?虽然过去那么久了,这些感觉还能真实再现,甚至有时候在和我现在的爱人做爱的时候,我还能意淫到是和阿萍的那次做爱。那时候身体好,我记得做爱时间很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别人说第一次性交很快就交代了的,我的第一次却很持久,也许是因为不是精心设计的场面的原因吧。
? ?我终于射出去了,射了阿萍慢慢一阴道。也没有准备什么卫生,只能用枕巾檫了擦,阿萍的阴道口也是我给擦的。完了我们赤裸着拥抱,都不说话,抱了很久。
? ?天放亮了,阿萍一再要求起来,要回家。我不知道怎么说,我知道我不能给与她什么担待,她也没说我要承担什么责任之类,我还怎么说我松开了抱紧阿萍的手,阿萍也松手了。
? ?我们穿好衣服出来院外。太阳起来好高了,很好的天气,天空很美,宛如我此时的解压以后的心情。阿萍走了,没有道别,没有回头,我看见她走的,很坦然,就像来的时候那么坦然。
? ? 后记:1.那天下午我在床单上看到了一抹血色,现在知道就是初红。
? ? 2.六年后,阿萍和我同学结婚,后来生有一子,听说夫妻关系很和睦。结婚时托人找我,叫我去捧场,我电话过去祝福了我同学,并找借口没去,托同学随分了。
? ? 3.学校几次同学会我都找工作忙走不开等原因为借口没有参与,我还是对某某同学有点负疚心理。
? ? 4.听某女同学吐露,阿萍其实暗恋我很久,我可以相信,因为她找我问她男友的事的真实性我就有点怀疑。又听这位好事的女同学说,阿萍在近两年还托她联系我,我坚决谢绝了,并警告我女同学爱人不喜欢我和她不熟悉的女同学交往(这位女同学不算,她也算我发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