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奶奶的功夫

有一个周末,我关门在家中边看黄碟(家庭乱伦的)边手淫,正射
精的时候,
忽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金奶奶来了。她60多,肤白而丰满。一个人关
着门干什么呢?她问。我只是尴尬地笑了笑。家里没有女人,我来帮帮你。你看
你看,这屋子里乱的!她一边说一边开始帮我收拾房间。她看见地上有一滩白色
的粘液,问:这是什么呀?我很不好意思,说:没、没什么。她是过来人,看我
的窘相,就明白了,笑着对我说:想女人了吧不一会,她就把我的房子整理得井
井有条。天气很热,她全身是汗。她是穿一身花衬衣衬裤来的,由于太热,她脱
了它们,只穿了一件棉质白背心和一件素花短裤。望着她雪白的大腿和丰满的身
体,我竟有些走神。我说:您歇息一下吧。而她说:我给你做晚饭去。边说边很
随意的搂起背心的前襟擦了擦脸上的汗。就在她掀起背心的一刹那,我看见了她
的雪白的胸脯和硕大的乳房。她的肌肤还是光洁而有弹性的。我那刚刚射精过的
鸡巴竟有蠢蠢欲动了。
我们一起吃了晚饭。又一起看完了晚间新闻。我说:我去洗个澡。说着就穿
着一件三角裤进了浴室。我不一会儿就洗完了。我边擦身体边说:您洗吗?水很
好。她说:我没有带衣服,还是回去洗吧。我说:妈妈的衣服给您换嘛。她于是
说:也好。当着我的面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平时她就在家光着上身每把我当外人),
向浴室走去。我盯着她肥白的屁股,一种强烈的冲动充斥全身。明明知道我正想
女人,却还这样诱惑我,是不是怕我熬不住,特意来满足我的呀。我想入非非,
全然忘了她是我的金奶奶了。
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声,我欲火焚身,恨不能一下子冲进浴室,把她摁在浴
缸里,一顿狠日。我那大鸡巴早就硬得像铁了。
来帮我搓背!(平时开玩笑时总是着摸说)我没有当真,忽然听她在浴室里
大声喊。进来呀叫你呢,我的大孙孙!她又喊。真是叫我的!我顿时如箭一般射
进浴室,砰的一声冲了进去,门根本没关!
我进得太急,在浴室里一滑,竟全身压到了她的身上。她笑着说:我可是你
的金奶奶啊。她站起来,面对着我,让我一览无余。风腴的腹部,那诱人的地带
长满了茂盛的黑草。帮我搓一搓。她说着转过身去。
我使劲在她身上搓着,以发泄我的欲火。她的手一边掏着她的秘处一边嗔怪
地对我说:轻点,把我弄疼了。我哪里再受得了我得鸡吧直的象木棒,疯了似的
一把把她摁在湿漉的地上:我受不了了!我要干你!我的嘴在她身上到处乱啃。
你比你金爷爷强,她忽然在我耳边轻语。好骚的金奶奶啊,我淫性大发,把
她肥白的身子一把抱起,向卧室冲去,把她狠狠地丢到床上,然后摊开她的双腿,
让她那肥油油的老逼暴露在我眼前。
我把嘴巴凑上去,吃她骚逼的阴液。她用那少牙得嘴含这我的阴茎,她私处
的毛又多又密,像黑森林似的。小腹有点鼓胀,屁股又圆又大,非常之有肉感,
富弹性。最好的是她全身上下都柔软滑腻,摸上去好像摸丝绸一般,好舒服,是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要真的摸一摸才会明白的感受。她最初都有点不自然,身
体有点僵硬,只是站着任凭我抚摸、搓揉、亲吻,但到后来,我不停的挑引她,
开始燃点起她的情欲之火。她懂得抱紧我并热烈回应我的吻,我当然不会放过她,
和她来个湿吻,将我整条舌头伸到她的嘴里,那一刻,我下身反应激烈,硬度前
所未见,硬得我也觉得有点痛。
我一只手不断玩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就不断抚摸她的背,她看来愈来愈兴
奋,除了抱紧我之外,还一手轻抓我下身,她抓我这个动作,令我有触电般的感
觉,身体不禁震了一震。
她还不停用手套弄我的下身,我真的兴奋到叫了一声,我还真害怕就这样射
了出来,幸好我还忍得住。
接着,她跪下来将我的阳具放进口中舔弄,她要为我口交,我立即站好位置,
让她为我服务。不知道她是不是经常帮她我那金爷爷口交,还是帮过很多人口交,
她的技术真的是一流。除了含着我的阳具,还用手不断刺激我的卵袋,有时又用
舌头舐我的下身。
当我被她弄得十分兴奋,就拉她起来,将她的背紧贴墙壁,然後抬起她的一
条腿,就这样由下往上插入她的私处。她的私处不算紧窄,但就很多蜜汁,我一
下子就插到最深处,她不禁「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之后我就不断用力抽插,尽力将阳具顶进她身体深处,而她亦很配合的一上
一下的迎合着我的动作。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粗重的气息令我知道她好享受
和开始兴奋。
在我插到差不多的时候,我便抬起她另一条腿,她双脚自然而然的紧箍我的
腰,双手搂紧我的脖子,全身都靠我的阳具支撑着。
而我就当然扶着她的背脊,另一只手就摸她的乳房,接着,我便不断用下身
顶撞她,每插一次,她就「呀」的一声。
后来她的腿越夹越紧,我知道她将会泄出来了,于是加快速度和力度,而她
就由一声一声的叫喊,变成连续不断的叫声。有时,她又会用力亲吻我的嘴唇,
我插得更深更快,手也开始用力搓她的乳房和刺激乳尖,之後我只是听到她叫声
我不管那麽多,不停的抽插,直到我高潮,将精液射进她阴道为止。
我和她慢慢躺在地上,她好像整个身体都散掉了那般,动弹不得;我也是,
双脚有点发软。因为站立性交,还要抱起对方,这姿态太辛苦了,可能当时因为
太兴奋,所以不觉得累。
可金奶奶说:「孙孙,再来一次吗……」
「好吧!」我听她这麽说,也不管她还痛不痛,开始先来个轻抽慢插,静观
她的反应,再拟大战之政策。
「美死了,我被你插死了,你别那麽慢吞吞的,插快一点,用力插重一点儿
嘛!」
金奶奶双腿乱伸、肥臀扭摆来配合着我的抽插。这淫荡的叫声和她脸上淫荡
的表情,刺激得我暴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无法温柔怜惜啦!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了。金奶奶紧紧搂着我,她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发梦一般的呻吟着、
享受大肉棒给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觉到浑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似的,全身四
肢像在一节一节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顶,她只知道拼命抬高肥臀,使小肉洞与大
阳具贴合得更密切,这样才会更舒服更畅美!
「哎呀!我要丢了!」她又一次被一阵阵兴奋的冲刺,和大龟头每次碰触到
阴户里面最敏感的地方。不由放声大叫、淫水不停的狂流而出。
这可是我自嫁你金爷爷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性爱中
舒适快感。使她舒服得几乎要疯狂起来,花蕊猛颤,小腿乱踢,肥臀猛挺,娇躯
在不断的痉挛、颤抖!气喘吁吁!嘴里歇斯底里的大叫:「好宝贝,小心肝,哎
呀我可让你给插死了,要我命的孙孙,你就插死我算了,我快受不了啦!」
我是越抽越猛,越插越狠,她也是舒畅死了!真想不到,金奶奶不但美艳绝
色、丰腴性感、肌白肤嫩,尤其那个多毛的小穴,生得肉肥紧小,阴壁肌肉夹吸
阳具和花蕊吮吸大龟头之床功,好厉害,我也乐得地不禁叫道:「金奶奶,我被
你夹得好舒服,好痛快,你就快用力多夹几下吧!」
金奶奶被我猛抽狠插得淫水如泉,趐甜酸痒集满全身,真是好不销魂。
「啊!心肝宝贝,你真厉害,你插得我都快耍崩溃了,浪水都快要流干了,
你真是要我的命啦!小冤呀!」
我只觉大龟头被一股热液,烫得舒服极了。心中暗暗思量,金奶奶的性欲真
强,已经连泄三次了,依然战志高昂,毫无点讨饶的迹像,必须换一个姿势和战
略,才能击败于她。于是抽出大鸡巴,将她的娇躯转换过来,俯伏在床上,双手
将她的肥白大屁股抬了起来,再握住大鸡巴从後面对准桃源洞,用力的插了下去!
一面狠抽猛插,双手握着两颗弹性十足的大乳房,任情的玩弄揉捏着,不时
伏下头来,去舐吻她的粉背柳腰和脊梁骨。
金奶奶被我来这一套大动作的插弄,尤其粉背后面被舐吻得趐趐麻麻的。使
她尝到另外一种从未受过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又再度亢奋起来,而欲火就更热炽
了。
「哎呀!这一招真厉害,我又冲动亢奋起来了,你用力插吧;我里面好痒啊!」
她边叫屁股猛往後顶,又扭又摇的,来迎和他的抽插。
「哎呀宝贝,我快要死掉了,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你插吧!尽量用力,
用力的插我吧!我的心肝宝贝肉棒,快、快一点,对了,就是这样。」
她的阴壁肌肉又开始一夹一夹地夹着我的大龟头。我加快速度,连绞带抽地
插了好多下,一阵热流直冲龟头,金奶奶淫水顺着大腿再下,流到床上湿了一大
片。我也累得直喘大气,将大龟头顶到她的子宫深处不动,一面享受着她泄出热
液的滋味,一面暂作休息,也好再等下一回合作战的准备。我为了报答红颜知己!
也为了使她能得到更高的性爱乐趣,使她死心塌地的迷上我,永久臣服在我
的胯下。
经过一阵休息后,我抽出大肉棒,将她的侗体、翻了过来,双手把她的小腿
抬高,放在自己的双肩上面,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她那肥突的阴户,
显得更为突挺而出。然后手握大肉棒,对准桃源春洞口用力一挺,「滋」的响,
尽恨而入。
「哎呀!我的妈呀!你插死我了。」我也不管她是叫爹还是叫娘,真是被插
死了还是假的被插死了,只管狂抽狠插,连连不停的又插了一百多下,她又叫声
震天了。
「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我全身都快要瘫痪了,真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
金奶奶觉小穴里的大鸡巴,突地猛胀得更大,她是过来人,知道这是男人要
射精的前兆,于是鼓起小腹,扭腰摇臀,收缩阴壁肌肉,一夹一放的夹着大阳具,
花心也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大龟头,自己一股淫液又直冲而出。烫得我的大龟头,
一阵透心的趐麻直迫丹田,背脊一酸,龟头奇痒,忙把大龟头顶到她的子宫花蕊,
一股滚烫的浓精,直喷而出,痛痛快快的射在她的阴道深处。
「啊!大孙孙,射死我把!」金奶奶被我那滚热的浓精一射,浑身不停的颤
抖着,一股说不出来舒服劲,传遍全身的每一个神经细胞里,她大叫过瘾紧紧搂
住我,张开薄薄的朱唇,银牙则紧紧咬住我的臂肉不放。
「哎呀!」痛得我大叫一声,伏在她的侗体上面不动啦!
我和金奶奶都达到了性爱的高潮和顶点,魂飞魄渺,相拥相抱而梦游太虚,
这场激烈的运动持续三个小时才总算结束了,金奶奶达到高潮的次数我也记不清
了。
她说道:「若非碰着了你,我这一生岂能尝到加此美妙舒畅的性爱滋味!
你真厉害,刚才差一点没把奶奶的小命都要了去啦!「
「奶奶,刚才你真的好舒服,好满足吗?」
「真是太舒服!太满足了!我的心肝宝贝!大孙孙我好爱你啊!你真是男人
中的男人,连续不停的做爱三个多小时,使我泄了又泄,高潮不断,在我这一生
的性生活中,头一次享受到如此欲仙欲死,好像登仙一样似地美妙绝伦的性爱,
我真感激你,大孙孙!我以后一天也不能没有你啦」她双手仍然紧紧抱着我,又
亲又吻好像怕我会消失似的。
我一手捏着金奶奶的一个乳房,一手抚摸着她的阴户,说道:「奶奶,你的
乳房又白又嫩又饱满,你的穴也真好,紧紧窄窄的、浪水又多,你真是又骚又浪,
而且淫性又强,难怪我金爷爷吃不消,总是喊腰疼。
夏天的闷热使正在青春期的我,总感到自己就像个性饥渴的强奸犯。可
不能做出那样的事,因为我还是个在校的学生。还没有介绍:本人21岁在北京
信息xx学院就读。
也许小的时候和奶奶一起生活时间比较长,所以长大以后对奶奶就有了好感
也许这就是所谓恋奶奶的情节吧。小的时候父母没有时间就长长把我放在奶奶家
那时他(她)们都六十多。有次夜里醒来感到奶奶好象是病了不停的在哼哼,在
月光的照射下好象爷爷趴在奶奶的身上。双手不停的在再奶奶的乳房上揉来揉去,
爷爷的屁股不停的用力向上顶着奶奶当时我还小,当然爷爷是很厉害的无论他在
做什仫我们只能在过边上看着不能说话(也许他以前是老师的缘故吧)。当然这
次我也没有出声,爷爷不停的用嘴再奶奶的乳房上嘬来嘬去,当时我感到很奇怪,
我只知道乳房里有奶是来喂小孩的可是我每次吃奶奶的乳房时不要说奶水,就连
水都没有,爷爷怎仫吃的那样香,还不时的把舌头放到奶奶的嘴里。爷爷这样
「运动」了半个小时,当爷爷从奶奶身上起来时他的大吊又粗又长,奶奶确保迟
原来的姿势还不停的用手抚摩着自己的乳房。爷爷起来点了只烟吸完小声的和奶
奶说了些话,奶奶看看我这边自言自语的对爷爷说睡的还真香,当然我是装睡的。
后来爷爷奶奶和四叔家一起搬到另一个城市,在和他们在一起睡的时后我已
经成年也知道他们那是在做爱。真想在看到那一幕,可是后来没有在看到也许他
们年龄太大了,从那时起每次有性冲动时就把自己想成爷爷和奶奶做爱,后来奶
奶病危时帮奶奶换衣服不经意见看到奶奶的密处,花白稀少的阴毛不过奶奶的阴
道好象和年龄不服还是那样丰满,不久奶奶就去逝了,一年后爷爷也去逝了,后
来听四叔说奶奶去逝的前一晚还和爷爷做了一次这才知道奶奶的阴道丰满的原因,
爷爷的也因该还像那晚看到的粗大,奶奶走后我长看着她的照片手淫想象着奶奶
的存在。
奶奶始终是我得手淫对象,自从金奶奶的出现我的目标转移了,金奶奶个子
要比我奶奶高,脚也不是小脚。金奶奶六十多岁从她丰满的屁股和乳房看不出她
以六十多。可是金爷爷再前几年不幸去世。金奶奶是个随和得人从不把我当外人
总是当成自己的孙子看,我去她家时听到是我也就没有穿上衣,夏天金奶奶在从
不穿上衣光这个上身,看我来了忙说我洗完这几件就过来,看着金奶奶用力的搓
洗着衣服两个大乳房不停的上下摆动,看的我心理洋洋的要是能和金奶奶做爱那
是能和金奶奶做爱该是多摸美妙呀,想归想,哪次我做到了。
哪天下午听说金奶奶不舒服,我特意赶过来看看。金奶奶躺在床上看我来了
忙起身赶忙被我扶下,原来是阴天的缘故感到身上没有劲,金奶奶我来给您按摸
一下吧,是我从书上看的,金奶奶反问到成吗?我满怀信心的说没问题。奶奶书
上说要从脚部开始,我帮您把袜子拖掉,那多不好意思呀很臭的,没事我来吧,
奶奶说臭也只是些汗闻,金奶奶的身上只剩下短裤我从脚一直到头,按摩到后背
时不小心碰到了金奶奶的乳房下了我一跳,以为回则怪我谁知奶奶却发出清请的
哼声使我想到爷爷奶奶做爱时奶奶的声音,这是我感到我的大吊开始膨胀不小心
碰到奶奶的屁股。奶奶反过身看看我胀起的部位说:长大了摸到乳房能起性说明
你真正长大了,奶奶也是人,是个生里健康的女人奶奶也需要性。你要是不闲气
我老就和我做一次我当愿意,你上过几个女人,我还没碰过女人那就让奶奶把你
变成男人,我爬起身,伏过去她双腿间,我的两个手肘一左一右放在她的头旁边,
她的手伸下握住我的肉棒,她竖起的双腿分开成M字形,她用手引导着我的肉棒
对准阴户,首先是把龟头放进阴唇里,然後她向上挺着臀部,让大部分的肉茎慢
慢插进潮湿的阴道里。这时,我感到我不再是年轻的小男孩了,她用手完全褪掉
短裤,然後张开双腿,阴户便呈现出来。阴阜显得鼓鼓的,上面生满着灰黑色的
阴毛,一直伸展到阴唇的两边,阴唇也因她张开大腿而张开着。我从来没有见过
这样美丽的阴户,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摸摸它,我摸着奶奶乳房学着爷爷样子干
着金奶奶,我加快抽插了,下下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口、再用力一下插尽那里一
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淫水像开水一样热烫着大吊,不时的发出,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声音,好孩子┅┅干
我┅┅插金奶奶的这个淫妇┅┅插我的臭阴户┅┅插得好┅┅孩子┅┅再用力┅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插得好爽┅┅大力点插吧
┅┅大力干┅┅快点┅┅她又开始大声呻吟起来了。我感到她的臀部向上挺着不
动,阴道壁紧箍着大吊我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很久,插在阴户里大吊接受着淫水
的淋浴,感觉很舒服,使我不想拔出来。她的双手放在我的背上爱抚着,臀部还
不断地向上挺,继续干着我那半软半硬的大吊。我们一下午做了十多次金奶奶干
枯多年阴户被我唤醒,我用后入式。抗枪式。盘根式。还有乳交式。总之是金奶
奶从来没能够听说过,更不说用过了。乳交式时我把精液射到了金奶奶的嘴里这
也是她第一次吃精液,奶奶被我折腾一下午病全好了我却类的够抢,金奶奶说就
是现在死也直了,我接婚来这是高潮最多你让奶奶感到女人的幸福,你比你金爷
爷强。我们的事不可以告诉给任何人只有没人知道,我们才可以继续干我们的事。
她轻声地说。好的,金奶奶我不会告诉人的。
从那以后我和金奶奶一直保迟着性关系。直到前不久金奶奶的去世。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