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女友十一后篇

本帖最后由 frankie34 于 2011-3-3 00:12 编辑
直至我和女友之后参加一次本地旅游之后,我才开始进行凌辱女友的行动计划,但那次旅游我绝对没有刻意安排。那次刚好礼拜一是假期,连週末一共三天,我和女友参加一个三天两晚的本地旅游去中部游山玩水,有甚么节目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我们参加旅游团的目的当然是想找个机会同房,可以无拘无束做爱。
这个旅行团是减价团,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或者中年人,最年轻算是我们两个。那个带团的团长叫阿治,也是二十几岁,可能是看到我们两个年纪最合拍或者看到我女友很漂亮,所以经常跟我们谈谈笑笑,他说话很滑稽,经常说一些黄黄的笑话逗我们,才几小时,我们就喜欢和这个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年轻人一起玩。他带我们到一个大水坝,很多团友都走下水坝去看,阿治则无聊地坐在草地旁,我们也没下去,他说:「这里我已经来过起码十次,没甚么好看的。」我请他替我们拍一张合照,拍完之后说:「你们有点夫妻相呢,来渡蜜月吗」我女友红着脸,连忙摇头说:「我们只是朋友而已。」阿治哈哈笑说:「男女朋友小妹妹,妳可要小心一些,妳给他三分钟,他会给妳十个月!」害得我女友很尴尬,我知道她最怕给别人知道我和她已经有了性关系。下一个景点旅游车要走两小时,车上的人都睡了,我和女友坐在前面,刚好在阿治座位旁边。阿治看我们没睡,就和我们聊天说:「我以前带过一个团,团里有对新婚夫妇,像你们这样,他们来的时候开开心心,恩恩爱爱,但过了一晚第二天就互相不理对方。」我女友说:「是不是鬼故事,我不要听。」阿治说:「不是。」我问:「那他们为甚么…」阿治说:「我也很奇怪,到底是甚么原因。于是找机会问问那个男生,原来那个男生想试探一下他的新婚妻子是不是纯洁,晚上要做爱之前,赤条条站在他妻子面前,指着下体问她:『你知道这是甚么』他的妻子说:『小鸟鸟。』他很高兴,新婚妻子果然还很纯真。」我问:「那有甚么问题为甚么他们第二天又会不恩爱」阿治说:「问题就在那个男生以为他的新婚妻子很纯真,就教她说:『小孩子才叫小鸟鸟,我这个要叫大烂鸟,或者用国语叫大肉棒也可以。』怎知她的妻子说:『大烂鸟也好,大肉棒也好,我看过很多,但你这支真的是小鸟鸟。』」我听到这里才知道他还是在讲黄色笑话,根本不是真事,他说得很粗俗,我女友听得脸都红了。
在吃晚饭的时候,她悄悄对我说:「他好像知道我们今晚同房会做甚么,人家怕别人闲言闲语。」我拍拍她的手臂说:「别理他,反正回家后,不会再见到他了。」但女友还是很担心别人知道我们的超友谊关系,之后,女友就只和我牵手,不和我搂搂抱抱,故意疏远我,表示我们不是太亲。这样阿治就和我们玩在一起,不会觉得会阻碍我们,这也不错,反正他的阅历比较广,沿途会给我们讲很多经历或者故事,蛮有趣的:那里的井水不能喝,因为那条村子的人自杀时都用跳井这个方法;那里的女孩不能娶,因为洞房夜后看到她们卸妆后的样子会吓死;那里的榕树不能站在它的阴影下,因为那榕树整体长得像妖怪,如果自己的影子给它的影子吃掉,那明天就不能醒来。吃完晚饭,他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但还特地带我们到酒店旁的一些小商店走走,然后去当地最有特色的「珍品街」品嚐一下地道食品,他也有稍微招唿一下其他人要不要去,但那个老人家觉得回房间休息更好。「这条街是晚上才有的,白天静得像鬼。」阿治带我们走进去一条窄巷,两边的食店吓了我们一大跳:全部食店外都有稀奇动物:甚么秃鹰、穿山甲、大蟒蛇、金丝猴、娃娃鱼、龙猫、长尾野鸡……好像进了一个动物园。阿治说:「这里全都是地下食店,很多动物都是不准吃的,来这里就要吃吃看,别的地方可没有。这些东西都很补身的,男的吃了壮阳补肾、女的吃了滋阴养颜。」说的语气就像卖药膏那样。
阿治和我们说个价钱,算是昂贵的,我女友不敢吃这不敢吃那,结果也不算太多钱,于是阿治就带我们进去一间和他相熟的店子里:我们点了个炸白蚁、蚕豆炒蚕虫、野鸡炖蛇羹、闷炆龙猫,还有一些蔬菜之类的。那些菜式都是立即立即弄的,我们要在店里聊天大半个小时,才弄出一道菜来。第一道是炸白蚁,我们看那些白蚁都炸得金黄,像肉松那样,吃起来的味道也像肉松,但多了鲜甜,若点了红醋味道吊得更鲜。女友最初还不敢吃,吃完第一口就忍不住要吃第二口。我们慢慢地品嚐各道菜式,最好吃是闷炆龙猫,肉很黏很香甜,像兔子的味道。阿治说:「这里都很补身,吃完担保你们今晚睡觉不用盖被!」说完对那食店老闆说:「蛇胆呢」老闆说:「就上来!」回头要走,又给阿治叫住:「分成三份,加些好料。」老闆忙点头称是,回到里面弄蛇胆。原来我们刚才吃的蛇羹的蛇胆也要给我们吃,这才叫吃全蛇。老闆拿来三小杯,里面已经把蛇胆混入酒中,酒水还放一些甚么配料,香味扑鼻。阿治说:「来,喝掉蛇胆。」我女友不敢喝,阿治说:「妳真是不懂,蛇胆可清毒,连酒喝,还能把刚才的那些补品封在体内,男人喝了还可以壮阳,呵呵呵!」结果我们三个都喝了,加了酒和调味料,味道不腥不苦。
我们离开食店已经十点半,足足吃了两小时。我一边走回家,一边感到全身燥热,可能是刚才吃的那些东西很补身吧,看来今晚像阿治说的那样,睡觉不必盖被子,我拉着女友的手,也觉得她的手很热,吃奇珍异兽效果果然显着。回到酒店,阿治问我们:「你们要睡觉了」问的时候还用两个大拇指作出亲嘴的样子,我女友羞红着脸说:「没这么快,我们可能会玩扑克玩通宵呢,你要不要一起玩」女友的脸皮真薄,硬是说得像我们的关系很清纯那样。阿治说:「好哇,我一个人睡正闷呢,不过我要先回房洗洗澡,然后才来找你们。」干!他真的要来,今晚我和女友亲热的两个空间报销了。我和女友进房的时候,我身体的燥热已经传到下体去了,鸡巴肿肿的,好像很有需要,于是抱着女友强吻她,女友全身也热乎乎的,当我吻她小嘴的时候,她也吻回我,我们的舌头也就捲在一起,我的手自然地在她的纤腰上把她的上衣拉起来,伸手进去她身体,轻抚她的肌肤。她推开我说:「还没洗澡,有甚么好摸而且那个团长说要来我们房间打扑克,快点去洗。」说完就把我推进浴室,我拉着她一起进来,她挣脱我说:「不要,等一下人家叫门没人应,还以为我们在搞甚么!」我心里觉得女生真爱面子,明明都和我有性关系,就是不给别人知道。我洗了澡,穿着带来松身睡衣裤,本来很好看,就是下体总是胀胀的,有点难看。吃了那些山珍海味之后,总觉得慾火高炽,心猿意乱。
女友进去洗澡时,阿治已经敲门,他也穿着睡衣裤拖鞋来,我们先坐在床的两边洗牌。女友洗完澡出来时,一阵香味把我们吸引过去,她穿的像日本和服那种左右两襟对叠腰间绑带那种睡袍,左右两襟对叠好像低了一些,形成一个深V字,有点性感,使我睡裤里的鸡巴蠢蠢欲动,而阿治也看得双眼发呆。女友坐在床上,我们开始玩锄大2,输的要给嬴的用扑克牌打鼻子,输多少张就要打多下鼻子。打别人的鼻子真有趣,打的时候还要在他眼前晃了几晃,吓他几次才打下去,虽然被打的人不痛,但看他紧张的神情倒是过瘾。所以女友很快就玩得很投入,打牌的时候很兴奋,常常不知不觉弯下身子,睡袍的深V字立即把她白嫩嫩的胸脯展露出来,害得我要左掩右掩,掩饰自己在睡裤子胀起的鸡巴,阿治没有掩饰,我看到他睡裤里隆起一大块。这样一来,我们两个经常输给女友,她很高兴地欢唿起来,得意忘形张牙舞爪拿着扑克牌向我们扑来,为了避开打鼻子,我和阿治都不约而同地向后稍退一下,她以为我们要耍赖皮,一手撑着床伸长另一手拿着扑克来打我们。但她这样一来,睡袍的深V型敞开了,里面米黄色的乳罩只能掩住半个乳房,两个大大的北半球像快要抖出来那样,连乳晕也露了出来,害得我的鸡巴差一点从睡裤里刺出来,一股色慾使我很想立即抱着女友好好亲热一番。
女友却不知情,对阿治也同样地扑过去,我看到女友在打阿治时睡袍都宽开来,我想她的奶子也是像我看到那样在他面前晃动。我心里没有醋意,只是性慾越来越旺。阿治输得最多,被打完鼻子之后愤愤地说:「我一定要报仇。」我女友得意洋洋说:「我不怕,尽管放马过来。」我看到大家脸色都红红的,不知道是刚才那小酒蛇胆酒或者是补品的功效,大家都兴奋得有些失态。这一局打了之后,我和女友竟然只出一张牌,结果给阿治双炒(就是剩下十二支牌子每人要打24下),我当然乖乖就范,女友给阿治打了三下鼻子之后就开始后退。阿治扑上去又打她三下,她笑得倒下去捂着鼻子说:「嘻嘻嘻,我不要打了……」开始耍赖皮,阿治不给她逃过,硬拉开她的手打她的鼻子,她更用力捂住鼻子,我在旁边也笑得弯下腰来。阿治拉不开她的手,便说:「你女友耍赖皮,我难得才嬴她一次,她不给我打。」我也输给女友好多次,所以比较同情阿治,我说:「我有办法,她怕痒。」说完就朝她的胳底骚痒。女友笑得「咯咯咯」,脸都笑红了,还是不肯放开捂着鼻子的手,只是身体扭来扭去,睡袍的深V字在她乱动时又扯开了一些,这时不必从她领口也能看见她的乳罩和半个外露嫩滑的乳房,腰以下的左右幅也敞开了,形成一个大大的倒V字,她那修长滑腻的大腿肌肤也能看得见。我和阿治看得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我看到阿治睡裤里那隆起的包包更大,他也加入战团,在她胳底骚痒,而我就转战她的纤腰,她笑得「咯咯咯」更厉害,身体勐力挣扎着,当她把身体反卧过去又反过来的时候,连那绑腰的宽布条也松了,整件睡袍也就全松开,女友睡袍里玲珑浮凸的身裁全暴露了出来,身上只有一件乳罩和一条小内裤,其他地方都展露在我和阿治眼底。可能是今晚吃那些好食物有关,我们三个人都好像给色慾冲晕了头脑,竟然不觉得尴尬,但我女友已经投降,乖乖给阿治打鼻子,但打鼻子的过程中一直没拉好睡袍,让他饱览她的身材,等她坐起来时才把睡袍弄好。看过这种情形,我觉得全身焚热,口干舌燥,想去买些汽水喝,女友要罐菊花茶,说是可以降火气,阿治就和我一起去买。一出房门,阿治就神神秘秘地对我说:「你是不是还没和你女友亲热过」我不知道他说这种话有甚么意思,想起女友很要面子,就摇摇头,他就说得更神秘:「那你今晚想不想和她亲热一下」我就点点头说:「不过她很保守,不会答应的。」我还在保护女友的形像。阿治从袋里拿出一个药片说:「有这颗药片,就算她是圣女也会变得淫荡,让我帮你今晚佔领她。」我心里觉得很好笑,但做戏要做全套,所以我就多谢他几句,把那片药丸放进女友那罐菊花茶里。
回到房中,女友不虞有诈,把那罐菊花茶喝了下去,我们继续打扑克。女友两颊越来越红,输了好几次,被我或着阿治追打着鼻子,女友像之前那样躺倒在床上,用手捂着脸,不让我们打鼻子。阿治见她反抗能力越来来弱,就对我说:「药力开始发作,你可以来了。」在其他人面前和女友亲热,这是第一次,所以我有点犹豫。阿治以为我还不敢去碰女友,就拉着我的手按在我女友的胸脯上说:「不要担心,她现在意识已经降低很多。」我双手就隔着她的睡袍轻轻揉着她的酥胸,她果然没怎么反抗,两只捂着脸的玉手也慢慢地垂了下来,我看她眼睛半闭起来,嘴里还轻轻说着:「不要,不要……」阿治在旁见我蹑手蹑脚的样子,鼓励我说:「不要害怕,放胆去做!我以前也是这样对付我的女朋友。」我那时脸皮不够厚,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这样凌辱女友,所以心扑扑扑乱跳,总想着等一下把女友的睡袍解开,再让自己女友的美妙身裁暴露出来,心虽然想着,手脚更是僵硬,越显得笨手笨脚。阿治越是以为我在害怕说:「你这样不行,她吃了那种迷药,情慾很高了,你这样轻轻摸,她不能满足,来,等我来帮你。」说完把我的手拉开,他把我女友睡袍深V字向两边扯开,双手就在她的两团肉球上搓弄着,上下左右这样搓弄着。
我女友说:「不,不能这样……」她的双手要把他推开,但却无力地架在他粗壮黝黑的手腕上。我在旁看得好像都不能唿吸了,虽然他的手还是隔着乳罩,但我女友乳罩外露的滑腻的肉球也同时给他摸捏着,我这是第一次看见女友公然给别人这样凌辱,看呆了,下体的鸡巴竖得把睡裤都撑起来。阿治向我看一眼说:「别愣着站在那里,这叫前戏,我把她这样一弄,她下面的洞洞才会潮湿,你才能顺利插进去嘛。快脱下裤子,我帮你弄弄她,你就可以和她做爱,把生米煮成熟饭,就不必怕她跟人家跑。」我听他的话,慢慢把自己的睡裤脱下来,他这时把我女友的宽布腰带解开,把她的睡袍拉向两边,她很有曲缐美的身体又一览无遗,他纯熟地在她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把她乳罩脱下来,我女友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和上面浅啡色带点红樱桃似的奶头也抖露了出来,酥软的奶子因为阿治粗鲁的动作而颤动着,非常诱人,当阿治双手摸捏上去的时候,我的鼻血差一点没喷出来。我女友嘴里还是说着不要不要,但却温顺地让阿治搓弄她两个又白又嫩的大奶子,阿治说:「你女友的两个奶子真大,以后一定很多奶汁。」说完嘴巴就朝她的奶头含上去,把她奶头咬吸起来,弄得我女友哼哼呵呵,全身像蛇那样扭动起来,我看到她小小的内裤中间位置湿了。
阿治用嘴巴去吮吸我女友的奶头,右手就来摸她的内裤,从她鼠鼷部位摸进她双腿之间,中指扣着她的内裤,钻进内裤里,她嘴里轻轻「呵」一声,他的手指开始一进一出玩弄着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阿治又回头看看我说,要把我女友的小内裤剥下,让她的毛茸茸地带露了出来,他说:「你还不脱下内裤你看你女友这里全湿了。」我说:「不好意思……」我说的是真话。他说:「男人有甚么不好意思你怕给我看见吗我也让你看看,这样大家公平嘛。」说完他脱下裤子。哇塞!他的鸡巴可真大,特别是龟头,比那支肉棒圆周起码大三分一,我只好也脱下裤子。干!原来我的鸡巴也很大,不知道为甚么,平常勃起没这么大,今天看到阿治凌辱我女友就胀得特别大。我看女友玉体横陈,想起以前她告诉我那些她被别人凌辱的事情,心里很激动,心底那种凌辱女友的想法油然而生,眼前就是个大好机会。所以当阿治叫我上去干女友的时候,我故意小胆地说:「她如果醒了,控告我迷姦她怎么办」阿治说:「你真小胆,你不敢来,我就来,有我陪你一起被她控告,你就不必害怕啦!」阿治说完,自己就骑在我女友身上,大鸡巴在她那双嫩滑的大腿间穿插着,两手不停玩弄她的奶子。她唿吸开始急促,胸脯挺高起来,像是主动把自己那两个又圆又大的肉团给阿治去摸捏。
阿治说:「来,你先帮我一下,我等一下才帮你。」他说的帮他,原来是要把我女友的双腿擡起来。我坐到床上从后把她两腿弯抱起来,使她半坐着,她粉粉嫩嫩的私处就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阴唇微张着,阿治把他那支大烂鸟挺起来,刚好对准她那湿润的小穴,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阿治鸡巴发出「噗嗤」一声,我女友也「呵呵呵」发出诱人的叫床声,身体扭着。我就像看A片那样,看着男女主角真枪实弹在淫乱着,只是这A片的主角是我女友,她还是被男友抱着让另一个男人在干着淫穴。阿治经验老到,一深一浅地姦淫着我女友,深深一插把她干得欲生欲死,浅浅一挑使她淫水直流,阿治把她抽插得「啧啧」有声,我心里没有一点愤怒,反而有种莫名的舒畅和兴奋,随着阿治每一下抽动而散遍全身,我心想:「原来女友被人家凌辱自己会这么爽的!」这个结论使我日后一直沈迷在凌辱女友的快感之中。女友吃了迷药也不知道被甚么人干着,发出梦呓般的淫叫声:「插我……好爽啊……好哥哥…再用力点……啊…」我看到阿治的大鸡巴频率更高地抽插着我女友,把她干得死去活来,每次抽出肉棒时,大龟头总是把她的阴唇弄反出来,每次插进去又整支没入,我真担心女友的小穴和子宫会给他干破呢!
阿治把大肉棒抽到她的阴道口,然后一次尽根冲入,然后用力抽送,每次都一插到底。我女友给他干得快要疯狂了,一头秀髮因为勐烈的摇动而散乱地披在秀丽的脸上,两手紧抓着床单,每当他插她一下,她就婉转娇啼。那种温柔可怜的声音越发刺激男人的兽性,阿治就一边捏弄她的大乳房一边干着她,她也开始把腰肢挺起,配合节奏微微上挺,让自己的淫穴去套弄他的大肉棒。我坐在女友身后,鸡巴也和她嫩嫩的背部磨擦着,一阵阵快感传来,当阿治「嗤嗤嗤」地在她肉穴里灌进精液抽出鸡巴后,我也忍不住从后插进女友刚才被阿治姦淫得发肿的小穴里。暖暖的淫洞使我抽插不到二、三十下,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我的下腹,磙烫的精液就射进了她的体内,倒流出来的精液把她的小穴和肛门部位弄得一塌煳涂。就是这样的一个本地旅游,把我带上了凌辱女友快感之路,从此之后,我就开始主动想方设法让女友被其他男人凌辱。至于那个阿治,我还想再碰见他,让他再来次把我女友干得四脚朝天,只是他工作的那个小小旅行社一年之后就关闭了,我也不能再找到他,真有点可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