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女网友

2004年5月我被派到了宁夏。因为当时项目主要是跑前期,还没有正式
开工,所以没事干就天天上网聊天泡美媚,还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在宁夏一年期间,确切说是十一个月(从2004年5月中旬-2005年
3月下旬),共上过4个网友,这是我上的其中最棒的一个。
当年她大概30多岁吧(她一直没有告诉我她的年龄,但她同学的孩子上小
学四年级),在陕西定边县一政府部门工作,离我们在宁夏工作的城市不足14
0公里,当时我40岁。
一开始跟她聊天的时候,她老是爱答理不答理的,但每次上网见她在都跟她
打招呼。後来慢慢的就跟她聊熟了,变得无话不谈,包括性方面的,她老公人很
帅也很老实,但自从有一年病了一场後,那方面就不行了。後来她要了我的照片
和电话,她给我开了视频和联系方式,包括手机、办公电话和家里的电话。
记得我们的第一次是2004年中秋节前几天,因为当时她给了我一盒人民
大会堂专供的点心,中秋节回家的时候我带回家了。
我们聊天的时候,她说:「因为离银川不远,所以有时去银川玩。」
她去银川要经过我们这里,我顺便问了一句:「那你什麽时候再去银川啊?
去的时候告诉我一下,我陪你去。」
她停了一会说:「明天礼拜六,我要去盐池我同学家玩。」(盐池离定边约
25公里)。
我开玩笑的说:「那我也去行不行啊?」
她说:「你乐意,我下午去。」
我说:「那我明天下午也去,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她说:「行啊。」
第二天中午吃完午饭,我写了张纸条压在了我宿舍台灯下面,纸条的内容是
网友的工作单位、姓名和电话。然後告诉领导和我宿舍的同事说我出去玩了,晚
上可能不回来,就直接去汽车站了。
到了车站还好,刚好有一班去盐池的车要发,我就坐了上去。毕竟是第一次
去外地会网友,心里即激动又坎坷不安。
到盐池汽车站的时候大概是下午2点,我下车後给她打电话问她到了没有,
她说一会就到,让我在汽车站等着。
期间我买了一盒烟,其实我不抽烟,是为了准备去她同学家用的,还有意看
了看车站汽车车次表,能回去的最後一班车大概是6点。
一会,电话打过来了,让我到车站对面的路边去。
我边走边往那边看,就发现一辆计程车,其余没有人。我过去後就站在计程
车边下四处张望,这时计程车载客的前位窗玻璃摇下,一个女的探出头招呼我上
车,我蒙了一下,盯睛一看,原来就是她,感觉比视频上的要瘦。我赶紧打开後
车门坐了上去。
上去後我说:「你来了?」
她应了一声,然後说:「把你的电话给我用一下,我要给我同学打个电话。」
我把手机递给她,她给她同学打电话联系,是要她同学来接一下(当时我挺
纳闷,她自己有手机,干吗要用我的啊?後来想想可能也是为了安全方面的考虑
吧)。
一会,她女同学骑着车子过来了,我们就打的跟着她同学去她家了。
到村口的不能进了,因为胡同太窄,她付完的钱,提了两盒点心,我们就跟
着她同学在小胡同里拐了几个弯才到她同学家,那院子一边连围墙都没有,虽然
是县城,但那房子就是陕西农村的那种普通房子。
聊天的时候她告诉过我,她这个同学家里弄了部生产塑胶袋子的机器,还雇
了个人,钱都砸那上面了。
我们进到屋里,我跟她同学及她老公打了个招呼,我网友介绍我说:「他是
从XXX过来的(我工作的县城)。」然後坐到炕上,她们就聊起天来。
我坐了一会,就出来到院子里,去看她同学家的机器。
一会,她跟她同学出来了,跟我说:「我们要去菜市场。」
我噢了一声就跟在她们後面,一起去菜市场。在去的路上,我才仔细打量她
跟她同学,她打扮比较时尚、干练,烫了长的黄色卷发,上穿一件披风样短衫,
下穿七分宽松裙裤,身材瘦小,身高约1.55-1.57,是我喜欢的类型。
她同学约1.65,穿了喇叭裤,身材很好,特别是屁股在紧身喇叭裤的包裹下,
感觉圆滑而富有弹性,绝对是美女级的。
到了菜市场,我一直距她们两三步的距离跟在後面,随便的看着东西。
她们买了点肉和桔子就回来了。在回来的路上,我听她同学说:「我看他不
错,别太苦了自己。」
回来後,我发现她同学的女儿回来了,炕上的书是小学四年级的。我跟她女
儿吃着桔子,随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我这人本来就不善言谈),她跟她同
学在外屋做饭聊天。
一会她进来了,我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就俯到她耳边小声问:「我回去还是
不回去啊?」(当时我怕她要不乐意,再晚了没车了,我又回不去,那不没劲了)
她说:「住下吧。」
我一听心里踏实了。
一会儿,饭做好了,蒸的米饭、炖的乾菜炖肉。她同学喊她女儿:「XXX
去叫你爸爸和你姑父吃饭!」
吃饭聊天的时候,她同学的老公说晚上正好打麻将。我心里就犯嘀咕了:
「要是打麻将她们黑我怎麽办啊?再说我也不太会打麻将啊。」就这样惴惴不安
的吃了一碗米饭就不吃了。
吃完饭後,她跟她同学一块收拾完,回到炕上,我用眼色示意她:「怎麽办
啊?」
她看懂了我的眼神,就对她同学说:「我给他找住的宾馆去了。」
我把烟摸出来放到炕上就跟她出来了。一出来,我的心情马上放松了下来,
我们一开始是并排走的,我想拉她的手,可她不让,说:「别让人家看见!」我
只好离开了她一点(当时我真不知道她为什麽会那样,可能是真的怕熟人看见,
可离他家25公里,又不是一个省的,盐池属於宁夏,能碰到熟人?)。
还好,走了不远,看到一家小宾馆,她站了下来,我说:「你等下,我进去
看看。」
我进去问登记处(就在门口里面的边上有个像岗亭一样隔出来的地方,登记
的是个约五十岁的男人),说有单间和标间,价格一样,都是八十;我回头看了
她一下,她就在外面等着,当时我的感觉很像我跟我老婆出去一样,我老婆也是
那样,我去问,她等着。
我向她招招手,让她进来,然後跟她说:「咱上去看看房间怎麽样,行就住
下。」我跟登记的说:「我们先上去看看啊。」就上去叫服务员开开了单间(其
实服务员年龄也很大了,我估计可能就是宾馆的老板娘)。
单间还算可以,设施很简单,一张大床,一个电视,一个普通卫生间,主要
是床铺看上去还乾净,所以就决定住下了。然後让服务员打壶水,我去下面正式
登记交钱。
等我登记交完钱回来的时候,我看见她跟老板娘(服务员)小声嘀咕了几句。
等老板娘走後,我把门一关,并将暖瓶放到了门口(开门就会碰倒暖瓶),
然後就上床抱着她亲吻了起来(老板娘一走,她就上床坐下了),她也不反抗,
只是唔唔了两声。
其实由於我近两个月没回家了,鸡巴早就硬得不行了。我猴急的脱了她跟我
的全身衣服,但等到脱她内裤的时候,发现她居然在内裤里装钱,但钱并不多,
可能也就一两百吧,我看到的就是五十的叠着,具体多少我才不管呢,我又不是
为钱来的。
我把她的衣服和钱放到一边,她仰躺着,我什麽都没想提枪就干了上去,激
烈的抽插起来,只感觉很兴奋、很爽,可只几分钟我就狂泻如注-缴械了。
射完後,感觉特没面子(我正常不是这样的,而且感觉好像她还没好呢)。
她起来看了看说:「你怎麽没给我戴套啊?」
我更感觉无地自容,低着头答非所问的弱弱的说:「因为我好长时间没做了,
所以……」(套?我压根就没想过)。
做完後她去卫生间洗了洗,回来後我也去洗(看来她的习惯跟我一样,做完
後要用清水洗一下)。因为她先洗的,等我洗完回来,她已穿好衣服。我也赶紧
穿了衣服,并穿上袜子(穿的时候我发现有一只露脚指头了),我穿衣服其实是
为了要出去买酒喝,我喜欢喝酒,再说在她同学家里由於不熟,肚子也欠点。
我跟她说:「我出去一下,买点东西。」
她说:「我跟你一块去。」
於是我们两人一块出去到一过街的超市,我买了两杯酒(就那种二两一杯的
白酒),两根火腿,两包榨菜。我看见她去了下买袜子的地方。
回到宾馆後,我问她:「我买了酒和火腿,你吃吗?」
她说:「我不吃,你很喜欢喝酒吗?」
我说:「我一般喜欢喝点。」
她问:「那你喜欢抽烟吗?」
我说:「我不喜欢抽烟,你喜欢抽烟?」
她说:「我原来抽过,现在不抽了。」(我发现她嚼口香糖,但确实没有烟
味)。
她还说,她抽烟是在他丈夫生病她陪他在西安住院的时候开始抽的,她一边
看报纸一边抽烟的姿势特优雅,有个主治医生看上她了,有事没事就找她聊天,
对他老公也特别照顾。
在说的过程中,她打开电视看电视,我打开一杯白酒和一根火腿,边喝边聊。
一会就喝完了,我喝酒很快的。
酒喝完了,我的兴趣也又来了,我关了电视,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闻她的
秀发,吻她的耳朵、脸峡,然後脱她的衣服。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任我摆布。
等全部脱完後,我现在才发现她的阴毛是标准的三角型,阴户显的很小,大
阴唇几乎没有,只有两片小阴唇,有点像蝴蝶,但又不是蝴蝶那麽大。
我吻着她的耳朵说:像你喜欢怎麽做?」
她说:像你喜欢怎麽做就怎麽做。」
我不再说话,搬开她的两条腿慢慢插了进去,她也把腿高高的举着配合我。
因为前面第一次太兴奋、太猴急,没有仔细体味,这次由於是第二次了,又
喝了酒,所以正常水准就发挥出来了。
我慢慢的插入,开始感觉很紧,有点插不进去的感觉,可等到龟头部分插进
了,整根肉棒很轻松的就进入了,而且感觉里面很空旷。
於是我展开了我自己习惯用的和知道的招式,先一下一下抽插,且下下到底,
我能感觉到确实插到子宫口了(由於她身材小巧瘦弱,聊天时她也说过,她小时
候就体弱多病,且我的鸡鸡勃起时约15厘米长)。且每抽插一次都有噗呲……
噗呲……像放屁的声音(抽时进气,插时出气,绝对真实)。
抽插一会後,我改为搅拌式(就是阴茎插入後不来回抽插,而是像磨盘一样,
屁股在外面转,阴茎在里面搅),龟头在小穴的最深处绕子宫口转来转去,时不
时能碰到节育环露在子宫口的小巴巴(具体我也不懂,但确实感觉到有个东西在
子宫口处,我还怕那小巴巴会戳伤我小弟弟,所以不敢硬戳她子宫口处,不然可
能真能插入她子宫)。
搅了大概二十分钟快要射的时候,我又把她翻过来,让她趴着极速的抽插了
约五分钟,整个做爱过程中她都叫的佷响,开始是「啊……啊……啊……」做到
高潮时喊:「我的小逼被你操烂了,使劲操,啊……啊……」
随着她的喊声,第二股浓浓的精液射入了她的体内,她也浑身一颤,像是晕
眩了过去,身子慢慢松弛了下来,整个过程持续了约40分钟。
我也感觉很累了,然後她翻过身来靠在床头上,我躺在她怀里,感觉特别温
馨。正想互相拥着睡觉的时候,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我看了看电话号码,不熟悉,
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接了。
对方是女的:「喂……XXX(我网友的名字)在吗?」
我一听就是她同学的声音,我很平静的说:「你好,她没事,她回家了。」
然後,我们相视一笑,就这样相互拥着睡了。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都快7点了,我还躺在她怀里,但她已经醒了。
她见我醒了,亲了我一下,并说她昨天晚上听见隔壁也有人在做爱。她说的
时候,我的鸡鸡正硬着呢(早上一般性欲更好),我一下把她抱下来,边亲吻
(她口里没有什麽特别的味道)边把鸡鸡捅入她的小穴,她也配合的用腿夹住我
的腰。就这样什麽九浅一深,连摇加摆的做了大约一个小时,最後双双做得是汗
流浃背,但也回味无穷,爆爽!
(绝对不吹,不信的朋友可以试试,要想作爱时间长,要不就是根据自己的
酒量适当喝点酒,阳萎的不算哈,阳萎的不喝酒都硬不起来,要再喝了酒那就更
成烂面条了。要不就趁早上早勃,那是自然反映,敏感度低,所以坚持时间长)
做完後,我不经意的看见床单上有痕迹并有点滴血色。我们各自简单洗了一
下,依然是她先洗,等我洗完穿衣服的时候,她把一双袜子(是一双白色的,梦
特娇牌的,虽然穿着显小了点,我的脚大,但到现在我仍然留着)递给我说:
「穿这双吧,你那双破了。」
下去退完房後,她说她回她同学家的路不熟,让我送她过去。
好在我来的时候特意记了来回的路线,我把她送到她同学的家门口,刚要说:
那我回去了。她说:「你等一下。」然後就进她同学家了,一会提了一盒点心递
给我,是人民大会堂专供的(她不是不熟悉她同学家,是她有意要送我点心)。
真是个细心、有母爱而又可珍、可爱的女人!
後来我们又做过好多次,在盐池这家小宾馆做过两次,在我工作的城市做过
两次,在定边做过一次,在银川做过一次,每次都是一见面住下就先干一炮,完
了出来吃饭,吃完饭回宾馆睡觉前再来一炮,早上起来再来一炮。
後来她还告诉我,我不如他老公长的帅,但不知道为什麽却喜欢跟我疯狂的
做爱。她还给我口交过,给我洗过脚,这些我老婆都从来没有给我做过。还送给
我过酒,给我老婆买过毛衣,还特别叮嘱我一定将毛衣带给我老婆。
那段时间她说她同事都说她气色好多了。我2005年三月我要调走的前一
天,她还特意来送我,那天我吻遍了她的全身。我买了个玛瑙手镯送给她做纪念,
送她上车回去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哭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