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V上的口暴

“礼物?!”萍姐漂亮的圆眼睛睁得颇大,闪烁期待的光辉。

“我特地载你回家,除了跟你解释这件事,还有呢,我要送你一件小礼物。”我郑重其事地说道,从后排座椅取了一只设计精美的土豪金纸袋,“亲爱的阿姨,按你的胸部尺码购买的内衣,36D,我看你总穿健康内裤,像你这么美丽性感的女人,衣柜里没有几套性感内衣、情趣内衣,怎么说得过去呢?!”

萍姐满脸通红,激动之余接过我的礼物:“哎呀,浪费钱买这个做什么,阿姨一把年纪了……一定很贵吧!”

我搂过她已有些许细纹的颈项,吻了吻她的小嘴,唇划过她的红扑扑的脸颊,凑近耳际温柔地说道:“亲爱的阿姨,我不嫌弃你年纪大就行啦!你看,兼职的事情我帮你搞定了,又送你小礼物,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她的呼吸状态有点儿微妙:“嗯……呵……那个还没干净,再等几天好吗?”

同样,我的心跳加快,却慢悠悠地说出我邪恶的欲求:“我想要你像楚雨桐帮闫经理那样,吃我的大~鸡~巴~!”

实施要挟计划的动力,很大程度上说,来自我对萍姐无穷无尽的性好奇,她成熟丰腴的身子太吸引我了,还有许许多多值得探究的奥秘,譬如她那对饱含母性的丰乳。以及她蕴含的中年熟妇独有的那种娇媚气质,至少现阶段,她甚至比青春靓丽的Cici和表面端庄、内心淫野的Rainy姐更吸引我。

“死人头,讨厌……”萍姐推开我,“那种事怎么做啊,我从来没有做过的,连我老公的鸡巴我都……”

她马上意识到当着我面讨论她老公的话题显然是个错误:“那个,去我家吗?我儿子这会儿应该在家里,也不方便……”

我冲她眨眨眼:“亲爱的阿姨,咱们后排滴干活……”

萍姐顺从地紧跟我进入SUV的后排座位,她脸颊的红晕惹人喜爱,眉头微皱道:“万一被小区的人看见还怎么做人呐?!”

“别担心,你趴我腿上挡住鸡巴,谁闲的蛋疼监视小区里面停的汽车啊?摄像头只能拍到前排,后排安全着呢!”其实我泊车时仔细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停车位的后侧种植了大量灌木,将后档玻璃遮得严严实实,宛若天然窗幕。我的SUV两侧又各停了一辆轿车,下班时分赶路回家的人居多,隐蔽性还算高。

我俩分别占了后排座位的左右角。萍姐扭捏地脱掉淡灰色外套,身子凑近道:“羞人呢,汽车里面弄还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嘿嘿!”我一手搂过她的腰肢,另一只色手顺势攀向她的丰满。她今天套了件印花白底T恤,衣摆塞入粗布牛仔裤,因此胸部的那圈儿整个勒紧,比平时看着更鼓鼓胀胀,这两团饱满几乎要将薄薄的T恤顶爆,为了掩盖胸罩轮廓的痕迹,才搭配修身款外套。我色手隔着T恤和胸罩揉捏她的大奶子,所及之地,混合软糯和弹性,触感真棒啊!

“嗯……嗯……抓紧时间……别东摸西摸的……”萍姐漂亮脸蛋更红了,小手探向我的裆部,“啊?没变大么……”

“亲爱的阿姨,请用你的嘴巴帮他变大吧。”我除了想让萍姐帮我口交,还想最后爆发进她的小嘴里。

她扯开我西裤的拉链,像掏小鸡般拎出我那根尚未充血勃起的黝黑男根,一只小手捂着口鼻说道:“你们男人一天跑多少次厕所啊,臭鸡巴臭死了,上完厕所为什么不擦呢?!”

歪理邪说,哪个男人尿完了需要像女人一样拿纸巾擦的?必须承认,车厢里确实弥漫着我肉茎散发出的“男人味”。据说,男女之间寻求配偶时(仅限夫妻,非纯肉体关系),会通过身体的气味锁定另一半,而这种气味就是各自性器官散发出的,如果确认过气味,那就是对的人。

但萍姐嫌弃我的味道,她含混地说着讨厌之类的家乡话,从她随身的黑挎包找出一袋湿巾纸:“先擦干净再说,啧啧……”

湿巾纸有股柠檬清香,覆盖住我好似扶不上墙的肉茎慢慢地擦拭。冰凉湿滑的感觉压制了我腿档间小小的火苗,但萍姐擦拭肉茎就像她平时做保洁一样,认真仔细够力度,拉开外圈皱皮,湿纸巾由龟头开始,途经龟冠和茎杆,最后至囊袋,连周围那些黑毛都没放过,整整清理了两三遍才罢手。轻微的刺激让肉茎的核心脉络生机勃勃,待她忙活完后,肉茎抛弃乏力的模样,皱皮向下翻掀,龟头半软半硬,长势喜人。

“要么我帮你打飞机吧?”萍姐眯眼假笑,试探性地问道。她粗糙生茧的五指姑娘抢先握住肉茎,有意无意地撸了好几下,投机取巧的图谋十分明显。

“亲爱的阿姨,打飞机玩过了。你第一次吃男人的鸡巴,权当帮你的小嘴开苞,完事了我给你微信发个大红包。”我强忍萍姐撸套时的条件反射,让肉茎艰难地保持待机状态,硬任务必须交给她的小嘴去完成。

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松开肉茎:“哼!死人头,你把阿姨当什么人了,你说这种话,我可生气啦!”

“好吧,是我错了,咱俩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谈钱伤感情。”我真怕惹怒萍姐,伤及她的自尊,一气之下甩开车门回家,把露出肉茎的我留在这儿,那时真叫哑巴吃黄连。女人的心,天上的云,这句话任何年龄段的女人皆适用。

“帮你吃,帮你吃,好了吧!看在你对我还挺有心的份上。先说好哦,想射的话要告诉我。”

我诚恳地点点头,先稳住她再说。

萍姐的表情就像准备尝试某种难吃的食物,身子几乎趴在后排座椅上,小手把握肉茎,轻轻地啄了啄我的龟头,啄也好,亲也罢,总之轻的没啥感觉,龟头可能附带碰了她的鼻尖,她条件反射般撤回脑袋。

我有些焦躁,肉茎急迫地要求长大:“亲爱的阿姨……”

她重新凑近,小嘴微启略张,这次含入半颗龟头。我的龟头一半被她吃进嘴里,那部分湿湿热热;另一半还露在外面,干燥阴凉残留。她用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舔那含入的一小部分的顶端,好像猫咪舔毛,就这样一直舔着,痒丝丝的感觉促使我挺了挺肉茎。火苗如同煤气灶打火般瞬间点燃,但我渴望更多,我要把整根肉茎干入萍姐的小嘴。

“哦……亲爱的阿姨……深一点好吗……这样……我难受……吃深一点……哦……”这话通常是女人才说的,我费力地掀抬屁股,挺直腰杆,想要化被动为主动,去彻底占领她的小嘴。

“嗯……”萍姐无法说话,但眼神足够犀利,用鼻尖呵止住我的野蛮冲动,然后乖巧地张大小嘴,脑袋忽地低探。终于,我的龟头整颗没入,同样湿湿热热的环境,这种感受与肏屄对比区别明显。征服女人就是这样,女人愿意让你肏屄,却未必愿意帮你口交,有时候,口交带来的心理慰藉,要胜过生理方面,尤其这方面缺乏经验的女人。

“哦……”我长吁一口气,肉茎开始勃勃弹跳,欲火隆隆蹿升,逐渐呈现出燎原之势。

轮到萍姐难受了,肉茎跳舞活像条大泥鳅,她第一次帮人口,经验等于零蛋,小嘴的活动原本就比较僵硬,“泥鳅”弹跳乱钻,由细及粗,由短转长,她却阻止无门,只能发出“嗯……嗯……”的闷哼,失措间将这条“泥鳅”完全吐掉。

“呵……呵……不行……阿姨做不好……”她愁眉苦脸嘟着嘴,究竟是对自己的技巧表示失望,还是反感帮我口交呢?
 勉强完成了对萍姐小嘴的初步开苞,之后按照常理需要提供一段缓冲期,虽说没跟处女做过,但据说破处后还要给女方一些安慰。我鼓励道:“亲爱的阿姨,我觉得挺舒服啊!雪糕、棒棒糖你总吃过吧,一样的道理,最简单的技巧就是模仿打飞机,用你的小嘴代替手撸套我的鸡巴。”

      我用手示意她,其实最笨的方法就是生撸硬套,具体落实使用哪个部位撸套,就以此命名,比如,用嘴就叫“口交”,用奶子就叫“乳交”,至于套路之外的各种技巧花活,高低水平因人而异。

      鼓励归鼓励,必须承认,我内心深处依旧羡慕闫经理,Rainy姐的嘴上功夫肯定比萍姐厉害,若是Rainy姐堪称“吃鸡”高手,萍姐顶多算菜逼小白,但口交技术这种事,我想除了Rainy姐以外,最有发言权的就属日本AV影片的女优们了。当然,向Rainy姐讨教口技纯属天方夜谭,找机会让萍姐看看日本AV小电影,透过屏幕跟女优们学习“吃鸡”经验,相对而言还比较实际。

      萍姐虽然满脸嫌弃地低头沉默,但最后依旧自觉自愿地吞进整颗龟头,舌尖儿抵住龟头顶端打转转。总算渐入佳境了,湿热的小嘴包含,嫩滑的舌尖舔舐,被她挑逗的那部分酥酥麻麻,竟带着一丝丝莫名的酸爽。虽然我是第一次享受女人的口舌服务,但我想这种感觉应该是对的。

      “哦……对……舒服……亲爱的阿姨……这才对嘛……哦……舔龟头……哦……”龟头顶端薄膜状的表面充血撑开后特别敏感,外加躲在车后排担心被人发现的紧张心情,助燃我腹中的那股欲焰,导致肉茎迅速膨大。萍姐的小嘴儿估计要吃苦头了,也许被我暴涨的肉茎撑破嘴角,要是再弄出点儿血,倒很契合开苞的意境。

      “嗯……嗯……”萍姐的小嘴越塞越满,发声都费劲,五指姑娘顺其自然地握住还没挺进她口中的茎杆。事实上,随着肉茎的稳步膨胀,茎杆裸露在外的那一截也逐渐变得很长,表皮的条条蓝紫色青筋愈发凸显。

      我的肉茎越来越粗,越来越硬,粗硬得都有些疼了。萍姐虽说缺乏实战经验,但正如她做平时保洁似的,认真勤快,她大概注意到我肉茎的尺寸变化,相应的,舌尖儿越舔越积极。

      “滋……滋……滋……滋……”这正是那天Rainy姐帮闫经理在楼顶天台口交时发出的声音。

      我努力回忆那些AV女优帮男主口的桥段,包括前几天的晚间,Rainy姐和闫经理在办公楼顶层天台偷情的那一幕。其实我和萍姐最佳的体位应该是我站立,她蹲着帮我口。这种姿态,男人高大伟岸,女人乖巧顺从,坚实的阳物与柔弱的娇唇针锋相对,又互补契合,征服感一定更为强烈,口交的同时再配合萍姐那对圆圆的妙眼,作出骚媚撩人的神情,也许有的女人本性就骚媚入骨,分分钟催人放弃抵抗,被她缴了武器。我环顾四周,汽车后排空间狭小,估计转身都困难,这种想法只得留待下次再实践。

      “哦……多吃点……吃深一点……”我持续鼓励她,人要懂得知足常乐,至少萍姐愿意吃我的肉茎,听说很多女人连自己老公的话儿都嫌脏,从未帮她的男人口过呢。

      正当我乐在其中的时候,萍姐突然吐出肉茎,开始咳嗽,“咳……咳……”,然后慌乱地取了湿巾纸,往上吐着什么,一边吐一边埋怨道:“呸……你……你没尿干净吗……呸……什么东西弄进我嘴里啊……味道还是咸的……恶心死了……呸……呸……”

      “亲爱的阿姨,那是我的前列腺液,肏屄过程中润滑用的,就像你的淫水,你们女人被男人碰了,屄屄一样会冒淫水。男人的润滑液就叫前列腺液!”我竟然为这位“过来人”搞起了科普,萍姐真是傻得可爱呢!毕竟她只能靠嘴巴感受,如果打飞机或许可以注意到马眼口析出的这种分泌物。

      她擦干净的小嘴红艳诱人,抽了新的湿巾纸抹去浮于马眼口的一小滴透明前列腺液。我乘机调整坐姿,背脊由车门转移到后排靠垫:“阿姨,你趴在我大腿上,这样咱俩应该都能舒服点儿?”

      萍姐眉头皱了皱问道:“还吃啊?”

      我点点头:“你再磨磨蹭蹭,我这位小兄弟可又要缩回去喽!”

      她无可奈何地爬过来,肉感十足的身子蜷缩成团状,肥大的屁股高高撅起,胸口那处丰满恰好紧贴我的大腿,手握肉茎先撸套几下热热身。这次她倒是很乖巧,一言不发地含入龟头,红艳的唇瓣夹紧龟头冠下沿,舌尖儿灵巧地围着马眼绕圈,但感觉得到她尽量躲着马眼,动作比刚才又娴熟了一些,酥麻的感觉从龟头顶部再度传来。

      我整个人瘫躺在后排座椅上,闭上眼睛细细体会萍姐滑嫩舌尖的殷勤服务。这样的姿势,她就像一只温顺的母猫,趴在我的大腿上,非常适合动手动脚。我的色手伸向她的后背,隔着T恤轻柔地爱抚她丰腴的身子,可惜她若是一丝不挂就更完美了,圆润白净光溜溜的身子,成熟的女人真够味啊!大脑中开始意淫她裸体的同时,龟头在萍姐的嘴里如同童话故事里的豆茎迅速震颤、生长、膨胀……

      “嗯……嗯……死人头……鸡巴变好大呢……嘴巴都吃酸了……”她吐出肉茎,说完一句话立即又吞入,“嗯……嗯……滋……滋……”

      “亲爱的阿姨……谁叫你这么性感呢……啧啧……屁股又大又肥……”我五指张开,揉搓着她湖蓝色牛仔裤里面肥大的屁股蛋子,好想伸进牛仔裤捏个够!于是,我拉扯她T恤的衣摆,牛仔裤的腰带非常紧,衣摆非常艰难地摆脱了牛仔裤,但想把色手插进牛仔裤的腰部缝隙可没那么容易。

      “嗯……嗯……你……要干嘛……”萍姐低吼道,“跟你说了没到日子……猴急什么呢……再瞎折腾我走了……”

      “那你裤子松松……让我摸摸呗……就摸摸屁股……嘿嘿……拜托阿姨多吃点……吃深一点……可以用嘴套鸡巴……”我以商量的口吻说道,肉茎急需泻火,关键阶段可别得罪萍姐。

      “小色鬼……真讨厌……”她娇嗔道,腾手解开牛仔裤的皮带和拉锁。

      我的色爪迫不及待地插进牛仔裤豁然宽阔的缝隙,插进她最爱穿的肉色棉质健康内裤,萍姐的屁股蛋子虽然缺乏她胸脯的那种有趣的弹性,她好歹四十多岁了,总难免有点儿松垮,但却软绵绵两团美肉,足够肥硕。俗话说,屁股大的女人好生养,容易怀上大胖小子。难怪萍姐生儿子呢?都是拜这两瓣大屁股蛋子所赐。

      当我亵玩萍姐大屁股的时候,她的口交技术也提升明显,正利用嘴唇包夹茎杆做撸套的动作,如此这般,我的肉茎一会儿被吃得很深,龟头直抵她的喉头,一会又被释放,茎杆粘着唾津全部撤离,还真像她勤劳粗糙的五指姑娘帮我打飞机。由于加入了纯天然的润滑剂——萍姐黏黏的口水,相对而言,小嘴“吃鸡”比小手打飞机更顺滑。很快我的肉茎就被她的口水完全打湿了,她的口水量多而且温黏,顺着茎杆滑向尽头连接的囊袋,连根部的黑毛都有种湿湿凉凉的感觉。

      “哗啦……哗啦……”萍姐的动作看似笨拙,而且节奏混乱,但胜在幅度足矣,脑袋一上一下,小嘴包着茎杆,含着龟头,吞吞吐吐。

      “哦……亲爱的阿姨……我的鸡巴……好吃吗……比雪糕、棒棒糖好吃吧……嘶……以后……你大姨妈跑来串门……就请用你的……小嘴满足我……嘶……嘶”我浑身肌肉绷紧,挺直那柄呈现高炮状的肉茎,萍姐的小嘴服侍得我淫火熊熊,大脑意识徘徊于积满欲望的闸口,一旦松懈,高潮的快感将伴随精华夺门而出。

      “嗯……嗯……”她肯定被我即将勃发到极致的滚烫炮管撑得口腔生疼,嘴角欲裂。

      我的色手反复用力捏揉她的大屁股蛋子,掐她的臀肉,指尖甚至陷入她的神秘臀沟,紧贴她菊门周边的皮肤滑动,那处长了几根毛毛,可以撩撩耍耍。期间好几次冲动打算摸向她月事未消的“禁地”,最后还是想起萍姐的那些话,忍忍吧。顺带一提,对于女人的后庭菊穴我并非排斥,却还是忌惮三分的,如果条件成熟,清理得当,才考虑肛交这种事。

      “嗯……呵……呵……”萍姐停下提醒道,“快要射的话……你就拍拍我的屁股……千万别射在我嘴里……我嫌脏……”

      “亲爱的阿姨……我尽量……”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今天除了给萍姐的小嘴儿开苞,第二个目的自然是达成口爆,精华必须尽数泄入她的小嘴里去。

      萍姐继续埋头苦干,她尝试手和嘴共同作业,舌尖儿猛舔龟头,这会儿来了兴致连马眼都不放过,估计我的前列腺液没少吃,小嘴负责包夹茎杆裸露的上半截,左手的五指姑娘撸套皱皮翻卷的下半截,右手轻轻地按摩囊袋,可以说,把她现学现卖的嘴上功夫发挥到了极致。由于她提高了速度和力度,好像座椅还是车身都微微震动。

      我的指头深深地掐着萍姐的大屁股蛋子,肉茎胀得几近断裂,那种极端膨胀,极端昂扬,在电光火石间拉开欲望的闸门。萍姐突然意识到我快爆发了,她本打算提前摆脱巨炮的轰击,但我的另一只手压迫她的脑袋,她的首尾两部分——脑袋和屁股因为承受我爆发前的某种蛮力,身子根本无法动弹。

      “哦……”我射了!萍姐没有挣脱机会,只得被动地接受我强有力的连续爆发,品尝我积蓄了好几天的浓稠精华。我把萍姐觉得脏,觉得恶心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地射进她的喉咙深处,一滴不剩,这种征服她小嘴的快感甭提有多棒了!

      如果有女人愿意接受你的精华,你的味道,请务必试试。

      爆发完后,我身上那股蛮力也荡然无存,阿姨哼哼着乘机迅速挣脱爬起,她嘴里含着我最近积蓄的全部精华,像没头苍蝇似地寻找那包拆开的湿巾纸。

      “呸……死人头……叫你要射的时候拍我的屁股……呸……你……怎么这么坏呐……呸……还压着我……压的我疼死啦……你早就想好了对吗……要弄在我嘴里对吗……呸……死人头……”她生怕没完全吐干净,足足废弃掉两张湿巾纸。

      萍姐捏着纸巾的手高高扬起想揍我一顿,手挥到半空中,只瞪了我一眼,转移方向改成帮我清理萎缩的肉茎。

      我勾过她的绵腰,将她搂入怀抱,亲吻着萍姐白里透红的脸颊:“亲爱的阿姨,别生气嘛!这可是高级美容营养品,你全部吐光了多浪费啊!”

      “还高级美容营养品?你刚射出来那会儿,有一点点被我咽了,味道好恶心的!”她那对圆眼睛狠狠地盯着我,“你们男人的鸡巴平时要小便的,多脏啊,我天天打扫厕所,有的人哦,连马桶都不冲的!看上去平时倒都人模人样。”

      我却真心实意地凝望着她说道:“谢谢你,亲爱的阿姨,我憋了好久,今天终于痛快了。”

      说罢,我的嘴凑近欲亲吻她红艳艳的娇唇,她伸手阻挡道:“你忘了啊,我刚吃过你的臭鸡巴……你不嫌弃脏,我还嫌脏呢!”

      算了吧,既然萍姐作为保洁员的洁癖发作,还是顺着她比较好。

      她突然想到什么,尖叫一声,身子像个侠女般往后弹出,飞快地整理好牛仔裤,披上浅灰色的外套:“哎呀,完了,完了!都是你个死人头,我还没给儿子做饭呢,就是陪你瞎折腾搞的,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我掏出苹果手机:“我帮你们母子俩叫个外卖吧,半个小时就能送来,现在赶回家做饭应该也晚了。”

      “那我也要回家了,小色鬼,明天见!”萍姐拿上黑色的皮包和我送她的性感内衣,她关闭车门前朝我甜甜地微笑,“谢谢你哦,点外卖还送我礼物,回头找机会我请你吃饭。”

      萍姐质朴的话语竟让我无言以对,我做这些并非想让她请客吃饭,而是贪图她熟女的肉体和韵味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