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运的巧妙经历

仲夏的清晨,吹送着徐徐的微风,显得凉爽。很难想像,几个小时之后,急速上升的气温,会将城市带置到32度以上。台北市,就是个明显的例子。
六点钟的第一班捷运,通常都是载运着提早出门的上班族或是离学校较远的学生们。而今天,却有个异样的人出现在其中。
蕾丝头饰、白围裙、樱花色连身裙,以及白短袜配上黑皮鞋,一套宅男们梦想的女僕装扮,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站台边。而这套服饰的主人,也是个身材娇小的罗莉,更引起不少人的眼神关注。
不过,身旁的两位壮汉,打消了不少人想靠近的念头。烈顶着三公分平头,嘴上刁根烟,惺忪的睡眼,让人有种压迫感。另一个,则是昨夜整晚都坐在电视机前的中古。別看他一米九的身高,百零四公斤的体重,还有乱翘的卷髮。他的工作,可是月入数十万的专业摄影师。他不时拿着单眼相机,不停的拍摄,一副闲人勿近的模样。
捷运到来,三个人随后上车,烈和中古一上车就开始找寻附近的椅子坐下。反倒是晓秋,独自一个人低着头拉着吊环。
「你瞧。附近的所有人,都再注视着你。」晓秋的耳朵忽然冒出这一句话。声音的来源是个崁在晓秋耳上的黑色微型麦克风,这是方便下指令特別装上去的。
「好丢脸喔……」晓秋喃喃地说道。此刻的她,很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除了她一身的女僕服外,里面可是什么东西也沒有。肤色的轻薄软埝黏贴在她各处的敏感带上,但还是掩饰不了他凸起的两粒小红豆。粉红色的小裂缝,四周沒有一丝杂草,完完全全的呈现出来。最令她羞耻的,还是腰上挂的点滴带子,细细的导管,将红色的液体,导入到淡褐色的肛门里。
「开始啰。」烈按下了手中的开关,将飞梭移动到「四」的位置上。
晓秋身体骤然一震,接着酥麻的电流袭击全身,最先有感觉的是液体一点一滴流进她的直肠。火辣、刺激,以及不适应。
(嗯嗯……好刺激喔……)
随着液体流进的速度加快,火辣感更剧烈,开始有了疼痛的讯号传入她的脑中。各处的敏感带也有麻麻的挑逗感。
三十秒……一分钟……两分半……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传达的感觉逐渐变强。肛门的灼辣和疼痛感,以及排泄的渴望充斥着她的脑袋。各处的麻痺感开始转变淫慾的快感,体温渐渐升高,皮肤浮着嫣红。先早涂抹在阴道内侧的大量催情药膏也慢慢发挥着其功效,慾望之火一点一点地腐蚀她。
(……我怎么会有快感呢……好羞耻喔……好多人都看着我……)
身理心理两种不同的感受在她体内纠缠着。贝壳般的银牙紧咬,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却阻止不了口水从嘴角溢出。胸前的两粒粉嫩小乳头,不争气地变硬变挺,从女铺装外侧也可以清晰看见凸起的模样。粉红色小裂缝也渗出浪骚的透明汁液出来,闪耀着晶莹的光采。晓秋不断把身体卷屈着,双只腿拼命地夹紧,左手压在私处上,唯一的支撑只有她右手紧握的拉环。
「那个女生怎么了啊?」
「不舒服吗?」
「她样子有点古怪耶?」
「你看他左手放在『那个』地方,该不会是……」
周围的乘客们窃窃私语着,有些人开始假装不经意,做出小动作。这时,中古站起来,拿起相机向众人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要进行拍摄的工作。请不要靠近过来。」
话一出口,人群骚动起来。人群并沒有这样就散去,反而是不断靠近着,围成个圆圈在外围观望着。
(不要……不要看啦……这样……我会受不了的……)周围的注视,让晓秋有股被视姦的莫名兴奋感,爱液疯狂地分泌,从紧闭的小裂缝宣洩出来,流到整个大腿都是,有些更顺着银丝滴到地板上。
每经过一站,上车的人逐渐变多,观望的人潮也愈大,开始有些推挤,其中以男性学生佔绝大多数。这时期的男生,处于青春期着状态,看到这样的场景,不免心痒痒的。有的不断地吞嚥口水,有的则是盡力睁大双眼想把看到的一切收进眼底,还有一些,偷偷摸摸用手在自己高挺的地方,上下摩擦着。
旁边,还有一些人表情虽然是不悦,不过双眼仍是注视的同一个方向,静默地欣赏这场活春宫。
「哎呀!」晓秋轻叫了出来,满脸胀红,散发着浓郁的芬芳,右手紧紧的抓住吊环。一场高潮,即将爆发!顿时间,小穴强烈地收缩着,「噗滋噗滋」喷出一波波水液,溅洒车厢的地板上。随后晓秋软了下来,跪坐在地面上抽蓄着,享受着高潮的剎那。
「喂!你们在做什么啊?这里是公共场合耶!」一个穿着警卫制服的大声斥骂着。从另一头的车厢,奔跑过来。
这时,捷运的车门发出关闭的声响。中古和烈两人,很有默契,各自拉着晓秋的左右手臂,逃离现场。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