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熟女的自述

月光淡淡的洒进屋内,床上的男人伴着轻轻的呼噜声睡得正熟。而在卧室外间的厕所里,一个约莫快四十左右的成熟女人正一只手攀在墙上,另一只手绕到翘起的大屁股后缓缓的撩开睡裙露出满月般的弧线。灵巧的手指像是故意挑逗似的用一种奇妙的节奏抚过还算细嫩的臀肉,慢慢扒开自己的股间,提前已经脱掉了内裤,现在的臀缝中一片淫靡的水光,就连那满是褶皱的屁眼上也反射出动人的晶亮。

熟妇的手指探入其中那抹紫黑的缝隙,微微的插入,口中发出一声轻轻的吟叫,她偏过头,对着身后洗手台上摆放好的手机屏幕,一脸淫荡的将刚刚从胯间抽回的手指含入艳红的唇间,一条小舌微微的吐露。泛红的脸上荡起一丝淫笑,眼里冒着异样的光彩扫向手机屏幕上那根越发粗壮的肉棒,饥渴从心底蔓延,让她不自禁的喉头耸动咽下口中那点来自于自己肉缝里的腥臊。

我叫吴月华,就是刚刚那个看着男人粗大鸡巴而吃下自己淫水的骚货。而在几个月前,我还是一名温婉贤淑的良家人妻,有着一个爱着自己的丈夫和活泼可爱的女儿。

早些年,我和丈夫王海在同一家工厂做工,虽然工作很累,但也算过的充实。后来女儿出生了,婆婆没能抱成孙子,这让传统的他们有些难以接受,所以渐渐的也对我有了些冷言冷语。好在丈夫疼惜我,女儿在懂事后也很乖巧,这让我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幸福的女人。可惜,随着经融危机的到来,厂子没能扛住倒闭了,我和丈夫也就被迫下岗。原本,我们是准备再去远一点的地方打工的,可是因为公婆的不善,我不放心将女儿交给他们,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和丈夫在城市的郊区一个还算风景点的地方开了家农家乐。

丈夫王海是个苦出身,这也造就了他踏实勤劳的性格。在他的努力下,我们的农家乐有了自己的果园和池塘,除了可以接待游人以外还可以外销一些水果和鱼。就这样,我们的生活渐渐变得富足。原本,这应该是让人高兴的事情,然而在我三十六岁那年,王海在果园里摔伤了腰,经过治疗后,虽然身体活动已经无碍,但在夫妻生活上却丧失了以往的勇猛,不仅动作幅度变得很小而且耐力也大不如从前。

从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渴望性爱的女人,就算在床上也多半是配合丈夫发泄他的欲望,也是犒劳他的努力。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随着每一次的草草结束。我渐渐发现,我原来的想法是有多么的荒谬。或者说,正是因为丈夫往日的强壮,掩盖了我自己对于自己内心渴望的探索和追求。

人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以前一直是不信的。甚至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活力的衰退,性欲这回事应该是越来越低。但现在我不得不信,事实无情的揭穿了我虚伪的念头,胯下那磨人的瘙痒和空虚经常会突如其来的提醒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渴望被插入被男人疼爱的女人。而这一切,现在的丈夫已经给予不了,当他每一次愧疚的从我肉穴里抽出本就不怎么硬挺的鸡巴时,我还得小心翼翼的装出满足的样子来安慰他。然后又在他熟睡后疯狂的搓弄自己浓密的阴毛,用手指快速的进出那本该被强壮男性所去抚慰和征服的阴道。

是的,我开始学会了自慰,而且越来越是频繁。丈夫带给我的好生活除了安稳的日子以外还有越发健康的身体。而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往往代表着她随时可以接受男人的插入,并且需求一根粗壮雄伟的阳物所带来的欢愉。既然王海已经给不了这些,那我就只能自己去满足自己。只是在每一次自慰所带来的的高潮背后是更加难耐的空虚。

对于丈夫,我是愧疚的,尤其是前几次自慰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一种背叛。一种对我和他爱的亵渎。尤其是我现在的生活,大半都是他的功劳。而我却因为他给与的安定开始胡思乱想,甚至有好几次自慰的时候我想的都是别的男人,有以前工作的同事,也有来这里玩乐的游客。想着他们挺着比自己丈夫硬挺的鸡巴蛮横的闯入我的肉穴,用猛烈的抽插来让我发出高潮的淫叫,并且肆无忌惮的在我的阴道里涂抹上印记。这种下流的构想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下贱的女人,一个不知道珍惜丈夫带来的好生活,不知道感恩他的给与,反而在脑海中不停给他戴上绿帽子的无耻贱妇。

可是奇怪的是,我越是把自己想的下贱,那潜藏的欲望就越发的蓬勃。常常在午夜里像一团幽暗的火焰一样灼烧着我的下体我的乳头,我身上一切最为敏感的地方。每当这个时候,我不得不蜷缩起身子,咬紧牙关,生怕从嘴里漏出一丝的低吼,那种雌兽发情时迫切需要交配的嘶吼。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忍不住让别的男人爬上我的身子,在我身上享受我丈夫都可能没有尝试过的热情。于是我开始尽量避免接触人群,找着各种借口躲在厨房或者楼上,只有人少的时候才会走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丈夫是个迟钝的人,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我的改变,后来偶尔问过那么一次,我只说自己招待客人有些烦了。王海很体贴我,他就像从前我们新婚燕尔时一样由着我的任性,况且现在我们也请了几个乡亲帮忙,他也甘愿让我去享受他带来的休闲和惬意,这对他的努力来说是一种奖赏。只是憨厚的丈夫并不知道他的妻子内心里那龌龊阴暗的念头。

原本,我想再这样过几年,或许我自己也会慢慢平静下来,或许我只是不适应丈夫性能力由盛而衰得这个过程。可是在那一天,我本就脆弱的防卫终于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彻底崩碎。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周末,因为这几天特别热,所以来的客人不多,只有几个大学生和两对中年夫妻。傍晚,原本内心就躁动不安的我在这炎热的天气下更是难以心安,所以这几日我都会在这个时间段出去走走散散心。

之前说过,老公弄了个养鱼得池塘,水气和着周边的林荫在这炎热的傍晚显得很是凉爽。这也是我最爱去溜达的地方之一。今天,我和往日一样走到了那颗歪脖树下,老公知道我爱去这里,于是用大石给我做了一个可以歇脚纳凉的地方。我刚刚坐下,就听到鱼塘里有什么动静,虽说到现在还没有过偷鱼的事情发生,但作为女主人我还是觉得应该去看上一眼。谁知我刚从林下探出头,一具男性裸露的上半身便陡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那一刻,我的心脏仿佛漏掉了一拍。那身体是那样的年轻,借着落日的余晖,充斥着健康与活力。胸肌饱满结实,腹部只露出一半,却已经能看到迷人的线条。我感觉我的呼吸瞬间急促了许多,一只手不自觉的捂住了我丰满的胸上,口中一阵阵干渴,就像那鱼塘中的鱼,迫切的想要吞咽下什么。

我知道我不该继续看下去,可是我却怎么也扭不过头,对于我这样久旷不满的妇人来讲,那具年轻的男性裸躯就像是最猛烈的春药一样让我头晕目眩。随着胯间一股温热,我只觉得一阵无力就那么茫然的倒了下去,让我羞耻的是,就连我倒下去的瞬间,我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那男人的身上。

被惊动了的雄性先是举头张望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游上岸。他只穿了一条湿淋淋的内裤大步踏了过来。随着他的步伐,已经完全贴身的内裤将他的下体完整的勾勒在我的眼中。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坨昭示着他的成熟,也昭示着他的强壮,并且在他主人的动作下微微的晃动着,一直晃动到了我麻痒的心头。

这臭小子,怎么不先穿上衣服呢!我一边虚伪的在心里骂着,一边却贪婪的注视着那越来越靠近的身影,臀胯间那抹湿热感越来越强,如果不是我还模糊的记得自己是个人妻,是个有丈夫疼爱的女人,我想我会忍不住就那么扭转过身子高高的冲着靠近的男人撅起肥硕的屁股,不知羞耻的捞起自己的裙摆用最为饥渴的呻吟诱惑他将内裤里藏着的那团玩意全部塞进我的身体。可惜我不能,我还做不到那样的下贱,然而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却忘了回避自己的眼神,让那个男人在蹲下来的瞬间犹豫后忽然读懂了什么似的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老板娘,你怎么了?”年轻雄性低沉的声音唤回了我的灵魂,为了掩盖自己羞耻的一面我只好谎称身体不适。现在我已经看清他是谁了,就是今天来这里玩乐的大学生之一。为了避免自己身体的冲动,我已经减少了和这些客人接触的时间,不过他我还是记得,因为这孩子虽然谈不上多帅,但身材高大强健,在几个学生中特别引人注意。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叫张强,而在往后的日子里,这个名字几乎刻入了我的骨髓,或者说这个名字完整的填满了我的欲望。

然而当时的张强或许自己也不敢肯定,又或许他原本就是想要一步步诱导我的沦落。所以他并没有多余的举动,而是一面显露出关心的神色一面又展露出他作为男人的强硬。不由我拒绝的一把将我抱了起来,说实话,我并不算轻,尤其是现在生活好了以后更是颇为丰腴。然而他的手臂是那样的有力,神色是那样的坚毅不容推拒。于是,我一个快四十岁的半老徐娘就这样让一个小了我快二十岁的大男孩用最为浪漫的公主抱一路走向了我和丈夫辛苦建立的爱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