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1v1)

屋门口围满了人,晚风把垃圾扔到门口的大桶里,正要回去,被村里的六婶拽住了胳膊。

晚风啊,你家这下子发财了吧,那小伙子一看就是城里的有钱人,等他醒了,估计能给你们好大一笔钱。

六婶这话也就是探个口风。sextop1

天不亮那会,就有人瞧见晚风她爸妈急急忙忙地扛着个男人回来。

据说那人穿着城里人的衣服,一看就是有钱人,手上还戴着表。

这话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山脚下的村民都知道了,赶紧就围了过来。

但是那人昏迷不醒,晚风她爸妈叫了山里的老医生过来给人看看情况,把其他人都赶了出来。

外面的人在门口等了半天,眼看晚风出来了,只好拉着她旁敲侧击地打听情况。

晚风知道她们想什么,嘴上笑了笑,六婶,没有的事,他要是醒了就送他走了,钱什么的我爸妈也不会要的。

傻子才不要,干嘛不要?六婶心里舒坦了,嘴上却还道,这要给了你们钱,你就有钱去念大学了,不用窝在这大山里了。

晚风笑着摇摇头,没再说话,走进屋里去了。

六婶和门口其他人叽叽喳喳地议论去了,说来说去,无非就是那个意思:

晚风他们家走大运了,要发财了!

晚风进屋的时候,老医生正指着床上男人的脖子说,瞧瞧这儿是不是针眼?

晚风爸妈凑过去看,好像是有三个洞呢。

晚风弟弟程雨蹦跶着小短腿也要凑过去看,被晚风拉住,别捣乱,作业写完没?

程雨撇着嘴,姐,二狗蛋他们都没作业,怎么就我有作业,我不想写。

二狗蛋他们没有姐姐,你是不是也想没有姐姐?晚风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把从外面采的一束野花插在瓶子里,放在桌上。

程雨瘪着嘴,不想。

那就乖乖听话,去写作业,写完了姐姐待会带你去打麻雀。晚风摸了摸他的脑袋。

小孩子果然又立马高兴起来,好的!姐姐等我!

房子一共三大间,中间是堂屋,放着吃饭的四方饭桌和几把椅子,墙上贴满了画帖,有些是买来的,有些是晚风自己画的,还有程雨画的鬼画符。

东屋住着晚风父母,西屋住着晚风和弟弟程雨。

西屋房间里一共两张床,平时晚风睡觉的那张床上,正躺着个男人是晚风爸妈从山上捡来的男人。

打赏 评论

第2章 这男人是个傻子?!

傻子(1v1)h 苏玛丽 1031字

晚风父母每天天不亮就会去山上采蘑菇,到了早上赶车去城里卖,这天天不亮上山,蘑菇没采着,踩到了个男人。

还以为是死人,费了半天功夫才把人弄回来。

毕竟看穿着是个有钱人。

晚风父母想法单纯,家里一儿一女,女儿去年就考上了大学,偏偏因为家里穷念不起,儿子才那么大,娶媳妇的钱也得存着,这要是救了有钱人,这有钱人会不会知恩图报给他们点钱?

于是,晚风父母就把人费劲弄回了家。

可惜,山里的老医生看了半天,没把人弄醒不说,还指着男人脖子上的针眼说,这人是被打了什么药丢在山上的。

晚风父母急忙问,你就说他什么时候醒吧?

不好说,你们要不就让人用车拉上城里去看看。

老医生摸摸胡子,有呼吸,心跳也在,看来也就是那个药的作用,要不就等等看,过段时间可能就醒了。

晚风父母只好把老医生送走,又叮嘱晚风看着人,他们则是去门口打发那群看热闹的村民去了。

晚风盯着弟弟看了会他写的作业,随后才起身走向自己房间,去床底拿她的弹弓,准备一会带弟弟出去打麻雀。

她拿出弹弓后,忍不住看了眼床上。sextop1

男人穿着一身浅灰色西装,修身款的版型将他的身形勾勒得颀长挺拔,窄腰长腿,躺在晚风一米八的床上,脚都抻到了外面。

皮鞋上有脏泥,但是不难看出那双鞋的昂贵。

他手垂在两侧,露出来的手腕位置戴着块腕表,隔着距离都能看得出那表价值不菲,因为上面有钻。

西装内搭一件花色衬衫,衬衫质地相当柔软,晚风摸了摸,感觉比自己睡衣都还丝滑舒服。

果然是有钱人。

她目光又移向他脸上。

虽然闭着眼,但从轮廓便能看出,他长得非常好看,眉形英挺,山根极高,他的嘴唇呈紫色,像是中了毒一样,但是难掩唇形的漂亮。

晚风好奇地打量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晕倒在山上,这样好看的人,不应该是出现在电视里当明星吗?

而且,他晕倒在那不知道多久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朋友和家人来找他?

晚风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就见男人薄唇动了动。

她眼睛一亮,醒了?

她凑过去,盯着男人的眼睛看,那双眼抖了抖,终于睁了开来。

是一双极其招人的桃花眼,眼睫密而长。

男人眨了几次眼,终于睁开眼。

你醒了?晚风凑过去问。

她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男人,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男人听见声音,目光看过来。

一双桃花眼里有了情绪,好奇的,委屈的,害怕的,还有些别的。

不等晚风看清,男人开口,带着一丝惶恐和不安,姐姐?

晚风惊愕地瞪着他,姐姐?

他为什么要喊她姐姐?

她看起来明明比他小啊!

男人怯懦地缩了一下,试探着再次开口,阿姨?

晚风诧异地惊呼,阿姨?!

男人低着头想了片刻,抬头看着晚风,妈妈?

晚风彻底惊呆了。

这男人是个傻子?!

打赏 评论

第3章 难受

傻子(1v1)h 苏玛丽 1159字

捡回来的有钱人变成傻子这件事没过半天就传遍了整个山村。

山里的老医生过来看了看,说他的智力跟三岁孩子差不多,也有可能不如三岁孩子,治多半是治不好,这毕竟伤在脑子里,除非送大医院去试试。

晚风爸妈坐在堂屋饭桌上,一边吃饭一边忍不住叹气。

阿爸,把他送医院吧。晚风把鸡蛋剥了放进弟弟碗里,自己喝了点没几粒米的米粥,看看医生怎么说。

送医院我们哪来的钱?程大树问。

晚风看了眼自己房间,等他好了,他付啊。

妈妈王华茹问,他要是不好呢?

晚风闭了嘴。

吃完饭,她去洗碗刷锅,给弟弟洗完脚,把他收拾干净送到床上,回头一看,吓了一跳,阿妈!

怎么了?怎么了?王华茹冲过来。

晚风指着床上的男人喊,他尿床了!

哎呀,还真是个傻子!王华茹气得要死,扭头冲程大树喊,明天你赶紧把人送山上去,谁爱捡谁捡。

程大树走过来,面露犹豫,万一过几天,他家里人找过来呢?

王华茹也陷入沉默。

两人对视一眼,又看向晚风。

晚风已经拿了盆和毛巾过来,替男人换衣服,像给弟弟洗澡一样,动作极其自然地扒掉他的裤子。

就当多照顾一个弟弟吧。王华茹冲晚风说,晚风,你辛苦些,等以后有了钱,阿爸阿妈送你去上大学。

晚风没什么表情,不用了,让弟弟念吧,我不想念了。

王华茹心里酸涩,眼泪差点掉下来,说什么傻话,有你弟弟的份,就有你的份儿,你阿妈明天跟你阿爸早点去山上,你们也早点睡,这傻子暂时先交给你。

门关上后。

晚风看着眼前的傻男人,冲他叹了口气,我们家很穷的,你可能吃不饱饭,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好,反正就先这样吧。sextop1

男人衣服被脱得干干净净,晚风这才发现,这个男人身材特别好,他有漂亮的腹肌,而且那个地方,和弟弟长得不一样。

她不受控地盯着那个地方看了许久。

比弟弟的大很多,还很多毛。

她用毛巾替他擦了擦,就见那地方突然大了起来。

晚风吓了一跳,张嘴就想喊阿妈过来,又忽然潜意识里觉得那地方很尴尬很隐秘,不应该让阿妈看见,于是又闭上了嘴。

男人被她擦得有点难受,扭了扭,冲晚风喊,妈妈,难受。

晚风无语地看着他,叫姐姐!

男人委屈巴巴地看着她,姐姐。

晚风替他擦洗干净,找了阿爸的衣服给他穿上,他个子太高了,长裤被他穿成了七分裤,T恤到他身上都短了半截,露出他漂亮的腹肌。

整体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但是晚风觉得,这个男人好像不管穿什么都好看,身上自带一种说不出的有钱人气质。

大概,这就是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她把床上的被褥都换了下来,把床上被他尿湿的那块擦洗干净,随后才抱着湿了的被子放在椅子上,准备明天早上拿出去洗。

家里被子还剩一套,铺好后,晚风担心他又尿床,忍不住走到他面前,耐心地跟他说,不能尿床上,要是想尿尿的话,就喊我。

男人不说话,扯着她的袖子,担心她走掉。

听到没?晚风指了指他的裤子,那个地方难受的话,喊我。

男人乖巧地点头,难受。

晚风狐疑地盯着他,不是刚尿完?

男人拽下裤子,腿心中央的巨物猛地弹跳出来。

晚风:

打赏 评论

第4章 怎么还变大了

傻子(1v1)h 苏玛丽 1097字

是想尿尿了,喊我,这个晚风简直无力招架,把他裤子穿上后,再三强调,不许脱裤子!

末了,她补充一句,是想尿尿的时候才可以脱裤子!

男人委屈地看着她。

那双桃花眼底像是揉进了一把碎钻,眨也不眨地盯着人看的时候,让人恨不能把心掏出来送给他。

晚风实在难以想象,这样好看的男人怎么会被人丢在山上。

你该不会是突然变成傻子了,然后被你爸妈抛弃的吧?

晚风忽然想到这一层,忍不住有点心疼,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那你太可怜了,以后我把你当弟弟,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男人将脸往她手心靠了靠。

晚风笑了,你喜欢这样?

她又伸出另一只手放在他另一边脸上,看着他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不知道叫你什么,你是从山上捡来的,以后叫你大山好不好?

大,山。她一个字一个字念,以后,你就叫,大,山。

男人点点头,乖巧地重复,大,山。

对,真聪明。晚风摸了摸他的脸,大山真乖。

姐姐,他也叫你姐姐,那我喊他什么啊?程雨躺在床上,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他是不是要喊我哥哥?

喊你哥哥?小屁孩。晚风走过去打了一下程雨的屁股,赶紧睡觉。

她把床铺好后,扶着男人躺下,乖乖睡觉啊,要尿尿就喊我,喊姐姐知道吗?

她把灯关了,爬到弟弟程雨的床上,准备睡觉。

男人却是突然站起来,跟着上了程雨的床,爬到她身后。

不,你去那边睡。晚风推他。

男人不知是听不懂,还是听懂了就想赖着她,总之一动不动。

晚风困得不行,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着收拾东西,洗衣做饭,她每天都很疲惫,今晚为了喂他吃饭,还花了半小时。

此刻,心神俱疲。

她下了床,牵着男人回到自己那张床上,把人按在床上,自己也脱了鞋上床,哄孩子似地拍着他的后背,乖,睡觉啊,姐姐哄你睡觉。

不知过去多久,晚风睡着了,手臂还揽着男人的脑袋。

第二天,鸡叫的那一刻,晚风赶紧起床,喊弟弟起床去撒尿,随后把米淘了放锅里,喊弟弟去烧火。

她则是扶着大山,在房间里给他找了个小桶,让他撒尿。

男人一直不尿。sextop1

晚风急了,又担心她待会一忙起来,他又尿床。

想了片刻,伸手握住他软软的性器,对准马桶,给他吹口哨。

乖,尿尿。

男人的性器被她柔软的小手捧着,没一会就硬了起来。

晚风挺尴尬的,看了他一眼,男人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正对着她看。

晚风被他看得面色通红。

你尿不尿啊,怎么还变大了呢。

她捏了捏性器的前端,没想到性器弹了一下,男人的表情也有了变化,他眉毛皱了皱,似乎有些难受,盯着自己的性器看了片刻,忽然身体抖了抖,尿了出来。

晚风赶紧拿桶接着。

等男人尿完,找了纸巾给他擦了擦,把他裤子穿好,又去洗了毛巾给他擦脸。

晚风把水倒掉,再进来时,就看见男人已经扯掉了裤子,光着屁股站在屋子里。

他低头伸出手,学晚风刚刚的模样。

在捏自己的性器。

晚风整张脸爆红,丢了盆和毛巾,冲进去就把门关上。

打赏 评论

第5章 教他吃饭

傻子(1v1)h 苏玛丽 967字

除了尿尿,其他时候不可以掏出来,懂吗?

晚风对着男人说了无数遍,每次只要她出去,这个傻子就把裤子脱了,她无奈,只好找了阿爸的腰带,直接把他裤子给扣了起来,让他解不开,这才有时间去做别的事。

晚风爸妈白天都不回来,他们要在城里,来回又远,他们卖完东西就在城里找活儿干,两个人半天能赚一百块钱。

他们攒点钱想给晚风买个手机。

晚风大学没念,准备去外面打工,但是父母不放心,毕竟她一个女孩子,长得又那么漂亮。

晚风父母便让她回来照看弟弟,他们出去赚钱,让她其余时间多看看书,等他们攒了钱,继续送她去念书。

晚风其实对念书已经没什么期望了,她无数次爬到山顶,想看看外面的世界,除了袅袅炊烟,看不见别的。

对于这座山的另一边。

她距离最近的一次大概就是脱下男人腕上那只手表的时刻。

有钱是什么感觉呢?

她把表戴在手腕上,没能感受到。

做完饭,晚风先教男人洗脸刷牙,再教他吃饭。

男人不会自己吃饭,给他筷子也不会用,勺子就伸到碗里各种戳,戳的到处都是汤水。

晚风迫不得已,只能亲自喂他。

一边喂,一边挖一勺放进自己嘴里,大张着嘴,指着自己的牙齿,大山,这样用勺子,把饭放进嘴里,用牙齿这样嚼。

边上吃饭的程雨哈哈大笑,傻子好笨哦。

吃你的饭,吃完赶紧写作业。晚风头也不回,面色还是十分耐心地冲大山演示着吃饭的过程,啊,张嘴,然后这样嚼

姐姐,你以前也这样教我吃饭的吗?程雨埋头吃了口米饭,抬头时,脸上还沾着米粒。

晚风走过去,把他脸上的米粒捏进嘴里吃了,摸了摸他脑袋,说了你又不记得,还要问。

那我以前也好笨哦。程雨看着大山说,跟他一样笨。

赶紧吃饭。晚风不再管他。

喂完大山吃饭,她才把剩下的饭菜吃光,随后换了床单,把被褥拉出去晒,又把弟弟程雨的衣服拢到盆里,准备拿去一起洗。

大山?晚风临出门前,回头看了眼。

男人坐在床上,皱着眉看着腰间的腰带,他来回摆弄着,想把腰带解开。

听到晚风的声音,他抬头看过来,那双桃花眼漂亮极了。

晚风都看呆了一瞬。

大山?她走到他面前,问,你要不要跟我出去?

她担心他在家搞不好又要尿湿裤子,而且弟弟一个人根本没法照应这么大的男人,她干脆把人拉着往外走。

男人被她拉着,有些害怕地问,去哪儿?

晚风伸出手,做出搓洗的动作,又指了指门口,走,去洗衣服,我带你,我们一起。

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听话?

大山听话地跟着走了。

脸上带着憨傻的笑。sextop1

晚风叹了口气,唉,果然是个傻子。

打赏 评论

第6章 可惜是个傻子

傻子(1v1)h 苏玛丽 1064字

山下有一条河,不少村民都喜欢去那边洗衣服。

晚风带着大山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妇人在那洗衣服了。

看见大山,不少妇人脸都红了。

大山上衣短了,露出来的腹肌结实漂亮,往下看,两条腿长的愣是把长裤穿成了七分裤。

个头又高又挺拔,最要命的是那张脸,整个山里都找不出第二张那么帅的脸。

那双眼睛更是多情又风流,目光一转过来,不少妇女都被看得羞红了脸底下了头。

可惜是个傻子。

晚风,来洗衣服啊?有人打招呼。

嗯。晚风应了声,选了位置,把衣服泡了泡,洒了点洗衣粉,拿了棍子过来敲打。

大山就站在边上看。

她一边洗衣服,一边回头盯着他看,担心他跑远了,或者不小心摔河里去。

男人却是见她这么敲打衣服,觉得好玩,也走过来,要夺她的棍。

晚风只好教他,这样打。

男人打得十分卖力,晚风时不时夸一句,真棒。

男人脸上就带了笑。

边上的人都好笑地看着这一幕。

九月快下旬了,天还热,一行人边聊天边洗衣服,时间很快过去。

临走前,有个多嘴的妇人问,晚风啊,你家真把这傻子给留下了啊?

晚风点了点头。

多张嘴多口饭,你家条件也不太好,要不就把人送城里,不是说,城里有什么警察局吗?放在那,让人家家里来领不就好了?

万一没人领呢?晚风笑着说,没事,您也说了,多口饭而已,我就当多了个弟弟。

她端着过重的盆,转身冲手里还摆弄着那根洗衣棍的大山说,大山,走了,回家。

男人乖巧又安静地跟着她身后,一只手里拿着棍,另一只手还是时不时地拉扯着腰带。

晚上晚风父母买了只烤鸡回来,晚风把鸡腿扯下来,一只给弟弟,另一只给父母,自己则是扯了鸡爪子,啃得很香。

傻啊,吃鸡腿啊。程大树把鸡腿又塞进她碗里。

你们吃吧,我减肥。晚风喝了口粥,她偏瘦,发育得不算好,但是皮肤很白,手指细细长长的,看着脆弱,却又充满了韧劲。

我们不吃,给你吃。王二花又把晚风送回来的鸡腿还回去。

饭桌上争来争去,到底最后三个人都没吃,晚风拿那根鸡腿喂了傻子。

大山似乎饿狠了,鸡腿送到他跟前,他就张口咬住,连骨头都嚼碎了吞了下去。

吓得晚风赶紧又扯了几块肉塞进他嘴里,一边喂他喝水,一边拍着他的背,慢点吃,大山。

父母见傻子那么可怜,也就没再计较那根鸡腿。

晚上吃完晚饭,晚饭拉着弟弟去洗手,帮他洗完,又喊大山。

大山吃了鸡腿,此刻满脸都是油污,她先把他的手泡在热水盆里,拿了香皂替他涂抹,又捧了水帮他洗脸。

我教你洗脸啊,这样晚风自己洗脸的时候,又给大山做了示范,看见了吗?这样洗完了,拿毛巾擦一下,就好了。

大山不知道听没听懂,他往前走了几步,把脸栽进盆里,不动了。

晚风:

她捂住嘴笑出声,喂,傻子。

哈哈哈哈她大笑,笑弯了腰,把眼泪都笑了出来,你真是个傻子你。

打赏 评论

第7章 每天早上那个地方都会变硬

傻子(1v1)h 苏玛丽 1028字

过中秋节的时候,有媒人上门,想给晚风说亲。

晚风父母听到对方家里条件不错,心里有些动摇。

晚风却没什么想法,只是说,到时候如果结了婚,想把傻子也带过去。

因为,父母没时间照顾他,弟弟太小。

而且,整个家里,傻子只听她的话。sextop1

过去这一个多月来,他时刻都黏着她。

但媒人听说后,劝晚风父母把傻子送走,你说到时候结了婚,这傻子难不成还真的跟着过去?

晚风父母心里犹豫不定,你这,要不问问看?

毕竟,这有钱人家里如果找来,那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大笔横财。

可要是没人找来,他们得带着这个累赘过一辈子。

问什么?媒人觉得荒唐极了,谁家娶媳妇还带个傻子啊!

晚风父母没了主见,毕竟这一个多月来都是晚风照顾傻子,而且,婚姻大事,他们还是想让晚风自己做主。

这孩子没能去念大学,做父母的一直心里有愧,总想着拿别的弥补她,最起码,结婚这件事,能合她心意是再好不过了。

晚风刚带傻子出去尿尿回来,听见媒人这话,眉毛一皱,那你跟他们说算了吧,能接受他,我就嫁过去,接受不了就算了。

你说你这是何必?

媒人过来劝她,你一个大姑娘,你结了婚了,那就有你自己的家了,你到那边要照顾你公婆,还有你未来的丈夫,你现在照顾一个傻子,他傻子能给你什么啊?

这么听你说,结了婚更累。晚风皱着眉,我不想结了,你走吧。

媒人气得险些晕过去,冷哼一声朝门口走了。

晚风是山村里出了名的漂亮姑娘,她的姥姥是外国人,当初乘船不小心落水,被姥爷救下,两人语言不通,却是跨越了重重障碍,走到了一起,也有了她的母亲。

晚风体内也有四分之一的混血,因而,一双眼更是与众不同。

旁人都是黑色,她是浅蓝色,漂亮得像静谧的海水。

头发也偏黄棕色,只不过她平日里总是折了方巾戴在脑袋上,像个小老太太,只露出巴掌大的小脸。

她带着大山去洗手,看大山笨拙地涂香皂,洗完自己的脸,还来帮她擦脸。

晚风笑着往后退,行了,我不要你洗。

大山人高腿长地站在她身边,衬得晚风小巧玲珑,他面上也带了憨傻的笑容,那双桃花眼一笑起来更是招人得紧。

晚风父母在屋里看着,忍不住叹息。

可惜了,怎么就是个傻子呢。

这要是个不傻的,还是个有钱人多好啊,说不准还能把晚风娶了。

晚上洗漱完,晚风把洗脚水端出去倒了,给弟弟盖了盖被子,随后看向大山。

男人正躺在床上,一双桃花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晚风叹了口气。

从她第一次哄着他睡觉之后,这个傻子每天晚上都等着她过去,而且一开始都是她搂着他睡,跟搂弟弟一样,只不过这个弟弟大了点。

可最近几天,这个男人时不时往她身上拱。

最要命的是,这个男人每天早上那个地方都会变硬。

打赏 评论

第8章 难受捏捏它

傻子(1v1)h 苏玛丽 888字

晚风悄悄走过去,摸了摸大山的脸,轻声说,大山,晚上你自己睡吧。

她说完就去弟弟的床上。

总觉得怪怪的。

男人虽然是个傻子,但到底是个成年男人。

正要闭上眼,晚风发觉身后有阴影笼罩,回头一看,大山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面色有些可怜巴巴的。

他用这副委屈巴巴的模样,手指拽着晚风的睡衣,一下一下地扯着。

晚风衣服被他扯得大开,险些走光,她赶紧回身拽回衣服,又下了床推着大山往床上的方向走去,你自己睡,我以后不能跟你躺一块了,我是姐姐,你是弟弟,你你长大了,你知道吧?

她说什么都不愿意再跟大山睡在一张床上,把大山强制性压在床上,盖上被子后,就自己躺在程雨身边睡下了。

后半夜,她突然想上厕所,起床一看,大山不见了,登时急忙忙跑出来,连鞋子都忘了穿。

哪知道,大山就站在爸妈门口。

门开了一条缝。

晚风走了过去,悄悄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要说话,就听见门内传来的呻吟声。

她脸一红,拉着大山往回走。

大山满脸好奇,显然不太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

晚风冲他嘘声道,以后不可以去那个房间,知道吗?也不可以夜里起来,你是想尿尿吗?

大山低头看了眼自己,裤子中央顶得高高的。sextop1

晚风:

她隐隐约约地意识到,男人那根东西是用来做某件事的。

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她移开视线,尴尬地说,你,想尿尿,跟我说一声。

男人已经脱了裤子,他低头握住自己的性器,在前端捏了捏。

晚风面红耳赤地上前把他的裤子重新穿上,又把他的唧唧塞进去,压低了声音吼他,大山!以后不许这样了!

男人无辜又茫然地看着她。

晚风脸红得不行,那个地方,只有尿尿的时候才可以拿出来,懂吗?

男人指了指房间,阿爸拿出来了。

他现在喊程大树叫爸爸,这么喊是没错。

只不过,晚风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看到了。

没有没有,你看错了她急急忙忙把人往回拉,没有,你看错了

大山却是把她压在床上,隔着衣服往她身上挺动着。

晚风被骇到,手指都发抖了,你做什么?!

大山也有些茫然,他回头看了眼东屋,阿爸就这样

晚风羞愤欲死,她捂住大山的嘴巴,求你了!别说话了!赶紧睡觉!

难受大山脱了裤子,低头看着自己硬邦邦的性器,嘴巴瘪着,姐姐好难受

晚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安抚着问,怎么难受?

这儿。大山指着自己的性器,姐姐难受捏捏它。

打赏 评论

第9章 不许咬我的嘴巴

傻子(1v1)h 苏玛丽 949字

晚风担心他再闹出动静会惊动父母,没办法,把手伸过去,捏住前端,这样吗?好受点了吗?

大山的表情变了,眉毛皱着,整张脸不知是痛苦还是更难受了,他呼吸加快,催促着晚风,姐姐捏捏

怎么捏啊?晚风整个人都冒烟了,她手里握着那发烫的性器,捏完前端,捏后面,只觉得手心那根巨物又硬又烫。

冷不丁大山握住她的手,在那根性器上飞快地撸动着,随后,他抱着晚风喊,要尿尿

啊?现在?!晚风着急忙慌地要给他找桶,结果男人腰身一抖,在她手心射了一滩白浊。

晚风瞪大眼,看着手心里的白色液体,片刻后,她震惊地看着大山问,这是什么?是尿吗?

尿好像不是这个颜色啊。

她茫然了。

把手掌递到面前闻了闻,一股腥檀味。

有点像尿,却又不像尿那么骚。

晚风不确定那是什么,但是看大山一副舒服了的模样,赶紧找了纸巾给他擦了擦,随后去外面洗了手。

现在不难受了吧?把大山按在床上后,她也老实地爬到他边上躺下,面朝大山问,可以睡觉了吗?

大山点点头,脸上挂着餍足的神情。

晚风摸了摸他的脸,乖,睡吧。

大山想起之前在房间里看到的,低头朝晚风嘴上咬了一口。

晚风被咬得倒吸一口气,她捂住嘴,压低了声音吼,你干嘛!

大山见她生气,赶紧缩着肩,一副委屈的模样,姐姐。

晚风气得要死,又拿这傻子没办法,只能背过身,气呼呼地说,你离我远点,不许碰我,也不许咬我的嘴巴。

哦。大山闷闷不乐。

晚风回头看了眼,大山一双桃花眼眨啊眨的,委屈巴巴的。

咬人还委屈了!

晚风摸了摸嘴巴,不知道有没有流血,好疼。

她这一晚思绪混乱,一会是握着大山的性器让他尿尿,一会被大山按着手,帮他撸动那发硬的巨物,醒来时,发现身上重得要死。

大山又蹭过来,搂大熊一样,把她整个人搂得严严实实。

晚风差点被他搂得喘不开气了,她推了推男人,没推动,只好小声喊,大山,醒醒,你往那边一点

她用尽全力把男人拨到一边,大山朦胧着惺忪睡眼看向她,随后拉开裤子,冲晚风说,姐姐,难受。

裤子里的巨物硬邦邦地挺立着,那灼热的温度隔着距离都几乎要烫到她的皮肤。

晚风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你怎么又你这是不是病啊?

她刚睡醒,就把手伸进男人裤子里,帮他缓解。sextop1

没几分钟,男人在她手里颤抖着,他又在喊,要尿尿了

晚风赶紧找了纸过来接住。

男人果然尿完舒服了,闭上眼继续睡了。

晚风则是赶紧去洗手。

她觉得有必要去找医生问问,大山这是什么病。

怎么每天都要难受好几次。

打赏 评论

第10章 他叫大山,不是什么傻子。

傻子(1v1)h 苏玛丽 995字

上次说好答应程雨带他去打鸟,一直没去成,今天天气好,晚风收拾完,带上程雨和大山一起去了山上。

大山衣服换了好几套,都没合身的,还是昨天晚上,王华茹回来后,带回来几件村里人送来的衣服。

说是看大山可怜。

晚风倒没想太多,几件衣服都是洗干净的,她放在大山身上比了比,正好合适,今天就给他换上了。

深蓝色的工装服到他身上像穿在了模特身上,瞬间把这件衣服的档次都提升了不少。

晚风给他穿好衣服,不由得夸了句,我家大山就是帅。

大山嘿嘿地傻笑。

三人一起去了山上,晚风手里拿着弹弓,程雨手里拿了只小筐,等姐姐打了鸟就抓进去。

这山上平时人也不少,晚风打了两只鸟,就遇到了另一群上来打鸟的人。

那行人多数都是跟她同龄的男孩,身边也带着跟程雨一样半大的孩子。

晚风!一个皮肤特别黑的男孩见到晚风兴奋地冲了过来,露出一口白牙,你也来打鸟啊?

晚风点了点头。sextop1

我打了很多,分你点。刘壮壮说着把自己筐子里的麻雀全都倒给程雨的筐子里,你弟弟爱吃,多吃点。

程雨馋得流口水,闻言赶紧道谢,谢谢壮壮哥。

程雨。晚风有点不高兴,她从来不喜欢接受旁人的礼物,况且,她和刘壮壮也没有什么亲戚关系,欠人情总归让她不舒服。

刘壮壮,我自己会打,不要你给。晚风说着要把鸟倒回去给他。

刘壮壮急了,哎,晚风,别啊,我打的比较快,给你你就拿去。

他说话间,看见一直好奇看着他们的大山,他又忙补了句,听说你们家多了个傻子,多个人多口饭,你就当添口饭了。sextop1

说到傻子,他身后的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傻子?有人逗弄大山,傻子会不会说话啊?

哎傻子?来,说句话听听。

别起哄。刘壮壮有点尴尬,冲晚风说,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晚风脸色特别不好看,不用了。sextop1

她走到程雨那,把筐子里的麻雀全部倒在刘壮壮面前,谢谢你的好意,他叫大山,不是什么傻子。

说完,她拉着大山和程雨转身走了。

程雨看到麻雀都被姐姐还回去了,眼泪都快掉下来,被晚风瞪了一眼后,愣是没敢哭出来。

只有大山还好奇地回头看着,似乎不明白,怎么还有那么黑的人,明明面前的姐姐那么白。

刘壮壮停在原地,看着晚风离开的背影,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还有些想追上去的冲动。

身后小伙伴拍了拍他的肩,算了吧,壮壮,晚风不喜欢你。

别胡说,我也我也没想跟她什么。刘壮壮结结巴巴地,脸红得把那片黑色都给淹没了。

你脸都红了,还没有。其他人起哄笑开了。sextop1

刘壮壮低头捡麻雀,别乱说。

他想起晚风生气的样子,忍不住想。sextop1

怎么隔壁村的村花生气起来那么丑,晚风生气却那么好看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