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使劲,使劲,使劲捣……”

王小路眼睛死死地盯着爬在小花身上的大黑,捏着拳头给攒劲,就连嘴巴都激动的有些变形,正面看去竟有些歪。av

一旁盯着小花和大黑的秀妮脸蛋红扑扑地看了王小路一眼,“扑哧”一笑说:“小路,你家大黑这么能干是不是跟你学的?你咋就一直不听说有放炮呢?是不是有问题?”

王小路将目光从大黑身上移开,看了一眼秀妮,顺便瞥了瞥她胸前的奶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结巴地说:“嫂,嫂子,话咋这样说呢?我还小,等过几年再说!”

“小?都二十四五了,人家你这么大的时候娃娃都好几个了!等找个媳妇你这心思也就不放在大黑身上了!看你现在这个样,要是有个女人还不知道兴奋成什么样!”

秀妮说着又转头看起了大黑和小花,都搞半个多小时了,怎么就没完没了。

王小路嘿嘿一笑:“那是人家,我只要有大黑就好,没人管,自由自在!有了女人麻烦,伺候不好了还招野男人,我才不受那个罪!”

秀妮白了王小路一眼,朝他靠了靠,盯着还在不断蠕动的大黑说:“张家的巧巧不错,奶子大,屁股也大,是个好好过日子的人,你觉得咋样?合适嫂子就去给你说说,你也总不能一直守着大黑。再说,你看他舒服自己就没感觉?男人没有女人就不象个男人,你没听村里那些个嚼舌头的?人家都怀疑你不行呢!”

秀妮身上的味道飘进了王小路的鼻孔,他使劲嗅了嗅,看了一眼她那微微晃动的奶子,有些不高兴地说:“巧巧是高中生,人又长的漂亮,她能看上我?嫂子,还是算了吧,我还不想娶媳妇!谁愿意嚼舌头谁嚼去,行不行只有我自己知道!”av

“就你这熊样,天生就是打光棍的料,我就不信你没想法!晚上抱枕头哭的时候,你就知道嫂子的好意了!”

秀妮戳了王小路一指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继续看着大黑和小花。

王小路被秀妮这样一戳,身子颤了一下,全身都紧张了起来,这一紧张,尿差点就下来。

秀妮的闺女小容从屋里跑了出来,看了一眼大黑和小花,疑惑地抬头问:“妈,大黑在干吗,咋爬在我家小花身上?你也不拦住它,你看小花都在叫了!”

“快回屋去,小孩子懂个啥,回去!”

秀妮低头看了一眼女儿,眼睛一翻催促到,随手推了小容一把,“让你不要出来,你咋还出来了?快回去!”

小容做了个鬼脸,一边往屋走一边说:“准许你看不准许我看?我又不是没见过,还不希罕呢!”

王小路看着小容的身影直想笑,心里想,你现在不希罕,等再大一点就希罕了!

就在这时,大黑猛地一挺屁股,发出了它因为兴奋到头而特有的声音,嗷嗷叫着仰起了头,后踢微微颤动着。

而它身子下的小花也“吱吱”地叫着,舒服的口水都流了出来,扯成长长丝,象是蚕吐的一样细长。

“哎呀,总算是完事了,这畜生也真能干!这要是人啊,还真受不了!”

秀妮轻轻地舒了口气,背转过身看着王小路,奶子似乎比刚才要晃动的厉害了一些,脸上的红晕也更加鲜艳。

王小路咽了口口水,一边拉大黑出来,一边说:“要是人也舒服,嫂子你又不是没尝过。”

秀妮叹了口气:“还真没尝过,你哥总是几分钟就完事。要是让他象大黑一样干上一个小时,还不要了他的小命!你说这世上还有没有象大黑一样能干的男人?”

“那要不要试试我家大黑?我免费提供!”

王小路拉着不想走路的大黑,嬉皮笑脸地冲秀妮说到。

秀妮扑上来就要打他:“去你妈的,不正经,你先搞了我家小花我就要大黑!”

王小路躲闪了一下,哈哈一笑拉起大黑就走。

“嫂子,你家小花不喜人,屁股眼长在尾巴下,要我说啊,还是喜欢你那样的,哈哈!走喽!”

“等等,把钱拿上!”

秀妮竟有些羞涩,看了王小路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块钱。

王小路没有停下脚步,一边走一边喊:“嫂子,这次就不要你的钱了。等小花下崽了,你送我一头母的就成!”

“咋,母的你想要?你个没出息的,只怕你家大黑会抢你的炕头,哈哈!”

秀妮在他背后叫着,咯咯地笑个不停。

王小路拉大黑到了山坡上放开它去溜达,自己一个人仰面倒在了地上。

刚才看大黑干小花,自己裤裆里竟有些湿。

他娘的,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得罪了谁,什么都行就是男人的东西不行。

每次看到大黑舒服的时候,他都有要女人的冲动,但从来就没有一次自己的东西竖起来过。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早就有老婆了,何必要整天与大黑相依为命。

大黑是王小路养的一头公猪,算起来已经三岁多了。

村里谁家的母猪发情了都会来找王小路带大黑过去配种,配一次十块钱,这成了王小路的生活来源。

每次配完种了王小路总会给大黑弄点好吃的,以防止它累垮。

有好多次,王小路半夜爬起来看着呼呼大睡的大黑暗自掉眼泪,心里愤愤不平地说:“大黑,我要是有你的一半神勇就好了,上天怎么就对我王小路这么不公平!”

王小路不行的事除了他自己再没有一个人知道,虽然大家在一起开玩笑的时候曾怀疑过他的能力,但每次他都有办法搪塞过去。av

有一段时间王小路无意间听人家说山上的公公草能让男人强壮,他便整天没事就上山去采公公草,然后拿回家当饭吃。

吃个大概个把月,那东西没有竖起来,王小路反倒觉得头昏眼花,走起路来都象是扭秧歌。

从那以后,王小路再也没有尝试过其他办法,彻底放弃了做个真正男人的想法。

打赏 评论

第2章 大黑的发现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2019字

“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歌,听我唱过十八摸,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摸姐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

王小路站在山坡上看着前面的村庄,扯开嗓子吼起了他最熟悉的一首歌——“十八摸”这歌还是他从赵三顺那里学来的,每次唱起来他都觉得特别过瘾。

好像自己面前真的站着个女人,让他一点一点地摸索着。

这几天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风,说他王小路不行。

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议论个不停,这让王小路很是烦恼。

这不大清早的就拉大黑上山来溜达,顺便喊几嗓子发泄一下。

“王小路,他娘的你又发情了?”

王小路正唱的起劲,二麻子从他后面爬过来嘲笑到。

二麻子是王小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家里比王小路家还穷,后来收留了一个有些呆傻的外地女人做老婆。

王小路回头看了一眼二麻子,转身坐到了一块石头上,看着不远处溜达的大黑问:“你咋来了?忙活什么呢?”

“没忙啥,这不没事做见你在这吆喝就上来了!想女人了吧?嘿嘿,你就别清高了,随便找个先解决了需要!看你整天和大黑混在一起,兄弟我都觉得寒碜。你说我那老婆虽然丑,虽然有些呆,可用起来还是一样的,舒服!”

二麻子说着卷了一根烟递给王小路。

王小路接过烟点上吸了一口,推了一把二麻子说:“你咋也跟个婆娘似的?我还不想娶老婆,麻烦!”

二麻子没说话,盯着王小路看了一会,一把抓住他的裤裆:“让我看看,是不是你真的不行?人家都说呢!”

王小路挥手就是一拳,刚好砸在了二麻子的左眼眶上。

二麻子捂着眼睛直咧嘴:“他娘的,不让看就不看,用的着这样?老子还是你朋友呢,你要打死我?”

王小路白了二麻子一眼,提了提裤子说:“谁让你要看我那里?那随便能看吗?”

二麻子愣了一会,起身把裤子解开往下一褪:“咋就不能随便看?看见了没有?都是男人,你他娘的还讲究这个?别说男人,就是现在面前站个大姑娘,我也敢脱!”

“赶紧穿上,甭丢人现眼了!”

王小路看了一眼二麻子的下身,将头瞥在了一边。

二麻子将裤子提起来走到王小路身边,揉了揉眼睛说:“你已经看我的了,给我也看看你的?兄弟,要真不行就早点看看,人家都在说呢,你说我这做大哥的能不着急吗?把裤子脱了!”

王小路后退了一步,紧张地问:“你今天这是咋的了?我的还不就跟你的一样,干吗非要看?”

“我就是听那些人嚼舌头不舒服!今天你给我看也要看,不给我看我也要看!”

二麻子紧逼了一步,直视着王小路。

王小路咽了一口吐沫,盯着二麻子的动静出了一身的汗。

就在他想着如何摆脱二麻子时,大黑撒开蹄子朝远处跑去。

王小路一把推开眼前的二麻子,一边跑一边叫:“大黑跑了!”

二麻子愣了一下也追了过去,今天他还就抓住王小路不放手!

大黑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怎么的,只一会就跑出了一段距离。

王小路追的气喘吁吁,骂骂咧咧地叫到:“大黑,回来!娘,娘的,你又发,发骚了?”

大黑并没有理会王小路的话,反倒跑的更欢。

王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追着,大黑要是跑丢了,他也就该失业了。

大约跑了十多分钟,大黑终于在远处停了下来。

王小路鼓起劲追上去,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看着正抬头嗅着什么的大黑,连骂它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小路气还没喘过来,大黑撒开蹄子又开始跑了。

王小路坐在地上没有起来,就它那样跑,只怕自己累死也追不上。

“娘,娘的,累,累死,死了……”

二麻子一头扎在了草上,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王小路看了一眼二麻子,又看了看大黑,发现它站在不远处不动,好像盯着什么在看。

他忙强打起精神一摇三晃地走过去,看着大黑前方瞪大了眼睛。av

“二哥,过来,快过来!”

王小路瞪了一会回头冲二麻子焦急地叫到。

二麻子白了王小路一眼,极不情愿地爬起来走着,骂到:“有啥玩意?你家这畜生也真不是东西,累死老子了!”

二麻子走过去看了一眼王小路和大黑看的东西,心里也是一惊。

眼前的草丛里长着一个东西,象极了男人那玩意,只是个头大了很多,黑油油的,末梢居然还淌着点水水。

王小路转头看了二麻子一眼,小声问:“这,这啥玩意啊?”

“那东西呗,你认不出来?”

二麻子轻声说着,眼睛并没有离开那东西。

王小路又看了一会,刚想蹲下身看个仔细,大黑走上前用鼻子不停地嗅着。

二麻子在大黑屁股上踢了一脚:“滚一边去!说不上是个宝贝呢,你说咋长那么象!”

大黑不满意地哼哼了几声后退了一步,王小路和二麻子一起凑了上去,细细看着那东西,大眼瞪小眼,就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王小路试探着捏了一下,那东西居然硬中有些软,摸起来有些象蘑菇。

他抬头看了一眼二麻子,不确定地问:“蘑菇?”

二麻子也摸了一把,然后哈哈大笑:“还真象是那东西!你不会是真没硬过吧?还蘑菇,笑死我了!“王小路受了刺激,脸一红伸手就要去拔地上的东西,大黑挤了过来,哼哼着直叫。他没有理会大黑,眼见那东西就要被拔下来的时候,大黑一口咬了上去,差点就咬到他的手。

王小路缩回手呆呆地看着正在咀嚼的大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二麻子看了看王小路,又看了看大黑,也是目瞪口呆。

那东西象是很好吃一样,大黑三下两下就吃了个精光,就连连在地上的那一小丁点它都是舔了又舔。

打赏 评论

第3章 遇见巧巧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2010字

大黑把那一快草皮都象驴一样啃了个精光,这才满足地走到一边躺下,伸开四只蹄子懒懒地一动不动。

王小路不放心地走过去踢了踢它,担心地问二麻子:“你说那玩意没毒吧?万一有毒我这大黑可就完了!”

“操,那是它活该!这畜生,看它吃的那么香就知道是好东西,早知道我先尝一口。说不上从今以后我就能神勇无比!”av

二麻子坐在草地上有些不甘心地看着被大黑啃过的地方,骂骂咧咧地说到。

王小路白了二麻子一眼,伏下身摸了摸大黑,见它的耳朵还在动,稍微放心了一点走过去坐在二麻子身边说:“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怎么那么奇怪!你以前有见过吗?但愿大黑没事!”

“要不咱挖挖,说不上能挖出根来呢!我总觉得那东西应该是个宝贝,要不咋能长成那样!”

二麻子沉默了一会一翻身起来提议到。

王小路也有点动心,点了点头找来一块细长的石头和二麻子挖了起来。

还没等把草皮挖破,大黑一翻身起来又朝前面走去。

王小路一边挖一边喊:“他娘的,你又怎么了?回来!”

大黑不但没有听王小路的话回来,反倒又开始跑了起来。

二麻子高兴地跳了起来,丢下石头就追:“跟上,一定是它又有新发现了!”

王小路听二麻子这样一说,也丢下石头跟着跑了起来。

两个人跑的气喘吁吁,眼见就要被大黑甩掉的时候,它忽然站在一个山丘上不动了。

王小路虽然累的要死,但还是急忙赶了过去,这一看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大黑正盯着山丘下干活的巧巧发呆。

“怎么了?看见了什么?”

二麻子追上来问到。

王小路朝下面弩了弩嘴没有说话,看着二麻子的反应。

二麻子只看了一眼就朝大黑屁股上踹了一脚:“你也想女人了?害老子白出这么大力气!”

大黑受了惊吓,直直地冲下了山坡,速度快的有些吓人。

正在干活的巧巧听到响声抬头一看,吃惊地尖叫了起来。

王小路不敢马虎,也跟着冲了下去。

这大黑发起疯来力气比牛都要大,要是撞伤了巧巧可不是儿戏。

谁知道大黑到了巧巧跟前一个急刹车,仰起头看着她一动不动。

巧巧抱着头继续尖叫,完全没有看事态的发展。

王小路冲到她跟前踢了大黑一脚,陪着笑说:“巧巧,没事了!吓着你了?这大黑也是受了惊吓,没事的,你看它现在不是老实了吗?”

巧巧听王小路这样一说,这才睁开眼睛看了看大黑,有些后怕地说:“小路哥,你家这大黑咋这样呢?刚才它冲下来的样子老吓人了!今后你可要管紧一点,会吓死人的!”

“那是,我打算今天回去就给它栓个绳子,这畜生胆子越来越大了!”

王小路应着,心里略微放心了一点。

总算是没有出什么事,巧巧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段有身段,可是村里好几个男人的目标,要是弄出什么乱子来只怕不好收拾。

“哎呀,是巧巧啊!我刚才见大黑冲了下来,真是替你担心!这不,我紧跟着也就冲下来了。要是这畜生敢对你怎么样,我……”

二麻子晃晃悠悠地从山上下来,色迷迷地看着巧巧的胸前,拉长了声音说着。

巧巧白了二麻子一眼:“麻子哥你要有那个心就好,只怕大黑受惊跟你有关吧,小路哥都下来好久了,你这才下来还说担心我!”

二麻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是我不小心踢到了它,可我没想到它会冲下来呀!”

就在几个人说话的当中,大黑在巧巧身前身后地走着,仰头看着巧巧不停地哼哼。

王小路顺着大黑的眼光看上去,不由得大吃一惊,它竟然一直盯着巧巧的屁股在看!

“小路哥,你还是把你家大黑带走吧,它总围着我转我有些害怕!这畜生跟平常有些不一样呢,咋一直叫唤!”

巧巧躲闪了一下大黑,为难而又担心地冲王小路说到。

王小路打了大黑一把,姗姗笑着说:“行,我这就赶它回去!你甭怕,没事的!”

“巧巧,长这么水灵大黑都想你了,什么时候找个婆家?要不要麻子哥给你介绍一个?保准你从炕头舒服到炕尾!哥的眼神可从来没有出过错……”

二麻子不甘心地靠近了巧巧一步,恨不得透过巧巧的衣服将里面的东西看个仔细。

王小路白了二麻子一眼,一边赶大黑走一边说:“你别没正经了,人家巧巧还用你介绍?赶紧过来帮我把大黑弄回去,这畜生今天怎么就不听话!”

“被美女吸引住了嘛,人家哪里愿意走!”

二麻子没好气地上来踹着大黑,瞥着巧巧说到。

费了好半天的劲,总算是把大黑从巧巧家的田里弄了出来,王小路刚松了口气,二麻子就凑过来问:“你说巧巧的奶子有多重?少说也有四五斤吧?它直在那晃荡,晃的我这心里直痒痒!”

王小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没好气地说:“晃荡就找你婆娘去,你不是说照样好用吗?”

“兄弟,好用归好用,可味道一定不一样!巧巧多白净,抱在怀里一定舒服的很!”

二麻子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田里的巧巧,吞了口口水。

“要不你娶了巧巧?人家还是个高中生呢,你不也识些字吗?刚好合适!”

王小路没有理会二麻子,赶着大黑加快脚步朝家走去。av

其实要说娶媳妇,巧巧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可他王小路就是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能耐啊。

今天的事让他窝了一肚子的火,真不知道哪个断子绝孙的传言他不行。

要是全村的人都这样认为,以后还让他怎么在村里混。

尤其是大黑,举动太奇怪了,看巧巧的那种眼神比见了发情的母猪还色,难道跟吃了那东西有关?

还好刚才没什么人,要是被别人看到,还不知道会怎么说!

打赏 评论

第4章 重回山上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2004字

二麻子跟着王小路到了他家,又纠缠了一阵见没有什么戏,就骂骂咧咧地回去了。

王小路把大黑往圈里一关,胡乱弄了点玉米糊糊吃好,就躺在床上睡起了午觉。

可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了刚才大黑吃下的那东西,真的是太象了!

虽然他那里从来没有硬过,可是男人的都知道,那东西绝对就是那东西!

翻来覆去了好一阵子,王小路觉得脑袋有些疼,干脆起来去看大黑。

大黑吃了那东西要是没事就好,有事得赶紧处理!

和大黑相处了三年,他可是真把它当成是自己的家里人了!

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让他以后怎么过!

大黑舒坦地爬在圈里睡着觉,嘴角似乎还带着点微笑。

王小路又观察了一会,依旧没有见什么可疑现象。

太阳火辣辣地晒的难受,他这才又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继续想自己的心事。

王小路八岁那年死了爹,从那以后娘就在村里惹出了一箩筐的风流债,再后来干脆跟一个买羊皮的外地人一去不复返。

他虽然是在山里长大,但长的确很是白净。

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自从别人送给他大黑以后,他也习惯了有心事的时候找大黑诉说。

虽然他知道大黑只是一头猪,不会明白他的苦衷,但每次说完了他都会感觉很轻松。

想着想着,王小路居然给睡了过去,直到院子里大黑的哼哼声把他吵醒。

他伸了个拦腰透过窗户一看,大黑正拿嘴拱着墙,象是很不情愿呆在里面。

王小路忙下床弄了点猪食搅拌了一下,倒在了大黑的槽里,自言自语地说:“吃吧,吃吧,吃完了下午就乖乖呆着,可不能再出去溜达了!”

大黑不领情地继续哼哼着,似乎一点食欲也没有。

王小路没有再理会它,又去忙自己的事。

太阳稍微斜了一点的时候,他一个人上了山。

这大半天他心里始终放不下上午见到的那东西,虽然他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但越是强迫越是想。

上去挖一挖看,说不上真能挖出点什么!

山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王小路好不容易才找到长那东西的地方,呆呆地看了一会蹲下身开始挖了起来。

一直到挖了有碗口大的一个坑,他这才失望地将手里的石头丢下,看着自己的汗珠一滴一滴地滴落进坑里。

什么也没有挖到,除了一些草根。

王小路失望地在山上转悠了一圈,这才准备往回走,脑袋里却依旧想着那东西。

他刚走到半路,迎面走来了村长的儿媳妇翠枝。

这个翠枝可不是什么好货,仗着公公是村长,整天在村里说三道四不说,还处处勾引人家的男人。

据说她还和村长有一腿,究竟有没有就不得而知。

翠枝那张嘴十个女人也斗不过,大家见到她都躲着不说话。

王小路知道翠枝的厉害,把头低下快步从她身边走过,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

一阵呛人的香水味浓烈地从翠枝身上散发出来,她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王小路,娇滴滴地说:“吆,小路兄弟啊?见了嫂子咋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不认得嫂子了?你这大太阳的咋从山上下来了?不会是去做啥好事了吧?”

王小路本不想理她,又怕得罪了这号人给自己穿小鞋,只好回头嘿嘿一笑说:“原来是翠枝嫂子啊!我上山去找我家大黑了,你呢,这么热是要去哪里?”

翠枝“扑哧”一笑:“你家大黑又上山找母猪去了?咋不管好一些呢,总让你找!我上去看看我家那块地,别被放羊的把苗当草一样给羊吃了!”

“嫂子那你去吧,我还要回去找找大黑!”

王小路忍着笑说完就准备走,心里想,谁家的羊敢吃你家的苗,还不知道上山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小路,等等,嫂子问句话!”

王小路刚走几步,翠枝就在背后叫住了他,并一阵风似地走到了他面前,神秘地看了他一眼说:“人家都说你不行,真的还是假的?嫂子认识一个人,治那病可见效了,要不要试试?”

王小路脑门一热,差点就将面前的翠枝推个仰面朝天。av

他娘的,他还怀疑自己不行是她造的谣呢,这倒好心地跑来给自己介绍医生!

之前翠枝去过几次他家,每次都说是找东西,可每次都磨蹭的不走,竟说一些男人和女人的事。

要不是他王小路黑着脸说让她注意自己的形象,还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现在倒又跑来问自己行不行,想想就一肚子的火。

翠枝见王小路不说话,咯咯一笑说:“小路,男人要是不行了可就完了,抓紧看看吧!你瞧瞧你家大黑,多吃香!什么时候你要是象大黑一样勇猛了,那你也就在村里吃香了!”

“嫂子还有事吗?我要回去了!”

王小路冷冷地说着。

翠枝微微一笑,将身子靠近王小路,拿自己的胸脯在他胳膊上蹭了一下,对着他的耳朵说:“小路,要是真不行让嫂子给你治治?嫂子对这个病可是很拿手的啊!”

王小路刚要发作,翠枝扭着腰肢一步三晃地朝着山上走去,嘴里居然还哼起了歌儿。

王小路愤愤地白了一眼翠枝,转身朝家走去。

自己的事都是这些长舌妇给传的,要不然哪里会人人知道!

王小路还没进家门,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出去的时候院门明明是关着的,怎么现在大敞开着。

他三步并做两步进了院子,一看就傻了眼,关大黑的圈墙倒在地上,大黑却不知去向。

王小路头皮一紧,转身就走出了院子。

从圈里逃走这对于大黑来说还是头一次,以前赶它出去溜达的时候就有逃跑过,但每次都很容易就能找的到。

今天从家里走了会是去了哪里呢?

村里除了秀妮家的母猪发情,好像再没有别的了,难道又去了秀妮家?

打赏 评论

第5章 巨变(1)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2011字

王小路一路小跑,到了秀妮家二话不说就跑到猪圈边去,大黑果真爬在小花身上。

小容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连王小路来了也不说一句话。

王小路没好气地白了还在蠕动的大黑一眼,拉过小容说:“小容,跟叔叔玩去,不看这个!”

“为啥不看?你家大黑咋老爬我家小花身上?上次你不和我妈都看了吗?大人能看小孩咋就不能看?我偏要看!”

小容甩开王小路的手说着,又走到了猪圈边。

王小路一急抱起小容朝别出走去,“咱不看那个,那个恶心!叔叔陪你玩剪刀、石头、布好不好?”

小容不高兴,嘟囔着嘴不说话。

王小路将她放下来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问:“你家的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

“爹妈都去田里干活了!我一个人在家,你家大黑就跑来了。我本来想把它赶出去,可它一下就跳我家小花圈里去了,还不停地闻小花的屁股!”

小容绘声绘色地描述着,眼神里除了好奇还有些害怕。

王小路愣了一下,刮了刮小容的鼻子:“那是我家大黑想你家小花了,以后等你长大你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后要是还有这样的事,你就不要去看,看了会嫁不出去!”

小容有些胆怯地说:“可我已经看了,会嫁不出去吗?”

“不会,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啊!现在你知道了就不能再看了,明白了吗?”

王小路想笑,但还是忍着,骗一个七岁的孩子还是小菜一碟。

陪着小容玩了有个把钟头,依旧不见大黑出来。

王小路有些疑惑地又等了一会,听到小花的叫声有些怪异,忙丢下小容朝猪圈走去。

这一看不要紧,小花嗷嗷叫着不象是舒服,更象是痛苦。

王小路忙找了根棍子打了大黑一下,大黑不满地看了他一眼,继续爬在小花身上不下来。

王小路下了下狠心,又猛地对着大黑的脊背抽了几棍子,大黑这才不情愿地下来,用鼻子使劲嗅着小花的屁股。

小花象是躲瘟神一样避开了大黑,胆怯地缩在了墙角。

“他娘的,你整死人家啊?回去再收拾你,看你还乱跑!”

王小路一边骂着大黑,一边打开圈门赶它出来。

大黑磨蹭了一会才灰溜溜地走出来,留恋地看着圈里的小花不肯离开。

王小路打了大黑一棍子,对站在一边看的小容说:“小容,你乖乖在家,我赶大黑回去了,有时间叔叔再陪你玩!”

小容没有说话,盯着大黑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知道打了多少棍子,王小路才将大黑赶回家。av

他一边骂大黑一边搬了些砖头回来,重新垒好圈墙,这才疲惫地坐下喘气。

大黑在他周围这边嗅嗅,那边嗅嗅,象是很不耐烦的样子。

王小路没好气地说:“先安静一会,真是个畜生!你倒是舒服了一时,可我还要费力垒圈墙,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

大黑好像听懂了一样,跑到一边去吃菜叶子。

等把圈墙收拾好以后,王小路已经是累的头昏眼花。

他刚把大黑关好,二麻子就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问:“兄弟,你去山上了?”

王小路一愣:“没有啊,我一直都在给大黑垒圈墙呢!你不是说地里有草要锄的吗?怎么又跑我家来了?”

“我回去以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上山去看长那玩意的地方,谁知道已经被人挖了个大坑。我以为是你干的,就跑过来看看。真不是你挖的?”

二麻子挠了挠头问到。

“这有什么真不真的?是我我绝对会说,不是我我又何必隐瞒?再说,上午我和你都看到了,大黑把那东西吃了个干净,就是挖了又能挖出什么东西?”

王小路肯定地说着,有些不耐烦。

二麻子看了一眼在墙角吃菜叶子的大黑说:“这就奇怪了,谁会去挖那里呢?早上真该再挖一下,说不上还能挖出点什么!”

“行了,要挖你去挖,我这猪圈还没垒好呢!”

王小路嚷嚷着拉起二麻子,一边推他出门一边说:“快去干你的活,别他妈整天就惦记着那点事!”

二麻子不情愿地走了出去,依旧一副不死心的样子。

王小路随手关上院门,想了想刚才二麻子的话,又开始继续干自己的活。

他之所以不告诉二麻子自己上山的事,是不想惹他再问起行不行这个问题。

这几天村里嚼舌头的人把这件事说的活灵活现,他可不想又被二麻子按着脱裤子。

天渐渐黑了下来,猪圈已经完全弄好。

王小路把大黑弄进去以后,自己做了点面条吃着,对大黑始终有些不放心。

这家伙感觉怪怪的,现在在圈里也哼哼唧唧不吃食,莫非真是那东西影响?

一碗面条还没下肚,外面就传来了秀妮的声音:“兄弟,大兄弟,开开门!”

王小路放下饭碗打开了门,一边让秀妮进来一边问:“嫂子,这么晚了咋还过来?有事?”

“才从地里回来吃好饭。听小容说你家大黑又去找我家小花了?”

秀妮站着问到。

王小路嘿嘿笑了一下:“下午没看好,结果给跑了!你看它去找你家小花这事也不是我想的……”

秀妮白了王小路一眼:“我不是怪你,就是提醒你管好一点。我家小花好像已经怀孕了,万一被你家大黑给折腾掉了多可惜?这大黑也真是的,跟个没尝过腥的男人似的,连怀孕的老母猪也不放过。”

虽然王小路知道秀妮不是那种说三道四的女人,但还是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什么叫没尝过腥的男人,这分明就是在说自己嘛!

“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咱这孤男寡女的站在这里说话,要是被哪个嚼舌头的看见,又该有话说了!”

秀妮一边说一边往外面走,手不经意地甩过来碰了一下王小路的裤裆。

王小路惊了一下,后退了一步看秀妮走出门去,这才说:“嫂子慢走,不送了!”

打赏 评论

第6章 巨变(2)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2015字

睡到半夜,王小路忽然被一阵呻吟声给弄醒。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大黑出事了,顾不上穿衣服就跑了出去。

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看,大黑正焦急地在圈里转圈圈,嘴里直哼哼着。

王小路松了口气,打了个哈欠就要回房睡觉,大黑却哼哼的更加厉害。

难道大黑肚子难受?

真中毒了?

王小路忙回头看了看大黑,跳进圈里摸了一把,大黑身上很是滚烫。

他匆忙出来回屋找了些去疼片、解毒丸什么的混合在玉米面中递到大黑眼前,担心地说:“吃吧,吃了就好了!这三更半夜的也没有什么医生,你就再坚持一会等天亮吧!”

大黑只嗅了一下就又叫了起来,爬在地上蹭着,完全不理会王小路手里的药。

这可怎么办,真是急死人了!

王小路一边看着大黑一边急的转圈圈,就是想不出什么办法。

他回屋拿手电出来照了照,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大黑见了光亮猛地站了起来,王小路吃惊的差点叫出声来。

大黑肚子下多了一条棍子,不用说都知道是什么东西。av

这畜生看起来是发情了,难怪叫的这么厉害!

王小路这样一想,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他本想回屋去不再理会大黑,但大黑肚子下面的东西对他来说充满了一种诱惑。

他想起了下午翠枝说的话,忍不住拿手电照在那里细细地看着,越看越觉得大黑那东西象山上它吞下的东西!

怎么这么象呢?

王小路疑惑了一下关上手电进了屋子,扯过被子蒙在头上,不去听大黑的叫声。

但那声音就象是长了翅膀一样,听起来就在耳边。

“他娘的!”

王小路骂了一声,掀起被子坐在床上,狠狠地揪了自己那里一把,又冲院子里骂到:“大黑你个死不要脸的,你要真受不了就分一半的精力给我,别在那里瞎吵吵,惹恼了老子一刀砍了你!老子活的不象个男人,你倒是嫌发泄不够,你这不是诚心要气死老子吗?”

大黑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倒叫的更加厉害。

王小路无奈地叹了口气,瞪着天花板等着天亮。

太阳出来的时候大黑总算是安静了下来,王小路过去看的时候它正爬在地上睡觉,不过他刚垒好的圈墙又有些歪歪扭扭了。

王小路无奈地把圈墙整理了一下,刚要打算去田里看看,大黑起来在他腿上蹭了几下。

他在它肚子上踢了一脚,还有些愤愤地说:“离我远点!昨天晚上把人糟蹋够了,你现在又来讨好我!今天不许出门!”

大黑看了王小路一眼,又过来蹭着他的腿,小声哼哼了起来。

王小路已经对大黑的哼哼声有些过敏,白了它一眼说:“好了,一会去田里带上你!”

大黑好象能听的懂一样,乖乖地呆到了一边。

王小路收拾好家里就带着大黑出门了,晚上没有休息好感觉没什么精神,去田里也就是看一眼,这年代种田哪里还有什么出路。

正当王小路丢儿郎当地走着,大黑忽然停了下来,抬头在空气中嗅着什么。

王小路心里一惊,盯着大黑没有眨眼,该不会是又发现什么了吧?

大黑嗅了一会自顾自地朝前走去,完全不理会王小路在一旁吹胡子瞪眼。

“回来,他娘的你又去哪里?”

王小路在大黑背后叫着,希望它能象以前一样乖乖地转回头。

大黑并没有回头,而是加快了脚步。

王小路气的鼻子都有些歪,抗起锄头无奈地追了上去,谁知道这一追就追到了翠枝家的地里。

“吆喝,小路兄弟过来了?这是要去哪里呀?不会是来给我除草的吧?”

翠枝扭着腰肢站了起来,细声细气地说到。

王小路刚要说话,猛地看见大黑径直朝翠枝走去,就忙喊了一声:“大黑,回来!”

翠枝的男人富贵听到声音从地的另外一头直起腰看了看,一句话没说又弯下腰去忙活了。

大黑并没有听王小路的,几步到了翠枝跟前,然后抬头看着翠枝一动不动。

翠枝看了看大黑咯咯笑了起来,“兄弟,你家大黑在看我呢,你看它那眼神,是不是很色?”

翠枝话音刚落,大黑就咬住她的裤子拉扯了起来,嘴里发出发情时的那种哼哼声。

翠枝急了,一边拽裤腿一边喊:“王小路,来把你家的骚猪带走,它,它这是要干什么呀!”

王小路也有些傻了,大黑昨天到今天的举动实在是太奇怪了,它现在看翠枝的那种眼神就象昨天看巧巧的!

就在王小路发傻的时候,大黑一使劲,翠枝就摔了个趔趄。

“王小路,陆富贵,快来呀!快啊!”

翠枝真的是怕了,扯着嗓子哭叫了起来。

王小路慌忙上前一边踹着大黑,一边伸手拉翠枝起来。

大黑好像不害怕王小路一样,一步一步地逼了上来,使劲地在翠枝身上嗅着。

就在王小路刚要拉翠枝起来,陆富贵冲上来一脚踢在了大黑肚子上。

大黑嗷嗷叫了一身,跑到旁边不甘心地看着翠枝。

王小路正担心陆富贵那一脚有没有伤到大黑,自己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操你妈,王小路你个王八蛋,自己没本事搞女人弄头猪来欺负人!有本事你当我的面上个女人给我看看,他娘的,老子今天不打你还就不信陆了!”

陆富贵骂着就又扑了上来。

王小路虽然亏理,但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气,和陆富贵纠缠在一起,互相撕扯着,叫骂着。

正当两个人打的不分胜负,翠枝又叫了起来:“吗呀,来人啊……富贵,你死哪里去了……来人啊!”

王小路和陆富贵一起停下了手回头望去,只见大黑又走过去嗅着翠枝的裤裆哼哼唧唧地叫着。

陆富贵红了眼,上去对大黑使劲踢了起来。

大黑受了惊吓,撒开蹄子就跑了起来。av

王小路见大黑跑了,心里一急在后面追着,陆富贵不服气地又跑去追王小路,田野里一时热闹了起来。

打赏 评论

第7章 翠枝吵架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2021字

王小路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看着圈里的大黑郁闷的要死,昨天被陆富贵打过的地方还生生地疼。

虽然他也打了陆富贵,但还是觉得郁闷。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是大黑有错在先,怎么忽然变成这样了?

人家的女人它也想搞?

这不是找打吗?

昨天晚上回来王小路就把大黑关起来打了一顿,晚上总算是没有哼哼。

今天大半天了没有出门,倒也比较安静。

畜生就象人,你厉害一点它还是会害怕的。

以后不能再让它出门了,看它看翠枝的那眼神,还真有可能把人家给搞了!

难道这一切的变故都跟前天吃的那东西有关?

可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王小路正想着,就听见有人“砰砰”地敲门。

他没有理会,继续坐着发呆,估计又是二麻子。

昨天他打完架刚一到家,二麻子就来看他的笑声,还直夸大黑会选人。

要不是看他是自己的兄弟,王小路早就几拳头上去了。

“王小路,你他妈的给老娘滚出来!现在成缩头乌龟了?昨天的劲儿到哪里去了?你再不出来老娘砸了你家的门!”

王小路忽然听见了翠枝的声音,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今天大黑又没出门,怎么骂到家里来了。

“砰砰砰”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听声音很明显不是用手敲而是用脚踹。

王小路忍无可忍地拉开门,刚想发作,翠枝就双手叉腰地进来了:“王小路,你让你家的畜生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你都给我出去听听外面那些嚼舌头的烂婆娘在说什么?你还要不要我翠枝以后活了?今天你不给个说法,我,我就死给你看!”

王小路朝外面张望了一下,马路边上几个人正远远地看着,有笑的,有指点的。

“嫂子,真的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大黑会那样!你看,它只是个畜生,你就消消火,别跟它一般见识。改天我帮你去除草,算是陪个不是!”

王小路怕事情弄大了,只好低声下气地对翠枝说到。

翠枝更加不依不恼了起来:“你说的倒轻松,除草算个Q!那些个臭婆娘现在都叫我猪爬的,你说我能咽下这口气吗?你自己没能耐就算了,可也不能让你家那畜生来糟蹋我啊!我早就知道你对我不安什么好心,还真没想到弄只长毛的来欺负我!有本事你自己来啊,老娘等着你来只怕你也没那个Q本事!”

王小路脸一阵红一阵白,真是有些七窍生烟。

他一把抓住翠枝的胳膊,狠狠地看着她说:“谁说我没能耐了?你试过了?张翠枝,现在我就当着大家的面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要是你敢哼一声,老子操死你!他奶奶的,你以为老子不说话就是没本事?老子的本事在裤裆里呢!”

王小路说完就要拉翠枝进屋,陆富贵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冲上去就要打他。

王小路一闪,躲过了陆富贵的拳头。

正想还手,翠枝却站在陆富贵前面叫到:“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家畜生欺负我,你欺负我男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王小路,翅膀硬了,胆子也大了?”av

王小路一愣,慢慢将拳头放下,小声嘟囔着说:“是他要打我的……”

“行了,回家!别在这丢人现眼的了!”

翠枝看了王小路一眼,忽然回头冲自己男人嚷到。

陆富贵愣了一下,垂头丧气地转身就走。

翠枝回头瞪了王小路一眼:“记得帮我家除草!这次就饶过你,要是下次你家那畜生再……老娘跟你没完!”

王小路呆呆地看着翠枝夫妇远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后怕。

要是真把翠枝拉进屋去,那该怎么办?

以后再冲动也不能开这样的玩笑了,闹出笑话来丢人不说,简直就是不要脸!

王小路刚想关门,二麻子从旁边溜了进来,一边笑一边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兄弟,牛!笑死我了,那婆娘估计是看上你了,要不刚才一说试试你的厉害她怎么马上软了?哈哈,这个腥你是沾定了,好有福气啊!瞧那陆富贵的熊样,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我是他女人我也找别的男人!”

王小路关上门没有理会二麻子,走到院子里往凳子上一坐,又开始生大黑的气。

这搞的鸡犬不宁地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早知道会那样昨天就不该带它出去!

“你真的行啊?刚才看那样好像你很能干啊!”

二麻子又凑了过来,瞅了瞅王小路的裤裆,“你不会是跟你家大黑一样能干吧?装清纯还是夸大口?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大黑调戏翠枝的事了,想想都觉得有意思,你昨天还没跟我讲到底是怎么一会事!人家都说翠枝太骚,引诱了大黑!你说大黑咋就知道翠枝发骚呢?”

“你走不走?”

王小路抬起头看着二麻子问。

二麻子嘿嘿一笑:“我就是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你什么忙,陆富贵虽然头脑简单,但五大三粗的,万一他再来我也能拉个胳膊什么的。”

王小路站起来抬起拳头对着二麻子,眼睛一瞪:“你他妈的给我滚一边去!老子烦着呢,你再说一句看我不打落你的门牙!”

二麻子胆怯地看了看红了眼的王小路,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都是自己兄弟,你这又是何苦呢!”

看二麻子出去了,王小路“砰”的一声关上门,随手抄起一根棍子就对着大黑打了起来:“看你再发骚,看你再沾惹人家的女人,打死你,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大黑嗷嗷叫着四处躲闪,这更激怒了王小路。

打着打着,王小路忽然就住了手,他发现大黑抬头看着他,那种眼神让他不忍心继续去打。

王小路叹了口气,将棍子扔到一边,坐在圈墙跟前看着大黑,这一坐就是大半天。

大黑也老老实实地爬着,没有再哼一声。

都说畜生没思想,可大黑好像就理解王小路的难处。

打赏 评论

第8章 巧巧到访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1980字

一直到太阳西斜,王小路才消了消气。

他爬起来弄了点吃的,一边吃一边发狠地对大黑说:“就是不给你吃,看你还有力气追女人!饿上个三天四天的你就老实了,没出息的东西!”

正在这时,大门又被人敲的“砰砰”响,王小路看了一眼没有动。

来敲门的不是翠枝就是二麻子,让敲吧,敲烂了他也不会去开门。

“小路哥,在家吗?我是巧巧!”

过了好一阵子,巧巧的声音脆生生地隔着门传来进来。

王小路一愣,搁下饭碗就朝门边跑去。

就连大黑也探出了头看着大门,象是在迎接巧巧一样。

“小路哥,我以为你不在家,咋半天不开门!”

巧巧一边说一边红脸看着王小路,胸脯一起一伏,象水里漂着的小船。

王小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了一下说:“在吃饭,没听到!巧巧,你咋有时间到我家来了?”

巧巧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不许来吗?”

“不,不是那个意思!觉得,觉得有些突然!”

王小路跟着巧巧进了院子,慌忙拉过凳子放在巧巧面前,“坐,你坐!”

“小路哥,你别忙了,赶快吃饭吧。我就是听人家说翠枝嫂子来找你吵架,所以过来看看!”

巧巧说着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王小路。

王小路有些失望,端起饭碗吃了一口没有说话。av

他原以为巧巧是专程来看他的,原来也象二麻子一样是为了翠枝的事,害他白高兴了一番。

巧巧看了看院子里的猪圈,有些胆怯地说:“小路哥,你家大黑真象人家,人家说的那样?听起来怪害怕的!你说猪咋也知道追女人?”

王小路没好气地说:“你们女人身上有味道,它闻的到!”

“哦?有味道?那以后可不敢擦油了……小路哥,现在外头的人对你评价可高了,说你没有那个什么病,做人正派,不和有的人乱搞男女关系!”

巧巧一本正经地说着,歪头看着一旁的王小路。

王小路有些哭笑不得:“这么快就有新的议论了?之前不都说我不是个男人吗?”

巧巧一笑:“那都是别人瞎说的,今天大家见你不拿翠枝当回事,又象个男人一样教训了她,大家都夸赞你呢,所以都改变了对你的看法!”

“真是闲出来的毛病,你们女人就是事多!”

王小路笑了一下继续吃饭,看来吹牛也不一定是坏事,总算是把自己不行的帽子给脱了。

沉默了一会,巧巧有些羞涩地问:“小路哥,你咋不讨个嫂子?免得人家总说你闲话!”

王小路苦涩地笑了一下:“我家这么穷,我又好吃懒做,谁愿意嫁给我啊?就是愿意嫁给我我还怕养不起呢!一个人自由,没有人管着!”

“那也不一定,看姑娘怎么想了……一个人也不是个事,总要成家的!”

巧巧底下头幽幽地说着。

王小路心里怔了一下,莫非巧巧喜欢上自己了?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对巧巧可不敢有什么奢望。

巧巧是张大魁的宝贝女儿,张大魁又是村里最福的人,他王小路敢对人家的千斤有妄想?

做梦还可以,不过也只能做做白日梦。

这样想了一下,王小路摇着头笑了笑进厨房去装饭。

一碗饭还没装满,就听院子里巧巧大呼小叫:“小路哥,快出来,快出来呀……”

王小路脑门一紧,扔下碗筷就冲了出去,只见大黑的两只前脚搭在墙上,象人一样直站着,冲巧巧一个劲眨巴眼睛。

巧巧见王小路冲了出来,一头扎进他怀里,颤悠悠地说:“你家大黑,你家大黑在冲我笑……好害怕,大黑它……小路哥,大黑真不正常,不正常的很!”

王小路抱着怀里的巧巧目瞪口呆,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巧巧的胸膛比他想的还要柔软,还要大,心正透过大奶子扑腾扑腾地跳着,脖筋白白嫩嫩的象刚拔出来的萝卜,身上淡淡的香气正慢慢散发出来。

一种原始的欲望吞噬着王小路的内心,虽然下面依旧是软的,但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发起了烫,大滴的汗水聚集在了脸上,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大概过了几分钟,巧巧已经不那么害怕,推开王小路坐到了原来的凳子上,眼睛却没有看他。

“你家大黑,大黑怪吓人的!”

王小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着巧巧直搓手。

大黑象个看客一样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两个,并时不时地晃晃头。

王小路走过去拍了大黑一把,把它赶下圈墙,然后又回到巧巧身边一句话也不说。

巧巧见王小路不说话,站起来任然低着头说:“小路哥,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行,那你……那你先,先回去,有时间,有时间再来玩。”

王小路结结巴巴地说着,上前一步打开了院门。

巧巧欲言又止,走到门边才抬头看了王小路一眼,吃惊地叫到:“小路哥,你流鼻血了!”

王小路抬手擦了一下,果真擦出一把血来。av

但他还是笑着说:“没事,没事,一会就不淌了……常淌,习惯了!”

巧巧二话不说,拉起王小路的手到院子里的水池边撩起水在他额头上拍着。

拍了好几把见王小路的鼻血不再淌,巧巧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好了,以后要淌你就拿凉水拍拍额头,要是经常淌就要去看看医生!”

王小路傻笑着,撮着手上的鼻血没有说一句话。

真是见鬼了,长这么大他还没淌过鼻血,怎么今天巧巧来了就淌?

“我先回去了,你还没吃完饭吧?以后有时间去找我玩!”av

巧巧冲王小路笑了一下,跨出了大门。

王小路依着门边看着巧巧消失在拐弯处,傻笑了一阵子这才退回屋里重新关上门。

大黑又象刚才一样站立着,似乎真的在笑。

打赏 评论

第9章 秀妮提亲

情迷女人香(草根成长记) 第一卷 大树 2001字

巧巧走了才没多一会,王小路正看着大黑发呆,秀妮就笑呵呵地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说:“大兄弟,你可跟你家大黑一样都成村里的名人了呀!”

王小路一愣,拿了个板凳递给秀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嫂子这说的是什么话,咋能把我跟大黑放在一起比?还不都是你们这些个婆娘嚼舌头嚼出来的,我可不想出名。”

“这可不是嚼舌头!都说你跟你家大黑一样厉害,真的还是假的?咋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秀妮把凳子放下并没有坐,而是走过去看着圈里的大黑,啧啧几声说:“你说这大黑还真有人性了呀?咋就想上翠枝呢?还真是奇怪了!它要是把那骚娘们给上了就好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高兴!”

王小路也走过去站在了秀妮旁边,看了她一眼说:“可不能给上了!上了你们高兴,我可就麻烦大了!你没见她刚才来的那个样,恨不得将我吃了一般!还有她男人富贵,拳头跟铁疙瘩似的,我这胸膛现在还疼呢!”

秀妮在王小路胸上揣了一把,咯咯笑着说:“要是你上了她她可就不会把你吃了!兄弟,人家是看上你了,你倒还在她面前炫耀自己多厉害多厉害,你这不是诚心勾引人家吗?富贵你就别提了,也就是有着一身的蛮力,他要是聪明一点,老婆能到处发骚?这下你怕上甩不掉这个骚包了,以后悠着点!跟她粘上的人没什么好下场,村长那头你就很难摆平!”

“嫂子,这,这玩笑可开不得!什么她看上我了?我可不想粘惹这样的人,要是被她家富贵听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收拾我!再说,我对翠枝没什么好感,给我上我还嫌脏!也就是大黑对她还有点意思,哪个男人能受的了她!”

王小路白了秀妮一眼,小声说到。

“行,算是有点男人样!那巧巧那样的你要不?你要真的正常,嫂子就去给你说说!人家闺女也对你有那个意思,人又长的不赖,你别象个缩头乌龟一样总是缩着呀。再说,家里有个女人了,这大黑也就该安安心了!我看你家大黑是真的想女人呢,你看它看我的眼神!”

秀妮看着大黑说到。

王小路听秀妮这样一说,低头一看大黑,这家伙居然又站了起来,正使劲地在秀妮旁边嗅着。

王小路来了气,在大黑头上拍了一把,骂到:“滚回去,看你那骚样!他妈的你咋有那么多精力呢,改天给你找个十头八头母猪回来,看你还发骚!”

秀妮白了王小路一眼,哈哈大笑了一阵,靠近他说:“你就真不想女人?晚上那东西硬了咋整?你不会是自己解决吧?人家大黑都知道自个跑我家去找小花,咋就没听说过你找别的女人?”

“嫂子……”

王小路看了秀妮一眼,脸一阵红一阵白。

心里暗自说到:我那东西要能硬就好了,关键是硬不起来,我找女人有什么用!

“行了,我去巧巧家给你说说去,成了请嫂子喝喜酒!我总不能看你一直跟大黑混在一起?万一巧巧家不同意,随便找个姑娘娶过来就是。女人还不就那回事!你看二麻子,跟他那傻老婆不照样过的很好?”

秀妮说着就往外走。

王小路一把拉住了她:“嫂子,还是不用了!巧巧刚才来找过我,我们,我们还是自己慢慢谈的好!”

“我知道她来找过你!你们谈是你们的事,我找她家老张说说。免得哪天人家姑娘的肚子大了来找你的麻烦,我这个当嫂子的也不脱不了干系!两家人把话说清楚了,你们爱咋整咋整。”

秀妮挣脱王小路的手,说话间就已经到了门外面。

王小路苦笑了一声,看着秀妮渐渐远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秀妮是王小路的堂嫂,对他一直很关心。av

虽然小容都已经七岁了,但秀妮的身材保持的象个小姑娘一样!

听说堂哥玉峰结婚的那天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早上连床都下不了。

以前村里有好几个游手好闲的男人总是调戏秀妮,并乘机想吃点豆腐,但都被她给骂了回去。

有的时候王小路真觉得秀妮就是自己的亲妈,什么事都替他操心;有的时候好像又是好朋友,可以无拘无束地嬉闹。av

虽然他也曾幻想过秀妮的身子,但每次都只是想想。

现在秀妮又给他张罗娶媳妇的事,还真有些难住了他。

巧巧家的人不同意那最好不过,万一人家同意就麻烦了!

娶吧自己不行,不娶吧伤了巧巧的心是小事,得罪了她老爸可就是大事!

王小路收拾了一下坐在院子里看着大黑发呆,有些为难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天快黑的时候,翠枝晃动着大屁股走进王小路家的院子叫到:“小路兄弟,你不是说给我家锄草吗?怎么等一下午了就没见人影?你这是在忙什么呢?”av

王小路还没有说话,大黑马上从圈里站了起来,哼哼叫着看着翠枝,挣扎着要从圈里出来。

翠枝胆怯地后退了一步,走到王小路跟前靠着他说:“兄弟,可要管好你家大黑,这骚猪咋又对我叫呢!你到底去不去给我家锄草?明天早上你富贵哥去买化肥,地里的草长的跟庄稼一样高,可不能再耽搁了!就是不去也要给我说一声,免得人家等你等的心急!中午的事是我一时生气,你可别放在心上!”

“行,明天一早我就过去!”av

王小路看了一眼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翠枝,有些厌恶地应付着。

心里想,骚娘们,想男人了吧?

想勾引我,门都没有。av

翠枝眯眼一笑,拿胸脯顶了顶王小路,扭着屁股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行,那我先回去,明天可要早点过去!要是你不去,有你小子受的!”

王小路叹了口气,将门死死地关上,站了一会,过去摸了大黑一把,回屋里去睡觉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