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看着那些陪伴我三年的课本教材化作黑烟从我们的教学楼顶飘摇而上插入天空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我应该是成为大学生了。桃園娜美

随着每日的同哥们喝酒玩乐,日子一天天逝去,拿到通知书那天,我喝了9瓶啤酒,最后盈盈用她那柔弱的肩膀架着我把我送回家,当然这是后来我妈告诉我的,那晚上我吐了多少次我也不清楚,总之是马桶堵了几个小时维修工才来疏通好。

盈盈是我高中同学,高一时侯我们出于对爱情的好奇,共同完成了我们的初恋,后来大概明白了一些,然后分开,因为我发现我跟她就如那令狐冲跟仪琳一样,火花总是很难燃起。

马上要去那个城市上大学了,心情莫名的激动起来,心底一波接着一波的兴奋冲击着我的思维,究竟是什么让我这么兴奋,或许就是高中那会儿看的一些校园小说的缘故吧,那里总有一些风花雪月花满柔情,尽管我对爱情不是很感冒,但是里面描绘的一些大学生活让我向往不已,比如抽烟喝酒……

走的前一个星期盈盈才告诉我她也去H大,跟我一起,我着实吃惊了不少,问她怎么不早告诉我,不是说去L大么,她说是想给我一个惊喜。

好歹在外头有一个伴了,我妈说你照顾着人家姑娘,出门在外的别让姑娘吃了亏,我说妈你怎么不怕我吃亏,我妈朝我头上弹了一个栗子说就你这样跟女孩在一起还怕吃亏的,将来上哪给我讨儿媳妇。

我爸给了我一个无奈的微笑,意味深长……

临行的那晚,我和陪伴我多年的哥们痛饮了一晚,没想到的是那晚我们八个人有三个人失了身,我在那八分之五里。

前往青岛的时候,火车上的盈盈一直在抹眼泪,我有时候是真挺佩服女人,能连续不断6小时的输出,她的纸巾用完之后把我妈给我塞的一包卫生纸都用了大半卷。

我一直托着腮很认真呢的盯着她看,到底是什么动力可以让女人源源不断的流泪,直到下车也未得其所。

终于下车了,盈盈以在火车上哭泣损耗体力太多为由将她的大箱子愉快的交到我手里,本来还想给她脑袋弹俩疙瘩梨,但一想我妈对我说的话,我老老实实的拉着俩箱子朝前走,盈盈在我后头唱着歌高兴地观赏沿途风景。桃園娜美

这时候我又佩服女人了,5分钟以前的事可以做到一点不记得。

这哪像刚哭了一路的,这分明就是国足出线……

青岛人说话是很有意思的,譬如说他们管人叫银,就因为还让我丢了一把老脸。

下车之后我向一个小伙子问路,那小伙子很热情,东西拉扯的说半天以后告诉了我地址。

然后问我哥们你是哪里银,我说我哪里都不淫,他一皱眉又跟我说,哥们这么小气干么,告诉我你是哪里银我又不会把你卖了。

我说我这人一身正气,全身上下都洋溢着柳下惠的气质,哪里都不会淫。

那小伙也急了,跟我说,草,不说拉倒。

我也很气愤,朝他吼了句,老子不卖淫。

然后拉着盈盈走了,其实盈盈当时听懂了,但是她没提醒我,一直在旁边偷笑。

公交轮渡跋山涉水辗转反侧终于到学校了。

打赏 评论

第2章 不让抽烟?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1592字

到了校门口,学校大门以及门内两侧景致不错,尤其是那几个大字“青岛H大学”显的尤其辉煌,还真是金絮其外。

倒是盈盈一副很兴奋的表情,高喊着大学,我来了,冲进了校门。

低头看看我手里的两个大提箱,又想想妈妈临行前的话,前进。

顺便提下,我上的是这个学校的专科,而盈盈是本科,我的成绩高中时候和盈盈差不了几分,都是重点班的。

原因是高考期间考理综的前一夜,我跟哥们吹着电风扇看《木乃伊归来》到1点,第二天醒来竟然发烧了,如果是单纯的发烧倒没什么,关键是去看医生,那半秃的老头给我打了一针,价格还不菲,说是很快就不难受了。

然后我立马感觉烧退了,心里很高兴,但是我实在没想到,医生给我打的针里有很强的麻醉效用,结果我在做完理综的第一卷之后就长睡不起,结束后跟我一考场的一个女孩子很认真的对我说我真佩服你,高考能睡着的估计你是第一个,并且监考老师

叫你6次都没醒,我说谢谢,请问现在考完了么?

然后那女孩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飞快的跑开。

后来我回家跟我爸说了我的情况,我爸当时愣了下,问我你还复习么,我说这跟中国收回台湾难度系数差不多,我爸嗯了一声就继续看报纸了,后来我妈苦口婆心的劝我复习,因为她感觉凭我的实力,考个1本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中国毕竟还没收回台湾……

“欢迎新同学来到H大”刚一进门,几个女孩子身上斜斜的绑着块红布,对我躬身一笑,顿时我心情好了一些,擡起头来已经找不到盈盈,直到走出去几十米才发现盈盈已经在前面的社团招人的牌子下兴奋的说着什么,各种各样的招牌在树下闪耀,琳琅满目,散打的,健身的,跆拳道空手道的街舞的,吉他的,书法画画,象棋……真是乱画渐入迷人眼。

拖着两个务必沉重的箱子走到盈盈后面,看她很兴奋问一个留着小贝脑袋,看起来很强壮的男生:“那我学多久能打倒一个一米八的。”

“只要学妹努力用功,3个月就成”

盈盈:“那我打不过的,哥哥你能帮我打吗”

“……”

盈盈这时候发现了我在身后,便指着我问那个小贝头:“就打这样的,得练多少时间”

“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就够了”,虽然我看起来有点瘦,不过我估计3个月盈盈能放倒我的话,那我就保荐她去参加08奥运肯定勇夺跆拳道金牌。

我摇摇头把箱子扔给盈盈,“你先练着你的跆拳道,我去找专业接新处”。

然后我接着向前溜达,刚走了两步,盈盈拖着箱子跟了上来,一歪脑袋道“怎么地,怕我以后削你啊”

“你还是想想你练两月后胸部会不会变平吧”而后一阵拳风袭来,运动后的盈盈还是很有味道的,微红的脸庞贴着几根发丝,秀气的面孔似嗔似笑,樱唇轻翘,清风吹过,长发飘起,如若不是跟她呆久了已把她看做哥们,估计能被她迷的不思食宿。

后来先帮盈盈找到专业接新处,告诉她有事电话后,我也去找自己的接新点,看到了“软件工程”四个字后不禁感叹中国的IT行业还真是阳盛阴衰,不过他们很热情,带我找到宿舍楼之前把我户口本上有以及没有的都问了个遍,找到后又问寒问暖片刻,我强忍着杀人的冲动微笑着递上根烟,没想到的是他看到烟后竟然立即跳了起来,而后赶紧把烟抢过来塞进口袋,面色猩红。

我心想哥哥你多久没抽烟了,跟3年刑满出狱似的。

“老大,咱学校不让在校内抽烟!”

“你还是想想你练两月后胸部会不会变平吧”而后一阵拳风袭来,运动后的盈盈还是很有味道的,微红的脸庞贴着几根发丝,秀气的面孔似嗔似笑,樱唇轻翘,清风吹过,长发飘起,如若不是跟她呆久了已把她看做哥们,估计能被她迷的不思食宿。

后来先帮盈盈找到专业接新处,告诉她有事电话后,我也去找自己的接新点,看到了“软件工程”四个字后不禁感叹中国的IT行业还真是阳盛阴衰,不过他们很热情,带我找到宿舍楼之前把我户口本上有以及没有的都问了个遍,找到后又问寒问暖片刻,我强忍着杀人的冲动微笑着递上根烟,没想到的是他看到烟后竟然立即跳了起来,而后赶紧把烟抢过来塞进口袋,面色猩红。

我心想哥哥你多久没抽烟了,跟3年刑满出狱似的。

“老大,咱学校不让在校内抽烟!”

打赏 评论

第3章 初识兄弟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1248字

不让抽烟?

大学不让抽烟?

我愣了下。

他看我发愣,拍拍我肩膀说:“兄弟,只是不让,没说不能,这个要凭自己的技术”,我说放心吧哥们,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刻苦钻研其中奥妙。桃園娜美

看他一副精神亢奋要传授我心得的表情,我赶紧装着接电话,然后用手势告诉他我自己上楼就可以了,还好,他明白后给我一个鼓励的微笑转身离开。

松了口气,进入宿舍楼,看了下手中的表单,718,我拉住旁边一同学说你好同学,这楼一共多少层。

“7层!”

我猜对了,还真没电梯,慢慢爬到7楼,找到718,打开门,一股沙尘混合脏乱鞋物的气味迎面扑来,大有大漠狼烟吞日月的气势,一闻这味道就知道还没人进来,把箱子先放置门外,在门外深吸一口气后冲进去,将上届毕业生剩下的衣物臭鞋一股脑从阳台扔到楼下,仍完之后感觉自己好像很没素质的样子,探头往楼下一看……顿时心安理得,因为我发现我只是扔了几件衣服和鞋子,而我看到楼下水瓶,玻璃,脸盘,堆满一地,更有甚者,还有几扇门,估计是嫌厕所门坏了,直接拽下来扔了,和他们一比,我真是善良的有些过分。

一鼓作气,收拾垃圾,打扫房间,出去拖箱子时候发现有个个头跟我一般高的家伙拖着行李朝这走来,手里拿着一个表单,见我正提箱子,立马伸出手,

“任明”

“章清”

“你也刚来吧哥们,以后咱一个寝室的,多多照顾”,一股浓浓的东北口音。

……这小子,在我收拾完房间之后赶来,还真会挑时候。

“嗯,刚来,进去吧,别跟这站着了”,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上铺将东西扔上去。

这小子选的是我下铺,在扔下行李之后,他讲上衣一脱,掏出烟就递过来,我一看他

肌肉,心想现在的这

些个小伙子都是业余练健美么。

同道中人,也没客气,接过烟来俩人点上,而后进入聊天状态,任明是个很能扯的人,用他们东北话说,太能唠。

在第二个室友来之前,我基本上是听他在那东西南北的扯,从高考扯到东北妓院又扯到海湾战争,不过,我是挺爱听他说话,言语间透着一股直爽。

第二个进来的是个比较占空间的,进来之后,行李直接扔地上,狂喘数口气后走到我们面前,“你,你们好,我叫张小强,刚,刚来,这7楼还没电梯,要了我的命了,太你妈锻炼人了”,我拍拍他后背示意让他坐下,这哥们累坏了,经过我目测,这家伙体重最少185,关键是个头不算大,一米七左右吧。

“你赶紧歇会儿吧,别还没开学就累个哮喘”任明也给他腾开床铺。

“没,没事儿,顶多一气管炎,对了,我,我是天津的,你们呢”

“呵呵,光看你喘气玩了,忘了自我介绍了,章清,山东人”

“任明,鞍山,不是,我说,哥们你真没事儿?”任明看他一个劲喘粗气,带动全身的肥肉波涛汹涌。

“来根烟,通通气”

这理由,通天了,任明哈哈一笑递上烟去。

没想到来了3个都是烟民,我不禁为以后寝室的空气状况担忧。

到下午四五点时候,宿舍6个人都到齐了,除了刚开始的任明和小强,广东的叶远,北京的华云廷,青岛的王承志,这3个其中有叶远和王承志不抽烟,但是王承志进来之后就取出一瓶58度五粮液说今晚咱们喝一个……

这就是我即将一起度过三年的兄弟,那些刻骨铭心的快乐,那些抽插其中的伤感,那些划过心头的疯狂。

打赏 评论

第4章 好色之友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1090字

我们几个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小强是电子自动化,叶远是英语,华云廷是IT网络,任明和王承志跟我同一专业,令我们惊讶的是不同系别竟然可以分到同一宿舍,感叹缘分之余不禁怀疑本校后勤物业工作能力。

几个人把自己背包里能吃的和烟都拿出来,堆在桌上,一边啃着抽着一边瞎扯,由于刚开始见到的任明和小强都是标准烟民,所以给我了一个宿舍的烟民数量能达到80%以上的假象,没想到的是后来的三位都是良民,当然是指烟草方面。

聊到傍晚,天色有些淡了,小强摸摸自己肚皮,然后说咱们一起去搓一顿吧,王承志立马拿出他那瓶五粮液,兴奋的朝门冲去,我一看这阵势,寻思今晚是完了,估计又要有人露宿街头。

几个人刚下楼,手机响了,低头一看,盈盈的,对他们歉意一笑,接听。

“章清……”

“嗯”

“你在哪”

“23号楼下面”

“好,等我”桃園娜美

“我们正要去……”没给我说完话的机会,无奈的放起手机,我跟几个正聊天的哥们说我得等一个人。

“男的女的”

“女……”

“一起,一起”

“……”

盈盈很快找到我们宿舍楼,看到我后跑了过来,在发现我身后还有几个一脸坏笑的人之后拉着我胳膊朝我身边靠了靠,带着疑问望着我,微微一笑,把盈盈推出去,跟他们说这是我朋友盈盈,刚说完这句正准备给盈盈介绍他们时我被一把推开。

“你好姑娘,我是章清室友兼哥们,我叫华云廷”桃園娜美

“我叫任明……”“我叫……”

北京人真是大方,直接让主持人面壁,刚才推我的肯定是第一个讲话的了。

盈盈吓了一跳不过很快明白了这几个豺狼般的人是我新认识的室友,便笑盈盈的挨个同他们握手,然后转头问我说章清你到墙角做什么,我看着她身后华云廷一脸无辜的样子,顿时心里对他竖起中指而后对盈盈说我去墙上捡钱包了。

一路上,他们和盈盈欢声笑语,倒是本应作为主角的我在后面慢慢踱步打量着校园,后来王承志看我游手好闲便把他的五粮液塞到我手里说章清你是最棒的,然后再次冲到前面队列,中间任明突然跑到我这,我心想还是东北人仗义,但是在他对我说完话之后我立刻决定收回我的想法,他跑到我身边后一脸诡异的笑容“她是你媳妇儿不,不是的话通融我下”

盈盈是个很阳光的女孩,加上有些漂亮好像又很可爱,自然是这群畜生追逐的对象,盈盈跟他们聊的也很投机以至于快到饭店门口了才问他们几个章清哪去了,刚才还在这啊。

他们几个一指后面正拿着五粮液抽着烟思考两岸关系的我,义愤群膺的说老掉队伍的战士不是好战士,尤其是有不良嗜好的战士。

我朝他们吐了口烟说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都像你们这样,到时候打台湾我不参军。

那天夜里如果不是我和盈盈,他们几个人是真要露宿街头了,我很庆幸遗传了我爸喝酒的本事,我爸喝了几十年酒只醉过一次。

有一点我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倒下的竟然是王承志。

打赏 评论

第5章 军训伊始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996字

对于我们这些刚进入大学校园的新生来讲,大学时代无疑充满了新奇。

终于不再用每天听着家长的唠叨和老师的教诲,不用面对每天堆积如山的试题、作业,不用偷偷的给心仪的女孩写纸条,在放学的路上猫在一个小角落里观察她今天高不高兴……

大学伊始,惨无人

道的军训。

教官叫徐猛,人如其名,刚开始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此人就一个原

地直摔、卧倒,而后鲤鱼打挺,又打了一套刚猛的军人拳,一下就让我班里不少女生眼冒桃心。

但他们眼中的桃心在第一天就转换成了泪水。

毫无人道主义的徐教官,在中午天35度的高温下,让我们像柱子一样站20分钟,20分钟在平时看来,或许算不上多长,但我不知道诸位看官有没有尝试过烈日下一动不动站立20分钟的情况,就算有鸟站在头上拉屎都要保持雕像状。

前三分钟,一切正常。

五分钟左右,两位女生因擦汗被徐猛叫到队伍前面继续竖着。

十分钟时候,第一个倒下的人出现。

十五分钟时候,已经有四个人去了医务室。桃園娜美

二十分钟时候,除去真倒下的和装中暑的,班里四十个人还剩下十六,其中有两个女生。

我当然也是浑身冒烟,当时的感觉我想我宁愿回到高中去写8套试题,虽然平时也没少在这高温下活动,但是一动不动当雕像的感觉真的不是那么美妙。

我们的军训不像我看过的小说一样,要去部队基地打枪什么的,校方说由于条件下限制,今年的军训我们就在我们学校里举行,最后两天去部队,军训为期十五天。

军训第二天晚上,盈盈给我打电话,电话里哭的那叫一个荡气回肠,我很能理解她的心情,从小到大没离开过家里,这突然离开家里还是去六百多里以外的地方,她是肯定想她爸妈的。

我电话里好生安慰她一番,本来我自己是没事的,从小到大一直就喜欢住宿在学校,适应能力比她强一些,可没想到安慰她半天,安慰的自己心里倒是也有点难受了,毕竟也是第一次出远门。

电话以盈盈安慰我而告终。

第二天见了盈盈,面对一脸诡笑的她,我艰难的脸红了一下。

军训那两天,我又结识了几个新朋友,都是一个专业的,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白恺的。

认识过程是这样的:我们练正步一小时后休息十五分钟,趁着休息时候我去厕所给嗓子止止痒,刚蹲那点上火,忽然听到隔壁砰砰砰砰几声,然后一句话传出来:“玛的,忘了脱裤子了。”

我很喜欢他独特的大便方式,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来我帮他去超市买了两卷纸一个大裤衩才擦干净整理完毕,还好裤子没脏,都让内裤给兜住了。

他告诉我他叫白恺,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将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的人。

打赏 评论

第6章 荷尔蒙诱惑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2024字

军训进行到一周的时候,班里的同学普遍都换了个色,清一色都像是从南非旅游一圈回来的样子,奇怪的是盈盈的脸蛋再怎么晒都只是红彤彤的,不到一下午,就恢复如昔。

这一周基本上每天就是跑走站跳,偶尔教官会体罚下我们,并且这教练从来不问男女,只要他感觉动作不到位的,或者是有偷懒意向的,一律20个俯卧撑,整的我们同学已经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威震天,威震天也与同他的真名一样,好像他的脑袋里除了训练就是唱歌。

经常性的我们会同临近我们的专业进行拉歌,这边一句那啥,那边一句恩啊,然后双方战友就跟狼似的嗷嗷嚎,其中不乏有些爱出风头的男生发出诡异的声调以寻求诸位美女的关注。

有时候教官听我们不顺耳了,就自己跟着嚎,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声音确实一人顶仨,洪亮之极。

我粗略估计了一下,一周内,我们班里四十个同学,没去过医务室的不到十人,令我感叹威震天刚猛严厉的同时也不禁为新一代年轻人的身体素质担忧,我除了又一次踢正步时候将前面同学的小腿踢弯了以外,没做过让教练气愤的事情,我那一脚下去,20个俯卧撑。

自从跟白恺认识后,午饭基本都是一起吃,厕所里的邂逅让我想起来总是忍俊不禁,每次看到他,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看看他今天穿了几条裤衩,他的饮食习惯也很令人费解,譬如喝可乐加盐,吃冰棍蘸醋,我基本每次和他碰面都能让我大开眼界一次。

我那几个舍友,因为不是一个专业的,而且每个教练的“下课”时间不一样,我们没怎么凑一起吃饭,加上训练完事之后所有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吃饱喝足睡觉,这让我们期间没有像刚入学校那一天的机会。

任鸣说他们教官和蔼可亲,军训期间能让他们歇会就歇会,并且从来不让学生做俯卧撑,跟我们的威震天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过从我的观点看来,我还是倾向于威震天,不是说喜欢他的严厉,而是喜欢他这种血性。

有一天军训结束后,我跟白恺正要去吃饭,突然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盈盈,她看看我又瞅瞅我旁边的白恺,“混不错嘛,刚军训就找到铁杆儿了。”

还没等我搭话,白恺已经发言了:“我能保证我俩关系比较纯洁,嫂子别生气。”

这句话让我俩愣了一下,随后盈盈乐道:“你这不做贼心虚么,不过很坦白,再一个,我可不是你嫂子,他想追上我还差的远呢。”

“恩,是差的远呢,她的理想情人是四大天王合体,张学友的嗓子,刘德华的鼻子,郭富城的肤色,黎明的相貌,其实还得加上个王力宏的身材。”

“还挺了解我的嘛,走吧,我来找你请我吃饭。”说完拉着我就朝前走,白恺在旁边也乐呵呵的跟着,他倒是有意思,真把自己当个灯泡了,死活不多说话

。吃完饭,把盈盈送

回宿舍,我们俩也回自己的寝室睡觉去了,刚到寝室,盈盈电话就抽过来了。

听到她那边很乱,“章清,晚上夜深人静时候陪我去操场溜达溜达呗。”

我很纳闷她哪来的这功夫闲心,不过陪个美女晚上溜达溜达也没什么坏处,边告诉她:“恩,深更半夜,不见不散。”

听到我这句话,张小强不乐意了:“章清你白天军训累了晚上还有美女陪着散心,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怎么办啊,你能不能让盈盈给我们介绍几个姑娘认识认识,也好促进学校友谊健康发展。”

另外几位也纷纷表示赞同,我心想,就凭你这想法这学校的友谊算是健康不了了。桃園娜美

晚上8点左右,我下楼买了包将军,坐操场上等盈盈,点上烟,看着操场上大二大三的一堆堆的形影成双,心中还真有点冲动。

青岛的夏夜很是令人舒畅,凉风携带着几丝潮气扑面而来,混杂着烟圈绕在眼前,在橘黄色的灯下很是朦胧。

我还正朦胧着,盈盈就坐在我身边了,盈盈换上一身T恤牛仔,在这个清凉的夜里很是养眼,虽然我看不清她的脸吧。

我指着旁边说着随便坐别客气,继续抽我的烟。

“这么一大美女矗你眼前,你都不多看两眼,也太说不过去了,我实在不想怀疑你的性取向。”盈盈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在想,大学,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你看操场,一片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我指着球门下抱着互啃的一对,“整个操场上空弥漫着一股荷尔蒙的气息。”

盈盈也认真的扫视了一下操场,转过脑袋来问我:“为什么他们不去旁边的小树林里啊?”

“先来的去树林,迟到的去操场,三班儿倒,估计这会树林里面人比树都多了。”我把烟头对准旁边的路灯柱子弹出去,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盈盈突然兴奋道:“那咱俩要过去吼一声地震了,是不是很有意思啊!”桃園娜美

“没准你喊扫黄都没用,这会都是激情遍野呢,谁有工夫管地震来不来。”突然我想起宿舍几个兄弟的嘱托,便对盈盈说:“盈盈,我们寝室的几个兄弟最近荷尔蒙过剩,想请你们寝室的姐妹们吃冰棍败败火。”

“你的兄弟上火碍我们什么事儿啊,想看美女就直说,跟我还玩含蓄,你有那么薄脸皮么?切~”盈盈对我很是不屑,“再者说了,你们俗不俗啊,看人家小说里写的都是聚餐就想模仿,就不会有点创意?”

“恩,那回头让他们请你们一起去上厕所得了,省心又省钱。”我话还没说完,盈盈的粉拳已扑面而至。

最终我以请她3天饭的代价换来一次禽兽请野花游泳的机会,我想那几个禽兽应该很期待了。

不知道第一次见面以穿裤衩背心的方式会是什么感觉,盈盈到最后走的时候还嘟囔着这叫什么事啊。

打赏 评论

第7章 坏事传千里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1250字

当我回去把这消息报告给诸位饿狼的时候,他们听到在游泳池碰面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随即都想打了兴奋剂一样,小强的第一反应是脱自己的大花背心,站在镜子前,望着镜子里自己八十多块摇摇欲坠的肥肉,甚是忧郁的问我:“老大,你说,我一个星期能减82斤肉么?”

“如果台湾明天能回归的话……”我觉得他的问题解决起来比较困难。

除了小强,其他兄弟的体魄都还算正常,尤其是任鸣,纯粹肌肉男,他在听到消息后马上做起仰卧起坐,边做边望着自己小腹嘟囔:“老子要8块,8块。”

叶远跟华云廷表现还没那么起伏,本着气质的装X的性质跟那镇静着。桃園娜美

看了一圈没瞅着王承志,正琢磨呢,卫生间就冲出一个人来,王承志提溜着还没提升去的小红裤衩满眼通红的问我:“我听着什么,泳装见面会?是真的么。”

看着他那通红的眼睛,我说:“至于的么,眼睛都快出来了。”

“不是,我眼睛是刚才拉屎憋红的。”

……

望着正在准备或故意装镇静的人们,心里笑了一下,大学,是有点意思。桃園娜美

洗澡、大号、上床睡觉,晚上睡觉时候被惊醒了10多次,石碑众人七嘴八舌超星的,本以为是他们卧谈会开的太晚,仔细一听才知道他们在说梦话。

令我惊奇的是他们的梦话除了听不清的,竟然有几句都能接上。

“脱了吧,姑娘,脱了哥也脱了给你看。”

“讨厌,干嘛要让人家把屁股给你看啊。”我真没想到肌肉男任鸣会是这种状态。

……

一夜难眠,迷迷糊糊的到天亮,眼睛都是酸的,坚持着洗把脸,扶着墙下楼出操,路上任鸣还问我:“章清,昨晚你嘎哈了,没睡好吧,是不是那啥过度了。”

“我他妈想一腿废了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个。

上午训练时候,做了50个俯卧撑,原因据说是我跑步时候睡着了,而我又在最后一排,他们左转弯跑步走了,我那会睡着了,直溜溜就奔出去撞树上了。

威震天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毫不犹豫的让我就地做了50个俯卧撑,本以为做完就醒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做到二三十个时候趴地上又睡着了。桃園娜美

整的一上午班里和附近几个专业的不少人都指着我乐,很是没面子,心中暗暗问候了寝室那群贼子的二十多辈祖宗。

我本着海绵里积水的原则,见缝

插针,逢空就睡,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叫我。艰难的睁开眼,一

个女孩映入眼帘,一头顺直的长发在烈日下很是晃眼,加上他白皙的皮肤,黑白相间的视觉效果让我的眼睛顿时疼痛。桃園娜美

晃了晃脑袋仔细一看,是一漂亮的女孩,她那看似会笑的眼睛加上秀气的鼻子让我心里大为舒畅,她看我醒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拍了过来:“请问,你是章清吗?”我点了一下头,不知道这女孩找我做什么。

“请问,上午跑步时候睡着的是你不?”

……真他妈坏事传千里,无奈的点了点头。

见我点头后她笑的更灿了,她伸出手道:“您好,我是咱们学生会宣传部的,我叫梁晨,我们正准备针对你们新生军训做一期校刊,一直在寻找有趣的事情,您上午的举动已经基本传遍大一了,我还是在超市听到的,就赶紧过来了,正愁找不到素材呢……”

我听完脑袋都大了,竟然会有这样的效应,我拍了拍屁股站起来,望着她浅色的牛仔裙,冲她招招手示意她凑近点,她疑惑的凑了过来,我把嘴贴近她耳边轻轻对她说:“姐姐,门没关好。”

打赏 评论

第8章 无奈成名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1545字

啊的一声,她的脸瞬间成了绛红色,手刚放到裙子上又觉得很不合适,跟人聊天你捂着那算啥情况。

我一脸正义的站到她面前说:“来我身后,我给你挡着,你赶紧处理问题。”

她一脸羞赧,又不知如何是好,估计是不想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做这种不算优雅的举动吧,见她不吱声,我又靠近她耳边说:“厕所距离这有400米,你如果不想被更多的人看到就赶紧关门吧。”

“我,我……”从她空中呼出来的湿气我都感觉的到,恩,确实是香的,很是醉人。

只听一声闷响,她终于把她裙子上的拉链拉好了。

听她长吁了一口气,我回过头来,对她很单纯的笑了笑,这一笑,她刚转危为安的脸又晴转朝霞。

见她尴尬,我觉得自己有点邪恶了,早知道不告诉她了,我正寻思怎么开口呢,便听到一句谢谢,她倒是也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和表情,然后又挤出一个笑容看着我,我说不客气,没事的话我就去训练了。

没想到她还惦记着校刊的事,赶紧对我说:“再耽误你5分钟好不,训练的话我可以跟你们教官说一下。”我心想你还嫌我丢人丢的不够是不,还向教官请假,本想拒绝,但面对一个阳春白雪般的女孩露出一脸十分让人心疼的表情,很是不好拒绝,可能我这几天也有点内分泌失调吧,姑且不要一回面子了,不就丢个脸么,即使我不接受她的采访,这事也肯定兜不住,众口铄金,我还不如自己坦白点。

最终对我做了一个1200秒的“5分钟采访”,我有点后悔刚才答应她了,“采访”结束后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她请客,因为这种事混顿饭,我觉得很不体面,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临走之前我对她说了句:“以后上完厕所别太着急出来。”看她的脸再一次变色,我心里有点痛快,赶紧逃离现场,我并不知道我走之后她望着我的背影愣了3分钟。

过了两天,周五的时候校刊还真出来了,幸运的是我没上头版头条,不幸运的是我占了整整第二版,而第一版无非就是发扬学校开拓创新的精神,能吃苦能拼搏共同接受军训的考验了云云,还加上几张军训的照片和校领导腆着大肚子视察学生工作的镜头。

估计十个人里面是有十个人是不爱看第一版那种形象的,所以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第二版,因为校刊刚发下来,白恺就屁颠屁颠跑我身边嚷嚷起来:“哈,章清你走红了,一觉成名啊。”“太给咱班争光了,这一下都知道咱们软件专业了”……

红你奶奶个哨子,我从人堆里挤出去,心想这事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靠捡了200块钱交给老师求大红花了出了名呢。桃園娜美

刚准备去楼下自己抽根烟呆会,电话就过来了,果然是盈盈,电话里盈盈很是兴奋,夹杂着她们班污七八杂的鸟叫声她对我说章清太争气了,没给咱丢脸之类的损话,我没等她兴奋完赶紧挂了电话下了楼。

想起了一句话:“身为一个名人,我表示压力很大”

令我感到欣慰的是那天我死活没让梁晨给我照相,不然估计上厕所时候没准旁边哪个哥们正尿着,突然转过身来说你不是跑步睡着的那小子么,然后望着自己身上被滋上的尿液泪眼欲穿。

即使这样,我已经感到压力了,就像一个没羞没臊的洗发水的广告: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学校里都知道了有个能跑着跑着睡着的同学,然后越穿越离谱,传到后来就有人说:嘿,听说没有,软件班里有个跑百米能睡着的神仙,然后尿尿时候也睡着了,醒来厕所都满了。

中国人的嘴真可谓诛金利器,能媲美核武器了,早这样当初打小日本的时候就应该一人一句把小日本鬼子都喷回他们那点小岛,永世不得超生。

还有三天军训结束,大家都盼着这白驹赶紧过隙,别跟那隙里死命挣扎了,此时的心态能比上当年解放军同志快把大旗插上南京的时候。

大一新生都被摧残的差不多了,再来个把月估计该有人退学了,三十五度的气温始终居高不下,没有因为我们这些年轻的花朵被摧残降温,反倒时不时的来几场雨,老天爷看你热晕了,拿水浇浇你,浇醒了接茬练,晕了再浇。

这天晚上,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翻开电话,一个依然甜美的声

音响起:你好,我是梁晨。

打赏 评论

第9章 终于阅兵

刹那芳华:我大学里流浪的青春 第一卷 檀清 1203字

经过14天的艰苦奋战,终于在明天就要阅兵了,大家伙心里头那个兴奋劲儿能赶上收复台湾了。

我们头顶半边天头发的班主任晚上宣布:明天上午十点阅兵,大家一定要拿出精神劲儿,为我们软件二班争光争彩……(以下省略四万字),望着刘老师的唾沫星子如秋雨般洒落奖台,我心中暗自祈祷,愿第一排的同志能坚守前线,不怕脏不怕臭,努力建设和谐社会。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统一着装,带着刚填饱的肚子齐刷刷站在操场上,进行最后一次所谓的排练。

不得不说一句,学校餐厅里的饭菜的确能达到养猪场的水准,吃了一回土豆,发现皮没削,发誓不吃土豆;吃了一回茄子,牙差点掉了,发誓不吃茄子;吃了一回豆角,把牙缝都堵满了,发誓不吃豆角;吃了一回麻辣烫,吃出半斤沙子,发誓不吃麻辣烫;吃了一回馒头,吃出一粒老鼠屎,不敢发誓了。

垂头丧气的排练完,内心急切的等待十点的到来,十点半,校某某领导以及教官所在军队领导“准时”到场,随后几位领导发表一番义愤群英的演讲,十一点,阅兵开始。

阅兵结束快一点了,估计那群坐在看台上的领导饿了吧,结束后没发表太长的演说,颁完奖完事,我们班得到了一个光荣奖项:优秀班集体。桃園娜美

我好像回到了小学时代运动会结束的一幕。

据说阅兵时候有个同学踩掉了前面同学的鞋子,然后被警告了,原因是有损学校形象。

我很诧异学校会有这样的制度,那要是踢正步时候不小心踢到前面同学的屁股导致摔倒了那不是要开除?

你们坐在看台阴凉下看烈日下的同学们规规矩矩的踢出自己最好的正步,难不成就是找茬来了。

不过总而言之,军训终于结束了,一群黑人欢呼着冲向自己的宿舍,该洗澡的洗澡,该扔迷彩服的扔迷彩服,该睡觉的睡觉,该买衣服的买衣服。桃園娜美

学校放两天假,两天后就正式开课,所以很多同学都选择这两天稍微疯狂一把。

下午时候给梁晨回了个电话,上午她打电话表述了她的一点愧疚之情,她没想到反响会这么大,她说他们大二的不少同学自从知道新生里面有个跑着步能睡着的同学之后便要去大一找我一睹芳容。

然后当时我以着急上厕所为由挂了电话,说下午有时间给她回过去。

梁晨说晚上要请我吃饭,适当的弥补我一下,我立刻就接受了,怎么着我也吃你一回。

寝室里的禽兽们为我出名感到自豪,每天见了我都是标准军礼:觉觉哥好!

他妈不是因为你们,我至于丢我这张老脸么。桃園娜美

小强说他们请我吃饭,也是弥补一下,我以有约为辞改到第二日。

没想到梁晨请我吃饭是在校外,我还当就在学校餐厅凑合凑合,八点时候,我们在校外的“心情涮屋”集合。

进去之后发现里面都是比我们高一两级的学长,这点从肤色上能看出来,这儿是谈情说爱的绝佳场所,老板娘很会做生意,粉色的墙壁,淡紫色的餐桌,服务员都是一身KAPPA,明摆的婚姻介绍所。

梁晨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长发连衣裙,跟我中学时代的梦中情人差不多形象,我那会就喜欢倪萍年轻时候那样子。

坐下之后我直接问她:“怎么挑这么个地方,不怕有损你形象,你男朋友就不介意?”她倒是很坦然,“坐在这里的都是情侣不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