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透了的村妇

林玉娆今年30岁,熟透的水蜜桃,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她的丈夫是个不中用的,以前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伤到了鸡巴,婚前也没向林玉娆坦白,新婚之夜还让他的弟弟替他干了林玉娆。

“嫂子我去摘吧,你都淋湿了。”乳交

向明宇拉住林玉娆的手臂,一低头就看到她单薄的雪纺衫已经被雨淋得紧紧贴在身上,又大又白的奶子托在肉色内衣里,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落的晃动。

晚饭林玉娆决定做茄汁面,家里的菜园子在院子外面,下着雨,她刚跑出来要去摘几个番茄,就被从地里回来的向明宇一把拉住了。

男人手心滚烫,力气也大,拽着她不放,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瞬间让林玉娆两腿发软,她有些害羞地缩回手臂,看都不敢再看男人一眼,“那你再顺便摘点辣椒吧。”

说完满脸红晕地跑进了大门。

向明宇呼吸急促地盯着林玉娆的背影,天热,她下身穿着牛仔短裤,浑圆的屁股将牛仔短裤绷得紧紧的,好像下一秒这些碍眼的布料会全部裂开,露出那拍一巴掌就能颤上很久的大屁股。

向明宇摘了番茄和辣椒后走进厨房,林玉娆正在案板前忙碌,看到他进来,她问:“你哥怎么没回来?”

向明宇见嫂子身上还穿着微湿的衣服,性感身材一览无余,围裙系在奶子下面,将奶子勒得更加波涛汹涌。

不由的,他想起了嫂子和哥哥新婚的那个晚上,他把嫂子干得哇哇大叫,当时嫂子细长的两条白腿紧紧缠在他的腰上,他的鸡巴深深捅进去,嫂子就扭着小腰爽得要死要活,嫂子的骚逼好像会吃人,小嘴一样,热乎乎湿哒哒地吸着他的鸡巴,爽得他头皮发麻腰眼发酸,他不知道那晚他射了几回,反正睡时嫂子的骚逼已经被他干得高高肿了起来。

察觉到向明宇的视线越来越放肆,林玉娆下面的那张小嘴已经偷偷流起了水,她以前并不觉得自己会这么敏感,婚前她也从来没有过性生活,处女膜都是向明宇给她捅破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一看到向明宇就浑身哪哪儿都不自在,总想往他身上靠。

可向明宇代替他哥干了她这个嫂子这事儿,兄弟俩一直以为她不知道,起先她非常愤怒,觉得丈夫禽兽不如,可随着丈夫对她的若即若离,她反倒平静了下来。

显然丈夫过不了她被他弟弟干了这关,而他自己又没办法亲自来,只能憋闷着对她爱理不理。

“我哥他去帮二叔家搭棚子了,估计回来就晚了。”

向明宇口干舌燥,身下的鸡巴明显已经抬起了头,他怕再待下去会将嫂子压在案板上干死,急忙转身往出走,“我去看看窖里的水放满了没有。”

看着向明宇落荒而逃,林玉娆差点失声叫住他,她扶着案板站稳,心跳得快要飞出来了,听到向明宇的脚步声离开台阶,她忍不住追到厨房门口,悄悄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走出大门,她两手捂住火辣辣的脸,懊恼自己胡思乱想,她刚刚到底在期待什么?

打赏 评论

第2章 抱着奶子乱揉乱吸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1009字

林玉娆做好饭,出门寻向明宇吃饭。

她走出大门,看到向明宇戴个草帽站在水窖前发呆,他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了,那常年干活的结实身躯还能窥见壁垒分明的腹肌,最近她总会想起那夜发生的事情,那晚他太猛了,她下面那里早上起来又疼又敏感,她连内裤都没敢穿。

“明宇,吃饭了。”

林玉娆努力平复自己躁动的心情,她不想打破道德伦理的界线,虽然新婚那夜一切都已经朝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而去,但兄弟两个保持沉默,她也不愿意千夫所指。

没一会儿向明宇走进厨房,他已经洗完澡了,上身换了件黑色背心,下身一条七分短裤,将近一米八的个子非常压人。

林玉娆瞥他一眼,没敢逗留太久,可他背心外面健壮的胳膊还是让她心潮澎湃,那夜他就是用这双结实的手臂,箍着她的腰,死命的折腾她。

气氛有些说不出的暧昧,林玉娆摆好碗筷,向明宇也坐了下来,两人面对面,饭桌四方四正,不远不近的距离。

起先两人都安静吃饭,几口后林玉娆想起锅里还有汤,打算起身去盛。

“我来。”向明宇率先站了起来,他走向灶台,林玉娆目光不受控制地瞄了眼他健硕的脊背宽阔的肩,那夜她的两条腿就搭在他的肩上……

呼吸瞬间全乱了,林玉娆心里如火在烧,她抬头看一眼窗外的大雨,心里盼着丈夫赶紧回来。

“嫂子。”

向明宇端着汤放到林玉娆手边,林玉娆心不在焉,本能伸手去接,结果好巧不巧碰到向明宇的手,那滚烫的触觉让她浑身一热,心乱如麻地仰头对上他的眼睛。

向明宇目光压抑深沉,被林玉娆碰到手后身体不停紧绷,他难耐地想喘口气,可视线全被林玉娆雪纺短袖下的大奶子吸引。

其实雪纺衫早就干了,但林玉娆身材发育的实在让人血脉膨胀,那两坨一动就颤颤巍巍的大奶子,将胸前的雪纺高高顶起,尤其她现在微微弯着腰,深深的沟壑性感诱人,催着向明宇去吸去舔去咬去揉。

“嫂子……”向明宇声音几乎嘶哑,喉咙干得发不出正常的声音来,他那灼热的视线刺得林玉娆低头一看,胸前的风光一览无余。

她低叫一声伸手就要去护,可向明宇已经眼疾手快地抱住她,他的嘴透过雪纺和内衣一口叼住了左边的奶尖,有力的手臂死死箍住嫂子的腰,呼吸里像是裹着火,烫得林玉娆浑身发软,她像是受了惊吓,胸被小叔炙热的唇舌吮个不停,她颤抖着推他,“明宇,别……”乳交

向明宇俨然到了失去理智的边缘,大手扒拉着林玉娆的雪纺短袖,顷刻间单薄的短袖已经被推到胸部以上,他近距离看着颤动的白奶子,眼睛都红了,不管不顾地撕扯开内衣,抱着奶子乱揉乱吸。

林玉娆红着脸目光迷离,她控制不住身体的渴望,她怀念那晚的抵死放纵。

打赏 评论

第3章 骚嫂子,你难道不想让我的鸡巴干你?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1035字

“嫂子,你的奶子好大好软。”

向明宇平素是个非常正经的人,自从林玉娆来到这个家后,他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从没有过逾越的举动,除了嫂子结婚那夜。

林玉娆羞得咬住了唇,她还是想去反抗,无力的双手推着向明宇的肩膀,喉咙里的声音颤得不成样子,“明宇,不可以,我们不能……”

“嫂子,你为什么要穿这身衣服,你明知道你的奶子又大又骚,你为什么还要让它露出来,家里统共就我和我哥两个男人,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想要勾引我,是不是?”

向明宇吸着芳香柔软的奶子,恼怒自己被这骚货迷得团团转,他索性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已被她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案板上。

屁股一落到案板上林玉娆就吓得瞪圆了眼,双手更是下意识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连腿也缠在了他精壮的腰上。

“你、你要干什么?”

嘴里这么问着,可身体严丝合缝地贴着他,他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勾得她魂飞魄散,她张着小嘴急促呼吸,拖鞋下的脚趾也难耐地蜷缩了起来。

“你想让我干你是不是?”向明宇扯掉碍眼的雪纺短袖和肉色内衣,让他的嫂子光着身子被他戏弄把玩。

林玉娆惊呼着躲闪,摇头否认他的话,“没有,你胡说。”

“看看你这骚奶子,被我吃得又红又肿,是不是很爽,骚货,你是不是早就想让我这么干了。”

他的大手用力揉弄着她的大奶子,乳肉从他的指缝里钻出来,那细腻美好的触感,不停滋长着他心里的罪恶。

“我不是。”林玉娆羞窘到想哭,她踢着腿意图挣脱,“你不能这么做,我是你嫂子,明宇……”

向明宇看她绯红着小脸满面春情的骚样,那张小嘴时咬时张,诱得他扑上去亲她,宽厚的舌头直接伸进她的小嘴里,堵住她的惊呼,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一手往下摸,“嫂子,你嘴巴好甜,小舌头好滑。”

林玉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亲吻,男人那霸道的舌头无孔不入地缠着她的舌头,暧昧强势地又吸又吮,她来不及吞咽的口水全都被他吸走,他还用他的牙齿轻咬她的嘴唇。

喘息的空当里,快要上不来气的她察觉到下身传来异样,她几乎是立马就知道他的手指伸进短裤和内裤里,正要碰上她的那里。

“明宇!”

林玉娆惊出一身冷汗,她一把拉住他的手,求饶地摇头,“我们不可以这样,不行。”

虽然她明知道根本就阻拦不住,因为她自己每天每夜都渴望着他的浇灌,可是……

向明宇滚烫的唇舌咬住林玉娆敏感的耳垂舔弄,他任她拉着他的手,没有再乱动,可唇舌却撩拨她的香颈锁骨,一路往下又叼住他的奶子,“骚嫂子,为什么不可以?你难道不想让我的鸡巴干你?”

说着挺了挺他早已坚硬如铁的鸡巴,“你下面那个骚逼已经湿成了海洋,如果我的大鸡巴不捅进去,你说你待会儿会不会把厨房淹了?”

打赏 评论

第4章 硕大通红的鸡巴直往她的嘴里塞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2069字

小叔的手又摸进了她的内裤,那常年劳作的手指头粗糙带着薄茧,好像砂纸磨蹭着她敏感的下身,她知道她的下身泛滥成灾,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流那么多水,虽然她30岁了,可性生活方面懂得真的很少。

林玉娆委屈羞耻地哭了出来,哪怕身体早早就被向明宇干过了,可她还是过不了心理那一关。

“哭什么?”看嫂子荡着春情的小脸上挂着泪水,那千娇百媚的骚样,不仅没能让向明宇生出怜惜之心放过她,反而鸡巴更硬更粗。

察觉到向明宇正在扯自己的短裤,林玉娆无力的小手胡乱去推他,嘴里发出娇娇的求饶,“明宇,放过我吧,吃饭好不好?饭要凉了。”

“那你给我口出来。”

向明宇自那夜碰过林玉娆后,距今已有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他每天看她扭着大屁股晃着大奶子,他的鸡巴胀得快要爆炸了。

“什、什么?”

张着小嘴一脸惊讶的林玉娆呆呆看向向明宇,她并不知道她这副样子有多诱人,微张的小嘴在向明宇的视线里,能直接看到她瑟缩的舌尖,而且她的小嘴还被他给亲肿了,红通通的让他的龟头直往出冒精。

向明宇忍无可忍,扯过林玉娆的脑袋就亲了上去,使劲舔吸后把手指塞进她小嘴里。

嘴里咸咸的味道让林玉娆头脑发晕,她已经被亲得迷糊到找不到东南西北,整个人靠在向明宇怀里,如果不是稀薄的理智撑着她的底线,她恐怕早已经大喊着让他把那根滚烫坚硬的棒子捅进她的下身。

“唔……明宇……”那可恶的手指夹住她的舌尖,他放肆地逗弄她,她无处可躲,眼泪乱飞,嘴巴合不拢,唾液顺着下巴往下滴,落到汗湿的脖子上,再被他低头一口吸走。

“唔!”

林玉娆难耐地挺了挺白花花的胸脯,被他吸得红肿的奶头又回到他嘴边,她控制不住地喘息,浑身又痒又燥,尤其下身那个洞的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咬。

“明宇……”林玉娆难受地哭了起来,她摆动着小腰迫切想要脱离他的控制,拳头砸在他身上,想赶走他。

“骚逼痒了是不是?”向明宇看着林玉娆生不如死的样子,手指用力往她的喉咙捅,林玉娆瞬间难受得挣扎不停。

“唔唔你放开我……”她哭着叫着,可怜极了。

“那你给我口。”

向明宇语气好像在商量,可他的嘴到处的煽风点火,一路从她的锁骨舔到晃悠悠的奶子,“嫂子,你的奶头硬得像石头一样,太骚了。”乳交

感受到滚烫的唇舌不停在她的奶头上盘旋,林玉娆快要崩溃了,她奋力将他的手指从她嘴里扯出去,颤抖个不停的身体想跳下案板。

可她小腰这才一扭,向明宇的大手立马抓住她的奶子,不轻不重地一捏,“唔!”她痛苦地缩着腰又倒回他的怀里。

“你想跑哪里去?”

向明宇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看她,他眼神猩红,浑身散发着凶兽求偶的癫狂气息,“嫂子,用你的小嘴给我吃一吃好不好?”

他把他硬如铁棍的那东西对准她被迫分开的下半身,隔着短裤和内裤,那东西烙铁一样的温度还是烫得她不停哆嗦。

“不行,绝对不可以!”林玉娆以为小叔想再次捅进她的下面,她严厉拒绝,“明宇,我们不可以这样,我是你嫂子,你不能这么做!”

新婚那夜只是个意外,当时她并不知道压在她身上的是小叔,可现在她非常清醒,她怎么能允许他胡来呢!

“可是我的鸡巴怎么办?它快要爆炸了,嫂子你摸摸看,如果你不吃它的话,它活不过今天的。”

向明宇铁了心要让林玉娆给他弄出来,反正他早就已经干过她了,再怎么努力忽视那夜的缠绵,也不能代表这件事情就从来没有发生过。

林玉娆抗拒不了小叔的力气,她被他硬拉着手抓住他的那根棍子,手心里滚烫的温度瞬间吓得她就想放开。

“嫂子别放。”向明宇喘得非常厉害,他身上的背心都被汗水打湿了,明明外面下着雨,气温适宜,可厨房里却热火朝天。

“嫂子,用你的手上上下下撸它,别怕,它想让你撸,嫂子,快点,你看它肿得都吐水了。”

林玉娆真的感觉到手心里粘糊糊的,那是小叔那根棍子肉头上冒出来的液体,她不敢看那硕大粗壮的东西,心里很惊讶结婚那夜他到底是怎么插进她的下面的,也太大了。

闭着眼随便动了几下,可向明宇并不满足,他让她两只手一起摸,那玩意大的离谱,林玉娆动了好一会儿,感觉手都酸了,她咬着唇羞耻地问他,“好了没有呀?”

耳边小叔的呼吸声粗重到让她心都飞了起来,他炙热的呼吸喷在她脖子上,喉咙里发出痛苦又愉悦的闷哼,“嫂子,给我吃一吃吧,让它钻进她的小嘴里去好不好?”

他在求她,林玉娆颤抖着摇头,“不可以。”她试图夹紧双腿,下面那个洞已经湿得一塌糊涂,身体里痒痒得她快要坐不住了。

“不用下面,用你上面的小嘴。”

向明宇的鸡巴得不到疏解,理智全无地将林玉娆一把提下案板,压着她跪在地上,硕大通红的鸡巴直往她的嘴里塞。

“你疯了!”林玉娆脸色一白,她从来不知道这东西还能用嘴吃的,鼻尖那浓烈的腥膻味让她十分不适的一直躲。

“嫌弃我?”向明宇半眯着眼看出林玉娆的抗拒,这个嫂子娇娇软软,他也不想逼她。

大手一捞将她从地上提起又放回案板,这次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粗暴地扯落她的短裤和内裤,对着那红艳艳湿哒哒还散发着骚气的骚逼,张嘴就吸了上去。

“你干什么!”

林玉娆震惊得瞪圆了眼,伴随着下身被疯狂吸吮,她身体里的痒意也到达了极致,挺着腰像案板上的鱼,努力扭动着身躯,可洞里那火热的唇舌实在让她魂飞魄散。

“明宇……”她爽到头皮发麻,手放到他脑袋上想推开,却在下一秒直接抱住了他,“明宇……”

打赏 评论

第5章 小叔连内裤都没给她穿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1018字

就在向明宇吃嫂子的逼吃得无比忘我的时候,大门口突然传来放铁锹的声音,哐得一声,透过已经逐渐停止的雨声,传进厨房惊醒了两个偷吃的人。

林玉娆手忙脚乱推开小叔,她知道应该是丈夫回来了,赶紧跳下案板想穿衣服,结果因为浑身发软,腿一落到地上就往前栽去,还是向明宇眼疾手快一把捞住她。

等向明兴进来的时候,餐桌前叔嫂两人已经恢复正常,气氛有些怪,导致向明兴不动声色盯着妻子和弟弟多看了几眼。

察觉到丈夫看过来的视线,感觉像是捉奸一样,林玉娆难堪地夹紧腿,腿心里湿滑一片,刚刚情况紧急,小叔连内裤都没给她穿,牛仔那有点硬的面料此刻紧紧贴着她下面那个洞,她实在羞耻害怕,生怕被丈夫看出什么来。

“吃饭了没有?”

相比林玉娆的慌乱,向明宇明显镇定很多,虽然餐桌下他的鸡巴还高高挺起,手指上还残留着嫂子骚逼的味道,但他看向哥哥时的眼神平静寻常,根本就看不出不久前他差点就把鸡巴肏进嫂子的逼里。

空气里都是饭菜的香味,向明兴看出妻子表情不太对劲,心里头有了计较,他怀疑这两人背着他干了那档子事,可弟弟一脸坦然,他又觉得冤枉了两人。

“没吃的话我给你端,先前明宇回来的时候我饭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你给二叔家帮忙。”

林玉娆有点受不了丈夫审视的目光,她知道再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话,肯定会引来丈夫的怀疑,只能抬头笑着问他:“棚子搭完了?”

妻子的表现打消了向明兴的疑虑,他知道他娶的这个女人温柔懂事,很乖巧很听话,平时干活也很利索,也不喜欢串门说闲话,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她很传统,虽然长得漂亮,身材丰满性感,却从来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

就冲这一点,向明兴觉得妻子不可能会和他弟弟发生什么。

“我吃过了。”向明兴摇头,瞥一眼埋头吃饭的弟弟,他问:“我们去年买的工具箱放哪儿了?二叔家扳手不够,我回来拿。”

“就在外面车棚里,我喝完这口汤给你找。”

“不了,我自己去拿。”

向明兴离开厨房的时候,又有点不太放心地回头,看着妻子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他,干净的一如娶她时一样,他顿觉呼吸困难,新婚夜他不该那么欺辱她的。

“晚上我回来估计十一二点了,你早点睡,不用等我。”

看着丈夫大步离开院子,林玉娆捂着胸口松了口气。

“你怕被他发现?”向明宇端着碗凝视林玉娆,心里有点难受。

林玉娆站起身就想回房间换衣服,她浑身上下现在都不舒服极了。乳交

“嫂子,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觉得逃避有用吗?”向明宇不允许林玉娆逃避,他结实的手臂搂住她的腰,迫使她坐进他的怀里。

屁股下面硬硬的棍子顶着她,林玉娆惊愕地瞪他,“你……”

打赏 评论

第6章 大鸡巴要干烂你这张骚嘴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2105字

“你以为我哥来了,这玩意儿就软了?”看着林玉娆震惊到小脸绯红的样子,向明宇的手又不受控制地去摸她的奶子。

林玉娆浑身一颤,想起丈夫才出去不久,万一突然进来……

“明宇,今天的事情我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急忙站起身来,生怕小叔再逮住她,她赶紧跑出厨房。

回房间将门紧紧关上,单薄的后背紧贴着门板,无力的身体滑落在地。

湿黏的下身不时提醒着她不久前差点酿成的大错,林玉娆无助羞愧,红着眼睛委屈极了。

不等她稍微喘息一会儿,走廊里就传来脚步声,她以为向明宇追了过来,害怕地赶紧站起身,惊慌失措的就想找个东西把门抵住。

农村里的房间门都是左右两扇,里外都只有门把手却无处上锁,林玉娆去搬凳子的功夫门被推开,她的心瞬间蹦到了嗓子眼儿,不等她扭头,就听丈夫问:“你在干什么?”

向明兴并没有进门,而是对林玉娆说:“把我手机充电器拿给我。”

林玉娆浑浑噩噩把床头插座上的充电器拔给他,向明兴接过后盯着她看,打量几秒,“你不舒服吗?”

林玉娆摇头,“没有。”

“你脸色不太好,是太热了吗?”

林玉娆难以启齿,她总不能告诉丈夫,她怕他弟弟来和她做苟且之事吧。

“感冒的话就喝点药吧,家里没有就让明宇去买。”

感受到丈夫的关切,林玉娆心里更不是滋味,她发誓一定要管住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能再像个荡妇一样欲求不满。

“嗯,知道了。”

看着向明兴去了厨房,林玉娆猜测丈夫大概是给向明宇交代买药的事,她回房拿了衣服偷偷溜进浴室冲澡。

原打算快速洗洗,可当手指摸过下面那个洞,难耐的瘙痒又席卷而来,脑海里又浮现起先前小叔蹲在她腿心前给她舔洞的一幕,他的舌头又烫又灵活,像条小蛇在她的洞里肆意狂欢,她当时已经爽的完全失了智,只想着让小叔给她更多,如果不是丈夫突然回来,只怕这会儿他那粗壮如手臂的棍子已经捅进她的……

“唔……”林玉娆半咬着唇胡乱摸着下身,她没什么经验,又羞于探索,手指更不敢往里面戳,只能用指腹不轻不重地揉着阴蒂,“好难受……”她想哭,自己一个人弄始终不得章法,反倒把自己弄得不上不下无比难受。

白嫩的身体没一会儿又汗珠连连,她逐渐站不住,一屁股坐在小板凳上,敞开颤个不停的双腿,手指尽全力地抚慰自己。

“怎么会这样。”

林玉娆被自己过于强烈的欲望给欺负哭了,她的手指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让自己满足,折腾半天,手都麻了,敞开的双腿也无力地倒在一边。

缓了一会儿后,林玉娆决定放弃不管了,她重新站起来冲澡,强忍着体内叫嚣的瘙痒,冲完澡发现外面雨又大了起来,她还得去收拾厨房里的碗筷。

把头发吹了七八分干后,这才心情复杂地走向厨房,到了门口,不知向明宇还在不在里面,她屏住呼吸侧耳倾听。

“嫂子就这么怕我?”身后走廊的门突然打开,向明宇携着雨水的凉意踏了进来。

林玉娆吓了一跳,心都飞了起来,她扭头瞪圆了眼地看他。

“洗澡了?”向明宇视线上下看她,“穿这么多不热吗?”

林玉娆洗完澡就换了长袖长裤,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现在听向明宇这明显奚落的话,她羞耻地脸都红了,“要你管!”愤愤进了厨房。

身后向明宇跟了进来,林玉娆瞥一眼餐桌锅灶,都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餐桌上遮苍蝇的塑料镂空罩下面还摆着她没有吃完的饭。

“你……你怎么收拾了?”虽然知道向明宇勤快能干,一向不在乎厨房里的这些活,但林玉娆还是有点难为情。

“嫂子做饭我洗碗,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

向明宇对此事不以为然,他还献宝似地将一捧开得正好的芍药从她身后递过来,顺势无赖地抱住了她,“嫂子,你看这花开得多好,我给你用狗尾巴草绑了一捧,等下我找个玻璃瓶子给你插起来。”

身后滚烫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让林玉娆分神欣赏鲜花,浴室里本就没有得到疏解的身体像干枯的野草一样瞬间被点燃。

她懊恼地骂他,“你别太过分,给我走开!”

“洗澡的时候自己玩骚逼了?”向明宇单手就把林玉娆提到案板上,她那点挠人的力气根本就不值一提。

“你不要这样,你是不是疯了。”

林玉娆手忙脚乱地挣扎,她知道自己根本就经不起诱惑,她的身体已经全然背叛了她的理智,如果向明宇坚持要和她乱伦,她……

“嫂子,干一次吧,今天我们都爽一次,结束后,这事以后都不再提了。”

向明宇引诱的声音仿似天籁,对于一个骨子里兴许是个荡妇的林玉娆来说,太难拒绝了。

抵御着蚀骨瘙痒,她哭着摇头,强守底线,“不行。”

“那我不进去,嫂子用嘴给我吃,把我的精咬出来吞进肚子里,嫂子,我要喝你的逼水,我要把你这个骚货吸喷。”

向明宇一刻都等不了,在林玉娆地惊呼中扒掉她的裤子,脑袋钻到她的腿心前,湿热的舌头对着骚洞又舔又吸。

“不不不……唔……”林玉娆过于敏感的身体竟然只被狠狠吸了几口就喷了出来,她还在极度的舒爽中闭着眼感受时,就被迫切的小叔拽下案板,他压着她的脑袋跪在他面前,以不容她抗拒的气势将那粗大的棍子塞到她嘴边,急不可耐地挺着腰戳她的嘴唇,“嫂子,快吃。”

林玉娆受不了这种性爱方式,可小叔的棍子用力往她嘴里戳,他还不停发出痛苦地呻吟,“嫂子,求你疼疼它,鸡巴快要爆炸了。”

林玉娆一个失神,那凶悍炙热的棍子就强势入了她的嘴,直捅得她舌头都无处安放,她一时间无措地呆住,胸腔里的那颗心好像已经彻底跳出了嗓子眼儿。

“嫂子快舔,用你的舌头舔它吸它,嫂子,骚货,你会喜欢你小叔的鸡巴的,大鸡巴要干烂你这张骚嘴。”

打赏 评论

第7章 嫂子大鸡巴要射了,全都射进你的骚洞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1039字

铁杵一样的棍子在她嘴里疯狂抽插,林玉娆根本就来不及品尝这根棍子的味道,舌头都快要被向明宇给顶麻了,偏偏这人还不放过她,让她舌头舔他的棒子,她不舔他就抓着她的头发往更深的地方捅。

“嫂子,好不好吃?”向明宇一边摆动有力的腰身,一边低头打量嫂子的反应。

林玉娆眼神迷离小脸酡红,她娇嫩柔软的嘴巴费力讨好地吃着他的鸡巴,听他叫她,她还茫然地抬头,那乖巧风骚的样子,刺激的向明宇后腰一用力,狰狞的鸡巴直捣嫂子的喉咙。

“唔!”

林玉娆震惊地瞪圆了眼,喉咙被异物刺激得立马恶心起来,她忍不住干呕,求饶地冲小叔摇头,那娇弱无助的样子,大大满足了向明宇征服嫂子的虚荣心。

这种奶大腰细屁股翘的骚货,就得他的大鸡巴狠狠干才行。

“骚货,你的骚嘴好热,嗓子眼怎么这么细,夹得我鸡巴好爽。”乳交

越来越粗的鸡巴包裹在湿滑火热的小嘴里,向明宇舒服地微眯着眼睛,大手更用力地按着嫂子的脑袋,虽然鸡巴还有半截晾在外面,但禁忌的感觉已经超越一切。

“嫂子,我要加速了。”

话音落下,大鸡巴又往林玉娆的喉咙更深了几分,两颗蓄精的卵蛋随着向明宇粗暴的动作不停敲打着林玉娆的下巴,林玉娆羞得脸红心跳,脑子里一片空白。

“骚货,干死你,让你勾引我,哦骚嘴快吸我,嫂子,嫂子大鸡巴要射了,全都射进你的骚嘴里。”

向明宇速度越来越快,嫂子被他捣得眼泪乱飞,眼白都快翻出来了。

“唔!”不停涨大的鸡巴终于在嫂子柔软的嘴里泄了出来,卵蛋里存货太多,积压许久,向明宇按着嫂子的脑袋不知射了多久,这才勉强射完。

林玉娆仰着脑袋被迫不停吞咽,可小叔射的精太多大浓,来不及吞咽的全都从小嘴里流了出去,地上滴滴答答掉了不少。

那半软的棒子从她嘴里滑出去,她也跪倒在地上,喉咙被浓精堵住,她咳嗽着想往出吐。

“不许吐。”

小叔抬起她的下巴,粗糙的指腹将她嘴边的浓精不停往她嘴里戳,“嫂子,这都是宝贝,我看你整天扭着屁股欲求不满,既然我哥满足不了你,那就多吃点我的精液,如果这张小嘴吃得还不够,那我就给你下面的那个骚洞也射满。”

向明宇抱起浑身无力的嫂子,看她脸上都是他喷溅的浓精,狼狈风骚,她漆黑的眼睛里混沌不清的都是情欲的影子,明显没有满足。

“嫂子,你下面的骚逼是不是想让我进去?骚逼让大鸡巴日好不好?”向明宇托着嫂子肥硕性感的大屁股,狠狠揉弄了几下。

“唔嗯……”敏感的林玉娆发出了欲求不满的呻吟,她觉得身体里的火已经快要烧死她了,她无助地靠在小叔健硕的胸膛,感受他汗湿的体魄不停磨蹭她几乎赤裸的身体。

“不行……”意识还在挣扎,但身体却像蛇一样缠着小叔不放,“明宇……”

打赏 评论

第8章 西瓜地里吃奶子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1058字

‘轰隆隆’一声惊雷响彻天际,屋里意乱情迷的林玉娆瞬间吓醒了,她急忙推开向明宇,这肯定是老天爷在警告她。

眼见着向明宇不管不顾的又缠了过来,她小手撑在他坚硬的胸膛上,喘着气圆眸瞪他,“如果我们再继续下去,肯定会被天打雷劈的。”

林玉娆捡起衣服,随便护着身体就跑出了厨房。

接下来的几天,林玉娆都尽可能的和向明宇保持着距离,她连短裤短袖都不敢穿,幸好一直下雨,倒也不怎么热。

“村里张家老太太死了,他们叫你过去帮忙,你收拾一下我送你过去。”

丈夫撩开门帘探头看着屋里正拖地的林玉娆,这事儿林玉娆知道,只不过她嫁到这个村里没多久,新媳妇也不怎么认识别人,之前村里有结婚嫁娶的喜事,丈夫倒是带她去露了个脸,这白事还是头一次碰上。

林玉娆有点迟疑,“真的要我去?”

“你不想去?”

“没有。”她想了想,反正不管怎么样都得和村里人熟悉起来,“那你等我一下,我地拖完就出来。”

林玉娆到张家后,跟着丈夫认了认人,然后丈夫有事离开,她混在女人堆里,也说不上话,埋头帮着摘菜。

时间过得很快,忙完跟大家一起吃了饭,新认识的同龄王雪和她顺道,原打算一起走,结果刚出了张家门就看到向明宇坐在摩托车上,明显在等她。

王雪不好意思同乘,谢绝了林玉娆的好意,林玉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车。

向明宇这人不怀好意,车速很快,尤其最近雨多,路上坑坑洼洼都是水坑,林玉娆被颠得屁股疼,身体更是下一秒就能飞出去。

“你要死啊!”

又一个水坑溅起的水花全喷腿上,身体也颠得差不多站了起来,林玉娆吓得急忙死死抱住向明宇精瘦的腰身,小脸也蹭到了他宽阔的后背上,“你是不是想把我摔下去?”

她气急败坏,暗骂这人可恶。

“不躲了?”前面传来闷笑声,向明宇速度不减,转瞬间把林玉娆带到了西瓜地里。

她预感不秒,跳下摩托戒备地问:“来这里干吗?”

向明宇嘴边噙着坏笑,公路两边车来车往,他胆大包天的拦腰将嫂子抱起,“让我吃吃你的骚奶子。”

林玉娆羞愤欲死,“我们不是说好不再提那天的事情的嘛!”

“谁跟你说好了?”向明宇将嫂子扔进泥土建的瓜房里,瓜房是用来看瓜的,防止瓜快熟的时候公路两边的车偷瓜。

瓜房里有土炕,上面铺着干草,林玉娆一被放下就迅速翻身要起,向明宇弯身按住她,下一秒火热的舌头就钻进她的小嘴里,他实在太想她了,这骚货还天天躲她,她难道不知道她风骚的大奶子流着水的骚逼成天成夜的在他的脑子里转悠个不停嘛。乳交

“唔……你别……”腰一凉,小叔的大手已经摸进她的上衣,她还来不及阻止,胸就被他抓住了。

“嫂子,嫂子。”向明宇痴迷地叫着嫂子,舌头像鸡巴一样在她嘴里抽插,两人的口水她吞咽不及,淫靡地顺着嘴角往下流。

打赏 评论

第9章 帐篷里唇舌纠缠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1055字

一个努力压抑欲望的女人,是经不起任何撩拨的,向明宇滚烫的唇舌在她的两个乳房辗转吮吸时,林玉娆只能无助地抱住他的脑袋。乳交

“嫂子,你奶头硬了,是不是想要了?”

向明宇已经完全看透林玉娆的本质,她就是个骚货,虽然现在对于肏逼这种事情非常害羞,但只要她多吃几次鸡巴,以后肯定会天天缠着他往死里干她的。

“没有,你胡说。”林玉娆从小到大接受的思想根本就不允许她犯这些禁忌,如果丈夫的那玩意儿好好的,她也不需要受这些委屈。

红着眼眶胡乱去推小叔的脑袋,“你走开,我要回家。”

奶头被迫离开小叔的嘴巴,发出淫荡的啵儿的一声,林玉娆又羞又气,现在想来,就算丈夫不中用,新婚夜也没必要让小叔干她,那她现在和小叔也不会变成这种样子。

看着嫂子手忙脚乱拉好衣服就要离开,向明宇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嫂子当真一点都不想再和我亲近了?”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嫂子,就请你以后尊重我。”

……

张家老太太下葬这天,时间定在半夜三点,林玉娆和丈夫以及小叔都得去帮忙。

天很黑,林玉娆还没怎么和大家混熟,王雪孩子生病了没来,天又开始下雨,林玉娆剥完蒜闲来无事,坐在院外的帐篷里发呆。

一道人影走近的时候,她没在意,可当这人影坐到她身边并将宽大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时,那熟悉的味道几乎瞬间就让林玉娆知道这人是向明宇。

她的心不由自主地乱跳了起来,伸手抓住衣服一角,感受到上面还有小叔的体温,她鼻尖一酸,她嫁的丈夫把她扔在这里不管不顾,里屋里虽然暖和,可人挤人,她又不善交际,只能在这里躲雨,夜里风凉,待久了确实冷。

肩膀一沉,小叔的大手将她整个身体压进他怀里,他什么话都没有说,紧紧抱住她,他胸膛一如既往的硬挺炙热,那宽厚的脊背还给她挡了不少冷风。

“明宇……”林玉娆小声叫他,“这里出出进进都是人,被大家看到了不太好,你……”

“不想让我在这里干你就闭嘴!”向明宇语气很冲,不仅没听嫂子的话,还胳膊一用力将嫂子提到他腿上坐下。

屁股一挨到小叔那结实的双腿,林玉娆立马面红耳赤,她单手撑住小叔的肩膀,央求道:“帐篷里等下会有人过来拿蒜,万一……唔……”

火热的舌头汹涌叼住林玉娆的舌头,逮住了可劲儿的欺负,林玉娆惊得目瞪口呆,慌忙挣扎,可那条大舌头却兴风作浪,他的唇像是会吃人的魔鬼,她的口水全都被他吸走,他还故意加大吞咽的声音,暧昧淫靡又胆大包天,林玉娆柔软的身体被小叔死死按在怀里,他的大手摸进衣服里,反复揉捏着她的大奶子,林玉娆红着脸扭着屁股,春情泛滥。

院子里人声鼎沸,院外也时有人走动,雨虽然下得不大,但敲在帐篷上也有不小的动静,叔嫂两人沉沦在唇舌纠缠的快感里,不知天地为何物。

打赏 评论

第10章 大鸡巴深深肏进了骚货嫂子的逼里

熟透了的村妇 春不语 2069字

“这帐篷里有人吗?”

一道询问声突然响起,坐在向明宇腿上被亲得迷迷糊糊的林玉娆心头一颤,她下意识推开小叔,惊慌失措就想跳下小叔的腿。

向明宇搂着嫂子的细腰没让她动,他伸手将她的脑袋压进怀里,扭头对询问的人说:“有,躲雨。”

“我就说我好像看到有人,不过这里太黑了,雨也越下越大,要不然去屋里吧,离埋人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没事,我在这里等就行。”

“那好吧,屋里有热茶,你坐会儿就去端一杯暖暖。”

“嗯。”

听着那人脚步声逐渐远去,耳朵一热,察觉到是小叔的舌头在舔,林玉娆痒痒得缩了缩脖子,躲着他小声说:“你放开我。”

再这么下去,迟早被人发现,刚刚差点吓死她。

“还冷不冷了?”向明宇粗糙的指腹摩挲着衣服下嫂子细滑的皮肤,他闻着她发间的香味,意乱情迷,鸡巴控制不住地涨大,想肏嫂子的逼。

“你……”小叔那根肉棍直自挺挺地戳着她的腿心,林玉娆又不是单纯不知事的小姑娘,她红着脸骂他,“你真是整天没个正形,下流!”

向明宇被骂得闷笑出声,他抬起嫂子下巴,凑近啄吻她已经被他亲得肿起来的小嘴,“嫂子骂得对,不下流怎么会整天想着肏嫂子的骚逼呢!”

“呸!”林玉娆羞愤地胡乱挣扎,“你放开我,我要进屋里去。”

“屋里那么多人,嫂子的奶子又这么大,你难道不知道那些男人是怎么看你的吗?”

林玉娆一惊,臊得面红耳赤,怪不得白天有好几个男的一直盯着她看,起先她以为是不认识她,可现在想来……

“你胡说,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我能吃嫂子的奶、亲嫂子的嘴、摸嫂子的逼,他们能吗?”向明宇简直坏透了。

“嫂子,趁着人少,让我摸摸你的逼流水了没有。”

向明宇丝毫不畏惧这是什么地方,脑子里成天被嫂子的大屁股大奶子占满,如果不能再肏一次嫂子,他肯定会被逼疯的。

“你疯了。”林玉娆赶紧去拉小叔已经滑进她裤腰里的大手,敏感的肌肤怎么经得起他这么胡来。

向明宇右手攻嫂子下身,左手骚扰嫂子奶子,把本就淫性显露的嫂子撩得浑身发软,她那双阻拦的小手一时自顾不暇,不知该护哪里才好,反倒急得秀气的鼻尖渗出了几滴香汗。乳交

雨下得越来越大,帐篷顶像敲锣打鼓一样热闹,院子里进出的人也越来越少。

林玉娆被小叔压在了剥蒜用的桌子上,这边光线实在暗,院子里出来的人很难第一时间看到这里的人影。

可尽管如此,林玉娆还是紧张得浑身紧绷。

“明宇,别……”小叔将她的一条腿从长裤和内裤里拽出来,强势地分开她的双腿,他那根淫棍气势汹汹地抵着她的腿心,火热的温度烫得她小腹痉挛。

“好湿,嫂子,骚逼发大水了,你说今晚的大雨是不是都从你这逼里流出来了?”

向明宇平时看起来无比正经的一个人,可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就瞬间化身流氓,臊得林玉娆抓起手边的抹布往他身上砸,“你快放开我,混蛋!”

“混蛋要干嫂子了。”

向明宇两手抓着嫂子腿根,让她的屁股只有一点点留在桌面上,林玉娆察觉到他的用意,害了怕,尽管心里说不出的期盼,可理智还是提醒着她不能这么做。

“明宇,我们不能对不起你哥。”

“他都能那么对你,你又何必事事想着他呢!”

向明宇低头打量嫂子的逼,光线暗得完全看不到那里的情况,新婚那夜也是一片黑暗,不过前些日子他倒是在厨房观赏了个仔细,嫂子的逼这会儿肯定艳红地流着香甜的淫水,他要是干进去,她不得立马爽死。

“你什么意思?”林玉娆以为小叔这是在暗示新婚夜的事情,难道他发现她已经知道了?

“我的意思是嫂子的骚逼正一张一合地邀请我干进去,嫂子有没有感觉到我的龟头也迫不及待想挤进去?热不热?我龟头溢出来的精液和嫂子骚逼的淫水混合在一起,是不是很滑?”

那根粗壮的鸡巴竟然真要干进来,林玉娆已经能感觉到硕大的肉头强势破开她的洞口,她紧张到快要不能呼吸,就连撑在桌上的双手都快要失去力气。乳交

“明宇……”她已经思绪混乱,身体对小叔肉棍的渴望那样浓烈,她知道自己大概是个荡妇,不管再怎么压抑,可一碰到小叔,她总是恨不得新婚那夜的事情再发生一百遍一千遍。

“嫂子,我哥不疼你,我疼。”

向明宇强忍着想立马干进嫂子骚逼的肿胀鸡巴的渴望,嫂子小逼的骚水已经泛滥成灾,将他的龟头都弄得湿哒哒的,他预见干进去将会有多爽,可他不想强迫嫂子,至少这种事情他不愿意她痛苦。

“你也想要我的是不是?嫂子,骚货,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你恨不得我现在把你干得要死要活欲罢不能,你为什么还要在乎我哥,他平时怎么对你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他满足不了你可是我能,我的鸡巴能让嫂子的骚逼不再整天整夜的瘙痒,我能让嫂子感到快乐感到幸福。”乳交

大鸡巴不停戳着嫂子的逼口,淫水粘糊糊地发出暧昧的摩擦声,林玉娆快要坚持不住了,身体里有无数蚂蚁在咬,蚀骨难忍,她一把抱住小叔的脖子,将整个身体贴进他火热的怀里,“明宇……”她哭着扭动着屁股,下面的洞主动往小叔的鸡巴上面靠,“明宇……”

“让不让我干?”向明宇咬牙,一口叼嘴她的嘴,粗暴地亲吻,“骚货,要不要我肏进去。”

林玉娆理智全无,丢盔弃甲,“要,明宇,干我,呜……”乳交

向明宇呼吸一窒,蓄势待发的大鸡巴浅浅探了几下后,强劲的腰板一用力,大鸡巴深深肏进了骚货嫂子的逼里。

“嫂子,我终于肏进你的骚逼了。”

“唔……好大,好硬,明宇,明宇,太涨了,我要被你撑裂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