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红杏

清明节了,向来宁静的拉仁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比过年都热闹得多。

对于那些常年在外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人来说,清明回家祭祖,远比回家过年要重要得多。

这是谁都明白的原因,回家祭祖,无非是为了求得祖宗的荫护,保佑自己财色双收等等。

这些人,也只有在期望祖宗给予自己好处的时候,才会想起祖宗来。夏筠婷

这些人在自己祖宗还活着的时候,往往连一天孝都没尽过,尤其是男人,扔下老婆孩子在家,自己在外面打工或者做生意,家里老爹老妈的身体状况从不过问,有病了打几个钱回来,死了就请几天假回来料理后事。

清明节的热闹比之过年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过年也不愿回家跟老爹老妈老婆孩子相聚的男人们,还有那些迷醉在外面花花世界里的姑娘们,清明节却都积极地回来祭祖了。

刘高看着那些大老爷们,心里恨恨的。

这些爷们一个个穿得光鲜极了,有不少还是开着小车回村的,而他还住着两间老式木架老瓦房,也是村子里五十余家中唯一的老瓦房。

别人家至少都是三层以上的平房了,有的甚至整得像小洋房,里面光光亮亮的,弄得刘高一见就恨不得抓几稀泥巴扔到墙上去。

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刘高十岁死了爹娘,剩下个病秧秧的爷爷,勉强抚养着他长到十六岁,也一命呜呼了,后事都是靠乡邻们帮着料理的。

冲着这点,刘高还是不好往小洋房上扔稀泥了。

回村的大军中,也有令刘高一看着就入迷的人,这些人当然是那些村妹子们,还有那些哥儿们从外面带回来的女朋友。

村妹子们没出村之前,一个个粗衣粗布的,背着背篓满山爬着打猪菜,没想到一出村到外面两年,回来一个个山鸡变凤凰,个个花枝招展的,一个也不比城市的姑娘们差,而且还是素面朝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好山好水让她们皮肤天然的白,水嫩嫩的,好不诱人,在这点上不是城市那些不施粉化妆就出不了门的娘们能比的。

只可惜,这些村妹子们一出去,个个都留恋城市生活,大半都嫁到城里去了。

这害得本来就重男轻女导致男多女少的村庄里,光棍的男人越来越多,有本事的出外面打工带外地的姑娘回家过日子,没本事的村里找不着,外面又带不回,只能老实光棍着。

村里满打满算也就那么两三百号男人,去除老的小的,年轻的也就一百来号,可是却有十几号还是光棍,有几号都年近四十了,有几号还正处于疯狂找老婆的青壮年时期。

对于去年刚死爷爷,念年才满十七岁的刘高来说,虽然还不能算是光棍,但是自己小学二年级的文凭,和两间老瓦房的家产,和几块差不多长出林木的荒地,将来不是光棍就怪了。

而且他这条光棍,也将是最光的,没文化,还好吃懒做。

外出打工,没文化厂子都不收,去工地上混两天,窝在工棚里再也不想上工,吃了几天白饭够本就拍屁股回村。

家里几块地,他想做的也就是一把火烧了荒草,跟别人家借牛来乱划一通,撒几粒菜仔儿,肥也不浇,然后就等着吃了。

叫他种玉米,没粪,没猪没牛给他踩,他自己制造的,他见了就想吐,哪里还会去挑来施肥。

不过,种点芭蕉芋和毛芋头,倒是他最乐意干的,因为这玩意然只要有土,挖个坑埋下去,保证就能长得果实圆满,到时刨出来一煮,又甜又香的,裹腹完全没问题。

所以,在刘高那几块荒原一般的地里,芭蕉芋和毛竽却是不少,因此刘高竟然也不会饿死。

没有米饭,他自然没少去向乡邻讨,没有肉,能去乡邻家里蹭就蹭,实在馋了,就扛个木叉,背把弯柴刀往山林去,见蛇就叉,见蜂窝就捣,这是来肉最快的法子。

反正大热天的时候,山林里的蛇着实不少,他基本上每次上山都能弄上一两条。

而且在山沟小溪里,也能抓到螃蟹田鸡,运气好还能摸到几条鱼。

因此,刘高竟然成了现代农村里一个小猎人了。

猪肉牛肉什么的是难吃到了,但是只要他愿意往山林里钻,野味却是能吃个饱。

除去蛇蛙蜂仔之外,偶尔还能用铁猫安到些松鼠什么的,有时还能在巴茅底下刨到竹狸。

当然,这竹狸肉美极的,他却舍不得自己吃,拿到县城集市上一摆,买家围个水泄不通的,一只竹狸不过一两斤重,但是卖它个两三百元完全不是问题。

山林里风吹雪压断掉的枯木上,野生香菇也不少,加上地里还会冒出一种叫三趟菌的东西,与香菇一般模样,味儿却更鲜美。

叫做三趟菌,是因为这种菌一生长出地面,必然在附近同时有三处,故名三趟(这个“趟”在村里有个意思是“处”)三趟菌刘高打从十岁开始就跟着爷爷在山林里捞过不少,鲜美价高,一斤能卖个二十几元的,所以他一般也舍不得吃,拿去县城里换钱。

当然,香菇他一般也会拿去换钱,一斤也能换个七八块,有时还能涨到十块。

有了野味野菇野菌,刘高有肉吃,也有零钱花了。

想饿死刘高这个孤家寡人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有一天走不动了。

咳咳,关于刘高的生存之道先不多说,再说那些回村的村妹子和那些被哥儿们带回家来的姐儿们,着实令刘高狗眼发直。

虽然村里子留守着的姑姑婶婶嫂嫂们也有姿色过人的,但是到底是穿着朴实,不如外面回来的花姑娘们打扮得时尚养眼。

妈的,老子如果能弄个城里的姐姐当老婆就好了。

刘高每年都有这样嘀咕。

打赏 评论

第2章 杨二嫂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828字

但是,每年也就几天有那样的想法,等外面回来的大姑娘们离村之后,他躺到自己的老房里面时,啥都害怕想了。

清明节,别人家有酒有肉有鞭炮,他呢,用野味跟别人换了点花糯饭和豆腐鸡蛋,自己买了点香纸,到他爷他爹娘坟头上去祭了一翻,就拿回家享受了。

清明节,鬼的节,七月半也是鬼节,鬼一年还过两次节呢,老子就不知道什么叫过节。

天黑了,祭完祖了,鞭炮不响了,有些爷们连夜驱车离村了,过了这个夜,那些打工的哥儿们姐儿们,也都要离村了。

刘高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上,稀里糊涂地活着,本来无牵无挂的,不过想到又要见不到那些花枝招展的姐儿们了,心里竟然有点惆怅起来。

躺在自己的老房里,左右睡不着,就穿了条十元钱买来的七分裤,拖着人字拖,光着膀子出门乱逛。

别人家此时都亮着灯儿在堂屋里看电视呢,他自然没有电视看,虽然他也是个电视迷,不过他一般不会到别人家去蹭电视看。

妈的,等老子有钱了,也弄台宽屏的液晶电视来,天天看。

刘高拖着人字拖,打从一栋栋平房面前路过路过再路过,一走不小心就走到了村尾的杨二嫂家门前的小河边去了。

小河岸上有个小小的水泥堤坝,本来是拦水给大姑娘小媳妇们洗衣服的,现在有洗衣服了,这堤坝上洗衣就剩下刘高与杨二嫂了,刘高是个孤儿,杨二嫂是个寡妇,两人都没钱买洗衣机。

这堤坝除了洗衣之外,就是男人们游泳的最佳场所。

刘高心烦意乱地坐在堤坝上叹着气:“妈的,人长大了就不好玩了,老子现在竟然懂得想大姑娘了,唉,真烦!”

头一回夜里出来逛的刘高自言自语地说。

四月的天气还有点凉,没法跳入水中游泳,不过,水里倒映着的那轮明月还是很好看的,刘高一边用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水,让那轮水中明月圆了碎,碎了又圆。

正玩得有点欢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呻吟。

咦!

好像是杨二嫂的声音,莫非是生病了?

杨二嫂一个寡女拖着一个六岁的儿子和一个五岁的女儿过日子,过得实在比他还要惨,幸好老公生前起好了小平房,还能为她们娘儿们遮风挡雨的。

所谓同病相怜,刘高倒也有同情心,平时得的野味比较的时候,到也常送一点给杨嫂,让她们母子们补一补。夏筠婷

此时听到杨二嫂的呻吟声,刘高一骨碌爬起来,几步就跳到了杨二嫂家,正待高声叫问的时候,却又怕惊动到熟睡的小儿。

今夜杨二嫂好像是早睡了,堂屋里没开灯,没看电视,只有房间里亮着灯,她的房间是靠外靠窗的,上了水泥钢筋铸成的阶梯,往左的小走廊一拐就到。

窗子是关着的,还有窗帘子掩着,没法看到里面的情况,只听到里面传里杨二嫂很压抑的呻吟声,这声音刘高不懂,但是还是觉得听起来好像与平时听到病人发出来的不太一样,似乎有点儿令人心里起某种变化,是什么样的变化,刘高真个搞不懂了。

刘高只好贴着窗子轻声叫道:“杨二嫂,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房里的呻吟声立马停止了,杨二嫂似乎是有点吃惊地问了声:“谁?”

声音挺急促的,带着紧张的感觉。

刘高回道:“二嫂,是我啊,刘高,你是不是病了啊?”

“哦!没!我没病!原来是高弟啊,你等一下,我就开门!”

刘高松了口气,看来二嫂是真的病了,怕自己担心,所以不说,不过她还能下床,说明病得不是很严重,那就好办了。

正想着的时候,大铁门呀地一声开了,刘高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只穿着宽松短睡裙的女人站在门中冲他笑。

这个二嫂三十一岁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加上平时劳苦,所以她并不算美丽动人,不过当姑娘时的确是朵花,现在像是徐娘半老了,在月光里,穿着短短睡裙,平时都包裹粗布裤子里不外露的两条大腿儿,此刻在月光里微微晃动着,好白好滑的感觉。

还有她那Nai过两个娃的大Nai子,在睡裙里没有束缚竟然也还挺得厉害,宽松的连衣睡裙竟然也没能挡住它们的美丽曲线。

杨二嫂平明高挽着的头发这时也放散下来,披在肩上,竟那个平时背着背蒌的看不出什么特色的村妇,一下子竟然有了电视里飘逸美人的范儿。

美!月下看美人,还是个成熟的徐娘,真他娘的美。

刘高头一回对杨二嫂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大了自己十几岁的女人,竟然能让他咽口水,刘高一点也没有想到。

“高弟,你怎么来了?”

杨二嫂看到刘高一脸痴呆看着自己的神情,嫣然一笑,问刘高。

刘高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哦……我来堤坝上玩儿呢,刚才听到二嫂房里的声音,这不,我才来问嫂子有没有事的。二嫂,你真个病了吧?没哄我哦!”

杨二嫂脸上竟然有点奇怪的红,见刘高这么关心自己,热情地伸手来拉刘高,低声说:“高弟,别大声,娃娃们正睡着呢,我真没病,进门来说话吧!”

“哦!”

刘高凭杨二嫂拉进门,愣头愣脑地,杨二嫂将门轻轻关上了,就拉着他往房里去。

打赏 评论

第3章 想吗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695字

刘高本来是觉得进一个女人的房间有些不妥的,可是一眼看到杨二嫂那短裙包裹着的隆臀一扭一扭,顿时是心摇神驰起来,加上那晃动着的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更是看得他恨不得马上狠狠摸上几把。

于是,他也就糊里糊涂地让杨二嫂拉进了房去。

他毕竟是一个还没碰过女人的孤儿,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些神秘并不太懂,加上他本性还是挺善良的,所以平时对女人们除了很自然的欣赏喜欢动心之外,倒是没怎么动过歪脑筋。

他人挺憨的,也相当有做人的原则,有时穷得揭不开锅了,也不会去偷拿别人的东西,实在不好意思向别人讨的时候,就去采野菜充饥。

对于刘高,村子里的人觉得他除了懒一点之外,到也没觉得他是个不成器的二流子。

杨二嫂一进房间,又将房间轻轻反锁上了,脸上泛着奇异的红潮,仿佛一个从来没出过家门的大姑娘突然遇见陌生男子一般,那神情有点可爱,房间的气氛忽然有点奇妙了。

“二嫂,我……我不方便进来吧?”

刘高实在找不到其实的话,虽然此时他是多么的想就在这房里呆着,看着现在这个穿着睡裙的杨二嫂,实在是一种享受。

房里也充满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儿。

两个小孩不在这房里,看来是小孩自己分开睡了。

杨二嫂拉着刘高并排坐在床沿上,妩媚地笑着问:“高弟,你……你还没碰过女人吧?”

“啊?”

刘高头脑嗡了一下,小心心顿时狂跳起来,杨二嫂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让我碰她?

“没……没有……”

刘高头脑茫然起来,糊里糊涂地回答,同时脸也开始烧了起来。

看到刘高的窘样,杨二嫂相信他的确是没碰个女人的愣头青,不由伸过手来,轻柔而爱怜的抚着他的脸,温柔地说道:“真是个好孩子,如果你嫂嫂我再年轻美貌一点,我一定找你这样的男人嫁,可惜了……”

“二嫂,你……你还是很年轻漂亮啊!”刘高由衷地说道。

“高弟,你是真的觉得嫂嫂我好看吗?”

杨二嫂目光里满是奇妙的光芒,带着些渴望地看着刘高问。

“嗯!是的,二嫂比起那些打工的姐姐们来也不差,而且我觉得二嫂比她们更好看些。”

“小家伙,这么小就学习油嘴滑舌了!”

“没啊,二嫂是真个很好看的嘛!”

刘弟有些急了,抬头认真地盯着杨二嫂说道。

他看了杨二嫂的目光里仿佛有一堆火焰,这火焰一灼到他,他深身竟莫名其妙地发起热来。

“高弟……你……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想过女人……”

杨二嫂颇是难为情地问。

憨厚的刘高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向他这个男孩子问大人的问题,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透,局促不安,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不知道啊……想是想的……可是想也没有用啊,我这个样子谁会嫁我啊?”

“扑哧!傻小子,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和女人睡觉啊?”

杨二嫂见他没听懂自己的话真正意思,乐了。夏筠婷

“我……我……”

刘高一下子被杨二嫂的话给弄蒙了。

和女人睡觉,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他来说,当然是做梦都在幻想的事。

可是,一穷二白的他,一直觉得那种事离他太遥远,一辈子就只去过县城赶集的他,保守到以为一个男人只能和老婆一个女人睡觉,而他显然是讨不到老婆的,所以对于和女人睡觉的事,他是一直就觉得是一个可笑的梦。

谁知道,现在却有一个成熟又美丽的女人坐在床上附着耳畔问他这种事,嗅到杨二嫂身上那股子奇妙的幽香,还有那吹在脖子间痒到心坎里头的兰气,刘高魂儿都要飞了。

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和一个熟透了的女人坐在床上靠在一起谈论这种事。

“高弟,如果你真的觉得嫂嫂是个好看的女人,你今晚就把嫂嫂给要了吧!”

杨二嫂忽然捧起刘高的脸来,就算一个母亲捧起自己孩子的脸来一样,亲切而充满着爱怜之意。

刘高的脑袋里再一次嗡了一声,意识完全地模糊了,他做梦也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二嫂的确还是一个能令所有男人看了都会动心的女人,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却依旧是一个相当美艳的寡妇。

死了丈夫半年了,这半年来打她主意的男人不少,可是都是些臭老头儿,年青力壮的男人早都外出打工做生意去了,村里头除了一些中小学的学生娃,像刘高这样大的年轻男人,也就刘高一个。

小的年轻男孩也就十二到十四的样子,毛都还没长齐呢,而老的大抵都过了五十岁子。

拉仁村也同现在大部份农村一样,村里都是留守妇女与老人小孩。

刘高若是有文化什么的话,只怕也早飞到外面去了。

让他去县城搞建筑,他可不干,他宁可上山去捕蛇抓蛙刨竹狸。

打赏 评论

第4章 村长夜访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578字

杨二嫂在守寡的时光里,同样应了那句“寡妇门前是非多”的话,半夜来敲门的老男人不可谓不多,可是,杨二嫂是个相当洁癖的女人,对那些肮脏的老男人,她想想就觉得恶心,哪里又会让他们爬上她的床来。

虽然逢年过节时也有年轻健壮的男人回来,他们也有的想打杨二嫂主意的,可是一来是他们应付自家婆娘都有点忙不过来。

再说,自家的婆娘哪会不对杨二嫂提防的,就有不少夜里男人不在家呆着的婆娘会有意无意地寻找到杨二嫂家来,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任何人想打杨二嫂的主意都是不可能的。

村里平时看起来能像样子像个真男人的,恐怕就也就要算十七岁的刘高了,杨二嫂钟意刘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况且,刚才她就是在自己的房间正自摸得欢,刘高就撞上门来了,杨二嫂哪有不拉他进屋的道理?

“二嫂,我……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刘高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虽然心里极度的渴望,可是身体上却万分的紧张,都紧张得浑身发颤了起来。

“看来高弟是嫌我老了……”

杨二嫂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松开了刘高,神情有些落寞地坐到了一边。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二嫂这么好看,一点也不老,我也喜欢得紧咧!就是……就是怕我们睡了觉,如果有了孩子就不好了,别人会骂我们的……”

刘高红着脸说着,同时又怕杨二嫂误会他,伸手又把杨二嫂抱住了。

杨二嫂见他憨得可以,扑哧一声又娇笑出声来,反搂住刘高的脖子,有些嗲的说道:“高弟弟,这个你就不懂了,女人一个月只有两天是可以怀上孕的,今天不是嫂嫂的排卵期,不管你怎么弄,嫂嫂我都不会怀上的。”

她已经开始在刘高的脖子间似有似无地亲 吻了起来。

刘高本就是一未历男女之事的血气方刚的少年,对这两Xing之事不可谓不渴望,不可谓不好奇。

感受着脖子间的奇痒,哪里还忍得住,喉间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热血上涌,转身就将杨二嫂扑倒在了床上。

然而,他毛手毛脚的,连女人衣服都不会解,只急得又抓又扯的,杨二嫂生怕睡裙被他抓扯坏了,就很干脆地自己脱了。

当杨二嫂的睡裙从头顶上脱下去的时候,刘高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一般,粗 喘着狂野地在她白花花的身子上放肆起来。

要说这杨二嫂,一身的细皮嫩 肉,冰 肌玉 骨,手感不是一般的好。

刘高颤抖个不停的手平生头一回抚上女人那高 耸的圣 峰之上时,魂儿都飞了,紧张又兴奋之下,不由得闭上双目发出奇怪的低哼声来。

杨二嫂被他一抚上圣峰,就夸张地呻吟了起来,同样动作急促地去脱刘高身上的衣裤,但两人不着寸缕地交缠在一起的时候,刘高毛手毛脚的在她神秘的地带捣来捣去,却找不到正确的地方。

杨二嫂吃吃一笑,翻就胯坐到了刘高腰上,正要主动地与刘高结我合在一起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两人一惊,高涨的欲 望瞬间冻结,变为惊慌的小羔羊,一齐拉过被子来钻到里面去躲藏。

敲门声越来越大,杨二嫂定了定神,伸手指在嘴唇上作了一个噤声的样子,自己却赶紧爬起身来,匆匆地穿衣,一边高声问道:“谁啊?”

敲门人不吭声,继续努力地敲着。

刘高见正在关键时刻有人来破坏自己与杨二嫂的好事,心里十分不满,翻身跳起来就要骂娘。

杨二嫂急忙将刘高按住了,眼里流露出请求的神色,示意他别作声。

刘高想一想这事也关系着杨二嫂的名誉,自己孤儿光棍一条无所谓,可是杨二嫂带着两个孩子还要好好过日子的呢,只好压下满腔的怒火,躺回被窝里去了。

杨二嫂这时扭着大屁 股走出房门,大声问道:“是谁敲门啊,不说的话我不会开的,你走吧!”

“哦,是我咧秀莲,我是老胡啊。”

门外一个颇为苍老的声音回答道。

杨二嫂真名杨秀莲,她听到门外的声音,眉头皱了皱,应道:“原来是村长啊?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五十六岁的胡德全,是拉仁村的村长,常常有事没事来敲杨二嫂的门,其用心路人皆知。

“哈……也没有什么事,这不,村里明天吃早饭时要开个会,我……我就来通知通知你!”

“哦!那麻烦村长了,我知道了,明儿我不会迟到的!”

“那好,嗯……秀莲,你就不打算开门让我坐一会吗?”

打赏 评论

第5章 别欺负我娘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549字

“村长,你看都这么晚了,孩子正睡得香呢,不太方便,我就不开门了呵!”

杨二嫂委婉地拒绝着。

村长哪肯这么轻易放弃,坚持说道:“秀莲,其实我还有好多事要跟你说,你就开门让我进去慢慢说吧,这样隔着门说话算哪门子事嘛!哦?”

杨二嫂沉默了一下,想想再拒绝开门只怕会惹毛这个来意不善的村长,忽然灵机一动,说了声:“村长你等一下,我娃仔醒了呢!”

她跑到小孩的房间去,一会儿就将六岁的儿子抱了出来。儿子睡得沉沉的,忽然被老妈抱起来,就朦朦胧胧地问:“娘,怎么了?”

杨二嫂低声在儿子耳边说道:“小军,等下开门了村长进来,你什么都不要说,就乖乖地抱着娘,别离开娘的怀抱,懂吗?”

睡眼惺忪的儿子乖顺地点了点头。夏筠婷

杨二嫂笑着亲了儿子一口,这才去拉开了门。

门刚一开,一个肥头大耳,膘肥体的男人便跨了进来。

这个胡村长,虽然五十几了,可是吃好穿好,看上去并不很老,加上长相还过得去,平日里在村长没少睡那些留守在家独守空枕的大姑婶小媳妇的,偏就杨二嫂不上他的道,但这更令他挂念杨二嫂。

杨二嫂论相貌倒也不是村里最美的,可是男人就是那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想要得到。

胡村长一进门,看到杨二嫂抱着大娃仔,笑脸马上就有些僵了,他被杨二嫂这样无声的抗拒也不是头一回了。

他毕竟不能对别家的女人用强,只能哄,能哄上床最好,哄不了,也不敢逼迫人家,他在村里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了,这点名声还是要顾的,而且弄不得好,被告县里,他还得去蹲班房呢。

“村长,你还有什么事要说的呢?”

看到胡村长那失望的神情,杨二嫂心里暗乐。

胡村长凑近杨二嫂,伸头去看小军,肥大的手却忽然在杨二嫂高高隆起的香 臀上重重捏了一把。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挑逗加暗示。

杨二嫂神经质地跳开,却又不好发怒,只能很不悦地大声说:“村长,你这是干嘛?娃仔看着呢!别教坏小孩子行吗?”

胡村长一脸的坏笑:“孩子明明睡着了,你快把他放房里去吧!”

说着又要凑近杨二嫂揩油。

杨二嫂一把打掉胡村长伸向她大屁股的手,有些愤怒地说:“我说村长,你平时关照我们孤儿寡母的也就算了,却天天想着来我身上寻好处,这不明摆着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

如果杨二嫂身上没挂着小军,以胡村长的风格,那就是一进门就将女人搂住,再强行强调教,以他五大三粗的身板儿,有几个女人能拗得过他?

被他控制在怀里,手就在身上游移着,对于独守空房的小嫂媳来说,一般都是没几下就妥协了。

可是,胡村长每次来敲开杨二嫂的门,不是被杨二嫂灵巧地躲开,就是拿娃仔来当挡箭牌,他愣就是没机会将杨二嫂控在怀里。

“村长,别欺负我娘,你再欺负我娘,我就喊人了,我明天去告诉我二叔,让他打死你!”

小军这时睁了眼,十分生气地瞪着胡村长。

亲眼看着胡村长来家里向他老娘动手脚也不是头一回了,小军早就学乖了,懂得Nai声Nai气地威胁村长了。

小军这话挺灵的,硬是将胡村长准备扑将过来的身子给刹住了,小军虽然不明白大人们的事,只知道老娘被欺负,但如果他真的要去向他的亲二叔说了,这事也就败露出去了。

先别说他的名声不保不说,少不了要被小军那火暴脾气的二叔打,蹲班房那更是肯定的事了。

杨二嫂这时却又柔声说:“胡村长,夜深了,你还是赶快回家去吧!”

胡村长脸色十分难看,但还是强忍着不满,过来轻轻捏了一下小军的脸,哄着:“小军乖,四公这就走,没有欺负你娘,赶明儿四公买糖给你吃,好不好?”

小军摇着头:“不吃不吃,娘说小孩子吃糖多了会长蛀牙!”

“那四公给你买辣条香饼吃好不好?”

“你是个大坏蛋,我不吃你的东西!”小军很干脆地说。

杨二嫂急忙娇喝道:“小军,别这么说村长,村长不是坏蛋,他只是来看看我们,哦!别跟别人说村长是坏蛋,懂吗?”

小军迷惑地盯着老妈看了很久,又转头看了看村长,迷茫地应了一声。

“呵呵!小军真乖,真可爱,改天四公给你买气球玩啊!”

胡村长轻轻摸了摸小军的头,干笑着走出门去了。

打赏 评论

第6章 陷入疯狂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558字

杨二嫂长舒了一口气,关上门,抱着小军回到孩子的房间,女儿晓丹没有被吵醒,她将儿子放到床上,为他盖了被子。

儿子却又不依了,嘟着嘴说:“娘,我要和你睡,我要保护娘!”

“乖,不会再有人来欺负娘了,你还是笠乖乖和妹妹睡吧,妹妹也需要你保护啊,听话,哦!”

小军转身看了看身旁的妹妹晓丹,只好顺从地点了点。

杨二嫂高兴地在儿子脸蛋上香了一下:“小军军最懂事了,睡吧,娘也回房去睡了,小军晚安!”

“娘晚安!”

杨二嫂心花怒放地关上灯,带上门出了儿女的房间,步伐轻盈地飘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走近床边。

刘高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坐起来一把就将杨二嫂拉倒在床上,急不可耐地在她饱满的身上放肆地揩油。

杨二嫂一边低声压抑地哼哼着,一边钻入被 窝,伏到刘高光 溜溜的身子上。

刘高这回学乖了,轻轻易易地就将杨二嫂身上的衣物剥得一干二净,猴急的他翻身就将杨二嫂压住了,分开杨二嫂两条结实的腿儿,忙乱地搓来搓去的。

杨二嫂虽然还没被他的乱搓霸入,可是芳心早已是怦怦狂跳不已,这刘高看不出来人小鬼大,那话儿竟然远远比别人粗大好多,是她死去老公的两倍啊,滚烫烫地威胁着她的禁 地,令她魂儿瞬间就飞了。

“高……高弟……你不要心急,那样……会很快下马的,我们……我们慢慢来……慢慢享受第一次好不好?”

刘高含糊地应了一声,但是地了呼吸急促无比地忙活着,腰乱动了好几下,却没刺中目标。

杨二嫂忽然一把搂下他的脖子,献上自己的香 唇,主动而霸道地在刘高的口中索取着,逗着。

刘高暂时竟然忘了下面的正事,在杨二嫂娴熟的吻中,笨拙地回应着,但是瞬间陷入了那美妙的感觉之中。

两人忘情地吻了十来分钟之久,都感受到了对方心中的无比喜悦,仿佛两人已然成了最恩爱的夫妻。

“二嫂,我好爱你啊,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刘高在换气的时候动情无比地说。

杨二嫂竟然一感动流出了小泪花,也如初恋少女一般动情地应道:“高弟,嫂 嫂也爱你,嫂嫂今后就做你的女人,永远爱着你。”

“嗯,我也要嫂 嫂做我的女人,天天和嫂嫂睡,太美了。”

“好弟弟,你真好……嗯……那你现在就把嫂嫂变成你的女人吧!”

杨二嫂的小手已经探到下面,灵巧地导引着刘高找准正确的方向。

刘高魂儿都飞了,感受到某种湿润温热,热血上涌,腰狠狠地撞了下去……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畅无比的低哼,美!太美妙了。

一个是人生初次,一个是久旱逢甘露,两人短暂地感受着初次结合的美妙,紧接着双双陷入了极度疯狂的灵 肉之旅。

刘高仿佛一只小野马,驰骋在一片成熟而肥沃的旷野之上,无比的欢欣,无比的痛快。

这一夜,两人一战告捷,痴缠着再战,又战,两人在两情相悦之中,都记不清究竟战了多少次,一夜不眠,直折腾到鸡叫三遍,再折腾到外面天光微亮,看看表,到了早晨五点为止。

杨二嫂搂着激 情不减还想持枪再战的刘高,吃吃地笑道:“好弟弟,嫂嫂都有些吃不消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嗯……你看看外面天也亮了,你就先回去吧,不然不被孩子们发现,也会被别人发现的,哦?”

刘高十分不舍地翻身下马:“嫂 嫂,那我今晚再过来好不好?”

“嬉嬉……小坏蛋,都吃了一夜了还不饱啊?好好好……你来就来,嫂子还怕你不成?不过你要夜深了再过来,千万别让人家看到,懂吗?”

“知道了二嫂,我会注意的。以后我每个晚上都要来。”

“真是一匹贪婪的野狼,只怕你以后娶了媳 妇就不会再理嫂子了。”

“不会的,二嫂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就算我以后有再多的女人,二嫂都是我心里最重要的第一个女人。”

“好弟弟,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以后真个不理我了,我就恨死你。”

“不会的,我这辈子说不定都找不到老婆了,我还怕嫂子不要我呢!”

“小坏蛋,嬉嬉,嫂子不会不要你的,好了,天马上大亮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嗯……”夏筠婷

刘高跳下床来,穿好了衣服,又伏身去和杨二嫂深情地吻了一会儿,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杨二嫂家,回他自己的老屋去了。

打赏 评论

第7章 胡村长的四个儿媳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558字

再说刘高离开杨二嫂家,路过刘家堡的时候,只见一个男人从刘阳家匆匆忙忙地走出来,刘高一眼便看清是胡村长了。

不用说,胡村长昨晚铁定是睡了刘阳的媳 妇颜冬霞了。

刘阳不在家,家中只有颜冬霞和一个刚刚八个月的儿子,这胡村长大清早地从他家跑出来,小孩子都知道他是昨晚刘阳家过夜了。

好个老王八,昨夜想去睡杨二嫂没睡成,就跑来睡刘阳媳妇来了。

说到刘阳媳妇,还是刘亮的堂嫂呢,刘高这回将胡村长逮个正着,心中大乐,他做出满脸愤怒的表情冲着胡村长问道:“村长,你这是……昨晚在我阳哥家过夜了吧?狗日的老混蛋,我马上去打电话给阳哥,看他回家来不宰了你喂猪。”

胡村长脸一下子就绿了,没想到Jian情竟然被刘高撞见,急忙陪笑着过来搭着刘高双肩,压低声音说:“别……千万,刘高啊,你听我说,只要你别声张这事,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刘高一听,心里寻思起来,这村长能自己什么好处呢?

敲他一笔?

看他一个村官,能有多少油水,嗯……到是他家四个媳妇都长得不错,现在都闲在家里带孩子,刘高对胡村长的四个媳妇可都没少流口水。

胡村长家的四个媳妇,大媳妇田娇娇是本村的,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可是人很水灵,差不多都算是村花级别了。

二媳妇陈秋兰是湖北的,人到是没有大媳妇漂亮,可是Xing格开朗大方,无形中显得特别的骚,略有点男人婆的味儿,不过个子很高,显得身材棒级了,身段儿格外令男人看着动心。

三媳妇汪小菲是四川的,是四个媳妇中最漂亮的,皮肤特别的白,人长得水灵灵的,格外的水嫩清秀,别看她外表文静,可是其实Xing情相当的火爆,是地道的辣妹子。

骂起架来,村子大姑娘小媳妇的,谁都惹不起。

四媳妇王彩云是邻村的,名声很差,具说还在念初中时就跟很多小男生乱搞一气,初中毕业之后出去打了一年工,然后就和村长的小儿子搞在一起,最后结婚了。

不过,这个王彩云长得还相当的标致,和二媳妇陈秋兰一般高,姿色也只差三媳 妇汪小菲一点点,论综合素质,倒是这个王彩云最好,要身段有身段,要相貌有相貌,要风 情有风情,简直就是村里所有男人梦想中的**女人。

“嗯……我想想看哦,看看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先……”

刘高作出沉思状。

胡村长生怕再被别人看到,那样就更糟了,急忙将刘高拖到一刘家堡上那棵大桂花村底下,压低声音说:“刘高,只要你不靠诉刘阳这些事,村长我只要能够做到的事都可以答应你,行吗?”

刘高歪着头说:“胡村长,你说话可算数?”

“算数算数,我胡德全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的?”

刘高诡秘地笑了笑,也压低声音说:“这可是你说的,嗯,你睡了村里不少男人的媳妇了,你不用否认,我都知道呢,如果你说话不算数,我只要将你睡过谁家的媳 妇说出去,别说你这村长的位置坐不住,就是你的老命也保不住,你信不?”

胡德全老脸青一阵白一阵,身子都有些抖了,刘高说的是实话,如果自己在村里乱睡别人媳妇的事传出去,准保在外面打工的男人们个个都会扛着砍刀跑回家来找他算账,他哪能不怕。

当下,真像个王八一样地向刘高妥协道:“我知道,我知道,刘高侄仔啊,你就别吓全叔了,你尽管说吧,只要全叔能够办到的,全叔一定帮你办到。”

“嘿嘿……全叔,其实你也知道我刘高也不是一个黑心的人,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我说的每一件事都是你可以轻易做到的。”

“真的?好侄仔,你真是个好人哪。”

胡德全脸上的神情轻松了一点。

“我的条件就是,你想办法让我把你的四个媳 妇都睡了,还有你睡过的别人的媳妇也让我睡一遍,这样我和你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自然就不会把你的事抖露出去了,你说是不是?”

“你……你……”

胡德全瞬间浑身发抖,没想到刘高竟然狮子大开口,睡别人家的媳妇他倒是无所谓,没想到刘高首先提出的竟然是睡他自家的儿媳 妇,这让他如何不为难?

刘高笑了:“算了,我知道你也做不到,我也不想像你一样祸害良家妇女,我还是将你做的好事抖露出去算了。”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

打赏 评论

第8章 对门的香姐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549字

胡德全明知道刘高是欲擒故纵的做法,可是他却赌不起,如果刘高真的把他做的事抖露出去,铁定是要他老命的大事。

“你这小狗 日的,回来回来,咱们有事好商量了,妈的,你这个背时仔,你提的条件也太气人了吧?”

胡德全急忙叫住刘高。

刘高转过头来说:“你觉得条件很难,那还是算了,反正你这么老都可以去睡别人家的婆娘,我不相信以我这么年轻帅气的资本,睡不到村里的婆 娘,我也不相信你那些儿媳 妇都是吃素的。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边睡别人家的婆娘,一边宣传你做的好事。”

“狗 屌你,算我怕了你了,我可以答应你,别人家的婆娘好说,可是我自家的几个儿媳,我可没有什么法子帮你,只有四媳 妇比较放荡,容易上手,其他三个,我只能帮你创造机会,成不成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胡德全无奈地说。

“哈哈哈……依我看,你那四儿媳一定被你自己都睡了吧?这事要是抖出去,你就想不死,也没脸在村里混了。”刘高得意地笑着说。

胡德全老脸通红,以他小儿 媳的品行还有他自己的人格,两公媳没有事才怪。

刘高见胡德全默认了,更是高兴地说:“被你睡过的女人好办,只你开口叫她们让我睡,我相信没有谁敢不愿意的,谁要是不愿意,我就将她偷汉的事抖出来,看她怕不怕死?你的另外三个儿媳 妇,你可得帮我想办法,老子要是睡不到任何一个,我可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胡德全听说刘高说完这些,又是气又是怕,但丝毫拿刘高没办法,他已经年老力裒了,而刘高正是血气方刚的青壮年,真要动手,他感觉吃亏的可能是他自己。

当然,就是他能打得过刘高,他也不敢动手,自己做的那些事,如果真的被抖出去,就算他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村里那里在外打工的汉子们杀。

如今之计,也唯有妥协了,命都捏在刘高手里,他还能怎么办?

“行了行了……我答应你不就行了吗?”

胡德全气愤不平地说。

“那我们说好了哦,今晚我就先睡你的四媳 妇王彩云,你回家去安排地方也行,叫你四媳妇上我那里更好,随便你。”

“狗日的,这事当然是去你那狗窝里办才好,老子回家去了,今晚八点我就叫彩云上你家去。”

“嘿嘿,这才是我的好四叔嘛,也才是我们村的好村长嘛!以后在村里我们有女人一起睡,有福同享嘛,这样我就不会告发你了,嘿嘿……”夏筠婷

胡德全真恨不得一刀劈了刘高,可是现在他偏偏动弹不得。

“狗 屌你这个野仔,老子回去了,你也给我记住,我的事你要是守不口,你睡不到女人不说,老子在被别人修理之前,先宰了你这兔嵬子。”

“放心吧四叔,我的命还是留着来睡婆 娘呢,村里这么多好看的婆 娘我都没睡过,哪里舍得死啊。”

胡德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走了。

刘高心里爽歪歪,没想到撞到胡村长的Jian 情,灵机一动之下,竟然能将他唬住,利用他到达直接去睡女人的目的,比起自己慢慢去勾搭,实在是既省事,成功率也不知提高多少倍,爽!

太他 娘的爽了!

他一路上蹦蹦跳跳地跑回家去,跟杨二嫂狂了一夜,还得好好睡过回笼觉才行。

刚刚回到他自家那两间破房,准备开那扇烂木门的时候,只听身后吱呀一声响,他回过头来一看,只见对面一栋平房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睡衣,蓬松着头发的女人开门出来,看起来睡意还没消,一边开门一边打着哈欠。

那睡衣宽宽松松的,不过,却也掩不住她成熟饱满的身形,加上那慵懒的姿态,初起床的睡美人,着实别有一番韵味。

这是刘高对门的樊玉香,这个樊玉香已经三十五岁了,女儿都十五岁了,只小刘高两岁,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儿子。

她也是死了丈夫的,不过前年跟领村的一个死了婆娘的男人相好了,两人重新组合成一个家。

别看这樊玉香三十五岁,可是整个人身形还是像年轻女孩一样的苗条,脸盘也不显老,略显干瘦,看起来年纪仿佛还在二十几,加上本来姿色也不差,所以当了两个孩子的妈的她,整个人看起来还像是个少妇一般。

娘 的,没想到香姐竟然看起来还这么漂亮!

刘高心里嘀咕着,目光却定在了樊玉香的身上,有些痴了。

打赏 评论

第9章 对门的好风光

荒村红杏 战台风 1515字

香姐这时也注意到了对面刘高的目光锁在自己身上,她身上只穿着睡衣,里面可是真空的,本来以为大清早的起来到外面阳奉阳台上取衣服不会被人看到,没想到对面刘高的目光却正好锁定在她的身上,她下意识地伸手往胸前挡了挡,脸微微有些泛红。

其实两人相隔少说也有十五米以上,就算她穿的完全是透明的,刘高隔那么远也不可能看清楚,只不过香姐自己心里不安罢了。

香姐不好意思抬头,装作没看到刘高,匆匆地在走阳台上取了两件衣物,便扭着大屁股跑进屋去了。

看着香姐那无限诱ren的背影,刘高不由叹道:“原来三十来岁的成熟妇人比年轻少女更有魅力啊,太有韵味了。”

刘高都感觉自己下面起了反应。

娘的,以前都没就没发觉香姐原来这么有女人味呢?

嘿嘿,也许是昨晚尝到了杨二嫂的甜头了,现在看女人不只停留在脸蛋和年龄上了,而是更转向实用型了。

嘿嘿,香姐,你那个酒鬼老公常年在外打工,我想睡你的话,我就不信睡不成。

刘高心里乐乐地想着。

香姐的大女儿出外面读中专去了,小儿子还在念初中,内宿,也只有周末才回家,有的是机会。

刘高开了自家的门,一进屋,就往自己有破房间钻进去,倒上木架床 上,不一会儿就沉睡了过去。

昨夜跟杨二嫂折腾得够累了,头刚一挨枕头便睡着,一直到被腹中的饥饿吵醒时,已是下午两点,他赶紧爬起来,胡乱的洗了把脸,看看锅里还点剩饭剩菜,就折了几把干草生火热了一下,将就着吃了。

吃过饭,也没有睡意了,想着今晚胡村长真的有可能叫他媳 妇儿王彩云来陪他,他也兴奋得要命。

嗯……王彩云七八点就可能过来了,老子也要弄得好吃的招待一下吧。

得!

上次上山安了只飞猫,拿回来跟嘴馋野味的田老头换了一块腊肉,今晚就煮腊肉等王彩云好了。

不过,光有肉还不行,青菜自己是胡乱种了一点,但光是青菜腊肉的,也太不像话了。

嗯,老子还是上山去碰运气看看,如果能再打到什么野味就爽了。

这么想着,刘高找了一只布袋,折起来别上裤腰带上,找了一柄锄头,再带上一把弯柴刀,然后便出门了。

拉仁村所处地貌相当奇妙,正巧是青石山与明山(黄土山)的交界处,所以村头是青山石,而村后却是一座座的黄土山。

青山石和明山山脚都被开发出来种玉米什么的了,但是青山石太陡峭,所以山腰以上都只能留着柴山。

人爬上去十分的困难,所以除了山腰之外,山顶基本上没有人爬上去。

而黄土山刚不一样,山上山下,人与牛马都跑了个遍,又能打柴打草,还能修出水沟引水饮用和灌溉。

刘高要上的山,当然是林木茂盛的黄土山。夏筠婷

上山,一直都是他的乐趣所在,在那数千上万亩的大明山中,只要他跟得动,打不着野味,也能找到些野果野货什么的,基本上就没有空手而归的。

一路哼着小曲,轻松地爬过两座小山,进入了森林之中,来到一条小溪之畔。

“哈,清明节,老蛇开始出洞了,不过,老子还是先摸几只螃蟹吧。”夏筠婷

刘高笑嬉嬉地蹲在溪边,捧那清凉的溪水喝了几大口,然后脱了鞋子,挽起裤脚,开始去翻到溪流中那些石块。

没翻几下,便捉了十几只磅蟹,收获颇丰,“够老子和王彩云美美吃上两餐了,嗯……老蛇可遇不可求,老子还是去采些蘑菇吧!”

刘高乐巅巅地往森林深处走去,他常年在这森林之中转悠,哪里有朽木,哪段朽木长菇,他基本上一清二楚。夏筠婷

清明节刚刚下过雨,没花多少时间,他便采到了半袋子香菇了,完全可以吃上几天了。

有了香菇和磅蟹,再去挖点山药吧,野生的山药可以县城那些买的人工培植的要好吃多了。

老子用腊肉,磅蟹,山药和香菇做几道菜,也不亏王彩云了。

山药在大森林中可谓随处可见,刘高寻了几处土软坡斜的地面开挖,不一会儿便挖了半一堆山药。

得!山药与香菇就装满了一大口袋,加起来少不了五十斤。夏筠婷

刘高将山药放在口袋底下,再将香菇装在上面,另外用随身带来的两个塑料袋把十几只磅蟹装好,然后扛起大袋,提起小包,爽歪歪地回家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