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发的爱

机场里一对眷侣依依惜别。

高大的男人挽着娇小的女人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美谷朱里

郁怀和师书宣两个人是年少情侣,高中开始就是一对,又一起携手步入大学,郁怀爱她的文雅、内秀,他很支持恋人对学业的追求,只是想到要三年不见,总是有点烦闷的。

师书宣为他留下离别的吻,她性子恬淡说不出肉麻的情话,只能握住男朋友的手与她道别。

他不能去,毕业后要接手家里的公司。

郁怀挽留她,“多给我打电话,不要喜欢上别人啊,老婆。”他对别人冷着面,对师书萱却是粘人的,这样的反差谁能不心动?

她亦然。

等待总是难熬的,两个人隔着时差,靠着手机交流。

师书宣的学业很忙碌,她刚进实验室有许多事情要去做,郁怀的事业也很忙碌,他刚接手公司,有许多事务要去打理。

一开始一直会开着视频,后面就变成了打电话,时差对不上,休息时间也对不上,又只能退而求其次互相发消息分享日常。

只是关于日常,两人又很单调,幸好情侣之间还有点说不完的话不会腻烦。

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哪里能不思念远在他国的爱人呢。

郁怀最近在事业上遇到了点麻烦,他想和师书宣说又无从开口,最后与她说爱,放下了电话。

久久无言。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有余,离她回来就只剩下几个月,郁怀几乎是数着日历过日子。

他虽然会找时间飞过去看望师书宣,但是毕竟年与日的计量相差太多,只能润润喉咙解不了渴。

两年,大概是什么概念呢?

两年就足够一个优秀的人崭露头角,能够让师书宣在学业上有所成就,能够让郁怀变得更内敛,喜怒不形于色。

两年,能改变太多。

至少对郁怀来说是如此。

他现在也会出去应酬,看着合作伙伴拥抱着一堆女人,他只会点一根烟,静静看着,众人都说他爱女友洁身自好。

没错,郁怀还学会了抽烟,师书宣不知道,同样的不知道的还有他学会了喝酒,学会了尔虞我诈,学会了冷下心肠。

不过没关系,师书宣在国外,也不会有机会知道。

郁怀今天听了母亲的话,去找自己的弟弟郁申谈些事情,他们兄弟两个近年关系弄得很僵,因为师书宣。

三个人一个高中,一个班级,少年情动兄弟两喜欢同一个优秀女生也不是什么稀罕事,结果哥哥与女同学牵手,弟弟只能无奈退场。

这个矛盾竟然延续到了现在,家长不知道,他能感觉到。

郁怀觉得他也没有多爱师书宣,闹到现在不过就是一口气罢了。

他去按门铃,等了一会儿终于要决定要走的时候门才开了,郁申赤裸着上半身过来开门,气息还不太稳,门一开就露出来一股冷气,他却满头大汗。

“哦,是哥哥啊。”

“有一点事。”

郁申挑着眉,看他,似笑非笑,“好啊,你进来吧。”他让开,郁怀却又不是很愿意进来了,无他,里面一股情欲靡靡的味道。

“算了,下次再说。”

“你非要在别人办事的时候敲门,现在又不进来!”郁申打断他,口气冲得很。

“你的女朋友?”美谷朱里

“哦,算也不算吧。”

郁申模模糊糊说,往沙发上去,那里躺了一个女人,衣服扔了一地,用薄毯盖着身体,他眯起眼一把掀了,拽着她的头发问,“谁让你盖的。”

她瑟瑟发抖,“对不起,阿申。”

郁申将她拽过来,捏着脸给他看,“哥哥,这是萱萱。”

宣宣?郁怀有点恍惚,在灯下仿佛见到了女友,特别是眉梢那颗淡淡的痣,好像……

“打招呼啊,萱萱,说,你好啊,郁怀。”她吃痛,对着郁怀笑,脸上显出了脆弱感和凄惨,又变得不太像了,“你好,郁怀。”

“什么意思?”郁怀不理这个女人,他心肝都被时光磨冷了,“没什么意思打个招呼。”郁申毫不在意耸肩,低下头和女人接吻,咬着她的唇瓣。

“哥,我要继续办事了,你要看么?”

郁申这样说却完全不管郁怀,将那个萱萱压在沙发上,掰开腿就操进去,鸡巴在哥哥面前被女人的骚逼完全吃进去,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萱萱转过来一边挨操,一边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

“萱萱好棒啊,怎么那么会吃鸡巴。”

“阿申,阿申操得萱萱好舒服,嗯……”

怎么会有声音也这样像的人,却又很淫荡,师书宣做爱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淫话,还要扭着腰翘起屁股挨操,淫荡的要死。

“宣宣,宣宣,姐姐,好爱你。”

郁申吻她,说着这样的话,郁怀感觉到非常不舒服,他看着胡闹的弟弟,自己先离开了。

晚上,他等着师书宣的电话,“喂,郁怀,今天怎么样?”

“还好……”两人又是聊了一会儿,在语言干涸时挂了电话。

他闭上眼,想着女朋友入眠。

梦里却有一张易碎如琉璃般的脸,有淡淡的小痣,吃着男人的鸡巴。

打赏 评论

第2章 看女友替身给弟弟口交

挥发的爱 第一卷 异地恋 爱吃火锅 2051字

过了几天郁怀还是决定去和郁申谈谈。

亲弟弟养着一个像是自己女朋友的女人在身边,总觉得不太对劲。

郁怀站在门前等人开门,来之前为了避免碰到之前尴尬的情况他已经打过电话,通知了郁申他要过来。

“郁先生。”

门开了,却没有等来郁申,反而是那个女人,怯怯地看他,穿着白衬衫牛仔裤,两缕长发垂在身前,随着她的笑容眉梢的痣下移,真的很像。

师书宣为了舒适,平常就喜欢这样穿,只是她的扣子解开了三颗,隐隐可以看到幽深的沟壑。

郁怀一阵恍惚,他已经很有很久没有和女友见面了。

“我哥来了么,萱萱让人进来啊。”他看到那女人听到郁申的声音身子一颤,对他开口,“郁怀,请你进来。”

“你叫什么?”郁怀盯着她询问。

“周萱。”那个女人好像并不奇怪他会这样问,只是低下头小声回答他,“萱草的萱,草字头。”她一定是知道师书宣的,也知道在扮演个什么角色,不然不会回答的这样清楚一致。

萱萱。

他跟着周萱进去,看到了在沙发上赤身裸体的弟弟,慵懒靠着,等看到他们就拍了拍大腿,“过来,萱萱。”

郁怀皱着眉,呵斥他,“不穿衣服像什么样子,你就不能好好说话?”郁申满不在意,“我本来就不像什么样子,不像是哥你,什么都是优秀。”

“过来继续,萱萱。”周萱就离开郁怀身边,过去跪在郁申胯下。

要说她身上唯一不像的地方就是身材比师书宣娇小很多,腰肢纤细,一把能握住,但该有的地方却又很丰腴,肉肉的屁股,跪下来托着大奶子放到郁申的大腿上伺候他。

郁怀知道为什么要解开三颗扣子了,为了让他的弟弟能够轻松把手收进去,玩弄揉捏,隔着有些透的白色映出他深色的皮肤,萱萱被他揉奶揉的面色潮红,头伏下去蹭着郁申的手臂。

一对硕乳被压着更显得淫荡。

“你一定要这样?”郁怀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他觉得郁申越来越不像样,他弟弟却不以为然,“什么样,摸奶么,她喜欢的很。”

的确喜欢的很,与师书宣相似的面庞爬上红霞,眼睛闭住,漏出鼻音,甚至伸出舌头尖尖舔着郁申的皮肤。

“哦,哥,你要试试么?她的奶很好摸,又嫩又翘还软……舒服死了婊子!”

“不需要!”真的太荒唐了,亲弟弟玩替身还邀请哥哥,他有正主何必摸一个赝品?只是师书宣的奶并不大,也不挺翘,其实算不上好摸。

郁申笑了笑颇有点遗憾,“萱萱,人家看不上你这个骚奶子啊。”他应该是用力捏了,萱萱痛得叫出声,白着脸亲郁申的小臂肌肉,“对不起阿申,骚奶子勾不到人。”美谷朱里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郁怀看着弟弟放荡的样子,询问他。

“做什么?我想想,萱萱,姐姐给我吃鸡巴。”郁申喜欢叫师书宣姐姐,听到这个称呼郁怀站起身。

“别生气哥,萱萱确实比我大,就是这骚货装清纯罢了。”周萱的脸那样稚嫩,雪白细腻,一点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有,说是高中生也有人相信,竟然比郁申年纪大?

就见她点头,“我比阿申年纪大,都是姐姐装纯,对不起阿申。”

“骚婊子,给我好好吃。”郁申骂她,拍得她双乳颤颤。

周萱乖乖的点头,在郁怀这个陌生人面前,解开衣服扣子,她的手伸进去摸索掏出一件粉色蕾丝布料,被郁申接过来扔向了郁怀。

他躲过,那胸衣就落到沙发上,他的手边。

还有一点女人身上的温热香气。

她把一对肥嘟嘟的奶子掏出来,上面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指印咬痕,怎么看怎么骚,乳尖却又粉粉的。

比师书宣的好看勾人很多,这个突然的想法一闪而过,被他郁怀抓到十分懊恼。

那边周萱已经开始给郁申舔屌,嫣红的舌尖伸出来在龟头上磨,张开小口把那个肉头含进去嘴巴撑到极致,瓷器一样精致的脸庞和郁申丑陋的性器贴在一起。

她吃了一会儿把肉屌含湿了,又用嘴去吮囊袋,包在嘴里往外扯舌头滑过再啧一声放开,给男人口交好沉迷都要埋到他的毛发里去了。

新雪似的奶子把粗黑的肉屌包裹起来,露出猩红色的肉头,像是奶油泡芙里插进的巧克力棒,把薄薄的皮捅破,被奶子泡软了就把里面精液射给她,淋在奶球上供人狎玩。

但是郁申还没射,他闭着眼享受着周萱的口舌在他的马眼边打转。

“嗯,姐姐好会吃,这么这么喜欢吃鸡巴,萱萱真的是骚货。”

周萱嘴里鼓鼓,说不出话,睁着水润的杏眼看他。

反倒是郁怀忍不住了,他斥责弟弟过这样荒诞的日子,郁申满不在意,“怎么了,哥,你是也想要么,萱萱去给他吃一下。”

周萱就离开郁申的肉屌,嘴唇边拖出银丝,晃着奶想要过来。

“不用。”郁怀在她要动之前就制止了她,郁申不依不饶的,“哦,看不上萱萱的嘴,那让哥用她的逼吧,很舒服,我今天还没用过。”

“放心,我不告诉宣宣姐姐。”他说得模模糊糊的,分不清字更让郁怀恼怒。

“也不用!”

郁怀怒气冲冲,决定结束这次谈话,他往外走,郁申让周萱送他,自己靠在沙发上哈哈大笑。

“你……”郁怀看着跟在后面的周萱,她拢起白衬衫,奶子半遮半掩,粉色的尖尖顶出来反而更显得色情。

“我需要钱郁先生。”周萱先说话了,她对着郁怀笑了笑,嘴边还有刚刚吃鸡巴扯出的痕迹,食指擦掉嘴边的唾液,媚媚的,与师书宣大相径庭,“你要么,郁先生,萱萱很好操的,只要给钱就好了,谁都不会知道。”

郁怀不可置信,她原来真的是个骚婊子,不欲多言板着脸,反手甩上门离开了。

今天的梦里他硬着鸡巴想女朋友,她穿着白衬衫,露着雪白的肥乳,对他笑。

“宣宣很好操的。”师书宣说。

打赏 评论

第3章 酒醉后的意外

挥发的爱 第一卷 异地恋 爱吃火锅 1564字

郁怀最近很不对劲,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弟弟的精神病传染了,才会每日都能从一个宣宣,想到另一个萱萱。

周萱被郁申按在身下,身似蒲柳般可怜,他并不觉得什么,这两年事情看多了很难生出可怜。

两年就可以让他的心变成石头。

但当玉软花柔染上了艳色,他反而会不自觉开始想她美丽的脸,和女朋友相似的脸,趴在弟弟的大腿上给他吃鸡巴,这样骚,难怪他要把她养在家里。

郁怀对着日历,那是一个倒数的本子,翻到头了师书宣就回来了,她如果回来了碰到周萱又会怎么样?

不是。

郁怀抚摸着额头,不是,他是在想念师书宣。

宣宣老婆,你为什么现在不能在我身边呢?第一次,他对女友生出埋怨,恼怒她在他人生中的缺席,让这段感情生出瑕疵。

如果女友在身边,他一定不会看一眼其他女人,现在想着周萱也不过是因为太思念女友,以至于对那张相似的面庞产生错觉罢了。

郁怀得想办法不去想她,约了好友陆策出来喝酒。

陆策和他不同,吃喝玩乐都会是个纨绔子弟,又和他相同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女朋友,两个人快要结婚。

郁怀想要见一见陆策,听一听他和女友日常的生活,等他因此愧疚了,肯定事情也走上正轨了。

陆策听到他要过来,当然欢迎,干脆就让他来自己的私宅喝酒,他的收藏愿意为好兄弟开放。

深夜十点,郁怀结束工作,如约而至。美谷朱里

陆策为他到了一杯他的宝贝收藏,郁怀抬起杯子一饮而尽,他笑“Tequila这样喝,要是明天你进了医院,我应不应该告诉你家宣宣啊?”

宣宣,萱萱。

郁怀长舒一口气,心事重重的样子,改了方式轻抿着杯口,陆策看出来不对劲,他也不语与好友碰杯,两人喝到微醺。

“怎么?”陆策问他。

郁怀沉默片刻,他没有回答,反问“你和你女朋友怎么样?”陆策提起女朋友,不羁的脸也变得甜蜜,“不错,去荷兰办婚礼,她喜欢风车,倒时你们两个大忙人都得来啊。”

他听着陆策对未来的勾画也笑了,松了一口气,“一定。”

郁怀继续说,“郁申,他养了一个女人……”

陆策听了拍他,自顾自饮着酒,敲击桌面怡然自得“养了女人又怎么样,这不是正常事,成年男人谁不会养女人,他养了女人你反而要放心了!”

“怎么?”

“他养了女人,你不就不用担心他抢你的师书宣了,这还不好,你真是爱操心。”

“那女人……爱钱。”郁怀看他满不在意的样子,补充道,不曾想陆策还是嬉皮笑脸的看他,“爱钱不好么,你情我愿的,拜金女才好呢,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还不用谈感情,滋味好着呢。”

郁怀一口气没上来,他此刻饮了酒,晕陶陶的,没办法想好友话语中的深意,他继续反对,“那女人又很淫荡。”

“是个……婊子。”他闭上眼,酒精作用下让他脑子里都是郁申摸着周萱的奶,骂她是骚货的样子,可不就是个骚婊子呢,爱钱还勾引他。

捏着杯子的手用力爆出青筋,他没看到好友听到他这话似笑非笑的眼神。

“婊子也没事,玩玩么,骚女人才够劲呢,你这样说我都想去看看郁申养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

郁怀想到了周萱的脸,急忙制止他,“别去,没什么意思。”

陆策还想继续逗他手机却响了,特殊来电,这铃声只为了一个人设定。

他起身去接电话,郁怀能听到他对女友的甜言蜜语,你侬我侬,能肉麻死人。

这个电话估计是打不完了,他自己起身找到客房洗漱入睡。长腿〃老〉阿姨证〘理﹒

半夜他喝了酒渴醒了,起床打算去厨房,在楼梯的拐角听到了粘稠的水声。

“骚货,夹那么紧是想要把我夹断!”

“嗯嗯,主人,要被主人操死了,大鸡巴老公好厉害哦,主人!”

郁怀再往下就能看到楼梯上交合的男女,衣服甩了一地,女人的肉臀对着他,细腰被男人把着套在阳具上,屁股往上翘露出一截粗大的柱身,白色的汁液往下流分不清是淫液还是男人的精。

那男人看到他,重重一拍肥臀留下巴掌印,“骚货,让你小声点,把人吵醒了。”

“都是主人太厉害了,啊啊!”

是陆策,在他睡前和女朋友聊电话煲谈结婚计划的陆策,此刻鸡巴套在一个陌生女人的逼里挺动,不知道是谁,反正不是他的爱人。

郁怀对着白花花的肉体,一阵眩晕。

打赏 评论

第4章 帮好友玩女人

挥发的爱 第一卷 异地恋 爱吃火锅 1153字

陆策已经注意到了他,操穴的鸡巴却没有一点停顿,他掰着情人的身体转过来,很认真向他道歉。

但是却没有一点要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被好兄弟看到了他出轨做爱的现场,陆策真的一点都不觉得慌乱,只是理所当然和他说“不好意思,都是我养的母狗乱叫,你还要不要睡?”

就好像他真的是正在和宠物玩闹,看到好友醒了就带着宠物来关心他。

这不,陆策已经抱着女人起来,往来郁怀这边来,他下意识后退,却撞到楼梯身体倒下来。

“你也太不当心了吧。”陆策很无奈。

但是身下的鸡巴却又没有停过,有力的手臂挽住女人大腿,让她正面对着好友,奶球的晃动、绷紧的小腿,溅出的汁水,他仰着头看得一清二楚。

她和陆策的未婚妻完全是不同的类型,那个是可爱清纯的,这个却是丰腴成熟,画着浓妆嘴唇涂满唇膏,乌黑的大波浪卷发披在背上。

一颦一笑都充满了女人味,被情欲和男人不停浇灌出来的女人味,这样的感觉是陆策的未婚妻没有的,也是师书宣没有的。

那周萱呢,她那张如同瓷器的脸被男人操过会不会有?

郁怀简直是疯了,看好友偷吃还能想到周萱!他把视线移回来。美谷朱里

只见陆策的脖子上都是野女人的留下的红痕,她几乎是有点夸张的屁股和胸被撞得乱飞,甩得郁怀眼花。

她私处的毛发很茂盛,又被修剪整齐,幽幽的像是花丛掩住陆策的鸡巴,只能看到他的囊袋拍打着她的屁股。

用力探进去,就挤出她的汁。

“陆策,你……”美谷朱里

“啊,主人操到子宫了,好舒服主人,嗯嗯!”

郁怀想要说话那个女人却浪叫起来,显然是陆策在用力入她,通过她盖过他要质问的话。

他说一句那女人便叫一声,郁怀一次比一次声音低,那女人呢,反而一次比一次骚,咬着手指在陆策身上挨操,还要对他抛媚眼。

郁怀不说话了,他想离开。

陆策却不允许,他将女人放到地上,鸡巴从逼里滑落,明晃晃带着淫水扯出细细的丝,但是他也无暇去猜,究竟从龟头上落下的白浊是不是好友的精液了。

那女人翘起屁股,四肢着地,奶子摩擦着地毯向他爬过来,逼里流出白色的汁从穴口滑落滑落,滴滴答答流了一路,就像一只母蜘蛛吐着丝,柔柔抱住了他的大腿。

郁怀挣脱不得,他往后靠,那女人就得寸进尺向上攀爬一点,一点点蚕食着他的身体。

等到了他背部靠着楼梯,只能用手撑住时,两人上身已经彼此相贴了。

他大腿张开,好友陆策的情人被他夹在当中,令他额头冒出汗珠。

“骚母狗,谁都想勾引。”陆策看够了,跟过来拍打着她翘起的屁股,那两瓣肉就红肿不堪,女人抱着他闭眼发出呻吟。

“郁怀麻烦你把她抱好吧,哦,对了你叫她CC,就好了。”什么样的道理,操女人就操女人,还要和兄弟介绍一下,要兄弟给他助兴。

但陆策不等他同意就又把鸡巴插了进去,CC被他撞得身体摇摆压着郁怀,如果不按照陆策说的抱住她,由着她压来压去,他的背就只能和身后的台阶碰撞。

别无他法,他只能看着好友和他的情人操穴,还要被迫参与其中。

这荒唐的现实都让他怀疑是不是喝醉了在做梦。

打赏 评论

第5章 装什么呢,郁怀?

挥发的爱 第一卷 异地恋 爱吃火锅 1260字

CC的手还在乱摸。

他的睡衣扣子都被她扯掉,半披在身上,露出精壮的胸膛,看得CC口水直流,更用力夹着陆策的鸡巴,爽得他直骂,“骚货看到别的男人就这么馋?”

“啊啊,好馋,先生摸摸CC吧,和主人一起操CC,CC是主人的小母狗,主人的朋友也可以上CC的。”

郁怀闭上眼没说话,耳边都是男女做爱发出的水声,胸肌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贴上来,他猛地张开眼,是CC的唇,陆策每撞她一次,就会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唇印。

陆策看着,调侃道,“你这样,让郁先生怎么和女朋友交代啊,他可是纯爱啊。”

“啊啊,主人,母狗等等给郁先生舔干净就好了,郁先生对不起,请等等母狗,等伺候好主人就来帮郁先生处理了,啊啊,主人又大了!”

“大鸡巴主人操进子宫了,母狗要被主人和郁先生一起操,两个穴都要吃,啊啊啊!”

郁怀抱着CC供陆策奸淫,他实在受不了了,“别说了!”美谷朱里

“阿怀,你怕什么,是我出轨又不是你出轨,况且我都和你说了,嗯,骚货别夹!”

“我都和你说了,谁不包女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啊。”

陆策一直都是玩世不恭的,突然从他的嘴里说出几句文绉绉的话,竟然又是为他出轨辩解,鸡巴埋在女人的逼里,说圣人的句子。美谷朱里

实在令郁怀无话可说,只能让希望他快点结束。

渐渐的,手指更用力陷进CC的肉里,CC的嘴在他身上乱动,甚至开始咬他的脖子,陆策看了不仅不生气还扇她的奶,骂她淫贱,进出鸡巴的速度更快。

终于他看到陆策手臂上鼓起青筋,一下一下撞得CC臀肉翻滚,女人被他操得翻起白眼软在郁怀身上再不能作乱,看着他舌头吐出来发出长吟“啊啊,主人——”

口水都流到他身上了,真是骚母狗。

陆策把鸡巴退了出来,郁怀感觉到不对想要推开CC却来不及了。

他们三人的姿势非常淫乱,陆策操着CC,CC贴着郁怀,女人挨操的逼正好对着他的胯部,那里本来就被她滴下的淫水泡得一片潮湿,现在陆策抽出来,精液堵不住喷出来,全部到了他身上。

“你还内射!”

郁怀简直无法想象,他和师书宣做爱,为了保护她都没有在女友体内留过精液,陆策出轨就算了,还在野女人的逼里灌精!

陆策无所谓的样子,CC已经没了力气瘫倒在郁怀身上,他看了眼两人交叠的地方,好友鸡巴被他的精液和情人的淫水泡着,硬起了卡在CC的逼上。

这骚货被操软了身子还要扭着腰蹭,把那里弄得一片狼藉。美谷朱里

“哦,不好意思哦,把你裤子弄脏了。”

“是这个事么?”

陆策耸耸肩,光着身体弯下腰在衣服堆里找东西,声音传过来。

“射了就射了呗,反正也不是我的宝贝,吃药就好了,要是吃药也不行去医院拿了不就可以了,CC愿意的是吧?”

“主人,母狗愿意的,主人把CC灌满,最爱主人的精了。”

郁怀无言以对。

陆策好像把东西都找到了,他走过来与郁怀并排坐在楼台上,挨着好友和情人坐,他点燃手里的香烟——刚刚就是在找这个。

身体往后靠用手肘撑住,缓缓的吐出烟圈。

他看着郁怀不同意的眼,对着CC的背轻轻弹落烟灰,这温度足够让女人在郁怀身上淫叫却不会烫出疤痕。

惬意非常。

他勾起唇角,身上都是欲望被满足后的餮足,“你要不要?”

郁怀不知道他问的到底是女人还是香烟,反正是都不要的,就听到陆策嗤笑一声。

“装什么呢,郁怀?”美谷朱里

打赏 评论

第6章 “没办法我的女朋友不好操”

挥发的爱 第一卷 异地恋 爱吃火锅 1120字

“装什么呢,郁怀?”

郁怀听着陆策这样说只觉得他莫名其妙,这么一个晚上,被好友的情人弄湿裤子他自己都很无辜。

更何况CC现在还在他身上扭,带着被滋润过的眉眼吮他的喉结,他被女人压住了不得不呵斥她,“别动!”

陆策看他这样硬着鸡巴,没有把CC推开深吸了一口烟,笑了,“之前我还以为你是纯爱的,现在看来我们都一样么?”

“谁和你一样,一样背叛女朋友么,那你想错了!”

郁怀冷着脸。

用了力,一下子把在他身上作乱的女人掀翻,CC从他身上滚落下来斜斜躺着,肥乳叠在一起,细细的腰上都是手印,双腿间流出精液,美目微阖。

陆策轻踹她,踩在奶子上,“去,洗个澡再过来,我和郁先生要说话。”

郁怀便看着她扭动着丰腴的屁股消失在楼梯拐角,陆策眯着眼问他,“再喝点?”美谷朱里

郁怀沉默,陆策就披了件衣服,拿了酒过来,还在这个地方,他刚刚操女人的地方,与好友碰杯。

瓶口往杯口倾斜三次,酒精蒸发着郁怀的理智,他才开口问,“你不是要结婚了?”

“嗯。”

“那你还找别的女人。”

“没办法,”陆策回他,一字一顿的,在郁怀听来格外慢,“我的女朋友不好操啊,我当然很爱她,但是也没有办法,不让她知道不就好了,再说了我也不愿意和我的宝贝玩这种。”美谷朱里

女朋友的穴不舒服当然要找好操的穴,不忍心在女朋友身上发泄欲望当然要去找受得住的母狗。

在陆策看来毫无问题,郁怀却不太赞同,他继续说“有时候真的觉得你是和尚,师书宣出国快要第三年了吧,你就没有受不了的时候。”

郁怀一口把酒吞下了,火辣的感觉刺激他的喉管,他这两年的确没有性生活,飞过去看师书宣,也不敢缠着她,打扰她的学业,往往两个人一起吃个饭喝杯咖啡就返程。

每天夜里他都会想着女友鸡巴流精,“我爱她所以能忍,你也应该和那个女人断了。”

陆策大笑,“听到没有CC,郁先生要我和你断了。”

是CC回来了,洗好澡但是还是赤裸着,露着奶和逼带着情欲的气味回来,扑进陆策的怀里,用脸去蹭他“主人,母狗舍不得主人的。”

陆策将她推开,又对郁怀继续说,“断当然可以,但是你知道CC为什么叫CC么。”不等好友回答他自己说了,“有A就有C,有C就有Z。”

原来这男人一边说爱未婚妻,却又有不同的女人。美谷朱里

这让郁怀呼吸急促喘不过气,他以为人家和和美美的情侣私下里竟然是这样,陆策不肯放过他,拍了拍CC的奶,“你去找郁先生求情,把他伺候舒服了,不提这个事不就好了。”

CC就袅袅朝他爬过来,趴在他的胯间想要掏出他的鸡巴,郁怀抓住她的手,陆策在旁边嘲讽,“装什么,郁怀。”又是这个话,他不明就里。美谷朱里

陆策将他的心思揭开直言,“你不就是想上郁申那个女人?还骂人家是婊子,鸡巴硬了才会觉得女人是婊子吧。”

“所见即所想啊。”陆策要是出去找个耍嘴皮子的工资,一定能风生水起,他看着恣意荒唐,说的话都戳中郁怀的内心。美谷朱里

打赏 评论

第7章 被友好的情人乳交,入进后穴

挥发的爱 第一卷 异地恋 爱吃火锅 2198字

“不,是她自己……嗯!”

原来是CC乘机就将他的肉屌掏出来,握在手里揉捏,刺激得他低吟。

她张大了嘴感叹“啊,郁先生的鸡巴好棒,这样硬了,CC好喜欢哦。”美谷朱里

这女人口水都要流下来,不停吞咽着,色情的要死,陆策调笑她,“CC是有福了,郁先生还没被女人吃过,这次要进你的嘴里了。”

“啊,郁先生的女朋友不会吃么,就和主人一样呢……”

“住口别提她!”郁怀被陆策揭穿了心事,此刻哪里能听到女朋友的名字,他一挺就把鸡巴塞进CC的嘴里,堵住了她的话。美谷朱里

CC嘴里含着郁怀的肉屌,他好用力根本不会怜香惜玉,直接入近了她的喉咙里,让她泛起生理性的眼泪,收缩着那块软肉,嗅着男人的味道,发出满足的吞咽声。

郁怀的龟头被女人伺候着,与自己用手真的不一样,他喘着气,喝了酒的脑袋昏昏沉沉,快感袭来真的不愿意拔出去。美谷朱里

他想拽着CC的头发让她离开,却因为她一个深喉手落下,让她吃更多,入得她翻起白眼。

“很爽吧,我第一次就发现了,玩不是女朋友的女人,连鸡巴都比平时硬一点。”

真的,会比在女朋友身上爽。

郁怀盯着CC不语,她已经开始摸他的囊袋,红色的指甲揉上两个肉球,稍硬的质感划过让他的鸡巴也在女人口里涨大,撑得她喘不过气了吐出来,恋恋不舍拉出淫荡的丝。美谷朱里

CC捏着鼓鼓囊囊的肉球,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精,真的很想吞进肚子里,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性器,想要再次吃下去却被郁怀拽住了头发。

CC还以为他是想要阻止,连忙朝他露出讨好的笑,却听到郁怀哑着声音说,“用胸。”很轻,CC听不清楚,有点茫然,陆策拍了下她的屁股,“郁先生让你给他乳交呢。”美谷朱里

她连忙捧起两个乳房把鸡巴夹在中间,炙热的温度让她的皮肤上泛起小粒,揉着胸用两块柔软的肉擦去他溢出的前列腺液,“嘴。”郁怀又说,CC就将龟头露出来用嘴巴去嘬。

“舒服么?”陆策问他,“CC伺候鸡巴的水平还不错的。”的确舒服,好像陷入了细腻的丝绒里,鸡巴被紧紧包裹住,两人之间的温度相互传递,肉屌上都好像染上了女人的味道。美谷朱里

但是郁怀却摇头,“太大了,”瞄了眼她深色的乳晕,被男人日常吃着呈现出淫荡的形状,“不够嫩。”

“你也要求太高了,拜托,郁申那个女人奶子有多好看啊?”他又猜到了,郁怀被女人揉着屌,对比的不是深爱的女朋友,反而是周萱,雪白的肌肤,粉粉的尖,吹弹可破,形状又正好能让男人用手包住,的确漂亮。

这样的现实令他痛苦只觉得荒唐,陆策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安慰他,“你也别在意,我和女人做爱也不会想我的宝贝,这种肮脏的事,怎么好想她,玷污了她。”美谷朱里

郁怀被说服了,他的确不能想象师书宣赤裸着给他吃鸡巴样子,确实应该想好操的骚婊子。

“不喜欢就别用了。”CC听话的退开,鸡巴骤然失去了温暖的软肉,吐出挽留的前精,郁怀看着CC因跪在地上垂下的双乳,像是两个水球上面布满了性爱的痕迹,又突然觉得大一点也无妨。

但他没说出来,也不说自己要走了,沉默着。

“你想用CC的逼还是屁眼?”

“嗯?”美谷朱里

“哦,忘了,你是纯爱派,没用过女人的后面,那就逼肉吧,你要觉得觉得她被我用过不行,就换一个来。”

陆策吐出一口烟,迷雾缭绕里郁怀说,“就她吧。”他好像忘记了,这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完全可以说他不要,不要上女人。

但陆策没提醒他,郁怀也当作不记得这回事。美谷朱里

CC已经听话的趴在地上,高高翘起屁股,她的乳房丰满堆在地上挤压,扭一扭腰荡出雪白的波,郁怀又有点想念被她乳交的感觉。

像母狗一样,用两只手掰开花穴和屁眼,他才发现原来后面也会流水,肉洞在他的注视下收缩,皱成一团。

CC一动,属于陆策的精液就沿着大腿肉滑落,郁怀还没说话她就主动道歉,“对不起郁先生,主人射得太深了CC扣不出来,等等郁先生的鸡巴进来了,挤出来就好了。”

“没事。”郁怀听到他的声音,他在说没事,鸡巴即将进到一个含着精液的逼里也没事,真是不可思议,只能归结于他和陆策的友情,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于是补充,“用你的后面。”

这话让CC几乎软倒,“唔……郁先生请用母狗的屁股。”

陆策看着好友握着鸡巴抵住情人屁眼的样子,胯下也是硬的不行了,但他没参与进去,饶有兴趣观赏好男人操女人。

只见郁怀沉下腰,按住CC的屁股就把龟头入进去,这样没扩张就吃进去异物让她受不了,人彻底软下来,两片肩胛骨合拢。

太紧了,屁眼咬住了他的鸡巴不放,令他进退两难,可以清晰看到后穴边的褶皱被撑开,女人的身子往下滑被郁怀抓住,他不想离开这个湿热的穴。

按住腰窝,正好同好友留下的拇指印重合,这个位置的确好虎口卡住柳腰,往后拉就可以令她吃进更多。

CC在媚媚的叫,猫咪叫春一样把他的脑子搅成一团乱麻,只想着再往里,往里把一整根鸡巴入进去,让湿热的肉套子包裹着久旷的性器。

他入了一半了,已经开始抽插,舒服的喉咙里发出低喘,被情欲裹挟着用女人的屁股安抚性欲。

郁怀抬起手想要让CC放松,在她的肥臀上留下指痕,“放松点。”

就是这样情欲蒸腾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在裤子口袋里,和陆策一样,他的女朋友有属于自己的铃声。

郁怀按住CC乱动的腰,去看手机屏幕,亮光刺到了他的眼睛,师书宣同他发消息,“今天的实验结束了,好累,突然好想你。”

他大口喘着气,将鸡巴拔出来,能听到“啵”的一声,CC的洞口被他撑大,正在缓缓合拢,性器还硬着他却不再去看,一股愧疚翻涌而来,甚至忍不住要落泪。

陆策看着他,让CC安静别再发骚,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郁怀,没进女人的穴就不算出轨,谁都不会知道。”

“我走了。”郁怀身上还穿着睡衣,但他管不了了,匆匆拿着车钥匙离开。

打赏 评论

第8章 宣宣,想和你做爱

挥发的爱 第一卷 异地恋 爱吃火锅 1283字

鸡巴进到女人的屁眼里,没有内射、没有亲吻、没有爱算出轨么?

不算吧。

像是陆策的话,郁怀告诉自己,没有进女人的穴就不算出轨。

但他还是为此痛苦不堪,一种迫切想见师书宣的渴望席卷而来,令他不能反抗,让秘书订了最快的航班。

什么都没有带,风尘仆仆赶到了距离他有十一个时区的国外,那边正是七点以后,夜生活开始的地点,但是师书宣应该还在实验室里。

郁怀没有发消息告诉她,只是等在她需要经过的地方。

在又一小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友,脸上洋溢着被学术笼罩幸福的光,她和同门在说话,看起来令人觉得遥远,师书宣看到他,朝他跑来,摆着手。

“我……”

“你怎么来都不说一声啊。”她弯起眼睛,朝他笑,眉梢那颗痣随着面部表情移位,他又觉得女友这样缺了一点韵味,长了这样美的五官,并不该这样笑,应该更内敛更温柔,琉璃一样。

“我很想你。”郁怀抱住师书宣将脸埋进她的肩膀,她刚刚从实验室出来,还有一点消毒酒精的味道,并不香,却让他感觉到真实。

“我也很想你,正好你来了,我还打算算好时差打视频和你说的。”

师书宣的眉眼里都是高兴,神采飞扬,郁怀也被她感染了,替她整理散乱的头发,“什么?”

“我读博的申请被批准了,要去另外一个实验室,那边有这个领域的专家,是我的偶像!”

“啊……恭喜你。”郁怀在商场上已经学会了尔虞我诈,但是面对师书宣,他想他的强颜欢笑一定掩藏的不太好,被她发现了,两个人的氛围古怪起来。美谷朱里

最后郁怀又飞了回去,用几个小时跨越半数,只得到了师书宣一个拥抱,和一条她将继续留在国外的通知。

他那些苦闷,想要对她坦白的事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全部埋在舌头下面,随着飞机落地恐怕是再也无法对女友言明了。

他开着车额头隐隐做痛,在等红绿灯时拐弯了,方向一打偏离了线路,往另一个小区驶去。

他好急切,几乎是用拳头敲门忘记了按门铃,等里面终于有人开门了,露出了那张与女友类似的脸,郁怀不管不顾倒下来伏在她的颈间,“宣宣。”美谷朱里

压得她向后弯下腰,承受着这个比她高大好多的男人。

诱人淡淡的香气攀附上他,周萱拥抱住他,“郁怀,你怎么啦?”

“宣宣,摸摸我宣宣。”他没回答继续叫她的名字,周萱很听话,抱着弟弟女人让她摸,周萱这样的婊子一定会摸向他的胯下吧,但是也没有关系……郁怀闭上眼,却没有想象中下流的触碰。

一双柔软的手抚摸上他的背脊,轻轻拍着,又揉上他的太阳穴,“不舒服么,郁怀。”

“嗯,现在好了宣宣。”紧紧的,他将周萱抱在了怀里,搂得好紧,密不透风。

两人在门口的灯下相拥,恰似一对恋人。美谷朱里

“郁申呢,不在么?”在周萱人打颤的时候,郁怀才终于和她分开,弟弟吵闹的声音这么久没有传过来才让他意外,“嗯,他今天不在家。”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凑巧的事情,有长得一样的面孔,有刚好不在家的弟弟。

于是郁怀就被周萱牵了进去,坐在沙发上。美谷朱里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郁怀看着她和郁申做爱。

第二次见,郁怀看着她给郁申口交。

第三次见,郁怀枕在她的大腿上嗅着她的味道。

“宣宣,”望着那张和女朋友相似的脸,郁怀说,“想和你做爱。”

周萱问,“是什么样,和郁申那样么?”美谷朱里

郁怀羞愧闭上眼,“是,我……”

周萱用手指按住他的嘴唇,“好哦,郁怀,来做爱吧,要记得付费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