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盛夏的果实

报纸上的故事让男人不自觉的心跳加速,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开始紊乱。空气中的燥热让他的汗珠从额头开始往下滑落。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推了推鼻梁上有些下滑的眼镜,以此来抑制自己那个大胆的念头。  
  他还是那个冷静的男人,没人可以看出他内心萌芽的邪恶念头。  
  房间里噼噼啪啪的键盘敲击声让男人回过神来。他继续看着报纸,只是眼角的余光不时瞟向那边坐在电脑桌前玩游戏的少女。  
  澜澜玩的很认真。不过她这会儿并不开心,因为游戏里那个猪一样的队友刚把她给卖了。澜澜本来打算在草丛里给对面一个绝地大反杀后闪现逃走。她确实做到了,她埋伏在草丛里通过一套娴熟的连招带走了那个追了她半片野区的梦魇。她看着那个追过来的敌方蛮子,已经准备一个潇洒的闪现走人。  
  结果突然出现的冰墙把本就残血的她拦在了蛮子的大刀面前!  
  “不好意思,我练英雄。”  
  ???本来还算心平气和的澜澜被屏幕里这句话一下搞得火冒三丈!你说你一个技能放失误了我忍了。怎么练英雄还有理了啊?拿排位练的啊!这什么人啊!  
  澜澜气的有些嘟嘴,因为生气鼓起来的脸颊带着一些红晕。不知道是天气太热还是生气烦躁,澜澜解开了胸口的两粒纽扣,然后撸起袖子开始继续征战。  
  她本就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被汗水浸湿的衣衫贴在她的肌肤上,胸口的春光若隐若现。  
  男人的呼吸又急促起来了。他低头看了下报纸,但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的脑子里都是少女的身影,还有那双扎在脑后的双马尾。他想抓着那双马尾,对,抓着。然后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不,骑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后入她。把她的衣衫咬开,把手伸到那对饱满的双乳上揉弄。  
  操她,操服她!  
  “姐夫!我赢了欸!”  
  突然在耳边想起的声音再一次把男人拉了回来。他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撑起一顶高高扬起的帐篷。这让他有些尴尬。然后他把本来有些后仰的姿势改成了正经端坐,以此来掩藏自己的欲望。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  
  “是吗?那还挺好的。”  
  澜澜盘腿坐到旁边的沙发上,顺手从桌上拿了块西瓜吃了起来。她吃的大大咧咧,西瓜汁有时候从她嘴角落下来,滴在胸前的衣衫上,有时候甚至直接落在她半露的饱满酥胸上。她突然感到男人好像在看她。虽然男人已经藏的小心翼翼,但是女人的直觉总是这样不讲道理的。  
  是的。虽然她看起来还是像少女一样可爱,但她已经是一个明白人事的女人。她不仅是个成熟的女人,还是一位知性的老师。所以她一瞬间就明白了男人眼神里藏着什么样的欲望。这个欲望让她的脸颊也跟着泛红发烫,她突然觉得就连嘴里的西瓜都是热的。  
  房间里的燥热越来越明显了。  
  澜澜把吃完的西瓜皮丢在垃圾桶里,然后感觉双手被西瓜汁搞得有些沾。还有身上的汗水都让她感觉浑身都不太舒服。  
  她用手做着扇风的样子,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姐夫,我去洗个澡啊~”  
  “去吧。”  
  男人的语气很平静,甚至没有抬头看她。  
  澜澜突然有些懊恼!所以她从男人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故意用小腿接触了男人的肌肤。但是这个接触很小,小到任何一个人都会不以为意。毕竟从她过去的位置本就不太宽敞,每个人过去都难免会有接触。  
  但是她确信男人感受到了,她就是确信。这个确信毫无道理,但是她相信自己的感觉。  
  不过这个确信也让她的脸颊更烫了,她躲进浴室里连忙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脸颊。入手的温度让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她抬头看着镜子里那个脸颊绯红的自己。天啊,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我姐夫欸!他会怎么看我?完了!不过他感觉到了吧?  
  澜澜本来打算躲在浴室里冷静一会儿,但是她想的更多了。这些止不住的想法一点也没有帮助她缓解丝毫,反而让她感觉全身的肌肤都开始发烫了。这个发烫的程度简直快要烧昏了她的头脑,她连忙打开了花洒开始冲洗自己的身子。  
  温热的水滴落在女人的身上,从她的脖颈开始往下流淌,顺着女人的每一寸细腻肌肤抚摸游走。她本来缓和了一些,但是一种莫名的欲望让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她只是短暂的清醒了一会儿,又很快落入更深的漩涡里。  
  她已经连耳根子都红透了,但是她自己却察觉不到了。她慢慢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上流淌的水流。温热的水流好像是男人炙热的手掌。男人温柔地从她细腻的脖颈往下抚摸。指甲轻柔地滑过她傲人双峰间的沟壑,然后贴着她的腰线滑过翘臀,再顺着臀缝一点点的落到女人最为隐秘的私处。  
  “嗯~啊~”一声娇喘从澜澜嘴里轻吟出声,她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突然发出的声音。她只是迫切的渴望,想要那双手掌继续停留在某个地方。她伸出自己的右手,把纤细的手指触碰在自己的两瓣唇瓣上轻轻分开。  
  潺潺的水流顺着张合的洞口慢慢流进去,好像男人的手指一点点插入了她的蜜穴。她的身子酥酥麻麻的,她渴望更多,更多。她把手指伸进自己的蜜穴里,好像在教导男人该如何挑逗自己的欲望。  
  她把手指指腹抵在敏感的穴肉上,轻轻的刮蹭自己的肉穴,这个过程里流淌出更多的汁液。等到洞穴更加湿滑以后,她开始把手指缓慢地抽动起来,带着晶莹的汁液从蜜穴里流淌出来。  
  “嗯~嗯~嗯啊~”她的娇喘越来越明显,她感觉自己的双腿软的快要站不住了。于是连忙背靠在冰凉的墙面上来支撑着自己。后背上一瞬间的冰凉感让她短暂的清醒了一些,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淫液羞的脸颊通红。随后又被身下传来的空虚感迅速拉回漩涡里沉沦。  
  澜澜的动作越来愈快,她还将另一根手指一起插进了自己的蜜穴抽插起来。她有时候将双指撑在蜜穴里往两侧分开。好像自己把门打开等谁进来。她把左手伸到自己的酥胸上下意识的开始揉弄,她太清楚怎样才能给予自己快乐了。所以她的动作熟练又富有技巧,她的手指有时候会撩拨过自己的乳尖,或者围绕着粉嫩的乳晕绕圈。但是又不会过多的停留。  
  他会进来吗?  
  这个念头突然在澜澜脑海里浮现,然后疯一样的扎根生长。他会进来吗?他进来了会怎么看我?会把门关上吗?还是会走过来?他一定会走过来的吧?他肯定会过来的。他会看着我,把我搂在他的怀里。他会抓着我的双马尾,骑在我的身上。他一定会很用力。在我身体里不停的进出。他一定憋坏了。会很烫的。他的喘息一定很急促。他会射在我里面。  
  “啊~啊嗯~啊啊~姐~姐夫~!”  
  从小腹升起的热流突然蔓延到全身。然后一股热流从蜜穴里喷涌出来,澜澜一瞬间瘫软的坐在地上,温热的水流还在她的身上流淌。她瘫坐在地上无力的喘息,饱满的酥胸随着呼吸起伏不断。她的双腿有些颤抖,随着手指的离开流淌出湿滑的淫液。  
  女人的喘息声在浴室里逐渐平息下来,她回过神来,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惊讶和莫名的羞耻。不过她可能不会知道。从她的小腿触碰到男人肌肤的一瞬间,那个男人的欲望和她一样被点燃了。  
  浴室外的男人颤抖地撑在一旁的墙面上。他不敢直接压在门上,他甚至不敢离的太近。他早在女人进浴室的第一时间就来了,他根本没有想过女人会不会突然出来发现他。但是他又本能的克制,他害怕打开那扇门。所以他一丝一毫的动静都不敢发出,他怕惊吓到那个在里面洗澡的女人。  
  所以他只敢躲在旁边。听着里面的水声,想着女人的样子。他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他像个变态一样幻想着女人的酮体,然后把这个女人压在他的身下。他听到了女人的喘息,他是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所以他也明白那声喘息里的欲望。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但是他连一声喘息都不敢发出。他疯了一样地套弄着自己的肉棒,然后他听到了,他听到了一声隐隐可闻的姐夫。这个声音像是天崩一样在他的脑海里炸裂,滚烫的精液从马眼里突然喷射出来。  
  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无法抑制的喘息声被他克制在嗓子眼里无人可闻。  
  他决定做一件事。  
  【蛊惑她,把果实喂给她】  
  “老公~今天想在哪里吃我呀,不,是吃午饭~”  
  扎着双马尾的澜澜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然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JK短裙,爬向了床上的男人身上,把脸蛋儿贴在男人赤裸的胸膛上轻轻磨蹭起来,“开饭了哦~”  
  “哪都想。”躺在床上的男人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脸笑意的伸手抚摸了下女人的侧脸。他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潜入了女人的房间,他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  
  那时候他用手颤抖着掀开了女人的被子。看着那个躺在床上近乎完美的女人。他的手从女人的小腿开始抚摸,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用手解开女人的睡裙,嘴唇颤栗着吻上了女人的乳尖。女人轻声的哼唧了一声,他吓得差一点跑掉。但是随即明白了什么,他的动作越加大胆。  
  女人的手突然勾上了他的脖颈。两人四目相望不发一言。他看不见女人的表情,但是窗外的月光落在了他的脸上,女人从他眼里看到了炙热的欲望。她轻声喊了一声,“姐夫~”  
  身下突然传来的湿滑触感让男人从回忆里清醒过来。他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正在一点点撩起自己的JK短裙,把湿漉漉的小穴抵在自己硕大的龟头上磨蹭。女人小穴里的淫液流出来顺着龟头流到阴茎上,然后女人拉着男人的手指吮吸了一口,“唔~老公在想什么呀~”  
  手指被女人舔舐的酥酥麻麻的湿热感让男人忍不住仰头喘息了一口。他微微弯头看着女人JK制服下的美丽酮体。把手伸进了澜澜的短裙裙底,对着充满弹性的翘臀捏了一把,然后挺腰把滚烫的肉棒对准女人的小穴来回磨蹭,“想怎么操你。”  
  “嗯~啊~老公肉棒好热~不嘛,老公先别动嘛~澜澜想让老公先舒服一会儿。”澜澜俯下身子伸出粉红的小舌头,眼含春光的看着身下的人。  
  她的舌尖贴着男人的鬓角舔过脸颊,顺着脖颈细细地往下舔舐。她突然眼睛一亮,调皮的在男人脖颈上种下一个草莓,又继续往下舔舐过男人的乳头,抵在小乳头上一圈圈打转。  
  “嘶...”男人的呼吸逐渐起伏混乱,他把左手撑在床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盯着女人的一举一动。他把右手按在女人的后脑上轻柔的抚摸着,下身的肉棒不安分的快速磨蹭起女人的淫穴。  
  “唔~好像还有娜姐姐的奶香味呢~咦~老公肉棒也越来越热了~蹭着好舒服啊~”澜澜含含糊糊的说着,舌头又顺着往下滑过男人腹肌的轮廓。她爱不释手的多舔弄了一会儿又继续往下,小脸蹭了蹭刚被满是淫水的小穴蹭过的肉棒,迫不及待的一口含进嘴里,用舌头温柔的包裹住棒身慢慢的吸允起来。  
  “啊!吞下去~对,我喜欢这样。”近乎膨胀的欲望突然被温热的口腔包裹,男人爽的一瞬间颤抖起来。他的身上已经沾满了女人湿滑的口水,此时看上去显得越加淫乱。更何况他对于口交这一行为从来都没有抵抗力。粗大的肉棒在女人嘴里越来越硬,马眼里溢出更多的新鲜前液。  
  “唔~好...好的老公~嘴巴里被~老公的大肉棒~塞得满满的欸~”澜澜含糊的回应着,被男人的手按着脑袋只好把肉棒含的更深一些。硕大的龟头顶在喉咙上,舌头在阴茎上来来回回的抚弄着,肉棒的气味刺激得女人身体越来越热,不由自主的动着小脑袋让肉棒在小嘴里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  
  “嘶,快,再快点!”这两个月几乎不间断的做爱,让女人本就高超的舔舐技巧,更加熟悉男人的兴奋点在何处。亢奋的男人从床上站了起来,看着女人改为跪姿含着自己粗大的鸡巴舔舐,他的表情越来越激动,把双手按在女人的头顶疯狂挺腰,“骚澜澜,一天不吃肉棒就馋嘴了?”  
  “是呀~喜欢吃啊~老公喜欢么~澜澜的口交技术还可以么~“澜澜一只手扶着肉棒根部,一只手抓着男人的后臀。嘴巴更卖力地收缩着让肉棒更快进进出出操自己的小嘴,双马尾也一前一后的摆动着,嘴角全是被男人操弄留下的津液。  
  “当然喜欢,我喜欢你舔我肉棒。骚老婆,你淫水流出来了。”  
  “老公~唔,老公肉棒好大~好喜欢啊!”每一次肉棒进出的时候,澜澜都会微微翘起舌尖挑逗。不过随着男人理智的丢失,嘴里的肉棒操弄的越来越快。女人已经只记得吸紧嘴巴包裹肉棒吞吐。听着男人的话语,澜澜又不由自主的把手伸进裙子,揉捏起自己的阴蒂。  
  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低头看着身下这个正在一边吮吸肉棒一边自慰的淫荡女人。突然挺腰把肉棒抵近女人的嘴里,浓稠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射出来。  
  “唔~澜澜。。澜澜要被老公操得喘不过气来了~”澜澜不再满足于手指在外面的挑逗,她刚把手指伸进小穴里,嘴里就被男人喷满了精液。她一下子被刺激得小穴收紧喷出水来,嘴里乖乖的吞下全部的精液,“精液。。精液烫得澜澜。。高潮。。唔。。嘴巴里的精液越来越多了~”  
  “不,不够!”男人把肉棒从澜澜嘴里拔出来,直接抱起这个女人走到屋里的电脑桌边从背后压住。女人刚刚高潮完还在抽搐的肉穴,被男人粗暴的挺腰把肉棒直接插入了进去。肉棒上暴起的青筋刮蹭着里面的褶皱和嫩肉,女人一瞬间爽的踮起脚尖,“啊
老公!好深~啊”  
  “啊!澜澜!喜欢被老公的大肉棒从后面狠狠的操~老公~抓着人家的双马尾~狠狠的干骚澜澜好不好~”女人整个人伏在桌子上,双手颤抖着理了理自己的双马尾递给身后的人,听着男人在自己后背用力的撞击着自己的小屁股的声响,小穴里也不由得留出了更多的淫水。  
  男人兴奋的抓着女人的双马尾,把肉棒一次次地撞击进女人湿到一塌糊涂的肉穴里。喘息着看着女人被肉棒操到发情淫乱的样子,一边把右手挪到了桌面上的鼠标上,“知道为什么把你抱到这里操吗?”  
  “不。。不知道。。啊~老公在抓着我的双马尾操我。。要被老公操上天了~”从头发上传来的拉扯感和肉棒疯狂进出的快感让女人根本没有办法思考,只知道扭动着腰肢配合着肉棒在小穴里的进入到更深的地方,完全没有留意到周围的情况。  
  “看看。”男人拉扯着女人的马尾往后一扯,将女人淫乱的表情正好对着摄像头。屏幕上的女人正在满脸潮红的享受着情欲的快乐,白浊的液体从她嘴角流出来。男人的小腹不挺撞击在她的屁股上,滚烫的肉棒在骚穴里疯狂进出,淫水被操的从大腿根流下,“骚货~艹坏你!”  
  “唔~老公喜欢双马尾的骚。。唔!好深。。喜欢双马尾的骚澜澜吗~”根本无法留意嘴里流出来的精液的淫荡澜澜,只觉得小穴已经被操得阴唇都往外翻了一些。  
  她的双腿颤抖着几乎要站不住却还是一下一下的往后靠,让肉棒每一下都顶在自己的子宫口。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样子正在被群友看个彻底,“唔~老公居然让群里的人也看着澜澜发骚的样子~唔~啊~被看着好兴奋啊~”  
  “澜澜~啊啊!澜澜,我在操你,操,看你的奶子。”澜澜被彻底压在桌上,男人的两只手抓着女人的马尾疯狂抽插,大口的喘息着粗气,“骚货,你是老公的骚货,让大家都来看你被操。我要把你按在他们面前操,让他们都来看你被操红湿透的骚穴,被老公操成发情的专属母狗,嘶~”  
  “唔~澜澜就是~啊~就是老公的骚货~整天想穿着jk被老公这样子干~唔~马尾也被老公扯得好舒服~”感觉到男人的肉棒在小穴里越来越大,越来越用力。澜澜知道被人看着自己的发骚样子让男人也更兴奋,于是卖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腰,把身子撑起来一些,两颗白嫩的乳球在屏幕里被操得直晃。  
  耳边的淫荡叫床声,让男人兴奋的改用左手一手抓着女人的马尾,把左手手肘抵在女人的后腰上让她的身子跟着后仰。同时把滚烫的肉棒往女人的淫穴里狠狠顶进去。空出来的右手趁机伸到胸前一把捏住女人的奶子大力揉玩,整个人趴下来兴奋的侧头含住女人的嘴唇。他已经上头到完全不在乎女人嘴里的精液,和对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搅动打转。  
  “啊~澜澜的小穴要被老公的大鸡巴操坏了~哥哥们都在看老公的骚澜澜挨操~唔~”突然被纠缠住舌头,身子突然颤抖一下,三个敏感点都被男人同时挑逗着。澜澜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只知道每一处都想要更多,她伸手抓着男人的手更用力的捏自己的奶子,身子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似乎想要肉棒把自己捅穿一样,“操死我~操死我
啊啊!”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几乎是一种发泄式的兽性。他贪婪的吮吸着女人嘴里的津液,五指抓在女人的奶子上肆无忌惮的揉弄。他突然挺腰把肉棒整根没入女人的骚穴里,涨硬的肉棒在紧致的嫩穴里一阵阵的颤抖跳动。精液一股股的喷射进女人的子宫里。  
  “呜~啊~~”子宫被滚烫的精液浇灌,炙热的温度刺激的子宫一阵一阵的收缩,淫水从肉棒和小穴结合的地方喷涌出来。高潮后彻底无力的澜澜无力的趴在男人怀里,“呼~好舒服啊~”  
  “我也舒服。”男人的喘息声逐渐平复下来,他趴在女人的背上贪恋的亲吻了一口肩膀上的细腻肌肤。  
  澜澜享受着男人的亲吻,然后调皮地转身蹲了下来。她认真仔细的将男人的肉棒舔舐感觉。男人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把一切关掉以后抱着女人回到了床上。他的动作很温柔,和之前的粗暴截然不同。  
  “澜澜让老公满意吗~”女人躺在床上满脸柔情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的心情很美妙,连带着语气也欢快了起来。所以她并没有察觉到男人的异样,“完全不想动欸!”  
  “那就不要动,乖。”男人趴在女人身边温柔的抚摸了下少女的头发,他的手上多出来一块复古式的银色怀表,他将怀表放在女人眼前轻轻摇晃起来。  
  他的动作很慢,有一种古老的仪式感。他看着少女一点点昏睡过去的样子,眼底浮现出一种莫名的悲痛。  
  男人从床上起身,开始熟练的打扫房间,清理之前留下的痕迹。他看了眼电脑屏幕,想着下次还是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虽然那些所谓的群友都不过是他提前就准备好的空号,但是如果被女人察觉到异样就不好了。  
  男人趴在阳台边上点了根烟,夜色里摇曳的火光让人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回复收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