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女鋼琴老師

==================================
名稱︰迷姦女鋼琴老師(全)
作者︰潘朵朵一個天秤座ㄉ女人
==================================

第一章序曲

「來!來!喝下去!喝下去!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不給我面子……
…」蔡隆,某知名品牌鋼琴代理商的地區經銷商,一個四十餘歲壯碩、頭髮微
禿、腰圍發福的鋼琴行兼附設音樂補習班老闆;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敞開喉嚨
大剌剌喊叫著。

「大家作夥乾一杯!不要這麼閉塞,來慶祝,就是要高興的嘛!」席上業
務員起哄著。鋼琴老師們面面相覷,有的不會喝酒,只喝果汁、烏龍茶;有的
為顧形象只小口小口微沾啜飲著。

「是啦!大家乾一杯!」,隨即將一小杯的白蘭地一飲而乾,紅蘭帶頭先
乾了一杯,因為在公司任會計資歷深,老公吳興又是公司的業務經裡,在公司
均稱她為蘭姐,既然蘭姐帶頭起示範動作,老師們也不好意思太見外,免得被
視為耍大小姐脾氣,關係搞得不好,紛紛舉杯敬老闆。

「對啦!對啦!這樣才對嘛!喝啦!喝啦!來!來!大家一起喝,哈……
哈……」蔡隆高興的一邊吃喝一邊談論著年度的的公司業績,拜股市多頭之賜
「萬點健康」「九千是買點」……

「呵!呵!管你的「健康」「九千是買點」只要大家有錢賺,消費者花錢
趕時髦也大方些,購琴的、送小孩學琴的也多了。像暴發戶般,管你小孩有無
天份,有無興趣,反正「學琴的小孩不會變壞」」

「不過,老師們可為難了,頑石多,璞玉少,小阿貓、小阿狗也來學,還
好學了小蜜蜂,嗡嗡嗡呀!喵喵喵!汪汪汪呀!汪汪汪!」……

就在杯晃交錯中,酒精的推波助瀾下,大夥你一言我一語,毫無掩飾的戲
虐嘲弄著工作、客戶及教琴經驗與趣事……

「老闆!我有事要先走了!」一頓慶功宴也吃吃喝喝兼打屁到近九點有的
已喝的語無倫次了,有的另有約會,有的不慣於交際應酬,多紛紛請辭離開。

「老闆!我也要走了!」梨香,廿三歲,一位單純善良的女孩,父親是地
主,獅子會成員。從小家境就優渥,三歲時家裡就請了鋼琴老師教她彈琴。資
質不錯,中學音樂班畢業後保送某專校音樂科,之後留學美國某大學音樂科系
。畢業回來,經父親友人介紹下至坊間各音樂班兼差教授兒童鋼琴。在蔡隆的
音樂班教琴才三個月,剛來面試報到時即讓眾業務員忍不住多看一眼,勻稱修
長的身材、姣好的面貌、加上羞赧的神情不免令人動容。其父執輩親朋好友亦
喜歡介紹一些年輕有為的青年人,認識標緻的梨香,其中不乏醫師、律師、企
業家第二代……。也許是藝術、音樂的薰陶下,總覺得他們缺少那股浪漫,戀
情總是無疾而終。

「梨香,你怎麼回去呢!」蔡隆問道。

「我自己搭計程車回去」微醺的梨香回道。

「不好吧!一個女孩子晚上搭計程車很危險的,再等一下我送你回去。」
蔡隆放下酒杯道。吳興同蔡隆互使個眼神搭腔︰「對!對!難得老闆送你回去
,也比較安全」。不習慣於交際應酬的梨香,因為宴席上搭不上話,實在不想
再留下來;又不好意思回絕老闆的好意,只好點頭,等他們盡興……

「咦!蘭姐呢?」剛上完洗手間的梨香問道。

「先回去接小孩了,不好意思麻煩奶媽太久。」吳興答道。席間只剩吳興
與蔡隆對飲,和等老闆開車送她回家的梨香。

「來!來!梨香你今天喝很少喔!這瓶剩下不多了!不要留下來養金魚,
再喝幾杯,等會兒就結束送你回去。」蔡隆一邊說一邊將梨香的酒杯斟滿。雖
然心中百般不願,梨香還是皺著眉頭喝了幾杯。漸漸地,不曉得是不是酒精的
作用,梨香感到暈頭轉向,眼前的影像好像在快速流轉,吳興和蔡隆說話卻聽
不清楚。雖然神智仍微微清醒,但自己的身體好像不受控制頓時連舉手都困難
,肚臍下的敏感部位卻隱隱地有著特殊難耐的感覺。

「老闆沒想到這藥這麼靈,恭喜你了!」吳興低聲詭譎地說道。吳興三年
前還是在蔡隆的老姐蔡蔻與姐夫宋獅的鋼琴行任業務員,因為口才便給,一些
年輕的鋼琴老師們總是被他哄得心花怒放,一有學生要買琴大多是介紹給吳興
接洽,因此每月售琴業績不錯獎金亦多;與當時任業務經理的蔡隆氣脾相投。
後來蔡隆花了一筆不少的賄賂酬金加上鋼琴老師嘉梅首肯犧牲美色與代理商市
場開發部門承辦經理上床,終於得到該承辦經理的幫忙,順利取得在其它地區
取得經銷權,開設了現在的鋼琴行;同時亦將吳興挖角過來擔任業務經理。

「去!把我的車開來!」隨即丟了一串車鑰匙給吳興。

蔡隆攙扶起仍在暈頭轉向的梨香,慢慢地走到路旁,吳興開著車子亦來到
……

「來幫我把她扶進去!」

蔡隆坐上駕駛座看了一眼座旁散發著一股幽香、粉臉酡紅熟睡似的梨香,
哼哼地嘴角一揚,猛一加油,揚長而去,留下在車後揮手拜拜的吳興。
第二章
「喂!你好,我小孩XXX,是梨香個別班的學生。我們全家下禮拜要出
國旅遊,鋼琴課要請假,上次忘了交待我小孩告訴老師。」一位學生的家長來
電話請假。

「好…好…知道了,祝你們旅途愉快…拜拜!」蔡隆掛上電話剛剛還在嘀
咕,怎麼沒人接電話。走出辦公室「小妹!剛剛你到哪去了,紅蘭呢?」「喔
,我剛去倒垃圾,蘭姐去銀行了。」「嗯,……小妹,去印一份這個月音樂教
室課程時間表給我。」平時,整個店面就沒什麼人,業務員都在外面跑業務,
除了樓上隔間的音樂教室內因排定的教學時段,鋼琴老師才來外,就只有小妹
和紅蘭。

梨香,自被蔡隆玷污後,整個人變得靜靜的。在蔡隆的音樂教室,每週只
有四堂課,兩堂團體班及兩堂個別班(即一對一教學)。雖然來教琴時簽個到
,下課即離開,加上蔡隆的交際應酬多不是常常在公司,遇到蔡隆的機會不多
。事後第一次遇到蔡隆是在梨香準備去教那天下午的團體班,才一進公司就看
見蔡隆在和業務員談話。「你好啊!」蔡隆見到梨香,一如往常若無其事般打
聲招呼後,繼續和業務員談話。但梨香就像驚弓之鳥般連簽到都忘了,匆促的
點個頭直接上樓至教室。整個下午若有所思,待回過神來自己已在家中了,都
記不得是怎麼下課、怎麼回到家的。

「小妹,你好!」這天在蔡隆的音樂教室有個別班的課程,簽到完,梨香
與只有正在整理櫥櫃的小妹打招呼後逕往三樓的302教室。「還沒來!」坐
在鋼琴椅上等了一會兒後看著手錶,心想下樓等等看,才一開門蔡隆亦抓著門
把迎面而來,撞個正著,「對不起!對不起!」抬頭一瞧是蔡隆「啊!」的一
聲叫出來,「有什麼事嗎?你要幹什麼………,等一下學生就來了……。」害
怕與蔡隆獨處一室的她想奪門而出,蔡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拉,「碰」的一
聲關上門。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手腕被蔡隆抓住的梨香幾乎半跪的哀求
著,扳著蔡隆的手指試圖掙脫,愈扳蔡隆握住梨香的力道也愈大,梨香被蔡隆
的手勁抓得「啊!啊!」大叫,「叫也沒用,教室的隔音設備很好的,……只
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不會傷害你,也不會把我們倆的事告訴任何人」,說罷從
梨香的背後一把抱住她並伸手去撫摸她的胸部,此時梨香馬上發出「啊!」一
聲就趕緊要移開蔡隆的手,蔡隆怎肯鬆手,他緊握著乳房揉捏起來並且身體緊
靠著屈膝弓身的梨香,蔡隆脹大的褲襠處就頂著梨香的臀部會陰部位,就在此
時,蔡隆的另一隻手也撩起梨香的裙子向私處觸摸,梨香直接反應地雙腿一緊
,叫道︰「啊!不要……你不要這樣…我求求你……」。敏感的私處卻受不了
刺激泌出淫水,浸濕她的內褲,蔡隆那管她的哀饒,沾濕的手將梨香的內褲往
下拉露出雪白的美臀,並鬆開自己的褲帶,脫下褲子,頓時彈出的陰莖就往陰
唇間塞了進去,梨香「啊」的叫一聲,雙手趴扶在鋼琴鍵上,臀部翹起,剛開
始蔡隆每插一下梨香就發出「啊!」的一聲,漸漸地曉梨香發出輕微的「啊…
啊……」之聲,繼而「嗯…嗯……」之聲,纖腰不停地扭動著,臀部拚命往上
頂,兩人的肉體碰撞「啵!啵!啵!啵!……」聲響起,蔡隆的雙手也沒閒著
,在梨香的臀部、纖腰、背脊、雙乳間撫觸揉捏,搞得梨香「嗯嗯啊啊」淫聲
愈來愈大。

不久蔡隆呼吸愈來愈急促,抽插的速度愈來愈快,梨香臀部一顫「啊…啊
…口阿……」,淫水自蜜穴溢出,急速收縮的陰道「吸吮」著蔡隆粗大發熱的
陰莖,緊接著蔡隆臀肌緊繃腰幹奮力一挺,「呃…呃…口厄……」精液洩出噴
射進梨香的身體深處。

蔡隆穿上褲子後就說︰「你先休息休息吧!學生今天請假不會來了」,此
時梨香放聲哭了出來捶打著蔡隆「嗚嗚…你好壞…你好壞…你好壞…你為什麼
要對我這樣…嗚嗚……」
第四章結語

後來經蔡隆調教開發其性慾的梨香卻死心塌地的跟著蔡隆,因為他是她的
第一個男人?還是他能滿足她嘗了甜頭的性慾?還是另有原因?蔡隆也因為梨
香而與其糟糠之妻離婚。現在梨香跟蔡隆同居幾乎夜夜春宵,梨香對性的慾望
也愈來愈重、愈來愈淫蕩。

(完)

==================================
名稱︰迷姦女鋼琴老師(全)
作者︰潘朵朵一個天秤座ㄉ女人
==================================

第一章序曲

「來!來!喝下去!喝下去!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不給我面子……
…」蔡隆,某知名品牌鋼琴代理商的地區經銷商,一個四十餘歲壯碩、頭髮微
禿、腰圍發福的鋼琴行兼附設音樂補習班老闆;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敞開喉嚨
大剌剌喊叫著。

「大家作夥乾一杯!不要這麼閉塞,來慶祝,就是要高興的嘛!」席上業
務員起哄著。鋼琴老師們面面相覷,有的不會喝酒,只喝果汁、烏龍茶;有的
為顧形象只小口小口微沾啜飲著。

「是啦!大家乾一杯!」,隨即將一小杯的白蘭地一飲而乾,紅蘭帶頭先
乾了一杯,因為在公司任會計資歷深,老公吳興又是公司的業務經裡,在公司
均稱她為蘭姐,既然蘭姐帶頭起示範動作,老師們也不好意思太見外,免得被
視為耍大小姐脾氣,關係搞得不好,紛紛舉杯敬老闆。

「對啦!對啦!這樣才對嘛!喝啦!喝啦!來!來!大家一起喝,哈……
哈……」蔡隆高興的一邊吃喝一邊談論著年度的的公司業績,拜股市多頭之賜
「萬點健康」「九千是買點」……

「呵!呵!管你的「健康」「九千是買點」只要大家有錢賺,消費者花錢
趕時髦也大方些,購琴的、送小孩學琴的也多了。像暴發戶般,管你小孩有無
天份,有無興趣,反正「學琴的小孩不會變壞」」

「不過,老師們可為難了,頑石多,璞玉少,小阿貓、小阿狗也來學,還
好學了小蜜蜂,嗡嗡嗡呀!喵喵喵!汪汪汪呀!汪汪汪!」……

就在杯晃交錯中,酒精的推波助瀾下,大夥你一言我一語,毫無掩飾的戲
虐嘲弄著工作、客戶及教琴經驗與趣事……

「老闆!我有事要先走了!」一頓慶功宴也吃吃喝喝兼打屁到近九點有的
已喝的語無倫次了,有的另有約會,有的不慣於交際應酬,多紛紛請辭離開。

「老闆!我也要走了!」梨香,廿三歲,一位單純善良的女孩,父親是地
主,獅子會成員。從小家境就優渥,三歲時家裡就請了鋼琴老師教她彈琴。資
質不錯,中學音樂班畢業後保送某專校音樂科,之後留學美國某大學音樂科系
。畢業回來,經父親友人介紹下至坊間各音樂班兼差教授兒童鋼琴。在蔡隆的
音樂班教琴才三個月,剛來面試報到時即讓眾業務員忍不住多看一眼,勻稱修
長的身材、姣好的面貌、加上羞赧的神情不免令人動容。其父執輩親朋好友亦
喜歡介紹一些年輕有為的青年人,認識標緻的梨香,其中不乏醫師、律師、企
業家第二代……。也許是藝術、音樂的薰陶下,總覺得他們缺少那股浪漫,戀
情總是無疾而終。

「梨香,你怎麼回去呢!」蔡隆問道。

「我自己搭計程車回去」微醺的梨香回道。

「不好吧!一個女孩子晚上搭計程車很危險的,再等一下我送你回去。」
蔡隆放下酒杯道。吳興同蔡隆互使個眼神搭腔︰「對!對!難得老闆送你回去
,也比較安全」。不習慣於交際應酬的梨香,因為宴席上搭不上話,實在不想
再留下來;又不好意思回絕老闆的好意,只好點頭,等他們盡興……

「咦!蘭姐呢?」剛上完洗手間的梨香問道。

「先回去接小孩了,不好意思麻煩奶媽太久。」吳興答道。席間只剩吳興
與蔡隆對飲,和等老闆開車送她回家的梨香。

「來!來!梨香你今天喝很少喔!這瓶剩下不多了!不要留下來養金魚,
再喝幾杯,等會兒就結束送你回去。」蔡隆一邊說一邊將梨香的酒杯斟滿。雖
然心中百般不願,梨香還是皺著眉頭喝了幾杯。漸漸地,不曉得是不是酒精的
作用,梨香感到暈頭轉向,眼前的影像好像在快速流轉,吳興和蔡隆說話卻聽
不清楚。雖然神智仍微微清醒,但自己的身體好像不受控制頓時連舉手都困難
,肚臍下的敏感部位卻隱隱地有著特殊難耐的感覺。

「老闆沒想到這藥這麼靈,恭喜你了!」吳興低聲詭譎地說道。吳興三年
前還是在蔡隆的老姐蔡蔻與姐夫宋獅的鋼琴行任業務員,因為口才便給,一些
年輕的鋼琴老師們總是被他哄得心花怒放,一有學生要買琴大多是介紹給吳興
接洽,因此每月售琴業績不錯獎金亦多;與當時任業務經理的蔡隆氣脾相投。
後來蔡隆花了一筆不少的賄賂酬金加上鋼琴老師嘉梅首肯犧牲美色與代理商市
場開發部門承辦經理上床,終於得到該承辦經理的幫忙,順利取得在其它地區
取得經銷權,開設了現在的鋼琴行;同時亦將吳興挖角過來擔任業務經理。

「去!把我的車開來!」隨即丟了一串車鑰匙給吳興。

蔡隆攙扶起仍在暈頭轉向的梨香,慢慢地走到路旁,吳興開著車子亦來到
……

「來幫我把她扶進去!」

蔡隆坐上駕駛座看了一眼座旁散發著一股幽香、粉臉酡紅熟睡似的梨香,
哼哼地嘴角一揚,猛一加油,揚長而去,留下在車後揮手拜拜的吳興。
第二章
「喂!你好,我小孩XXX,是梨香個別班的學生。我們全家下禮拜要出
國旅遊,鋼琴課要請假,上次忘了交待我小孩告訴老師。」一位學生的家長來
電話請假。

「好…好…知道了,祝你們旅途愉快…拜拜!」蔡隆掛上電話剛剛還在嘀
咕,怎麼沒人接電話。走出辦公室「小妹!剛剛你到哪去了,紅蘭呢?」「喔
,我剛去倒垃圾,蘭姐去銀行了。」「嗯,……小妹,去印一份這個月音樂教
室課程時間表給我。」平時,整個店面就沒什麼人,業務員都在外面跑業務,
除了樓上隔間的音樂教室內因排定的教學時段,鋼琴老師才來外,就只有小妹
和紅蘭。

梨香,自被蔡隆玷污後,整個人變得靜靜的。在蔡隆的音樂教室,每週只
有四堂課,兩堂團體班及兩堂個別班(即一對一教學)。雖然來教琴時簽個到
,下課即離開,加上蔡隆的交際應酬多不是常常在公司,遇到蔡隆的機會不多
。事後第一次遇到蔡隆是在梨香準備去教那天下午的團體班,才一進公司就看
見蔡隆在和業務員談話。「你好啊!」蔡隆見到梨香,一如往常若無其事般打
聲招呼後,繼續和業務員談話。但梨香就像驚弓之鳥般連簽到都忘了,匆促的
點個頭直接上樓至教室。整個下午若有所思,待回過神來自己已在家中了,都
記不得是怎麼下課、怎麼回到家的。

「小妹,你好!」這天在蔡隆的音樂教室有個別班的課程,簽到完,梨香
與只有正在整理櫥櫃的小妹打招呼後逕往三樓的302教室。「還沒來!」坐
在鋼琴椅上等了一會兒後看著手錶,心想下樓等等看,才一開門蔡隆亦抓著門
把迎面而來,撞個正著,「對不起!對不起!」抬頭一瞧是蔡隆「啊!」的一
聲叫出來,「有什麼事嗎?你要幹什麼………,等一下學生就來了……。」害
怕與蔡隆獨處一室的她想奪門而出,蔡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拉,「碰」的一
聲關上門。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手腕被蔡隆抓住的梨香幾乎半跪的哀求
著,扳著蔡隆的手指試圖掙脫,愈扳蔡隆握住梨香的力道也愈大,梨香被蔡隆
的手勁抓得「啊!啊!」大叫,「叫也沒用,教室的隔音設備很好的,……只
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不會傷害你,也不會把我們倆的事告訴任何人」,說罷從
梨香的背後一把抱住她並伸手去撫摸她的胸部,此時梨香馬上發出「啊!」一
聲就趕緊要移開蔡隆的手,蔡隆怎肯鬆手,他緊握著乳房揉捏起來並且身體緊
靠著屈膝弓身的梨香,蔡隆脹大的褲襠處就頂著梨香的臀部會陰部位,就在此
時,蔡隆的另一隻手也撩起梨香的裙子向私處觸摸,梨香直接反應地雙腿一緊
,叫道︰「啊!不要……你不要這樣…我求求你……」。敏感的私處卻受不了
刺激泌出淫水,浸濕她的內褲,蔡隆那管她的哀饒,沾濕的手將梨香的內褲往
下拉露出雪白的美臀,並鬆開自己的褲帶,脫下褲子,頓時彈出的陰莖就往陰
唇間塞了進去,梨香「啊」的叫一聲,雙手趴扶在鋼琴鍵上,臀部翹起,剛開
始蔡隆每插一下梨香就發出「啊!」的一聲,漸漸地曉梨香發出輕微的「啊…
啊……」之聲,繼而「嗯…嗯……」之聲,纖腰不停地扭動著,臀部拚命往上
頂,兩人的肉體碰撞「啵!啵!啵!啵!……」聲響起,蔡隆的雙手也沒閒著
,在梨香的臀部、纖腰、背脊、雙乳間撫觸揉捏,搞得梨香「嗯嗯啊啊」淫聲
愈來愈大。

不久蔡隆呼吸愈來愈急促,抽插的速度愈來愈快,梨香臀部一顫「啊…啊
…口阿……」,淫水自蜜穴溢出,急速收縮的陰道「吸吮」著蔡隆粗大發熱的
陰莖,緊接著蔡隆臀肌緊繃腰幹奮力一挺,「呃…呃…口厄……」精液洩出噴
射進梨香的身體深處。

蔡隆穿上褲子後就說︰「你先休息休息吧!學生今天請假不會來了」,此
時梨香放聲哭了出來捶打著蔡隆「嗚嗚…你好壞…你好壞…你好壞…你為什麼
要對我這樣…嗚嗚……」
第四章結語

後來經蔡隆調教開發其性慾的梨香卻死心塌地的跟著蔡隆,因為他是她的
第一個男人?還是他能滿足她嘗了甜頭的性慾?還是另有原因?蔡隆也因為梨
香而與其糟糠之妻離婚。現在梨香跟蔡隆同居幾乎夜夜春宵,梨香對性的慾望
也愈來愈重、愈來愈淫蕩。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