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度角的天空



第一章

吴良躺在床上,思绪纷乱,昨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大校园的树林里,鹅毛般的大雪上下飞舞。清纯冷艳的马尾女孩身着一件

卡其色呢大衣,脖子上系着一条米色围巾,气势汹汹地等候着他。

「你就是吴良?」他刚走近她身边,女孩漠然问道,「是你一直纠缠着我的

好姐妹雯雯?」

蜡黄的路灯下,浑浊的光线稀稀疏疏地泻在女孩精致的面孔上,她冰冷的语

气仿佛严冬的寒冰,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女孩的身上似乎天生就拥有一股无形

的气场。

雪花纷纷扬扬,透光熹微的光线,他终于看清了女孩的面容。

竟然是她!

在他的印象了,她是多么的高冷,多么的孤傲啊,他不知道,乖巧美丽的卫

雯雯何时跟她有了交集,而且竟然还是她的好姐妹?

对于女孩的询问,他没有答,不过这已经是一种肯定的答案了。

「啪!!」

「你……!」响亮而干脆的一记耳光,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防备,他的

脸上已经印下了女孩的巴掌印。

他本能的抚上脸,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怒火中烧。

女孩出手是如此的迅速而突然,以至于他仅能忆起她手臂一挥而就,在昏

黄明灭的灯光下残留下的一道光影。

「雯雯这么好的一个女孩,你这个人渣居然对她做出这种事!你还是不是人

了!」女孩毫不畏缩的直视着他的目光,厉声呵斥道。

女孩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小短靴,现在身高与他额头平齐,估计在一米七五

左右。

虽然他的身高比女孩要微微高那么一点,但面对女孩分毫不让的目光逼视,

他竟会心虚起来,被女孩甩耳光的怒火,也因此生生压了下来。

女孩忽然冷笑了笑,嘴角流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语调也刻意压低了。

「我听说了你,大学的这一年多,你一直在外兼职打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

从没向家里开口要过一分钱。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有志气,其实我认为你内心

是自卑的!你自卑,因为你平庸;你自卑,因为到哪里你都是被忽略的存在;你

自卑,所以你很不喜欢别人说你来自农村;你自卑,所以你才会对持台上被聚

光灯照射、被光环围绕、被万人追捧的卫雯雯心存邪念……」

女孩的话语犹如万把寒刃,一刀刀挤进了他的脊髓,直入他内心的最深处。

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句句都带他想起了过去的痛苦。

凭什么别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拥有,美满的家庭、温暖的父爱母爱,这些对他

们来说唾手可得的东西,自己却永远也得不到;凭什么他们的人生道路早已由父

母打理好了一切,自己却要不断的兼职打工、不断的努力奋进才能跟上他们的步

伐;凭什么他们长相好,性格好,处处受欢迎,自己却一直被忽略,被冷落;凭

什么他们男男女女,成双成对,自己却因为出身农村,连认识异性的勇气都没有。

注意到他被拆穿后的神色变化,女孩面带嘲讽地「哼」笑了一声,接着手伸

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我知道你很需要钱,这些钱都给你!」女孩扬起手中的一沓钞票,奋力地

砸向了他,接着手伸进口袋,又是一沓钞票向他砸去,然后继续伸手摸向口袋,

如此一连抛出了五叠钞票。

在路灯光的映照下,一张张鲜红的人民币,伴随着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而来,

气势凛冽的剐蹭过他的脸颊。

他感觉到脸火辣辣的烫,不知道是刚才那一巴掌的余劲未消,还是自尊被践

踏后所致。

「我希望你销毁了那些照片,从此以后不要再纠缠雯雯了,否则我不会放过

你的。」冷漠的丢下一句话,女孩扭身便要傲慢地离去。

「裴微,」他叫住了她,「你击碎了我的尊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女孩微微一怔,顿下脚步,却没有头,片刻后又从容的迈步向前走去,留

下一道清傲决绝的美丽倩影,在他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或许,这个高傲冷漠的美丽女孩,他永远只有望尘莫及的份。

……

吴良的宿舍。

卧在经床帘围起的床上,吴良一夜没睡,昨夜的情景让他难以忘怀。她傲慢

冷漠的模样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怀念她冷艳的模样,怀念她淡漠的神情,怀

念她决绝的眼神,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念她,难道真如书上所说:情不

知所起,一往而深?

不知不觉已经中午十点多了,吴良还静静地窝在自己床上浮想联翩,但是,

他的这个寝室并不安静。

大的学生宿舍是4人间,寝室门的左右两侧各有并排的两个床位,上面是

床铺,下面是电脑桌。上面的床铺一般四面都围有不透明的床帘,一来夏季防蚊,

二来保护学生的隐私。

现在,吴良还窝在上层床铺的床帘内,其余的3个舍友早已下床活动起来。

「亲爱的,乖,告诉爸爸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小内内呀。」

「亲爱的,乖,告诉爸爸好不好哇。」

「亲爱的,……」

这闷骚的声音来源于阿楠,我们都说他是「闷骚楠」。闷骚楠是个黑乎乎的

胖子,中等身高。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我们几乎没有见过他去上课。他有两大爱好,他最

大的爱好是躲在宿舍看AV,一边看AV一边打飞机,他平均两天就能撸出一茶

杯的精液,而且他的鸡巴随时随地都可能不受控制的勃起。

他的第二大爱好是聊。他是个萝莉控,经常在上找美眉骚扰挑逗,对象

都是十三四岁的嫩萝莉,但似乎从来没人会搭理他。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现在跟他语音的就是一年来唯一搭理他的小美眉。两

人已经腻歪两个多月了。

「闷骚楠,你能不能不要发出这么恶心的声音,你已经严重影响到我记单词

了!」

这抱怨的声音来自于书呆子:宋子文。宋子文非常瘦小,身高不到一米七,

撑着一副土到爆了的大黑框眼镜。

他是个书呆子,虽然脑子不聪明,但是非常的努力刻苦。他从大一时就开始

为考研做准备,平均一天24个小时,有6个小时他都在学习。

「想学习那你去自习室啊,又没人拦着你。」闷骚楠满不在乎的说道,然后

又继续跟他的小萝莉语音腻歪了。

「自习室那么远,我的自行车又坏了,况且昨晚下了一场雪,现在路上一定

很滑,我傻呀,这么远走着去自习室,先不说会不会滑倒,这么长时间的脚程都

足够我记下2个单词了。去自习室,太不划算了。」

书呆子就是这么啰嗦。

「喂喂喂,我说你们两人能不能小点声,不要惊扰了我无限帅气的发型。」

这无限自恋的声音来自于帅比曹,号称「曹大帅比」。他是超级自恋臭美且

轻狂张扬的一个人,不过人家确实有点小帅,因此在大学里也成功泡到过不少花

痴少女虽然都长得很磕碜。

说着帅比曹就捏着镜子梳子,面带欢喜的走了过来。

「怎么样,看看曹哥今天的发型帅不帅?」

「不帅!」闷骚楠看都没看直接说道。

没有听到赞赏,帅比曹有些失望,接着又满脸欣喜的转向书呆子,一副期待

的眼神。

「怎么样,书呆子,是不是很帅?」

书呆子一本正经的观赏了半天,然后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啊,我觉得还是蛮帅气的呀。」

帅比曹一脸纳闷的自语道,然后转向右首的窗子,举着镜子左右变换着姿势

摆Pose,另一只手握着梳子打理他的发型,口中念念有词:「明明很帅的嘛?」

接着,帅比曹突然一声惊呼……

「哎哎哎,快看!你们快过来看!」帅比曹兴奋的望着窗外,头也不的伸

手朝后拍打着两人。

他喜道:「卫雯雯唷!那不是卫雯雯吗!」

听到卫雯雯的名字,闷骚楠和书呆子迅速扑了过来。卫雯雯可是播音持系

的系花呀,而且她还多次担任过大的大型活动或晚会的持人。

和男友并肩行走在校园雪地上,卫雯雯头上套着好看的针织毛线帽,上身穿

了一件雪白的兔毛皮草,下身穿着黑色的春季褶裙和黑色的打底裤,脚上穿了

双棕色的小皮靴。

昨夜突降了一场暴雪,今天天气初晴,温暖和煦的日光款款地洒在身上,卫

雯雯仿佛周身沐浴在金色的暖阳里,浑身上下散发着醉人的柔光。

在柔和的日光映照下,卫雯雯时而明媚一笑,诱人的小酒窝立时浮现在脸上,

满脸的幸福和甜蜜。虽然她身边存在着一位让任何男生都嫉妒羡慕恨的男友,不

过这并不影响她的美。

他们三人看得呆了。

「真美啊!」帅比曹不由自的发出赞叹声。

「仿若人间精灵一般,真不愧是大的第二大美女啊,我看能与卫雯雯抗衡

的,也只有大的首席校花裴微了。」书呆子流着哈喇子,推了推眼镜,不由赞

叹道。

帅比曹、闷骚楠两人均连连点头,表示认同。

她们两人都是惊世骇俗的美。卫雯雯是柔和的美,美的温存,美的舒服,像

一抹和煦的暖阳,一颦一笑都仿佛能把人的心给融化了。

而裴微的美是掠夺式的。清纯的外表,精致的面孔,纤长的身材,高冷的神

情,出众的气质,无一不是达到了极致。她的美,像一座晶莹剔透的冰山,摄人

心魄,却又让人难以靠近。

在观赏楼下「美景」的期间,闷骚楠的鸡巴猛然间不受控制地弹跳了起来,

顶在了窗前的暖气片上,之后他下意识的撸了起来,现在已经射出了一管精液。

「好想知道她今天穿的什么内内,嘿嘿。」闷骚楠龌龊道。

书呆子悄悄抹掉嘴里淌下来的口水,瞥了眼闷骚楠,假正经的指责道:「要

不要这么龌龊啊。」

「我猜是黑色的蕾丝内裤。」帅比曹嘿嘿的傻笑着,意淫道。尽管他坚信,

乖巧美丽的卫雯雯是绝不可能会穿这么性感诱惑的内裤,怎么想也该是保守的普

通内裤吧。

「我猜是情趣的丁字裤,嘿嘿。」闷骚楠也一个劲的傻笑着。

几人兴致勃勃地意淫着,这时,吴良从床帘里探出了脑袋。

「卫雯雯没穿内裤。」吴良一脸的严肃说道。

「良,你醒啦。」「嗯。」

「没穿内裤?嘿嘿,良,你的玩笑开得更离谱。」帅比曹笑道。

三人都认为吴良跟他们一样,就是开玩笑意淫下。吴良知道他们一定会这么

想,所以才会这么说。

和男友手牵着手行走在校园的雪地上,卫雯雯满脸都是甜蜜。大手拉小手,

不需要任何语言,两人仿佛一个眼神就是一种默契。

忽而,小手松开了大手,卫雯雯蹲下身子,是自己的鞋带开了。

弯腰的瞬间,一股晶莹的黏性液体从她的裙子里流淌出来,闷声地浇在雪地

上。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卫雯雯一路走来,每走几步,裙子里都会淌出几滴晶莹

的液滴。

蹲下的一瞬间,因为整个身体的弯曲,身后的裙子猛然间被一股力道扯动了

起来。

一抹丰腴雪白的臀肉立时现了出来,在和煦的日光下散发出夺目的光芒,这

一抹臀肉甚至比地上的雪还要白。

原来,卫雯雯的所谓「打底裤」,竟然是长度只到双股间的两条裤管,其余

的部分已经被生生剪掉了「打底裤」的上端明显还留有被剪刀操作过的痕迹。

在两条大腿根部,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正「嗡嗡嗡」地在肉穴里低声转动着,

两侧的阴唇上纹了六个大字:「吴良专属性奴」!

庆幸的是,这一切,没有任何人看到。

卫雯雯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窘迫,随后迅速拉低了身后的裙子,盖住自己光

溜溜的大屁股,同时两侧的脸颊上浮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春意。

这时,前面的男友过头来,看到正在系鞋带的她,立刻过来帮忙。

男友蹲下了身子,她站了起来,同时下意识的一手按住裙角,一手拿包挡在

双腿间,避免男友不小心看到自己的裙内风光。

男友肯为她弯腰系鞋带的行为,令卫雯雯感动的想要落泪,脸上的春意渐渐

又被幸福甜蜜代替。

系好鞋带,男友抬头的瞬间,四目相对,两人相视而笑。这一刻,她们的眼

中仿佛只有彼此。

……

窗外的「美景」离去后,宿舍里又恢复了正常的运转。闷骚楠继续跟他的小

萝莉甜言蜜语,书呆子捧着书一步一顿地背诵着晦涩的单词,帅比曹不时扭扭脖

子,甩甩头发,眨巴眨巴眼睛,也不知道他在捣鼓啥。

吴良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然后蓦然坐起身子,他暗暗下定决心,他要做一件

大事,一件他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随后,他邀约裴微下午点,在昨晚的小

树林见面。

吴良匆匆吃过午饭,提前半小时便到了「老地方」,然后耐心地等着裴微,

而对方真的是在下午点整才准时过来。

裴微今天穿了件淡粉色的呢大衣,腰间系了根同色的修身腰带,脖子上缠了

条粉色的长围巾,腿上穿了件黑色的紧身裤,简单的装束在她身上得到了最极致

的诠释,清纯到了极致,也高冷到了极致。

裴微面无表情地走来,神情漠然,没有一丝心喜,亦没有一丝心伤,气质清

冷至极,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远远地看到裴微气质满满地朝自己走来,吴良的心就开始「砰砰砰」地跳个

不停,这一刻,他知道,这心跳不是因为心动,是因为心惧,和他极度的不自信。

在离他两米处的距离,对方站定身子,紧接着,一股高冷至极的气息瞬间扑

面而来,吴良被她身上的气场压抑地不能呼吸。

午后的阳光非常明媚,地上的积雪也在悄悄融化。她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毛

绒短靴,靴子却纤尘不染,非常干净。她身子站的笔直,脚下的鞋子也立的很稳。

「很准时嘛。」吴良聚了聚神,说道。

「什么事快说。」简单的客套也不愿说,直奔题。

她说话的语气,冷漠的仿佛一杯能噎死人的凉白开,似乎连一秒的工夫也不

愿意多呆。

吴良性开门见山,说道:「我可以删掉关于卫雯雯的所有照片,并且以后

绝不再骚扰她。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裴微有些愕然,她原以为经过昨晚一事,眼前的这人会删除了照片,并且以

后会收敛自己,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跟自己提条件。

「什么事?」她有些不悦道。

吴良缓了缓,鼓起勇气说道:「做我的女朋友。」

「想都别想。」她没有半点迟疑,当即拒绝,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为什么?你知道吗,我昨晚一整夜没睡,我辗转反侧,脑子里全是你,我

发现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我会认真对你好的,做我女朋友吧……」

「我是不会跟你这种人做朋友的,连认识都不想,更不可能做你的女朋友。」

她淡淡道,言语里尽是鄙夷和不屑。

吴良深受打击,这是他头一次向女孩表白,却以失败收场,而且似乎又一次

被侮辱了。

或许,这种结果他早已料到。他苦笑了笑,努力掩饰住内心的悲怆,转口说

道:「不做我女朋友也可以,不过如果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依然会删除掉那些

照片。」

这次裴微没有答话,只是看向了他,意思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吴良接着说道:「如果你愿意将你身体的3处域的其中一处,交给我接管

一个月,我便不再纠缠卫雯雯。」

对方竟然将算盘打到自己的身体上,虽然还没有言明意图,裴微的内心已经

本能地迅速进入了戒备状态。这是所有女性的本能反应。

看到她紧张的反应,吴良笑着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做任何伤害你身体

的事,也不会让它们做任何违背法律的事,我只是想替你好好呵护它们而已。」

将自己身体的3处域的其中一处,交给他接管一个月,他就会放过雯雯?

「哪3处域?」裴微将信将疑地问道。

「这第一处是,脖子及脖子以上域;第二处是,脖子至大腿根部之间域;

第三处是,大腿根部以下域。」吴良认真答道。

「你做梦!」听罢,裴微立即呵斥道。

三处都包含了身体的敏感部位,她非常气恼,这不只是对她身体的占有,更

是对她人格的侮辱。

她头也不的扭身便走。

「哈哈哈……」看着她义无反顾地掉头就走,身后的吴良忽然发出笑声,向

她喊道,「你不是说卫雯雯是你的好姐妹吗?这就是你们的姐妹情深吗?裴微!

其实你是一个自私虚伪的人!你不是说我自卑吗,对!我是自卑。但我的自

卑也比你的自私、你的虚伪好一千倍!一万倍!」

不知何时,裴微顿住了脚步,身后的声音充满了嘲讽和得意,这是对她们姐

妹之情赤裸裸的诋毁。

裴微静立了半晌,这才缓缓转过身子,郑重道:「好,我答应你。」

她语气虽然平淡,但吴良相信她是认真的。

吴良难以掩饰住内心的喜悦,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那你愿意将你身体的哪处域,交给我接管一个月呢?」吴良兴奋的问道。

裴微想了片刻,平静地答道:「第三处域。」

「好,好好好,大腿根部以下域。」吴良高兴的想哭,接着说道,「有没

有纸笔,我怕你反悔,我需要你写下你的承诺。」

「我裴微说话,从不反悔。」她答的爽快,似是对他多此一举表示不屑,

随后扭身便走了。

「我可以特许你,在这一个月内,你可以随意要求更换域。」吴良随后说

道,但她已经不再理会他了。

她离去时的背影,跟昨晚一样,平静而孤傲,却美得不可方物。

因为她是大的首席校花裴微。或许所有的男生都只有望尘莫及的份,以前

是,现在是,将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