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高中生的故事

我是圣玛利亚高中的一名普通高中生。

成绩平平,相貌平平,唯一的特长就是:即使有再详细的描述,你要你没见过我,你就肯定不能在人群中认出我。

是的,我就是这样一名普通人。

父亲是一家网络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母亲经营着一家不大的饭店。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倒也算得上中产阶级。

父母很重视教育,因此他们将我送进这一间贵族学校。最先我是反对的,因为我的同学都是普通人,都读着公立学校。我认为这种所谓的贵族学校,不过是一群好逸恶劳的富二代官二代取得所谓的高中毕业证的地方,他们根本没有学习的理由,他们是含着带磁性的金钥匙出生的。然而,由于中考失利,加之我在家里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因此我来到了这所学校,开始了中规中矩,就如同父亲写的程序那样中规中矩的生活。人生已经被父母规划好了,高中四年好好学习,然后大学申请国外的理工学院,之后回国通过父亲的关系去高新技术企业就职。
浑浑噩噩的,高中的第一年就过去了。成绩也还过得去,也发现这所高中没有之前自己想的那么差,因为家教原因所有人的素质都比较高。不过这些人土豪倒是真的,各种名牌,我和他们混不到一起去,仅仅维持着友好不敌对的关系。倒是在动漫社交到一群宅友,社团不大,五个人,虽然没有妹子。有一间小屋子,平时一起追番看漫画,有时也会一起组队去附近城市的漫展。每学期都会出一部游戏,弹幕类,和东方一个类型,社长策划与剧本,我和另外一人负责编程,另外两个人做美术。

转眼间,就到了高二。开学的第一天有班会,因为前一天飞机晚点,错过了学校的轮船。然后在港口找愿意送游客出海的船又花了不少时间,再加上收拾屋子,睡得很晚。早上有班会,虽然成功的挣脱了床的引力,但是班会课上也没有什么精神。赶紧熬过去然后回寝室继续睡觉,反正今天下午才有课。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班会上老师讲了一堆很无聊的东西,都是一些规定要讲但是大家早就清楚的东西,比如怎么选课怎么换课,过几天会有防火演习该怎么撤离之类的。快下课时,老师说有新开的同学,我最先没太在意,后来听到班上的躁动后才注意到。
简直就是天使!

她有着银白色的长发,娇媚的面容。虽然穿着校服,也掩饰不住她性感的身材,除了胸部算不上「性感」。她说话时,作出动作时,都透露出一股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气质。真的就如同艺术品一般,高高在上的天使。

最主要的是!

她的身高,她的体型,她的面貌,她的声音。萝莉!萝莉!萝莉!太棒啦!
即便就是平时见面打招呼说上两句话,高中四年监狱时光也完全不亏!

我瞬间就变得清醒了起来,倦意全无,感觉全身被治愈了一般。心中也开始激动起来,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激动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激动,或许高二的我迎来了青春期了吧。

第一次觉得,早会课很有意义。要是每天都有早会,应该再也不会有上课睡着被批评的情况了吧。

学校这个小小的社交圈子很快就被这位新同学点燃了。男生女生,不同年级的,都在谈论这位新同学。男生们谈论时总是带着兴奋,而女生却满是嫉妒。我觉得我应该是学校里表现最平静的人,转来这么漂亮的新同学,这种桥段只出现于少年漫中,我这种普通人和她处于正常三维空间的两条平行线上。最多也就是每周的早会会看见,在学校里碰到会相互打一个招呼。

回到寝,然而已困意全无,于是便打开电脑玩了些游戏。下午,编便去上课。
开学第二天,生活似乎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我是一个独行侠,除了社团活动时间或者与社团其他成员在一起的情况,我基本都是一个人行动。因为班上男生是单数个,我也就一个人一间寝室。没有室友虽然寂寞,但是我这种宅只要是有网线与一台能够接入网络的电脑,即使是unix的,我也能被满足。

上午只有一节物理课,我还是一个人坐在教室的一个角落。物理课的人并不多,全年级100来人,学理工科的也就十来人,其他人都去学商科去了。很荣幸,我又一次成为了一个人一桌。

快上课时,那位叫做莉莉丝的新同学居然走了进来。

天哪?难道她是来上物理课的?

大概只是走错了吧,刚来学校不熟悉校园走错教室很正常。

莉莉丝环顾了全班,做到了我旁边的位置。

我感觉心跳开始加速,血液也变得炙热起来。

天使!天使就在我的旁边!隔我只有20cm!

我甚至能听见她微微吐气的声音,能闻到她衣服上淡淡的薰衣草香味。

我感觉好激动呀!感觉自己可能随时因为过于激动而坏掉。用学术的话语来讲就是,溢出。

我感觉周围投来无数炙热的眼光,雄性与雄性间充满杀气的眼光。我抬起头,尴尬地向他们招招手。

「好了,小伙纸们,上课了。」物理老师是个六十来岁的秃顶老头,他在物理界的影响力很强,他的头发可以作证。以前我问他为什么选择来带高中生,他说他是搞天体理论的,学校远离城市,学校的天文台也可以满足他的日常需求。相对于带研究生和大学上,在这所高中能拿到相同的工资,但是有更多的时间自己搞研究。

这节物理课我没有太仔细听,因为刚开学也讲的比较基础。我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莉莉丝的身上。她听课很是认真,老师在讲概念,特别是应用时,她双眼都如同放着光芒。不过在讲公式的时候,她的表情就成了一脸懵逼的状态。

我承认我是一个足控。(真的,真的是!我是指我自己)上课时,我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桌子下莉莉丝的美腿。我装作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样子,这样看起来我只是一个不怎么学习的而已。其实,我的物理成绩还是不错,老师也没怎么管我,因为这节课简单,而且刚开学他也应该理解我还没做好准备。

虽然学校统一发了校服并规定了与外观,标准的西式jk一样的外衣,百褶裙搭配不透肉的黑色裤袜。虽然我是白袜绝对领域控,但是黑色的裤袜我也不介意。百褶裙的群裙摆并不短,绝对不是番里面的那种超短裙,但是坐在椅子上时裙摆都会因为臀部的曲线变长因而提高。再加上女生都会把裙摆压在两腿中间遮挡私处,因此大腿的漏出度就更高了。不得不说短裙真的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作为一个阅腿无数的宅,无论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的腿我都比较有研究。莉莉丝的腿,同时拥有二次元里面的艺术曲线与三次元的肉感。膝盖微微透肉,应该是50D的袜子,她的腿属于比较细的,能将50D穿出其他女生70D的效果,但是又不是那种特别骨感的瘦,该有肉的地方也是有肉的。她的袜子也绝对是上品,比那些财团老板的宝贝女儿的袜子材质都好,这点可以从丝质的光泽与微微透出的肉色的浓度看出来。同时也不得不说莉莉丝对于外表很是注重,她的袜子上面的编制线条的径线与纬线是完全垂直并严格顺着腿部的。

好想伸出手摸一摸。

放心,我不会做出那么变态的事的。我虽然是腿控,是死宅,还会有变态的想法,但是我绝对不是流氓。

有的时候莉莉丝会调整一下坐姿,当然,腿部会参与这个运动的。当大腿移动时,袜子会相互摩擦并发出轻微的「刷刷」的声音。就像酥脆酥脆的饼干相互摩擦时一样,也听得我的心酥脆酥脆的。

不得不说,下面的高射炮一直是出于一级战备状态的,并且随时可以开火。大脑持续分泌着荷尔蒙,兴许自己随时会坏掉吧。

这节课老师只花了一个小时,剩下来十来分钟用来自习。我翻开课本开始写今天的作业,虽然教的是很简单的受力平衡问题,不过第一道题就是分析一座铁架桥的受力。

是的,我在做题时能够集中并暂时忘掉其他的事。

wtf,二十多个点与支架,搞错一个数就完全出错!

却感觉似乎有人在拉我的衣角。不要在这种情况下打扰我呀!会出现未响应的!

我生气地说了声:「别闹!」

等等!我是不是对莉莉丝太凶了?

我转过头,只见莉莉丝一脸委屈,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抱歉,刚才没控制好情绪。」我温柔地说:「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怎么回事?」莉莉丝指了指教案的第一章。她的声音很小,也很细,就像一只小猫一样。

天使一样的莉莉丝同学在和我说话!

好兴奋!好幸运!

我拿过教案看了看。

「分析物体的受力情况,首先分析是不是出于平衡状态(没有加速度)。如果物体属于平衡状态,那么其各个方向受到的力的总和必定相等。如果不属于平衡状态,则需要再做分析。」

天哪!这只是一个介绍而已,初中物理只要能及格就能理解的吧。

「具体是哪不懂呢?」

「全部。」

……

难道你们国家没有物理课吗?

这根本没法讲呀。

但是一看见莉莉丝一脸可怜的样子,我的心软下来了。「好吧,首先来讲一讲力吧。」

「嗯」莉莉丝点点头,眼中放出求知的光芒。

「把手伸出来。」

莉莉丝照办。

我把我的手放在了莉莉丝的手上。

计划通get!

她的脸微微一红。我的脑袋这是撤掉99。99%负载了,不过剩下的0。01%成功的发出了中断信号。

「感觉到了什么吗?」

「你的手放在了我的手上,嗯,还在微微向下呀。」不得不说,莉莉丝还是比较开放的女孩子,她似乎不太介意和男生打交道。正常女生这种情况不可能还能这么坦诚的说话,或许是文化差异吧。

「这就是我的手在对你的手做力。」

「哦」她若有所悟。

「现在你把手放在我手上,并且微微下压。」

她照办,我则向上使劲。

「发现什么新的没?」

「我使劲的时候你的手也没有移动。奥!」她豁然开朗:「这就是受力平衡了。我对你的手施加向下的力,你却向上使劲,力相互抵消了,所以你的手没有移动。」

我点点头,没想到她的理解得这么快。

「所以说受力的条件是?」

「要接触。」

我故意下了个套,果然如同正常学生一样她中套了。

我从书包里找出一块磁铁和几枚硬币,然后给她演示了一下。

「所以并不需要接触?」她若有所思。

……

物理课最后这十分钟真是幸福!想不到完全没人看得上的没有任何特点的本死宅居然能有今天。

我沉浸于和她的交谈中,直到下课铃将我拉回现实。

四周投来了男性间敌对的目光。讲台上老师正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哈哈哈你们这群现充今天居然会这样看我。

我尴尬地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呐,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呢?」

「好呀!」我求之不得。

于是莉莉丝拉着我的手走出了教室,我看着全班都咬牙切齿。

吃饭时莉莉丝一直都没有说话,她嘴巴也小,吃饭嚼得很慢很认真。不过,她吃饭时也能保持住自己的气质。不愧是有严格家教出来的。

吃完饭后我们又讨论了很多,都是一些高科技理工科的东西,比如电脑,网络,飞机。她说她来自的国家科技水平不高,但是她自己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特别是我说的电脑和网络。我邀请了她来我的宿舍,因为我攒机也编程,所以我认为我能够给她一个比较全面的介绍,同时我宿舍就我一个人住,也不怕带人进入会给室友造成困扰。

放心,我不是那种欺骗少女进入寝室然后啪啪啪的的。

学校对男生女生交往管得并不严,因为这些东西没法管,管得了校内管不了校外,只要别搞出什么大事就好。寝室因为是小型别墅,也没有什么生活老师,只要晚上回寝睡觉,别给他人造成困扰被投诉就没关系。

因为下午我们都没有课,于是我们便一起去了我寝室。(后来我才知道她的课和我一样的,然后我就和她所有课都成为了同桌)

我的电脑是放在客厅的,因为我宿舍也就社团的朋友回来,活动几乎都会用到电脑。同时,因为客厅空间大能够放下服务器(动漫社制作的游戏的网络服务器集群,一台用于储存用户数据库,一台作为联机对战,一台座位大容量git储存与服务器镜像,还有一台测试用。),我在电脑上编程时也能随时物理操作服务器。我的墙上也贴了不少二次元海报。

莉莉丝刚进入我寝室时吓了一条,她说她见过笔记本电脑,但是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大规模的。她的原话是「有的人把一个叫做笔记本,好像也叫做电脑的像是扁平盒子的东西打开,会发光,然后他们按压盒子上的一些写了字和奇怪类似法咒或者什么古文字的地方,发光的地方就会闪烁」。后来她看见我墙上贴的二次元海报笑了笑说「原来你喜欢这种风格呀」,这让我有点尴尬。

于是我向他介绍了电脑的硬件常识,电脑的发展,还给她看了google数据中心的图片。她觉得数据中心很是伟大,没想到人类的意志可以由被称之为服务器的机器保存与运行。

后来我又教她如何打字,如何上网查资料。虽然需要看着键盘,但是她学习打字的速度很快。之后她对维基百科很感兴趣,她似乎很享受用维基百科查资料。
晚上我们去商业街买了外卖回来。吃完饭后,我站起身正要去扔垃圾,莉莉丝突然说:「呐,今天上课时,你一直在看我的腿吧。」

「啊,这个……那个……」我确定我当时没漏出任何破绽,也没做什么引起怀疑的事。

「我那个角度能看见你眼角睁开的哟。」

失策,失策。

「下午你教我电脑时也是。特别是你让我自己操作时,你就到后面去了然后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脚看。」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辩解道。

第一天就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果然我注定单身一世。

「嘛,不过人家不在意哟。」

蛤?

莉莉丝抬起了脚尖,脚尖正好抵在我的裆部。

「呐,你的裆部正在对人家的脚尖做力呢。」莉莉丝说,语气中充满了挑逗与抚媚的气息。

我的大脑因为处理数据太多进入了死机状态。确切说,底层的被称之为本性的系统接管了大脑。

莉莉丝熟练地用脚趾夹住我的裤链并将我的裤子脱下。下身如同弹簧一样弹了出来。

「虽然刚才嘴里说着不死不死的,但身体很坦诚呢!。」莉莉丝说道:「呐,别站着不动了,快躺下来,人家一直举着腿很累的。」

我立马躺在在莉莉丝坐着的椅子前面。饭桌的椅子是欧式设计的,椅背较高,以我的角度看上去莉莉丝充满了威严,萝莉体型的她充满了威严,就像大小姐一样。

(然而大小姐已经没有威严了)

「呐,和你讨论很是愉快呢,所以奖励你的哟。」

我想我此时一定是一脸傻笑的样子。确切说,露着某美好世界里面的某骑士达克莉丝那样一脸智障一样的笑容。

莉莉丝用她的一只脚踩住了我下身,另外一只脚夹住了我的鼻子。因为鼻子被堵住,再加上几度兴奋,我大口地向她脚底突出带着潮气的热气,然后又吸入带着她脚上味道的气。她的脚倒没有什么臭味,倒是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水的味道和一点说不出来应该是叫做少女的体香的味道。不知为何,我呼吸得越大口就越感到兴奋,就像是所谓的吸毒那样。

她的脚在我的下体上按压着。按照我逛论坛的了解,正常来说丝织品与下身交互时是很疼痛的,特别是干燥的。不过,莉莉丝的力道掌握非常好,即使是在她的脚心划过我的下身最前端开口时,也只是一股酥麻酥麻的感觉。

不得不说,莉莉丝的脚技很是高超。如果脚技和武林一样的话,他应该算是门派掌门那样的吧。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莉莉丝的脚心。她被我舔的脚抖了一下后踩住了我双眼,紧接着,下身感到一股冲击正好作用在高塔之巅并垂直下。

「嗷」我叫了出来,赶紧用手摸了摸下身。还好,没有断。

「你……你……你……」

生气了?明明只是舔了舔。

「人家用惩罚你哦!」

蛤?惩罚?

突然感到有一股热风旋转围绕着下身耸立的巴比伦之塔。不过眼睛被遮住了看不见。

接下来,温热的,应该是莉莉丝的脚重新接触了我的下身。她用脚趾夹住了我下身耸立的巴比伦之塔,并开始上下运动。

渐渐的,我进入了高潮状态。高射炮以装弹,随时可以发射。

莉莉丝的脚此时却慢了下来,但是并没有停止。于是,我就卡在了高潮状态的边缘,几度兴奋却又无法发泄。

兴奋感渐渐地转变为疼痛感,以及对内心的煎熬。

「莉……莉莉丝,让我……那个……出来。」

「不,人家要惩罚你。」

「我错了,一会你随便怎么惩罚我都好,让我……现在……」

「呐,人家都说了是惩罚了,怎么还讲条件呢?再说,谁让你突然舔人家脚底,好痒的。」

「我错了,我错了。」

「求我。」

「好,莉莉丝,求你了。」

「诚意呢?」

「莉莉丝,求您了,让我……好不好」

「让你什么呢?」

「让我射出来。」即将决堤的洪水让我不得已只能说出这个字眼。

「隔壁更多的诚意。」

「莉莉丝sama,求您让我射出来。」

「嗯,这还差不多。」

莉莉丝移开了我双眼上的脚,下身上的脚用力向下一撸。

就如同胡佛大坝决堤一般,下体颤抖着向天上喷射出浓稠的白色液体。喷射高度之高,量之大,完全超过我历次考右手解决的。喷射持续了数十秒,直到下体连弹药库的弹药都全部用光开始疼痛起来。我的身上,地板上,莉莉丝的脚上与腿上,以及她坐着的椅子腿上,四处挂着我的喷射物。

我脱力地躺在地上,大口地揣着粗气。进入贤者状态后,大脑也慢慢地恢复了正常。

莉莉丝脱下了腿上的丝袜扔到了我身上:「呐,第一次和女性这样吧,看你的样子之前只和自己的右手幻想过吧。」

我点点头。

「那么,这个送给你做为脱处的纪念品吧,记得好好珍藏哦。」

莉莉丝站起身,走到了门口。

「对了,我刚才说过给你的惩罚吧。」莉莉丝带着顽皮的笑容说:「已经在你身上下了魔咒了,这周知道周五晚上,你有需求但是没我的情况都不可能被满足哦。那么周五晚上,我会以你喜欢的样子再来帮助你哦。」

蛤?什么魔咒?

我想要站起来,然而却全身发软。

然后,再也记不清什么,直到第二天早晨。不得不说,那一发太耗费体力了,即使是到了第二天上课时,我也感觉全身无力双腿发软。去校医院,得到的答复只是「营养不良,少玩游戏少熬夜少撸。」

上课时碰到莉莉丝,她和我的课一模一样,物理化学历史生物,再加上必修的国语英语和数学。我告诉她我周二晚上脱力了现在都脚软,她也只是冲我一笑。我问她魔咒什么意思,她告我自行体会,然后她就找其他话题搪塞过去了。
第三天,也就是周四,我终于恢复了正常。放学回家后,我尝试来一发,却无论如何都硬不起来,我怀疑是不是痿了。

后来在收拾屋子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天莉莉丝留给我纪念品(我已经洗过了,洗的时候发现丝居然能发出特别特别淡的荧光,或许这就是高质量的材料吧),我拿出来问了问,下体居然有了反应。

还好,没有那啥。难道这就是莉莉丝说的魔咒?

具体只有等周五,也就是明天莉莉丝再来我寝室才能知道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