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内的精液地狱:初中萝莉的受难之旅】

那根肉棍顶在她那细嫩的臀肉上,晓雯慌得
拿手抵挡,想要用自己那小手将其拨开,但不料此举更是羊入虎口,一只大手抓
住了晓雯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不断地摩挲着,感受着萝莉白嫩而又可爱的小手。
晓雯吓得想要缩回小手,但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上成年人?几次挣扎无果,她的小
手还是被身后的色狼紧紧的握住,然后伸向了变态的裆部。「呜呜呜,为什么,
为什么我那么倒霉,又是一个色狼。」
肉棒埋身于晓雯白嫩的臀部,小手被另一个变态拿在手里,握住他的肉棒。
晓雯不知所措,如同堕落了地狱一般。她的小手不知所措,但是变态却很是娴熟
的握住她的小手,不断地套弄着自己的肉棒。果然别人撸管和自己撸管完全是两
种体验。变态只感觉那只握住自己肉棒的小手,简直比自己高价买的飞机杯还要
好用。肉棒的龟头不断的顶着晓雯的手腕,他虽然是个变态,但却想吟诗一首:
「这可真是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他的肉棒青筋尽显,显然对那只小手很
是满意。伸出另一只手摸着晓雯的秀发,那高耸的双马尾令他很有想法,这真是
绝佳的萝莉母狗啊!
色狼的肉棒不断地顶在晓雯的臀肉上,感受着少女的体香,将肉棒贴近萝莉
的臀缝,上下摩擦着,恍若进入了少女的小穴,看样子晓雯很爱干净,臀缝一片
粉白,完全看不出那是肮脏的肛门。
色狼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将晓雯搂进了怀中,闻着晓雯那秀发的清香,大
手环住了晓雯的细腰:「不,不,不能忍了,我一定要大声求救啊!」似乎是看
出了晓雯的心思,一直站在晓雯前面的高中生一样是色狼转过了身,露出了淫笑,
一把抱住了晓雯,亲上了晓雯那欲喊的嘴,三人如同人肉三明治一般,晓雯被紧
紧的夹在中间。
「呜呜呜~ 」晓雯被亲的发不出声,只能发出低声的呜鸣:「不,不要啊!
这可是我的初吻啊!」晓雯是个乖孩子,一直听父母的话,尚是初中生的她可没
有想着交往男朋友,初吻,那可是留给未来男朋友的!结果,竟然就这样被公交
车色狼夺走了。
那可恶的大舌头粗暴的破开晓雯的嘴唇,含住晓雯的香舌,缠绵在一起,晓
雯嫌弃的抵拒着,但这毫无用处,高中生感受着晓雯香舌的抵拒,还以为她已经
情动,迫不及待的用小香舌进行调情,两条舌头缠绵在一起。晓雯那可爱的脸上
露出嫌弃的表情。而高中生更加兴奋了,他在生活中不过是个loser,别说晓雯
这种级别的美少女了,平常连正常的女生都看不上她,如今在公交车上,猥亵,
强吻着校花级别的美少女,而她露出的嫌弃的表情,反而令他更加爽。
你也有今天啊!这是一种报复的快感,这是一种毁灭美好的快感,这是一种
玷污神圣的快感!高中生只觉得自己的肉棒快要爆炸,他的大舌将晓雯的舌头强
制的咬了出来,放入了自己的口中,粗暴的吞噬,咀嚼着。晓雯胸前的两点山丘
逐渐凸起,哪怕她的内心极为不喜如今的场景,但是她的身体却起了反应,两颗
草莓就这样硬了起来,高中生同样也能感受到那两颗硬的草莓,他将晓雯搂紧,
身后的色狼同样将晓雯搂在怀中,感受着体内的娇躯,晓雯只觉得自己喘不过气,
仿佛要窒息于两人的怀抱。
很快,色狼和变态就射了出来,晓雯的手上,翘臀上都是白灼的精液,不断
地滴落下来,车内开始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晓雯气喘吁吁:「终于,终于结
束了~ 回去一定要好好洗个澡。」但,晓雯的地狱真的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一个穿着人字拖的大叔,眼神示意着晓雯身后的色狼,色狼不甘心的让出了
位置,而大叔则站在了晓雯的身后,压低晓雯的上身,掀起晓雯的黑色百褶裙,
晓雯的屁股露在了外面,她吓得差点叫出了声,但这被高中生阻止了,高中生早
已拉开拉链,掏出了肉棒,在晓雯上身弯下时就将肉棒抵进了晓雯的小口之中。
晓雯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大叔掏出肉棒,在晓雯的私处厮磨着,晓雯吓得
伸出了小手往后拍打着,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想要逃脱身后大叔的魔爪,但是她
那两只小手很快就被另外两个迫不及待的色狼抓住,按在了两根火热的肉棒上。
「呜~ 呜~ 呜,完蛋了!」晓雯的大脑已经被这糟糕的情形搞得一团浆糊,
怎么,怎么办啊?
而身后的大叔显然对晓雯那迷人的幼穴更感兴趣。
他的肉棒触碰着晓雯那迷人的幼穴,这幼穴很是光滑,没有一丝毛发,阴部
高高凸起,如同一个馒头一般,只在中间有一条粉粉嫩嫩的小缝,他的就在晓雯
的胯下耸动。晓雯只觉得痒痒的,不自觉地用自己那柔软而又白嫩的大腿内侧嫩
肉夹住大叔的肉棒。大叔的肉棒抽动着,上方便是晓雯的小屄,龟头向上翘起,
一下一下的顶着晓雯的阴蒂,晓雯被刺激的发出呜呜的呻吟。
很快晓雯的下面便如同潺潺小溪一般,不少蜜水流了下来,浸湿了大叔的肉
棒。那馒头一样的小屄也张开了小嘴,不再是一条细缝,大叔抽出了在腿间抽插
的肉棒,抵住了晓雯的小屄洞口,哪里是迷人的粉红色。大叔深吸了一口气,龟
头慢慢顶了进去,晓雯痛的身子不断地抖动着,嘴里发出悲鸣。
晓雯不过只有十四岁,刚刚上初二,初潮不过刚来,哪里经受的住成年人的
肉棒呢?很快她就痛的身子蜷曲,而大叔则感受着萝莉的嫩屄,那花径入口很是
紧致,大叔的肉棒只有龟头堪堪入内。花径口的嫩肉不断的紧缩着,死死压迫着
大叔的肉棒,而那花径内的褶皱,也在不断刺激着大叔的肉棒,如同无数小手一
般,轻抚过大叔的龟头。大叔也算是身经百战,但是如此极品的小穴还是第一次
遇到。
他们几个色狼在哪里窃窃私语:「这次可遇到了一个极品啊!这小妞不仅是
只白虎,还是馒头屄呢!这次真是赚到了!」大叔的肉棒还在抽插,虽说只有一
个龟头入内,但小屄内真是别有洞天,妙不可言,压抑住自己的射精欲望,大叔
的双手紧搂住晓雯的细腰,肉棒紧贴着晓雯的翘臀,弓起腰来,向前抽插,很快
大叔的肉棒还在前进,触碰到那层薄膜,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向前一撞,晓雯发
出一声闷响,双眼无神,两只手失去了力气。血液从晓雯的花径滴落,伴随着乳
白色的粘稠液体,不断地滴落在地上。
「不,不,不要啊!雯雯的第一次,竟然,被这么粗暴的夺走了……」
「这,这是留给未来夫君的~ 」
但这心语,并没有人在意。
大叔的肉棒还在深入晓雯那绽放着的蜜穴,一下,一下,又一下的撞动着。
男人的小腹与女人的翘臀,不住地发出诱人的啪啪声,有乘客注意到了,看了过
来,但是被几个男人围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肉棒已经进入了一半,晓雯只感觉自己的下体似乎并不属于自己,一根火烫
的烧火棍,不断地撞击着自己的下体,将自己一劈为二。她放弃似的,闭上了眼
睛,任由身后的男人施为,可这怎么能让男人满意呢?
肉棒继续进入,抵在了少女那神圣的子宫前。晓雯的眼睛睁得老大,子宫被
刺激的不断地分泌出黏液,晓雯不安的扭动着身子。而大叔则禁锢住晓雯,肉棒
砰砰砰的撞击着少女的子宫壁,少女被刺激的双眼泛白,嘴角流下了黏液,不,
不,不要啊!身子扭动,想要逃离,但是大叔怎么会放任美肉逃脱,但这种观看
猎物徒劳的反抗,还算刺激,故意卸下力气,看着少女的反抗,看她自以为得救,
又再次被拉住,真是,令人舒服极了!
肉棒还在冲击着那脆弱的子宫颈,很快少女的小肚子凸起,身子不断的抖动
着:「噫噫噫,不,不行了!」一股洪流冲了下来,浇灌在那敏感的龟头上,少
女的双腿不住的颤抖,无力的身躯,只能斜靠在背后那恶心的大叔身上。嘴里发
出好听的呻吟声。
而大叔被这一下舒服的突袭爽的叫出了声,肉棒不断跳动着,输精管内的精
子早已就绪,准备玷污少女那美好而又神圣的子宫。
但大叔忍住了,他还有更重要的目标,趁着小穴不断流下蜜穴时,那微张的
子宫口成了大叔的目标,强硬的用肉棒挤开那小穴内的软肉,触碰到那狭窄的子
宫口,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扣动着,很快就进入了另一个狭窄的通道。
这是少女的子宫,这是诞生生命的神圣之所,也是少女纯洁无瑕未被玷污的
地方。肉棒突了进去,晓雯发出好听的呻吟,这是,这是怎么了?很快少女那小
肚子便凸起了一块,那是背后大叔那勃起的肉棒,少女痛的不断惊呼,但是那堵
住的小嘴只能发出呜呜声。
大叔用力抽插着,刺激着极为敏感的子宫,那子宫内的软肉将肉棒包住,已
经,已经变成了肉棒的形状了呢!少女露出了迷人的阿黑颜:「被,被肏坏了呢,
晓雯变成了鸡巴套,性玩具了呢!」
大叔按住少女的美背,下腹紧贴着翘臀,肉棒一下又一下的鞭挞,发出美妙
的啪啪啪声。终于抽插了几百下后,大叔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全部浇灌在少女
的子宫内,上亿颗蝌蚪,不断地游走着,寻找着卵子进行着结合。
晓雯发出悲鸣:「要,要被肏,怀孕了啊!」
「晓雯,晓雯要变成不知廉耻的大肚子母猪了~ 」
晓雯的子宫被那滚烫滚烫的精液烫的阵阵紧缩,又是一大股阴精浇灌而下,
落在大叔的肉棒上,两人都舒服的呻吟了起来。拔出肉棒,如同被拔掉塞子的啤
酒瓶一般,大股大股的白浊液体流了出来,车厢散发着一股淫靡的味道。
晓雯鸭子一般的坐在地上,她面前的高中生早已迫不及待,掏出了那根早已
膨胀的肉棒,塞进了晓雯的口中,不管那水润的嘴唇和洁白的贝齿,高中生的肉
棒直接塞入了晓雯口腔的最深处,晓雯被迫发出呜呜的悲鸣。而高中生不管不顾,
拉着晓雯的双马尾,一下一下的得顶撞着,那紧致的小口,如同小穴一般紧致,
喉间软肉一下一下的蹭着高中生的龟头,那小滑舌被迫抵在喉咙口,被龟头一下
一下的顶着,那股窒息感,和喉咙处的瘙痒,令晓雯想要吐出来。
很快高中生就射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发精液,旁边的几个色狼发出嗤笑声,高
中生满脸通红:「不是我不行,是这个小骚屄太骚了,不信你们试试?」一旁的
一个肥宅跃跃欲试,拉开拉链露出了他那短小的阴茎:「明明是你不行,我让你
看看我胖哥的实力。」
那腥臭的阴茎直令晓雯花颜失色,那股恶臭,让人只觉得这根肉棒已经两三
年没有清洗过了。如此一根肮脏的肉棒就这么直挺挺的树在晓雯的面前。晓雯迟
疑的抬头看向了肥宅,肥宅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还不快吃?信不信把你卖到
非洲当婊子去?」
晓雯被吓得眼泪直流,将那根臭烘烘的肉棒含在了口中,她的小脸拧成了一
团,显然口中的肉棒实在是难闻,但是已经成为笼中雀的她却只能继续舔舐,用
舌尖轻触敏感的龟头,小口含住肉棒,水嫩的樱唇咬住冠状沟,而那脏兮兮的包
皮垢就黏在她的牙间,实在是难受极了。紧抿那冠状沟,那海绵体在不断地收缩
胖子直感觉自己的肉棒传来一阵阵快感,他轻拍着晓雯的白嫩脸庞:「果然是个
天生做婊子的料。」
晓雯眼角含泪,将肉棒慢慢吞入自己的口中,灵巧的小舌头,不断地滑过那
膨胀的棒身,胖子的肉棒青筋直起,他一把抓住晓雯的双马尾,肉棒耸动着,整
根没入晓雯的小口中。晓雯的喉间软肉被一次次的撞击,那龟头甚至深入到晓雯
的食道,将修长的鹅颈撑大。晓雯的脸紧贴着胖子臭烘烘的下腹,那股浓烈的骚
味刺激的晓雯直欲昏死过去。胖子抽插着,连续撞击着数百下,晓雯的红唇微肿,
双眼紧闭,胖子感觉自己的肉棒一阵跳动,再也忍耐不下,直接从晓雯的口中抽
出肉棒,对准晓雯那稚嫩的小脸,射了出去。
大股大股的精液浇灌而下,从头淋到尾。如同机枪子弹一般,在晓雯的秀发,
光滑的额头,白嫩的小脸,挺起的翘鼻,红润的嘴角,到处都是胖子的精液。晓
雯被这股精液洗面,看上去如同刚才水中捞起一般。
又一个色狼伸出了魔爪,这一次他的肉棒抵在了晓雯的菊门。晓雯经过色狼
们的摧残,早已没有多少体力,只能无力的晃动一下身子表示反抗。这令色狼很
是不满,竟然敢无视我!用手指扣弄着晓雯的菊穴,那菊穴看上去很是干净,菊
门口是粉色的褶皱,并没有黑色素的沉淀。
肉棒抵在菊门口,慢慢的挤入其中,褶皱内陷,菊门口被慢慢撑开,晓雯想
要发出惊叫,但是小嘴很快就被肉棒堵住。很快色狼在她的菊门口连续进出几次,
但那紧致的菊门还是无法容纳巨炮的进入,随手从晓雯的小穴内扣弄出一股黏液,
然后涂抹在自己的肉棒上,继续顶在菊门口,这一次有了润滑,肉棒轻易的抵了
进去。
呜呜呜~ 晓雯痛的发出惊叫,但是色狼不管不顾,享受着晓雯菊穴的紧致与
温暖,那菊穴收缩着,臀部的肌肉不断收缩,死死咬住那根肉棒。括约肌化作小
手,揉捏着色狼的肉棒。色狼舒服的叫了几声,然后坚定的插入,很快,那根肉
棒便全根没入其中,直肠那纤细的绒毛一次次刷着肉棒,直肠远比阴道要长,足
以容纳成年男性的肉棒。色狼的肉棒一次次的向深处前进,隔着薄膜,刺激着晓
雯的阴道,将晓雯的身子抱住,感受着萝莉的诱人皮肤,足足抽插了上百下,色
狼射了出来。将肉棒拔出,晓雯跪趴在地上,臀部高高撅起,那菊穴被扩张成为
一个黑洞,不断有精液从里面漏出,真是迷人极了!
晓雯失神着,不住地喘息着。
而其他色狼淫笑着,围了上来。
看来晓雯的今晚,必定是充实的一夜呢!


给汉子的话:小说不是现实,小说爽就完事了,色狼都是欺软怕硬的!
绝大多数围观群众就算不敢打色狼,但是不让色狼走还是可以做到的。
软弱,只会让色狼得寸进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