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生下药的美女老师

我叫聂羚,28岁,高一数学老师。研究生毕业后曾到上海教书,教研成绩出色,可惜一时大意,被人告发收家长红包的事情,只得回到了三线城市的老家,在一个重点高中教书。虽说是重点高中,但待遇远不如一线城市的普通高校。

我领了结婚证却迟迟没有办婚礼,老公在本地当公务员,两人收入稳定,却还称不上富裕。布置酒席请些亲朋好友当然没压力,但毕竟是人生大事,我期望一场体面且豪华的婚宴,所以对于婚礼一拖再拖。

半年前,当地推行「培养青年教师」的政策。我赶上政策福利,获得了优秀教师称号,还成了年级主任的候选人。算是褒奖自己,我贷款买了一辆宝马3。

尽管老公再三劝阻,但我撂下话「车子钱我一个人出,不用你花钱。」这一度让我和老公闹得不甚愉快。

三线城市的教师工资不高,为了应付车子月供,我在同事陈慧儿的引荐下,给班上一个走读生做起了家教。这个走读生就是杨武。虽然学校禁止老师补课做家教,陈慧儿告诉我,杨武平时一个人住,他父母在北京工作很少回来。不用应付家长,事少钱多。犹豫了片刻我便答应下来。

杨武这个学生我也有耳闻,他是个家境显赫的富二代,听说学校几栋教学楼是他家出资建的。校领导也曾叮嘱过高一的老师要留意杨武,这学生如果在学校遭个勒索或霸凌之类,他背后的家长怪罪下来,老师都承担不起。

杨武性格不张扬,看似平平无奇,我以前只当他是个富二代没有特别留心。

当我第一次去到杨武家时,才发现他家境超乎我想象。他住着复式别墅,自家车库里停着一辆7系宝马和一辆揽胜。光是这套房子和两辆车,我当一辈子老师的钱都买不下来。

陈慧儿还提醒我,杨武有很多亲戚在市里当高官,如果和杨武搞好关系,日后说不定有平步青云的机会。对于陈慧儿的话,我当时只是一笑置之。

杨武是个机灵的学生,情商高又会说话,我那木讷的老公与他相比简直是个呆瓜。我与杨武相处的很愉快。补过几次课后,我们的关系亲昵起来,我们比起师生,更像是姐弟。其实这是杨武攻略女人的第一步,这个17岁学生,最终将我变成他的专属炮架,让我出轨,给自己的老公戴绿帽,把我变成一只易发情的母畜。

宝马到手后,开豪车的畅快确实让我雀跃不已,但不久后我就遇到了一次意外。原本停在楼下的车子被撞了,肇事车逃逸,没有监控,找不到逃逸的车主。

最终哑巴吃黄连,自己掏了大几万去维修。

我和老公说起这个事,结果又被他一顿数落不该买车子。我本来心性有些高傲,被他这么一说,心头火大,与他吵了一架摔门而出。

那天刚好要给杨武补课,我只能憋着无处发泄的恼怒去上课。偏偏天公不作美还下了雨,因为车子在维修,去到杨武家时已经被淋了一身。

杨武看到淋成落汤鸡的我吓了一跳,急忙地准备了毛巾和换洗的衣服让我去洗澡。

本来我用学生的浴室有些不好意思,但当时因为浑身湿透还有凉意,没有拗过他的一片好意。有些不好意思地借用了他家浴室。

替换的衣服是一套质地柔软的睡衣睡裤。样式严实,不会让我尴尬。上面印着我喜欢的布朗熊图案。

当我洗漱完后,杨武已经把我湿透的衣服放进了烘衣机,还准备好了姜茶。

由于一连串的糟心事,看着这个善解人意的学生,我一时没忍住哭了起来,向他诉说了所有的事情。

我喝着他给的姜茶,听着杨武对我说着安慰的语话,心情渐渐平复了起来。

这个姜茶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除了姜味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喝了几口,身子便微微发热。也许因为淋雨着凉,我脑子有些迷糊。杨武劝说下又多喝了一杯,脑子的迷糊感没有减轻,反而是身子变得燥热起来。

「女人就是要疼爱,要维护的。要有事情都让女的自己解决,这个老公有什么用。」听到这句话,我心中感触,没控制住自己,主动拥抱着杨武。杨武顺势将我推到在床上,亲吻上我的樱花色嘴唇。

「呜!」我吓了一跳,我是有夫之妇,还是一个老师。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又是自己的学生,对自己做这种事。我挣扎地想要推开杨武,但手脚软绵绵使不出力。想叫出声,但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地鸣叫。

杨武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摩娑,一直伸到了我裤腰的位置,我预感不秒,慌忙地按住他的手。他当松开我的嘴唇时,我终于有机会挤出一句话。

「杨武你别这样。」

他没有回话,只是将我裤子往下拉,直接脱到膝盖,露出了我的紫色蕾丝内裤。

我不停推搡他身子,但随着他亲吻我的脖子和耳垂,身体从挣扎的反抗,慢慢变成害羞的扭动。

渐渐的我全身酥软了,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脑子也变得昏沉,只剩下一具却依然燥热的肉体。

「你不可以,快住手。」

「你的老公,配不上你。」他在我耳边说了这句话。解开了我的睡衣纽扣,娴熟地脱下我的前扣文胸。精致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乳头犹如两颗鲜嫩的樱桃。

「真是可爱的奶子。」杨武说着,一口将我左乳含入嘴里,舌头灵巧地打转轻弹乳首。触电的感觉在我身体蔓延,蜜穴开始不争气地分泌爱液。

在杨武伸手脱下我的内裤,我已经迷乱了,主动曲起腿,让他将我的裤子和内裤一同脱下,卸下我最后的防线,露出那片本只属于丈夫的私密黑森林。

「小羚,你的阴毛很漂亮。」我天生阴毛就很浓密,而且漆黑细软微微卷曲。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夸赞,我害羞的把头扭向一边。

杨武将我阴唇分开,手指在肉缝间轻轻摩挲,不时地抚过阴蒂,或微微陷入肉洞。技巧娴熟得不像一个高中生。随着他的操弄,我不由得开始喘息,腿间的牝穴发出潺潺的水花声。

杨武手指的抚弄带来的愉悦感,是老公从来没给过我的。我不由的张开口,轻轻发出呻吟,他似乎看准时机,突然加快摩挲的速度,受到刺激的蜜穴,像决堤的般飞溅出淫水。

「啊……啊……」身体不受控制从床上弓起扭动,发出性感的哀嚎。

「真是性感的身子。」杨武笑着,将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沾满爱液的手波光粼粼。

杨武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裤子,露出了那根凶悍健硕的阳具,看起来可口无比。阳具顶在了我的穴口前,龟头摩擦着的阴唇和耻毛,盈满溢出的淫水将肉洞变得湿漉漉。

「不要……别……我不可以……对不起,老公……」在即将失贞前,我恢复了些许理智,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惜这是徒劳。

「啊……」

杨武的阴茎挺进我炙热湿润的淫腔时,我发出悠长的呻吟。一股充实感填满我的下体。那是丈夫从未给过我的满足感。随着杨武肉棒的抽动,我迷失了,高高翘起双腿迎接着男人的冲撞。此刻的我欲火炽热、淫情旺盛,只想让这精力旺盛的男根来抚慰。

我修长的白腿架在杨武肩膀上,肉棒的撞击一下又一下,他在尽情的肏弄着我,我不甘示弱般的发出呻吟,双手无助地拽着床单,叫声在房间里回荡。

杨武的肉炮耐力惊人,在我经历第二次高潮时,杨武才在我身体内喷发了浓稠的精液。肉体得到满足后,四肢无力的瘫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在昏睡之间,我曾悠悠转醒过一次,迷迷糊糊的,我似乎听到杨武在和人打电话。

「搞到她了,姜茶里下了药……没难度……」

「奶子有点小,但那下面是真紧……屁股也很大,下次……从后面干她……」「聂羚她老公那,你忽悠住……说今晚聂羚在你那睡……」这些对话到底是我臆想的?还是真实的?我无力细想。疲惫席卷而来,最终再次陷入深眠。

第二天醒来约莫是早上六点。赤裸裸的身子上没有任何衣物,腿间还残留精斑,一片泥泞。这都在提醒我,昨晚那场翻云覆雨的性爱不是梦。我有些慌乱,失贞的不甘和恼怒缠绕在心头,却没有落泪的冲动。

我环视周围,内衣和我来时穿的衣服整齐叠好摆在一旁。我穿上衣服蹑手蹑脚地下楼。一楼的餐桌,刚好看到杨武在摆放着豆浆粥一类的食物。

「聂老师。」他唤了我一声,我怒气冲冲向他奔去,抬手准备给他一个耳光。

但手在半空却迟迟无法落下。

最终自己赌气跺了跺脚,离开了杨武的家。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