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师的臭脚真香

夏老师每天习惯在下午放学后与其他老师同事们去体育馆打打羽毛球或是跑步,所以在办公室长期背着一双白色的阿迪达斯球鞋,运动完回办公室后再换上高跟鞋。夏老师的办公室有一个简易的小衣柜,而她的球鞋一般就放在衣柜下面的鞋格,每次夏老师运动完都会把脚上汗湿的棉袜脱下来放在球鞋里,然后第二天再接着穿,同一双袜子有时要穿三四天。

这导致每次我在老师办公室经过那个衣柜,都会闻到下方飘来的浓浓的臭脚味。

这天夏芸照例去体育馆打了一个小时球,浑身很湿地回到办公室脱下了散发着浓浓汗臭的球鞋和棉袜,换回平日的丝袜高跟鞋,然后随手带上门往教工宿舍走去。按照惯例夏芸会回宿舍洗个澡然后再回学校。

可走到半路夏芸突然想起来宿舍的钥匙忘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没拿,于是折返了回去。当夏芸走近自己办公室时发现门没有紧闭,而是半掩着。

夏老师一阵纳闷,心想自己明明关了门呀,她轻轻地推开门,居然看见她的英语课代表吴雅婷此时在办公室里,此时居然正跪在自己鞋柜旁的地上,手里捧着之前脱下来的臭球鞋把脸埋在鞋里深深地吸着,另一只手还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不端的抚摸。

“她居然在闻着我的臭鞋子自慰?!”

夏老师一时有些震惊,紧接着反应了过来,趁着吴雅婷没有发觉她,掏出了手机拍下了吴雅婷这下贱的动作。等拍完了一段视频,夏老师猛得把门推开走进去,接着重重地关上了门。

吴雅婷顿时被吓了个半死,她怎么也没想到夏老师会中途又回办公室。她小脸煞白地连连解释道:“夏..夏老师,我我是过来看看您有没有改完同学们的作业..”

话音未落,就见夏老师扬起手,重重的一个耳光抽在了吴雅婷的脸上,吴雅婷精致的脸蛋瞬时就红了。

“贱婊子,看作业怎么看到地上去了,还拿着我的臭鞋子闻。还有你那只手在干嘛呢,是不是在抠自己的骚逼啊?妈的,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天天勾引男生不说,还在这给我犯贱!”

吴雅婷被夏老师一连串的羞辱骂傻了,脸色苍白地跪在地上半晌说不出话。

夏老师内心得意极了:“这个小贱货,我看她不爽好久了,没想到是个喜欢闻臭脚的变态。哼哼,落在我手上了,看老娘不玩死你!”

接着拿出手机播放了刚才录制下的视频给吴雅婷看,说道:“你刚才下贱的行为我已经录下来了,明天我就上报给年级主任,给大家公开你这个道德败坏的学生!”

吴雅婷一听这话,吓得眼泪马上流下来了,要是被公开,那自己可算是毁了,学也上不了了。吴雅婷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夏老师的脚下,哀求道:“呜呜对不起夏老师,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不要上报,求您放过我一马吧,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夏老师看着平时深受男学生爱慕,端庄美丽的美女美女吴雅婷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的样子,心里笑开了花:“想让我放过你,那就要看你的态度了,先给我跪着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

吴雅婷哪里还有拒绝的份,她心中暗暗叫苦,却只能照做。开始一下一下地给夏老师磕起了头。夏老师悠闲地搬过办公椅,坐在上面翘起了二郎腿,脚上的高跟鞋一晃一晃的对着趴在地上的吴雅婷。

不一会吴雅婷洁净的脸上就沾满了灰尘,额头红红的,连整齐的长发都散落了开来。

夏老师见状觉得差不多了,用高跟鞋鞋尖抬起吴雅婷的下巴说道:“小婊子,要我放过你也不是不行,不过...”

吴雅婷仿佛抓住了希望,连忙焦急的答应到:“夏老师,我什么都答应您,只要您放过我,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夏老师笑眯眯的说:“我要你做我的狗你愿意吗?一只下贱的母狗奴隶,以后你的身体、意志,你的一切从此都属于我,你做得到吗?”

吴雅婷听到如此过分的要求,沉默了,但她又想起夏老师的威胁,终于还是选择了屈服:“我...我愿意,夏老师,我愿意当您的狗,只要您放过我”

夏老师早就猜到吴雅婷不会拒绝她,狠狠地一脚蹬在吴雅婷的胸前把她踹到在地,骂道:“操你妈的臭婊子,你作为一只母狗还有资格叫我老师吗?叫主人,懂吗?你就是一只废物母狗,从今天起你就只配被我玩弄蹂躏!”

吴雅婷忍受着胸前的剧痛,像一只母狗一般趴倒在地上,听着夏老师侮辱性的言语,眼泪不停的流着,而同时她内心也隐隐生出一股兴奋感,好像自己期待这一时刻已经很久了。

被夏老师洗脑了的吴雅婷抹去了泪水,一脸乖巧地对夏老师说到:“是的,主人的没错,我就是一只下贱的母狗,每天来上学就是为了享受着男同学们的视奸,每当他们偷看我的时候母狗的骚穴就会不由自主地流淫水。”

夏老师听着吴雅婷下贱的言语,也兴奋了起来,蹬掉高跟鞋,一脚踩在吴雅婷美丽的脸蛋上,用脚趾用力夹住吴雅婷精致高挺的鼻子:“你还真是骚啊,你是不是想被全班的男生轮奸啊?臭婊子,小小年纪就这么骚,我看你天生就是个做妓女的料!喜欢闻妈妈的臭脚是吧?妈妈给你闻个够!”

吴雅婷被踩在地上,鼻子和嘴巴被夹住,艰难的呼吸着,她闻到夏老师湿热的丝袜脚底传来的浓郁的脚臭味,被熏的直流眼泪,可下体的小穴却不由自主地泛滥了起来。

夏老师把另外一只脚踩在吴雅婷的胸前,用力的践踏、蹂躏,吴雅婷一对微微发育的奶子被踩的挤压变形,使她露出痛苦的神情。

夏老师玩的来了兴致,直接撩起裙子,把屁股上的丝袜和内裤脱下半截,坐在椅子上大大地张开胯下把下体对准吴雅婷:“贱母狗,滚过来给妈妈舔屁眼!”

接着一把抓住吴雅婷的头发,狠狠地按压在了自己湿漉漉的散发着淫臭的下体。

吴雅婷的鼻子直接顶到了夏老师的屁眼,一阵剧烈的混合着汗臭和屎味的恶臭席卷而来,吴雅婷眼前一黑,强忍着没有呕吐出来。

吴雅婷无力挣脱,只得顺从地伸出舌头给夏老师舔起了屁眼,小巧的舌头努力地在屁眼四周打转,把残留的屎渍舔得干干净净,接着把舌头钻进夏老师的屁眼里抽插起来。

夏老师被吴雅婷舔得一阵舒爽的,淫水也了个不停。她死死地用双手抱住吴雅婷的头按压在下体,忍不住地淫叫道:“啊啊啊!操你妈的骚母狗,真会舔屁眼,吃着妈妈拉过屎的骚屁眼爽吗?给我舔深一点!”

听着夏老师的辱骂,吴雅婷沉沦在了深深地羞耻感所带来的快感中,胯下的淫水不断地流着,听话地把整张脸深深埋在夏老师光滑无毛的下体里,用双手抱住夏老师的大屁股借力,尽力地张大嘴,用力把舌头钻进夏老师的屁眼深处,整根舌头都伸了进去,不断地在夏老师肛门的肉壁打转。

这这姿势使得吴雅婷的鼻子刚好抵在夏老师的小穴上,早已淫水灿烂的骚穴散发出一股骚臭味,吴雅婷兴奋地用她挺拔的鼻子插在夏老师的肉穴里磨蹭着,弄的精致的脸上沾满了粘液。

吴雅婷自己的身体也已淫荡的不行了,扭动着下体想用双腿的摩擦来刺激骚穴。

夏老师被吴雅婷这双重服务伺候的一阵骚爽,见吴雅婷发骚了,用双脚脱下吴雅婷的裤子和内裤,伸出一只穿着臭丝袜的大脚,狠狠地顶在了吴雅婷的骚穴。

吴雅婷的小穴此时早已淫水泛滥,湿滑无比,夏老师的大脚一下就“噗嗤”一声插了进去,三分之一的脚掌都被包裹在了吴雅婷的淫穴里。

吴雅婷感受到小穴被夏老师穿着丝袜的臭脚在操弄,丝袜带来的剧烈摩擦给吴雅婷带来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和羞辱感。

汗臭的大脚混杂着吴雅婷自己的淫水高速地抽插着,发出淫荡的水声。夏老师用另一只大臭脚在吴雅婷的外阴摩擦,用脚趾夹住吴雅婷的阴蒂狠狠地搓动。

受到这强烈的刺激,吴雅婷的淫穴更加湿润了,喷出一股股淫水,夏老师的一双丝袜臭脚全被弄湿,让夏老师更来劲地操弄着。

吴雅婷在舔着夏老师的屁眼的嘴里忍不住地发出唔唔的淫叫声,用力捧着老师的肥臀发狂似的用力吃着夏老师的屁眼,整根舌头都深深地插了进去,甚至舌尖隐隐舔到了夏老师肛门内残留的屎,同时用鼻子狠狠地顶进夏老师光滑的白虎淫穴,用力地摩擦着阴蒂。

夏老师和吴雅婷都疯狂地操弄着对方,终于随着夏老师的一阵浪叫,下体居然被吴雅婷舔弄得小便失禁,喷出了一大股滚烫骚臭的尿,全部喷在吴雅婷的眼睛、鼻子、嘴里,那浓郁的尿骚味呛得吴雅婷一阵窒息,接着边赶紧张开大嘴含住夏老师的阴道一口一口地把尿全部喝了下去,可水量实在太大,从吴雅婷嘴里溢出的尿液顺着她的下巴流淌到她的身上,打湿了上衣和胸罩,流遍了吴雅婷的骚奶子。

而随着高潮的来临,夏老师发疯似的用臭脚狠狠地踢在吴雅婷的下体,整只40码的大臭脚足足有一半插入了吴雅婷的淫穴,把阴道口撑的打开。

吴雅婷全身颤抖着白着白眼,嘴里含着夏老师的尿液,也迎来了她有生以来最强烈的一次潮吹,滚烫的尿液混杂着淫水一道道地喷射在地板上。

随着高潮的结束,夏老师瘫软在椅子上,却不忘继续凌辱跪倒在地上的母狗吴雅婷:“操你妈的母狗,把妈妈的地板弄得这么脏,给我用你的狗舌头舔干净!”

吴雅婷听到指令顺从地俯身趴到地上,用舌头努力地一寸一寸将地板上混合着自己和夏老师尿液和淫水的液体全部舔舐干净,吞了下去,接着抬起头伸出舌头像一只邀功的母狗一样祈求地望着夏老师。

夏老师满意地一脚踩在吴雅婷的头上:“哼,算你听话。以后你要随叫随到,明白吗?妈妈天天都要玩死你,还有,以后每天不准穿奶罩和内裤,母狗是没有资格穿内衣的,让大家都看看你这个表面高贵典雅的母狗其实是个淫荡的婊子!”

吴雅婷听着刺耳的侮辱话语,完完全全地被夏老师洗脑了,顺从的连连点头:“您说的对主人,母狗雅婷就是个骚婊子,母狗一定每天都伺候好主人妈妈”

吴雅婷内心知道,自己永远也离不开夏老师的臭丝袜脚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