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家教時被姦(1)


  做家教時被姦
  大學的時候,我做了一份家教。
  有一次,我去家教的時候,只有男主人許先生在家。我一進門,他就關上了門
  。
  許先生說,「小雯,你陪我做一次,我給你一萬塊錢。」
  我嚇了一跳,站起身來想逃跑,可是許先生撲到我的身上,把我壓在沙發上面
  ,我想用手推開他,可是許先生力氣很大,我根本掙不脫,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
  許先生用虎口杈住我細嫩的脖子,我很害怕被他掐死,瞪大眼睛瞧著許先生,眼睛
  裡滿是驚慌可憐的神情。
  「你乖乖聽話,給我幹一次就好,不用怕!」許先生說,他跨坐在我身上,把
  我的襯衫脫掉,又扯掉我的胸罩,露出兩顆渾圓的乳房來。
  許先生用手拍著我的奶子,一邊說︰「嘖!咪咪很大哦!」接著就趴下去,舔
  起我的乳房來,我心裡雖然百般不願意,可是這時候卻因為恐懼而不敢反抗,濕滑
  的舌頭舔上來,我只覺得噁心。
  許先生用舌尖挑逗著我的乳頭,緩緩的繞著圈圈,從四周舔向中間桃紅色的乳
  頭,一手按住我的另一隻奶子揉弄著,另一手卻慢慢的解開我的窄裙,在我光滑的
  背部撫摸著。我被這樣的刺激弄得呼吸漸重,可是卻不敢哼出聲來,在許先生脫去
  我的窄裙時,我還配合的抬了抬身子,讓許先生脫得順利些。
  在幾分鐘的時間裡,許先生已經把我的套裝丟到茶幾上,露出我雪白光滑的身
  體。許先生挺起腰身,也脫掉自己的汗衫,露出糾結的肌肉和滿胸的黑毛。
  「乖!不要怕,一次而已,我會弄得你很舒服的。」許先生在我的耳邊輕聲說
  ︰「不過你要是不乖,別怪我不疼你。」他半威脅半挑逗的語氣,讓我的態度更加
  軟化。我閉上了眼,心裡想著︰「忍耐,忍耐!」希望整件事可以很快就過去。
  許先生的舌頭舔上了我的耳殼,他撥開了我的長髮,仔仔細細的舔起來,那是
  我的敏感處,我的身體略略顫抖了起來,輕聲的叫著︰「不要!不要弄那裡。」
  當然許先生是不可能理會這種抗議的。兩人的身體緊緊相貼,許先生堅實的胸
  肌緊緊壓著我的乳房,那濃密的胸毛紮在我敏感的乳頭上,更加刺激著我的性慾。
  我夾得緊緊的腿也越來越無力。
  「你這裡很敏感哦,讓我看看另外一邊。」許先生在我的左耳舔了快十分鐘後
  ,扳過我的頭,換另外一邊去舔,這時候我已經被逗得快受不了了,可是許先生還
  是繼續在逗弄我,許先生靈巧的舌尖在我敏感的耳內攪動著,他的舌頭力道恰到好
  處,我忍不住拚命甩頭想逃開,可是許先生固定住我的頭,逼我接受挑逗。同時許
  先生也扭動著身體,把自己的身體在我細嫩光滑的身體上摩擦著,讓我的全身都感
  受到許先生的刺激。
  「啊!受不了了。」我說。
  許先生又在右耳舔了許久,我全身都發熱了。許先生已經慢慢逗了很久,我全
  身都發熱起來,呼吸幾乎成了喘息,許先生的唾液把我的臉都弄濕了,我鼻中儘是
  許先生唾液的味道。雖然如此許先生的技巧仍舊令我難以抵擋。
  許先生的手慢慢的伸到我的雙腿之間,指頭伸入了已經濕滑的肉縫中,我這時
  候才發現許先生的動作,想重新夾緊大腿,卻已經太慢了,許先生已經把指頭按上
  了我的陰核,我喘息著說︰「不要,不要!」
  許先生淫笑,一邊用手指在我的陰核上搓弄,一邊在我的耳邊說︰「濕成這個
  樣子還說不要,放輕鬆,不過就給我幹一次而已嘛。」
  「真的,就一次而已?」我發出疑問。
  「真的啦,我們高興一下,不用怕嘛。」許先生說。
  這時我在許先生的數路進攻之下,身體的防線和心理的防線都已經崩潰,而且
  陰核上陣陣趐麻酸癢的感覺,更讓我無法抗拒。許先生手指的動作由輕而重,由慢
  而快,我很快的就有了快感,我的牙齒緊緊地咬著鮮紅的下唇,不讓自己發出呻吟
  聲,可是隨著許先生的動作,我越來越緊張,因為我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興奮,自己
  蜜屄裡流出大量的淫水,在許先生做手指運動的時候發出難為情的聲響,我的臉越
  來越紅,身體也變得火熱,我張大了腿,從緊閉的口中發出哦哦的呻吟聲,美麗的
  臉不停的左右擺動。
  許先生看著眼前的我,心裡也得意起來。於是他更加賣力的挑逗著我,一邊刺
  激著陰核,另一隻手指又伸進蜜屄裡挖弄著。
  終於在許先生的進攻下,我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我伸手抓住許先生的身體,
  喘息著說︰「不要了!求求你,啊!我不行了!」
  「舒服吧!想要了吧!」許先生看我閉上雙眼,全身發熱,修長粉嫩的雙腿大
  大張開,,一腳懸在椅背上,一腳放在地上,而穿著高跟鞋的腳上還掛著扯破的絲
  襪,兩腿中間的蜜屄有著白色的蜜汁,許先生吞了吞口水,連忙脫掉自己的褲子,
  把早已蓄勢待發的粗大陽具掏了出來。
  「不!不行啊!」我感覺到蜜屄口許先生火熱的肉棒正要進入自己的體內,雖
  然身體已經千願意、萬願意,但是口頭上卻仍然抗拒著,口頭上的抗拒當然不能阻
  擋許先生,許先生奮力的把肉棒頂進我的身體。
  我感覺到肉縫被撐開,許先生粗大的陽具正往自己秘密的地方刺入,可是自己
  卻完全沒辦法反抗,絕望的心理從我心中浮起,自己的身體被中年男人污辱了,而
  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我終於完全放棄了反抗,雙手攤開,頭一撇,任由許先生玩
  弄自己的身體。
  在充分淫水的潤滑下,很快的整根陽具就沒入了我的身體中。「哦!」我皺起
  了細長的眉頭,呻吟中帶著痛苦的感覺,許先生粗大的陽具真讓我有點受不了,我
  男友的陽具和許先生的大傢伙比起來簡直是小兒科,感覺好像直頂到子宮裡的感覺
  ,身體似乎要被貫穿。
  「痛嗎?一下子就會爽得受不了的」許先生說。他抬起我的腳,開始緩緩的抽
  送。
  「嗯……」放棄抵抗的我,感覺到蜜屄緊緊的纏住我前所未見的大東西。雖說
  自己是被強暴的,可是一旦被男人插入以後,身體自然會有反應,肉棒摩擦粘膜,
  撞擊子宮的快感從肉洞的深處一波波的傳來,讓我受不了,我閉上了眼睛,雙手緊
  緊的握成拳頭。
  許先生也沉浸在征服我的快感中,他一開始先慢慢的抽送,讓興奮已久的肉棒
  感覺一下被我的肉洞緊緊包圍的感覺,也順便挑逗一下我。果然過了沒多久,許先
  生感覺到我的嫩屄裡流出了許多的淫水。他停止了抽送的動作,把龜頭頂在陰核上
  轉磨,果然我馬上發出苦悶的聲音,搖動雪白的屁股。
  「想要嗎?」許先生故意問著可恥的問題︰「想要被我干對不對?小妹妹!」
  「沒……沒有啦!」我紅著臉啐道,居然問這麼不要臉的問題,「你不要問這
  種問題啦!」
  許先生嘿嘿淫笑,突然一下把粗大的陽具整根沒入濕滑的小嫩屄中,我一聲嬌
  呼,雙手連忙環抱住許先生。許先生推開我,展開一陣急攻,我的腿被舉高,許先
  生雙手把我的腿張大,低頭看自己粗黑的大肉棒在我的身體裡進出,黑色的肉棒在
  我雪白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紅嫩的陰唇不停的被帶進帶出,肉棒上還帶著白白的淫
  水。許先生越看是越過癮。
  「啊……不要看,我……好舒服……天啊……哦……哦……好深……撞死人了
  ,哎……好快哦……啊……」我哎聲連連,我沒想到自己會成為這個樣子,可是在
  許先生的進攻下,肉屄裡傳來陣陣的趐麻感,我根本就無法抗拒,只能夠亂叫。
  「好老婆,你是不是我老婆?」許先生把我的腳抬到肩上,整個人壓上去,兩
  隻手壓住我堅挺的乳房,我苗條的身體好似被對折一樣,粉嫩的屁股被舉高,肉棒
  刺得次次盡根,沙發也配合的「嘎吱嘎吱」叫。
  「哎唷……是……是啦……老公……好老公……弄死人了……啊……我要壞了
  ……啊……壞了啦!啊……!」我被許先生的攻勢弄得毫無反擊能力,只覺得被許
  先生幹得小屄發麻,淫水不停的流出,弄得兩人的陰毛和沙發都濕漉漉的,但兩人
  絲毫不覺。
  「你要不要做我的女人?說……說啊,哦,你的水真多,真浪,哦……」許先
  生低低的吼著,我緊窄的小肉屄緊緊的包住許先生的肉棒,而且不停的夾緊。
  「要,我要……我是你……你的,我被老公幹死了,天啊,啊……啊,飛起來
  了,我飛了,啊……!」我一聲浪叫,纖細的臂膀從緊緊抓住沙發扶手,變成緊抱
  住許先生的背部,尖尖指甲直陷入肉裡,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樣,大量的淫
  精直射而出,浪屄不停的收縮著,眼見是到了高潮。
  「我不行了……放我下來,求……求求你,停一停,啊……被干死了啦,好老
  公,啊……饒了老婆……」
  許先生見我如此激動,自己其實也有點精關不固,便停止了動作,順便休息一
  下,他緊緊的把我抱在懷裡,只見眼前的美女雙頰暈紅,媚眼如絲,嬌喘不止,小
  浪屄還不停的夾緊。
  「親我!」我撅起了紅唇,要許先生親,渾然忘了自己是被奸的。許先生也俯
  身親了下去,兩人瘋狂的把舌頭糾纏在一起,交換著口水,親了好長一陣,我胸口
  的起伏才稍稍平靜。
  「好老婆,舒服嗎?」許先生好不容易擺脫我舌頭的糾纏,問道。
  「哎……還問人家,你好厲害哦。」我紅著臉承認,我從來不曾被干到失神的
  地步。「水流那麼多,好可恥哦。」我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濕答答的。
  「要再來嗎?」許先生問。我紅著臉點頭,許先生便換了一個姿勢,我上身趴
  在沙發上,白白嫩嫩的圓翹屁股高高挺起,我從來不曾這樣辦過事。
  「這樣好丟臉啊。」我說。許先生也不回答,一手扶著我的纖腰,一手調整肉
  棒的位置,龜頭對正蜜屄,一下狠插到底,磨了一下之後又慢慢的抽出。
  「這樣舒服嗎?」許先生雙手向前抓住我的奶子,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
  ,許先生知道我已經屈服了,便不再狠幹,改用狠插慢抽的招數慢慢提高我的性慾
  。果然我也配合的搖動著屁股,追求著快感。
  「這樣好緊好刺激,啊……你的東西撞得人家好舒服。」我回答,一頭烏黑的
  秀髮披散在雪白的背部,背部也因為流汗的關係閃著細細的光點,從纖腰到臀部葫
  蘆狀的曲線也讓許先生看得血脈賁張,一根肉棒越發堅硬起來。
  「我的什麼東西?」許先生故意把龜頭頂在蜜屄口,不肯深入,逗弄著我。
  「你的小弟弟嘛!」我正在性慾高張,這時哪裡禁得起挑逗,便搖著屁股往後
  追著許先生的肉棒。
  「什麼小弟弟,這是你老公的大肉棒在幹你的小浪屄。」許先生說,狠狠把肉
  棒刺到底,「噗滋」一聲,淫水從結合的縫隙擠出來。「要不要大肉棒插你啊?要
  不要?」
  我被這一撞舒服得很,哪還管什麼害羞的,連忙說;「要!要!大肉棒快插我
  ,快,哦……你……你肉棒好硬啊!好爽……好爽……人家……人家……啊……又
  要壞了,好老公,你最棒了……哦,好舒服……我又要開始了,啊……老婆要被插
  死了,啊……大肉棒好爽……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啊……」
  許先生扶著我圓翹的屁股,開始做長程的炮擊,整根肉棒完全拔出來後又再整
  根插進去,只撞得我好像發狂一樣亂叫,手緊緊抓著沙發的皮面,一直把臉往沙發
  上擠,淫精浪水好像洩洪一樣的的噴出來,許先生每次抽出來,就噴到地板上,插
  進去時又是「噗滋」一聲,許先生這時也滿頭大汗,狠命的加快速度,我的小嫩屄
  也不停的收縮,我的高潮似乎連續不斷的到來,許先生這時感到大腿一陣酸麻。
  「哦,我要射了!」許先生低吼著,把肉棒深深的刺入我體內,火熱的精液開
  始噴射到我的體內,噴得我又是一陣亂抖。
  「啊……我不行了……一直到……要死了……」我一陣激動的浪叫後,全身無
  力的趴在沙發上,這麼一戰下來,我已是香汗淋漓,張大了嘴,不停的喘著氣,沙
  發和地板上一大片濕濕的痕跡。許先生也趴在我的身上休息,剛射完的肉棒還留在
  我體內一抖一抖的,每次抖一下,我就全身亂顫。
  許先生休息了一陣,雖然射了精,可是肉棒卻不消下去,反而漲得疼痛。他又
  試著抽動起來,我馬上大聲討饒,直說不行了,可是許先生哪裡管我,反而更加死
  力的抽刺,由於剛射過一次精,許先生知道自己這次可以支援得更久,便放肆的狂
  野扭動起來。
  「我干死你個小蕩婦,爽不爽?嗯?說啊。」許先生邊干邊問著。
  「爽……哦……爽死了……被大肉棒插死了……小蕩婦要升天了……啊……大
  肉棒哥哥……插死小妹了……」我只覺得自己的高潮不停的來到,自己不停的淫叫
  ,可是也不知道在叫什麼,也不知道洩了多少次,可是許先生卻始終不停的抽刺,
  絲毫沒有軟弱的跡象,自己的小屄也一直緊緊的包住許先生粗大的肉棒,而且高潮
  暫時失神之後,卻總又回過神來,繼續瘋狂的性愛行為,我從來沒有經驗過如此驚
  心動魄的交歡,當許先生終於再次射出的時候,我無力的從沙發上滑倒在地板上。
  「舒服嗎?」許先生氣喘吁吁的問我。
  「嗯……」我連回答都沒了力氣,在高潮過後,陷入沉睡的夢鄉了。
  許先生抱著右腳踝掛著絲襪,腳上還登著黑色高根涼鞋的我,肉棒還留在我體
  內,連射了兩次,他也有點累了,閉上眼沒多久,也跟著睡著了。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我發現自己睡在地板上,許先生軟軟的肉棒還留
  在自己體內,我著急的爬起身來,找著了衣服,可是衣服卻早就凌亂不堪,一件套
  裝被弄得亂七八糟,內褲也不知道被許先生隨手一丟丟到哪去了。
  「找什麼?」許先生也坐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
  「都是你啦,這麼晚了,怎麼辦?我家裡會急死的。」我慌張的說。「而且人
  家的衣服都不能穿了。」
  「急什麼,睡飽了再回家,來,我們進去睡。」許先生說。
  「不行啦!我一定要回家。」我說,我把套裝穿到身上,雙手用力拉撐衣服。
  「有沒有看到人家的小褲褲?」
  許先生坐在地上,一轉眼就看到沙發底下我的絲質內褲,卻故意說︰「沒看見
  耶。」
  我不理我,從包包裡拿出梳子,急急的整理頭髮,又說︰「人家玩也給你玩夠
  了?」
  許先生拿出錢,「給你的!」
  我準備接錢,他卻說,「我還有個要求!」說著,他把我的頭按在粗大的陰莖
  上,「給我口交!」
  我只好用小小的嘴唇含住他的陰莖,用我柔軟的舌頭正舔著他分泌粘液的馬眼
  。
  「嗯……啊……嗯……嗯……」許先生的聲音,「阿雯,你做得很好……喔…
  …嗯……」
  我一雙櫻唇對著他粗大的陰莖開始吞吞吐吐,一會兒,他漲大的陰莖在我的嘴
  裡射了出來,濃稠的精液從我的嘴角流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