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白雪莲

周末过去,又是星期一上班时间,带着暑意的初夏阳光照耀着“堕天堂学园”典雅奢华的校舍。年轻可爱的新任女教师白雪莲像往常那样开始一日的教学工作,她心中有些不安地走向自己任教的一年一班教室。

前天周六的晚上,白雪莲与挚爱的未婚夫花寻欢共度良宵,还初次在恋人的要求下与他玩了“爱奴游戏”身心都几乎熔化在激情性悦中。用无比的雄性魅力彻底征服了她的身心之后,花寻欢温柔而坚定地询问她上周五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雪莲立刻明白恋人已经有所发觉,在少许沉默后坦白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她随后发现,她采取坦白的态度绝对正确,因为花寻欢知道的事情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与她同样是教师的花寻欢是兼职的私人侦探,在叔父王飞鹰的“快活林”酒吧(同时也是私人侦探社)接受任务。他与王飞鹰最近在调查发生在“胧月都市”的多起美女失踪事件,查到了“NTR俱乐部”这个地下性奴会所。

花寻欢通过黑客手段登录“NTR俱乐部”的网站寻找线索,结果意外发现了白雪莲的姐姐(母亲)白百合在三年前失踪的秘密,还发现白雪莲在上周五晚上拍摄的“爱奴契约”奴隶宣言视频录像。

正如花寻欢推断的那样,白雪莲是为了救出自己的姐姐(母亲)才接受自己学生胧月邪童的条件成为这少年的爱奴。白雪莲介绍了胧月邪童的情况,说明了这少年与她的秘密血缘关系,以及这少年对她的禁忌爱恋。

此外,白雪莲说明——胧月邪童匿名成为“NTR俱乐部”的会员、与她签订“爱奴契约”、拍摄她的奴隶宣言视频录像、并且编成调教记录投稿在“NTR俱乐部”的网站上,是为了在短期内提升其的会员资格,使其能够接近已经沦为这个地下性奴会所的高级娼妇的白百合,确定白百合被软禁的场所设法营救。

听完白雪莲的这些话,花寻欢比较吃惊。他倒不是惊讶于未婚妻如此冒险,而是惊讶于她竟然这么信任胧月邪童。如果胧月邪童是在欺骗她,单纯骗色也就算了,要是出卖她,就会使她落得与白百合同样的下场甚至更加凄惨。

花寻欢非常了解他这位貌似柔弱怕羞、实则聪明坚强的未婚妻。白雪莲外表略带稚气,像是不明世间险恶的小羊羔,实际上很能分辨人心善恶。她相信胧月邪童真心在帮她,绝不是仅凭对方的花言巧语,也不是因为对方是她的学生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信任是一种感觉,也是一种眼光,白雪莲在这方面的眼光很准。

然而,即使胧月邪童是在真心帮助白雪莲救人,但这少年对她的征服欲和占用欲也是真实的,虽然没有逼迫她马上和其发生肉体关系,可是想占有她身心的想法已经十分明显。更何况,胧月邪童明明知道白雪莲是其同父异母的姐姐,还这般执着地要得到她,显然对她有着超乎寻常的畸爱。

思来想去,花寻欢决定与胧月邪童见上一面,探出其真实想法。为了不让白雪莲尴尬,他没有要求她去约胧月邪童出来见面,而是打算潜入“堕天堂学园”亲眼看看这少年是何人物,并在暗中看清胧月邪童的为人究竟如何。

作为“胧月都市”最知名的私立高中,“堕天堂学园”这所贵族学校的管理十分严谨,外人未经许可难以入内。不过,对于花寻欢来说,想混进去是小菜一碟。

昨天周日,花寻欢先是向他任教的学校请了几天病假,然后通过广泛的人脉找到一个在“堕天堂学园”工作的校工工头,让对方帮忙安排他当临时清洁工混入这所私立高中。今天一早,他就穿上工作服堂而皇之地混了进来。

就在白雪莲走进一年一班的教室时,装扮成临时清洁工的花寻欢一边低头扫地一边偷偷向她做了个鬼脸。白雪莲心里既有些不安又有些好笑,装作不认识他走了过去,进入她执教的教室准备上课。

上课前点名时,白雪莲在点到胧月邪童的名字时声音特别加大了一点,使在教室外走廊扫地的花寻欢透过窗户看到了这少年的样子。

胧月邪童微笑着举手报到,随即敏锐地发觉窗外有股异样的眼神在观察自己,立刻望向窗外,却只在窗外的走廊上看到一个埋头扫地的校工。这位邪美的少年顿时有些狐疑,白雪莲连忙开始上课,迅速转移其的注意力……一日的教学工作和校园生活就此开始,白雪莲今天早上和下午各有一节课,其它时间都在办公室和图书馆里。令她感到奇怪的是,今天过得异常平静,往常那些最喜欢调戏她的恶少也不来骚扰,只隔着很远偷偷望着她,像是一群既对她垂涎三尺又惧怕着什么东西的豺狗。而当他们看见胧月邪童与她在一起的时候,眼里更是几乎喷火般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胧月邪童无视这些家伙的目光,大大方方地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与白雪莲一起聊天谈笑,与其像师生更像一对关系亲密的姐弟(实际上正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在下午放学后,胧月邪童瞅住一个四下无人的机会在教室里低声对白雪莲说道:“上周五的‘爱奴契约’投稿大成功,许多会员都要求我更新您的调教记录。我先去图书馆坐坐,今天晚上9点我来您的宿舍,研讨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步骤。”

白雪莲脸上浮现一丝羞红,默默点了点头。她知道胧月邪童今晚来她的宿舍除了研讨下一步行动,多半会开始新的爱奴调教,只有那样才能继续更新她的调教记录,从而得到“NTR俱乐部”管理者的认可在短期内提升胧月邪童的会员资格,使其能够尽快见到沦为这个俱乐部高级娼妇的白百合,再设法救人。

目前,霸占白百合的恶棍、同时也是胧月邪童与白雪莲的父亲——胧月财团四大当家之一的胧月魔君正为了洽谈一笔大生意在外公干。此人回来之前,是他们救出白百合的最好时机,错过的话以后再想救人就会难上加难。

见她点头同意,胧月邪童微笑着离开教室。等这邪美的少年走后,今天已经暗中观察了一天的花寻欢悄然出现,向白雪莲耸耸肩膀笑道:“这小子似乎真对你十分爱恋,也挺绅士,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有着远远超出同龄人的城府。今晚他来你宿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才能看出他的真实一面。”

白雪莲羞红着脸瞪了未婚夫一眼,心中却赞同他的看法。她匆忙收拾了一下教材,早早地回到她在教师宿舍楼的单人房间。花寻欢则借着去宿舍楼做保洁工作的时候偷偷溜进她的房间,准备等胧月邪童晚上到来的时候看看这小子打算做什么。

煮了点面条作为晚餐,吃过之后又休息了一会,转眼已将近晚上8点。白雪莲的心情略微紧张,她知道晚上一过8点,这所学校的大部分设施都会关闭,只有图书馆是通宵开放。胧月邪童现在多半还在图书馆,再过一小时就会来见她。

空等时间不好过,白雪莲一边与花寻欢轻声细聊、一边整理着明天的课程内容。

忽然,她发现由于匆忙,她把几本重要教材遗留在了一年一班的教室里。

白雪莲心中暗叹一口气,她平时一向做事小心,很少遗忘东西,看来今天她的心情实在有些忐忑不安,所以才这么丢三落四。

算算时间,胧月邪童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会来到。于是,白雪莲叮嘱了花寻欢几句,让他躲在房内不要发出声音,然后把门锁上离开宿舍前往教学楼。虽然校舍很大,但按照正常情况,她取回教材再回来最多只需半个小时。

但,白雪莲刚走进教学楼,还没抵达她任教的一年一班的教室,便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头。按照常规,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有保安在校舍四处巡夜,教学楼也不例外。

可是今晚的教学楼却看不到一个保安,仿佛故意不来这里巡夜。

此外,她刚沿着楼梯走到三楼走廊,便看到在一年一班教室的隔壁再隔壁——以恶少聚集闻名的一年三班教室从没有关紧的窗户透出灯光。这个时候,照道理教室里应该已经没有人了,是谁在那里?又在做什么事呢?

好奇心促使下,白雪莲轻手轻脚地悄悄来到一年三班教室的窗外,小心翼翼地从没有关紧的窗户望向里面。这一看不要紧,差点让她惊叫起来!

只见,教室内灯光通明,两个衣衫凌乱的美貌女子——与白雪莲一起被这所学校聘用为新任教师、但运气不好被分配到恶少云集的一年三班任教的一对姐妹正在遭受强奸凌辱!而强暴她们的歹徒,正是一年三班那几个经常调戏白雪莲的恶少!

这对姐妹年纪大一些的名叫银铃是结婚两年的年轻人妻,年纪小一点的名叫银琴还在与男朋友谈恋爱,虽然比不上白雪莲却也都算是姿色出众的美女。白雪莲与她们既是同事也是朋友,曾经听说她们在一年三班上课的时候经常被那些恶少欺负,但现在看来那些恶少对她们已经不是“欺负”而是在凌辱。

这对姐妹教师中,身为年轻人妻的姐姐银铃被一个满脸横肉的高瘦恶少按住脑袋,美貌的脸蛋被塞进这家伙胯下,一根又粗又大的丑陋肉棒强行塞进她的樱桃小嘴中狠劲抽送。银铃痛苦地挣扎着发出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屈辱地摇晃着胸前被撕开衣衫扯掉胸罩的高耸乳房,被迫跪在这个满脸横肉的恶少面前替其吹箫。

与白雪莲同龄的妹妹银琴更惨,她被反绑住双手推倒在教室的地板上,上身的衣服几乎被剥光露出胸前两颗羞耻摇晃的丰满奶子,一名满身肥肉的矮胖恶少蹲在她玉胯之间,抓住她曲线优美的双腿用力地抽插着深深侵入她下体私处蜜穴的粗黑肉棒,极其粗暴的抽插动作使这位还在与男朋友谈恋爱的纯情少女大声哭叫。

“小婊子,臭婊子!非要老子霸王硬上弓才让老子操!说,老子操得你爽吗!是不是比你男朋友操得你更爽!说,不说就打死你!像你这样的二级市民,老子打死你最多赔点钱,这就是一级市民的特权!哈哈哈哈!”

矮胖恶少凶狠地恐吓着被其摧残得哭叫不停的银琴,一边如狼似虎地强奸她、一边抬起手恶狠狠地来回抽打她泪流满面的脸蛋。

银琴竭力反抗着硬是不说,结果被打得仰倒在地板上陷入半昏迷状态。矮胖恶少见她不肯屈服,顿时勃然大怒,掐住她脖子继续奸淫,直到大吼着抖动了几下浑身肥肉,才悻悻地从她红肿不堪的私处蜜穴拔出肉棒。

可怜银琴饱受摧残的下体私处立刻流出大量污浊腥臭的精液,还没从半昏迷的状态中醒来,坐在旁边等着的另一个恶少便扑到她身上继续施暴。

姐姐银铃这边,看起来像是这伙人头领的高瘦恶少对年轻人妻充满抵触情绪的口交感到不满意,恶狠狠一巴掌把她打翻在地,并把她身上凌乱的衣裙剥掉,逼迫她像母狗那样四肢伸直趴在地板上,然后从后面抓住这位人妻女教师的雪白屁股把又粗又大的丑陋肉棒对准小穴一口气插入,如狼似虎地凶狠抽插起来!

成熟美丽的年轻人妻女教师强忍屈辱地咬紧牙关不发出声音,像是在用最后的一点意志力反抗这群恶少的淫辱暴行。

可是,这个高瘦恶少的性技显然比矮胖恶少高明一些,他在抽插动作中来回转动深深侵入人妻蜜穴的粗大肉棒,还顶着子宫口进行快速活塞运动,使银铃忍不住开始发出越来越响的呻吟,心灵在极力抵触但肉体却做出淫荡反应。

“干别人的老婆就是爽!忘了你那个二级市民的穷鬼老公吧,以后和你妹妹一起乖乖地当我们的性奴,能伺候我们这些一级市民的少爷是你和你妹妹的福气!”

恬不知耻的淫笑中,高瘦恶少猛地抖动了几下身子,用力一顶把胯下肉棒尽根插入人妻蜜穴,浓浓的精液立刻射进银铃的阴道深处。这位成熟美丽的年轻人妻女教师用力抬起头发出“啊啊啊——”

的高声尖叫,随后无力地趴在地上喘气。

白雪莲目瞪口呆地望着教室里正在发生的这场凌辱强暴,她看得面红耳赤羞愤不已,心脏“呯!呯!呯!”

地激烈跳动着,恨不得马上冲进去阻止恶少们的暴行,但女体秘芯的雌性本能却像受到刺激般产生敏感的反应,不仅感到口干舌燥,体内还像干柴燃烧般浑身发热,脸上身上乃至腿上都开始流汗。

更让她暗中感到难堪害羞的是——在上周五晚上接受胧月邪童初次的爱奴调教、上周六晚上接受花寻欢初次的爱奴游戏的她,此时此刻竟会因为看到同事好友被强暴凌辱的场面而从下体私处的淫蜜花穴兴奋般垂滴出甘甜爱液。

她穿着连裤丝袜的裙子里面,包裹住玉胯私处的蕾丝小内裤竟然有些春潮润湿,一股股细细的粘稠爱液还从内裤的边角流出弄湿了大腿内侧……此时,教室内的凌辱强暴也进入了高潮时分。在恶少们的暴力威胁下,姐姐银铃赤裸着身子爬到妹妹银琴的身边,抱住妹妹的大腿流着眼泪用嘴吸吮妹妹饱受蹂躏的蜜穴,把已经昏迷的妹妹阴道里的精液全部吸进嘴巴,并在极度屈辱中喝掉。

接着,恶少们把银琴身上残留的衣物也剥得精光,使她和姐姐银铃一上一下地赤裸裸抱在一起,下体私处的两朵淫蜜花瓣也一上一下地叠在一起。然后,这群禽兽般的家伙轮流上前,逐个把肉棒交替着插入她们的蜜穴奸淫这对姐妹花。

这几个恶少的耐力似乎都不太好,平均5分钟换一次人,每人都这么奸淫了这对姐妹教师一次,并把精液连同兽欲灌满她们红肿的小穴。白雪莲看得既有点情欲难耐又非常义愤填膺,很想冲进去阻止但始终用理智控制住了自己。

白雪莲清楚,如今完全私人制的极端资本主义时代,有钱有势的资产阶级通过金钱与权力支配一切。在“胧月都市”大财阀大资本家构成的一级市民是统治阶级。当然,一级市民的子弟中有好人也有坏人,但二级市民与三级市民一旦遇到像这些恶少的家伙欺凌,很难得到法律的公平保护。

白雪莲也明白了今晚的教学楼为何没有保安巡夜,多半是这些恶少今晚要在这里发泄兽欲,所以事前威胁恐吓了学校的保安。事实上,别说学校的保安,就算这座都市的警察也很少有人敢管这些恶少的“闲事”此时此刻,白雪莲实在爱莫能助,她真希望花寻欢或者胧月邪童能够在自己身边,他们一定有办法阻止这些恶少的兽行。

就在这个时候,这对姐妹教师中的姐姐银铃乘恶少们一时不备,忽然竭力转身扑向貌似这伙人头领的高瘦恶少,狠狠咬了这家伙的手臂一口,并乘乱拉着妹妹银琴想逃出教室!可惜,她们刚跑到门口就被拖了回去,重重摔在地板上。

“他妈的!还敢反抗!咬掉本少爷一块肉,就用你的一双奶子赔偿!”

高瘦恶少的手臂上被咬掉一小块肉,顿时恼羞成怒,从脱在一旁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就想穷凶极恶地割掉银铃这位人妻女教师的丰满双乳。

“住手!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不许伤害她!”

看到这里,白雪莲再也无法冷静下去,忍无可忍地冲进一年三班的教室。那个矮胖恶少想要拦截她,被白雪莲飞起一脚侧踢在面门,根本没料到平时怕羞内向的她竟会武功,这肥厮笨重的身体“碰!”

的一声向后跌倒撞散了教室内的桌椅。

踢倒矮胖恶少,白雪莲先一把拽起离她比较近的银琴,向教室门外一推让其快逃。接着,她就想救银琴的姐姐银铃。但是,高瘦恶少已经把匕首按在银铃的脖子上。

“嘿嘿嘿……原来是MISS白,好身手啊,我们过去还以为你是个小羊羔呢……我们知道你有胧月邪童罩着,本不想再找你麻烦,但你今晚怀了我们的好事,不好好陪我们玩玩作为补偿,我就要你这位好同事好朋友的性命!”

高瘦恶少一边用匕首轻轻地在银铃的脖子划出一道小口子,一边淫笑道:“MISS白,其实你也不是什么纯情玉女,听说你有订婚的未婚夫,却还是成为了胧月邪童的爱奴……哦,忘了说明一下,我们几个也是‘NTR俱乐部’会员,已经看到上周五关于你的调教记录,那段‘爱奴契约’的奴隶宣言真棒!虽然你脸上打了马赛克,声音也做了处理,但还是认出了你……按照俱乐部的规定,我们不能对已经成为胧月邪童专属爱奴的你强行出手……不过今晚机会难得,只要你‘自愿’陪我们玩玩,我们可以放过这女人,今后我们也不会她们姐妹麻烦。”

白雪莲闻听此言又羞又怒,看来她之前的担心成为现实,这所学校里果然有“NTR俱乐部”的会员。所幸,胧月邪童的话也没错,即使认出她,这些家伙也不敢对她乱来。按照“NTR俱乐部”的规定,对其他会员的专属爱奴强行出手会遭受严厉处罚,这些家伙再色胆包天也不敢犯禁违规。

可是,要打破眼前的险恶僵局搭救银铃,白雪莲可能不得不牺牲些色相……她不会委身给这些恶少,这些家伙根本不是会信守诺言的人。她会尽量拖延些时间,希望花寻欢或者胧月邪童见她迟迟不归,能够察觉异样及时赶来相助。

但,要是他们两个一起来的话,她应该更加高兴还是更加尴尬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