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教授爱我老婆

上礼拜五中午,林教授打来说托一位去日本的朋友带回一整套紫色的马甲,丁字裤和吊带,要送我老婆,希望约她外面见面。我老婆当然不肯,叫他送他的老婆,他说:我老婆40好几,穿这不好看,你30岁穿起来才刚好。

老婆说他讲了好久,终于有点好奇见想他一面,又怕危险所以约在速食店见面。星期六下午,老婆藉口说和朋友逛街,留我和读幼稚园的小朋友在家,去见那男人。老婆说她到速食店时,先在门口晃了几圈,才想踏入,忽然一个穿着满称头的男子走出来对她说:你不是小咪小姐吧?

老婆(吓一跳的):那你真的是林教授喽。

林教授(拉着老婆的手):我车在旁边,我拿礼物给你。

老婆看在汽车里面礼物包的很精致,林教授为她打开车门,老婆不疑有它跟着坐上车,他跟随入汽车。

林教授(上下的打量老婆):你比我想像的还漂亮。

林教授(递她礼物):你可以拆开看看,很漂亮喔!

老婆:我回家再拆,我想下车了。

林教授(突然开动车子):我们找个地方停一下,你能不能穿那套内衣,丁字裤,让我看看?

老婆:不可能,你又不是长得很安全,我不信你光看而已。

林教授:不然我给你五千元,我保证就看看。

林教授(老婆看起来不信任他,他然后从口袋拿出五千元和一颗威而钢):

我就是有这方面的毛病,所以都只有打打嘴炮而已,你看我药也没吃,我只是想欣赏漂亮的女人吧了!

老婆拿了人家五千元,还愣着时,车子已开入汽车旅馆。

老婆(犹豫的下车):你真的只能看?

林教授:嗯——如果你愿意做爱,我也不反对

老婆:你想的美。(就这样子老婆和那男子进入房间)老婆:阿——浴室怎么是透明的?那要怎么换衣服?

林教授:你怎么少见多怪,会一起来旅馆的男女,还有什么没看过?你赶快进去换。

老婆不情愿的拿着内衣裤进入浴室,林教授在她转背换衣服期间赶紧喝一杯水吃几个威而钢然后迫不及待的催:你好了没?

老婆(为难的):怎么知道今天要穿丁字裤,毛也没修,都跑出来难看死了。

林教授:不会啦!穿丁字裤本来就是要露毛才性感,我早看完,我们就早离开。

老婆用大毛巾的包上包下,转头看他,还好没有衣衫不整。老婆羞怯地走出浴室,下摆包着大毛巾,上身穿着紫色马甲内衣。林教授的眼睛一亮,握着老婆的胸部说:你的咪咪至少有C吧?你围着毛巾怎么看丁字裤?

林教授一只手扯下毛巾,另一只手握她的乳房,毛巾一放下,那丁字裤真是小的不能再小,不仅毛露一堆,私处凹痕明显可见,光看这样子,林教授小弟弟就已经立正站好了。

老婆(缩往浴室):你自己说不碰的!

林教授:好啦——好啦——不碰就不碰,别躲了他一面拉握她,一面趁机碰她胸部。老婆乳房非常敏感,一碰丁字裤都湿了。老婆尝试压制她的兴奋,恼怒的说:你再这样我要走了!

林教授见我老婆生气,就坐回床上,看了几分钟,说:我再给你钱,你帮我吹出来好吗?

老婆:不要,都说好了就这样,大家好聚好散。

林教授(叹口气):好吧!都说到这样子了,我最后一个要求,拔一根毛送我。

老婆:什么——哪里的毛?

林教授(比老婆丁字裤):就是那里啊!

老婆(为求早脱身):你真烦,快一点。

林教授:等一下,我自己拔。

他蹲在老婆三角地带猛看,见她的丁字裤湿一大片,知道她性欲激起,手往下一碰,用力的摸了一把,老婆像电击跳起来,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并且开始呻吟。

老婆:哦别!别这样!不要乱碰!

老婆开始挣扎,但林教授捉住她不放开,用他的嘴吻她,老婆闭上眼睛。林教授的嘴巴也乘时吻上她的耳珠,又轻吮她的粉颈,使她全身酥软起来。当老婆警惕少了,一双手轻柔地抚摸,很有经验地依次亲抚她脖颈,然后是肩膀这类次级性感带,撩过她的后背、腰际……每一根神经末捎也是很舒服的。林教授果然是挑情的高手,老婆很快就有感觉了,身体软软的,腿不自觉互相挤压,下面湿得更厉害,老婆:啊……哦……停止……我…忍不住……哦。

林教授知道她的防御开始瓦解了,嘴吻到她的乳房,他用舌头在乳头周边转圈子,老婆兴奋得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林教授的手指拨开丁字裤的边缘,就找到了湿润的洞囗,熟练的分开她的唇瓣,中指一伸就顺利地插进她的阴道里。

老婆的阴道里就充满了大量的淫水,再经他挑逗一下,更是泛滥成灾的湿成一片。林教授熟练而迅速地沿着阴道壁向上搜寻,很快就把中指落在阴道壁上部的G-spot。他很有技巧地旋转着中指,逐渐向阴道上壁施压,一股难以形容的感受马上就刺激着老婆,而且越来越强烈。

林教授把手指一抠,像把钩子般钩住老婆的穴壁,然后有节奏地震动起来。

老婆觉得自己的身体已不再受控制了此刻快感猛冲老婆的大脑,全身酥麻,高潮了!

林教授久历沙场,趁我老婆虚脱无力的时候,便把她放在床上,脱他自己的裤子,然后跨到老婆的腿间,双手扶着她的纤腰,便把早已坚硬阴茎顶在薄薄的丁字裤,来来回回磨擦。

老婆按奈不住的大声呻吟着,身体的反应也相当的快,没多会就再有了高潮。

林教授利用这机会,硬挺的肉棒把老婆丁字裤推挤在旁边,两片阴唇无力地被粗大的肉棒撑开,肉棒就轻而易举地插进老婆湿漉漉的阴道里。还处在高潮中的老婆,在完全没有准备下还未反应过来,最后防线也失守了,玊洁冰清的身体终于被另一个男人占有了。

老婆(这时已经有些无力的说道):噢……不要啊……啊……说好只能看……哦……但林教授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把他的他的17公分肉棒全根的放进老婆湿湿的小穴里。老婆想说不要,但浑身火辣辣的没一点力气,不自觉的紧紧的拥抱着林教授。林教授轻轻的抽动起来。

他不像老公只是来回插弄而是左右上下的摩擦。老婆在床上娇喘起来,达欲仙欲死的景地,情不自禁的挺着屁股,尽可能的打开自己的大腿去迎合他的硬物,让它能更深入的插到她的花心。老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彷佛进入了天堂。

老婆在林教授阴茎的抽插中,感到林教授的手轻轻的托住了她的臀部,并往里用力的顶了顶,身体开始抽搐,一下就扑在她身上不动了。老婆下面感到一阵阵暖流的涌入,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臀部的嫩肉不住地抽动,全身酥麻发抖,再也撑不住了,阵阵淫水便从阴道喷射出来,整个人彷佛虚脱了。

林教授精液填满老婆的阴道,顺着股缝直流而下,连床单都湿成一大片。老婆在高潮平静下来,明白她犯一个大错误,害怕得全身发抖,不知如何是好,泪水都夺框而出。

林教授看见了,温柔亲吻老婆的前额。老婆很快又被林教授深情的热吻给安抚下来,有点迷糊的她不知如何的便和他拥在一起。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