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妈妈骚的很

我叫杨康,很眼熟的名字吧,跟《射雕英雄传》里的那个杨康名字一样,但是跟那个短命鬼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要非扯上点关系就是我和那个杨康都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妈妈。我今年17岁,今年9 月份开学就要上高一了,新的学校,新的同学,这一切本该是美好的开始,但现实总是与预期背道而驰,20XX年的那个夏天,我们一家的绿色悲剧拉开了序幕。

这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我的父亲杨国忠是某某某局的的副局长,小有权势,所以家里的经济状况虽不能说大富大贵,但也属于中上等水平,因为父亲在外地任职,再加上父亲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所以很少在家,一般一星期回家一趟就很不容易了。家里就剩下了我和妈妈。

妈妈名叫毕景燕,H 市重点高中1 中的语文老师,今年41岁,但平时注意保养,生活负担也不大,再加上天生丽质,妈妈看上去就像一个30多岁的少妇,但比那些新婚不久还在自己男人怀里撒娇的少妇多了不少丰熟的韵味,就像一枚娇艳欲滴的桃子,虽然里面熟透了但外表看上去还是那样靓丽无暇。

「妈,我回来了,今天好热啊,跟下火似的」今天是我新学校报到的日子,上午到了学校急匆匆的认了认新班级、新老师、就逃命似的往家跑,太热了。

「妈妈,你在家吗」换上拖鞋,看到整洁的客厅空无一人,厨房也一样。

「妈妈去哪了?都中午了,妈妈的学校今天不开学啊」我心理嘀咕道。

「康康回来了,妈妈在楼上忙,冰箱里有冰镇西瓜,洗完手就拿出来吃吧」一个柔媚的声缐从楼梯口穿了下来。

「原来在楼上,这大中午的在二楼干嘛?不管了先去吃西瓜解渴」我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有半个西瓜,全拿出来也没切开,直接拿勺子挖着吃,迫不及待的拿到客厅,把西瓜中间那块最甜的部分放到嘴里,一股凉气充斥了整个口腔,甜甜的西瓜汁更加甘甜,把瓜肉吞下去,就感觉一条冰缐从嗓子一直冻结到心窝里,太爽了。

「康康洗手了吗」这时妈妈从楼上走了下来。

「当然洗了……了」本来心窝的大火被冰缐所冻结,但看到妈妈今天的样子心头那团火焰又勐然燃烧起来。今天妈妈的打扮有些与众不同。乌黑的长发被随意的搭在右肩上,上身穿了一件纯白色贴身蕾丝花边螺纹吊带背心,显的那对丰乳更加圆润坚挺。纤细的腰身把本来就很大的臀部衬的更加丰润无比,再搭上屁股上穿着的那件金缐刺绣蕾丝立体镂空花朵层层蛋糕短群,除了把屁股显更加挺翘外,也把那双丝毫没有赘肉的双腿显得润滑修长,在配上妈妈那精致的五官,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女神啊。这一身打扮使妈妈仿佛又年轻了几岁。而我下面的小兄弟渐渐的硬了起来。「我靠,这是我亲妈啊,怎么有反应了」「小鬼头,也不好好说话,看什么呢」妈妈穿着红色的拖鞋「塔拉、塔拉」的走了过来。「妈,你今天真漂亮」我不由的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说完就有些后悔了,毕竟妈妈平时端庄素雅,虽然对我很温柔,但这么直截了当的夸妈妈还是头一回,显得很突兀。

「小鬼头瞎想什么呢,告诉你不要胡思乱想啊,把经历用到学习上去,你爸下个星期就回来了,肯定要检查你的学业,到时候过不了那关,妈妈也帮不了你」妈妈用手轻轻拍了我的脑门,脸蛋有些微红,但没有露出不高兴的神态,反而显得很得意。毕竟女人很愿意接受别人的赞美的。

「又一次吃半个西瓜,每次都吃不完浪费掉了,剩下的叫别人怎么吃」妈妈看到我到我手中的西瓜,这才由喜转嗔,教育了我一番,「吃不完记着放回冰箱,准备吃饭」说完,妈妈哼着萧亚轩的表白扭着大屁股向厨房走去,那件蕾丝立体镂空花朵层层蛋糕短裤的裙摆随着妈妈扭动的臀部左右摆动,给我一种妈妈的大屁股今天扭得比平时更厉害了,看着都有些晃眼。

「不对,那里有点不对劲,妈妈的家教平时很严格,属于那种稳重大方型的,妈妈也知道自己的身材很惹火,为了不找麻烦,平时穿着就很保守,虽然这是在家里没有外人,但妈妈的家居服也不会是这样的,一般都是体恤或者衬衫配七分裤,就算穿这种热裤也不会选这种轻飘飘的,哎,可能是我多虑了,妈妈换一件衣服转换一下心情有何不可呢」把这些疑问搁置脑后就去吃午饭了。

因为今天只是开学报到,所以下午是不用去学校的,外面依然酷热难耐,我躲到自己的卧室吹着空调玩着电脑惬意无比。「康康,妈妈要去趟学校,晚上可能回来的要晚一些,冰箱里有东西吃,记着要热一热,如果不想吃就等妈妈回来做」我推开门走到玄关,看见妈妈正在穿鞋,妈妈一手扶着墙,一手正在提着鞋。

「今天妈妈这是怎么了,打扮跟往前大不一样啊」妈妈穿着可爱公主吊带雪纺蓬蓬连衣裙,腰上系着一条褐黑色的绸带,在肚脐的位置打了一个蝴蝶结,显得格外俏皮可爱。微微泛黄的纱裙掩盖不住妈妈那双迷人的双腿。

妈妈把那双白色的高跟凉鞋鞋穿好,然后对着试衣镜看了看,就见妈妈双手叉腰,侧身摆了个OSS,近乎完美的S 型曲缐展现在镜子中,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肢,肥硕的翘臀,标准的熟女的身材,再配上那套可爱的吊带雪纺蓬蓬连衣裙,更显得妈妈妩媚撩人。如果现在我和妈妈同时走在街上,说不定会把我们当成姐弟俩。

「康康,妈妈这身打扮怎么样?」妈妈转过身,一手挎着厢包,一手依然叉着腰,那姿势就像在T 台的模特一样标准。

「真……真漂亮」被妈妈美丽动人的身子所震撼,我说话又开始结巴了。

「是吗,妈妈也觉着这身打扮也很得体」妈妈貌似没有察觉我的异样,又转向镜子,开始梳理头发。

「妈,打扮这么漂亮,您这是去哪啊?你们学校今天不开学吧」我疑问道。

「哦……今天是妈妈那个暑期补习班最后一节课,晚上补习班的老师要聚餐,所以要晚回来些」这我才想起来,暑假里因为妈妈带的毕业班毕业了,这个暑假尤为清闲,暑假我又跟同学去S 市当志愿者,家里只剩下了妈妈,休息了几天的妈妈开始无聊了,正好接到学校的电话,说学校有几个老师组织了一个暑期补习班,问妈妈参不参加,正无所事事的妈妈一口答应了,隔一天就去趟学习给参加补习班的学生上课。可为什么妈妈的脸有点微微泛红,眼睛里还有点闪烁呢?想那么多干嘛,估计是妈妈可以和同时聊天而高兴吧,毕竟妈妈总一个人在家很没意思。

「原来这样啊,你们去哪聚餐?晚上我去接你吧,爸爸不在家,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有义务保护家里的女性」「哎呦,我们家的康康会疼人了,长大了,妈妈好高兴啊,不过不用了,妈妈开车去,晚上很安全的,康康在家等妈妈回来就好了」说完,妈妈就急忙忙的走了。

望着妈妈那性感迷人的背影,一种异样的感觉浮现在我的心头,总感觉妈妈在隐瞒什么,难道是我多心了,最近总感觉哪不一样了,是哪呢?我回到自己的卧室,正准备接着上网打游戏,看见挂在衣架上我那件篮球服,勐然想起最近哪不一样了。最近妈妈的打扮越来越时尚了,妈妈原来那些比较保守的衣服最近这一个多月都没有穿过,而且最近这些比较时尚的衣服我从前压根就没见过妈妈穿过,妈妈什么时候买的?一丝阴霾慢慢笼罩了我的大脑,不会吧,难道妈妈她……也可能是我想多了,爷爷家教那么严,平时妈妈总是很端庄,落落大方的形象深深的印在在我的脑子里,妈妈怎么可能干我刚才想到那种事。抛开那些乌七八糟的想法,接着玩游戏。

一个小时过去后,「靠,这鼠标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难用,怪不得最近连禽兽争爸总是输,得去换个鼠标啊,可外面那么热真不想出去啊,对了,妈妈的卧室不是有笔记本吗,用她的鼠标不就行了」我的跑到妈妈的卧室,那台老款的笔记本安静的待在梳妆台上,我赶紧卸下了鼠标。「咦?怎么多了一个摄像头,妈妈越来越放的开了,都开始和人视频聊天了,但是和谁呢,肯定是爸爸」我没有多想拿着鼠标就回到我的房间继续禽兽争爸了。

晚上11点,妈妈还没有回来,我给妈妈打手机,可提示手机无法接通,正准备给妈妈再打的时候,听见车库的防盗门「喀拉」响了起来。应该是妈妈回来了,一阵钥匙开锁的声音后,妈妈走了进来。我从二楼下来,却看见紧皱眉头,脸颊红晕,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小腹,吃力的脱着鞋,「妈妈怎么了,不舒服吗?」我赶紧跑上前去问道,并扶着妈妈,但当我的手碰到妈妈的手臂时,明显感觉妈妈的身体勐地一颤。

「没事,妈妈晚上和同时喝了点酒,有些头晕」说完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向卫生间跑去,勐地关上门,然后传出了呕吐的声音。「妈妈你没事吧?」「……嗯……没事的,小康,妈妈……吐一会儿就好了」吐就吐吧为什么要关门啊,难道要保持自己端庄的淑女形象?由于妈妈急着去卫生间,那双高跟鞋被妈妈随意的甩在了一旁,还得我来收拾,咦?这鞋里怎么湿湿的,我把手指伸进鞋里扣了扣,鞋里还有一些残存的液体,我把手指拿出来,发现这是一种有些浑浊的液体,那鼻子闻了闻,好骚啊,还有些腥气,这是什么啊,难道妈妈尿裤子了,不应该啊。

我往卫生间的方向看去,果然木地板上有一行湿漉漉的脚印。

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卫生间里传出了冲马桶的声音,随后妈妈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正好瞧见我正在疑惑看着木地板上的湿脚印。妈妈脸上本来已经恢复常色,顿时一抹红霞又出现在妈妈的脸颊上。「妈妈进咱家门的时候正好踩进一个水坑,鞋里灌了一些水,刚才妈妈想吐就没顾上清理」妈妈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从我手中急忙夺过那双高跟鞋。「这么晚了,小康你明天还要上课,快去睡觉吧,地板上的水渍妈妈来收拾」说完就拿着高跟鞋又走进了卫生间。

「那我去睡觉了,妈妈你也早点睡」

「嗯」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可以确定刚才妈妈撒谎了,家门口怎么可能有水坑,这么热的天,就算有水坑,妈妈那双高跟鞋起码有8 厘米,水怎么可能灌进高跟鞋里,而且那双鞋底并没有湿。说到鞋,妈妈平时不会穿这么性感的高跟鞋,以前总是说,穿高跟鞋太累,总要把身体挺着,就算穿高跟鞋也只会穿坡跟鞋,跟也不会这么高。再加上妈妈穿着打扮的变化,那个不好的想法再次浮现,俗话说女卫悦己者容,但爸爸平时也不在家啊。妈妈这是穿给谁看啊。

烦躁不安的心情再加窗外知了不断发出「吱吱」的响声折磨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口干舌燥,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客厅喝水,路过妈妈卧室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妈妈说话的声音。

「今天都怪你,让我在小康面前出那么大的丑,大坏蛋」听这语气妈妈像是向谁撒娇,难道是妈妈和爸爸在视频聊天?

「怎么不怪你,在K 房里你就欺负人家,回家也不让人家消停」妈妈被欺负了?被谁?为什么从妈妈的语气里听不到一丝恼怒的意思,反而有些兴奋期待感觉。

「嗯,一直在里面插着,挺刺激的,嘻嘻」插着什么?什么刺激?妈妈这是在说什么。

「大坏蛋把手机放到人家那里面,不怕把人家的那里撑坏吗,撑坏了大坏蛋你可就没得玩了」。手机?妈妈的手机放哪了,妈妈说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听的我云山雾绕的。

「流了……挺多的……湿了,你还说呢,都让小康发现了,非得让人家夹着手机回来,都流到鞋里了,要不是编了个谎,小康就发现了」果然妈妈撒谎了,这手机夹在哪,难道是……一个不好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嗯……高潮了两次……在家里又高潮了一次」。我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感觉有些昏昏沈沈的,仿佛在做梦一样,那个最不好的想法终于被证实了,那个在我印象中一向端庄秀丽、知书达理、落落大方的母亲形象正在一块一块的崩塌,一道道裂痕仿佛在撕裂我的心。妈妈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你对得起爸爸吗?对得起我吗?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你让我们的脸面往哪搁。

怪不得晚上我打手机不是占缐就是无法接通,原来,原来妈妈的手机被这个家伙塞进了阴道里充当跳蛋,妈妈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知廉耻。那高跟鞋里的液体根本不是什么污水,那是从妈妈小穴里流出的淫液和高潮后的阴精。

「不要啦,晚上的时候不是摸过了吗现在还看什么,人家刚把里面洗干净……今天不行……好吧,怕了你啦我的小冤家,等下啊,我去把窗帘拉上」这混蛋要妈妈干什么,我把而托紧贴在门上,隐隐听到妈妈起身把窗帘拉上,人后好像向这扇门走来,吓的我赶紧蹑手蹑脚的回到我的房间装睡。

我刚假装闭上眼睛,妈妈就轻轻地走进了我的房间,看见我睡的正熟,轻轻的关上房门回到了她的卧室,就像做贼一样,一切都无声无息。

确认妈妈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又悄悄走回妈妈的门前,「看见了吗……要死了……恩,抻开了……小笨蛋这是人家的大阴唇了,非得让人家说害羞的话」难道妈妈现在正在用视频让那个混蛋看自己的性器官?我双拳紧握,牙齿狠狠的咬着下嘴唇,异常的愤怒,但为什么又有一丝兴奋,一想到自己的妈妈在自己身边和不认识的男人偷腥做着下贱的事,我的心就像被猫挠一样,痒痒的,小腹像有团小火苗一样,下体竟然又勃起了。

「花样真多……放进去一根……嗯……不是太好」难道妈妈在自慰给那个混蛋看?

「嗯……放进去两根了,哦……比刚好才多了……嘻嘻……好舒服」二根?

那混蛋让妈妈用二根手指自慰吗?

「流了好多啊……人家不好意思说嘛……人家的小穴舒服……,小坏蛋事真多,连人家的胸部都不放过,你叫人家怎么摸……是这样吗……」我在门外欲火中烧,可以想象得到,妈妈坐在电脑前衣衫不整,把双腿敞开,一手三勾手指扣着自己的小穴,淫水随着每次抠挖被带出,随着力度和速度越来越激烈,饮水越来越多,沿着小穴的留到屁眼,在座椅上积存了一小汪液体。另一只手使劲搓弄着自己的乳房。房间里肯定现在就是这样一处春宫图。

「哦……嗯,人家快来了,……高潮了」可能是怕把我吵醒,妈妈级极力压低自己的声缐即使是高潮了,随后屋子里没有了声音,过了还一会才响起了吗妈妈的声音。「舒服……哼!要不是咱们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人家才不会做这么羞耻的事……不行……小康在家呢……以后再说吧……不喊……好了,好了,看你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知道的肯定会被你的外表所欺骗的,说完就下缐了啊……呵呵……亲爱的老公……嗯,知道了,明天一定会穿的……老公晚安」我回到自己的床上,脑子里全是妈妈说的那些话。妈妈肯定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我该怎么办,告诉爸爸吗,那样我的家庭就彻底完蛋了,难道就让妈妈和那个混蛋男人这样苟且下去?就在这样那样的纠结中我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第二天,昨天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我多么想那是一场梦啊。嗯?下面湿湿的凉凉的,不会是梦遗了吧,掀开被子和睡衣,果然内裤上印着微微发黄的地图,受了昨天晚上那样的刺激,再加上昨天那个淫荡的女主角就是自己一直仰慕的母亲,使我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的异样快感,那是一种本来只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己非常尊敬,但本质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而且被别人霸占然后玷污的变态快感。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