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副校长干



一美丽的女人都容易自恋,妻子的脸色越来越好,精神也比原来好多了,也有了上进心,原来对系里工作不是很在意,现在也开始积极争取,什麽优质课、重点课、重点课题小组、还有汇报演出,节目编排,还有什麽出外开会,总之成了系里的活跃人员。

妻子也开始注重打扮,原来瘦一点的衣服都不喜欢穿,总觉得挺起少妇的乳房,不太好,现在也进场穿着毛衣,显露体型的走来走去。更喜欢跟沈老师一同出去买衣服,晚上也应酬多了起来,为了工作也经常开始加班。

我也一如既往的在外地工作,我想跟妻子摊牌,但是摊牌後会怎麽样?在公司成为笑料,破坏目前的平衡,我不可能像那些工人一样,拔刀相向,我要照顾自己的身份,再说我不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慾望,跟很多的女人做爱,我对家庭也是负责任的。

在无数次的夜里,妻子也成为了我的手淫对象,我想念着她的扭动、她的呻吟、她的颤抖,一次次的射精。

二网上出了艳照门,陈冠希、还有稀?顿,下载了看也很刺激。尤其是张柏芝在《星语心愿》里,是多麽的纯洁,我手下的一个女孩曾经对我说,再看这部电影时,哭得眼泪稀里哗啦,我当时很好奇,有那麽感人麽?

每个男人都有心仪的明星,在想像里,每个明星都已经被各种各样姿势,各种各样的人奸污了千百次,前不久看到消息说日本的仿真人越来越像真人,我想今後恐怕最好的做爱对象就是机器。听说长春已经有人开展明星倒模的地方,让大家满足玩明星的感觉。

看了张柏芝的图片,心里真是非常感谢张柏芝,她活生生的展示了口交、性交,多麽让人激动,多少人因此而手淫,多少人因此到酒店找像张柏芝的女孩,拉动了多少GDP。

我在公司里一次很久喝多了,一位女同事说:「 你知道麽,你非常性感,你是公司多少人的梦中情人」 她红了脸,很高兴,其实要是直接的说,就是「有多少人在梦中把你玩弄、蹂躏」三还是说我的妻子。

在外面的时间很快,到了年底,市场开展的很好,公司又把我调回总部。

我在外面,可以忘记,但是在家里,却怎麽办。

年底将要汇演,妻子担任演出的培训老师,并且自己也有演出节目,更忙了起来。

每次见妻子化好精致的妆,就想操她,似乎总感到妻子要离我而去,感觉多操一回是一回。

一天晚上,妻子指导排练很晚才回来。告诉我,她们的节目恐怕很难评奖,而且她的独唱节目也可能提前,不再压轴,有点闷闷不乐。小雯同我商量明天准备请楚副校长、沈老师吃饭。问我吃什麽好,我说炒菜、海鲜现在都已经吃烦了,明天我们去吃野味吧。

妻子在赴宴前,一直问我穿什麽衣服好看,我说:「 不穿最好看」.她说:

「那我就真不穿了」. 「要是不穿,今天晚上就吃你了」. 「你变态啊,是不是看录影看的,听说日本人就这麽变态。」 妻子走前特意在腋下、脖子上喷洒了一瓶写着法文的香水。

四第二天,楚副校长、沈老师我们在一家不大的小餐馆里,我们点了几个菜,有野猪肉、野鸡肉还有鹿肉,在徵询沈老师的意见时,沈老师看着楚副校长说:

「 我们来个人参炖鹿鞭吧,配点鹿血,你们也补补。」 楚副校长说:「 小沈,你经常吃麽?」 沈老师说:「 楚校长,你竟开玩笑,我很少吃」 「 给你家老郭吃啊」 小雯说。

「 他啊,修仙呢」 沈老师说。

楚副校长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 男人吃熟的,女人吃生的,不过都很滋补。」 沈老师有点暧昧的大笑了起来,妻子也笑了。

楚副校长很豪气,沈老师也是巾帼英雄,两瓶白酒很快就被我们喝完了。在酒桌上,知道楚副校长和沈老师合作开了一家私立学校。

我喝的有点头晕,本来要是42度的酒也应该没事,但是今天我们喝的是52度的洋河蓝色经典,有点不适应。小雯在沈老师的劝说下,也喝了一点。沈老师又要了两杯这里泡的鹿鞭酒。

吃完饭,沈老师说:「 我们一起去唱歌吧,小雯的歌唱得很好!」 沈老师又打电线个女生,沈老师小声告诉我,这两个女生本来就在歌厅兼职。

五夜风送爽,月稀星疏,华灯照亮了这座城市,。

我们来到了一家歌厅,没有大包只有小包,反正人少。点了几样乾果、楚副校长又要了一打啤酒。

第一支歌楚副校长唱,楚副校长有着很好的歌喉,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

唱的人荡气回肠,即使不用麦克风,也没有问题,一听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看起来这个楚校长对於音乐、体育都有着爱好和专长,长得又那麽阳光。

我的妻子献唱一首《永不认输》。

我们便边喝酒,边唱歌,每个人都有点醉眼朦胧,沈老师说我们跳个舞吧。

换上了舞曲音乐,我是做技术的出身,对舞蹈也是一知半解,勉强跟沈老师跳起来。沈老师似乎也有些醉了,高高的胸若有若无的在颤动着。低胸衣领口里看到了裸露的胸脯,高耸的乳房诱人地露出了大半,丰满圆润,确实迷人,肌肤反射着雪白的光在昏暗的包房内异常刺眼,黑色的内衣也可以看见的很清楚。

那边楚副校长和和小雯跳得很好,一个个花样跳了出来,看着小雯像一只小鸟依偎在楚副校长的怀里,我有点朦胧。刚才我跟小雯唱歌,小雯的两个女生在旁边伴着唱。

沈老师说:「 小雯的舞跳的真好」 然後是继续、喝酒,慢慢的随着啤酒不断喝下去,我的困意越来越浓。

沈老师忽然对两个女生说:「 天晚了,你们两个回去吧」.我自告奋勇把他们送到楼下。

到楼下冷风一吹,回来时就走错了房间,推开门正有两个小姐在穿着内衣跳舞。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包房,朦胧中看见小雯正在跟校长对唱。

我却已经醉了,沈老师走过来让我躺在她的腿上,我感到很温暖的一个怀抱,但是自己已经动不了。

我朦胧中看去,小雯正依偎在楚副校长的肩上。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我睁开眼睛,透过沈老师的腋下,好像看见小雯已经跟楚副校长吻在了一起。

迷迷糊糊中被架着上了车,然後就不记得了。

楚副校长说道:「 这样我很舒服,你呢?」 「 别,我老公在旁边呢」 「没事,他醒不了」.可是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有点清醒,眼睛看不清东西,头有些疼,浑身没有力气。

她的身子就在我的旁边被楚副校长压着,楚副校长有着健壮的体魄,跟他一比,我的妻子就是娇小型的女人了。

妻子的上衣已被他揭开,两个乳房被抱紧着,妻子无力的挣扎着,说:「放开我,别把我老公弄醒」. 「我非常喜欢你的香水味,这是上次我送给你的吧!这种香水真好闻,你的底下喷了麽?」 妻子努力地点点头,楚副校长的嘴还是压在妻子的细嫩的脖颈上。

我的妻子有着美丽的脖颈,我经常说你长着费雯丽一样的脖颈,修长、漂亮。女人有几条曲线,一是脖颈、二是腰线、三是臀线、四是胸线,这几种曲线中,脖颈是最优雅的曲线,腰线是最容易让人幻想的曲线;臀线,总是在脱了衣服以後最好看。

他的手探进了小雯丰满的胸脯,推起了乳罩,握住了小雯饱满的乳房。

「 哦」 小雯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偷眼往我这里看过来,细微的摇着头,好像在企求什麽,却不敢大声。但两只大手还是开始揉搓那双已经完全裸露的玉乳。

我知道妻子的乳房非常敏感,甚至比插入阴道还容易让她动情。

套裙已经被掀了起来,充满恐惧的小雯开始感到绝望,因为,身下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被楚副校长从套裙里脱了下来。

妻子开始激烈的挣扎,但是两只胳膊被分别压在两边,小雯回过头去,楚副校长一把把黑色的蕾丝内裤塞在了她的嘴里。

楚副校长又用恶狠狠的语气警告小雯:「 别再使劲动,小心把你老公弄醒!」 她已经泪眼模糊,她一边抽噎一边「 呜呜」 摇摇头又点点头,妻子不再挣扎,楚副校长有用腿顶住小雯的大腿,将她的屁股分开。

小雯「 唔」 了一声,那柔弱乞怜的模样,真的让我想起雨打梨花,古人说得真好。

楚副校长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阴茎,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有着铁石一样的阴茎,那东西雄壮的一如楚副校长的身材,月光下,又长又壮的挺立着。

她竭力地做出一次挣扎,但楚副校长粗鲁地一只手摸进了小雯的下体,把手指塞进了温暖的阴道,往起一托,用力一拉,她痛苦地弯下了腰,臀部抬了起来。

「 呜呜」 堵着的嘴发出哼声,娇柔的嘤咛。

我看着这一切就好像在看电影,又好像在做梦,一切是那麽真实,又是那麽不真实。

小雯紧夹着双腿,她在做出最後的反抗,也许她已经绝望,反抗只是一种本能。

「 你怕操麽?我在你家里已经操了你多少次了,卧室、沙发、书房、厕所还有阳台,对了还有饭桌,怎麽这次害羞了」 我看见小雯一阵轻颤。

「 对了,在你家里哪里都操过你了,就是没在你老公面前操过你,他要是醒了多好!」 突然,小雯急速的「 呜呜」 两声,也张大了嘴巴,那条薄小的内裤从她嘴里掉了下来,我知道那粗大的肉棒刺进了小雯温暖的巢穴。

楚副校长一把将小雯的头扭过来,迅速地吻上了小雯的唇,腰部激烈的奋力挺进,整根粗大的肉棒全部插进了小雯的肉穴。

小雯已经意乱情迷,她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的声音只能是呻吟,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席梦思发出震颤,我的身体也在随着妻子的身体在一下一下跳动。

楚副校长抬起头来,妻子大口大口的喘气,一是嘴被堵得太久,一是胸口被一个壮汉压的上不来气。

楚副校长嘴角露出征服者的笑容,他猛烈的挺动肉棒。

妻子小声的说:「 校长,求你了,我们到别的屋去吧。」 「 你那妙不可言的蜜穴正在吸吮我的龟头,蠕动的淫肉紧紧地包围着我整条的肉棒,这难道不是你内心的深处的期盼?

多麽美妙的夜晚!」 在这个时候,楚副校长还在作诗,做着他的淫诗。

楚副校长的抽插更加有力,更加粗鲁。

「 嗯……嗯……嗯……我……我要被你玩死了……」 小雯知道知道,这个副校长一次次用威胁手段来占有自己的身体,在他身下发出欢快的呻吟是一种羞辱,但她就是没有办法的克制这种快感的冲击,一次次被蹂躏达到高潮。

她感觉男人的阳具在自己的体内一会抽空,一会全部涨满,这种感觉是她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小雯柔韧的腰肢摆动得厉害,快感越来越强了,「 恩……不……不要。」小雯有点慌张,在老公面前要达到高潮,她哀求道:「 哦……不要……求求你……,我下次让你随便玩」 「 下次让我玩你的屁眼」 楚副校长威胁着。小雯点了点头。

楚副校长说:「 抱紧我」 ,小雯照办了。

突然,楚副校长抱紧了小雯的臀部的大腿,一下把她托了起来,小雯完全挂在了楚副校长的身上。幽幽月光下,小雯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绵羊,又像是一只被枪挑着的战利品。

小雯除了嘴里发出呜呜声,已经发不出别的声音。

他还不时挺动一下插在蜜穴里的肉棒,她的臀部较小,托起来就更容易。

楚副校长开始向别的屋子走去,身上的小雯却还在耸动,她颤声哀求道:「轻点,慢点走……噢……慢点啊……」 楚副校长抱着小雯的屁股一下一下托动着,忽然楚副校长说:「 那是你们的结婚照吧,真是漂亮,其实第一次见你我就想操你了!」 伴随着楚副校长的挺动,小雯开始痉挛,强烈的快感麻痹了她的羞耻感,她忘情呻吟,跟着尖叫,小雯浑身颤抖不止。

「 今天我要疯狂的把你蹂躏个够」 ,他们往另外一间卧室走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