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时候玩鬼妹

在加拿大留学了4年,见过世界各地的女孩。曾经迷恋鬼妹,觉得她们长得高佻,身体玲珑浮凸。


然而,当我瞭解到『鬼妹』真实的一面后,我对她们便丧失了兴趣。


以下我将简介一下的我的见闻。


大一的时候,有一个叫Sallie鬼妹经常跟我打招呼。身高180cm的她,比我还高出5cm。


她留着一把金色长发,瓜子脸形,蓝色眼睛,高鼻,两片厚薄适中的红唇。简单的说,就是一位令人眼前一亮的标緻美丽『鬼妹』。


Sallie和我住同一个宿舍大楼的同一楼层,所以平时出出入入,我们经常碰到面。


因为经常碰面并打招呼和说话,半年过去,跟她变得十分熟络,我也觉得对她有一定的瞭解。


可能是我自己多心,我总觉得Sallie对我很热情和友好,觉得她对我有意思。


不过,我是喜欢成熟知性型的女性。Sallie属於活泼开朗型的女仔。
因为她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所以我跟她一直保持着距离。


她好几次约我单独外出,我都拒绝了。


大概她也看出我对她没意思,所以几次约会我败后便没有再约我。


或许是这样,所以她不介意在我的见面露出她的『原形』。


有一次,晚上11点多从图书馆回到宿舍房间,刚打开门就听到叫床声。
我一望去,看到了她。


她和我室友在床上。


我的室友全身赤裸,而她躺在床上,粉红色的衬衫敞开,露出一对雪白的乳房。穿着格仔裙,但内裤己经脱去。


我的室友把她一对修长的双腿高高举起,阴茎已经插进了她的阴道里,正挺着腰,来回的抽插着‥‥‥


我室友是个大胖子,长得也不英俊。我知道Sallie跟他并不是男女朋友,所以我不明白她为何要跟他做爱!


Sallie虽然长得漂亮,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也拒绝过她的单独约会。


我只当她是普通的朋友。所以见到她跟我的室友做爱,我觉得无所谓。只是对她的『随便』有点惊讶而已。


见我进来,他们停止动作。


我的室友有点尴尬,放下了Sallie的双腿,阴茎也拔了出来。但Sallie不以为然,跟我打招呼,就像日常见到面那样打招呼。


我室友放下她的双腿,她的双腿保持着张开,没有合拢。她被抽插得湿淋一片,阴道口半开的性器官完全露暴在我眼前。


我承认自己也不『礼貌』,目光在她的私处停留了几秒才移开。


我跟她打完招呼后,便回床睡觉。


我以为他们见我回来了,会快快的结束。结果不是。


他们继续的享受着性爱。


我听到Sallie叫我的室友替她口交。


我的眼角余光,看到他照着做。


听说外国女仔喜欢剃阴毛,刚才打招呼时,我的目光停留在Sallie的私处几秒钟。我看到她的私处一条阴毛也没有。


她的大阴唇饱满,胀卜卜的。无片小阴唇粉红色的,十分好看。


我的室友把头埋在她的两腿中间,用舌头来回的舔舐她的私处。


被舔舐私处的Sallie发出淫叫声。


淫浪声进入我的耳里,令我难以入睡。


口交了一会儿,他们又开始做。


换了姿势,我的室友躺在下面,Sallie在上面。


他们剧烈的搞着,床震响个不停,Sallie不断的淫叫和喘息。


我实在没法入睡,於是,我起身随便拿起一本书,跟他们说要去温习室看书。然后离开房间,剩他们两人在里面继续享受性爱。


我来到温习室,看见几个同学。


他们看出我不太高兴,问我发生了甚么事?


於是我跟他们说,Sallie在我的房间里跟我的室友做爱。


他们不是情侣,对在我的面前做爱。完全当我不存在!


我以为他们听到后会吃惊,怎知没有!


他们还说,这很常见。


他们说,不是情侣也可做爱,这叫『炮友』。


我说,就算是『炮友』,见我回来了,也应该尽快完事,但他们却继续干,而且愈干愈起劲!


他们听到后都笑起来。


其中一个对我说,你也可以找一个『炮友』回房间里做爱呀!


我在温习室里等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回去。


我心里想,大概应该结束了吧!


回到房间,果然结束了。Sallie穿好了衣服。


她跟我打招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一时冲动,跟她说,有教养的女仔不会在别人面前做爱。只有妓女才会!
她听到后,脸色变得很难看。於是,我估计她以后会有所收歛.


她走后,我跟我的室友说,不要再有下一次。


我以Sallie有所收歛,结果不是。


过了一个星期,在学校餐厅吃饭时,听到坐在旁边的两个同学一边吃一边聊。我听到他们竟然在聊Sallie的事。


其中一个男生说,昨晚跟Sallie搞了,不只他一个男生搞她,一共三个男生搞她。4P!


他说Sallie很喜欢男生跟她口交。而她替男生口交技巧很好。也不介意吞食男人的精液。


听到Sallie吞食男人精液,我开始有点反胃。


男生说,他借了一个同学一本书,看完后昨晚去找他,还书给他。


他是和另一个男同学一起去的。


他没料到那位同学在房间里跟Sallie在床上做爱。


Sallie原本是一对一的。男生和另一个同学来到后,Sallie问他们想不想加入。


两个男生说好。於是,便由原本的一对一,变成一对三。


男生说Sallie的乳头和私处都是粉红色的,很漂亮。


她喜欢后插式,昨晚她趴在床上,抬起屁股,让他们三个男生一个接一个的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进行抽插!


Sallie是个精力旺盛的女生,他们三个男生对她一个,到最后,他们都累倒了。Sallie已经来了好几次高潮,但看上去她还是意犹未尽。
他们的说话,听到我食欲消失。没吃完饭便走了。


像Sallie这种鬼妹,令我反胃的不是她们多么放荡,而是她们平时都是淑女,而在她们想要的时候,张开双腿便变成『妓女』,变成『公厕』,任男人插入。


而事后又变回淑女。这才是令我噁心的。


后来我跟Victoria说起这件事。她是我的另一个女同学。她留着一把长长的金发,样子漂亮。


Victoria跟我说,不要因为一个女孩醉酒后的行为而叫她妓女。
我说,Sallie没喝酒,她跟我室友做爱时很清醒。干完那事后她还跟我打招呼。


Victoria听完后,耸了一下肩头,没说什么。


我从她的反应当中,看出她是觉得我的反应太过强烈了,没这个必要。在她眼里,不正常的不是Sallie,而是我!


过了一段时间,我跟几个同学去了一个party。


Victoria和她的男朋友也有去这个party。


Victoria的男朋友我也认识,我们坐在一张长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Victoria男朋友的手总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而她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比较让我受不了的是其他同学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他们都是我大学里的同学。而且我学习比较好,平时都是跟相对上进的人交流。


Victoria和她的男朋友还属於好孩子的那一类。


我我所读的不是野鸡大学,虽然不是哈佛、牛津之流,但我的大学也名列世界前百。


加拿大的风气也属於保守的(相对美国而言)。


而我所读的大学属规模小的。小规模的学校男女关系没有大的学校乱。
因为大的学校干完事后谁也不认识谁,所以一夜情非常常见,尤其是美国。
过去我也曾迷恋鬼妹,现在是全无兴致了。


鬼妹和鬼佬都是大学的时候疯狂玩,然后等老了,玩不动了,就转成好女人和好男人,然后成家了。


这个在国外是常识。所以那些娶了鬼妹的中国男,真不知道有啥好高兴的,除非他本人也是那种疯玩的。


不然娶一个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上过床的婊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