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被精液浸儒的学生美少女】

假阳具挡住小柔体内精液加上淫水的流出,把男生们的精液全都留在小柔的子宫裡。本来已经有点累的男生们见到小柔挺著微凸的肚子,阴道裡又有假阳具挡著,不禁又兴奋了起来,有的比较快恢复精力的已经用眼神问小刚可不可以再让他们干一次,小刚当然看得出来,不过他只是
摇摇头,说道:
「别急!今天才刚开学的第一天,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时间来好好的干这臭婊子,放心吧!」
男生们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想到以后还有很多机会来干小柔,这才纷纷向兄弟俩告别,依依不捨的看小柔一眼,才走出社办离去。
「好拉~也该回家拉!快起来吧~别在地上装死!」小刚站起身来对著小柔说道。
小柔挣扎著从地上爬起来,才刚想要把那条sm内裤脱下来,小刚却阻止了她。
「不用脱~你要穿著那条内裤!」小刚阻止小柔把内裤脱下。
「咦...?但、但是这样我根本......根本不能走路阿......」
小刚不管她,拉著小柔就往外走。这一段短短的回家的路,可能是小柔走过最难堪的一段,小柔感到每
走一步,阴道裡的假阳具就乱顶一次,好像一边走路一边被强姦一般,顶的小柔喘息连连,才走了短短
10分鐘,小柔已经高潮了2次,体内的精液还一直从阴道的隙缝中缓缓渗出,弄得小柔大腿整个黏腻腻的,非常不舒服。加上路上的人显然对一个肚子涨起,脸上还犯著潮红的美少女很有兴趣,每个经过
的男人都在交头接耳,有的甚至还满脸淫笑,使得小柔非常羞耻。走到公车站牌,小柔觉得自己好像快
虚脱了一样。
不久之后,公车总算来了,不过整辆公车裡挤的跟沙丁鱼似的,小柔只好勉强挤在角落一群男人旁边。
公车门一关上,小柔就感觉到有一隻手摸上了自己的屁股,小柔直觉认為遇到了色狼,小柔看向小刚他
们,却发现他们在前面,只有自己被挤到了后面的角落,小柔著急的用手想去拨开那人的手,但是却手
却被抓住,被强迫去摸另一个男人的肉棒,小柔赶紧想把手抽回来,但是却怎麼样也无法做到,男人的
力气太大了。没多久,一双手就从她水手服的下摆伸进去,直接握住她没有任何阻隔的一对大奶子,开
始搓揉。
在屁股上的那一隻手已经伸尽裙子裡面,正在抚摸黏腻的大腿内侧。
「小淫娃,下面怎麼流这麼多水阿~还这麼黏,看来你那大肚子装的......是不是男人的精液阿~」男人
在小柔耳边对她说这羞耻的话,说到精液时还特别大声一点,让其他男人都听到,小柔只有羞耻的低下
头。其他男人也猜到小柔微凸的肚子裡装的是什麼,更肆无忌惮地在小柔身上上下其手。突然,小柔发
现他手上的那根肉棒变的很烫,然后手上就多了一股又黏又热的液体,原来是阿个男人忍不住射精了,
甚至射到小柔的短裙上,然后小柔的手又被拉去别根涨硬的阳具,此时那个在抚摸她大腿内侧的男人,
更大胆的把手伸进小柔那条sm内裤裡,赫然发现裡面有一根条状物正塞进小柔的阴道中﹔
「原来是骚穴塞了一根这麼粗的南傍国阿~难怪那些精液都流不出来,看来你很享受这种被灌满精液的感
觉嘛~」
「不......我......嗯~~没......没有......喔~喔~不要弄......嗯......不要弄它阿阿......」
男人把那根南傍国露出阴道的部分扣著,然后开始乱搞,一会儿把它拔出来,一会儿又重重的塞进去,甚
至顶到子宫,一会儿又绕圈,一会儿把南傍国转来转去,弄得小柔呻吟连连,一路上高潮了好几次,直到
到站的时候,小柔根本就已经完全动不了了,还是小刚来把她拉下车,不然她就不知道什麼时候才能下
车了。
一回到兄弟俩家中,小柔在玄关就像再也站不住一般地跌跪在地上,肚子明显小了一些,因為被那男人
玩弄那根南傍国时,精液也流掉不少了,小柔的短裙已经完全被精液浸湿了,其中不乏公车上的男人射在
她身上的精液,小刚把小柔的短裙翻起来,将内裤上的绑带轻轻扯掉,然后慢慢将南傍国从小柔体内拔出
来。
「嗯......喔~喔~......阿......阿阿......嗯喔~~呜......嗯嗯~~」
拔出来之后,浓浓的精液大量从阴道口洩出,玄关的地板湿了一大片。小柔眼睛迷濛,无力的看向小刚,
她不知道这场恶梦还要什麼时候才会结束......
「咕噥......呜......呣呣......喔~阿阿~呜......等......呣......等一下......咕~呜呜......」
放学后的校园静得一踏糊涂,不过在校园某一角的社团教室内,却隐隐传出女生的娇喘、呻吟声,还有时候会发出的一些谈话声、笑声。这几天来,小柔每天放学都被迫留下来供班上男生们做一天上课下来
的洩欲器,今天也不例外,一放学,男生们便簇拥著小刚两兄弟全部挤入小小的社团教室,过两分鐘后,
小柔依照小正的命令乖乖的走进社团办公室,等不及的男生们两三下就把小柔脱光,只剩下被改的仅能
勉强遮住屁股的短裙,然后就开始像禽兽般轮姦小柔。
此时的小柔正努力弯著腰,一手握著面前男生的粗大阳具,用小小的嘴把整个阳具吞进去,直顶到喉咙
深处為止。小柔后面也站著一个男生,抓住小柔白纤细腰,将阳具插入小柔阴道内用力摆腰抽插,小柔
的小嘴旁缝隙此刻不断渗出不知道是精液还是口水的液体,而两条流满了精液的腿,也因為数次的高潮
而不断的颤抖著,要不是后面有人顶著阳具抽插,小柔早就软倒在地上了。小柔身旁两个刚在她体内灌
入精液的男生还意犹未尽的一左一右玩弄著小柔的奶子,其他男生都坐在一旁休息聊天,有的甚至打起
瞌睡来了。小柔面前那个男生突然低吼一声,小柔感觉嘴裡多了一股腥臭的液体,像是绝望似的将它吞
下,此时小柔感觉身后男生的抽插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又射了~~」男生喊了一声,就把精液全
部射进小柔体内,然后又套弄了几下,才将软掉的阳具拔出来,双手放掉小柔的纤腰,失去支撑的小柔
整个人趴了下去,好像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一样。小雷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7点半了,他们连续干了
小柔3个鐘头,开口说:
「好了~同学们!今天就到这裡吧~把她操坏以后就没得操萝!」
男生们反正也都累了,就作鸟兽散,留下两兄弟和小柔。小刚蹲下身看著倒在地上的小柔,伸手往她的
淫穴,一边抠著小柔满是精液、合不起来的阴唇,一边对她说:
「看你!臭死了!全身都是精液,我们可不敢动你!还不快爬起来穿上衣服回去洗澡了!」
本来已经无力的身体忠诚地执行小刚的命令,站了起来穿起衣服,而小柔很明显还处在意识不清的状
态。回到家之后,兄弟俩发现老爸已经回到家在客厅看电视,就带著浑身精液的小柔进了客厅。
「嘿~你们怎麼把她操成这个样子阿!看他多脏!去去去!快带她去洗澡!」
父子三个带小柔进浴室,脱光小柔的衣服,也脱光了自己的,不久浴室裡就传出了淫靡的声音。男人把
冲过水全身溼透的小柔抱起来,把小柔的一双腿分别搭在自己的肩上,然后把小柔紧紧压在墙上,小柔
的大腿几乎要跟自己的肩膀密合了,接著男人把阳具对準小柔的嫩穴,一个用力就整个刺了进去,「阿
~」小柔感觉小穴裡涨得满满的,男人一口气就顶到深处,由於大腿整个张开病贴住身体的关系,男
人的阳具一下便顶到小柔的子宫,小柔顿时像触电般抖了一下,然后发现男人的阳具竟然还有许多在小
穴外,小柔吓了一跳,如果整根插到底的话,大概会被刺穿吧。正在想的时候,男人突然开始抽插了,
每一下抽插都把阳具拔出到阴唇外,再用力的刺进去,由於抽插的速度又快,小柔感觉男人每一次插入
都狠狠地撞击子宫壁,小柔马上乱叫了起来:
「阿~阿阿~喔......太......太深了~~快被刺穿了阿阿~~~叔叔......轻点......喔~~恩恩......」
「嘿~嘿~怎麼样~小柔!用、用这种姿势干你~是不是、很爽阿~~呼、呼!」
「不......不行了~~恩喔~~快......快去了~~阿阿阿阿~~~」
由於g点被不断撞击的刺激,小柔很快就上高潮了,不过男人才刚开始,
「叔......叔叔,我、我真的不行了......喔~您、您饶过我......喔喔~要穿过去了!穿过去了阿~」
「喔~喔~要死了......呜呜~恩......叔叔......会死、我会死掉阿~~~」
「阿、阿!恩恩~~~要......又要去了~~喔喔~~~快去了~~~恩恩~~」
小柔要到第二次高潮的时候,男人把阳具拔出来,竟就不在插进去了,只在小柔的阴道口画圆慢慢磨著,
小柔顿时感到下体失去了满足感,开口喊著:
「咦......咦!?不要......不要......恩~~怎麼......。」
小柔意识到即将说出口的话会淫靡不堪,於是只发出一些抗议的呻吟,
「恩?小柔阿~什麼东西不要阿~?原来你不要我再继续干你阿~那就算萝~」
男人做势想把小柔放下来,但是差一点到高潮的小柔已经受不了了,她顾不了出口的话会有多淫荡,
「阿阿~~叔叔~不要拔出来......不要拔出来~~快......快插我~~我快受不了了~~」
「小淫娃~真不知道老高是怎麼教你的,竟然教出一个淫荡的小娃儿~~」
「小淫娃~你要什麼东西阿?插进去~~?要插哪裡阿~你要说清楚嘛~不然我可不知道!」
此时的小柔已经顾不得羞耻了,他大声喊道:
「叔......叔叔~我要你的......你的大鸡巴~插进、插进小柔的小淫穴阿阿阿~~~」
待在旁边看的两兄弟根本没想到这麼淫荡的话竟然会从小柔口中说出来,心中很是佩服老爸的手段,这
时男人也再一次将阳具狠狠刺了进去,弄得小柔又开始淫叫起来。
「阿~~阿阿~~恩......阿、阿、喔~~好、好满......恩~~」
「你这小淫娃......干死你!干死你......喔~~太棒了......要射了!都给你灌进去~~」
「阿~~阿阿......烫......喔喔~呜喔喔~~~」
男人把精液全都灌进去小柔的阴道内,小柔被射得身体一颤,高潮也随之而来。男人把小柔放下到地上,
一旁忍不住的小刚马上就扑了上去,小柔的高潮餘韵还未完全消退,阴道裡又有一根大鸡巴在抽动了。
小柔扶著身上面正在操著自己小穴的小刚的腰,头被小正扭到左边用嘴帮他吸阳具,胸前一对奶子则让
刚灌完浆的男人把玩。
「呜呜......不......呜~~让......呜~让我休息一下......喔呜~~」
小柔不断鬆开嘴裡的阳具向小刚求著,不过小刚似乎完全没听见似的,对著小柔疯狂的抽插。男人双手
握著小柔一对大奶子使劲地左搓右揉,小柔的一双大奶子在他的手中不断变换成各种形状。这样的淫糜
情景维持了二十分鐘左右,小刚也射精了,他同样是将龟头抵住小柔的子宫口,将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
喷入她子宫裡。他爬起来后,三人换位,再继续下一个循环......
整个晚上浴室裡不断传出女人的呻吟和「噗滋噗滋」的水声,已记不清楚被他们三人射过多少次精,小
柔也数不清楚自己到底去了几多次,此时小穴被他们操到又红又肿,没有了知觉,阴道口张得开开的,
怎麼样都合不拢,小穴裡的嫩肉这时也被男人干的带进带出,还不断夹带出混浊浓稠的液体,嘴也因為
吸三个男人的阳具而吸到麻木,小刚和小正早已累得坐在一旁,用著敬佩的眼光看著已经射在小柔体内
4次的男人,又在小柔小穴裡狂抽著,而小柔已经剩下微不可闻的喘息呻吟声,没多久,男人低吼一声
「又射了~」小柔彷彿已经绝望了,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男人将双手一放,让小柔倒
在地上。这时她已被轮姦到筋疲力竭,连话都说不出来,像死了一样瘫躺在浴室的地上,源源不绝的精
液由她阴道及嘴角不断地汩汩渗出,整个浴室充满了淫靡的味道。
x的!最近的小孩子越来越没有公德心了,连饮料翻倒也不弄乾净!」学校的警卫兼工友
张大山一边蹲在刚上完课的音乐教室擦著翻倒的饮料一边小声抱怨著,他不经意地发现乐器
室裡还有学生的说话声,正想过去骂他们发洩一下时,偷听到了让大山感兴趣的谈话:
「嘿~那个高筱柔真是太棒了!这麼多人每天干她的嫩穴还是那麼紧......现在都超期待每天的
放学~!」
「还不多亏了小刚他们兄弟俩的催眠,才能让高筱柔这麼听话!」
「恩阿!竟然能催眠到让高筱柔?驯尼O人的话!」
「嘘!小声点......小刚说过不要让除了同学之外的别人知道这个秘密的!」
「安拉~大家都走了!这边只有我们两个留下来收?鱆沪?擖耵I」
两人收拾完走出去之后,完全没看到躲在一旁的大山,正在心裡计划著要怎麼蹂躪那完全听话的美少女......
按照惯例,小柔在放学后被男同学们轮流洩欲灌浆,而小刚现在也习惯性的把那条带有假阳
具的情趣内裤丢给被轮姦过后软倒在地上的小柔穿上,要小柔自己走去做公车回小刚家,两
兄弟则是让男同学们轮流招待一顿晚餐才回去。小柔举步维艰地走过空无一人的办公大楼穿
堂,此时却被一个男人叫住了。
「高筱柔!!你是高筱柔吧~过来一下!」
小柔转头看去,原来是警卫大山,原本不想去理睬他,不过身体却不自主的走了过去。大山
把小柔带到了警卫室,倒了一杯茶给小柔,这才盘腿坐下,心裡想著她果然听自己的话来了,
看来那两个同学没有虎滥,不过还是装著正经地对小柔说:
「这麼晚了你怎麼还不回去,留在学校裡作什麼?」
「是......今天刚好是社团活动,所以才留这麼久,非常对不起,我这就回去......」
小柔说完起身就想走,不过大山拦住了她。
「等等~别那麼急嘛~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谈谈呢......」
小刚和小正回到家后,没有看到小柔,心裡有些奇怪,平常这个时候都应该已经依照命令回
到家了,怎麼今天还没回来?
「大概是公车误点吧......哥哥。」小正对著小刚说道,两兄弟也只好先进屋内看电视等了。
学校警卫室的茶几上,那杯倒给小柔的茶翻倒在上面,弄湿了一大片的茶几。
「喔......呜......别弄......警卫先生~~喔喔~~~顶到底了......阿阿~~」
「你们是什麼社团阿~嘿~怎麼社团活动还要装这玩意儿?」
小柔此时正躺在地上,面露痛苦的表情,大山面对小柔坐著,把小柔2隻纤细的玉腿伸直分
别夹在大山两边的腋下,大山则是把自己的一隻脚顶住小柔的下体,顶在情趣内裤的假阳具上,
然后慢慢用力顶著那根假阳具。
「喔......。喔喔喔......到底了......别......停手阿~不、不要弄......欧~~~」
大山越来越用力,一直顶到无法在前进半分的位置。
「阿阿......顶到......顶到底了阿~~~子宫......欧~~中了......不行......欧欧~~~」
小柔被顶得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突然小柔感觉子宫一鬆,才刚鬆
一口气时,假阳具又用力的顶入了子宫,原来是大山又想出更变态的方法,把脚伸回一点,
在用力顶进去。
「阿阿~~~痛......不、不能这样......欧欧~~会被刺进去......会穿过去阿~~欧阿阿
~~」
子宫连续的被强力撞击的快感,加上大山刻意的技巧性的迴旋,小柔很快就觉得快感袭身,
「阿~~阿阿~~欧欧......要、要去了~~阿阿~~去了阿阿阿阿~~~~~~~~~~
~」
小柔一阵狂叫之后就高潮了,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眼神迷濛的望向天花板,洩出的淫水湿
了一大片地板。大山上前把小柔的双腿张开,解开情趣内裤旁的蝴蝶结,慢慢地从小柔湿得
一踏糊涂的阴道抽出假阳具,又弄得小柔一阵低声淫叫。
「嘖嘖,洩了这麼多,看来是个淫荡的女娃儿呢!刚刚老子让你爽了,现在也该你来服侍老
子了吧!」
大山把小柔拉起来,掏出硬挺已久,又粗又臭的肉棒,在小柔柔嫩的小嘴唇上摩擦,要小柔
张开嘴巴把肉棒吞进去,小柔才把嘴张开一点点,大山就迫不急待把阳具给塞进去做活塞运
动。
「唔......等......呜......等一下~~咕呜......嘶~~咕恩......咕呜呜~~~」
大山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粗大的阳具每次顶都顶到小柔的喉咙,让小柔差点不能呼吸,
还好大山抽插了几下让小柔的口水滋润自己的阳具之后,就把阳具给拔了出来,把小柔推倒
在地上,将小柔的双腿高举过肩,然后充份运用腰部的力,把阳具大幅度地抽插,每一次抽
出都把被淫水湿透了的阴道内壁抽了一点出来,而淫水更溅得满地都是;每一次推进都顶得
她的子宫口又麻又痛。
「阿、阿......放过我......欧~~不行......阿喔......太用力了......插得好深阿阿阿~~
~」
「妈的果然是骚货,随便干就叫成这样子!」
大山狂干了10几分鐘后,突然,他用力抓紧了小柔的大腿,下身用力地把肉棒全部挤进了
小柔的身体裡,没有再往外抽,小柔感到塞满自己阴道的阳具一颤一颤地在抖动了好长一段
时间,大山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子宫裡,小柔感觉子宫壁一烫,高潮也随之而来:
「阿阿~警卫先生你......你射在裡面......欧~~不行了~~阿阿阿阿阿~~~~~~~」
大山灌完浆后又抽插了几下,这才将阳具拔了出来,大山的精液和小柔的淫水混在一起从小
穴口缓缓流出,弄得小柔的下身一片狼籍。
小刚看著墙上的时鐘,都已经8点了,小柔竟然还没有回来,两人开始担心了起来,但是怎
麼想也不知道被命令回家的小柔会到哪裡去,只能坐在沙发上等著,而小正则是打电话问同
学们有没有人将她带回去。
「欧!欧~让、让我回去吧......呜欧欧~~好深阿......这样子......更深了~欧欧~~」
晚上8点的教学大楼裡,警卫大山正出来做例行巡逻,与平常不同的是,大山身上多了一个
人,大山把小柔抱起来,裸露著下体将阳具再次插入小柔饱受摧残的小穴裡,此时小柔全身
上下只剩下一条水手服短裙,不过早已被大山往上拉到了腰部以上,使得小柔能完全看到自
己的小穴紧紧咬住大山的阳具交合的情形,不过她已经顾不得害羞了,她的双手环扣住大山
的脖子,双脚则是环扣在腰部,大山抱著她的大屁股不断用力推,这个姿势让大山的肉棒更
深入小柔的阴道裡,小柔壁起眼睛浪叫求饶,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就这样巡
视了几间教室之后,饶是大山也有些不支了,就在这排的最后一间教室的桌子上把小柔放下,
然后把小柔的双脚往上推到膝盖几乎完全贴住一双大奶子,然后就整个人压到小柔上方继续
抽插,小柔被压得双脚生痛:
「欧、欧......痛、痛阿~~别......饶了我阿~~~欧、欧、不要......恩阿阿~~~~」
大山完全不管她痛苦的求饶,依旧是猛力进攻著小柔的下体。
晚上9点多了,小刚和小正还是完全没有小柔的消息,正想要不要报警时,电话响起了,小
正马上衝去接起来。
「喂、喂......欧~我是、是小柔......阿阿~~等等......喔、喔喔......会死阿......欧......」
「小柔!你在哪裡?你怎麼了?是谁把你给带走的?」
「我......欧、欧......我在......朋友家~阿......别、别担心......欧欧~~先停......呜......」
小正一听就知道有人正在姦淫小柔,顿时怒气大升,急忙连问小柔到底在哪。
「不、......欧~~我、我在朋友家......阿阿~~阿......不、不行了......欧、欧~~」
小柔叫完大山就把电话给掛了,小柔正趴在教职员办公室的桌子上,大山则抱住小柔的腰从
后面狂操著小柔的小穴。小柔也记不住这是今晚第几次的高潮了,只是后面的大山还没有要
停止的跡像,大山这一次已经是灌了小柔第3次浆,又继续姦淫小柔。
「嘿嘿~我想那两兄弟现在一定气的半死吧~不过他们可不知道我们在学校裡阿~」
「放、放过我吧......欧欧~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喔阿~我快受不、受不了了......阿欧
欧~~」
「那可不行阿~呼~~我今晚可是一定要把你给干死,何况我休息的时候你也休息够了吧~
哈哈!」
太久没动过女人的大山,一得到小柔这美少女哪捨得休息,连续3次射精到勃起的间隔每一
次都不到5分鐘,这5分鐘小柔也根本没休息,大山在这5分鐘都用手指代替阳具抽插小柔
的小穴,根本不让小柔有喘息的时间,一勃起就又马上进入,只得整晚不断呻吟求饶。
「喔喔~~好棒!要射了~射你第4次~哈哈~準备帮我生小孩吧!」
「不、不要~我......我不要帮你......生小孩阿阿~~烫......欧欧~~不要射进去阿~~~」
大山哪裡管她,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直接喷入小柔的子宫内,射得小柔全身一颤,又丢了一次。
小柔一动也不动趴在桌上喘息,刚刚灌进去的精液缓缓流出,沿著大腿往脚下滑去。
(没有力气了......要休息......)这样的念头只出现了几秒鐘,大山就又把中指和食指併住
插进去小柔红肿的小穴裡抽插。
「恩......拜託~让我休息一下吧......恩......真的会死掉的~呜......又开始了......欧欧
~~」
大山一隻手伸到趴在桌上的小柔胸前,把小柔稍稍扶起来,开始玩弄小柔的大奶子,一会而
用食指和拇指搓磨著奶头,一会而又整个奶子抓著乱揉。
「别......别这麼用力......奶、奶子会痛阿~欧~~呜呜......唔......阿阿......」
听著小柔淫荡的浪叫,很快的大山的肉棒又坚挺了起来,肉棒一对準小穴就再一次刺了进去,
小柔已经完全没有半点力气抵抗了,只有任由他进入,而大山又把小柔抱起来一边走一边干。
「欧~欧~阿阿阿......。唔......恩喔~恩阿阿~~欧欧......阿......」
大山的阳具从小柔小穴中带出来的淫水和精液不断的溅到地上,一路上隐隐约约留下一条水
痕,等到大山把小柔再一次抱回警卫室的时候,小柔感觉全身好像快虚脱了,大山浆小柔缓
缓放倒在塌塌米地上,阳具从来没有离开过小柔的阴道,他将小柔侧身转过,让小柔侧躺在
地上,小柔不知道大山要干麻,也没有力气阻止他,就任凭他翻动,大山将小柔修长右腿的
掛在自己的肩上﹐身体则是坐在小柔左腿上,然后压下去继续抽插做著活塞运动,小柔右腿
被压的发酸,而小穴则是不断传来快感:
「阿......别太用力......压得......痛阿~欧欧......欧......不行了......痛......欧阿阿~~~」
大山只是一直干著﹐完全没有理会小柔的淫叫,小小的警卫室不断迴响著噗滋噗滋的水
声和少女的喘息淫叫声,大概再抽个百来下后,小柔好像也快高潮了: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欧......不行了......啊啊~~快......欧
欧欧......。求......求你......。啊啊~~啊啊啊~~~」
「欧~不管干几次还是这麼爽......我又要射萝~全部都给你~~~唔~~~」
「欧啊啊......不行......射在裡......裡面......恩啊啊......。不行了......欧欧~~阿阿~」
大山又把满满的精液灌进小柔的阴道裡,小柔子宫一烫的也同时到了高潮,直接就在地上喘
息,连大开的双腿都没有力气合上,还能清楚地看到精液不断倒流出来。大山趴到小柔身上,
一边享受小柔柔软的奶子,用嘴巴又吸又舔,一边用手指又挖又插著小柔的小穴,可怜的小
柔直觉大山又要干自己第六次,但是自己已经没有丝毫力气抵抗了,正当大山又回过气来,
抓住小柔的双腿对準小穴又要直接一捅而入的时候,大山突然感觉腰部一痛,整个人就半飞
了起来跌到一旁,只见小刚小正两兄弟目光如炬,一人手上都有一把路上检来的铁棍,然后
警卫室连续好几十分鐘不断传出哀嚎......原来当小
柔打电话给小正的时候,小刚注意到家裡电话的来电显示器显示是学校的号码,知道小柔还
在学校,马上就赶了过来,当大山被打的惨不忍睹,小正才来扶起小柔,小柔看到两兄弟后,
心裡一鬆就开始哭了起来,没多久就累得睡著了。隔天上课的时候,校内不断谣传警卫大山
不知道去惹到什麼仇家,被打到昏迷不醒,连阳具都被打歪了,看来是丧失了生育能力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