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援交的学生会长】

. .」
这种话如果是某个气血方刚的少年,或是窑姐说出来,那可能并不会让人觉
得意外。
但是,如果这个人是某所贵族中学的学生会长,还是个靓丽高挑的少女,那
就会让人觉得十分意外了。
茉莉,某个大财阀的独生女,从小原本过着锦衣玉食的单纯生活,直到在她
十二岁那年,她半夜起来尿尿,无意间撞见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贴身女仆,正在
厕所里发生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老爷,不要,我不行了,老爷,求求您,放过我吧。 . .」
「嘿嘿,你这小骚逼,我可看上你太久了」
自己一向威严的父亲。和自己一直当做姐姐般对待的女仆。正在厕所里疯狂
的做爱。
那是她第1 次看见男人的肉棒。可能是茉莉的家族遗传着关于性的强大的基
因。她的父亲的肉棒在她今后的日子看来只能算是一个入门的标准。我对于普通
人来讲,那粗大的肉棒几乎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可能企及的尺寸。更不用说
那紫红色的龟头和那泛着粉色的傍身。无论是从体积上还是从色彩上,都堪称完
美。
而作为她们家的女仆,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普通的人物。后来茉莉才知道,所
有的女仆在入职之前都会做全裸检查。必须是处女,必须是天生的,白虎乳头也
必须是天生的粉嫩。虽然听起来条件十分严苛,但是只要有钱这些都不是问题。
所以茉莉关于性的初次记忆,便是自己父亲那亲人的肉棒,与自己的女仆那
粉嫩的小穴之间的交合的故事。那一晚12岁的茉莉便迎来了自己第1 次的高潮和
失禁。当然这一切都是她躲回房间之后发生的。第2 天等女仆来叫茉莉起床时,
发现到床上的水痕。身为女仆,她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只不过她并不方便
过问自己的大小姐。她只是悄悄的在茉莉的枕头下放上了一些初级的注入跳蛋之
类的自慰器,然后留下了字条告诉大小姐自己愿意教大小姐一些快乐的源泉。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大小姐与女仆之间的愉快的交合,不过对于茉莉来讲,女
仆无论如何也无法带给她真实的快乐。她仍然渴望着能够像女仆一样被粗大的肉
棒干着。
所以带着这样的期待,等到茉莉升入初中之后,她便开始尝试与各种各样的
人交合。有同学,有老师,甚至连学校的保安都成了她交配的对象。
大家都知道这个小小的淫荡的姑娘的身份,所以也都乖乖的不敢声张,毕竟
一旦说出去等待自己的肯定是灭门的下场。
但是等到茉莉进入高中之后,似乎她的父亲对她的未来更上心了。毕竟家族
还是需要一个继承人的,哪怕是一个女孩子也需要担负起这份责任。所以茉莉的
父亲为她选择了管理最严格的高中。
虽然茉莉曾经痴迷于性交,但也许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高潮,所以刺激了让
她的大脑,让她变得十分的聪明,不需要怎么努力,也能有十分优异的成绩。再
加上雌激素的不断分泌,让她的身材外貌,几乎各方面都堪称完美。
再加上她那显赫的家世,她入学第1 天就在学生会长的竞选上轻松的获胜。
不过竞选胜利的喜悦并不能带给她任何幸福感。因为从入校到现在是全程封
闭的管理,她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找到机会和人做爱了。
我已经一个星期都没做爱了。
茉莉趁着自由活动课程的时间,一个人躲到厕所里盖上马桶的盖子,掏出自
己准备许久的假阳具。嗡嗡嗡的声音在厕所的隔间里回荡着。茉莉把假阳具慢慢
的塞到嘴里,舔试着吞吐着手指,撩起自己的裙子夹住了自己的阴蒂,来回的揉
搓着。
假阳具慢慢伸进喉咙里,压迫着茉莉的呼吸。以前茉莉读初中时最喜欢的就
是这种深喉的游戏,微微窒息的感觉会让她觉得无比的兴奋。
只是现在嘴里的肉棒既不臭也没有那么的火热,它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机械
在嘴巴里做着规律的且无趣的扭动。
莫莉的脑海里不断回想着曾经美好的幸福,尤其是初中的清洁老头看起来瘦
巴巴的老头肉棒,却是她上过的所有男人里最粗大的那一个,而且老头特别不爱
干净,肉棒总是脏脏的臭臭的,经常忍了好几天,让茉莉来用嘴巴帮她舔干净上
面的包皮垢。
「要是能在这个厕所里也能遇见这样的老大爷就好了。」
茉莉不经这样想着,又把假阳具操自己的喉咙里塞了一些手指,也抠进自己
的淫穴里,使劲的搅弄着淫穴,淫水不断的流到马桶上,流到地上。
「喂喂,有人吗?有人吗?」
忽然厕所门口传来了一阵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这时候茉莉突然想起在这所
学校里,哪怕是清洁人员,都是请来的非常阳光帅气的男青年。毕竟有钱嘛,大
家还是愿意看一些帅气的小哥哥。这时候茉莉忽然想到了一些坏主意,她把肉棒
死死的卡在嘴巴里,尽可能让自己不出声,然后用跳蛋塞进了自己的屁眼里。这
样子茉莉的嘴巴和屁眼里都开始慢慢发出很低声的嗡嗡声。除非走到门口,不然
应该是听不见的。
茉莉躲在最里面的马桶隔间听着外面清扫的帅哥一点一点的朝着自己走来。
一个又一个的隔间被打开被清洗茉莉,等待着激动着心里想着这个帅哥,如果发
现了自己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茉莉的双手不断隔着校服揉捏着自己的双乳
奶头,早就挺立起来了,却被胸罩死死的压住,茉莉渴望着这个小哥哥拥有超大
的鸡巴,能够让自己爽上天。
开门声越来越近了,终于,咔的一声,茉莉的隔间被轻松的拉开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
英俊的脸庞一下子就让茉莉浑身更加躁动起来。只穿着一件棉质的背心,结
实的肌肉,让茉莉的小穴不断的往外涌出。那附有磁性的声音就仿佛贴在了茉莉
的乳头上,不断的摩擦着它,舔舐着它。
小哥脸羞得通红,关上门就想逃开她心里害怕极了,毕竟这些学校里的学生
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可她只是一个贫苦家的打工仔。说这种事儿如果只是开除掉
她,那可真是谢天谢地了。
「唔!」
可是身后传来的呜咽声,让小哥难以动弹。因为茉莉已经挣扎着站起来扑向
了小哥。茉莉往前飞扑摔在了地上,一脸痴态的看看着小哥,她紧紧抱着小哥,
结实的腿,不断的摩梭着,用自己的脸蹭着那满是腿毛的大腿。
茉莉慢慢吐出嘴里的假阳具,把假阳具放到小哥的手中。
「嘿嘿嘿。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哟。一个是让我高潮,只要我爽了,这件事我
就当不知道。」
「那另外一个呢?」
「另外一个嘛。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所以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手段是什么。」
小哥愣了一下,只好点点头。如果是和别的靓丽女子做爱,那她肯定求之不
得。但是面对茉莉这样的女孩子,她的心中其实恐惧感是比较重的。但是当茉莉
脱下了校服和校裙赤裸着在他面前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兽性更重一些。
丰满的乳房上挂着两颗粉嫩的乳头,小小的乳晕看起来可爱极了。私处上长
着一些淡粉色的绒毛,没想到茉莉居然也是天生的白虎。银雪早就浸透了,现在
仍然源源不断地顺着茉莉的大腿往下流着。
茉莉看着帅哥的短裤里越长越大,她用手摸了摸比了比,那大小跟自己父亲
的几乎都差不太多。茉莉开始期待着肉棒的味道。她隔着裤子,用自己的鼻尖不
断蹭着小哥的短裤。她嗅闻着摩擦着。虽然已经9 月份了,但天气还是比较炎热。
再加上小哥心情的工作,身上更是糊满了一层黏黏的臭汗。
「那个。 . .需要我先洗一洗吗?」
「可以呀,你想怎么洗呢?」
小哥还没来得及思考答案呢,茉莉就已经站了起来,把小哥压在墙上靠着。
「你是想用我的嘴巴洗呢?还是想用我的小穴洗呢?还是想用我的屁眼洗呢?」
「啊,这……可……可以吗?」
小哥有点不敢置信,她完全无法把茉莉和今天那个在竞选台上英姿飒爽的少
女放在一起。
但是很快茉莉就用行动让小哥彻底消除了这份隔阂感。
茉莉熟练地解开了小哥的裤带,一把拉上了小哥的短裤,小哥的肉粗大肉棒
藏在内裤里,把内裤顶得高高的。茉莉伸出舌头舔了舔内裤,嗯,咸咸的酸酸的,
一股男性的臭味,茉莉的脸,原本就红扑扑的,现在直接红到了脖子上耳根上,
口水从她的嘴角不断的流出,她就像是一只发情的母狗,迫切的渴望着肉棒,插
入自己饥渴难耐的淫穴里。
不过茉莉习惯了成为支配者的存在,所以哪怕自己的小穴已经养得不行了,
还是要努力的稍微压制一下,毕竟她的前戏就是不断掌控男性的前戏,她对这个
小哥看的还挺顺眼,她想把这个小哥变成自己在高中校园里的第1 条公狗。
于是茉莉蹲在地上,隔着小哥的内裤吮吸着她的肉棒前端,她光是靠吮吸就
已经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小哥没有割过包皮,没准藏在包皮里有不少包皮垢呢。想
到这里茉莉的口水又不断涌了出来,做好了准备,毕竟待会可要靠自己的嘴巴,
帮小哥好好洗洗鸡巴。
那边茉莉用手指不断的在小哥的股沟上滑动着,相比女人茉莉知道男人的股
沟可是更加敏感的区域,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或是藏在屁眼深处的那个前列腺,
都是男人平时不会注意到的敏感处。
「哦。 . . .。」
紧张又兴奋的小哥爽的一句线出头还是一个处男,
虽然身材不错,长得也帅,但是因为家太穷了,至今也只是有一些简单的校园恋
爱经验而已。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扫厕所时失去了自己的处男之身。
「好哥哥,你难受吗?」
「不难受!我很舒服。」
「哦,这样呀,那我就不弄你了哟。」
说着,茉莉就从小哥身上离开,擦了擦嘴拿起自己的校服校裙,似乎就准备
离开了。
「不不不!我很难受!非常难受!」
「哦,你哪里难受呀?」
小哥愣了愣,忽然明白,这其实是茉莉在故意捉弄她。所谓人穷志不穷,小
哥被这种玩弄弄得有些恼火,一气之下直接撕掉了自己的内裤,让自己粗大的肉
棒一下弹了出来,然后掐着茉莉的喉咙把它压在墙上。
「你这个小骚逼,不就是家里有几个破钱吗?看我不干死你。」
「好哥哥,不要!不要呀!」
虽然脖子被勒得喘不过气,但是茉莉的嘴角还是浮起的一丝愉快的微笑。毕
竟某种角度上讲,她就是渴望变成母畜变成肉便器,变成被人使用的公共厕所。
当然这一切都必须是在她的同意的基础上。
身为一个有原则的痴女,茉莉是丝毫不会对那些随意侵犯她的男人表示退让
的。但是只要得到了她的许可,那么她的身体便会成为被随意倾泻的目标。
茉莉抬起她那白皙而柔嫩的脚丫,轻轻踩在了小哥的肉棒上。有些冰凉的脚
底和滚烫的肉棒形成鲜明的对比,冷的小哥一阵哆嗦,掐着茉莉的手也突然松开
了。
小哥往后退了两步,茉莉却往前走了走,茉莉的舌头在嘴唇上不停的打着圈,
眼神也变得炽热和贪婪起来。茉莉跪在地上,慢慢朝着小哥爬行过去。她抓住小
哥的肉棒,慢慢把小哥的包皮拉了下来。
「啊,好臭,臭死了。」
脏兮兮的肉棒翻开的一瞬间,一股微微的白气冒了出来,即便是在这么热的
天气,那股带着臭味的烟气,也让茉莉一阵眩晕。
虽然嘴巴上说的臭,可是茉莉的口水已经流了下来。毕竟这种气味让她觉得
十分的刺激。看着小哥有些紧张的样子,茉莉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小哥的睾丸。
「好哥哥,要用我的嘴先洗一洗吗?」
小哥吞了口,口水点了点头。茉莉也笑了笑,闭上眼,用力闻了闻那臭烘烘
的龟头。然后张开嘴,一口就把那大大的龟头含进了嘴里。
「嗯。 . .」
硕大的龟头把茉莉的嘴甜的满满的上面的脏污也顺着她的口水慢慢融化开来,
茉莉的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灵巧的舌头轻轻一弯就能勾住小哥的冠状沟。
舌头在龟头上不断的旋转着,摩擦着把龟头和冠状沟里的脏物一点一点的揽
进嘴里,泡到自己的唾液里。
舌头在动的时候,茉莉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抓着肉棒不让肉棒乱动,另
一只手在轻轻揉捏着小个的睾丸。小哥的睾丸上也沾满了臭汗茉莉,把她们尽可
能的粘在手里,然后趁着空隙放到鼻尖,用力闻一闻。在茉莉的鼻子里,如果说
肉棒或者是龟头上的错位是纯粹的恶臭,那么睾丸的臭味却带有一点点回甜的感
觉。
茉莉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但她只是知道这一种怪异的甜蜜会让她的营地不
断的抽搐。是的,靠着臭味茉莉就能够迎来阴蒂高潮,她的阴蒂正在不断的散发
着激烈的脉冲刺激着她的淫穴,一股一股的淫液,从她粉嫩的淫穴里流了出来,
顺着她的双腿流的满地都是。
舔舐了一会儿肉棒,茉莉觉得应该已经把龟头和包皮里的脏污全部收进嘴里
了。茉莉把肉棒从嘴里打出来,只听波的一声,原本脏兮兮的肉棒,现在已经变
得又光又亮十分干净。茉莉张开嘴啊的一声,让小哥看了看她自己嘴里的污垢。
然后茉莉把污垢突到一边擦了擦嘴,墨玉用力闻了闻肉棒上面除了淡淡的臭味之
外,全部都是自己的唾液的味道。茉莉用脸蹭了蹭肉棒笑着,然后又用舌头舔了
舔小哥的睾丸。
「好哥哥,人家已经很努力的给你舔干净了呢,你要不要也奖励人家一下嘛。」
「好,我这就给你奖励。」
虽然小哥兴冲冲的想要给茉莉所谓的奖励,可是身为处男她的。此刻却犯了
难,毕竟他的性经验都只是停留在小黄本或者电影里,实际操作要怎么来,他却
一点经验都没有。
「嘻嘻,哥哥你不会还是处男吧?」
茉莉的话像是刺痛了小哥的心,一下子让小哥尴尬的脸红不止。
「没事哟,你把茉莉当成训练用的飞机杯就可以了,茉莉的所有的洞都可以
让你拿来练习呢。」
说着茉莉转过身去,趴在地上,高高翘起自己又白又嫩的大屁股,然后双手
抱住自己的臀板,努力朝两边绷着。一时间,屁眼和小穴都露了出来。小穴正在
往外流淌着,又黏又腻的清澈淫水。而屁眼也早就开始慢慢分泌出用来润滑的长
夜。
小哥慢慢蹲下来,有点紧张的抚摸着茉莉的屁股,白白的,圆圆的,滑滑的,
用力一捏,软软的,富有弹性。
「这就是女孩子的屁股吗?」
小哥的自言自语倒是逗笑了茉莉,茉莉,没有想到居然会有男人对自己发出
这样的赞美。一时间倒是有了一些格外的开心,不过她现在更希望小哥能把这样
的赞美化成行动,比如用她那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操自己的屁眼,这才是对自己屁
股最大的赞美。
「好哥哥,你要是真的喜欢人家的屁股,就快用你的大鸡巴干人家的骚屁眼
吧。」
茉莉扭了扭屁股,故意把屁眼往大了呗。屁眼一张一合的,樱红的肛门似乎
在往外喷,吐着诱惑的气息。小哥把鼻子往上凑了凑闻了闻,却意外的没有闻到
臭味,这时候她不禁在想,难道美上你的屁眼真的不会拉屎吗?
不过这样的幼稚的想法也没有想多久,毕竟自己胯下的肉棒已经胀得快发疯
了,小哥也跪在地上往前挪了挪,摸着自己的肉棒,另一只手按着茉莉的屁股,
然后把肉棒凑到了茉莉的屁眼上,摩擦,摩擦。
感受到屁眼上传来的热度,茉莉一身轻呼,居然直接迎来了一段小小的高潮,
些许淫液从小穴里喷了出来。
「你果然是个骚逼,这就能高潮吗?」
「啊哈。 . .啊哈。 . .是的,是的,人家是哥哥,你的母狗,一碰就高潮
的母狗,哥哥快让母狗彻底高潮吧。」
茉莉脸贴在地上,似乎冰冷的地面能够让她因为高潮而发烫的脸,稍微降降
温,至于屁股或是小穴,那只能靠哥哥的肉棒来解决了。
小哥自然不会辜负茉莉的期待。她那粗大的肉棒,虽然一开始有点难以进入,
但是接着茉莉长夜的润滑还是慢慢的塞了进去。滚烫的肉棒一点一点深入茉莉的
直肠内,这时候小哥才发现,比起茉莉的直肠的温度,自己的肉棒根本不算什么。
这或许就是痴女的体质吧。
茉莉不断的娇喘着,扭动着身子,屁眼也不断的收缩着,紧紧的吸入了小哥
的肉棒。直肠壁紧紧的贴在肉棒上,慢慢地蠕动着蠕动着,把肉棒一点一点往里
面的吞着。正常人的职场都会把这种巨大的异物往外推着,可茉莉的直肠早就习
惯了肉棒的插入,甚至慢慢变得开始吞入肉棒了。
「嘿嘿。 . .嘿嘿,好大,好粗。」
茉莉痴笑着,口水不断的往外流着,她努力的回过头,给小哥抛了一个暧昧
的眼神。眼神里写满了三个大字。
干死我。
也许是被茉莉的眼神给刺激到了,小哥立刻抓住茉莉的腰身,开始毫无节奏
的胡乱的抽插。还好茉莉的脂肪分泌了足够多的茶叶,不然这样的抽插肯定会把
肠道壁给擦破的。但正是这种凶猛的抽插,让茉莉感受到了无比的快乐。
「干死我好哥哥,干死我呀,茉莉的小屁眼都要被你干坏了。」
茉莉不断用语言刺激着小哥,仿佛小哥的肉棒还不能够让她迎来高潮似的。
而身为男人的小哥自然不能认输,干脆就趴到了茉莉的身上压着她。找个双手垫
在茉莉的胸上,用力的揉捏着茉莉的双乳,茉莉,那丰满而雪白的双乳上,布满
了小哥的手印。
而小哥的手指也时不时的揪住茉莉的乳头,是真的很用力的往外拉扯着。然
而这种疼痛只会在茉莉的脑袋里变成持续不断的高潮。一阵一阵的刺激,从乳头
上传开,茉莉的笑声越来越大。
「嘿嘿,快干死我,干死我,我茉莉就是你的骚母狗,干死我吧。」
「干死你臭婊子,骚娘们,贱货,烂批。」
「对,我是骚货,我是荡妇,干死我!射进来吧,射进来,求你了,射完我
的骚逼吧。」
茉莉不仅嘴上说着下流的词语,屁眼也开始加速收缩着她有意控制着自己的
屁眼,当小哥插入时,她就故意收紧,等小哥拔出时她就故意放松,总是要给小
哥制造出一些麻烦来。嫂哥也感受到茉莉的皮眼似乎在故意针对自己,越想越气,
于是用力的把茉莉的屁股往两边掰开,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肉棒伸到最里面。然而
茉莉的屁眼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无论小哥怎么努力似乎都插不到底,哪怕她的睾
丸已经啪啪啪的撞在了茉莉的小穴上。
睾丸撞击着茉莉的小穴凝液被拍的到处都是,甚至还还拍出了不少的泡沫。
如果不是因为茉莉的乳房足够的坚韧,恐怕就小哥手上的力道那么粗暴的揉捏,
肯定会把奶子捏坏的。但是乳房上传来的疼痛却让茉莉的身体更加的愉悦,也许
在她的内心深处藏着一个被凌辱的灵魂吧。
「好哥哥,鸡巴好大好粗,烫死妹妹了,快干死我吧,快射进来吧,求你了。」
「骚逼,干死你,老子今天就要射满你这骚屁眼。」
性欲冲昏了头脑,小哥已经渐渐忘记了她和茉莉之间地位的差距。现在的她
只想把自己的经验全部关进茉莉的屁眼里。
「射了!我射了!你这骚逼。 . .啊!」
「嗯……嗯……嗯,好烫哥哥的精液好烫哦!」
射过之后,小哥拔出肉棒,把自己的肉棒送到茉莉的头发里,用茉莉黑色的
发丝擦拭着自己,满是长叶和金叶的肉棒。
而这时候茉莉正高高的翘着自己的屁股,双手掰开自己的臀瓣,让自己的屁
眼一开一合,慢慢让精液流了出来。精液顺着茉莉的股沟慢慢往下流着,顺着茉
莉满是淫液的小穴,裹着淫水一点一点的流了下来。
「哥哥,人家还不够嘛,人家还想要嘛。」
看来光是在屁眼里发射一次并不能满足茉莉,茉莉现在饥渴难耐,连小穴都
不射满,估计是停不下来了。
「你这么骚的婊子,就该让全校人来轮奸,你就该把你拖到年级大会上狠狠
的干你。」
「呜呜呜,哥哥好坏,哥哥要把茉莉变成坏女孩了。」
「你就是个荡妇,还女孩呢,你就该给全校人生孩子,全部生女儿,然后再
拿来轮奸。」
「呜呜呜,哥哥说的对,茉莉是哥哥的肉便器,请哥哥使用茉莉的子宫吧,
茉莉想给哥哥生女儿,然后再让女儿被哥哥操。」
茉莉转过身来,四肢岔开。挥舞着双臂,似乎是在向哥哥求渴求着肉棒。
茉莉不断吐着舌头,满是唾液的,舌头亮晶晶的,看起来格外的诱人。当然
茉莉的小穴也亮晶晶的,看起来骚极了。
虽然已经射过一次了,可是年轻的男孩哪有那么容易放弃。小哥搓了搓自己
的肉棒,提了提精神,很快那半软的肉棒,马上又硬了起来。少个挤了挤肉棒,
从肉棒里挤出了一点精液,茉莉看见精液露了出来,在快要滴落的时候马上爬上
去,张开嘴在下面接住了。
「哥哥的精液真好,吃茉莉还想吃。」
「骚逼地上不是有吗?你屁眼里也有,自己吃呀。」
「哥哥好坏,茉莉想吃新鲜的嘛。」
「那你先把屁眼里的和地上的吃干净,我就给你吃新鲜的。」
「呜呜呜,哥哥讨厌嘛」
茉莉带着哭腔,却扭动着屁股把脸趴到地上,开始舔湿地上的精液。然后把
手伸进自己的积雪里,把精液抠到手上,又递回嘴里,一点一点的品尝起来。
「看!哥哥,茉莉已经吃干净喽。」
茉莉正好把屁股放在之前精液所在的位置上,不断的摇晃着,彰显着自己努
力的结果。地上的精液已经一滴不剩,屁眼里的精液也被茉莉吃得干干净净。
「真是骚啊,看来我今天非得把你这小骚逼操烂不可。」
「我哥哥一定要把我操烂,一定要把精液灌在我的子宫里面,我是属于哥哥
的肉便器,快干我吧,哥哥。」
茉莉摇晃着屁股,双手拉扯着自己已经发红的阴唇,把自己的小穴往两侧掰
开,这样子引水能够更加顺畅的从小穴里落到地上。
看着茉莉一张一合的红肿的小穴,小哥再也忍不住了,她先低下头伸出舌头
在茉莉的小穴上狠狠的舔了一口,也不在乎上面还有自己精液的痕迹。深色的音
乐在她品尝起来就是世界上最美的甜水。她甚至把整张嘴都含在了茉莉的小穴上,
舌头努力往里面伸着一口一口大口的吮吸着茉莉的淫水。
「哥哥的舌头好厉害,茉莉要被舔坏了,茉莉的小骚穴好痒啊,哥哥不要舔
了,哥哥快把大鸡巴放进来吧。」
茉莉的小穴不断收缩着,居然能够紧紧的夹住小哥的舌头。老哥的舌头隐隐
有些发痛,她不禁想到这么难吸的小穴,一定能把自己的鸡巴吸的特别舒服吧。
看见茉莉发骚的样子,小哥也按耐不住了。
「臭婊子,把屁股抬起来。」
小哥一巴掌拍在茉莉的屁股上,雪白的屁股留下了一片鲜红的掌印。
「呜呜呜,哥哥好大力,哥哥打痛了,茉莉好痛呀。」「就是要让你这个骚
逼记住,骚货就该挨打。」
茉莉嘴上说着痛,但屁股却很老实,高高的抬了起来。
小哥揉了揉自己的肉棒,然后让自己硕大的龟头不断的在茉莉的小穴外面摩
擦热。
「哥哥不要蹭了,哥哥快进来吧,茉莉的小穴要坏掉了。」
「进哪里呀?怎么进呀?你快说呀,你不说我可不进来。」
茉莉听到小哥的话心里暗笑,明明是你更心急。不过茉莉也确实太渴望大鸡
巴了,整整一个星期不做爱,她已经快疯掉了。
「大鸡巴哥哥,把又粗又长又热的,大鸡巴插进茉莉的小骚逼里,使劲插用
力插,插进茉莉的子宫,把精液射到茉莉的子宫里,让茉莉给你生宝宝吧!」
茉莉一边说着,一边摇动着屁股,让自己的小穴不断摩擦着小哥的龟头。小
哥的处男,龟头虽然已经射过精了,但还是比较敏感。被柔软而湿滑的阴唇不断
摩擦着,居然隐隐有了几分想要射精的冲动。
小哥深呼吸一下,缓解了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然后抱住茉莉的屁股,腰身
一挺就把肉棒塞进了茉莉的小骚逼里。
「好粗,好大,哥哥你好棒啊!茉莉快要被你干死了!」
肉棒刚一插进去,茉莉就浑身颤抖着浪叫起来。小哥也没有想到,茉莉对于
肉棒的渴求,居然到了这种地步。小哥还没有开始抽插茉莉,就自己开始前后摇
晃着身子,让肉棒不断摩擦着自己的小穴。
小哥原本想享受一下茉莉的服饰,但是没想到茉莉的小穴实在吸的太紧了,
居然让自己的肉棒慢慢开始觉得有些疼痛。
于是小哥还是决定拿回主动权,她让茉莉翻了翻身躺在地上。茉莉为了肉棒,
自然是乖乖听话。然后小哥压在茉莉的身上。把茉莉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然
后双手捏住茉莉丰满的双乳。微微抬起自己的腰身。
「我可要操你了,你这个骚逼。」
「呜呜呜,哥哥快干死我吧,茉莉的小骚逼快要等不及了。」
茉莉紧紧的抓住小哥的双臂,双腿紧紧的夹住小哥的后脖颈。茉莉的双腿,
慢慢把小哥的脖子往下压着,可能是这样能够让两人的身体贴得更近,能让肉棒
更加深入吧。
小哥的身子慢慢压住了茉莉,而茉莉也紧紧的缠住了她。楼板不断的深入再
深入,然后小哥抬起自己的腰身,把肉棒狠狠的刺入茉莉的小穴里。粗大的肉棒
盛开了茉莉,整整一周没有做过爱的小穴,微微的撕裂感丝毫无法和那汹涌而来
的快感相提并论。
「大鸡巴干穿了再进来一点,快点,哥哥求你了,里面想要。」
茉莉的浪叫声不断的刺激着小哥,让小哥紧紧抱住茉莉的身子,把肉棒尽可
能的深入到茉莉的小穴深处。
茉莉的花心在高潮的刺激下早就已经打开了,但是那巨大的龟头还是不太容
易继续深入。
「哥哥你快点啊,哥哥你使劲呀,茉莉的小穴都没有被弄坏了,你快使劲呀!」
茉莉不断挑衅着小哥的男生尊严,小哥听到茉莉的嘲笑,不禁有些恼火,于
是开始疯狂的快速抽插着。每一下肉棒都会狠狠的刺到最深处去慢慢地说道的,
龟头终于插进了花芯里面。花心不断吮吸着小哥的龟头,身为处男的小哥即便受
受过了惊,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啊,要射了要射了。」
「不要哥哥再操我一下嘛,不要嘛。」
茉莉的话并没有什么,用小哥紧紧抱住茉莉,然后把滚烫的精液直接灌进了
茉莉的子宫里。
感受到肚子里传来的一阵阵暖流,茉莉迎来了一次久违的高潮。不仅淫液一
股一股的往外涌着,甚至连尿都尿出来的几例。
「哥哥好棒,哥哥下次还要来操茉莉哦。」
浑身无力的小哥靠着墙慢慢坐了下来,茉莉从小哥身上起开波的,一身肉棒
从小穴里拔了出来,茉莉转过身,一边舔视着小哥的肉棒,一边向小哥献着媚眼。
听到茉莉的渴求,小哥一时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自己的工作很费
体力,还要照顾这个痴女,肯定会压力更大。
「不要怕嘛,我会给钱的哟。」
茉莉掏出几张钞票塞到小哥手里,小哥是欣喜过望,毕竟操美少女又能赚钱,
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送走了小哥,茉莉忽然有些后知后觉。
对呀,反正都是被操,为什么我不去援交呢?
于是一个成为援交妹的计划,在这位优秀的学生会长心里慢慢出现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