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征服学院却成为全班同学脚奴的转学生】

和女M,在原来的学校
里闹出了不少骇人听闻的传闻,幸好家里势力大,所有的传闻最后都被压了下去。
这一次她来到了这所由周氏集团控股的顾德学院,听说这个学院内有很多颜
值很高的男男女女,也一直有闹出过SM的传闻,她扬起一丝嘴角,仿佛看到了这
个学院跪在她脚下的模样。
阿音,全名唐音,原本是她爸爸的秘书,后来被她调教后就是她的一条母狗。
砰!
校长室的门毫不留情地被踢开。
「谁!」校长十分愤怒地抬起头。
然而当他看到是周若馨后脸色一变,立刻起身。
「若馨姐您怎么来了,也不和我打电话说一声?」校长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
立刻走到了周若馨的身边。
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管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妙龄少女叫姐,无论如何都给人
一种强烈的违和感,但是周若馨和唐音都没有感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仿佛对这
样的情况司空见惯。
周若馨毫不留情地推开了嚣张,坐到了校长的位置上,两条迷人的大长腿交
叉着:「跪过来,舔一舔。」
唐音毫不犹豫地跪在了地上,校长迟疑了一下也跪在了地上。
两个人匍匐在周若馨面前,用嘴帮周若馨脱掉了鞋子,一双晶莹圆润的玉足
出现在了二人面前,每一个脚趾仿佛都是造物者的杰作,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两
个人不约而同地张嘴含住了周若馨的脚趾吮吸起来,神情认真而虔诚。
「真是两条贱狗。」周若馨看着两个人一边给自己舔脚一边还露出这样的表
情,不屑地说道。
「在主人面前,任何人都不过是一条贱狗罢了。」唐音跟随周若馨多年,深
知该如何讨好周若馨。
「算你会说话,对了赵德,我听说这个学院九成以上的学生都是年轻漂亮的
女孩子?」
「是,是。」赵德赵校长苦着脸说道。
「随便给我安排个班级吧。看来过了一年你还是一条忠心的贱狗,没白让我
爸提拔你,我会在这呆一年,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让我爸继续提拔你。」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赵德欣喜若狂,臣服在周若馨这个大小姐的脚下,
一方面是因为真的被征服了,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想要继续往上爬的原因。
「现在带我去班级吧。」周若馨用脚拍了拍赵德的老脸吩咐道。
很快,教学楼里的其中一个教室中出现了周若馨的身影。
周若馨扫视了一下这个班级,确实有很多很漂亮的女孩子,没让她白来。
「校长,我要坐那。」周若馨指了指后排的一个座位说道,在外人面前,她
给赵德留了几分面子。
「那个同学,你就去坐那个空着的座位吧,这个座位就给转校生吧。」赵德
也有些无奈,本来给周若馨安排好了座位,可是周若馨非要坐有人的位置。
周若馨坐下,看向自己的同桌。
一张鹅蛋脸的小美女,穿着修身的V 领粉色短袖,胸部的位置刚好有两只可
爱的小熊,下身则是一条薄薄的浅色牛仔裤,一双大长腿让周若馨看着十分满意,
甚至想上手抚摸一两下。
「你叫什么?」
「薛梦雨,现在是自习课,请你不要在自习时候发出声音。」薛梦雨认真地
说道。
「这么热爱学习?」周若馨有些意外。
「我是班长。」
「如果我一定要发出声音呢?」周若馨挑起薛梦雨光滑白嫩的下巴,玩味地
看着这个美女班长。
薛梦雨一愣,随后打下了周若馨的手:「那我会以班长的身份好好管教你。」
周若馨笑了,当初她去公司玩乱动办公室东西的时候唐音也说过类似的话,
那个时候的唐音似乎是以未来继母的身份说出这句话的。
后来……
唐音彻底成为了周若馨的母狗,更不要说成为她的继母了。
「那你想怎么管教我?」周若馨的脸忽然向前,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看着薛
梦雨细细长长的睫毛和粉嫩的脸蛋,有一股冲上去亲一口的冲动。
「你想被我管教?」薛梦雨很意外,于是向两个同学使了一个眼色。
周若馨不置可否,刚想再说些什么,两只手就被别的同学死死地抓住,她立
刻挣扎了起来,可是一旁的两个学生力气很大,不给她任何挣脱的机会。
「班长,我们抓住她了。」
「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唔……」
周若馨还没说完,薛梦雨就从桌肚里拿出了一个黄色的口球塞到了她的嘴里,
让她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连咒骂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薛梦雨又从桌肚里拿出了一副手铐,将她的手也拷上了。
周若馨的那不胖不瘦的双腿也没有被放过,被迅速地带上了脚镣。
「我很讨厌你们这些不好好学习的坏学生。」薛梦雨认真地说道,前桌的一
个女同学听了薛梦雨的话身体有些颤抖,显然是想起了什么惨淡的回忆。
周若馨瞪着薛梦雨,怒火通过眼神仿佛随时都可以喷射而出,自打她出生以
来,就没有人敢这么过分地对待她,就连她的父亲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一句重话,
哪怕是在她接触了SM差点闹出人命后,她父亲也只是叹了口气没多说什么,她就
没有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啪!
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周若馨的脸上,打得周若馨的脸火辣辣的。
「怎么,不服气?」
周若馨当然不会服气,恶狠狠地瞪着薛梦雨。
啪!
又是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甩在了周若馨娇嫩光滑的脸蛋上。
「看你的眼神,似乎还是很不服气啊?」薛梦雨的语气十分平淡,没有任何
的戾气。
啪!
又是三个耳光,让周若馨美丽的脸蛋微微红肿起来,眼眶也有泪水在微微打
转,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可她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模样瞪着薛梦雨,从小
养成的骄傲性格让她不愿意在薛梦雨面前服软。
薛梦雨也毫不留情,继续用巴掌教训着周若馨,一只手好像不知疲倦一般在
周若馨的脸上打出一道道通红的巴掌印。
啪!
……
每一道耳光都清脆响亮,打得周若馨头发散开遮住了脸,嘴角也溢出了一抹
血丝。
薛梦雨摘下了周若馨的口球,一缕晶莹的口水顺着口球流下。
「服了吗?」薛梦雨淡淡地问道。
「我服你妈了个逼你个贱婊子,你他妈最好不要落到老娘手里,不然老娘一
定让你变成世界上最贱的母狗!」周若馨好看的樱桃小嘴说着与她外表极为不符
的话语。
薛梦雨沉默不语。
周若馨见薛梦雨不说话,以为薛梦雨是怕了,得意洋洋地说道:「怕了?怕
了就赶紧放开我。」
「果然……坏学生是需要时间去管教的。」薛梦雨若有所思地说完,又把口
球给周若馨戴了回去。
说完后,薛梦雨又坐在座位上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老样子,先给她灌点
药让她发情吧。」
「班长,药放寝室里了,没带过来。」
薛梦雨点点头:「那你给我和新同学请个假吧,今天的课我不上了,我要好
好管教管教她,让她变成一个遵守校纪校规的好学生。」
「班长您慢走。」
「唔唔唔唔唔!!」周若馨疯狂挣扎着,想要弄出一些大动静来,可班上的
同学全都假装没看见,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薛梦雨一手抓着周若馨的头发把她往外拽,她的力气比周若馨要大很多,周
若馨在双手双脚都戴上镣铐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唔唔唔……」
到了楼梯口,周若馨死也不肯下去,她才不要听薛梦雨的话呢。
「不走?」
薛梦雨干干净净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和她年龄不符的可怕的笑容,狠狠一脚把
周若馨踹了下去。
周若馨没有想到薛梦雨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被摔得七荤八素,头晕眼花,
手和脚都被铐住让她没有办法顺利地站起来,两只高跟鞋也掉落在了一旁。
薛梦雨走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周若馨。
「愿不愿意好好往下走了?」
周若馨看着这个漂亮可爱的班长,第一次产生了后悔的念头。
应该多带些人来的……
见周若馨没有回答,薛梦雨心中有了答案。
砰!
又是一脚,周若馨第二次从楼梯上往下翻滚,光滑白皙的额头上也磕出了血,
一点也没有出来校园时的霸气,反倒是有几分狼狈。
「愿不愿意?」
周若馨面对暴力无比的薛梦雨,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想着等找
到机会狠狠报复薛梦雨。
「现在是不是想着等逃脱之后再报复我?」薛梦雨忽然拆穿了周若馨的打算。
周若馨疯狂摇头。
「没关系,我会让你变成一个乖孩子的,等到那个时候你就会感谢我的。」
年轻的声音透露着与她年龄不符的老气横秋。
薛梦雨伸出手将周若馨拉起来,这一次周若馨没有敢再反抗,而是乖乖地跟
着薛梦雨往寝室的方向走。
不是她不想反抗,而是她两次被踹下楼梯后已经没多少反抗的力气了,再加
上她惧怕被薛梦雨再次暴力虐待。
咚!
回到了寝室后,周若馨被薛梦雨狠狠地甩到了地上,她拼命地想要站起来,
却被薛梦雨狠狠地踩住了脚无法起身。
这是她第一次以如此屈辱的姿势在外人面前,平是高高在上的周家大小姐怎
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姿态。
薛梦雨从桌上拿起了一瓶药水,稍微看了看确定没拿错后又拿起剪刀将周若
馨的衣服剪开,露出了一个白色的胸罩。
「居然是白色的?我还以为像你这种坏学生会用豹纹的呢。」
周若馨:……
这位班长大人的认知好像有些异于常人。
薛梦雨无视周若馨的挣扎和求饶的眼神,剪开了周若馨身上所有的衣服,洁
白如玉,让男人们无比向往的胴体就这样出现在了薛梦雨的面前。
药水被抹到了周若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从两个大小适中的柔软乳房到平坦
的小腹再到脚底,冰凉的触感让周若馨很不舒服,酥酥痒痒的,少女从未被人抚
摸过的娇躯第一次被一个同性抚摸,和以往被人舔脚的感觉不一样,很难受,很
不舒服,让她身体下意识地扭动着抗拒。
「你很快就会发情的。」
周若馨此时早就没有了嚣张的气焰,哀求地看着薛梦雨,希望她可以放过自
己,嘴巴里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薛梦雨却无视掉了周若馨的眼神和声音,内心沉重地叹了口气,为了把周若
馨变成一个乖孩子,她又要牺牲自己的学习时间了。
正如薛梦雨所说,周若馨很快就开始发情了,她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全身
都是痒痒的,尤其是她两腿之间,但是周若馨的双手双脚都被铐住,没有办法用
双手来解决逐渐高涨的性欲,只能摩擦着双腿发出呜咽声,乞求薛梦雨的帮助。
薛梦雨满意地看着双眼迷离的周若馨,看着她好像母狗一样在地上蠕动,脱
下了自己的鞋袜,一只小巧可爱的玉足轻轻地往周若馨的两腿之间拍了拍。
「真是条贱母狗,湿的可真快。」
周若馨下体的黑色毛发上出现了晶莹的水柱,薛梦雨看着周若馨的下体羞辱
道,毫不怜悯的眼神就好像真的是在看一条母狗而不是在看一个人一样。
周若馨此时已经没有反驳的力气了,被欲望控制了的她现在只想要从薛梦雨
的脚下获得快感。
她努力挪动着自己,希望薛梦雨的玉足可以继续满足自己。
薛梦雨从摘下了周若馨的口球:「先给我舔舔吧。」
说完,晶莹剔透的玉足就伸到了周若馨的脸上,和周若馨想象中不一样,薛
梦雨的小脚并没有什么味道,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可是最后一股残存的理智却让她没有张开嘴。
一直以来都是别人舔她的脚,她什么时候沦落到给人舔脚了?
「哦?不舔吗?药效还是有点不够啊……还是说时间太短了?」薛梦雨仿佛
在认真的思考一个学术上的问题而不是一个令人血脉泵张的事情。
不过很快她就停止了思考,而是将玉足放到了周若馨的两腿之间晃荡着,偶
尔会和周若馨的蜜穴来一次亲密的接触。
「唔……你……」周若馨想要求饶,可她的尊严和理智不允许她这么做,她
是堂堂周氏集团千金,无数富二代公子哥们心中的女神,无数奴隶心目中高高在
上的女王,她不能给别人舔脚。
「意志力比我想象的要坚定啊……」薛梦雨有些意外,「看来太久没有管教
坏孩子,我好像都生疏了。」
薛梦雨的玉足抵住了周若馨的蜜穴,轻轻地上下摩擦着,她不相信这样周若
馨还能够忍受得住。
「嗯……啊……嗯……」周若馨确实有些支撑不住了,一边想要忍住让自己
不发出羞耻的呻吟声来,另一方面却又无法忍住薛梦雨的玉足带来的快感,深入
脑髓的快感如同波浪一般冲击着周若馨的理智,泛红的身体不断颤抖,两个乳房
不断上下摇晃抖动着,像是一个发情的母狗,她面色潮红,意志力也逐渐被情欲
瓦解,好像马上就要大声叫出来一样,可她却始终忍耐着,最多也不过是低声呻
吟而没有大声淫叫。
薛梦雨调整了策略,玉足时快时慢地在周若馨的蜜穴上摩擦着:「怎么样?
想要高潮吗?」
「嗯……我……我不……嗯……」周若馨虽然话都说不利索,但还是坚定着
自己的信念,没有向薛梦雨屈服。
嗤嗤嗤嗤嗤~
薛梦雨的脚忽快忽慢,却让周若馨很是难受。
「别……别慢……」
「小母狗好像有点屈服了呢。」薛梦雨轻蔑地称呼着周若馨,言语之中满是
嘲讽和不屑,让一直习惯于高高在上的周若馨感到一丝异样的快感。
「你……你……嗯……你胡说……」周若馨有气无力地反驳着。
薛梦雨见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起身。
周若馨下体的快感消失,茫然地看着薛梦雨,淡淡的空虚感从下面的蜜穴传
遍了全身,她现在十分渴望有什么东西可以插进来,纤细的大长腿不断摩擦着。
「看你这淫贱的眼神,真是个坏学生。」薛梦雨讥讽道,从桌上又拿了一个
跳蛋,毫不留情地塞进了周若馨的蜜穴中。
好舒服!
周若馨被自己冒出来的想法给惊到了,明明是那么屈辱的事情,她居然会产
生一丝快感,她想起了以前被自己调教过的奴隶。
【这就是那些奴隶的快感吗?可是……可是我为什么也会产生快感?难道我
也是一个下贱的奴隶?不……不可能……我是女王,是她们的女王……这只是正
常的生理反应罢了,对,正常的生理反应。】然而跳蛋以最小的频率跳动了一小
会儿就停止了跳动。
「为……为什……」周若馨没有问完。
「你以为是让你这贱母狗舒服的吗?不过是让你做回自己,处于时刻发情的
状态罢了。我已经设定过了,这个跳蛋会不定时跳动,除非承认自己是一个下贱
的坏学生,不然你不要想着得到高潮了。」
薛梦雨说完,竟然坐下,拿了一本习题册开始写了起来。
然而周若馨就没有这么舒服了,时有时无的快感刺激着她,慢慢摧毁着她的
理智,让她失去属于自己的理智。
嗡嗡嗡嗡嗡~
周若馨的淫水打湿了地面,她的口水也顺着嘴角留了下来,她双眼望天,翻
着白眼,时不时地获得跳蛋带来的微小快感,摩擦着双腿,却始终无法得到真正
的高潮。
「给……给我……求求你……给我………」周若馨的声音极小,她没有想到
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像自己曾经调教过的奴隶那样下贱地乞求高潮,她看着正在写
着作业的薛梦雨,内心之中充满了屈辱。
然而薛梦雨却在认真地做着题目,自动过滤掉了这么微小的声音。
「班长!」周若馨忽然大声了起来,给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薛梦雨回过头:「怎么了?」
「我是一个小件的坏学生,求求你……给我高潮吧。」
薛梦雨从椅子上站起来,玉足悬在了周若馨的脸上。
「班长,能不能……」
「你必须舔。」
周若馨回想起唐音给自己舔脚时候的表现,张嘴含住了薛梦雨的玉足,柔软
细腻的舌头在薛梦雨的足趾之间缓缓舔舐着,泪水夺眶而出,这是她第一次给人
舔脚,她本以为薛梦雨会是自己在这个学院第一个征服的人,却没有想到她反倒
被薛梦雨给征服了。
「看不出来你的天赋不错嘛,以前的那几个坏学生可没有像你天赋这么好的。」
薛梦雨夸赞道。
周若馨强忍着内心的屈辱给薛梦雨舔脚,让他感到惊恐的是对于给薛梦雨舔
脚这件事,她只有心理上的反感,却没有生理上的厌恶。
就好像她曾经对奴隶们说过的一句话。
「你生下来就是给人舔脚的!」
周若馨脸一热,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好在她的脸早已经因为情欲而红透了,
薛梦雨也根本看不出来。
大约舔了五分钟,周若馨把薛梦雨整只脚都舔舐了一遍。
被践踏了尊严的周若馨一脸期待地看着薛梦雨,薛梦雨微微点头,一瞬间把
跳蛋的频率调到了最大档。
「啊啊啊啊啊……要……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快……快停下来……啊啊啊
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周若馨发出了无比凄厉的叫声,在跳蛋的
帮助下,很快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但是薛梦雨显然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停下……停下啊啊啊……班长……求求你快停下吧,求求你了啊啊啊啊啊
啊……我已经高潮了啊啊啊啊……」
听着周若馨的惨叫,薛梦雨却没有一丝心软。
「你想要高潮,我满足你了,可不要太贪心了,药效大概还有五个小时,可
不能浪费了。」
还要高潮五个小时?
周若馨一听,几乎要昏厥过去了,谁能够连续在这样的频率下支撑五个小时
啊?
「求求您……求求您放过我吧……啊啊啊……我是,我是周氏集团董事长的
女儿……啊……您要是愿意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
薛梦雨不为所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班长,班长,我以后一定用心做一个好学生,再也不
敢……再也不敢在自习课上讲话了啊啊啊啊啊啊……」
周若馨在跳蛋的和媚药的双重作用下进入了第二次高潮,从蜜穴中喷涌而出
的淫液打湿了周若馨的整个身子,连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也都是粘稠的淫液,原
本柔顺的头发也在此刻变得杂乱无比。
「啊啊啊啊啊啊……快停……快停啊……」
薛梦雨对这样的场面仿佛已经习以为常,对于周若馨凄厉的叫声也毫不在意。
忽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你说……好,我明白了,我马上过来,你等一等。」
薛梦雨接完电话,看了一眼周若馨,将她拷在了栏杆上,随后便头也不回地
离开了寝室,只剩下一团淫乱的美肉在地上不断高潮,地上全部都是周若馨流出
来的淫水。
不知过了多久,周若馨已经失去了惨叫的力气,幸运的是跳蛋被周若馨高潮
时喷出去的淫液给冲到了地上。
嘎吱。
不知过了多久,寝室的门门被打开,进来的却不是薛梦雨,而是一个身高一
米五左右的小萝莉,穿着可爱的白色小裙子,看上去天真无邪。
「诶?你是……」
「我叫周若馨,我是周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帮帮我,事后我可以给你钱。」
周若馨看到了小女孩,仿佛看到了希望。
「哦……你就是顶撞梦雨的那个人吧,我听说过你。」小女孩露出了天真无
邪的笑容。
小女孩嬉笑着走到了周若馨面前:「认识一下吧,我叫陈梦珂。」
「你好梦珂,快帮帮我。」
「不可以哦~ 」陈梦珂蹲下来,两只白嫩的小手轻轻捏住了周若馨的两颗可
爱的小樱桃。
「嘤~ 」媚药的药效还在,周若馨忍不住叫出了声来,叫声婉转悦耳。
「好可爱的小乳头啊,就和若馨你的名字一样好听呢~ 」陈梦珂说着,又是
忍不住捏了一下。
周若馨:「你……你和她是一伙的。」
「不然呢?我和她两年的同学,当然和她一伙啦,总不能和你一伙吧。」陈
梦珂理所当然地说道。
周若馨:……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对了若馨,你知道梦雨以前管教过几个坏学生吗?」
「几……几个?」周若馨见这个陈梦珂话很多,也乐于和她聊天。
陪聊总要比被玩弄身体好。
「五个哦~ 第一个被梦雨玩弄到自杀,第二个被梦雨弄到精神崩溃整天疯疯
癫癫最后退学,第三个运气很好,认错认得早成了梦雨的跟班,第四个呢成了一
条只知道做爱的母狗,第五个的话听说肛门都被玩裂了……」
陈梦珂的话让周若馨打了个寒颤,这样的命运太糟糕,不是她想要的命运。
「梦雨精神方面有些不正常,所以会这样,这和她之前受过刺激有关,我也
不希望看到若馨你变成那样子。」陈梦珂可爱的面容极具欺骗性,让周若馨不由
自主地相信了陈梦珂说的话。
「所以……你可以帮帮我吗?」周若馨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
「什么办法?」
「那就是……」
周若馨希冀地看向陈梦珂:「那就是什么?」
「那就是成为我的玩物啊。」陈梦珂说完,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周若馨双目再次喷出了愤怒的焰火,意识到刚刚的谈话不过是陈梦
珂在戏耍自己,给自己带来一点微弱希望的同时立刻摧毁。
「我怎么了?周大小姐可能不认识我,我可认识周大小姐你,在你上次的生
日宴会上,我们就见过一面了。」
周若馨疯狂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却死活想不起来见过陈梦珂这个人。
「罢了,周大小姐身份尊贵,自然是不认得我们这些小人物的。其实我们本
来也没什么过节,只是我看到在周大小姐您的生日宴会上,我的男朋友跪在您的
面前给您舔脚,这事您还记得不?」
周若馨哪里还记得这件事情,这些年她玩弄了不知道多少个男男女女,后来
为了寻求刺激,专门玩弄那些有对象的,还玩过情侣奴。
可是陈梦珂……
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周大小姐。」陈梦珂轻轻地摸了摸周若馨的头发,语气平淡轻柔却让周若
馨不寒而栗。
「梦……梦珂……我……我可以把你男朋友还给你的……」
陈梦珂笑了笑:「不用了,我对那个男人也已经死心了,不过周大小姐我很
好奇,让人舔脚,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没……没有那么舒服,我当时只是年少不懂事,所以……所以才对您的男
朋友做出那种事情来,很抱歉。」周若馨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向陈梦珂服软了,刚
刚被薛梦雨玩弄过后她也知道服软了,不然可能会吃一些不必要的苦头。
「哦?现在周大小姐倒是一点都没有了以往的盛气凌人和嚣张跋扈啊~ 」陈
梦珂想起了自己当时的男朋友。
当时的她情窦初开,遇到了一个温柔多金又帅气的男朋友,以为找到了自己
一生的挚爱。
直到那一天自己的男朋友说要带自己去见见世面,她还很高兴,以为融入了
男朋友的圈子。
没想到因为意外看到了周若馨被一群男的簇拥着,其中自己的男朋友还在给
周若馨舔脚。
她还傻乎乎地问了一句到底是她重要还是周若馨的脚重要,他居然毫不犹豫
地就说是周若馨的脚更重要。
那一天她哭得很伤心,也彻底恨上了周若馨,但是周氏集团很强大,不是她
的家族可以得罪起的,她也只能离开伤心的地方,来到了这里。
「只能说天意弄人啊,居然让我在这里遇到了你,还是一副如此下贱的模样!」
陈梦珂恶狠狠地说道。
「我已经和梦雨聊过了,她同意让我代为管教了,毕竟她还要好好学习呢。」
陈梦珂说着,露出了和年龄极为不符的残酷笑容。
周若馨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周大小姐似乎很喜欢让人舔脚,那么不如现在来舔舔我的?」
「不……不要。」周若馨强忍着媚药的药性,思考着破局之法,「梦珂,我
现在求你,真挚地向你道歉,你能放过我吗?」
「哈哈哈周大小姐,你是在做梦吗?我好不容易得到机会报复你,你觉得我
会放弃这个机会?」陈梦珂见周若馨如此卑微,也不禁得意起来。
所谓的周氏集团千金,真正的女王,也不过如此。
「给我放开!」周若馨忽然冷声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周氏集团的千金,那
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能量有多大。你现在敢动我一根汗毛,如果我没有死,那么等
待你的就只有无尽的折磨,你应该打听过我,也应该知道得罪我的人下场会有多
凄惨!」
「我……我……」陈梦珂不禁后退了一步,她被周若馨给吓到了,周若馨多
年以来骄纵无比,对于自己的奴隶也毫不留情,被无数人称为「真正的女王」,
身上也多了一分不容侵犯的气势。
而陈梦珂呢?虽然长得可爱,但是说白了也只不过是一个阅历极少的小孩子
罢了,连男朋友被玩弄了也只能偷偷哭泣不敢有什么动作,直到今天周若馨落难
才敢跳出来,又怎么能够和周若馨相比?
可是转眼,陈梦珂就感到一阵恼怒。
自己居然被周若馨吓到了?
看看现在的周若馨,身上一丝不挂,地上倒是有几块破碎的布料,额头被磕
出血,头发也凌乱得很,女儿家最珍视的阴道上全是淫水,地上也积了一滩水,
毫无气势可言。
她居然被这样的周若馨给吓到了?
「现在,放开我!」
嘭!
陈梦珂狠狠地一脚踹在了周若馨的肚子上:「周若馨,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
在上的大小姐?软的不行来硬的,差点被你给唬住了!」
「唔……」
陈梦珂不得不承认,如果现在周若馨衣着完整没有那么狼狈的话,她或许就
会乖乖地放开周若馨,甚至大气都不敢出,被反调教成周若馨的脚奴。
可是周若馨这副模样……
嘭!
陈梦珂又是狠狠地踢了周若馨一脚,周若馨洁白的小腹上两个黑色的鞋印清
晰可见。
「周若馨,你刚刚说要报复我?」
「是又如何?」
既然没能陈梦珂软硬不吃,周若馨也懒得伪装自己,无比高傲地说道。
「好样的,我希望你过一会儿也能像现在这样硬气。」
陈梦珂对于周若馨充满了恨意,如今周若馨落到了她的手里,无论说什么她
都不会放过周若馨。
周若馨看着陈梦珂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个黑色的项圈,项圈上有一个小
小的指示灯。
「想给我带上这个东西满足你内心变态的爱好?」周若馨不屑一顾地冷笑道。
陈梦珂不置可否,将这个黑色项圈往周若馨的脖子上戴,周若馨倒也没有反
抗,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阻止对方的。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到唐音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找到自己,等待唐音来救自
己。
只要有机会能够逃脱……
「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
忽然,周若馨开始惨叫了起来,她从脖子上的黑色项圈感受到了巨大的电流
和无边的痛苦,电流仿佛通过了她的身体直接刺入了她体内的器官,在电流的刺
激下,周若馨竟然直接失禁,流出了骚臭的尿液。
陈梦珂手中握着一个遥控,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娇生惯养
的丫头罢了,我这才开到低档位你就承受不住了?还失禁了,啧啧啧,真看不出
来周大小姐居然被电就会高潮啊。」
「啊啊啊停……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停下来啊啊啊啊啊!」周若馨发出凄厉的
惨叫声。
陈梦珂又按了一下遥控,电流才停止。
「还承受得住吗?周大小姐?」
周若馨看着陈梦珂,眼中有着深深的忌惮,她知道自己无法在这样的电流强
度下支撑太久的。
「不说话?看不起我?没事,这项圈还有其他的功能,我都会让周大小姐您
好好感受感受的。」陈梦珂说着,按下了遥控的另一个开关。
项圈开始渐渐收缩,周若馨瞪大了眼睛,脖子上十分传来十分难受的感觉,
呼吸也渐渐感到困难,嘴巴张大开始疯狂地吸气,喉咙中却发出「滋滋」的声音,
内心涌起了一股想要杀死陈梦珂的冲动,但是几秒后就觉得浑身没了力气,眼皮
也在上下打架。
周若馨开始尽力发出「呜呜」的声音求饶,手脚都在用力挣扎着,身体和地
面以及栏杆碰撞发出「砰砰」的声音,随后挣扎渐渐弱了下去。
她好像就要死了一样。
【不,我不想死,我还有大好的人生没有享受……】【我想活下来,能活下
来的话,怎么样都好……】咻!
收缩的项圈忽然停止了收缩,重新变得宽松起来,头晕眼花的周若馨重新呼
吸起周围的新鲜空气。
「咳咳……」喉咙里传来的瘙痒让她不住地咳嗽。
「怎么样啊周大小姐,喜欢这个功能吗?」陈梦珂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刚
才她真的有不管不顾一切直接杀死周若馨的打算。
幸亏她理智尚存,知道杀了周若馨自己也绝对讨不了好的,反而会让周若馨
解脱。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周若馨内心深处充满了对陈梦珂
的恐惧,刚刚陈梦珂充满了杀气的眼神让她很害怕,她怀疑如果自己去尝试激怒
陈梦珂,自己可能就会被这个项圈活活勒死。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让你就这么死了可就没意思了,我听说周大小姐平
时玩弄玩具有很多种玩法,不知道周大小姐能否讲给妹妹我听一听呢?」
「陈梦珂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
然而周若馨的求饶并没有引起陈梦珂的心软,反而让陈梦珂举起了手中的遥
控器。
「我说,我说,我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在别人舔我脚的时候用脚趾夹起他们的
舌头,看着他们求饶的眼神。」周若馨对于自己玩弄别人的手段毫不避讳地说了
出来,她现在后悔来到这所学院了。
陈梦珂满意地点点头:「那么……开始吧。」
说完,陈梦珂把脚伸向了周若馨。
「鞋……鞋子还没脱。」周若馨观察着陈梦珂的表情,弱弱地说道。
「让你脱鞋子为难了?」陈梦珂的语气有些森冷。
「不……不为难,是……是荣幸。」周若馨想起自己以前的玩具是怎么奉承
自己的,学着说了那么一句。
说完,周若馨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用力地洁白的牙齿拉扯着陈梦珂的鞋带,
内心充满了苦涩。
一只鞋子的鞋带很快就被周若馨给扯了开来,她又咬住陈梦珂的鞋后跟,用
力地向下拽,再她的努力下,这一只鞋子终于被她脱了下来。
此时的周若馨嘴里满是灰尘,模样狼狈不堪。
「对了周大小姐,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
「那初吻什么的呢?」
「也都在。」
陈梦珂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微笑:「那正好,我给你找一个男朋友吧。」
周若馨不知道陈梦珂在刷什么花样,但她现在也只能无力地点头。
陈梦珂指了指自己的鞋子,让周若馨脸色煞白。
「呐,可别说我对你不好啊,周大小姐您这辈子都还没有谈过恋爱,我可帮
您找了一个如意郎君,您该不会是觉得我的鞋子配不上您吧?」
周若馨咬着下唇:「不……只是我觉得我高攀不起您的鞋子……」
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就没有周若馨看不起的男人,也几乎不存在她高攀不起
的存在,可是今天,为了不让这个鞋子成为她的男朋友,她居然只能说高攀不起
这双鞋子,这对周若馨来说,是何等过分的耻辱。
「哈哈哈哈,堂堂周氏集团千金居然说自己高攀不起我的鞋子?有趣,真是
有趣。」陈梦珂大笑起来,「既然你觉得自己高攀不起,那以后就要好好对你的
男朋友啊,你说是吗?周大小姐。」
周若馨面如死灰:「是。」
「既然如此,不如先亲个嘴吧,舌吻哦~ 」陈梦珂将鞋子摆到了周若馨的面
前,周若馨也只能低下头伸出柔软的舌头对着陈梦珂的鞋子舔起来。
陈梦珂看着现在低头舔鞋子的周若馨,又想到了那个在生日宴会上光彩照人,
高高在上的周若馨,那时候连自己最崇拜的男朋友也只能跪在地上给周若馨舔脚。
可是现在,周若馨也不过是给自己舔鞋子的一个贱货罢了。
【不过光这样可不行……不可能把周若馨给监禁一辈子,周家实在是太厉害
了,一旦把她放出去我就得提防着她对我的包袱,如果能把她调教成一个真正忠
心的奴隶或者握住一个她一辈子都无法反抗的把柄……】陈梦珂现在已经不甘心
只是短暂地玩弄周若馨了,而是打算将周若馨变成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私有物,
她也想像那天的周若馨一样高高在上。
周若馨还不知道陈梦珂内心的算盘,还在乖乖地舔着陈梦珂的鞋子,一双粉
色的可爱运动鞋此时已经湿透了。
「好了,别舔了,停下吧。」
周若馨停下嘴,嘴中的咸涩和内心的苦涩汇聚到一起,让她看陈梦珂的时候
气势都弱了几分。
「鞋子也脱了,那接下来该脱袜子了吧。请吧,周大小姐。」
一双绣着小熊图案的可爱白色棉袜在周若馨的眼前晃悠,周若馨憋屈地咬住
白色棉袜用力地往外拽,像极了抢食的小狗。
忽然,陈梦珂突发奇想:「周大小姐,你说为什么古代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
啊?」
「啊……大概……大概是因为一个人满足不了他们?」周若馨被陈梦珂跳跃
的脑回路给问倒了。
「那我想,一个男朋友,也是不够周大小姐用的吧,不如我做主,再赏周大
小姐一个男朋友?」陈梦珂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周若馨露出一抹苦笑,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还真不能把这个小丫头当成
一个思维跳跃的蠢丫头。
「谢谢梦珂的赏赐,我一定会好好对待我新男朋友的。」周若馨挤出了一丝
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陈梦珂十分满意周若馨的态度:「好了,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开始吧,你最
喜欢的环节。」
周若馨看着陈梦珂那双白嫩微肥的可爱小脚丫,每一个红润的小脚趾都显得
无比的可爱。
这确实是她最喜欢的环节之一,可当初她是高高在上让人调教的那一位,现
如今身份逆转,她却只能沦落到给人舔脚的地步。
如果当初没有选择来到这个学院就好了……
周若馨不止一次产生后悔的念头。
可惜现在她也只能慢慢后悔,在后悔中给陈梦珂舔脚。
陈梦珂是第一次被人舔脚,感觉脚底板有些痒痒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舒服,
但是看着别人只能给自己舔脚却能够带来心理上的快感。
【难怪这贱人这么喜欢让人给她舔脚】
这种高高在上的征服感让陈梦珂十分得意。
「什么周家大小姐,也不过是我脚下的一条贱母狗,一个小脚奴罢了。」陈
梦珂的嘲讽落到了周若馨的耳中,她却不敢反驳。
忽然,陈梦珂想起了周若馨说的话,两只可爱的小脚趾用力一夹,夹住了周
若馨粉嫩柔软的舌头。
「啊呀呀,这种感觉好像真的很不错呢,谢谢周大小姐告知。」陈梦珂将周
若馨的舌头往上一拉,周若馨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这种身体任人支配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陈梦珂又用脚趾提着周若馨的舌头玩了玩,一小会儿后也觉得无聊,便放下
了周若馨的舌头。
「嗯……我想想接下来还有什么好玩的……」陈梦珂上下打量着周若馨,随
后灵机一动,「周大小姐,你说你都有两个男朋友了,是不是应该和男朋友做一
些该做的事情?」
周若馨面色惨白:「不行,陈梦珂,真的不行,我……我求求你了……真的
不行,我……我还是个处女。」
「不行?周大小姐,你是在拒绝我吗?」陈梦珂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陈梦珂,只有这个不行,真的,求你了。」
「如果我一定要呢?你能拿我怎么办?」陈梦珂动怒了,一个贱人居然还敢
和自己讨价还价!
周若馨一愣,随后神色坚决:「无论你怎么羞辱我都行,如果你要我和你的
鞋袜做爱,那么我宁愿自杀!」
「自杀?好!好!你以为我愿意你活着吗?」陈梦珂也露出了决绝的神色,
直接按下遥控的按钮,虽然说杀了周若馨自己的下半辈子估计也要在监狱中渡过,
但是她发起狠来也不在乎了。
当年的场景历历在目,她不止一次想要杀死过周若馨。
「别……」周若馨没有想到陈梦珂居然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死活,趁自己还能
说出话的时候打算求饶。
陈梦珂这才又按了一下按钮,但是她内心的愤怒却还没有发泄完,从边上拿
起了一根鞭子。
啪!
「自杀?」
啪!
「你在跟我讨价还价?」
啪!
「你以为我那么在乎你的死活?」
啪!
「我他妈恨不得你去死!」
啪!
「你他妈还敢用这个来威胁我?」
啪!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啪!
「呜呜呜呜……别打了,别打了……我信,我信……呜呜……我错了……我
错了……我不该威胁你的……我错了……我错了呜呜呜……」
周若馨身上全部都是红通通的鞭痕,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在这一刻低下了高傲
的头颅,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她被陈梦珂打哭了。
陈梦珂解开周若馨的一只手铐:「如果我在三秒内没有看到你和你的男朋友
做爱,那么我就弄死你。」
周若馨见陈梦珂不像是在放狠话,而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也没有敢多说什
么,一边哭一边拿起了陈梦珂的鞋子往自己的下面插。
「啊啊啊呜呜……插……插不进去……我想……我想先跟二男朋友做爱……」
见陈梦珂点头应允,周若馨才又拿起陈梦珂的袜子套在手上插入自己的下体,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用一只袜子自慰。
周若馨低声哭泣着。
啪!
「你他妈哭给谁看啊?」
周若馨强忍着不发出哭泣的声音,眼泪却不住地往下掉。
嗤嗤嗤嗤嗤~
周若馨的下体逐渐产生了生理反应。
啪!
又是一鞭子落在了周若馨的身上。
「叫床会不会叫床?给我叫大声一点。」
面对陈梦珂无理的要求,周若馨也只能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
陈梦珂这才满意,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刚差一点就真的把周若馨给弄死了,如果周若馨没有求饶,她可能真的会
因为怒火攻心而杀了周若馨,到那个时候反而不好了。
【好险……幸亏这婊子没吃过什么苦头,死到临头还是会怕的……】「啊啊
啊……好……好舒服……」
「真是个贱婊子,要是让你的那些奴隶看到,应该不可能再把你当成高高在
上的女神了吧。」陈梦珂嘲讽着,一想起她刚刚在上的模样,她心里就来气,不
过同时也有着隐隐的得意。
在陈梦珂的注视下,周若馨很快就达到了自己的高潮,地上满是淫液。
周若馨虚弱地看着陈梦珂,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陈梦珂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从一旁拿起一根带扣子的绳子扣在了周若馨的
项圈上,又给她解开了镣铐。
周若馨站起来,却又被陈梦珂踢了一脚,雪白的翘臀一颤一颤的,以往坐在
别人脸上的屁股此刻却只能被人用脚踢着。
「用爬的,你以为你现在还配站着吗?」
周若馨忍受着屈辱,只能乖乖地爬行着,就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样。
「猜猜,现在我想要怎么对你?」
「猜不到……」
「我打算带你去别的寝室逛一逛,你今天破坏了你们班的课堂纪律,那么应
该去道歉,对不对呀?」
周若馨惨然一笑,知道陈梦珂打算以另一种方式羞辱自己:「对。」
陈梦珂牵着周若馨走出了薛梦雨的寝室,走向了另外一个寝室。
「陈梦珂?你怎么会来我寝室?」一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女生好奇地问道,又
看到了地上的周若馨,「这不是被我们班长教训的那个转校生吗?」
「周大小姐,说说,你现在是来干嘛的?」
「我……我很抱歉自习课上破坏了课堂上的纪律,特地来这里给同学们道歉。」
周若馨像是落毛的凤凰一样,一点不见往日的飞扬跋扈,要是让熟悉她的见到周
若馨的这副模样,一定会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光说说怎么能表现诚意呢?不如周大小姐您去给她们舔舔脚表示诚意吧。」
恶魔,这绝对是恶魔!
周若馨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还要去好几个寝室赔礼道歉,一下子就心如死灰了。
「呀,她这么贱的吗?不过舔脚就算了,舔舔鞋子就好了。」女生说着,指
了指鞋架。
这个女生也是恶魔,鞋架上将近十双鞋子摆着,让她内心即将崩溃。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我……我现在就去……」周若馨委屈地说道,慢慢地爬过去,从鞋架上叼
下一只鞋子,伸出自己的舌头舔舐着。
而陈梦珂和那个女生则是在一旁谈笑风生,聊着学校内的八卦日常。
暮色渐渐降临,周若馨被陈梦珂牵着前往各个寝室不知道舔了多少双鞋子,
也不知道舔了多少双脚,到最后她已经完全麻木,最后抱着陈梦珂的鞋袜在地上
沉沉地睡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