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孟飘渺】

大的大三学生。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平时里被大家说木头脑袋,其貌不扬的我,居然从万
千追求者中脱颖而出,成功把Z 大的校花追到了手里。
喏,在校门口,不断踮着脚尖朝我摇手,脸上挂着甜甜微笑的漂亮女孩,就
是我的宝贝女友——孟飘渺了。
「笨猪,你怎么这么慢啊!」
刚刚来到这位校花可人的身边,我下意识地想要把这个绝色小妖精搂在怀里
好好亲昵一番,却被飘渺那婀娜灵活的娇小身子轻松躲过。
只见我的宝贝女友气鼓鼓地插着腰,撅起的小嘴,俏脸之上,也是一副不悦
的样子。
今天是我的生日,飘渺答应帮我庆生的,但是因为要在学校处理一些事情,
所以就慢了一点。
「整整二十三分钟!哼~下次再这么慢,以后不理你啦!」
终究是敌不过我的甜言蜜语,飘渺最后象征性地扭了扭身子后,握起粉拳砸
在了我的胸口上,一声忸怩的呻吟过后,小美女贪婪地嗅了嗅我身上的气息,然
后才温顺地挽住我的胳膊,脸上的不开心,已然被幸福美满所取代。
跟我在一起有一种踏实感。
是飘渺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
当然,我感觉她是在骗我,毕竟我全身上下,似乎也只有踏实肯干这一优点
了。
在一起的最初一个月,黏着我的飘渺总是让我感觉有些不真实感。
我从来不敢奢求能拥有这样一个仙子般的女孩作为女友,我甚至做过最最糟
糕的幻想,那就是飘渺其实是某位有钱人的性奴,只是为了一些恶趣味任务,才
答应和我交往的。
不过第二个月的某天晚上,因为过生日而喝得微醉的飘渺红着脸把我带到酒
店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那是多么癫狂的一个晚上啊!喝了些许小酒的我甚至连飘渺的衣服都没脱,
便把自己燥热的欲火浇在了心爱女孩尚未被人开发过的娇躯上。
我俩几乎做了一晚上,接连拿走校花少女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在飘渺
那紧致蜜穴疯狂抽插的我终于明白了这位绝色少女对我的心意。
也是那天之后,我和飘渺的关系可谓是突飞猛进,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身旁
这个抱着我的胳膊,刷着短视频时不时发出咯咯笑声的美丽少女,应该会成为我
要一辈子守护的妻子。
「到了到了,挑礼物吧!」
来到市区中心的百货大楼,我赶紧拍了拍飘渺的可爱脑袋。
有些迷糊的少女似乎尚未从虚拟的短视频世界里醒悟过来,但当她看到一个
时尚女生,拎着大包小包从大门口笑着出来的时候,刻印在女性身上不可磨灭的
购物基因,瞬间便被唤醒了!
「哇咔咔,买东西,买东西!」
飘渺兴奋地抓着我的胳膊,在我无奈地苦笑中把我拖了进去。
前面半小时倒还好,但让我这个古灵精怪的校花女友看到藏在商场角落的情
趣内衣店后,我便坐不住了。
是的,在没追到手前,我和无数追求者都以为飘渺是个清纯文雅易害羞的乖
乖女,但自从那天晚上「亲密接触」过,拿走这个小妖精的第一次后,飘渺便像
是换了个人一样。
几乎每个星期,这个小坏蛋都要拖着我去酒店快活两三次,而每一次,这个
疯狂的小妖精都要把我玩得筋疲力尽,才会选择抓着我的肉棒甜甜入睡。
如果不是经常锻炼,逐渐在戒掉手淫的坏习惯的话,我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精
力满足这个性感小妖精。
不过还好,飘渺的性瘾,只是对于我而言,平日里面对其他男生,她都只是
很有礼貌地保持距离,甚至为了我,她都删除了许多对她仍然抱有幻想的优秀男
生。
我也时常因为这个对飘渺表达过疑惑,但飘渺每次都气呼呼地捶我胸口,嚷
嚷一句:「谁让你拿走人家第一次的,人家这辈子都是你的,你必须负责!哼~」
想起这些快乐的记忆,我又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咦~笨猪!你又在想哪个女孩子了?居然又在偷笑!」
飘渺语气稍微提高一丝,俏皮话语中的些许怀疑,把我吓得后背发凉。
赶紧把我刚刚的幻想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后,眼前的小美女才无语地歪了歪头,
并把手上的性感紫色蕾丝乳罩放在了胸前。
「不许说这种东西,先帮我看看漂不漂亮,回去再收拾你!」
飘渺的胸部并不是那种巨乳,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极品胸器,每次性爱,她
都会缓缓脱掉乳罩,用可爱俏皮的眼神或动作勾引我,每次我兴奋地受不了时,
都会狠狠地把这个小妖精压在身下,狠狠教训一番。
飘渺清楚我这个癖好,所以每次买新乳罩的时候,都要拉我一起,并美其名
曰穿上是为了给我扯掉的。
「唔,可以,不过我觉得飘渺不适合驾驭这种紫色的乳罩,感觉熟女最适合
了,但飘渺的话,明显还是小女生!」
「我怀疑你在暗示我胸小!秦川?」
「啊咧!飘渺大人在上,我小小川发誓,绝对没有这样的暗示!」
「哦~那粉色的呢!喜不喜欢,今晚上穿给你脱哦!」
「唔,太粉的不好,最好有点其他的花色。」
「呐~那这件蓝色的呢?感觉也还行诶……」
未来的一个多小时里,飘渺几乎试遍了所有的款式,甚至是拿在手里就让她
脸红的情趣内衣,都被她放在了面前,让我细细观赏。
些许是和我的探讨让这位外纯内欲的校花少女想到了什么兴奋的东西,在离
开商场之后,飘渺居然拖着我去了趟药店……
在药店老板耐人寻味的眼神里,我不好意思地把飘渺说要买的伟哥和安眠药
放进了兜里。
「伟哥这东西可以理解,毕竟是生日,得好好喂饱我家的小妖精,但是这安
眠药是什么鬼?你要迷奸我啊!」
好不容易来到了公寓楼下,趁着没人,我赶紧摸出飘渺威胁我买的这两种药
片,然后看向了身旁满脸正经的宝贝女友。
下一秒,美少女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拍到了我的身上,只见撅起可爱小嘴的飘
渺急匆匆地抓着我的手,推搡着让我把药片收好后,才用有些后怕的美眸狠狠瞪
了我一眼。
「干嘛?做贼心虚啊,这又没人!」
我挑逗一句,飘渺果然炸毛一样,樱桃小嘴张至最大,一副要咬我的样子。
我反手抬起飘渺的下巴,然后对着那张尚有些不知所措的可爱小嘴直接吻了
下去。
昏暗的楼道内,立刻洋溢着年轻男女激情舌吻时发出的吧唧吧唧声。
过了好一会,被吻得意乱情迷的校花美人从艰难地从我的魔爪中逃脱,再看
向我时,飘渺的眼里已然没有了生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充满保护欲望的
可怜和委屈。
「又,又欺负我!」
眼前的飘渺恋恋不舍地舔了舔满是晶莹口水的樱唇,脸上明明是一副欲求不
满的娇媚模样,嘴里却说着这般毫无信服力的话语。
「好了好了,不弄我家飘渺呢!还有人在家呢!看我晚上好好收拾你!」
温柔地整理了一下飘渺被我粗暴亲吻而变得有些凌乱的青丝,我宠溺地冲她
低语一句。
绝色少女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用好听的温柔鼻音轻轻「嗯」了一句,便主动
环住我的胳膊,跟我一齐上楼。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个人是不在学校宿舍住的,而是在外面租房子,至
于为何,那是为了清净。
要清净是为了什么?
那当然是为了写作啦!
别看我平日里老老实实,不怎么喜欢参与集体活动,可在虚拟网络上,我可
是一位名气不小的写手。
通过码字更新,我每个月的稿酬得有四五千左右,为了保证自己能创造出更
加优质的作品,赚取更多的财富,所以我才选择搬出来住。
我曾经邀请过飘渺一起出来,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美女上下打量了我好几眼
后,清纯的眼神不好意思地落在我的双胯之间后,又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才不要和笨猪一起住,哼~你又喂不饱人家~惹~才不要哒!」
当飘渺刚刚说出这个借口的时候,我倒信以为真但后面接触多了,才知晓飘
渺的宿舍生活差不多比和我在一起还要精彩。
看来每个星期抽时间陪我开房,也只是「肚子」饿了出来「偷吃」而已。
至于为什么不和我在出租屋里做嘛……
那是因为我的一位舍友——大锤。
大锤也是Z 大的学生,不过很优秀的我相比,常年挂科的他简直是学校诸多
老师头疼的存在。
也不是说大锤并不聪明,只是他的心思完全没放在学习上。
是的,他和我一样写文,不过嘛……
他写的是小黄书,而我是正经文。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俩都是,可实际上,我比他菜多了。
不过今晚也不是我们动手,而是……飘渺!
是的没错!飘渺可是个厨艺小能手!这个秘密,可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
尝过她厨艺的同龄男生,也只有我而已。
「飘渺的厨艺可是一绝,之前没跟你说,是怕你嫉妒我,今天的话……就让
你开开眼咯!」
我略显自得地向大锤炫耀道,后者愣了一下,这才敢迅速瞥了默不作声的飘
渺一眼。
「好啦~好啦,瞧把你臭美的!嘻嘻~只会烧点小菜啦!大锤要是不介意的
话……今晚也留下来吃哦!」
飘渺眨巴了一下大眼睛,那可爱爆萌的小眼神,直接让大锤无话可说,直接
躲回房间里了。
「日哦!人家都被你吓进房间了,我家飘渺真是可恶!」
我刮了刮飘渺可爱的琼鼻,借着大锤离去此事,赶紧开口取笑她一句。
小美女瘪着小嘴,俏丽的脸庞似乎无话可说,毫无征兆地给了我胸口几拳后,
才示意我提着食材进厨房。
在厨房忙活的时候,飘渺老是神色恍惚地看着外面,直到确认大锤真的没有
出来后,飘渺才神秘兮兮地蹲下身子,来到了正在清洗菜叶的我身旁。
「喂~笨猪,还记得我让你买的药吗?」
「当然,现在还在我口袋里呢!蹲下来咯得慌。」我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抱怨了一句。
怀里放着两个硬物还要蹲下来,却是挺不舒服的。
「这点小苦~就先吃着先咯~嘻嘻,到了晚上,可有你快活的呢!」
飘渺红着脸庞,像是像勾引人类出卖灵魂的美女恶魔一般,一边从小嘴里吹
出诱人的香气,一边给我描述了一个疯狂的计划!
「今晚我把伟哥兑进果汁里,你喝了!」
「啊!大锤还在呢!我吃着饭,那不得难受死!飘渺,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不行不行,我不答应!」
我赶紧摇头,上次吃了伟哥,肉棒难受得要死,最后还是飘渺绞尽脑汁用各
个部位刺激肉棒,才成功挺过去的。
要是吃饭的时候来一点,哦豁,那估计饭吃完了,我也被欲火烧死了。
「笨蛋,还有安眠药啊!」
「干啥啊?连吃两种,让我在无尽春梦里死掉?当代潘金莲,看不出来啊!」
飘渺被我揶揄了一句,气得立刻用小手扭住了我的胳膊,气呼呼地骂了我好
几句笨猪后,她才消了气。
「笨蛋,谁说给你吃了,是……是给大锤吃的啦!等他睡了,我,我就和你,
嗯,做……」
飘渺声音越说越小,羞红的小脸,很难让人想象这样一个疯狂的计划是怎么
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给男友吃伟哥,给男友的室友吃安眠药,然后在昏睡过去的男友室友面前被
男友大干特干!
这个Z 大校花……真的是,太会玩了!
我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相比于在酒店里按部就班的脱衣亲吻,爱抚做爱,
我立刻对飘渺这个坏主意有了兴致!
「那你可得帮着我点!安眠药发作慢了,我又难受的时候,你必须把手放进
来,不然肉棒难受!」
「讨厌,不许说这么羞的话……我,我其实也吃一点的啦!你放心,到时人
家陪你一起难受,嘻嘻……然后,一起发泄哦!」
飘渺说着说着,还舔了舔了樱唇,我没忍住这个小妖精的诱惑,赶紧和她来
了番激情舌吻……
当我俩快要忙完所有饭菜的时候,也快到了晚饭的时间。
「这么快嘛!哟吼,挺丰盛嘛!鸡鸭鱼肉样样都有,这味道,豁!不比外面
差啊!」
大锤对着桌子上的饭菜一顿猛嗅,脸上的满足和陶醉,让飘渺这个小厨娘,
笑得更灿烂了!
「嘻嘻,要是喜欢的话,以后我常来做哦!」飘渺甜甜一笑,很乐意地说道。
「那不行,不能白便宜了大锤,得让他洗碗!」我有些吃醋,毕竟飘渺可是
和我忙了不少时间,只是吃些好吃的便让我的宝贝这么累,我可是舍不得的。
「呵,别秀了,别秀了,再秀人就傻了,洗个碗嘛,简简单单,你们吃饱喝
足,就出去看电影开房,残局就留给我,放心吧!」
大锤有些不耐烦地说着,脑海里还下意识地以为我和飘渺会出去。
听着他那尚蒙在鼓里的话语,我和飘渺忍不住对视一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
的小奸诈。
「那我去倒果汁哦!」
飘渺忽然起身,冲我打了一个眼色。
我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准备按照计划进行。
「行不行啊!开个瓶盖要那么久,我来吧!」
我忽然起身,快步走了过去,和飘渺一齐挡住了大锤身子后,赶紧倒出果汁,
然后把两种不同的药片混了进去。
「左手是我们的伟哥,右手是大锤的安眠药,呐,他的这杯给你拿着,这总
不能搞错了吧?」
飘渺很细心,知晓此事不能有一点马虎的她,根本不给自己犯迷糊的机会。
我迅速接过果汁,然后又把这杯递给了大锤。
「飘渺不喝果汁吗?是不喜欢吗?」
大锤疑惑地看了一眼我俩中间的那杯混入伟哥的果汁,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我胃口小,喝一杯就OK啦~」
飘渺甜甜一笑,怕大锤不信,甚至还低下脑袋,对着桌上的果汁轻轻抿了一
口,旋即砸吧了一下小嘴,别有意味地说了一声「真好喝~」
正当晚饭即将开动之时,拿起筷子的飘渺又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
「等会,笨猪,我们……我们的鱼呢?」
飘渺没看到蒸鱼,直接向我投来了后怕的眼光。
我心里咯噔一下,顺势牵住飘渺,冲进了厨房……
妈呀,居然把放在锅里慢慢蒸的鱼拿出来了,完了完了,该不会把水烧干了
吧?
还好,以上只是我的担忧。
事实上,锅里的水并未烧干,甚至因为我把鱼晚拿出来了一点而正好撞上了
最正确的时间。
所以今晚的鱼肉格外鲜美!
唔,还有可乐鸡翅,也是非常地美味……
唔,还有果汁,也很甜呢!
还有……还有我就没什么印象了。
嗯,貌似还和飘渺做了整整一个晚上,把她干得哇哇直叫,一个劲地求着我
不要,不可以。
……
「你……你不要乱来!秦川,快,快醒醒!」
浑身燥热的飘渺一边无力地推着我的身体,一边恐惧无比地看着浑身皮肤发
红的大锤!
话语里的颤音,好似落入狼人手里的小红帽求饶般楚楚可怜!
然而……大锤并未停下自己性奋的低吟,他满脸淫邪地看着眼前同样面红耳
赤的校花少女,缓缓站起了身子!
「飘渺,你……你给我吃了什么!啊!肉棒好难受!要,要射精!」
大锤低吼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裤裆高高顶起的他,一把抓住了飘渺
无力的小手!
「你他妈的,是不是给老子吃了伟哥!」
大锤恶狠狠地说道,飘渺此刻已然被吓傻,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是一个
劲地摇头:「不,不是……是安眠药,我……没给,你……伟哥,只是……是安
眠药!」
校花少女不知所措的应答,让大锤心里的怒火,邪恶和性欲直接炸开了。
满脸淫邪的男人哈哈大笑,然后同时控制飘渺的双手,将她拖到了沙发上。
「臭婊子,居然给老子下药!狗日的,你们这对狗男女吃春药,然后用安眠
药迷晕我,好在我面前亲热是吧!」
大锤不由分说地把身子压在飘渺的美腿上,一只大手死死抓住飘渺双手手腕,
另外一只大手,则是兴奋地抓住飘渺不断挣扎的精致下巴。
「看着我!臭婊子!这么会玩?有没有想过被人强奸啊?啊!」
大锤强行扭动飘渺的脸庞,强迫她不断转动脑袋,好让身上的发情男人,好
好意淫这张平日里根本不敢对视的漂亮脸蛋!
「臭婊子,顶着张骚气脸庞,就跑来白给是吧?妈的,老子下午刚撸着管,
突然就跑来勾引我!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法发泄!我的大肉棒告诉你,手淫根本
解决不了,它要操你,它要狠狠地操你啊!」
「哈哈哈,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喝果汁,然后又跑开了?哈哈哈哈,知不知
道老子根本受不了你喝完果汁后舔嘴的骚气画面啊!妈的,搞得老子直接把果汁
调换了,本来以为只是能尝尝你这淫荡校花的口水,但是没想到!哈哈哈!」
飘渺听着大锤的叙述,心里立刻凉了半截。
然而此刻的她,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因为大锤对换了果汁,所以她既是喝了带有伟哥的果汁,又喝了又安眠药的
果汁!
现在的她只感觉浑身无力,眼皮子不断在打架,而小腹深处涌起的迷之骚痒,
又让她忍不住疯狂夹腿!
「不,不要!不可以!」
飘渺扭着脑袋,不停地开口求饶,但大锤只是粗暴地掀开校花少女的上衣,
直接露出了那被性感乳罩裹着的极品玉乳。
「好骚的奶子!」
大锤眼睛一直,邪恶且粗鲁的大手轻松把完全包裹住少女美乳的鹅黄色乳罩
轻松扯下,兴奋至极的男人直接把头埋了进去,对着那对明明只有我才能爱抚的
奶子开始肆意侵犯!
「不,不要,求求你,啊,不可以!啊,请,请停下来啊!啊,别,呜呜,
别咬!不要!」
校花少女连续不断的哀求呻吟里,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吮吸舔舐发出的
「啧啧」声。
飘渺的屈辱泪水已经流满了她的绝美脸庞,明明已经昏昏欲睡,但那残留在
自己体内的伟哥,却诚实地将皮肤敏感度刺激到了极点!
我的飘渺清晰地感觉着身上猥琐男人正用舌头和牙齿不断舔舐,轻咬自己的
美乳,而因为姿势的转变,男人裤裆里的那根坚硬肉棒,也在不停地碰撞着少女
的平滑小腹。
「受不了了,飘渺,我,我要干你!」大锤猛地抬头,越发淫邪的双眸从少
女的美乳缓缓移向了下方!
贞洁的即将丢失,让飘渺害怕得用力大叫,然而被安眠药弄得浑身失力的她
努力发出的软绵绵的求救声听在大锤耳里,不过是欲迎还拒的呻吟罢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这样勾引我的,勾引老子喝你的果汁,然后又故意拖着川
子走!哼哼,迷晕男友,给他室友吃伟哥,然后在男友面前偷情!我的清纯校花
飘渺,玩得可真花啊!」
掀起少女丝质碎花长裙的大锤,又粗暴地扯开了少女鹅黄色的棉质内裤,看
着校花那让男人疯狂的神秘私处,大锤朝嘴里吐了口唾沫,然后开始用力撸动自
己的肉棒!
「干,你给的伟哥,真的厉害啊,就连把肉棒压下去,都很难受呢!」
「不过不打紧,很快它就有校花的小穴吃了!」
「为了报答你这个不守妇道的淫贱校花,我今晚就代替川子,好好把你给喂
饱吧!哈哈哈……」
大锤压着坚硬的棒身,让深红色的龟头顶在了飘渺的密缝中间!
远超我尺寸的巨物龟头缓缓磨着少女蜜汁外溢的穴口,仿佛下一秒,就会用
力侵入其中!
明明宝贝女友的贞洁即将丢失,而我却还在深度的昏睡之中,甚至因为梦见
了和飘渺的欢愉,嘴角微微上扬!
「不,不要,求求你了,这个!啊……你,你怎么可以,好……好疼,拔出
去,拔出去啊!」
飘渺摇头呻吟求饶的瞬间,大锤那根狰狞得吓人的肉棒用力挺入!
比我要大一圈的尺寸,轻松体验到了我当初为飘渺处子小穴开苞时的快感!
校花少女的蜜穴嫩肉疯狂蠕动夹紧着侵犯而入的巨物,若是它有自己的想法,
一定会发出这样的困惑!
为什么几天不见,和自己交合的肉棒突然就大了整整一圈?
大锤的肉棒不仅粗大吓人,就连长度,也是傲人无比!只需将腰往前一顶,
便能轻松往我没开发到的蜜穴深处进击!
「不,不要!拔,拔出去啊,呃呃啊……」
飘渺已然是泪流满脸,羞愧,愤怒,怨恨,委屈,所有负面情绪交织在了一
起,形成了她那极其抗拒侵犯的心情!
但是如愿以偿干到了校花的大锤怎么可能停手,身上的男人死死抱住了少女
的纤细美腿,闭着眼睛的他用心感受着来自校花蜜穴的紧致快感!
每次缓缓挺入,坚硬的龟头就像是在突破无数只小手形成的阻碍一般艰难!
而被侵犯之后的蜜穴嫩肉,又会像死死咬住猎物的毒蛇一般,怨恨而又贪婪
地夹紧男人的大肉棒,一丝都不愿松开!
「哦哦,好,好厉害!飘渺的小穴,真的好淫荡,干死你!干死你个勾引男
朋友室友的淫荡校花!」
大锤淫邪地大笑着,下身的挺动越来越快!死死抓住少女纤细美腿的他,也
开始伸出舌头,用力亲吻舔舐校花少女的光洁无毛的小腿!
「呜呜呜,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的,放过我,放过我好吗……嗯,不要,不
可以再干了,呜呜呜,你……你这是……是强奸!」
起初我的飘渺还会用被松开的小手无力地推着男人坚实的胸膛,但发现起不
到一点作用后,飘渺选择了捂住自己羞愧的脸庞。
她的心里满是对我的亏欠……
「呜呜呜,对不起,笨……笨猪,呜呜,早知道,嗯嗯,就,就不这样玩了,
不要!现在被……被强奸了,呜呜,飘渺,飘渺没脸见人了,呜呜呜,飘渺对不
起,对不起你……」
明明被人肆意侵犯着,飘渺心里仍然想着我,而我这个没用的废物,明明心
爱的女孩正被大肉棒狠狠地强奸着,整个人却只能无力地瘫软在桌子上。
甚至因为这起飘渺因为被疯狂强暴而发出的无奈呻吟而耻辱地勃起了!
我的肉棒,本来是要操弄飘渺小穴的啊……
可为什么那个位置,被我这猥琐的室友取代了呢!
「什么对不起!明明孟校花的骚逼正在死死夹住我的大肉棒,说对不起的,
应该是川子才对吧!这种疯狂的玩法,居然都想得出来,就算不便宜我,以后也
会便宜别人,哈哈哈哈!放着校花小穴不操,现在出事了吧!傻逼!」
以为这个荒唐主意是我想出来的大锤,呜呜渣渣地叫唤着。
飘渺的内心本就因为想出了这个荒谬想法而有愧于我,如今听了大锤的嘲讽,
心里怨恨直接炸开了。
「你……呃嗯,你闭……啊,闭嘴啊!」
校花少女恶狠狠地瞪了正用大肉棒在自己蜜穴里不断驰骋的猥琐男人,用娇
媚的呻吟斥责道。
「闭嘴什么?现在被操的,不是你吗?如果没有川子的想法,我都干不到你
的校花骚逼呢!干,居然还敢往里吸,妈的顶不死你,操!」
大锤用力往前顶着,硕大龟头猛烈撞击少女柔软花心而激发的淫欲,让飘渺
根本不敢再说话。
少女咬紧了牙关,努力抵御着体内不断高涨的淫欲,企图用沉默,控诉着男
人这场无礼的侵犯!
「怎么不说话了!嗯?老子的肉棒不够大是吗?刚刚的呻吟,给我出来啊!」
大锤看着满脸怒意的飘渺,忍不住冷笑一声,缓缓抽出肉棒的他站起了身子。
「你……」
巨大异物滑出体内的异样让飘渺赶紧缩住身子,少女正想问些什么,但大锤
则是冷喝一句,让她转过身子。
「你!闭嘴!」
原来是飘渺被要求转过身子,看着沉沉入睡的我并翘起屁股迎接肉棒的侵犯。
这样羞耻的姿势,飘渺怎么可能答应。
「你不听?」大锤阴着脸庞,看着少女衣衫不整的肉体,缓缓压低了身子,
「不听的话,我现在就把肉棒插进你的骚逼,继续狠狠地强奸你这个淫荡校花!」
「随你便!」
飘渺缓缓闭起了眼睛,直接做好了任人鱼肉的准备。
大锤看着我这宝贝女友宁愿就范,也不愿背叛我的做法,倒是乐得拍起了手。
「不愿意是吧?那我拍照,拍视频,第二天让他看咯!」
大锤一副人渣的嘴脸,气得飘渺咬牙切齿:「你……你要是敢,我,我就告
你!让你这个强奸犯,坐……坐牢……」
这是飘渺当今唯一能的底牌的!
然而当她把这番决然话语说出之时,大锤却是不屑一笑。
这个男人得意洋洋地撸了一下沾满蜜穴淫液的肉棒,淫邪的双眸在我宝贝女
友畏缩在一起的娇躯上游移片刻,接着哈哈大笑:「什么?孟大校花说什么?我
没听错吧?居然要告我!哈哈哈,药是你下的,你觉得警察会相信你这个迷晕男
友,为室友吃伟哥求侵犯的荡妇吗?嗯!」
大锤一把拉起飘渺的头发,粗暴地强迫她转过身子,然后把她的脑袋摁在沙
发扶手上,迫使她看向正在熟睡的我!
「骚货!报警威胁我是吧?那好咯,我帮你……现在我就帮你叫醒川子,我
倒要看看,到时是他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飘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威胁,用力挣扎了一会后,她用手肘顶住大锤逐渐压
向自己的火热身体,一边痛骂道:「你个混蛋,呜呜呜……都是你这个恶心的家
伙把果汁调换,才会发出这种事情的!呜呜……混蛋,人渣,畜生!」
面对飘渺的不断抽泣控诉,大锤笑得更加淫邪了!用力把身子压下去后,他
直接把嘴凑到飘渺的耳边,然后用魔鬼般的低语,羞辱着我这可怜的女友:「什
么?人渣?对,你说的很对!所以你刚刚是被人渣强暴了对吗?那我现在叫醒川
子咯,反正你也不干净了,也别留在川子身边祸害他了,哈哈!要不要?要不要
我现在就叫醒他!让你刚刚你被我压在身下猛操的样子?嗯!婊子!」
无法无天的男人说完,然后一把松开了飘渺,缓缓站起身子的他,淫笑着走
到了我的面前!
「不,等等,你先!」
飘渺心里害怕极了!无论是这个荒谬的玩法,还是果汁被替换的真正原因,
她都要负大半责任!
而且现在被强暴失身的是她,要说背叛,也是飘渺背叛了我!
不敢面对我的少女一把拉住了刚刚在自己肉身上驰骋,狠狠夺走自己贞洁的
猥琐男人,然后用哀求般的语气喊道:「不,这个不行!你个混蛋,你不可以告
诉他!」
「不告诉他那怎么办啊!你又不给我操!我没事干,不就只能叫醒川子来看
戏吗?哈哈,我倒是期待川子醒来后,知道事实经过后的样子了。」
「反正我是被你下了药的,责任可不在我,啧啧啧,也不知道川子舍不舍得
和你这么漂亮的校花分手呢!」
大锤一副吃定了飘渺的样子,根本不管飘渺的阻拦,强行挣脱了飘渺的小手
后,他直接来到熟睡的我面前,然后倒出一杯新的果汁,直接淋到了我的脸上!
「不,不要!」
大锤的动作,直接让趔趄赶来的飘渺身心俱碎……
白天里风光无限,在人群里如同天上不食人间烟火仙子般耀眼的校花少女,
此刻衣衫褴褛地扑倒在刚刚强暴了自己,其貌不扬的猥琐男人脚下,接着用痛苦
的声音苦苦乞求:「真的不可以……呜呜,我不能对不起秦川,你……你干我吧,
我……我不反抗,只有这个,不……不行!」
「呵,我不信呢!毕竟刚刚某个人还说要让我坐牢,我现在药效快过去了,
要是再干的话,不就入了你的圈套?」
大锤冷笑一声,但并没有继续刺激我熟睡的身体,他抽来一张椅子,然后大
大咧咧地坐了上去。
「药效,还……还没过去,你,你一定还想干我!求求了,千万不要叫醒秦
川,你想怎么玩,都,都可以!」
飘渺颤抖地抓着大锤的双腿,美眸根本不敢对视,只是一个劲地哀求对方干
她。
然而她越是卑微,就越容易被猥琐的大锤拿捏完全!
「我不知道哦!反正我不敢乱动,免得被人说我强奸!唔,听你这么一说,
肉棒似乎还很难受嘛,也不知道校花的小嘴是怎么样的……嘿嘿嘿。」
大锤神叨叨地念了一句,飘渺眼里的乞求逐渐变得冰冷,明明知晓对方只是
在调戏羞辱自己,但深爱我的飘渺,还是选择了隐忍。
「我可以随你使唤,但是今晚之后,所有的一切你都得忘掉!不然的话……」
「好了好了,这种好事以后还能碰到才是怪事,我就当是一夜情,放心啦!」
大锤摆了摆手,无比附和地答道,猥琐淫邪的脸庞笑了笑后,他晃了晃胯间勃起
的大肉棒。
飘渺没有说话,挺直腰脊的她轻轻把手放在了男人的肉棒上,少女用力眯起
眼睛,然后缓缓低头,最终在极其不情愿里,恶心至极地吞下了大锤的巨物……
飘渺并不知道,自己以为的约定,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坐在椅子上双腿大开,一边发出舒服呻吟享受着飘渺生涩口交的大锤看了一
眼胯间被自己胁迫的校花少女,紧接着,他露出了一个贪婪的眼神。
……
凌晨四点,我的房间。
可怜的飘渺已经被大锤连续奸淫了五六个小时,在这段让她不堪回首的记忆
里,被大肉棒奸得发情的飘渺,终于沉沦在了无边无际的肉欲之中。
除了要即将被内射时会象征性地求饶几句,其余时间,她都像是一个被玩坏
了的色情玩偶,嘴里只会哇哇乱叫,迎合着大锤的快速抽插。
「啵」的一声,顶住校花少女花心狠狠发射的肉棒缓缓从被干得微微发肿的
蜜穴里滑出。
大锤看着从少女紧致甬道里缓缓流出的白浊液体,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被抗男人肩上的纤细玉腿被随意放下,满脸荡意的飘渺立刻将其夹紧,不愿
让猥琐的大锤,继续视奸自己的私处。
「你……你怎么,又射……射这么多!」
尽管已经接受,甚至享受起了这场荒唐的性爱,但飘渺的内心,却依旧是向
着我的,极少被我内射的小穴如今被其他男人的恶心精液不断浇灌,飘渺心里说
不难受,自然是假的。
红着脸庞,当着猥琐男人的面,飘渺对着被干得淫水直流的骚穴一阵扣挖,
终于被大锤的精液沾满了整只手臂。
「你……混蛋,射那么多,怀孕了怎么办!」
校花少女举着满手的精液,气鼓鼓地冲着大锤吼道,然后猥琐的大锤根本没
有在意,甚至还吹了一个轻佻的口哨。
「怕什么!川子对你这么好,要是怀孕了,指定赶紧娶你进来,倒是我也算
是个大功臣,你还得谢我呢!」
「恶心,滚开啦!」
飘渺知晓自己在没有底线的大锤面前讨不到好处,一把将他推下了我的大床。
「怎么?被喂饱了就要赶人了吗?不说句谢谢吗?孟校花?」
大锤的调戏让飘渺满脸无语,沉默了几秒后,飘渺起身下床,扭着性感蛮腰
来到了正躺在椅子上熟睡的我,然后艰难地抱住我的身体,一把将我摔在了床上。
少女灵巧的小手开始为我宽衣解带,直到我全身一丝不挂后,她才无奈地跪
在床边,开始缓慢而又温柔地帮我口交。
「看什么看!走开啦!我帮你伪造证据呢!不许烦我!」
感觉到翘起的屁股被一双邪恶大手肆意爱抚的飘渺没好气地摇了摇屁股,然
后吐出已然勃起的肉棒,无语地回头看了一眼满脸淫邪的大锤。
飘渺打算让我发射个几发,这样一来,我便会认为充斥着男人腥臭精液气息
和少女淫水的房间是我的杰作了。
「你做你的,我玩我的,又不妨碍你,你总不能用小穴帮川子弄吧?」
大锤一脸理所应当地说着,飘渺什么话都没说,继续做事去了。
「喂,不许再弄了,快天亮了,要是秦川醒了,我一定杀了你!」
飘渺冷冷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用大肉棒摩擦自己阴唇的大锤,眼里似有杀
意流动。
「不插进去,只是蹭蹭嘛!」
大锤一脸无辜,肉棒却继续无赖地磨蹭着飘渺的蜜贝。
于是乎,我的房间里出现了这么一出淫荡的画面,正牌男友的肉棒被校花女
友静心服侍的,而飘渺被奸淫了近乎一夜的小穴,却被强奸犯大锤的肉棒缓缓摩
擦。
气氛十分安静,大家都想着自己的心事。
只有微不可察的淫欲,在我们三人中间缓缓增长。
我在梦里看到了飘渺骑在我身上,娇媚地含着手指,羞羞地坐着我的肉棒,
精关微微一松,直接一泄千里。
而床上的飘渺细心地用小嘴收集着我射出的精液,少女的琼鼻再次闻到这股
腥臭,充斥着浓郁男性气息的味道后,小穴深处的空虚,也逐渐强烈起来。
而大锤借着我女友粉嫩阴唇磨蹭的肉棒,也逐渐恢复了战力,他那淫邪的大
手轻轻抓住了飘渺的细腰,然后做了个深呼吸。
「半小时,最多做~嗯,半小时!」
飘渺自然清楚对方的想法,回头警告的时候,大锤的肉棒已经接着她那缓缓
溢出的淫水,顺利插入了阴道深处。
最后我的宝贝女友,无比幽怨地瞪了身后的猥琐男人一眼,然后继续舔着我
的肉棒,她那淫荡性感的娇小身躯,开始随着身后男人的快速冲击微微摇晃,少
女诱人的红唇不断轻启闭合,时不时发出迷离而又娇媚的呻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