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抽烟的女孩

今天是大學開學日的第二天,初次進到校園的我,趁著空閒的時間在校園裡四處亂晃,看到這麼高的樓層,若不到最上層去瞰視一下風景就太說不過去了。

不過就算是開學日,今天到校的人數似乎不及昨天的多,我胡亂想著這所大學是真的很熱門的大學嗎?一邊爬樓梯往上走,

樓層越高就變得越安靜,我最後一次看到還有活人的樓層好像是6樓吧,那裡有個系辦公室的樣子,再往6樓上去幾乎就跟鬼城一樣,沒半點人影。到了本棟最高的10樓樓層之後,我步入走廊,發現沒什麼風景可以看,把所有教室都晃過再晃回到樓梯正要下樓時,意外的往上面看,

啊!看來上面還有個天台啊!不過一般的學校應該都不開放天台的樣子,但是基於探險的心情,我沒有期待沒有傷害的走上了樓梯,第一眼看到的是厚重的鐵門半閉的模樣,就是沒有完全關上,但是留了一個可以正身走出去的細縫,

我好奇的上前查看,接著我又發現一個奇妙的事情,有一坨像布料的的東西披在樓梯扶手的最末端,旁邊還有一坨....呃...像是女性貼身衣物的東西,也一同披掛在扶手上。

起初我並不在意那坨衣物,我靠近了厚鐵門往裡面一看,不得了呢!有一個女生坐在一些管路旁的水泥座上抽菸,與其說是抽菸更合適的說法是把香菸捻在手上,而她.她..她...竟然還是全裸的?!

我回頭看向那一坨衣物,再轉回來確認這個女孩子一次,然後我稍微懂了。她可能是怕衣服沾染了菸味,所以就將它脫了?...不過想不通的是她大可只脫外衣就好了,為什麼連內衣內褲也...這我就想不透了。

我繼續從門縫觀察,以這個位置僅能看的側面的女孩、全裸的在天台上抽煙的女孩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有動過,看起來像是在放空似的,我仔細端詳她的樣貌,直長的烏溜的黑髮,端莊的五官還帶有些稚氣,給我感覺是一個個性相當認真的女生、白晰的皮膚、她沒有坐得很直,而是稍微的往前頃、翹著腳看起來十分高雅,胸部與腹部中間擠出一道折痕,但是腹部是緊實的看起來絲毫沒有贅肉,修長白皙的腿,這條腿如果能配上辦公室短裙的話,想必能夠屢獲不少的腿控對她死心塌地,不過最吸引我的還是那漂亮的側乳...

直到她把捻香煙的手舉起來吸了一口之後我靈敏的縮回死角後面,並回頭看著她垂掛在扶手上的衣物,心裡面有一股惡趣味正在蠢蠢欲動。

我放輕動作並且小心翼翼的取走她的衣服與貼身衣物,內衣褲是純白色的,真的很會選,如果她穿上身上,搭配她的烏溜黑髮肯定是明瞭又直接的性感麗人,我成功的抱走衣物之後,悄悄的走下樓梯,緊張的往後看,確認她沒有追出來,然後我躲進廁所,找尋可以藏匿這堆衣物的適當位置。

我在想著要藏在哪好的過程中順便也想起了她長得像誰來的,對了!就是[森川涼花]這一型的女孩子,

一臉看起來就像是在學校總是名列前茅、品學兼優的乖女生,家境嚴格因此鍛鍊出一股端莊氣質的女生。再加上臉蛋漂亮,簡直就是無所不能,氣質內涵外在與禮儀什麼都行的女孩子。

我還特地將她的衣物折得漂漂亮亮的,看了也舒服,內衣內褲就夾在她的外衣物裡面,因為布料太少不太會折。折好之後藏進男廁所邊間唯一馬桶式的置放在水箱上。覺得等等有好事發生的心情假裝什麼事也沒有的走出廁所,我遐逸守在通往天台的唯一通道,坐在樓梯口無意的滑手機,專心的豎起耳朵聆聽,一定要把事故營造成是她先發現我,而非我先發現她的順序,這樣子立場才對我有利,

我首先等了15分,都過了15分,我們緊張的頻頻的回頭往上面看,希望能看到好東西。心想著,這個女生到底還要放空多久才知道她的衣服不見了?我再給她多一點耐心,正在盤算著如果我主動上去發現她的局面,那我的贏面會是多少時,聽到後面有像是光著腳重踩樓梯的聲音,我還沒有轉頭而是再等一下...等著我真正要的暗號聲。

終於,我聽到背後傳來一聲像是瞬間被嚇到而呼之欲出的驚叫聲,我迅速往回看,看到一個全身肉色飄著長頭髮的人影閃過去,這正是我要的暗號,我的機會來了!我站起來拍拍屁股,不慌張的慢慢走上樓去,營造出一種「咦我剛剛好像發現上面有人,我好奇的上去看看好了」的假掰模樣。

我回到剛剛那個厚鐵門那邊,門是闔上的但沒有完全關上,因為門栓在裡面,我推開門後,看到女孩就坐在剛才我看見她的位置,同時女孩也一眼看見我,她驚呼了一聲,然後自己趕緊把嘴巴摀住,這個動作好像有點淘氣,

她看到我之後立馬用雙手緊緊裹著胸部,雙腳夾緊,充滿敵意的看著我。這時候我想該說些什麼比較應景呢?然而看到她因為裹著胸部擠出這對飽滿渾圓的乳房時,我於是不小心就沉迷在胸部之中了。

「喂!我知道你要幹嘛!」裸體的女孩注意到我在端詳她於是發難。她眼神凌厲的直瞪著我,我第一個想法是她說起話來跟不說話時的氣質好像完全不同。

「我知道你想幹嘛!我什麼都聽你的,你快把衣服還我!」

前面這句我是不太能理解啦,講得好像是我打算強姦她一樣,我哪是這種人呢?
不過聽到中間那句,我的眼睛都亮起來了,她「什麼都聽我的」,那也就是說....嗯,

我想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意外的將她的這段話脫口而出,而且也被她聽見了。

「對啦。」她的聲音變得沒那麼強勢了並說「我什麼都聽你的,真的!只要求你把衣服還我...」

我回答:「呃,那,我怎麼知道妳會不會耍賴呢?」

她「嗤」的一聲嚇到我了,想不到她外表看起來這麼莊重的女生,講話的方式卻意外的....直率?

「那你想怎樣你說阿」女孩回。

現在她又丟出一個問題給我了,我想了想,努力的讓自己的視線可以離開她那迷人的身體,想想想...啊我想到了!這時候我怕驚嚇到她,於是從口袋裡慢慢的拿出手機,但她還是驚慌了。

「喂!你想幹嘛?」女孩問。

「喔是這樣的啦,我怕妳事後反悔,不然妳讓我拍一張照,當做我們的約定,然後我就還妳衣服,怎麼樣?」這是我想出最能保障這個承諾的方法。

「你這個臭傢伙!竟然趁人之危!」女孩開始生氣的辱罵我。

「喔不要?那算了,妳自己看著辦吧」我轉身假藉著要離開,這個性格強勢的女生立刻在後面喊住我。

「喂!等一下,別走!好啦!」

我回過頭看著她的臉,想確定她剛剛答應我什麼。

強勢的女孩說:「我說,我給你拍就是了,只能一張哦,拍完你就要還我衣服!」

我補充:「而且妳還要聽我的話,我要妳做什麼都行,對嗎?」

強勢的女孩又「嗤」了一聲,咬著牙齒好像非常生氣的樣子,但這也只能怪她自己吧,沒事把內衣內褲也都脫了幹嘛?還直言直語的強調自己肯聽話,我只是正好利用了這點罷了。

「對!...你要拍就趕快拍,拍完趕快還我衣服,我什麼都聽你的,這樣高興了嗎?」女孩突然站起來面對著我,手還是裹在胸部,腳夾得緊緊,好像是被我氣到坐不住了。我想要是我再不快點做決定的話,她可能要把內頰肉都咬出血了。

我勾著嘴角笑嘻嘻的拿起手機對著她,雖然她現在眉頭緊鎖、凌厲的眼神中充滿著悔恨,但我還是覺得她的樣子很好看,尤其是那對渾圓的乳房,雖然她緊緊裹著胸部,我還是看得出來,她身材相當的有料。

「呃,那個,可以請妳把手放下來嗎?」我害怕的問,心裡還得做好她即將又要暴走的心理准備。

「你要求很多欸!渣男!」

她再次的又辱罵我,什麼渣男,好像我傷過她的感情一樣。不過也是,面對一個全裸沒衣服哪裡也沒得跑的女孩子,我確實是有點渣,但是我有點也不在意,因為她還不知道我究竟有多渣,我今後絕對會渣得她不要不要的,但又不得不聽我的。

我再將視線移到她凌厲的眼睛,她的雙眼看起來就快冒出火焰來了。我沒說話,只是對她挑挑眉毛。

女孩又「嗤」了一聲,然後一副不情願的態度慢慢把雙手放下,貼在大腿前側。能這麼近距離的看到這對飽滿、渾圓又挺翹的乳房,往下還有緊實的肚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隱約看得到肌肉線條,下體的疏毛也很適量,完全沒破壞掉整體的美感。能親自見到我就已經生無可戀了。更何況我現在居然可以將她打包回家的慢慢欣賞。

我再度舉起相機:「來,看這裡~」

「看你的大頭啦!要拍快拍!」

好兇的女生,我至今仍然對她沒有印象,她究竟是誰呢?她講話的方式好像她在學校很有名分的樣子,但我仍然沒有任何頭緒。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如果我在公共場合見過,我是不會忘記的。

(喀擦!)

我想不只是她,連我也被自己的相機快門聲嚇到,我居然忘了關聲音。她臉上的怒氣絲毫沒有銳減,但是細微了改變一些,在原本的傲氣之中因為快門的聲音而夾雜入了氣惱。

「好了!這樣子你能還我衣服了吧!」

女孩被我拍完照立刻把雙手再放回身上,一屁股坐回原位,並且移開視線,好像不想要再多看我一眼似的,感覺還真受傷。

「放心。妳在這裡等等,我立刻去拿」說完我轉頭離開時,還是聽到她在背後偷偷的罵我。

下了樓梯,我到原處取她所有的衣物,然後輕鬆愉快的步上天台。看到她涂自的蹲在地上。我想她可能沒有注意到,這個姿勢可以讓我從側面空隙看見她的下體那條縫,不過我很快就移開視線,就怕被她發現,然後又要罵人了。

我小心翼翼的跟她保持距離,就怕她突然撲過來揍我搶我手機,我把衣服拎在手上晃晃給她看,然後輕放在我腳下的地上。看她沒有爬起來,於是我趕緊的轉頭迅速離開。

++++

事隔了幾天,我再也沒有在學校再看過她的人,就連重回現場之後也沒再發現裸體的抽菸女孩,我只能盯著照片睹物思人,這張照片讓我打了好幾發手槍,事後後悔著當初應該和她要個聯絡方式的,不過當我提出這個要求時,她肯定又要對我暴怒,我想起她暴怒的模樣,老實說長得端莊脾氣差的女生好像蠻少見的,一般有教養的女生就連處事的EQ也都挺高的,至少不會隨意的開嘴亂噴,想到了這裡我便不自覺地嘲笑了自己,天天祈求老天爺讓我再遇見她一次。

++++

來了星期五,聽說早上校園有一場學生集會,因為議場太小的緣故,只能分批分系所的進場參與,想必又是一個吹冷氣睡覺的好場合。我一進議場就定位之後就不管周圍的吵雜聲趴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總之吵醒我的是一個會變魔術的講師正在和在場同學玩有獎徵答,他的丹田有力的把我給震醒過來,都醒了我也只能跟著參與他的遊戲。

到了下一場司儀一個學長首先介紹了一個像是學生會的社團,介紹學生會的內容、包辦事項、成員幾個、要怎麼入會等等,後來又似乎要歡迎某個學生代表上台說幾句話。學生代表上台之後我的眼睛瞬間比午夜中的燈塔還要照耀,是那個抽煙的女孩!!

我偷偷的拿出手機複習她那天同意我拍的裸照,然後勾著嘴角自己一個人像瘋子一樣笑到不能自我,內心暗忖:原來她是學生代表,怪不得她那天說話的方式好像她是學校當中一位很重要的人物一樣。不過想想其實學生代表也沒那麼重要,應該是她患有大頭症的緣故。

我一旁看著抽煙女孩在講台上大談擴論、遊說著能為我們新生爭取什麼福利時,好像對演講這種事駕輕就熟的樣子,我數次拿出她的裸照,看著有穿衣服與沒穿衣服的她自行比對覺得有趣,不時的投射電波給她,希望她趕快認出我來,然後履行我們的約定,

後來我恍神了一下,聽到她堅定的說出:「要的人,現在麻煩舉一下手!」我不沒聽到她前面說了什麼,不過有這個機會讓她注意到我,我當然是想都沒想的就舉了。

舉手的在場一共有三個,這批新生還真的是比想像中的還要興致缺缺。抽煙女孩從她的左手邊一一的清點響應她的人,最後她總算看到跟著舉手的我。這只是一間中小型議會廳,桌面上附著各自座位的麥克風,我就坐在前兩排的位置,她看向我的時候,我注意到她的頭微微的往後抖了一下,停留時間也比其他人多了半秒鐘,我內心就快壓抑不住欣喜想:很好,她認出我來了!

「那麼剛剛舉手的同學,等一下到司儀這邊拿一下表格,以上報告完畢,謝謝各位新生學弟妹。」

抽煙女孩別過頭之後自己做完了結尾,沖沖的下台,我無意間的眼光緊咬著她,像是很擔心她又無故失蹤讓我找不到人似的,就在她走近門前正要離開之前,我清楚的見到她氣勢凌人的回頭,並且看向我所在的位置,距離雖然有點遠,但是算是有跟她對視到吧!

接著又換下一個某個新成立的系所主任上台宣傳他們的科系,我已經坐立難安了,深怕她又要從我的手中逃脫。我又得只看她的裸照打手槍,而碰及不到她的身體。

過了一會,剛剛跟抽煙女孩一起出現的司儀從門口走了進來,手傷那著幾張剛剛提到的[表格]第一個就走向最近的我,學長發了張表格給我,接著又說:「我們系會長說要找你,能請你出去一下嗎?她就在外面」說完之後學長穿越了走道繼續發他的表格。

我捏著紙張,衝忙的連內容都懶得看就起身離開座位。走出門後,立刻就看到抽煙女孩盤著手放在胸前,怒視的直瞪我。她大步的走上前來,一手直接把表格從我手上搶了過去,大罵:「你不准填這張!」

哈哈..哈哈...這就是所謂的反差萌嗎?剛剛在講台上凜然正氣的模樣,怎麼瞬間就變換成一個性格潑辣的悍婦了...

她看起來很熟練的從腰間上冒出一支原子筆,迅速的在從我手中搶過去的表格上快速的寫字,我停頓著看她的動作,一下子她又把表格塞回我身上,被搶了幾次之後表格也變得皺巴巴的了。我剛瞄到了她好像是寫了一排的數字,注意力又被帶回她身上。

「這是我的手機,你要找我就私下找!還有!不要來我們系所找我!你要是敢來妳就死定了!」又是一陣氣沖沖的放話,放完她理都不理的掉頭走掉,我只有愣在原地緊緊握住這組號碼,並心存感激的謝謝老天爺恩賜良緣。

++++

我把手機號碼儲存到手機裡面,不過Line連續同步了好幾遍之後仍然沒有跳出她的頭像,我猜想如果不是她又特別設置隱私的話,就是她給我假的電話,例如這該不會是司儀學長的電話吧。

想了半天之後,我還是決定用傳統的簡訊確認一下真假。後來我發了一則訊息過去內容寫著:「今天想上來抽煙嗎?」。嗯我這樣寫很好,既能保留自己的身份,即使是寄錯人也能不被對方不當做一回事的忽略掉。一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發送了訊息。

而直到我再次拿起手機,發現號碼的主人已經回訊了。號碼主人只回了:「下午5:30」,回了回了,抽煙女孩她真的回了!事隔了這麼久,我等不及即將再見到那個抽煙女孩。

++++

在離下午5點的時候還有4個多小時,上課時我滿腦都是她,也更頻繁的把她的裸體照拿起來預習,一邊想著[等會見到她之後該和她聊什麼]、以及[我該如何利用這張照片?]、後來又猜想著[要是她其實是設局找學長教訓我怎麼辦法?],雖然後果可能有各種的可能性,但還是親眼為見最重要..

終於到5點了,我在廁所前整理我的服儀,做發聲練習,考慮著要不要帶什麼見面禮給她,然後盡量讓自己避開那個通往神聖殿堂的樓梯,每個5、6分鐘我就拿出的手機確認時間...

直到螢幕上終於顯示了5:30了!

好!出發吧。我繃緊神經一面注意各種風吹草動,除了遠處有學生在排校車時的細碎談話聲之外,在H棟學樓裡面走動的學生也越來越少了。就和第一次來這裡逛逛的時候一樣,越高層樓吵雜聲就變得越細薄,來到通常神聖殿堂的階梯時,我在樓梯口豎起耳朵,仔細聆聽有其他男子的交談聲音,如果她帶了一群人在上面埋伏我的話,肯定會有各種聲音,畢竟能讓男生們氣憤的事,就是冒犯了他們家的女神,以我的看法,像她擁有這般極品美少女的外貌,想辦法能爭取得到她一絲絲好感的人一定多不勝數,

我放輕腳步走上樓梯,沒有聽到任何吵雜的聲響,反而是上頭傳來的輕拂過鐵皮的風聲,除此之外像是來到無人的仙境。拐彎過後,我邁入最後一節樓梯,映入眼簾的是手扶把的最末端垂掛了一讓人熟悉的衣物,我定眼一看,這坨衣物的旁邊還有一疊布料更少的衣物,而出了天台的厚鐵門沒有關上留了一盞單人可能通過的細縫,

我先是走向那坨衣物,拎起垂掛在扶手梯上的純白色的內衣及內褲時,心裡面各種邪惡的思想瞬間就把剛剛還在鑽牛角尖的負面想法全都一掃而空了。

我轉身推開鐵門進去,一眼就看到了抽煙女孩就坐在第一次我撞見她的位置上,她老樣子樣一手捻著菸,一手撐在旁邊,翹著腳姿勢看起來相當的優雅,最重要的還是她仍然跟第一次同樣身上光溜溜的什麼也沒穿。

「你來了啊,渣男!」抽煙女孩注意到我之後,轉頭就是噴了這一句話,但她卻沒有因為被人看見而迅速的遮擋自己的身體,

才一進門就被她噴到心坎裡的我,只能心裡面默默的嘲笑自己。我看著她把香煙熄掉,然後站起來面對我,一陣風吹了過來,她不自覺的用雙手在身上撫摸了一遍。我瞬間看傻了眼,她撫摸身體的動作,以及她的雙手撫摸過的部位,真的好美,實在符合我心目中的極品美少女的稱號。

「你在看什麼阿,渣男!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又被噴得滿臉都是,回過神來,對了我找她有什麼事呢...我想了想,回答:「我找妳,履行妳做過的約定。」

裸體女孩「嗤」了一聲,說:「那你要我做什麼?」

她說話速度快又強勢,完全不像是一般情況下的女孩子會有的態度,即使自己是全裸(又無助?)的模樣,她仍然可以輕易的駕馭並且完全的主導場面,這讓我不得不佩服她,真不愧是許多人推選出來的系會長。

經她這麼一問,我腦海中閃過各種清晰又健康的A片的橋段,以及各種色色的、變態的、猥褻的Play調教方式,說不定她可以實現我所有的願望喔!不過我想剛開始可以有風度一點,然後再慢慢的加重加入更多的玩法。

「那~~~~既然天氣這麼好,妳就先幫我吹一炮吧」我已經努力的吧話說得不像是在恐嚇威脅了,只見她眉頭緊鎖了一下,看我的眼神又變得更氣憤了。「呵...可以嗎?」

裸體女孩聽完不發一語,雙手交叉在胸部部,往旁一邊走去然後回頭說:「過來阿!你不是要嗎?」

我跟著她過去,只見她站在原地不斷的瞪我,我才想到,喔對喔...我找到了一處靠牆的位置,把褲子脫下,肉棒已經彈出來大概有7、8成的硬度了。裸體女孩走上前直到在我前面跪下時都還怒瞪著我,我扶著肉棒指著她的臉打算餵她吃,

「手拿開啦!」說完,她一手握住肉棒,我瞬間感覺到一陣的觸電。她的手掌好冰,我從上帝視角看著她渾圓飽滿的乳房,從這個這個視角來看胸部是最棒的。我觀察著她怎麼做,其實我假想她應該是新手,可能做得會不怎麼好。於是,她先是用舌頭靈活的舔食龜頭,把龜頭舔濕了後,再慢慢的往後面一段一段的舔,等到整支肉棒都潤滑了後,她將嘴唇收縮成O字型,先是含吸住龜頭的部位,再慢慢的往前,讓肉棒整個沒入她的嘴裡。

我不得不說,她做得超棒的!難不成她有男朋友嗎?如果有的話,應該就不至於被我拍照也不可能答應幫我口交了吧。如果沒有男朋友,那她的技巧是從哪裡學來的?A片嗎?總總謎團在我的腦海中閃逝過去。

等到她用嘴巴固定好我的陰莖之後,雙手轉撐在我的大腿上,開始全心全意的動起來,維持著常速的一前一後,她吸緊的嘴唇也絲毫沒有偷懶,專心的閉著眼睛做好她眼前該做的服侍,

能讓這麼一個極品美少女在天台上以全裸的姿態替我口交,這簡直比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還要再可貴100萬倍,就在我想伸手碰觸她的頭稱讚她時,她感覺到的瞬間停下動作,「啪」的一聲將我的手拍掉,然後怒瞪了我一下,又自己繼續動作起來,

呵呵...好喔,看來我懂了她不喜歡我碰她,不過她還是做得相當的好,讓我忍不住的想要稱讚她,為了避免我再做多餘的動作影響到她,我只好把手掌貼到後面牆壁上,讓她知道我會安分一點,

不久後,我感覺上來了,「我要射了..我快要射出來了...」身為一個有禮貌的紳士,我只能這麼提醒她,如果她不喜歡我碰她,那想必她也不會喜歡我硬是在射她的嘴裡射精,於是我出聲提醒她,但是她似乎沒有放慢速度,反而是更加快進出的速度,我也不管了,當我提醒她之後不到30秒,我下半身抖了一下,能夠讓這種極品美少女吹到射的感覺,是用千言萬語道不盡的享受。

裸體女孩在我射的過程中停下動作但是她並沒有閃躲射精的瞬間,而是整個過程都被她含著射,我還能隱約的感覺到她嘴裡刻意的用著舌尖挑弄著龜頭前端的孔,而能夠經歷到這場美夢的我已經生無可戀、死而無憾了,

射完的我出了一身冷汗,她含著滿口的精液將肉棒離開嘴巴,雙眼盯著我看,像是在詢問:「這些東西要怎麼處理?」

我說:「吞下去」,然後指著陰莖「這邊也舔乾淨」

我看著她「咕嚕」的吞下去之後,她張開嘴巴讓我看一下,再用手拎起我射完之後已經呈現半軟的陰莖,手勢有點像是拎著髒東西一樣,一步步的用舌頭替我清理肉棒。

清理完後,我把褲子拉上,裸體女孩也站起來拍拍自己的膝蓋,我想要稱讚她,但是想起不能摸頭,於是我試著裝出自己最溫柔的聲音向她說:「那個...妳剛剛做得很棒喔」

只見裸體女孩只把雙手再次盤回胸前,一樣眼神兇狠、皺著眉頭怒瞪著我看,「死處男,竟然給我射那麼多,廢物!渣男!」

呵呵....好哦。我心裡面只能嘲笑自己,誰叫你要稱讚她,被罵了活該。不過這也表示說她剛剛吞掉了我大量的精液對吧,那我也佔到便宜了,也就別跟她計較了。

「你!還有什麼事嗎?如果沒有事要做了話,那我可以走了嗎?.....渣男!」

我不得不說,她真的很強勢,最算我們剛剛才做過親密的接觸,她的態度仍然非常的主攻,我還真佩服她在被我從某種層面上的侵犯過後還能夠如此的堅定立場,

「那個能不能別再叫我渣男了,實在很傷人的,況且.....」

我話都還沒說完裸體女孩就又立刻插話進來:「誰知道你叫什麼阿!渣男!變態!死廢物!」

呵呵...好喔,話說回來她講的也有道理,我不知道她叫甚麼,而她也不知道我叫什麼,坦白說我們雙方都還是不知道彼此姓名的陌生人,只是她總是主導一切,我都來不及問她的名字,也來不及自我介紹,

我想了想,既然她都能二話不說的幫我吹一炮了,那我應該可以限制她怎麼稱呼我吧。不過叫「主人」也太過普遍了,也不夠討喜,最後我總算是想到要她今後怎麼稱呼我,

「這樣好了,從現在開始,我要妳叫我(親愛的老公),有記起來嗎?」

裸體女孩又是「嗤」了一聲,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把頭撇開,這個動作好像是在說「這個男的沒救了」

我不理會她的反應,一邊打趣的說:「好,那現在妳練習叫一次給我聽聽看。」

裸體女孩回過頭怒瞪我,像是在看著自己的殺父仇人一樣,我感覺她再瞪下去眼球恐怕要掉出眼眶了。

「親愛的...老公」裸體女孩像是強迫自己的順利說出這句話,

我決定見好就收別再為難她挑她的語病了,「嗯,好乖,叫得真好聽」然後給她投以一個像是智障的傻笑,我以為她會有反應,當然她還是「嗤」了一聲,

「那今天就先饒過妳吧」進入聖人模式的我,心胸也像聖人一樣寬廣了。我舉手揮揮向她掰掰,轉身離去,不過在下樓之前我忍不住又回頭看她一下,她還站在原地並且狠狠的怒瞪我,我想她現在一定在心裡面用各種粗俗的字眼在狠狠的飆罵我吧。

直到我走到停車場打算騎車回家時,我才想起自己是不是又忘記問她的名字了呢?不過我想今後還是有機會的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