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生的美艳母亲

我和女友慧租住在一个单位的筒子楼里面,我们同居已经一年多了,她是大我一年级的学姐,说是学姐,她比我还小一岁呢!她今年就要毕业,去了外地实习。

我打开门,一个身影身影闪了一下进了卫生间。我知道一定是慧回来了。

“哗啦!”卫生间的门插上了。我有些奇怪,往时,家里只有两个人的话,她是不插卫生间门的。我敲下门,里面没有反应。我只好回沙发上,过了许久,里面还没有动静。

“小慧,别闹了,快出来吧!”我高声的喊道。里面还是没有声响。

我搬了凳子,从上面的窗子里望进去,小慧正坐在马桶上,脸绷着,好像是生气了。

“小慧,快出来!”我拍了拍窗上的玻璃。

小慧站起来,慢慢的开了门。我抱住她。她生气的别过脸。“你昨天上哪儿了,也不说去接我,害得我半夜一个人从火车站回来!”

“那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我涎着脸说。

“还说呢,你的电话一直关机,你去哪儿了,昨晚?”她拧住我的鼻子问。

“我去给一个学生补习功课,晚了,就住到附近的一个同学哪儿。”我们学校的大部分学生在外面租房住,所以这个谎应该能够撒得过去。

“那你为什么关机呢?”说着,他从裤兜里掏出我的电话。

“我……可能是没电了吧!”我搪塞着。

小慧开了我的手机,“滴滴”手机又关上了,的确是没电了!“哼!就绕了你吧!”她终于松口了。

我松了口气,轻轻抱住她。“小慧,你累了,去休息会儿,我要备会儿课,下午还要辅导学生呢。”

她一下子急了,“怎么,往时,我们要是一个星期不见,你都憋得难受,不管什么地方什么时间都要要,今天你怎么了?”她捶打着我的胸膛。

“昨天在同学那里喝了些酒,我俩聊天有聊到很晚,而且我还有点感冒。”

我故意装作虚弱的样子。

她关心的摸着我额头,“人家昨天没有给你打电话,想突然回来给你一个惊喜,你倒好,哼!”

她伸手摸向我的裆里,天啊,这是我的鸡巴一点反应也没有。昨天晚上和茹做了三次,也难怪!不过我和小慧一晚做四五次的时候也有啊,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我慢慢的拥着她到了床上。

“远,你怎么了,你从来没这样过啊?你是不是真的病了?”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我慢慢的躺到床上。

这是小慧脸色潮红,呼吸也变得不均匀起来。她慢慢把我们两个人的衣服脱光,俯下头,一下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下面受到刺激,加之看到小慧青春的躯体,我渐渐有了反应,鸡巴直立了起来。

“你累了,让我来吧!”小慧骑了上来,开始套动,我努力迎合着,并使劲儿挺动着,我怕她会有所怀疑。

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做爱的时候,我的眼前总晃动着茹的影子,一会儿鸡巴软了。小慧从我身上爬下来,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又俯下头舔着我的鸡巴,直到他又硬了。

这样小慧也终于达到了高潮,我也射了精。

我们相拥着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了,我给手机换可一块儿电池。“叮咚!”有一条短信进来,小慧拿起我的手机翻看:远,记的下午给娜娜上课,我就不过去了,晚上能过来吗?我给你做好吃的!茹。

我也正凑过头,我俩同时看到了这条短信。

“王明远!你这个骗子,你骗我!”小慧抽泣着把我手机狠狠地扔在床上。

我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我下午上课走的时候跟她打招呼,她也不吱声。

上课的时候,我有些神情恍惚,总惦记着家里的小慧。

李娜注意到了我的表情,调侃道:“老师,怎么不高兴,是不是我妈妈给你的钱少了?”

“呵呵!哪里!我有点感冒。”我搪塞道。

上完课,我给茹姐打了电话,告诉她我今天有同学聚会,不能过去了,就匆匆赶到我的住处。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小慧已经走了。

桌子上有一封信,我急切的打开它:远!我的老公!请还允许我这样称呼你。

这次回来本来是有好多事情和你商量,我们的实习已经结束了,我打算和你商量,我先到南方发展,等你毕业了,如果我有所成的话,你就过去。不然我就回来,我们一块儿去学校教书,那该多好!可是现在……我希望你只是一时的乱性,而不是爱上了别人,我也知道你也一直在意我给你的时候不是处子之身了。

可是,那都是过去了,不是你把我从别人手上抢过来的吗?好了,不说了。

远,我走了,去了南方的某个城市,我的手机也换了,不要试图和我联系,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如果你到时候还不能忘记我(也许是我自所多情吧),一年后我会和你联系的,我记着你的e-mail。

每天上午昏昏的睡觉,下午去给李娜上课。我有意的回避茹姐。

10多天过去了,李娜的英语水平有了一些提高,我们学校也开课了,同学们聚在一起,我的心情好多了。有时候想起小慧,我觉得我还是爱她的,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一个人孤单吗?也有时候想起和茹姐的那一夜,觉得恍如梦境。

开学后,我改为每周周末两天下午给李娜补习功课,因为李娜平时也要到学校上课。茹姐有时候打电话给我,我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

秋天到了,校园里的银杏树镀上了一层金黄,天显得那么高远。我有时候一个人独坐在夕阳里看那一片片的落叶,看天空中独自盘旋的苍鹰。

10月20日是我的生日,我的那帮哥们姐们为我祝贺了一番。我多喝了几杯。独自一个人回到了住处,我不敢开启房门,我知道我开启的将是孤独寂寞和无边的暗夜。

我一遍一遍拨着小慧的电话,“你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见拨!”我猛地将手机扔下墙角。可是它并没有摔坏,反而响了起来。我赶紧捡起来,潜意识里那应该是小慧的电话吧。

“你是明远吧?”

“小慧!我终于拨通你的电话了,你好狠心,不接我的电话。”

“谁是小慧阿,我是你茹姐!”

“你?……我……”我一时语塞。

“明远,我听出来了,你喝多了,你干吗折磨自己?你好像和女朋友闹别扭了,是吧?”茹关心的问道。

“嗯!我好难受,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远,你在哪儿,我过去陪陪你,好吗?”茹姐急切地问。

我说了我的地址。

茹姐赶过来的时候,我正跌坐在住所的门口。她从我身上摸出钥匙开了门,把我放到床上,我记得她给我到了水漱口,还给我洗了脚。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我推掉了身上的毛毯,发现茹姐偎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这时我的酒已经醒了。我推了推茹姐,她呻吟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我把她轻轻的抱到床上,“到床睡吧,别着了凉!”

这一夜我们都没有冲动,她听我给她讲我和小慧的故事。

时间过的真快,冬天转眼来了。一个周末,我接到茹姐的电话,她告诉今天给李娜上完课,不要走,在别墅里等她。

我对李娜的英语是多让她自己阅读课外读物,加之经常的口语对话,我发现她的成绩提高的很快,这次的期中考试考了80多分,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艺术生已经很不简单了。今天的李娜上身穿了一件套头羊毛衫,下身穿了一条很紧身的牛仔,,披散的长发扎了个马尾辫,皮肤牛奶般的白皙。我从来没有仔细的打量过她。

“老师,我是不是很漂亮?”李娜调皮的问。

“切!小孩子丫丫,怎么问我这样的问题!”

“呵呵!因为我今天发现老师的眼光有点色!”

“好了,不开玩笑了,开始上课!”我一本正经得说。

“好吧!”李娜嘟起了嘴。

在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茹姐来了。他还拿了一个厚厚的包裹。等到李娜走了,茹姐关上门,打开那个包裹,原来是一件黑色的羽绒风衣,是今冬比较流行的款式。

“愣着干嘛,来,试试合适吗?”茹姐招呼我。

“哈哈,真帅呆了,我敢说超过王世文!”茹姐笑着给我趁拽着衣服。

我在镜子前照了照,还线的身高,穿上这件衣服真的很合体,我不禁佩服茹姐的眼光。这时,茹姐又把一个信封递到我面前。

“什么呀?”我不解的问。

“你给李娜上课的课时费啊!”茹姐把信封塞到我手上。

我打开信封,是一叠崭新的百元大钞。“茹姐,你这是…”我又把信封推给茹姐。

“收下吧!这是你应该得到的!”茹姐硬是把它赛道我的口袋里。

“我还要送给你一件东西。”茹姐得脸有些红。

“什么?”我不解的问。

“你猜?”

“我猜不出来。”我实在不知道她再耍什么花招。

“你凑过耳朵来。”

茹姐一下抱住我的头,用嘴摸索我的耳垂,小声地说:“屄!我要把我的屄送给你!”

这样的话,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我觉得我下面迅速暴涨,连裤子都要顶起来了。我们隔着衣服摸索着。茹姐示意我到床上去,我硬是按着他俯在窗台上。

我迅速的解开她的腰带,把裤子褪下来,一只退到小腿部位。她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内裤,是带蕾丝边的那种。我迅速的摸到小腹,隔着内裤摸索着。这时我发现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

她也回过手来拉下我的拉链,我腾出一只手把鸡巴掏出来,一下顶在她雪白的屁股上。她回过头来用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吻起来,我也伸出舌头,我们互相吻着。我一只手摸着屄,另一只手移到她的乳房,上下左右的摩擦着。

“嗯!嗯!”她呻吟着。

“远,操我!操我!”她浪叫着。

我继续摸索着,把鸡巴在她的屁股沟里来回摩擦着。

“受不了了,插吧!使鸡巴插吧!”

我没有直接的插进去,而是继续的摸着阴蒂。

“受不了了,远!老公!我要泄了!啊!啊!”我把两根指头插到她的屄里面,她的屄一阵阵收缩,烫的我的手快要受不了。淫水顺着我的手往外流着。

“舒服吗?”我走在她耳边小声问。

“真是太舒服了,我都要飞到天上去了!”茹喘着粗气。

我把她的内裤向一边撩了撩,她更把屁股厥起来,好让屄更显露出来。我用手摸准了屄的入口,然后用龟头在她屄口儿上来回的研磨,浅浅的抽插。

很快,她就受不了了。“痒!痒!里面痒!”

“那里痒啊?”我也出气不均匀了。

“就是哪里!”她引着我的一只手来到她的小骚洞边。

“快说,不说我就不给。”我故意逗弄着她。

“屄!屄痒!我的屄痒!快插!”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快插嘛!”她向后耸了一下屁股,想把鸡巴吃进去。我才不上当呢。我立刻向后挪动了一下鸡巴。

“我的小骚屄痒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她真的有点着急了。

我又摩了两下,向好一欠身,然后猛地插了下去,“扑兹!”一声,全根没入。

“啊!”她长长的尖叫了一声!

“啊!爽!美死了!我不行了!”

说着,他的屄里面又一阵阵的紧缩。我紧紧地顶着不动,享受着那一阵阵屄的内壁紧抱着鸡巴的感觉。

这样休息了一会儿。我把她的衣服向上撩起来,露出半个后背,她雪白的屁股也暴露在我眼前。这样我才更加刺激。我开始猛烈的抽插。

“啪!啪!”“啪!啪!”“咕叽!”“咕叽!”这些声音美妙极了。

“远,姐姐的屄美吗?骚吗?”她呻吟着。

“美!骚!爽!”我一边抽插,一边回答。

这样的姿势我们都有些累了,于是我鸡巴在里面插着挪到了床沿上。我猛地把鸡巴拽了出来。她翻过身一下子就摸到我的大肉棒,引导我来到她的紫黑色地带,把鸡巴放到洞口,我一挺身又插了进去。我把她两条腿架起来,玩起了老汉推车。

可能这样的动作插入太深了,她不停的浪叫,“远,你真坏!你个大坏蛋!

你要把人操死了!我的屄要烂了,啊!啊!使劲儿顶!“下面的淫水把床单都打湿了,我的鸡巴在这样的洪水泛滥之下,快乐的,恣意的抽插。我一会儿深入深出,一会儿在屄口上摩。

一会儿,茹的性欲又开始高涨,她抱紧我的腰,狠狠的往下使劲。我知道她又要泄了。我加大了力度!

“茹姐,我插你的小骚屄,你的小浪洞!”我大喊道。

“插吧!茹姐的屄是你的,插吧!干吧!操吧!使劲儿!”她不停的叫着。

我感觉到我已经受不了了,“茹,我要射了,我要射到你的屄里面!”

“射吧!你把姐姐的屄射穿吧!”茹重重的喘息着。

我感到一阵麻酥酥的感觉,从小腹到丹田,再由丹田到鸡巴,一股热流箭一般射入茹的屄里面。

这时,茹也达到了高潮,屄一阵阵的紧缩抖动抽搐!

“爽!美死了!我开花了,我上天了!啊……啊!”她呻吟着抱着了我!

许久我们才从快乐的巅峰跌落下来。抱在一起说这悄悄话。

“远,你真厉害!我一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快了!我仿佛到了天堂!身体好像一下子飘到了云端,又好像快要爆炸了!”她用赞美的眼神看着我。

“我也是。茹,你能让我释放我所有的激情!”我回应她。

“不过,你也真狠心!上次你把人家点燃了,就再也不理人家了,这些日来我都快崩溃了,做梦都是和你在做爱。”她点着我的鼻尖。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们穿上衣服来到窗前!外面居然飘起了雪花,雪不大,慢慢地,优雅地飘舞着。

“你那里下雪了吗?面对寒冷你怕不怕……”一首歌在我耳畔隐约响起。我突然想起远方的慧:你那里下雪了吗?面对寒冷你怕不怕?

人是一种多么奇怪的动物啊!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想起另外一个人!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