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航空学校的女生

在外医学院毕业后,我如愿进入了新东方做口语老师。开始工作那段时间,我经常出差到处讲课(主要是大学英语四六级),有一次被安排到天津的一所大学里讲课。上课前,我并没有留意这所大学的名称,但当我跨进教室门的时候,却被我眼前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了:几百个身着制服的美女,坐在台下,目光齐刷刷的投向我。我急忙翻开课表,仔细看了这个班级所在的大学和培训专业的名称,上面写着:民航学院,空乘专业。

我要声明我不是空姐控,也没有制服癖,不该对这些女生反应如此强烈。但这群未来的空姐坐姿挺拔,目光犀利,在我讲课的过程中,都是面带微笑地看着我,充满了服务精神,仿佛在问我:先生,您对我们的服务满意么?我被这几百号美女看得心神荡漾,脸红心跳加速,说话也开始不利索,差点忘了讲课的内容。我不得不刻意的回避她们的目光,把视线转到最后一排那个看门大爷的身上,这才勉强上完了课。下课后,一大群美女涌向讲台,向我提问。她们近看都身材姣好,面庞秀丽。有几个穿着黑丝细跟长靴的女生不停地向我提问,还问我要联系方式。她们的双腿有意无意地触碰我的下体,导致我的某处迅速膨胀至坚硬,竟把我那天穿的厚实牛仔裤生生地顶出了一个帐篷来。我于是只能将下身贴至讲台下面的空洞之处,令小弟弟有个喘息之机,否则被那些女生看见,定会尴尬不已。

那时起,我似乎对长靴的女生情有独钟,我觉得长靴配丝袜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景色,我甚至一度尾行街上那些如此打扮的女生,甚至想过将她们的长靴捧在怀中聊以自慰。我的春心开始荡漾,我的欲望开始膨胀,我经常尾随街上的穿着长靴的美女,甚至会上前搭讪,在多次失败后,终于有一个女生很友好地回答了我,还给了我她的联系方式。有一次她主动邀请我去她家附近吃饭,那个地方是北京的通州。记得见面时时她穿着黑色裤袜,和一双过膝长筒靴;她的面容有些老气,但是精力充沛,目光如炬。吃完饭,她提出一起K歌,刚唱完两首歌,她鼓掌说我唱的好,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我们沉默着对视了几秒,然后同时拥吻在了一起。嘴刚刚贴在一起,她的舌头就像蛇一样钻进了我的嘴里,在口腔里四处打探,灵活不已。我被动得迎合,把舌尖跟她的舌尖缠绕在一起,就像两条交配的响尾蛇。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因为我从未被一个小姐姐这样主动地拥抱跟舌吻。那天晚上,我竭尽全力地满足了她,累的瘫倒在她家的床上。令我哭笑不得的是,她在我起床后,还给我安利了她公司的一些产品,被我以没钱为理由拒绝了。这令我怀疑她其实是个传销分子,本来约我是为了卖东西,不料被我当年鲜嫩的脸蛋和肉体征服,情不自禁地跟我进行了合体。

07年春节结束,我从老家回到北京继续上班。有一次,我发现自己的邮箱里多了一封邮件,来自一个叫Gigi的女生,是我在天津那个全是空姐的班上教过的的学生;她在上课的当晚就给我发了一封暧昧的邮件,内容是问我是否有女朋友,而当我看到这封邮件时,已经是半年后。我试着给她回了一封邮件,不抱希望地发给了她。令我惊讶的是,几分钟后,我就收到了她的第二封来信。

我们互换了QQ,开始聊起来。从开始的正经,到中间的不正经,再到最后咂舌的尺度,一切进展顺利。她总共给我发了十几张香艳的照片,都是她躲在卫生间的自拍;她还给我展示了她衣柜里收藏的各种款式和颜色的丝袜,尽力满足我特殊的癖好和要求。在这些照片里,她总是摆出跟她年纪不相符合的性感和成熟,尽管现在看上去有些可笑,当时却让我硬邦邦。

跟Gigi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约会,是在07年的初春,我专门去了一趟天津,我们一起看了场电影,依然记得电影名称是“汉江怪物”。看的时候,我不时地跟她舌吻,抚摸她的胸部和私处。并拿着她的手放在我的那里,让她也抚摸我。她被我撩得好不难受,高涨的性欲使得我们在电影中便离开了。开房后,我们进门,反锁,我把她抵在门上,接着迫不及待地互摸,舌吻,一气呵成;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在推到了一大片森林后,我的指尖成功地找到并且紧紧地按住了她的阴蒂。她本能地想抗拒,但几秒后,她停止了挣扎,深深地呼吸。性学家Shere Hite曾经说过,阴蒂是女人欲求的闸门,是通往阴道的关卡,很快,她的双腿就死死地钩住了我的后背,身体不停地颤抖。

从某种意义上说,Gigi是我睡的第一个女学生,从那以后,我这种奇怪的恋女学生癖就一发不可收拾,还引发了蝴蝶效应,改变了我未来命运的走向。

跟Gigi那夜激情后,她便去了英国,跟她从此再无联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