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幼师炮友

和dd是相识于相亲平台,能够在平台上互加wx首先相片是要能入的了眼的,否则联系的动力都没有,所以dd也算是个标准的美女。

第一次见面是我去她家附近,离市区比较远,比较偏。其实lz是很懒的,不好看的不理,不主动的不理,离着太远的不理,反正就是姜太公套路,愿者上钩。dd虽然离我比较远,但好在她漂亮聊天还主动,那我必须顺势而为了。其实见面那一瞬间,对于想不想上就有了答案,当然能不能上就要看双方的技巧和缘份了。到了她家附近接到她,真人入眼是有想深入了解的冲动,那就当成好朋友一样,安排吃喝,在她的建议下我们挑了一家湘菜馆(酒托茶托我也碰到过,基本没到见面时我就能把它拉黑,唯一一次见面也是在bj,刚见面到了黑馆子门口我就闪人了)。

言归正传,通过前期的沟通她是幼师,性格也比较开朗,吃饭时我特意点了啤酒,主要是吃辣的习惯配点酒,其次是酒壮怂人胆,再就是妹子也喝的线%。妹见我也比较开心吧,说平时从不喝酒的,但还是陪我喝了两杯,两瓶啤酒喝完(lz让酒不劝酒,其实这样会让女生更有安全感),我们出餐厅,我说酒驾查的严,这里离家也远(那时候几呼没有代驾),我想找个酒店休息一下,后半夜再回家,你陪我一起吧,其实我也很喜欢这个妹纸的。扭捏之下,dd同意了。

其实后面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了,但意外还是发生了,到了酒店,可以让搂抱,可以让摸,但就是让脱衣服,上衣下衣都不让脱,她穿的牛仔裤配腰带,除非我想强暴她,只要她不愿意,我是没法解开的。没办法只能隔靴骚痒,两个人就这么腻歪了一个多小时,搞的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汉,所以我提出去洗一下,dd到是同意了,但非要让我先去洗,然后她再洗,我猴急的洗完之后,dd穿着衣服进了洗手竟然把门反锁上了,,,心想总有机会磨光你的,但她洗了好久没出来,我就敲门说要让洗手间,很急,门开了后她衣服都穿戴好,但腰带没系,,这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就从后面抱住她,双方顺势解开她裤扣和拉链,然后褪下到膝盖处,挺拔的小兄弟直接顶到她的下体,这时她嘴上说着不要,但身子确有些发软,弟弟在她下体磨擦几下后也立刻感受到了湿滑,因为体位的关系加上妹纸也一直在扭动,所以弟弟很难进入,只好用手辅助直捣黄龙,当进入她的身体后,我以为她会撤底放开,接下来和我一起好好享受鱼水之欢,结果她好像触电一样清醒,立刻摆脱了,提上裤子就跑出洗手间。我也郁闷了,都这样了还不让碰,有点生气就躺在床上,她穿好衣服就坐在一边就说我欺负她,刚见面就这样也太快了云云,但看我生气了,她也有点转变,最后脱光了裤子躺我怀里,用手帮我撸了出来,见我出粮之后就说太晚了,要回家了,得到阶段性满足后,我也没再挽留,就酒驾送她回家。到她家楼下她又不下车,说想和我多呆一会儿,我说要不晚上就住酒店,明天早上送你上班吧,她开心的说好呀,那明天早上给我送早餐,我说酒店有含早餐,我们一起去餐厅吃就好。约好早上7点15来酒店找我。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等她过来找我,中间打电线点才回信息,说睡过头了,电话没听到,来不及过酒店了,她已经在上班路上了。我让她下车,我去接她送她上班,她坚持不让,那一刻,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已经发生的转变,由喜欢变成不在呼。

从那之后的两三天,她还是会偶尔给我发个信息,但我的回复已经变的不冷不热。她也能感受到我的情绪,我以为以后就各为路人了,结果有天我应酬喝多了,她给我发信息,借着酒劲,我简单明了的说:我想你陪我睡。我的态度就是不想绕弯扯些没用的,行就行,不行就也别在互此钓着,大不让她生气拉黑,没想到她非旦没生气,反而问我有多想。有多想,你过来见见就知道了,这次她到是很大方,我开好房告诉她房号,她自己来了酒店(其实可以带她回家,但是因为被她放了飞机之后就对她没了那份在意,也不想和她有感情的纠緾,反而去酒店让我没有负担)。后面的事就顺其自然,我一直以为她身体有什么缺陷,所以第一次坚持不脱光,结果只她自卑觉得自己胸小,而她上次不让插是因为下面有点严重正在用药期。。至于什么严症,怎么得的我也不会追问,只是问她现在全好了吗?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我还特意仔细看了看,闻了闻,顺便拍了照,她也没拒绝。这到出呼我的意料,让她口她也很乖巧的帮我口(第一次也尝试让她给口,但坚绝不同意),口到后面竟然主动帮我独龙,以前去sn 技师做独龙最多也就两三分钟,而dd第一次就给我做了有十多分钟,只要我爽,我不说停她就一直给我做,,这种爽不只是感观上的,还有来自精神上的。

从那之后我和dd有空就约,而且只去酒店(她上班的地方离我家远,而她晚上又必须回家)。每次独龙都做到我心痛她太累了才停止。。。这种关系我们维持了差不多一年,我想要了就约她,她有空就付约,没空就改天。这中间我们不谈感情,见面就是做爱甚至唯一一次吃饭还是酒店里吃kfc。后来我有了女友,也就不再约她,而她也一直没主动联系我,我们就这样只存在彼此的朋友圈里,谁也不再打扰谁。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