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来的大奶转学生

某一天,班上转来了一个巨乳美少女。坐在邻座的主人公就这样一边忍耐着自己属于男生的那种「烦恼」,一边度过平凡的每一天、直到那天,在他午休结束回到座位的时候,发现抽屉里放着来自转校生美少女的一封信。「放学后请留在教室里」,上面这么写着。于是,主人公就遵照着信上的内容,在打扫结束以后在教室里等着她。

然后在那里,转校生展露出她不为人知的本性——也就是碧池……01转校生来了空户市位于首都圈的外围,而靠近山的较为繁荣的街道上,坐落着空户向阳高校。向阳高校在偏差值方面属于中坚力量,大学升学率还算高,同时也致力于社团活动,无论是运动类还是文化类,都在大赛中获得过一定成绩。在生源方面,每年的竞争率也不低于1.5 比1 ,可以说是一所高人气的学校。

「早上好——」

现在是秋天,第二学期刚开始没多久,炎热的残暑也渐渐平静下来。柏户隼赶在上课前10分钟,踏进2 年级1 班的教室。一进教室,就感到比任何时候都嘈杂。

「早啊,隼。」

回应隼问候的,是隼入学以来的朋友流山勇人。

「啊,勇人。喂,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大家从早上开始情绪就特别高涨……」隼正好抓住勇人询问情况。

「啊,今天好像会有转学生来到这个班级。去教师办公室取日志的成田,看到了一个陌生女生正在和春日老师说话。就在取日志的时候顺便问了她一下,她点了点头的样子。」勇人大概已经被几个人问过了,流利地说了事情的经过。顺便一提,去取日志的成田伸一郎,就是现在在讲台上,班里情绪最高涨的男学生。另外,成田看到春日老师,则担任着这个班的班主任。

「是这样啊。在这个时候转校,可能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吧。嗯,我也没打算说什么,但是闹到这种地步到底是?」隼知道情况后,也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情绪高涨。于是,「柏户啊!你还算是个男人吗!?那个转校生是个超可爱的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她还有着不输给写真偶像的巨乳!知道了那个还能平静吗!?」可能是听到了隼的喃喃自语,成田从讲台上公开了转校生的进一步信息,想要动摇隼。听到这句话的女生们说着「真差劲」之类的话,但情绪高涨的成田的耳朵却听不到。

「这也没什么吧,虽然我也不是说我不喜欢巨乳,但是也不至于情绪高涨到这种地步吧。还有啊,成田。你的尖叫搞得周围的女生很扫兴啊,还会打扰到别的班级的。请稍微节制一点吧。」成田的狂热主张,到底还是没能动摇隼的心。教室里的女生也露出放心的表情,也有人开玩笑说:「啊,线 组最后的良心。」「真讨厌,为什么柏户不是现充却能够那么冷静啊?」成田懊悔地呻吟的时候,上课铃响了,班主任春日龙也进来了。

「起立,行礼。」

「早上好!」

「入座。」

惯例的寒暄今天也是由成田发出的。他的样子丝毫没有表现出之前那种委屈地呻吟的气氛。

「早上好。今天值日生是成田的原因,他在办公室已经看到了,估计也把看到的说给你们听了吧。那么我也就开门见山了,从今天开始,这个班级又有新的同学加入。——进来吧。」春日苦笑着说着有转校生的事,对着门外喊着,于是门慢慢地开了,进来了一名女生。顿时,从教室各处传来咽口水的声音。正如成田所说的那样,不,她拥有比想象中更大的巨乳。

「初次见面,我是桃园绘莉。因为有一些小事情,从今天开始转学到这所学校。请多指教。」女生——桃园绘莉自我介绍之后,微微鞠躬。然后意外的是,校服衬衫从上面数的三枚纽扣突然一口气被弹飞,直接击中了坐在讲台前面的成田,随后失去纽扣约束的巨乳,晃悠悠的暴露在所有注目于绘莉的男生眼前。

「那么,桃园同学的座位的话,嗯……啊,那边可以塞下一个座位,就是早自习上还正大光明在看课外书的柏戸旁边。柏户,把手举一下!男生谁有空的话,下课之后去隔壁教室搬一套桌椅过来。桃园同学,你的座位就在那个举手的男生旁边。还有,你这幅样子太不体面了,干净去换一套运动服去。你们女生谁都可以,带桃园同学去更衣室换一下。那么就这样吧,没其他什么好说的事了。」春日指示了几件关于绘莉的事情,然后等早自习结束就走了。桌椅很快就被搬了进来,其间绘莉被带到了更衣室去。

「哇,好厉害。桃园同学的胸部太大了,怎么才能长这么大呢?话说到底尺码是多少啊?」一起去更衣室里的有几名女生,其中一名叫做小岩贵子的,慢慢地搓揉着绘莉的胸部问道。

「怎么说呢……我妈妈也是E 罩杯,伯母是F 罩杯,可能是遗传的吧庭。尺码的线. 」绘莉因为胸部被揉所以有点红着脸,但还是回答了问题。

「嗯,G ……我感觉根本不是高中生的大小啊。」面对这个回答,贵子的手停了下来。虽然说贵子并不是极端的贫乳,只是B罩杯和眼前的东西完全不值一提。

「不管怎么说,这么大的话,会影响到男生们的视线。不过,我想坐在桃园小姐旁边的柏户君,大概是我们班最正经的了,所以我想这也是春日老师选他的原因。」其实绘莉的运动衫还没有送到,所以在送到之前她要穿以前学校的运动衫。

绘莉从书包里拿出运动衫,开始穿起来。作为在绘莉来之前,这个班级里胸部最大的市川朱里有点同情地这么说道。朱里认为D 罩杯,已经是属于巨乳了,但是和眼前的相比起来却显得很普通。另外,朱里还作为同样被巨乳困扰的同伴,分享了坐在绘莉旁边的隼的情报,还表扬了一下班主任的决定。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去换衣服的事,绘莉他们在第1 节稍微晚了一点才进教室,但是因为事先打过报告了,所以没有受到特别的指责。就这样,绘莉坐在了隼旁边的位子上。

第一节课是日本史。因为绘莉还没有拿到教科书,隼把教科书放在桌子的正中央给她看,可是要看教科书的话,连绘莉的巨乳也会一起映入眼帘。一方面因为害羞而涨红了脸,另一方面要遭受着因为这种气氛而投来的同学们的锐利视线,隼很难集中精神上课。

第二节课是数学B ,被点名去前面回答黑板上的问题的隼,因为裤子出于顶帐篷的状态,全程脸涨得通红,就这样到了下课时间,还被大家嘲讽着。

「吼——那你们试试坐在桃园同学旁边,边看教科书边和烦恼作斗争,看看还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平静吗?特别是成田,如果能做到的话,过段时间换下座位怎么样?」但是,隼认为在那种情况下是不可能不勃起的,因此他对在座的同学们高声反驳,成功地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之后也还是继续和烦恼战斗着,终于迎来了午休时间。瞬间,隼的座位周围挤满了不知道是为了守护絵莉为了守护的,还是单纯来质问责难的女生,于是隼在去完面包之后,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决定到屋顶吹吹风。

02在放学后的教室

「……嗯?」

午休结束后回到教室的隼,为了拿出下一节课的教科书,把手插进桌子的抽屉里,感觉到里面有个像纸片一样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张撕下来的便签,上面写着像是女生行文风格的文字:「放学后,我有话想对你说,请留在教室里。」虽然寄信人的名字没有写出来,但是为了观察周围的情况,隼抬起头来环视四周,发现绘莉在旁边的座位上微笑着。

上课以后,隼在桌子下给绘莉看了下纸片,小声问她是不是写纸条的人,绘莉微微点头。即使是这么小的动作,绘莉的巨乳也在摇晃,隼只得移开视线微微地叹气。

「呜啊,这礼拜是我们班担任大扫除啊……而且还是电梯口,不是离教室是最远的地方嘛……」上完课以后是大扫除,总共有五个地方要打扫,总共六个班每周都要轮流负责,是根本逃不掉的活动。上礼拜因为轮到了隼担当教室值日,所以逃过一劫,但是这周就没办法了。隼不由自主地想发脾气,但是即使如此打扫也不会结束,所以他也只能尽量快点完成。

等打扫完了,隼回教室的路上,发现负责打扫其他地方的同学都已经做完了。

而隼的同班同学也陆续离开了教室,只留下了隼和绘莉两人。

「那么,桃园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在迫近黄昏的教室里,和一个可以称得上是美少女的女孩独处,隼的心脏怦怦直跳。尽管如此,他还是拼命地假装平静,向绘莉询问事情的经纬。于是,绘莉突然转身关了教室的灯,同时不知为何还跑去关上了门。趁着隼惊慌失措的时候,绘莉把教室的前后两扇门都关了,虽然好像并没有上锁的样子。

「锁上的话,会被怀疑的。那么,柏户君,我想问一下,你还是童贞吗?」在关了灯之后昏暗的教室里,绘莉毫不犹豫地投下炸弹。

「什么?你说什么?」

对于这个毫无预料的问题,隼目瞪口呆地反问。

「所以啦,我是在问柏户君是不是童贞。嗯……上课的时候,一直看着我的胸部,不仅脸涨得通红,还勃起了。所以我猜是没有做过吧,应该不会错的。」绘莉重复着问题,没等隼回答,就得出了结论。

「那么,知道这个以后,桃园同学打算……唔嗯!?」实际上,即使是童贞的隼坚持否定,也只会显得没有底气,恐怕对绘莉来说是行不通的,于是他决定顺着话题说下去。不过,还没等说完,绘莉的嘴唇就猛地叠了上来。隼被这种突如其来的行动吓到了,想要微微张开嘴呼吸,却被绘莉趁机将舌头一口气侵略进了隼的口内。

「唔、嗯……」

绘莉的舌头随心所欲地蹂躏着隼毫无抵抗的口内,足足两分多钟,将隼的口内全部蹂躏殆尽之后,才终于松开嘴解放了隼。隼顿时泄了气力,像个女孩子一样坐到地上。仅仅是接吻,仅仅是暴露在这般快感之中,隼的膝盖就被夺去了力量,一时半会儿都站不起来。

「突然这样……是要做、做什么啊!」

即使身体失去了力量,但是声音好歹还能发出来。所以隼就这样由于缺氧的缘故,一边涨红着脸一边大声抗议道。

「呐,柏户君,来做爱吧?」

然而,绘莉却对隼的抗议不屑一顾,自顾自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你在说什么啊?这才转校第一天,而且是在学校教室里,你到底在想什么?刚才的事情让我觉得很混乱,希望你能告诉我这是在做梦,不是真的吧?」变成了严肃模式的隼质问绘莉,提议把刚才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但是,「我啊,最喜欢做爱了,跟一日三餐般不可或缺。尽管才这个年纪,已经是个跟200 人以上的男生做过的碧池哦~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转校的原因了,其实是我在上一个学校度过的一个学期里,跟几乎整个年级的男生都做了一遍。但是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男生的女朋友知道了以后怒火中烧,跟学校打了小报告。结果就是,我虽然免于被退学,却不得不强制转校,这才来了这里。所以我怀着对那件事的反省,决定把没有女朋友的男生作为目标下手呢~ 」绘莉说出口的,是令人震惊的事实。

「都这样了,到底为什么还要当碧池?你不觉得换一个环境,正好是改变自己的好机会吗?」绘莉继续朝着目瞪口呆的隼走来,这么说道:「我就是我,对于自己是一个碧池也很自豪,所以不会改变也没法改变的。为了在跟许多男性做爱的过程中,能够磨练到更让人愉悦的技巧,我只要不对有女朋友的男生出手,就不太会被检举。只要行为中不被发现的话,那么就没有问题。你怎么看呢?」绘莉挺起胸膛,用充满自信的声音宣布自己是个碧池,同时继续向隼逼近。

(好像说服不了啊,那么,就只剩下逃跑一个选择了……!)说话之间,被绘莉的强吻攻击所击沉的身体总算取回了力量。既然说服不了,再留在这里就只会被强上了,面临如此糟糕的状况,隼只想要逃出去,于是奋力站起身来。但是,「不行不行,你逃不掉的哦~ 」对绘莉的注意放松了的瞬间,伴着这声音而来的,是绘莉再次叠上来的嘴唇。

这次是强行往隼的嘴里伸进了舌头,大肆蹂躏。这次持续了一分多钟,隼的身体再次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如果不在这里做爱就让你逃走的话,柏户君一定会去告密的吧?所以,为了不让你去告密,我只能快乐地榨取你那白色的精华了。」绘莉这样宣告以后,拉下隼的裤子拉链,掏出他已经勃起得硬硬的肉棒就开始吮吸。顺带一提,隼的肉棒并不是包茎。

咻……啾噜……

「呜啊!?」

对于童贞的隼来说,自从懂事以来,被人触摸肉棒还是第一次,当然被口交也是如此。虽然知道在旧书店偷偷买的色情书中有这种行为,但他并不认为实际这样做会有这么爽的感觉,只是发出怪声,眨了眨眼睛。

「嗯……肉棒一颤一颤的呢……要射了吗?可以哦,什么时候都可以。」绘莉对隼的怪声毫不动摇,用舌头激烈地舔着,将渗出来的腺液吸吮起来,同时还用手捋起肉棒的根部。

「咕……不、不行了!要射了!!」

对于童贞太过于激烈的口交,隼连一分钟都支撑不住,忍不住出声之后,立刻就将白浊液体射进了绘莉的嘴里。

「啊、射了射了。啾——!」

绘莉被口内吐精后也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刚射出来就把它一饮而尽,而等射精的气势平息后,又强烈地吸走了尿道中残留的精液。

「啊咿!?别、别这样……啊!」

在射精后的敏感状态下受到了更激烈的刺激,就在以为马上就要连续射精,几乎快到极限的瞬间,绘莉松开了嘴,所以并没有再次射出来。

「怎样?……嘛,看来也没必要问呢。」

绘莉笑着俯视着蹲坐在地上的隼,因为射精的缘故,腿脚更加脱力,根本站不起来。从拉链里掏出来的肉棒还保持着勃起的状态,可能是因为绘莉看了一眼的关系,猛地颤了一下。

「我承认很舒服。但是,我觉得在校内做这样的行为还是不好。好歹注意下自己的行为,虽然我想这么说大概也没啥用,但是至少寻找特定的目标后,在校外做不是吗?」还坐在地上没有站起来的隼用认真的表情向着绘莉说教,但是勃起的肉棒还那样暴露在外面,所以完全没有什么说服力。

「你以为一回口交就结束了吗?这才刚刚开始呢,因为~ 你还没尝过我的这里吧?」尽管如此,有说服力的说教也没传达到绘莉耳中去。实际上,绘莉完全没有理会隼说话的样子,而是脱掉了裙子和内裤,露出里面漂亮的粉色小穴。

「没什么,我也没拜托你这样做。刚才那件事,因为同班同学的关系,我是不会说的,所以你就到此为止吧。」虽然只有一点力气,但身体好像可以站起来了,于是隼一边移开视线不看绘莉的下半身,一边慢慢地站了起来,叹了口气,想要离开。

「我应该说过不会让你逃走的吧?柏户君,这是最后通牒哦。和我做爱吧?

脱下裤子和内裤,如果你能听话一点的话,我可以让你很舒服哦~ 那是自慰完全无法比拟的快感哦。」但是,要想离开教室的话就必须从绘莉身边逃出来,但是绘莉并不能保证隼不会告密,所以现阶段她并没有让隼逃跑的打算。于是她紧紧抓住隼的肩膀,把隼拉回到自己眼前,并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和自己做爱。

「如果我说不答应,你会怎么做?」

隼并不是特别讨厌绘莉。只是,在没有交往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行为,再加上这种行为是在学校内部进行的,所以多少有些厌恶感。假设,即使是刚刚相遇,如果绘莉告白的话,隼也会一拍即合吧,如果不是在学校里,隼甚至也会饿狼扑食般迎上去。但不得不说,现实是无情的。绘莉不但没有告白,还在校内做了这种事。所以隼非常抗拒。他认为自己不能轻易被这种情况所左右。

「嗯?不行的话那就只能侵犯了哦,如果柏户君能够接受裤子沾满我的爱液也可以的话~ 因为柏户君是童贞,所以我不想强迫你,所以你最好也不要抵抗哦~ 」与隼的想法正相反,绘莉已经决定了要夺去隼的童贞。如果拒绝或者抵抗的话,大概会演变成逆强上的情形,隼并不想变成那样。

「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做吗?对我来说,如果无论如何都要失去童贞的话,我更想珍惜一下这种氛围……」隼意识到自己没办法逃走,放弃了对绘莉的抵抗,但并没有完全屈服,而是这样问绘莉。

「对我来说,如果柏户君能答应的话,不在这里也没关系。但是,在哪里比较好呢?」于是绘莉意外地同意了有关改变场所的要求。看来比起场所,跟隼做爱的优先度更高。于是,她开口询问隼地点选在哪里。

「是啊,我们是高中生的话是进不了旅馆的,在我家可以吗?反正我家的话,父母因为工作原因,到晚上10点左右都不会回来。」隼提议在自己的家里。即使没有正式交往,只要不是在校内做爱,隼就变回了这一年龄的男生该有的样子。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桌子上,和刚才不同,有些主动地行动着。

「嗯,这样也行。不过,你真的这么讨厌在教室做爱吗……」绘莉也同意了隼的家这个方案,因为知道了不用在学校里进行这种行为,隼的态度也骤变了,绘莉对着这样的隼苦笑着。

03在自宅被榨干

「啊?柏户君的家在这里?」

两个人从学校出来,徒步15分钟左右。在住宅街的一角,隼对绘莉说「在这里」,于是两人就停了下来。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豪宅,而是非常普通的4LDK. 「是啊。看,门牌。」隼不知道绘莉为什么会困惑,给他看了写着「柏户」的牌子。

「啊,这样啊。」

「怎么了?我的家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吗?」隼对样子很奇怪的绘莉问道。

「那个,我家就在那里。」

绘莉回答说自己的家也在附近。

「……真的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回答,绘莉情不自禁地牵起隼的手,迈开步子。在距离隼之家100 米左右的十字路口拐弯,第二家。

那里有一家挂着桃园门牌的房子。

「原来如此。从以前开始就住在这里了?」

于是,隼一边点头一边问绘莉。

「嗯。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住在这里。但是,为什么离得这么近却不知道呢?」绘莉点了点头,嘟嘟囔囔。

「那也没办法啊。因为这个十字路口是小学和中学的学区交界处,所以从十字路口东侧的我从空户一小升入一中,西侧的桃园从空户二小升入了二中。学区不同的话,附近的人也会变成不认识的关系吧。」隼耸着肩膀,对绘莉说了彼此不知道的理由。

「这样啊,学区啊。确实,两个学校之间确实离得挺远的。我了解了,那就去柏户君家吧。」绘莉对理由表示理解后,点了点头,再次前往隼的家。

「因为没想到会把女孩子叫到家里,所以很乱,请不要在意。」隼打开家门,和绘莉一起进了家,进了二楼自己的房间。房间里,脱下的衣服和一直在读的周刊少年漫画杂志等散落在地板上,隼苦笑着。

「嗯,我不介意。在乱糟糟的环境中找不到像是黄书啊自慰后的纸巾之类的东西,这点有点遗憾。」绘莉坦率地点了点头,但被这后面的一句话,隼察觉到自己差点就要失败了。

「你、你在说什么啊。黄书这个年纪本来就买不到的,所以即使使用某种手段搞到手,也会想办法不让它被发现。自慰也不是不做,但是我会把它扔到垃圾箱里的。啊,顺便说一下,是今天早上垃圾日扔的,就算打开垃圾箱,里面也找不到的。」隼稍微有些动摇,用低沉的声音回答,但当他注意到要打开垃圾箱的绘莉时,神经还是紧绷了起来。

「……切。嘛,行了,那就来做爱吧。」

绘莉咂了咂舌,重新摆正姿态,把书包丢在地上,开始脱起制服来。

「总觉得,一旦要失去童贞,就会紧张起来。」隼也脱下制服,只剩一条内裤后突然嘟囔起来。另外,虽然床铺靠着窗边,但拉上窗帘就可以不让外面看得到里面。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房间在2楼,只要不是从隔壁家的2 楼,自己房间里是看不到的,但是总归还是心情上的问题吧。

「是啊。我至今为止做爱过的人大半都是处男,但大概没有一个人不紧张的。

而且,在插入之前,如果不先用口交或手交冲一次的话,中途就会射出来呢。嘛,柏户君刚才在口交中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没关系吧?」于是,绘莉向隼讲述了自己的经验。处男的第一次体验,紧张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绘莉理所当然地很有干劲,隼稍微深呼吸一下,就脱掉内裤,把床上的被子挪开躺下了。

「那么,为了变大就稍微舔一下吧。」

为了让在回家路上软下来的肉棒再次勃起,绘莉用手指轻轻地捏住它,让舌头在它上面轻轻地爬行着。

「呜啊!」

尽管只是舌尖碰了下,隼还是使劲地仰着身体,试图从绘莉的舌头中逃出来。

然而,绘莉并没有受到这个动作的影响,而是紧紧地配合着舌头的动作,坚持继续攻击着。不到1 分钟,隼的肉棒就完全勃起了。

「嗯,变大了呢。那就插入吧?」

确认完全勃起后,绘莉就那样想以骑乘位插入。

「等一下,等一下!不戴套子吗!?」

以为不管绘莉怎么自称碧池,也总要戴避孕套的隼慌忙问绘莉。

「我不用的哦,中出的话绝对会很舒服。考虑到穴内的问题,我也会喝啤酒做好防卫的。而且,好不容易才丧失了童贞,不想做得更舒服嘛?所以,不要使用套子这种不雅的东西。」绘莉斩钉截铁地说完后,还没等隼来得及反驳,就以骑乘位开始插入。

「啊!」

龟头刚一插到绘莉的阴道里,隼就发出悲鸣般的喘息声。

「嗯,刚才口交的时候就想过,果然柏户君的肉棒、好大……啊!」话虽如此,绘莉也因为隼的巨根肉棒而稍稍翻了下白眼,如果隼有一定经验的话,也许就可以在这个时候面对身经百战的绘莉,反过来掌握住主导权吧。

「桃园同学!不好,已经!快射了!」

但是,现实还是无情的。这是隼的初次体验,对于刚失去童贞的隼,还不能活用天生的巨根这一武器。即使刚才已经被口交了一次,在插入的过程中还是几乎忍不住。

「诶,已经要射了吗?再稍微努力下吧?一会儿就到最里面了?」但绘莉不理会隼焦急的声音,继续摆动自己的腰。她甚至没有放慢小穴吞食肉棒的速度。这与其说是为了赶时间,不如说是为了保护绘莉自己。因为隼的肉棒很大,所以如果她不动的话,就会任由肉棒径直插入她的子宫。绘莉显然不想要这样,毕竟这可不是什么经常发生的事情,除非是西方色情片中的黑人男演员。

虽然绘莉没有过这种经验,但她还是凭借着被许多肉棒插过那么多次后所养成的防御本能般行动着。

「就、就算你说忍耐一下也……!」

隼也不想就这样简单地结束自己的初次体验,所以额头上冒着冷汗咬紧牙关坚持着。

「呼……到最里面了呢~ 」

绘莉将腰沉到最低,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虽说隼的肉棒是巨根,好歹也是能够在正常范围内接受的尺寸。

「桃园同学,已、已经不行了……可以拔出来了吗?」但是,就算绘莉松了一口气,隼也不能置之不顾。只是这样勉勉强强地忍耐,也不会改变肉棒现在勃起着即将到达极限的现状。面对提高声音,打算把肉棒从阴道拔出的隼,「诶?在里面射出来也没关系的哦?因为喝过啤酒了,再加上今天也是安全日的关系。好了,来吧?」绘莉一瞬间露出呆住的表情,不过马上就为了不让隼把肉棒拔出来,她立刻用腰紧紧地锁住隼的行为,于是阴道里自然是变紧了。

「噫!?啊、呜啊!」

这次收紧成为了扣下扳机的那一击,呯!隼的肉棒在阴道里强烈地震动了起来,然后射了出来!干劲十足地射出了精子!

「呀啊!」

这对于绘莉是正中下怀,尽管如此还是失算了。隼的肉棒是巨根的缘故,在第二次射精之后并没有软下来,而是顺着射精的气势一口气直击进了绘莉的子宫。

对于这意料之外的展开,绘莉吓了一跳,无意识地收紧了阴道,于是隼射精中的肉棒有一次被夹紧了。

「哇啊!?」

在射精后处于敏感状态的肉棒再一次受到攻击,隼悲鸣般的喘息声变得更大了。

「嗯哼……」

于是,一边喘着气一边挺直腰板保持着骑乘位的绘莉倾下身子,夺走了隼的嘴唇。就那样暂且,一边慢慢地摇动腰,一边伸出舌头侵入隼的口内,像蹂躏一样地反复舔舐起来。此外,绘莉的巨乳还紧紧地压在隼的胸膛上。如此这样的连击,使得阴道内暂时疲软下来的肉棒也开始再次勃起。

「嗯!嗯——!?」

从进入阴道的肉棒传来的快感,被吻、被蹂躏舌头传来的快感,还有柔软乳房带来的快感。隼用眼泪向绘莉诉说着什么,但以骑乘位坐在上面的绘莉,上半身贴在隼身上,用亲吻堵住了他的嘴,让他动弹不得。隼甚至无法说话,直到被打败为止都无处可逃。然后——「啊、嗯……又要射了呢。」无论隼如何控诉自己又要射了,绘莉都不予理会,反而以持续性的进攻封杀他,这样子做的结果就是,隼比刚才还要安稳地射精了。射出的精液几乎全部射在绘莉的子宫里,一直蹂躏着隼的口内的绘莉的舌头也总算离开了,于是隼总算能够嘟囔了一句:「已经、受不了……」精疲力尽的隼倒在了床上,撑不起身子来。即使是骑乘位的关系,隼完全没办法动弹,却还是呼呼地喘着粗气。

「但是呢~ 很舒服对吧?」

绘莉把肉棒从滑溜溜的阴道里拿出来,一边清理口交一边这样问隼。

「啊、啊……没有人会说那样不舒服的吧。桃、桃园同学,那里好痒啊…… 啊嗯!」隼一边享受着清理口交,也就是事后继续攻击敏感的肉棒,一边苦笑着直言自己的感受。绘莉也没有停下清理口交的动作,仍然在继续,而隼也没有试图去制止。这样的结果就是,肉棒再次勃起了,随后就这样自暴自弃地又被口交弄得射了一次。

冷静了一段时间后,两人去洗澡的时候,因为要不要一起进去而再次纠缠不休,最后隼以浴室不够大为理由,总算说服绘莉轮流进去洗。

最后分别的时候,或者说事到如今,隼和绘莉才交换了联络方式。总觉得很多应该的顺序都被打乱了。

总的来说,绘莉总共让隼射了四次。当然了,当天晚上隼自己还自慰了一次,这件事当然是不会告诉绘莉的。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