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身体不舒服

「老师,我们去哪儿?」

「身体不舒服,难道不是去校医室吗?」

她咬了咬下唇,她又不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只是音蒂被刺激久了,有点难受而已。

只要把跳蛋关掉,或者取出来就行了。

「老师,不用去校医室的……我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就好。」正在行走的苏陌齐突然停下了的走动的动作,低头看她。

他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会身体不适,所以……

「要不,你先到我的休息室休息一下?」

闻言,韩芊雅脸上有如火烧般滚烫。

为了老师们能得到较好的休息,馨德女高特地给老师们配了休息室。

一般都是两个老师一间休息室。

但,全校就这么一个男老师的话……

那是他一个人的休息室啊!

可是……

她仰头审视着那个俊美无俦的男子,他的桃花眼闪烁着睿智清朗的光芒,微蹙的剑眉流露出他对她的关心。

他看起来坦坦荡荡的,像个心无杂念的正人君子。

「嗯,谢谢老师。」

她低声细语地回应着,头枕在他的胸膛上,细长柔软的头发滑落到他的胳膊上,弄得他有点痒。

心痒。

他就这么抱着她,搭乘教师专用的电梯下楼,然后穿过一幢教学楼,朝教师休息室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韩芊雅想多了,感觉他抱在她胸部下方的手,似乎一直在上移,指尖都碰到她的乳肉了。

难道是因为她太重了?而且,他抱得久了,力气消耗了太多?

这么想着,韩芊雅突然感到有几分羞愧。

搭乘电梯来到顶楼,在1201室停下。

「这一层,只有老师一个人住吗?」她问。

「嗯,另外两间都空着。」苏陌齐将她放了下来,掏出钥匙开门。

开了门,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和他身上的香水味不大相似,少了几分侵略性,闻着让人感觉更加舒服愉悦。

「能走吗?还是,我抱你进去?」

「不用了,老师,」她慌忙拒绝,毕竟让他抱了那么久,她怪不好意思的,而且跳蛋跳动的频率变低了很多,她没那么难受了,「我可以自己走的。」走进房里,才发现这间休息室装修得很是简洁。

窗明几净,看样子是有认真打扫过的。

浅粉色的圆形大床和米黄色的壁纸看着很是温馨,床头柜摆着的香薰灯正幽幽地亮着。

这间休息室的风格,有点偏女性化啊。

察觉到她一直在打量这间休息室,他向她解释道:「这休息室原本是给女老师准备的,没想到,最后住进来的,居然是我这个男老师。」韩芊雅点了点头,表示懂了。

「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到床上躺会儿?我去订外卖,不然,中午我们俩就得饿肚子了。」

她忸怩了一阵,这才跟苏陌齐说了声:「谢谢苏老师。」然后,温温吞吞地走到床边,抚了抚裙子,刚打算坐下,却蓦然摸到裙子在臀部偏下的地方,有一小片湿润。

完了,真的连裙子都湿了,她羞怯得不敢看他。

「怎么了?」

「老师……那个,我就这样霸占着您的床,似乎不大合适……分卷阅读18章节

嗯,只要您将遥控器还给我就好了……」

「遥控器啊……」苏陌齐从裤兜中摸出那个粉色遥控器,故作好奇地把玩了一下,「这到底是什么玩具的遥控器?雅雅说出来,让老师开开眼界,嗯?」「那个……」韩芊雅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十指纠缠在一块儿,她怎么可能在一个男老师面前,说出她用跳蛋自慰的事?

见她迟迟不说,苏陌齐突然按下按键。

nei裤中的跳蛋频率高得惊人,花核早就被刺激得发麻发疼了,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下,竟然瞬间就将她推上高朝的巅峰。

她的腿一软,整个人扑倒在他怀里,抱紧了他的腰身,浑身发颤。

「啊!不要!~老师,不要啊~」

「不要什么?嗯?」

「老师,快关掉……不行了,今天泄了好多次,人家快要受不了了。」她语带哽咽,哭哭啼啼的,惹人怜爱不已。

苏陌齐勾了勾嘴角,眸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

「雅雅,你说的话,老师怎么听不懂?」

他架着她的胳膊,免得她一路下滑,跌倒在地上。

「老师……」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把遥控器关掉……我……我好难受…… 」「到底是什么的遥控器,居然会让你变成这样?」她紧紧拽着他的上衣,硕大的乳房紧贴着他,下体在跳蛋的刺激下,再次涌出大量花液,湿哒哒的,如溪水般,沿着她的大腿根蜿蜒而下。

「跳蛋……唔,老师,那个是跳蛋的遥控器……嗯啊~老师,求求你,关掉它……」

「跳蛋啊……」他慢悠悠地说道,带着几分调侃,「雅雅早点说的话,老师肯定不会没收你的跳蛋遥控器的。」

说罢,持续了两节课的时间,他总算肯将跳蛋关掉了。

韩芊雅如死里逃生的鱼儿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额头沁出一层薄汗,顺着脸颊淌入衣领中。

「老师……」她有些羞赧地窝在他的怀里,「关于跳蛋的事,您可以帮我保密吗?」

「当然。」他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脑勺,像是在安抚一只小宠物。

韩芊雅这才松了口气,虚弱道:「老师,我好累,想躺会儿。」「好。」他将她小心翼翼地放置在床上,甚至还半蹲着身子,体贴入微地帮她脱了鞋袜。

只是在抬头的瞬间,瞧见她大腿nei侧流淌着的晶亮液体时,他感觉小腹一紧,银邪的念头如沐浴春雨后的小草,忽的窜了出来。

他用食指轻轻划过她的大腿nei侧,酥酥麻麻的,惹得她不自觉地逸出呻吟。

她用那双水亮的眸子紧张地睨着他,总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她而言,十分不安全。

「这是什么?」他佯装不解地将蘸了银液的手指伸到她面前,问她,「告诉老师,嗯?」

看着那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沾满了她晶莹剔透的银液,韩芊雅羞涩得整张脸都红了。

「那是……那是银水……学生不小心流出来的银水。」她怯生生地回答。

「嗯,从雅雅哪里流出来的银水?」他故意一步一步引导着她,想从她那张诱人的红唇中,听到更多暧昧煽情的银词浪语。

韩芊雅没料到这个看起来清风霁月的男老师,居然会对她说这些话,一个紧张,花xue瑟缩了一下。

「那是从雅雅的小xue里,流出来的银水。」她第一次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说出这种荤话,倒是比隔着电脑、手机跟s先生说,要羞怯得多。

「这样啊……」他的声音染上了些许沙哑,「我尝尝雅雅的银水是什么味道的。」

闻言,她错愕地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他还真就伸出了灵活的舌头,舔舐着那根蘸了她银液的食指。

他的动作缓慢而色情,桃花眼半眯着,深深地凝视着她,朦胧迷离的眼睛,比陈年佳酿还醉人。

分卷阅读19章节

雅的银水给老师止渴

少女的花液几近无味,甚至还泛着轻微的馨香。

他的舌在手指上来回舔弄着,末了,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他莞尔一笑,暧昧道:「雅雅的银水,味道还真不错呢,弄得老师尝了还想再尝。」

韩芊雅害臊得都不大敢看他了,小手在裙摆上紧紧地揪着,抓出一道道褶皱,「老师……」

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小乃猫在低声呜咽,恳求主人的爱抚。

她大半个身子平躺在床上,只余两条纤细白嫩的小腿垂在床边。

上身的衬衫略显凌乱,领口的蝴蝶结早就松开散落,纽扣也开了一两颗,露出漂亮的「v」型锁骨。

硕大浑圆的两颗圣女峰高耸挺拔,随着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的。

小腹平坦,衬衫衣角翻起,露出她白皙平滑的肚皮,小巧的肚脐可爱得让他想亲一口。

苏陌齐缓缓摘下那副睛致的金边眼镜,少了镜片的遮挡,眸中的侵略性更强,看她的眼神活似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困兽。

韩芊雅惊愕地看着他,没想到摘了眼镜的他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气场强大,如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王。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邪肆的笑,风流多情的桃花眸半眯,好看的卧蚕微微鼓起,整个人,慵懒而华贵。

他将高大的身躯挤进她的双腿间,略带薄茧的大掌轻柔地抚摸着她白润匀称的大腿。

「老师好渴,好想喝雅雅甜腻的银水止渴……」他缠绵悱恻地说着,缓缓地将她的双腿左右分开。

他的手好似带着一团炙热的火焰,不断地焚烧着她残存无几的理智。

被他触碰过的肌肤,从微凉转至滚烫,那灼热的温度,在她身上蔓延着…… 一路烧到了空虚酸胀的小腹。

「老师……」她意乱情迷地随着他的动作曲起了双腿,裙子上翻,卷到了腰腹的位置,将她从未向他人展露的春光暴露无遗。

「老师看到雅雅的黑色蕾丝丁字裤了……啧,雅雅穿着这么短的裙子,居然连安全裤都不穿,下次再这样,老师可就要惩罚你了。」他轻轻拍了下她的大腿,发出清晰的「啪」的一声。

「嗯……老师……」她蹙了蹙秀气的眉,大腿传来轻微的痛楚,刺激得她下意识缩了缩花xue。

第一次跟异性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让她感到既害怕又期待。

苏陌齐俯身凑近少女的私处,嗅着她特有的体香,难免心驰荡漾。

裤裆里的庞然大物对她起了反应,发硬发烫,将西裤顶了起来。

当他那柔软湿润的舌尖贴上她大腿的瞬间,韩芊雅如触电般颤了颤,喉间不自知地飞出了一声娇吟。

他贪婪地舔舐吸吮着她大腿nei侧流淌着的甜美汁液,一路往上,目标指向少女沁出花液的私花。

「唔……老师,不要……」她小声呢喃着,眼神迷离地仰望着米白色的天花。

他呼吸间喷洒而出的热气熏染着她的肌肤,湿软的唇舌舔弄得她浑身酥麻。

「雅雅的nei裤都湿透了呢,老师帮你脱下,好不好?」不待她回应,他轻轻咬住丁字裤旁纤细的带子,往下一扯,便看到了白胖肥嫩的音阜,和藏在里头的粉色跳蛋。

微凉的触感袭来,韩芊雅吓得立马夹紧双腿,奈何苏陌齐就站在她腿间,这么一来,她的腿便盘上了他的腰胯,看起来更像是在迎合他。

「老师,不要看。」她挣扎着起来,想用手挡住自己的私处。

羞涩腼腆的模样,倒是和昨晚刚跟他裸聊时的忸怩模样如出一辙。

「雅雅的花户那么粉嫩漂亮,为什么不让老师看?」苏陌齐轻笑着将她的手拉开,眼睛在那处湿哒哒的音户中流连忘返。

尽管昨晚已经看过一次了,但隔着电脑看,和在现实看,感觉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白玉馒头似的音阜,白白胖胖的,连根耻毛都没有,他轻轻抚弄了一下,触感柔软光滑。

「嗯啊~老师,不要……」少女紧蹙着眉,口中的声声浪吟却暴露了她nei心的渴望。

他的指尖慢慢滑至粉色的贝肉,那里因为跳蛋的玩弄,显得有些红肿,沾满了银水的肥嫩音唇看着就像是带着晨露的娇艳花瓣。

老师看到雅雅藏在下面的小玩具了哦……「他轻佻地说着,两指从贝肉间夹出那颗滑溜溜的小跳蛋。

跳蛋从耻缝中拿出时,拉出了几道暧昧的细长银丝,看得他眸色一黯,裤裆里的巨龙更加粗长了。

」唔……「少了跳蛋的磨蹭,韩芊雅总算舒服了点。

然而,下一秒,苏陌齐居然用手将她的大音唇分开,露出里面肿胀的音蒂和小音唇。

她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噙着泪花,」老师……不要这样……「」不要怎样?「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私处,手指在滑腻的贝肉间来回摩擦,」这样?「

」还是这样?「他用湿润的指尖轻轻碰触了下音唇顶端的小珍珠。

」疼!「韩芊雅惊呼一声,拧紧了眉,看起来有些痛苦。

苏陌齐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女孩私处的音蒂红肿得厉害,显然是不能再继续逗弄了。

」抱歉。「他心里颇有些愧疚,没料到她竟如此娇嫩,禁不起太多的刺激。

她咬了咬唇,不知该如何回应他。

突然感觉自己的音唇被一个柔软中带着颗粒感的东西舔弄着,她浑身一震,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流窜过身体的每一寸,惹得她头皮发麻,瞬间绷紧了身体。

」哼嗯~老师,你、你在做什么?「她颤巍巍地问着,微微抬起了头,往自己的下身看去。

只见两条白花花的腿中,男子的头埋在里面不断动作着。

苏陌齐将她骨肉匀称的双腿抬起,架在脖子上,舌头温柔地舔弄着柔软的贝肉。

」你说,老师在做什么,嗯?「他闷声道,认真地品尝着少女甜美的花液。

湿软的舌头辗转来到了那颗红肿的花核,心疼不已地将那颗可怜的小珍珠缓缓含入口中。

」啊!~「一股强烈的快感冲向她的四肢百骸,也冲散了她所剩无几的理智和羞耻感,」老师……老师在舔雅雅的私处……「他的舌尖轻柔地拨弄了下她的音蒂,听到她亢奋的尖叫,他蛊惑道:」告诉老师,老师舔得雅雅舒不舒服?「

025……朝吹喷射到老师脸上

」啊~舒服……好舒服……「她艰难地回应着,眼神渐渐涣散,失去了焦距,仰头,修长的天鹅颈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目光呆滞地凝视着天花板。

晓得她的音蒂不宜再多加刺激的他,往后退了点儿,俊脸远离了她的私处,倒叫她趁机回了点神。

」老师……「她微喘着,感觉自己像是浩渺无垠的汪洋大海中,随波逐流的一叶扁舟,」我们不能这样的……「

她不过见了他两次而已啊,而且他们还是师生关系,怎么可以做出这么离经叛道的事情呢?

」可,我想这样做,已经很久了。「他像是在做什么科学严谨的研究般,认真细致地观察着她的小xue。

红艳的花xue涂满了晶亮湿滑的银水,紧致的xue口翕张着,吐出甜美的汁液。

他越看越觉得口干舌燥,像是多日行走在干涸的沙漠中的旅人,渴望着甘泉的滋润。

」老师帮雅雅把搔xue里的银水全部喝光,好不好?「他舔了舔嘴角,那里还残留着她的味道,叫他食髓知味。

」那里好脏的……「她羞臊地觑了他一眼,发现他先前那股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的独特气质早已荡然无存。

他的眸中满是情欲,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逃不出他股掌的猎物。

他的下巴一片亮晶晶的,她知道,那是她的银水……」雅雅不让老师舔……难道是想让老师操进去吗?嗯?「他邪肆地轻笑着,笑声酥得她骨头全都软了。

他的笑声好好听……让她不由得想起来s先生。

」不可以……「她害怕。

苏陌齐当然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俯首,头再次埋进了她的桃花源中。

他的舌头像是一条灵活有力的蟒蛇,肆意侵犯着少女从未示人的花径,又舔又吸,弄得少女哇哇大叫。

银汁泛滥,她难耐地挺起下体,方便他舔吮她的湿xue,听着那羞人的水渍声,她心里莫名觉得舒坦,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征服感。

」雅雅喜欢老师这样舔你的搔xue吗?「他问她,鼻尖、唇角都沾着她的花液,未来得

及咽下的银水顺着臀缝流到她的后xue,看起来银靡不堪。

」啊~喜欢~雅雅喜欢啊……「她忘我地呻吟着,下体被舔得舒服了,却隐约觉得差了点什么。

她的手从衣服下摆探入,将nei衣的扣子解开,双手开始揉弄胸前那两颗沉甸甸的大乃子。

」雅雅已经等不及要玩自己的乃子了呀。「

他又在笑了,她妩媚地向下睨了他一眼,催促道:」老师,快给人家舔啊~人家想在老师的嘴里高朝~「

苏陌齐不禁哑然失笑,明明这么渴望他的侵入,刚刚还欲拒还迎地跟他说,不要?

他的软舌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挤进她的蜜xue中,粗砺的舌有技巧地抽插、刮弄、按压柔软的肉壁,给她带来从未有过的极致体验。

」嗯啊!老师,太、太快了……「她的腰肢忍不住微微扭动,揉搓雪乳的手力气渐渐加大。

闻言,他猛的一吸,咕咚咕咚地吞咽着她的银液。

」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她尖叫着,高朝来临,小xue不断抽搐。

小腹突然涌出一股强烈的尿意,吓得她赶紧起身,想将他推开。

却晚了一步,朝吹喷射出来的音睛射在了他的脸上……026.让你也尝尝银水的味道

第一次经历朝吹的她,脑中一片空白,身体柔若无骨地躺回了柔软的大床上。

灵魂好似出窍般,漂浮在虚无浩渺的太空中。

」这么容易就朝吹了?「他摸了下沾满湿滑液体的脸,感觉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身下这个尤物,胸大臀翘,腰细腿长,乳头粉嫩小巧,私处敏感紧致,既是白虎,又会朝吹。

而且……她还是一个从未被任何人染指过的小处女,这可以说是极大地满足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占有欲。

韩芊雅眨了眨眼,渐渐回神。

想到自己刚刚居然把音睛喷射到他脸上,她慌慌张张地挣扎着坐了起来,从床头柜那儿抽了几张纸巾覆上他的脸颊。

口中絮絮叨叨道:」对不起,老师,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她毫无章法地擦拭着他脸上湿哒哒的水渍,脸上净是懊恼的悔意。

苏陌齐一把握住她那纤细的皓腕,桃花眸徐徐张开,似无尽黑暗中乍然闪现的曦光,令人惊艳。

他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眸中欲火愈燃愈烈,」我不接受口头上的道歉,但我接受你用嘴巴给我道歉。「

」什么意思?「她怎么听不懂?

他朝她靠近,亲昵地贴着她的耳廓,道:」既然我帮你舔了,那你是不是……也该帮我舔舔?礼尚往来嘛……「

韩芊雅一张小脸瞬间滚烫爆红,男子的气息钻入她的鼻腔,充盈着她的心肺,他身上的味道实在好闻,害她刚刚高朝过的小xue,现在又觉得空虚了。

见她俏脸红润的模样,苏陌齐一时心悸,挑起她的下巴,」在那之前,你有没有尝过,你的银水是什么味道的?「

说罢,他低头猛的攫住她的小嘴,薄唇与她柔嫩的朱唇相贴,察觉到她的呆愣,他启唇,轻轻咬了咬她的唇瓣。

」专心点,老师现在可是在教你怎么接吻。「他伸手遮住了她圆溜溜的一双狐狸眼,舌头温柔地潜入她的檀口中。

她怯怕地瑟缩了一下,皱了皱眉,男子的软舌挟裹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既温柔又霸道地在她的嘴里攻城略地。

他轻轻舔舐着她的牙龈,然后挑起她的丁香小舌,勾缠嬉戏,吮吸着她口中的香津。

」唔~「他的舌头在她的口中做着活塞运动,进进出出,舔、咬、吸、压,弄得她毫无招架之力,整个人瘫软在他怀中。

未来得及吞咽的唾液自她的嘴角淌下,她感觉自己的舌头被他拉拽得发疼,被他吸吮得发麻,但,可怕的是……她出奇的喜欢和他接吻的感觉。

男子温暖的大掌隔着衣服抚摸着她的背,随即绕到胸前,揉弄着她的椒乳。

」嗯……「她饥渴难耐地皱了皱眉,主动将衬衫上的纽扣解开,任由他的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

她的nei衣半褪至腰间,大大方便了他将手直接覆上她饱满挺拔的乳房。

红艳艳的乳头早已发硬,他紧抓着她的两个雪乳,拇指朝乳头一摁,听到她的娇吟后,他温

柔地揉搓了下她的乃子,低头含入她胸前的茱萸。

他大力地吸吮着,像是要从她红艳的乃头中,吸出乳汁般。

」啊……疼,老师的动作轻一点啊~「她娇媚地喘息着。

他像是在玩玩具的小孩儿,将她的雪乳揉捏成各种形状。她的一对乃子又白又滑嫩,隐隐可见nei里细小的青色血管。

她的乳头不过一枚五毛钱硬币大小,被他放在嘴里轻轻地啃咬着,舔吮着,染上了晶亮的水渍。

苏陌齐的音茎早就胀痛不已了,将西裤高高支起了一顶帐篷。

他拉过她的小手,搭在了皮带扣上,用喑哑醇厚的嗓音蛊惑道:」帮我。「韩芊雅瞟了眼他的裤裆,震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那根凶器未免太大了吧?

也不知道跟s先生比起来,谁更胜一筹。

说到s先生……她的心里莫名生出了一丝nei疚感,就像是妻子背着丈夫出去偷情般的nei疚感。

虽然她跟s先生在现实生活中毫无交集,顶多在电话里比较熟识。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对他,有那么一点动心。

所以,才会在他提出要电话性爱和视频裸聊的时候,没有直接拒绝。

既然她对s先生是有感觉的,那……她现在怎么可以跟别的男人做这种事?

关键是,他们可是刚见面没多久的师生。

」对不起,老师……「她慌张失措地推开了面前那个欲火难耐的男子,义正言辞道,」老师,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两人瞬间拉开了二三十公分的距离,她仓惶害怕地拉扯着被子,蜷缩成一团,想将几近全裸的自己遮盖起来。

苏陌齐因为她的抗拒,不悦地皱着眉头,眸中迸射出音鸷冷厉的危险光芒,像是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她拆吞入腹。

」为什么不可以这样?「说罢,他恼怒之下,强硬地将她推倒在床上。

被子瞬间滑落,根本挡不住她美好的春光。

他不顾她的强烈反抗,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用一只大掌钳制着。

他的力气有点大,将她的手腕都弄出了一圈红痕。

他依仗自己高大魁梧的体型优势,将自己的体重狠狠地压在她娇柔的身躯上,身体挤进她的双腿之间,两腿压制着她不断弹踢的玉腿。

她还未脱下的裙子被掀起来,下体完全袒露。

韩芊雅没想到他居然会来硬的,挣扎得愈发厉害了。

她在他的身下拼命扭动着,失去束缚的双乳左右摇晃,荡起一片白花花的乳波。

他的粗长烙铁正抵着她两腿间的凹陷,随着她的抵抗,在她的贝肉间不断摩擦。

」呃啊……「他的西裤布料跟她娇嫩的音户比起来,实在过于粗糙,这么随意磨蹭两下,就弄得她起了反应,银水直流。

苏陌齐伸手胡乱摸了一把,湿湿黏黏的液体沾了他一手,他看着指间黏连的透明银液,脸上止不住的邪气。

」都湿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可以,嗯?给我一个理由,一个我不能上你的理由。「他用冷硬地口吻问她,手指塞进那张樱桃小嘴中。

」唔!「她不适地颦蹙着眉,嘴里都是带着淡淡馨香,混着咸酸味的银液的味道。

她口齿不清地说着,态度坚决,」老师,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他用两指夹住她的舌头,逗弄拉扯,」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说你想要我,我就放过你。「

只要她肯说,哪怕是敷衍他……也好。

那样的话,就算她现在不愿跟他真的发生关系,他也会等到她愿意的那一天。

天知道他有多喜欢她,从

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对她一见钟情。

他前段时间一直在忙,忙到抽不开身去接近她。但他总忍不住在脑海中回忆她那副美好恬淡的模样,就连做梦,梦里都是她。

当她一时失误,不小心把电话打给他的时候,她不知道,他那时心里是有多欢喜。

他们是有缘分的,他这么想着。

此后,只要她打电话过来,不管是在开会还是在签合同,他都会立马接通。

他不愿她久等,更怕她会误以为他不想接她的电话。

但他鲜少打电话给她,因为害怕会打扰到她的生活。比如前两次,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刚好打断了她的高朝。

他始终记得昨天,她在公交车上见到他时,眼中的惊艳和欣赏。

但他更想从她的眼中看到爱慕和依恋……

他想要接近她,得到她,疯狂地向她表明自己爱意。

可他又怕会吓坏她……

事实上,他已经吓坏她了,她眼中的恐惧和抗拒叫他受伤。

他的手指不经意间,在她嘴里探得太深了,韩芊雅难受得眼角沁出了两滴清泪,几欲作呕。

恍然间,他灵台一片清明,赶紧将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

然后便听到她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像是被一桶冷水当头淋下,将他的欲火和怒火悉数浇灭。

苏陌齐的大脑有一瞬宕机,显然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

他的手脚恍若被抽光了力气,韩芊雅趁机赶紧将他从她身上推开,然后从床上下来,手脚利索地穿戴衣服。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怎么都找不着先前穿着的那条黑色蕾丝丁字裤。

」你喜欢的人,是谁?「他问,语调平缓,毫无起伏,生冷得就像是寒冬里渐渐结冰的湖面。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戴回了那副金边眼镜,再次恢复了无欲无求,清心寡欲的冷淡模样。

他半倚着床头,头发微乱,衣衫不整,明明是很诱惑撩人的场面,但他却给人高不可攀的疏离感。

像是在皑皑雪山,悬崖峭壁上,兀自盛开的一朵高岭之花。

」我有权力不告诉老师。「她匆匆说完,腿脚一动,正要离开。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