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故事

整个大学最可怜的社团,可能就是谢荣的相声社了,从成立至今3年的时光,从头至尾只有3个成员。

其实这里并不是没有相声土壤,只不过进门得先背一段贯口,要不然来段快板也行,让众多业余爱好者望而却步。

但即便只有3个人,团校委和学生会也得捏着鼻子给安排活动场所——当然钱肯定是一毛都没有了。所以这个学校里最偏僻角落里的活动室,就给了相声社。

这地方前面是树林,左边是湖,右边是围墙,后头是球场。相声社用的时候就用,不用的时候,就给足球队放训练用品。

而相声社按规定一周才活动一次,所以条件可想而知。

(苏景插了句嘴:是不是旮旯里那个小平房?小钟点头。苏景笑眯眯的不说话了。)小钟当然不会不会说相声,要不然当初迎新晚会说段相声不比让蒋涵羽出风头强。但社团活动涉及到学分,不得不重视,加上谢荣的面子拘着,小钟每周参加一次社团活动还是能够保证的。

开始时候谢荣还很坚定,后来3个人也不能天天坐那对坐数来宝,斗地主也没了兴致,到活动室里转一圈打一晃就算完成任务。

然后这地方就变炮台了。有时候谢荣和凌晓曼把小钟打发走,有时候苏景来了,就把谢荣和凌晓曼打发走。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昨天这个周五晚上。谢荣和凌晓曼出去浪去了,连来都没来,小钟坐在活动室里玩会儿手机看看天色已晚就打卡下班,关好门窗灯光,溜溜达达往外走,忽然有些尿急,看夜色昏暗四下无人,便转过拐角找地方去放水。

然后就看到不远处小路上,一个熟悉的身影艰难跋涉而来。

那颤抖的豪乳、那浑圆的肥臀,即便天光暗淡,借助月亮的光辉,小钟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浑身赤裸的女子正是刘爽。

刘爽一身经典装扮,就是什么都没穿,嘴里塞着口球,口水滴滴答答往下落;奶头上夹着两个银白色的乳夹,乳夹之间牵挂着细细的银链,随着走动,硕大的豪乳一步三摇;双手被绑在身前,半撅的屁股里面似乎插着什么东西,造成她明明没戴脚镣,却走得步履蹒跚。

小钟一头问号,心里还想,不知道刘爽什么时候变成了暴露狂,正想要过去打个招呼,又看到后面跟着一个身影。这下真的看不出来是谁了,他不敢轻举妄动,忙躲到树后面静观事态发展。

等走的近了,借着月光才看到,刘爽屁股里面似乎塞着个肛塞,肛塞后面扯出来一根银链,差不多3米左右的长度,拴在一个细细瘦瘦女子脖颈的项圈上。

后面那细瘦女子伏在地上,长长的胳膊长长的腿曲着、跟着刘爽一步一步往前爬,嘴里叼着一个小筐放着衣物,两个奶子垂在胸前,小巧的屁股高高撅起,毛茸茸的尾巴左右摇摆。

月光下昏暗的校园小路上,两个赤裸女子一走一爬,看的小钟眼睛几乎跳了出来。

再近一些,小钟才认出来,后面那个细瘦女子,是修蒙的老相好女车模。

………………

修蒙傻了,呆呆的说:“我就知道她们昨天晚上出去找袁乔幽玩儿去了,怎么……”擦擦嘴角的口水,神采奕奕的追问,“后来呢?”

苏景却听得面红耳赤悠然神往,想象着自己赤身裸体的站在校园里,骚屄里就忍不住淌水。

只有蒋涵文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她们疯了吗?这要被人看到,以后还怎么过日子啊!”

小钟摸摸蒋涵文的头:“要是你姐姐能想明白,就好了……”喝口水,继续说道:“别急,听我慢慢说。”

………………

见是两个熟人,小钟大大松了口气,不愿打扰她们自娱自乐,看看自己的方向,便蹑手蹑脚绕到活动室后面,打算绕路走了便是。

可当他刚回到活动室后面,忽然间灯光一亮吓了一跳,忙蹲下身,偷偷摸摸抬头趴窗户看过去。

然后就看到袁乔幽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手里拿着一根小鞭子站在活动室里四下打量,似乎对这里十分满意。

门开了,刘爽气喘吁吁的走进来,呜呜咽咽的叫了几声,仿佛是说:“主任,我来了。”

袁乔幽教鞭轻挥击打在左手手心,点点头:“做得很好,进来吧。”

“嗯。”刘爽低眉顺目的往里走,牵着女车模一起进来。

女车模张开嘴把篮子放到一边,左右看看,还是有些惶恐:“这里,这里不会有人吧……”

“贱狗,你怕什么?”袁乔幽轻蔑一笑,妩媚俏脸上却冷冰冰的,如同深渊中的恶魔一般,看的小钟都有些忐忑,越发不敢露头。不过,袁乔幽还是解释了一下,“这个活动室是相声社的,这时候是社团活动时间,既然谢荣没来,小钟又不在,自然也就不会再有人来。”

女车模松了口气,刘爽却一脸失望。

袁乔幽踩着黑色的高跟鞋,背着手踱了几步,看刘爽一眼喝道:“骚狗,跪下。”

刘爽忙不迭跪在地上,和女车模并排跪在一起。

袁乔幽的小教鞭在两女脸上轻轻拍了拍,笑道:“刚才的任务很成功,没想到你们能这么顺利的完成。怎么样?好玩么?”

刘爽和女车模连连点头,目光中爆发出异样的光彩。

“来,把腿打开。”小教鞭拍拍俩人的大腿内侧,“让我看看,两个小狗屄流水了没?”

刘爽和女车模也不管脏净,一起向后躺在一块垫子上,分开双腿露出屄来。

这时候,小钟才看清楚,难怪刘爽走的不快,塞得不是肛塞,而是一个弯成U型的双头龙,一头插在屄里,一头插在屁股里,中间接出铁链连在女车模的脖子上。要想夹住了,可不得慢慢走。

女车模倒是正常多了,屁股里只塞了一个尾巴,毛茸茸的倒是很可爱。

而随着刘爽的动作,双头龙“啵”的一声,竟从屄里弹了出来,点点淫液甩在袁乔幽脸上。

袁乔幽倒也不以为然,伸出细长的手指摸一摸,笑嘻嘻的在刘爽脸上一抹,小教鞭点在正在缓缓收拢、还没有完全闭口的屄上一捅一捅:“骚狗,水儿还挺多。”

“唔唔唔!”刘爽被捅的又疼又爽,两股战战骚屄往上一抬一抬,本就因为双头龙掉了出去,屄里空空落落十分难受,即便那小教鞭细细长长,也恨不得赶紧捅进去解痒。

袁乔幽捅了几下,又转头去看女车模:“贱狗,你呢?”

女车模看的嘴巴发干,连咽了几口口水,低声说:“有水,有水!”说着用手摸摸举起来,灯光下果然亮晶晶的满是淫液。

袁乔幽笑了笑,捞起铁链牵她起来:“贱狗,你渴了是吧?”教鞭啪啪拍在脸上,“张嘴。”

女车模忙仰起头张大嘴巴,像是嗷嗷待哺的雏鸟一样。

“呵,呸。”袁乔幽伸手捏着她的下巴,一口口水啐进她嘴里,笑问,“香不香?主人的口水香不香?”

女车模咕噜一口咽下去,又张开嘴巴:“香,主人的口水特别香。”

袁乔幽十分满意:“那就多赐你几口。”说完,抿着嘴一口又一口口水啐进女车模的嘴里。

………………

“呃!好恶心!”蒋涵文嫌恶的挥挥手,仿佛吃人口水的是自己一样,“恶心死了。”

小钟看她一眼:“你跟刘良浩亲过嘴么?”

蒋涵文点点头理直气壮:“亲过啊。”

小钟叹了口气:“那不还是吃口水么。”

蒋涵文想了想,一抱枕扔过去,哭丧脸说:“你弄得我以后都不敢跟人接吻了。”

修蒙忙拦住她,兴致勃勃的叫:“别捣乱。小钟你继续说,后来呢?”

………………

袁乔幽啐了女车模几口,看她喝的畅快,十分满意:“贱狗,今天表现不错哟。”

女车模满心欢喜,细细的叫:“谢谢主人夸奖。”

袁乔幽又睨着刘爽:“骚狗,你渴了么?”说着伸手解开刘爽的口球。

刘爽终于能说话了,连连点头仰头张开嘴巴:“请主人赐下圣水!”

………………

这下,苏景也有些按捺不住了,举起手来:“你先等等!这个圣水,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个圣水?”

小钟耸耸肩,修蒙看她一眼点头:“如果没料错的话,是的。”

苏景浑身打个哆嗦,冲小钟叫道:“行了!别说了!跳过这段,你就说你怎么进去日屄的就好!”

修蒙忙说:“别啊!日屄有什么意思,这些才精彩呢!”

蒋涵文有些糊涂了,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圣水?什么东西?饮料吗?”催促小钟,“你继续说吧。”

“2:1!”修蒙说,“别落下,你就说吧。”

小钟冲苏景耸耸肩,继续讲起来。

“圣水?”袁乔幽却冷笑一声,弯腰揪起刘爽来,“你还没好好伺候主人呢,就想喝主人的圣水?骚狗,来,用你那骚舌头,好好给主人舔舔。”说着在裆部一拉,小钟才看到,她那紧身皮裤明显是特别定制的,一条拉链十分隐蔽的贯穿前后,拉上就和正常裤子一样,拉开就变成了开裆裤,从小腹到下身一直到两片浑圆的臀肉瞬间展现出来。

袁乔幽转身分开双腿,刘爽和女车模膝行上前两步,一前一后仰起头埋进股间,两根舌头一个舔着阴蒂、一个钻进了嫩屁眼,卖力的舔吃起来。

“哦!舒服!”袁乔幽爽的连吸几口气,眯着眼挥起手中小教鞭,左一下、右一下,雨点般噼噼啪啪打在刘爽和女车模的后背上、翘臀上,几下便打出道道红痕,打的两人身子抖抖颤颤,看的小钟眼角直抽,几乎不忍直视。

但两人却似乎十分享受一般,颤抖一下,呻吟一声,叫声里尽是欢快,仿佛打得越狠越高兴。

袁乔幽更是仿佛得到了极大满足,嘴里更是一刻不停:“臭母狗,臭骚屄,看你们那贱样,贱奶子、骚屁股,呵,烂屁股扭得这么高兴,撅好了,让主人再打两下……嘶,骚舌头还挺会舔,对,舔里面、舔里面……嘶,哦……两条贱狗真会舔,哦……主人的屄好吃吗?屁眼好吃吗?骚货,说,好吃不好吃?”袁乔幽微微扬起头,享受两女舔屄舔屁眼的服侍,小教鞭挥舞的越发亢奋,打的两女后背上、白嫩的臀肉上红痕粼粼。

小钟看的眼睛都直了。说实话,修蒙虽然玩儿刘爽玩儿的也挺狠,但主要是Sundy那套触及灵魂,挖掘心底欲望,下手远没有袁乔幽这么狠辣。

偏偏两人极为受用,真的如同发情母狗一样,被打的嗷嗷叫,还要抬头说:“主人打得好,主人用力打……哦哦,主人的屄(屁眼)好香,贱狗喜欢吃,哦哦哦……”

刘爽和女车模脸色潮红媚眼如丝,似乎被抽打辱骂、跪在地上舔屄都快要高潮了。

袁乔幽扭扭屁股,坐在椅子上挺起胯揉着湿漉漉的屄,笑嘻嘻说道:“既然你们这么渴望,那就满足你们一下,过来,主人赏你们圣水喝……”

刘爽和女车模忙不迭的爬过去,跪在屄前张大嘴巴。

…………

“停!”苏景恶狠狠叫道,“别往下说了!”

修蒙两眼冒光催促:“继续说!”

蒋涵文懵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景扭头瞪着她:“你喜欢喝尿么?”

蒋涵文差点吐了:“嫂子你别这么恶心好不好?”

苏景叫道:“那你还听?!”

蒋涵文瞪视小钟叫:“别说了!”

修蒙大怒:“这才是精华!”

苏景啐他一口:“你要玩儿找大爽玩儿去!我们不听这个!”

修蒙叫:“爱听不听!”扭头问,“钟啊你接着说,后面有黄金调教没?”

蒋涵文更懵了:“黄金?这又是什么?”

苏景凑过去低声耳语,蒋涵文捂着耳朵直跺脚,胸前一对小白兔蹦蹦跳跳:“恶心死啦!”

苏景面色不虞:“跳过去跳过去,不听这个,你就说你跟老处女怎么日屄就好了。”

修蒙极力反对:“日屄有什么好听的?不就是进进出出那点事么,情节和细节才是关键好不好!”

苏景怒目而视:“你个屎尿屁的玩意儿,恶心不恶心!”

蒋涵文同样叫:“不听那些,恶心死了!”

修蒙双拳难敌四手,郁闷的起身回屋睡觉。

然后,小钟看着搬板凳坐在身前托起下巴性致盎然听故事的两个女人,有一种深入虎穴的恐慌,讪笑道:“后面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反正就是日呗,我进去了,然后开干,然后回宿舍睡觉……”

“细节呢!?”苏景很不满意,追问,“情节和细节才是关键好不好!”

小钟抖抖脸颊:“要是没有那些屎尿屁的东西,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哼!”苏景无可奈何,打个哈欠回房间睡觉去了。

蒋涵文也累了,抱着小钟问:“哥,今天晚上陪我睡好不好?”

小钟连连摆手:“妹砸,不是哥不疼你,实在是有心无力了……”

蒋涵文嘟着嘴叫:“又不是让你跟我操屄,素睡,素睡,就是聊聊天。”

这时候你懂得倒挺多,还素睡……个屁啊!小钟可是知道自己这帮姐妹的骚浪性子,只要滚到床上就由不得他了,非得给他榨干了才算罢休,苦笑道:“你找你男朋友去行不行?刘良浩那身板绝对能满足你。”

“那不行,还没到计划的时间点呢……你洗澡去?我帮你搓澡好吧?”

“出去!”

蒋涵文站在门口抱着膀子,亭亭玉立如雪莲花一般,叫道:“混蛋,我这么好心,你还不领情。”敲敲门扬声问道,“哥,你们学校有社团活动是做爱么?”

小钟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哪里会有这种社团!”

蒋涵文好奇的问:“为什么没有?我看故事里面好多这种社团呢。”

小钟叹了口气:“以后少看色情小说,现实中哪有这种社团。真有……学校不得疯了!”

蒋涵文悠然神往,靠着门框说道:“那你说,我创办个操屄社团怎么样?”

小钟笑骂:“你个骚货,聚众淫乱可是上刑法的……再说,想操屄找你男朋友去啊!那么大个刘良浩就在那里,去啊!”

蒋涵文小脑袋左摇右摆:“不到时间呢,我们俩刚到牵手拥抱的阶段,下步是亲吻,大概半年左右就可以爱抚了,不过上床还有一段时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到了大三下半学期就可以了,等到毕业之后,看他去哪里工作,我就考那边的研。不过我不打算读博了,硕士毕业就找工作,等到28岁的时候正好结婚,30岁的时候生第一个宝宝,33岁生第二个宝宝。

修蒙实在忍不住了,从床上坐起来啪啪啪鼓掌:“二小姐,果然未雨绸缪,计划的真周全,不过我就想问一句,你计划这么周全,跟你和刘良浩上床有什么关系?”

蒋涵文严肃的点头:“当然有关系。我妈说,女孩子家很金贵的,要矜持,要稳得住,不能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让掰屄就掰屄,让撅屁股就撅屁股。那太没尊严了。”

修蒙翻起死鱼眼瞪着她:“二小姐,你觉得你说的像人话么?”

蒋涵文奇怪的看他一眼:“怎么了?”

修蒙问:“你谈个恋爱,还制定什么三年规划,连什么时候和男朋友上床都要计划个时间出来,你觉得像话么?而且关键是,您老人家反倒是跟别的男人随便得很,让掰屄就掰屄,让撅屁股就撅屁股……诶?您在上床之前,是不是也要写个体位计划?比如口交十分钟,手淫三分钟,几点到几点传统仰卧,几点到几点老汉推车,几点到几点观音坐莲?”

蒋涵文一手托着小巧的下巴,一手抱在胸前托着奶,伶仃的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却又有些苦恼:“主要是男人们射精的时间不好确定,而且鸡巴大小长短,还有操屄的力量大小速度快慢,对于性爱快感影响比较大,不是很好确定……”

修蒙有点惊了:“难道你还真计划过?”

“上床这件事本来就是有计划的,”蒋涵文噔噔噔跑回房拿出来一个笔记本,指指点点说,“你看,这是我这个学期的每日计划,从早到晚16个小时精打细算,因为我打算利用业余时间,提前学完高等数学(一)和概率论,另外要学完至少半本固体……”

“打住!”修蒙投降了,“你牛逼,你是探花郎,我等凡人比不得。”他好奇地问,“那今天晚上你是怎么规划的?”

蒋涵文有些泄气的说:“原本计划的是送良浩回去,然后回家来和你也好和钟哥也好,操屄后洗澡,10点以前上床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8点起来去图书馆看《Nature》。但是现在看来,没有人肯操我。残念……”

修蒙越发哭笑不得,躺回床上叹气:“非常感谢您的科普,原来学霸的世界是这样的,一切都要规划的井井有条,连操屄都要提前计划好。”

蒋涵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挥挥手:“还好吧,不过有时候也会有意外发生,比如我按照计划回来了,却没有人肯操我。”

修蒙翻着眼睛看她:“二小姐,你觉得我是夸你么?反正我建议你,现在去找刘良浩,然后好好日一下,然后依偎在他怀里睡觉。”

蒋涵文苦恼的摇头:“这不符合规划。”

修蒙气笑了:“早日晚日都是日,你跟他又不是没日过,还在乎这个?”

蒋涵文很严肃的点头说道:“那当然,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没有确定关系的时候怎么都可以,但现在我们确定了关系,而我一个女孩子,还是要矜持慎重一些,不能轻易地把自己交出去,感情还没有水到渠成的发展到那一步之前,先不能给他操。如果他仅仅是馋我的身子,那就证明他爱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屄……再说,等以后结婚了,他操我的时候多了,而且别说我,就是老大跟我妈,还有大嫂子她们,他不操么?我爸爸恐怕还要带他去店里操毛妹了……等我生了闺女18岁成年了,他喜欢操也可以操啊……”

修蒙眼睛瞪得像铜铃,再一次被刷新了三观下限,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思维越发混乱,感觉再聊下去自己早晚得被这傻逼洗了脑,再不多说蒙头睡觉。

“本来就是啊。”蒋涵文踏踏踏跑进来,蹲在修蒙床边双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一眨很有探究精神,“你觉得哪里不对?”

“没有没有。”修蒙用被子捂着头,说道,“你奶子大,你说的都对……我就是多问一句啊,刘良浩血气方刚大小伙子,憋不住了怎么办?”

蒋涵文答道:“找女人日屄去啊。”

修蒙从被子伸出手,竖起大拇指。

说到这个,蒋涵文推他一把:“修蒙哥你说得对,可不能把良浩憋坏了……我觉得他可能比较喜欢奶大屁股大的,能不能让他操一操大爽姐?”

修蒙头晕脑胀,闷声闷气的叫:“你们随便……不对!”他掀开被子,瞪大眼睛看蒋涵文,“苏景奶子屁股也不小!你让刘良浩日她去行不行!”

蒋涵文摆摆手:“我哥不同意。”

修蒙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再睁开缓缓说:“没事,我可以帮你们按住她双手。”

苏景的声音传来:“修蒙我操你妈。”

修蒙反击:“苏景我操你妈!”

小钟洗完澡出来听俩人对着操妈,很好奇:“两位祖安大佬干嘛呢?”

修蒙跳下床拖着蒋涵文扔到门外,然后关上门睡觉。

蒋涵文坐在地上看小钟出浴,胸肌紧绷腹肌发达,尤其屁股紧紧的,内裤勒的裤裆鼓鼓囊囊,舔舔嘴唇两眼放光,跳起来扑到他身上:“哥,咱们操屄吧!”

小钟手忙脚乱扒开她,扭头走人关门睡觉。

蒋涵文气的一枕头扔出去,再悻悻的捡回来,摸着小骚屄揉了揉,拿起枕头底下的假鸡巴叹气:“唉,今天又要麻烦角先生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