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狗的疯狂

自从考上公务员之后,我就开始了自己的相亲路。
阿政是个很适合结婚的对象,他长得很帅,也在政府工作,家庭也很好,性格更是没得挑,我们已经见过双方父母在讨论婚事了。只是,阿政在床上的表现只能用短平快来形容,每次我刚有感觉,他就已经结束战斗了。想到未来的人生我只能忍受这样低质量的性生活,我内心还是不甘的。
可是这样的问题我也没法跟父母说,我只能开始在交友软件上聊天,我多么希望可以在这里认识另一个差不多的男人。哪怕他没有那么帅经济条件差一点也只能给我一次高潮,也比一次高潮都没有要好啊!
相亲软件上,一个男人帅气的腹肌照吸引了我,他叫逸柯,主业在铁路工作,副业是个小主播。我想他好歹也是有正经工作的,又有副业,应该是个很上进的人,就约他出来吃饭。
见了面,逸柯比照片里更帅气些,也比我想象中的更风趣潇洒,我们聊得很愉快,他给我讲了很多天南海北的趣事,的确很开心,但我也从他的言谈举止中发现了,这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海王吧!
可他依旧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我忍不住沉沦,忍不住放纵。逸柯说,高层楼顶的星空,是这辈子一定要见的风景,我就那样鬼迷心窍的,跟着他上了他家20层楼的楼顶。
楼顶的确视野开阔,能听到楼下小孩追逐打闹的声音,夏日的风吹得吵闹,吹动了我得裙摆,也吹乱了我得心。
逸柯搂着我的脖子,手搭在我得乳房上,他在我耳边说话,我心猿意马。他说生命需要有一两件离经叛道的事情,才能活得更鲜活。他说楼顶不会有人上来,站在最接近星星的地方,听着远处的人间喧嚣,做一些创造生命的运动是最浪漫的事情。
也许是我骨子里就是一个追求性爱刺激的骚女人,我觉得我整个人和灵魂都被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蛊惑了。我脱下内裤,撩起来裙子,撅着屁股请求他,带我体会一次这种致命的浪漫。
逸柯笑了:“宝贝,不要这么心急,先帮我把他舔硬。”他脱下裤子,那根黑的发亮的鸡巴就这样跳了出来。
我目光迷离,跪在楼顶的尘土里,抬起头舔那根比阿政大很多的鸡巴,我想,我就这样轻易的被这根鸡巴驯服了。我抬头,看着逸柯融入夜色星空的高大身影,用力裹着嘴里的鸡巴。这样一根狰狞的大鸡巴,不知道曾经插入过多少女人的身体,给多少女人带来过快乐。我这么想着,下身也湿润起来。
嘴里的鸡巴快速膨胀起来,逸柯拍拍我得头,示意我转过去,背对着他撅起屁股。
他从我背后插进来,我两都忍不住爽得呼出一口气。
“我很喜欢现在的姿势,能看到楼下的人来人往,还能在最接近星星的地方,被你像狗一样操。”我压抑着呻吟,告诉他我得感受。
“宝贝你里面又滑又热,太舒服了…我有点想把你带到我家床上好好操你了…”
“啊…好舒服,怎么样都随你,反正今天,我是你的。”我被大鸡巴插得失神,我每个细胞都在叫嚣让我享受性爱的快乐。
“那宝贝,你脱了衣服,我们走楼梯下去好不好?反正往下走三层就到我家了,高层的楼梯间里也不会遇到人。”
此刻我精虫上脑,完全听逸柯的话,利落地脱掉裙子,也解下胸罩,就这样赤裸地站在楼顶上。逸柯抱着我得衣服,一边夸我有做母狗的潜质,一边领我下楼。楼梯间里没有灯,他在黑暗里扶着我得胳膊引着我下楼去,赤裸的皮肤被风一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可乳头却硬硬得立了起来。我知道,此刻吊桥效应使我产生了恋爱的错觉,可我沉沦在这种错觉里,甚至感到快乐。
逸柯的家是一间整洁的两居室,一进家门,逸柯就也脱了衣服,果然,腹肌很好看。他邀请我跟他一起洗澡。在淋浴中,他帮我浑身上下打了沐浴露,甚至是下体,也把手伸进去仔仔细细帮我洗了一遍。阿政从来不会这样同我洗澡,我对逸柯的好感更深了几分。
我感觉逸柯会喜欢刺激的性爱,更听话的女人。洗完澡后,我便学着小狗一样趴在地上,让逸柯把我牵到卧室。
“你真的好有当小母狗的潜质,我都忍不住想要操你了!”逸柯摸着我得头,把鸡巴塞进我得嘴里,抽插了两下,就硬了。
“如果你喜欢,那我就是你的小母狗!”我被逸柯抱起来扔到床上,他把我拽到床角,分开我得腿,一插到底。
我很久没有体会过被插到底的感觉了,我忘我地喊着,给我,快给我,快用大鸡吧操我…
逸柯一边用力插我,一边用力揉捏着我得乳房“你个骚逼!真欠操!”
我的阴道也有自己的想法,里面的肉纷纷向大鸡吧挤去,仿佛每一个细胞都想更亲近逸柯一些,这个样子,真的很像逸柯口中欠操的骚逼。“啊,好舒服,我也不想这么骚啊,可是那些细胞不听话,就是想你想得痒痒嘛!”
“靠!骚逼挤得老子快射了!小母狗,爬过来,像母狗一样撅起来,我要从后面操你。”逸柯一巴掌打到我脸上,我觉得脸又热又疼,但更燃起了我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
我翻过身,快速绑了个马尾,讨好地笑笑:“宝贝从后面操我可以揪我辫子哦,就像揪狗链子一样。”
逸柯揪着我得辫子,喘着粗气的插进我得逼里,更快速得抽插着,很快就把我送上了高潮。
大概干了半个多小时,换了三个姿势,逸柯才射到我子宫里。他让我帮他把肉棒舔干净,才坐在一边休息。
“我也算走过南闯过北,还真没日过你这么野的丫头。看着文文静静,没想到骨子里居然这么骚。”逸柯擦着汗对我说。
“我找过那么多对象,你也是最让我舒服的男人。我晚上不想回家去了,你能收留我一夜吗?”
“没问题,小母狗,正好带你玩点别的好玩的。”
逸柯再次帮我清洗干净身子,坐在沙发上陪我一起吃西瓜。虽然我们在闲聊,但是看他乱转的眼睛,我想他一定在想该怎么玩我吧!真巧,我也想被他玩。
“小母狗,当我的母狗爽吗?”逸柯问
此时我得性欲已经被压制下去,开始感觉到害羞了:“是挺舒服的。”
“回答我,爽还是不爽。”逸柯捏住我得乳头,使劲揪起来,我再次被性欲支配。
“当你的母狗很爽。”
“你要还想当我的母狗,就得听我的话。就得信任我。我现在要给我的母狗拍一些特殊的照片,你要配合我,我让你爽!”
逸柯的提议让我感觉刺激,同时我很不安,我清楚把色情照片放在一个刚见过一面的人手里是很危险的,可是正是这种危险刺激了我,我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内心:我会期待自己的另一面被更多人看见。
我配合的爬起来,逸柯举起手机,先是让我赤裸着在客厅爬一圈,我知道他在录像,暴露自己的冲动使我一边爬一边自报家门,介绍自己,介绍自己目前只是逸柯的一只母狗。
“蹲下,冲着镜头揉奶头,告诉大家你的感受。”
我听了逸柯的命令,马上开始捏自己的奶头:“我感觉骚逼很痒,很想有东西插进来,哪怕主人刚操完我,我还是很空虚。”
逸柯举着手机过来,示意我坐在地上把腿分开,把逼也掰开:“介绍一下你的骚逼,以及我操你是什么感觉?”
“这是阴蒂,这是阴唇,里面是阴道,整体组成了母狗欠操的骚逼。”我的手指滑过自己的逼,我摸到自己又很湿了,我把手指举起来,给镜头拍摄我洞口的拉丝。“主人操我的时候,里面会很痒,会想让主人再用力些,把这里操烂了就不痒了…主人插到最里面顶住宫颈的时候,会有些钝痛,也会爽的仿佛飞起来了。”
“骚逼!”逸柯突然把我推得躺在地上,用脚趾拨弄着我得阴蒂,太刺激了,我没忍住居然潮吹了出来,弄了一地。
“骚逼,老子的臭脚都能让你爽?”逸柯的眼神格外亮“那今天让你好好爽一下!”
逸柯又用手帮我高潮了两次,看我实在累得不行,这才抱着我睡觉。
第二天一早,逸柯就把硬了得肉棒放进还在睡觉的我嘴里,一番折腾,我也没了困意。逸柯却没有射给我,他说今天有更好玩的。
逸柯问我,再叫个男人来操我好不好?我问他叫谁,他说为了更刺激,就叫个外卖小哥来吧!
“不好吧,人家跑生活的,耽误人家挣钱多不好意思!”我话一出口,逸柯便明白我心里是愿意的,他说试一试,不行就算了。
很快,外卖小哥带着早点来了,逸柯吩咐我在卧室用母狗的姿态趴好,他迎接外卖小哥进来,说需要小哥帮他个忙。
外卖小哥跟着他刚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丝不挂跪在地上的我,连忙说着对不起向门外走去,逸柯一把抱住外卖小哥肩膀,说:“里面那是我老婆,我身体不行想请你帮我操她…”
外卖小哥听了也很兴奋,很快就在客厅脱了衣服进来操我。
小哥先是把我抱起来,在我身上摸着,一边说嫂子真好看一边在我脸上,胸上,耳朵上一顿乱亲,他抓着我的手放在他鸡巴上,我也羞涩得不紧不慢得上下撸动着他的鸡巴。
很快小哥就硬起来了,他着急地把我推在床上就要插进来,逸柯赶紧递给他一个避孕套戴上。小哥有些羞涩得解释:“嫂子太美,我一下忘了。”
我在旁边忍不住腹诽,原来你有套,昨天也没见你戴。不过我也知道逸柯是为了我好,所以什么也没说。
小哥用老汉推车的姿势插进来,没有逸柯的大,力气也小,不过比阿政还是大一些的,也很舒服。小哥一直在我锁骨耳朵一带亲吻啃咬,那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了…
逸柯在一旁看着,还不住的指挥小哥,说着“用力啊!抓她奶子…亲她奶头”一类的话…我也真不住兴奋的喊“老公,操我啊…”
一句话差点给小哥喊射了,还好逸柯在一旁跟小哥说:“我这老婆骚,你得多操她一会儿!”
小哥忍着射精的冲动,换了个侧身躺着的姿势操我,逸柯一手揉着我得阴蒂,一手捏着我得乳头,刺激得我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小哥操了二十多分钟射了,临走还跟逸柯说,以后有这种忙需要帮,还叫他,他不怕被耽误时间。
小哥走后,逸柯又在我身上疯狂输出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射精。等到我清洗干净自己,已经快11点了。我同逸柯告别回家。
路上,我给阿政发了条信息:“我们分手吧!”
我知道,我彻底堕落进欲望的深渊,我再也不能接受普通的性生活了。
(完)回复收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