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之路

“用力,再用力,爽…真的太爽了…”


  女人的声音带着些沙哑,不知是求饶还是舒服。


  卧室中,长发美女翘着迷人的肥臀,有节奏的运动着。


  她身后,赤身裸体的男子双手握住她的细腰,猛力的顶着。


  跨前这个被于飞抱着的蜜桃臀输出的女人,是他结婚两年的老婆,张雪。


  张雪不管是身材还是颜值都极为的出众。


  丰满的胸部,圆润的臀部,白皙的皮肤,是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


  “老公!我要到了,快点!”张雪发出诱人的声音,“快点老公,我受不了了,快!”


  张雪发出哀嚎声,臀部使劲的撅高,用力的向后。


  两年来。张雪从一位不经人事的少女,成了韵味极佳的少妇。


  于飞猛烈的冲刺,十几秒后,他将一股体液射入妻子的体内。


  事后,两人在床上喘着粗气。


  对于于飞而言,已经对眼前的女人失去了兴趣,每次做爱,如同任务一般。


  张雪,其实也差不多。


  虽然她每次演比较逼真,但它的生殖器不会说谎。


  如果不加润滑油,于飞便无法进行性爱。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从开始的激情四射,到现在的枯燥无味。


  两人没有交流,匆匆的睡去了。


  几天后,于飞走在小区的公园中,他有早起晨练的习惯。


  于飞的身材很好,巧克力般的腹肌。


  虽然不对称,但更能凸显出男人的勇猛。


  他的下肢极为发达,粗壮的大腿,高高翘起的臀部。


  于飞的阴茎有14厘米左右,直径大概在四厘米到五厘米,虽然和一般人差不多,但它的硬度远超常人而且时间极久。


  公园中除了于飞外,还有着零散的几个晨跑的男女。


  突然,于飞在花坛的转角位置,看见了一些无法言语的画面。


  是一对男女,他们躲在灌木丛的一处死胡同里,这里来人稀少,隐蔽性也还行。


  两人都戴着面罩,那个女除了面罩外,还戴了眼罩。


  于飞吃惊的看着两人,男人正从身后将女人的裙子撩起。


  没有穿内裤!


  随着男人的进一步动作,于飞发现,戴着眼罩的女人不仅没有穿内裤,竟然连胸罩也没穿!


  丰满的胸部弹了出来,粉大的奶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硬挺。女人的腰,和张雪的一样细。


  不知不觉间,于飞将那个戴着眼罩的女人想象成了自己的妻子。


  “没人吧,老公…不能被人看见的。”


  女人戴着口罩,发出模糊的声音。


  此时,男人正好发现了于飞。


  可男人只是一愣,便低声的说道,“没有。”


  “那就好。老公,快进来,我受不了了,太刺激了。我感觉下面的水都流出来了。”


  “我想要,快给我。用你的鸡巴使劲的捅我!”


  随后,男人便不再看于飞。而是亲吻着他的女人,当着陌生人的面使劲的揉搓着女人的胸部。


  男人像是看不见于飞一样。


  那种被男人抚摸,被男人探索身体而发出的娇喘,每一声喘息仿佛都在告诉男性,他想交配,她想被男人的大鸡巴疼爱。


  “老公,确定没人吗?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们?”


  “放心吧,没人我看着呢!”


  “那你快进来呀,我受不了了!”


  男人依旧将于飞无视,而于飞的双脚不听使唤,定在原地。


  女人撅着屁股蹭着男人,男人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塞入女人的阴户中。


  没有一丝阻碍,无比丝滑的进去了。


  在男人不停的搅动下,女人的阴部出现了一层白浆。


  于飞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他不敢相信被蒙着眼睛的女人,竟然能流出这么多的水。


  那个地方真的可以有这么多水吗?


  为什么张雪的没有?


  最多也只是湿湿的。


  忽然,男人扯下了女人的眼罩。


  于飞就像一个偷窥狂被发现那般,急忙的后退,可一切都晚了,女人一眼便发现站在了前方的陌生人。


  更为尴尬的是,于飞的下体早已织成了帐篷。


  女人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眼前的男陌生人看光了。


  可她还是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用手捂住露出的春光。


  女人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发出的颤抖声,犹如呻吟。


  而她身后的男人并未理会,在女人双腿夹紧的同时,他的食指和中指被紧紧的夹住。


  男人用力的搞着,在于飞的目光下,女人喷出了水!


  潮吹,于飞只电影中见过这个场景。


  他一直以为是假的,直到今天他才知道真的可以。


  几分钟后,于飞跑到了公园的一处凉亭坐着,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那个女人如果是我的老婆该多好…”


  就在于飞意淫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他惊得起身,发现竟是刚才那对男女,只不过女的已经将衣服穿好,脸上的潮晕还未褪去。


  “兄弟刚刚的事,还请保密。”


  “兄弟,别笑话。结婚久了,只有这样才有激情。”


  于飞笑了笑道,“放心,我就当没看见,不过你们这样胆子真大。”


  说着,他看向了女人。


  “胆大?是这样吗?”


  女人直接撩起衣服,再次在于飞这个陌生男人面前露出自己的身体。


  这次于飞离得很近,他甚至能闻到女人的体香。


  男人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女人把身体给于飞看。


  聊了一会儿后,于飞便回了家。


  只是他的脑海中啊,一直在回荡着一句话。


  “结婚久了,只有这样才有激情。”


  不知不觉中,于飞脑子不受控制的将那个女人想成老婆的模样。


  她脱光了上衣,站在花坛的角落,胸部被一个陌生人直视。


  只是一想,竟有一股兴奋和冲动灌入于飞的血液。


  刺激!


  一个月后,是于飞和老婆的结婚纪念日。


  于飞作为公司的老板,有着充分享受自由的时间。


  他将公司的运作,交给下属,着手计划他和张雪的二人世界。


  在众多的旅游景点中,他选择了南方的一座小岛。


  出发前的一晚,于飞和张雪聊了很久,也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是要找回失去很久的男欢女爱的激情。


  张雪很爱于飞,听到丈夫有办法能找回两人之间失去已久的激情,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按照要求,张雪必须要服从于飞的指示。


  一个月的时间,于飞寻找了很多关于夫妻之间的话题。


  淫妻!


  于飞很聪明,他从那对男女的身上,找到了获得激情的答案。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他们出发前,于飞做了一个让张雪很吃惊的指示。


  “脱掉你的内裤,还有文胸!”


  听到于飞的指示时,张雪的头脑一片空白。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让自己真空去旅游。


  于飞也是一样,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说出口了。


  张雪犹豫了一会儿,随即从黑色裙子下,拿出了内裤。


  黑色蕾丝花纹,有着私处淡淡的香味。


  随后,又脱下了黑色的文胸。


  踏上旅途的第一天,张雪打扮的很迷人,有着少妇独有的韵味,黑色的长发垂直而下,脸上有着诱人的红韵,谁看了都会心动。


  黑色的长裙完美的包裹住了她的身体,白皙的小腿,令人怜惜的脚踝。


  黑色的高跟凉鞋,与脚趾呈现反差的诱惑。


  于飞不自觉的开始想着,自己老婆的这身打扮,一定能将海岛上的男人鸡巴看的硬起来。


  太美了!


  已经和张雪有了两年夫妻生活的于飞,也受不了这样的诱惑。


  “你就是个变态,竟然让我做这样的事情。”


  张雪将文胸和内裤递到于飞面前。


  随后,他们开着私家车前往海边去坐船。


  车上,于飞一想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是个表面正经实则没有穿内衣和内裤的女人,她心里就痒痒。


  不久,于飞到了加油站。


  张雪看着自己的老公,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因为车子根本不需要加油,来加油站纯粹是浪费时间。


  “老婆,把这个眼罩戴上,躺好了不许动。”


  “你要干什么?”


  “听话。”


  于飞话音一落,就将事先准备好的眼罩,交给了自己的老婆。


  张雪闭上了嘴巴,很老实的戴上了眼罩。


  在确定张雪看不见任何东西后,于飞便将副驾驶座位向后调平,让她躺在上面。


  然后打开了副驾驶的窗户,一切工作准备好后,于飞正式的将车开进加油站。


  张雪的裙子在她躺下后,就到了大腿与臀部之间的位置。


  一丝清凉袭来,张雪的心猛烈的跳动着。


  她知道了自己的老公想要做什么。


  趁着工作人员加油的动静,他悄悄地掀起了老婆的短裙。


  张雪的三角地带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空调的冷风让她张开的双腿不自觉的加紧。


  工作人员还在加油,张雪此刻的感官被无限的放大。


  下体的暴露,让她无比的紧张。


  但在紧张的同时,还有着久违的兴奋。


  他的阴部,因为双腿夹紧的缘故,高高的耸起。


  几根阴毛,被车中空调的冷风吹着,晃晃悠悠的。


  于飞已经是口干舌燥,心跳加速了。


  油很快便加满了,于飞呼出一口气,下车前往超市付油费。


  留下了春光乍泄的老婆带在车上。


  付费时,于飞回头看去。


  几名工作人员正在车附近闲聊,副驾驶的车窗是开的,只要他们一扭头,结果不言而喻。


  付完钱后,于飞心跳加速,呼吸加快。


  他确定,工作人员肯定看到了自己的老婆。


  因为那几位工作人员有意无意地探头看向车窗内。


  见此,于飞故意放慢脚步,他想把时间拖得更久一点。


  一位工作人员竟然拿出了手机准备拍照,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正站着车内女人的丈夫。


  于飞打断了他的动作,他只用一个眼神,便将几位工作人员驱散。


  作为老板,他身上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


  而且他的个头和身形都比普通人要大上许多。


  回到车上,于飞一脚油门冲出了加油站。


  他咽了咽口水,“好了,老婆,现在把眼罩摘下吧。”


  当张雪摘下眼罩时,于飞就看到了她哀怨的眼神。


  “刺激吗?”


  张雪没有回答,但她的眼神给了于飞最真实的答案。


  和公园花坛那个男人的老婆一样,迷离恍惚,像是骚逼被鸡巴狠狠插了一下的那种反应。


  明明被人看了个精光,却感受不到一丝生气的意思,是害怕,是吃惊,是刺激,最后交杂成一股说不清的兴奋。


  于飞下意识地看向张雪的阴部,她湿了。


  巨大的兴奋感冲向于飞的头部,他将车开往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车内很安静,他能听到老婆低微的呼吸声,她的心跳很快。


  一想到刚刚自己老婆,光着下体的场面。


  于飞的鸡巴硬的不行,他脱下裤子,双手将副驾驶的老婆拧了过来。


  不等张雪反抗,于飞猛地向前一刺。


  “啊!啊~”


  这次的呻吟声,要比之前多了些许味道。


  “这就是你的方法?”


  “刺激吗?”


  “你说呢?~”


  于飞,不清楚是不是全天下的女人内心都喜欢暴露的刺激,还是说他的老婆恰恰好是这样的女人。那一刻,他来不及多想,因为张雪已经在他胯上疯狂的扭动,刚才的走光像是唤醒了她内心的野兽。


  张雪撩起秀发,一边呻吟一边脱下身上的连衣裙,几个眨眼间,便褪去了裙子…


  于飞将车熄火,两人换了个姿势,张雪跪在副驾驶上,而他已后入体位,将张雪的上半身推出了窗外。


  张雪丰满的胸部,在窗外来回晃动着。


  “啊~不要…老公,有人来了!”


  张雪激动地喊道,毕竟她的整个上身都在窗外,随便来个人,只要不是瞎子,便一览无余。


  于飞很想大胆一次,就这样继续做下去,等路人的到来,让自己老婆漂亮而又淫荡的胸部被他们欣赏奸视。


  但随之而来的,是不得不面对的种种顾虑。


  这是在市区!


  于飞的理智没有被下身的欲望控制。


  在张雪嚷嚷着要退回车内时,她的小穴意外的收紧。


  阴道内壁的嫩肉,死死的裹住于飞的鸡巴。


  女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阴道会随之收缩,这是生理上的反应。


  不可控,但这种如处女穴的紧致,差点让于飞交了枪。


  一会儿,于飞就将张雪拉进了车内,上了高速。


  激情褪去后,车内的气氛有些不对。


  张雪躺在副驾驶上,始终看着窗外,出奇的安静。


  “生气了?”


  于飞拍了拍她的屁股,下意识的将手指塞入她的小穴中。


  “啊~”


  张雪发出呻吟声,她控制不住自己。


  “专心开车啊,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没想到你会那样做,让自己的老婆被人看光。”


  听了这句话后,于飞心中一凉。


  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有股子说不清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可下一秒,张雪的话又让于飞陷入了无尽的兴奋中。


  “既然你有办法让我们的生活回到当初,我一切都答应你。其实刚刚,还有现在我都很舒服。”


  张雪说话的同时,臀部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几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海边。


  想要登上那座小岛,还得换成两次船才行,那个小岛的位置比较偏僻,没有直达的轮船。


  看介绍,需要先坐船登上一座大的岛屿,然后才能登上小的岛屿。


  两人一早出门,现在已经到了晚上。


  好在于飞,提前订好了酒店,办理入住后,他便带着张雪进入了一家火锅店,准备晚饭。


  于飞特意选了包间,张雪似乎还不知道他如此刻意的行为是想干些什么。


  这个包间的门在于飞的右后方。


  进门应该,是最先看到张雪的正面。


  等汤锅和菜都上完后,于飞说道,“脱下裙子。”


  “在这?”


  于飞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张雪咬了咬小红唇,将两肩上的系带解开,动作虽慢,却没有一丝犹豫。


  上半身的裙子就像断了线的坠物,一路滑到腰间。


  在酒店时,根据于飞的要求,张雪穿了黑色的情趣内衣。


  “如果有人进来了怎么办?”


  张雪的脸已经红得快滴出水了,那媚眼如丝般的神情。


  于飞恨不得马上拖得她一身精光,狠狠的干。


  “进来就进来了,你乖乖吃饭就可以,不可以用手挡。”


  于飞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该上的菜都已经上齐了,也不缺什么了,有服务员进来属于小概率事件,而且他们进来一般也会敲门。


  可意外还是来了。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张雪浑身抖了一下。


  她本想用手挡住,但随后想起了于飞的话,又撤去了,只是默默的低头吃饭。


  服务员的脚步声顿了一会儿,想必是看到了张雪胸前的春光,但出于职业习惯,她还是继续向于飞二人走来。


  当于飞抬头时,发现是位女性,她对于张雪的不雅,视而不见。


  职业的微笑道,“这位先生,您刚才点的特制豆腐已经卖完了,您这边要换成其他的吗?”


  “换成你们的招牌炒肉。”


  服务员再次确认后,便推门离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