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肉迷城-小麦色女警中圈套后...】(2)


(02)
「哇哇哇哇……啊啊啊……嗯哼……嗯哼……啊啊」
粗长坚硬的肉棒,齐根没入,全都插进了苏剑玉屁眼,苏剑玉长这么大,还
没有感受过这种滋味,这真实的肉棒比刚刚的假阳具更具攻击力,苏剑玉感觉自
己屁眼都快裂开了。
「我肏,舒服,舒服,这就是女Jc的屁眼呀,太过瘾了」
接着又有一个男人直接钻到了苏剑玉身子底下,双手抓着苏剑玉被肉色丝袜
包裹的美腿,身子往上一挺,滋溜一声,将肉棒插进了苏剑玉粉嫩多汁的肉穴。
苏剑玉平时跟男朋友做爱动作,动作都很保守,进入身体也很温柔,那敏感
的肉穴,何曾受过这么凶猛的撞击。
虽然苏剑玉身材高挑,浑身都是纤细健美的肌肉,小麦色的肌肤更是油光水
滑,貌似不可侵犯,可肉穴和屁眼恰恰是他的弱点。
两个男人就这样一上一下,将苏剑玉夹在当中,在屁眼和肉穴里疯狂抽插肏
干,那小麦色的性感肌肤让两个男人看起来都要比苏剑玉要白。
前面的袁锐雄双手像抓稻草一样,抓着苏剑玉的脑袋,死命的摇晃,挺动腰
身,像肏穴一样在苏剑玉口腔里进进出出,苏剑玉小麦色的黝黑脸蛋都映出了潮
红,五官痛苦的扭曲,眼泪鼻涕口水一起往下流。
「舒服,舒服,啊,太舒服了,给我吸紧一点,哈哈哈,苏警官,你还不知
道吧,你们大名鼎鼎的美女局长韩冰洁,早就是老子的母狗了,我们都叫她洁婊
子,这次卧底就,是她安排的圈套,哈哈哈,这臭婊子早就把你出卖了,想不到
你还傻乎乎的过来,把自己绑起来,还把这些假阳具插进肉穴和屁眼儿,乖乖的
过来挨肏,哈哈哈,真是傻到家了」
一上一下两个男人,用尽全力在苏剑玉肉穴和屁眼里抽插,苏剑玉紧致白嫩
的屁眼,那粉嫩的色泽跟身上小麦色的肌肤截然不同,因为是初次肛交,还不至
于被肏到脱肛,下身那白嫩的肉穴,两片阴唇被肏的上下翻飞,直肠黏粘液和淫
水一起往外流淌。
「呜呜……咯咯……呕……韩冰洁……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袁锐雄继续挺动腰身,抽插苏剑玉的口腔,一只手抓着苏剑玉光亮浓密的秀
发,另一只手还拍了拍她黝黑的脸蛋,笑着说道。
「苏警官,你知道洁婊子两只奶子为什么会喷乳吗?哈哈,我们早就把她的
身体改造过了,现在她这对奶子无时无刻都在分泌乳汁,要不是人为挤出来,奶
子就会爆掉,洁婊子浑身上下所有洞都被我们开发过了,不但肉穴屁眼儿可以插
入,甚至连尿道也可以插进去呢,哈哈哈,你们的局长成我们的肉便器了,哈哈
哈,还是丝袜肉便器呢」
苏剑玉被丝袜包裹的小腿,因为剧烈的疼痛,砰砰砰的拍打地面,结实的美
腿肌肉紧绷,仿佛随时都会把丝袜撑破,两条纤细的小麦色玉臂紧紧支撑在地面,
肩膀的三角肌越发的明显了,如此一个刚强健美的女孩,竟然比被两个比他还要
白净男人夹在当中,疯狂的肏穴和屁眼儿,不由得让人唏嘘。
苏剑玉被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脚,因为原本的小麦肤色包裹着复古的肉色丝袜,
双足颜色更加深邃了,此时脚趾大大的张开,将丝袜拉出一道道缝隙,足底沾满
了灰尘和精液,看来洁婊子刚刚就在这个位置跟袁锐雄他们肏过穴。
「苏警官,刚刚那根假阳具插进你尿眼的滋味怎么样呀?你信不信,你们局
长洁婊子,那个尿眼可以插入整整一根大肉棒呢,洁婊子,快点给老子滚过来,
给你的手下表演表演,让她看看你有多淫荡」
此时洁婊子坐在地上,两条穿着肉色吊带丝袜的美腿摆做一个M字形,肉穴和
屁眼里都灌满了精液,扑哧扑哧的往外冒,两只肉丝美足因为紧张,紧绷成两道
性感的弧线,一边挤压自己正在喷乳的大奶子,一边连连摇头,向袁锐雄苦苦哀
求。
「主人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要在插洁婊子尿眼了,你肏洁婊子肉穴,
肏洁婊子屁眼都可以,不要再插尿眼了,洁婊子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呀」
原本威风凛凛,孤傲高冷的冰山美人韩冰洁,此时像个被强迫卖淫的妇女一
样坐在地上,苦苦向袁锐雄哀求,那张美艳绝伦的脸蛋涕泪横流,不仔细看都快
认不出来了,身子不住的颤抖,肉穴上的铁环叮叮当当作响。
此时,一个看样子年纪只有20来岁的男人,走到韩冰洁跟前,一把就抓住了
洁婊子的头发,照着她雪白的脸蛋,啪啪啪啪,抽了几个清脆响亮的大耳光。
「洁婊子,肏你妈的没听到袁总的话吗?赶快去表演,让大家见识见识,你
这洁婊子的尿道是怎么插入肉棒的」
美的不可方物的韩冰洁,此时泪水横流,哭得梨花带雨,缓缓跪在地上,像
头母狗一样爬到了袁锐雄和苏剑玉跟前,缓缓的打开两条修长白皙的丝袜美腿,
每挪动一步,丝袜的吊袜带就会紧紧拉扯洁婊子的尿眼,痛得她撕心裂肺的哀嚎,
小心翼翼的坐在地上,双腿打开,费了好大劲才在才将绑在尿道上的吊袜带拨开。
「好痛,好痛,主人,洁婊子好痛呀,洁婊子好痛,求求你了,不要这样」
「洁婊子,你这是在命令我,还是在求我呀?你以为你还是那个Jc局长吗?
在局子里你是局长,到了我这儿你不过是头丝袜母狗,丝袜肉便器,丝袜洁
婊子,快点给你手下这位小苏警官表演表演,让她看看你这局长有多下贱」
「哇哇哇,好痛,好痛呀,啊啊,洁婊子好痛」
韩冰洁姐下了最后一条绑在自己阴蒂上的吊袜带,痛得嚎啕大哭,接着两条
肉丝美腿门户大开,将肉穴暴露在了苏剑玉眼前。
苏剑玉嘴里含着袁锐雄的肉棒,看着眼韩冰洁的肉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
眼睛,只见洁婊子的肉穴两片肥厚的阴唇打满了铁环,还是又白又嫩,穴缝大大
的张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穴肉,正噗噗噗地冒着精液,可上面的尿眼却已经扩
张得有5毛钱硬币般大小,也不知道袁锐雄这帮畜生用了什么手段,可以将冰山美
人韩冰洁改造到这个地步。
此时一个年轻男人直接躺到了洁婊子眼前,那又粗又长,血管勃起的大肉棒,
像跟纪念碑似的向上高高耸立,示意韩冰洁直接坐到上面来。
「洁婊子,快点上来,呵呵,老子好久没肏你尿眼了,肏什么都比不过肏尿
眼呀,比肏屁眼儿还爽上10倍呢,哈哈哈,快上来,苏警官,瞪大眼睛看好了,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洁婊子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迈开一条雪白的丝袜,美腿,像青蛙一样蹲在了
男人身上,双腿继续蹲成一个M型,伸手握住男人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将龟头对准
自己的尿眼,屁股缓缓的下沉,只见着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就像变魔术一样,呲
啦呲啦的真的挤进了韩冰洁的尿道,洁婊子仰着脖子,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屁股
不停的往上耸动,竟然真的用紧致的尿道,套弄男人的肉棒。
「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呀,啊啊,好痛,痛死洁婊子了,哦,
痛死我了,嗯嗯,嗯嗯,哦哦」
洁婊子就像肏穴一样,双手搭在男人胸口,拼命的向上挺动腰身,摇晃宽大
肥美的蜜桃臀,像肏穴一样,让男人的肉棒在尿道里进进出出。
这激烈的画面让苏剑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做梦也想我,竟然真的有女人
可以让肉棒插入自己的尿道,而且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十分敬仰,甚至惧怕的局长
韩冰洁。
穿着棕色丝袜的韩冰洁,在男人身上摇晃着屁股,那肥美的肉臀荡起阵阵臀
浪,白花花的肉浪一波接着一波,胸前那对美乳也是不住地摇晃,立刻又吸引了
周围一帮男人的目光。
「不行不行,老子受不了了,洁婊子真TM的骚,太淫荡了,谁能想到这样的
臭婊子竟然是Jc局局长啊,老子真受不了了,老子也去来一发」
一个男人冲到洁婊子身后,挺着肉棒,扑哧一声,就跳进了洁婊子的屁眼,
这一下让洁婊子猝不及防,没有任何准备,那痛苦的哀嚎声震天动地,声嘶力竭。
「哇哇哇哇,好痛,好痛,屁眼好痛,尿道好痛呀,主人们,温柔一点吧,
温柔一点对洁婊子,嗯哼,嗯哼,洁婊子要死了,啊啊啊啊,要死了」
「肏你妈的洁婊子,你一个臭婊子,也敢跟我提条件,婊子就该狠狠的肏,
肏死为止,哈哈,老子现在就给你来个双龙入穴」
又有一个男人也躺在了地上,跟前面的男人双腿交织在一起,两根肉棒几乎
贴在了一起,滋溜一下,插进了韩冰洁的肉穴。
「啊啊啊,进去了,进去了,啊,洁婊子舒服起来了,洁婊子舒服起来了,
小苏,你看到了吗?我,我是你的局长,我是你的局长洁婊子啊,洁婊子来了,
洁婊子给主人们表演,啊,请主人们尽情享用洁婊子的洞穴」
「哈哈哈,苏警官,看到了吗,这个被人肏尿眼的女人就是你的局长洁婊子,
都是洁婊子出卖了你,现在我们就用大肉棒给你狠狠的报仇,肏死这臭婊子」
另外一个年轻男人走到韩冰洁跟前,伸出双手啪啪啪啪,又在韩冰洁脸上抽
了几个清脆响亮的大耳光。
「什么冰山美人呀,婊子就是婊子,哈哈哈,母狗美人还差不多,丝袜肉便
器,母狗妓女,洁婊子,就你这么一个烂货都能叫做冰山美人呀,看来那些家伙
是不知道你的真面目,哈哈哈,今天老子就用这根肉棒,把你这冰山美人的面具
彻底击碎」
想起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Jc局局长,男人顿时更加兴奋了,噗的一声,就将
肉棒捅进了韩冰洁嘴里,硕大的龟头穿过喉咙,死死抵住了洁婊子的扁桃腺,疯
狂的抽插顶撞起来,双手捧着洁婊子沉甸甸的巨乳,死命的揉捏,白花花的乳汁
噗呲噗呲的四散喷溅,喷的男人浑身都是。
4个男人一起挺动腰身,用4根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噗嗤噗嗤的,在韩冰洁身
上的每一个洞穴抽插肏干,眼前这女人非但不是什么局长,甚至连人都算不上。
洁婊子痛并快乐着,享受这4根肉棒的抽插肏干,两只被肉色丝袜包裹的脚掌,
又紧紧的蜷缩成一团,原本晶莹剔透,干净整洁的警官丝袜,已经沾满了肮脏的
灰尘,精液,口水,淫水以及各种液体,脏得一塌糊涂,甚至还出现了几道拉丝
破缝。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舒服,舒服,舒服起来了,洁婊子舒服起来了,
肏洁婊子,肏洁婊子,主人们,用大肉棒狠狠的肏洁婊子,肏洁婊子肉穴,肏洁
婊子屁眼,肏洁婊子尿眼,主人的大肉棒真好吃,小苏,你看到了吗?这才是我
的真面目,以后你要变得跟我一样,你不是最崇拜我,想成为我这样的人吗?今
天就是你的机会呢」
苏剑玉嘴里含着肉棒,连连摇头,同样哭得泣不成声,此时身后的男人腰身
猛地往下一砸,整根肉棒扑哧一声,齐根没入,全都肏进了苏剑玉的处女屁眼,
苏剑玉紧致白嫩的屁眼竟然出现了裂缝,鲜血奔涌而出。
「哇哇哇哇,好痛,好痛,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好痛,啊,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好痛,好痛,痛死我了」
堂堂的全市散打冠军,空手道黑带,就这样被一个比自己还要白净的年轻男
人夺走了处女屁眼,两个男人继续一上一下,将苏剑玉夹在当中,对她两个洞穴
展开了凶猛的进攻,前面的袁锐雄更是紧紧掐着苏剑玉脖子,挺动腰身,疯狂的
抽插苏剑玉喉咙,玩起了深喉。
两个男人将小麦色肌肤,身材健美的苏剑玉夹在当中,上下白色,中间巧克
力色,好像一个夹着巧克力馅的面包。
「我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们两个婊子,苏警官,怎么样?肏屁眼儿的滋
味爽不爽呀?哈哈,你的屁眼可真紧呀,比洁婊子的紧多了,肏起来呲啦呲啦响
呢,哈哈,放心,过阵子你就会跟洁婊子一样,被我们肏到脱肛了,哈哈,真想
看看你里面的肠子,从你的巧克力屁股里翻出来,是个什么样子呀」
「啊啊啊,痛,好痛,好痛,不要弄了,不要弄了,哇哇哇哇,痛死我了,
啊,痛死我了」
「苏警官,听说你不是散打冠军吗?哈哈,就这点水平呀,被老子的大肉棒
肏几下就受不了了,这么不耐肏呀?大家看看呀,老子的肉棒,把散打冠军都打
败了呢,哈哈,散打冠军都被老子的大鸡巴征服了」
两位女警官,就这样被一大帮男人按在地上,疯狂的抽插身上每一个洞穴,
首次被轮奸的苏剑玉身体格外的明白,虽然是被强奸,可身体也出现了生理反应。
只见苏剑玉两条丝袜美腿继续拍打地面,身子开始剧烈的颤抖,浑身大汗淋
漓,小麦色的肌肤闪闪发着油光,脚上的锁链叮叮当当作响,虽然力量很大,可
被几个大男人按住也是动弹不得。
「啊啊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我不行了,我要喷出来了,我要喷出
来了,我要尿尿了啊」
生活简典,性格保守的苏剑玉,从来没承受过如此凶猛的抽插,她那个男朋
友也从来没把她肏到过潮喷,还以为自己是要尿尿,仰着脖子,放声浪叫起来。
就在此时,那边的洁婊子,还在被几个男人抽插肉穴,屁眼和尿道,肉穴的
尿道像飞机杯似的,继续套弄男人的鸡巴,突然高高抬起两条丝袜美腿,竟然紧
绷成了一个一字马,黑眼珠全都上翻,翻起了一个激烈的白眼。
「主人,主人,啊啊啊,哇哇,哇哇,主人,哇哇,我要喷了,洁婊子要高
潮了,高潮了,洁婊子要被主人的大肉棒肏到高潮了,啊啊啊,喷出来了」
堂堂的Jc局长,冰山美人韩冰洁,就这样跟自己的女下属苏剑玉一起,趴在
男人身上,两个人的肉穴像火山爆发似的,噗的一声,喷出了两股激烈的淫水,
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了,高潮了,哈哈哈,洁婊子,不管被肏多少次还是那么容易高潮呀,
真TM的不耐肏,还他妈什么冰山美人,我看黑山老妖还差不多,哈哈,你这个穿
丝袜的老骚货,老贱货」
年仅38岁的局长韩冰洁,竟然被这帮年轻人叫做老骚货,老婊子,可脸上却
没有丝毫埋怨,那张白皙漂亮,不可方物的脸蛋,早已挂满了一坨坨白花花的浓
精。
此时男人们也陆陆续续在两个女人的洞穴里射精,白花花的浓稠精液几乎将
两个女人的洞穴灌满,就在下面的男人,滋溜一下,将肉棒从洁婊子尿道里抽出
来的时候,洁婊子屁股往上一抬,竟然噗的一声,喷出了一条金黄色的尿柱。
「我勒个去的,真的假的呀,尿尿了,尿尿了,大家看呀,哈哈哈,洁婊子
尿尿了,哇肏,被肏到失禁了,还是老子的肉棒厉害呀」
滚烫的尿水,噼里啪啦地向前喷射,竟然刚好喷在了苏剑玉脸上,把苏剑玉
的头发都湿透了,小麦色的漂亮脸蛋沾满了一颗颗水珠,仿佛她平打训练刚刚结
束的样子,惹得袁锐雄哈哈大笑。
「哈哈哈,苏警官,你局长的尿水味道怎么样呀?听说你最崇拜的人就是她
吧,哈哈,她的尿好不好喝呀?再来试试老子的精液吧,老子射你一脸,看招,
看招」
此时袁锐雄也是身子一退,滋啦一下,将肉棒从苏剑玉嘴里扯了出来,还牵
出了一条长长的口水丝线,苏剑玉脸上挂着尿珠,剧烈的咳嗽,袁锐雄握着肉棒,
瞄准苏剑玉的脸蛋,噗噗噗地,将白花花的精液全都射在了韩冰洁脸上,白色的
浓精,挂在小麦色的脸蛋上,颜色反差极为明显。
二人高潮过后,浑身瘫软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的淫水和尿水里,两个人腿上
的丝袜都被污水浸透了,此时两个男人走到洁婊子左右两侧,竟然像踩垃圾一样,
呲啦一下,踩在了洁婊子洁白浑圆的大奶子上,这圆滚滚,白花花的巨乳立刻就
被踩踏的变形,乳汁扑哧扑哧的往外狂喷,下体三个洞穴都被灌满了浓稠滚烫的
精液,呲啦呲啦的往外冒,尿道已经肿了起来,同样流着精液。
「哈哈,这就是Jc局长洁婊子,真该拍张照片,挂在你们警局啊」
「啊啊啊,好痛,好痛,主人,不要踩洁婊子奶子了,不要踩洁婊子奶子,
洁婊子奶子都要被你们踩爆了,啊,不过,不过喷乳汁的感觉,好爽,好畅快呀,
踩吧,踩吧,主人,啊,洁婊子有感觉了,被你们踩的好爽啊」
身材苗条,浑身腱子肉,拥有一身小麦肤色的苏剑玉,嘴里,肉穴,屁眼,
也都流着精液,尤其是屁眼……那白花花的精液里还挂着些许血丝,那张小麦色
的小脸蛋几乎被袁锐雄的精液糊住了。
袁锐雄像摸王天刚一样,伸手摸了摸苏剑玉的脑袋,笑眯眯的对她说道。
「苏警官呀,以后你就像洁婊子一样,老老实实的做我们的婊子,到时候把
你尿道也开发开发,让你变得跟洁婊子一样,你最崇拜的人不就是洁婊子吗,哈
哈哈哈」
此时那个透明的口塞被塞回了苏剑玉的嘴巴,苏剑玉嘴里带着口塞,说不出
话,还是呸的一声,朝袁锐雄吐了一口口水。
「呜呜呜……你做梦……畜生……我一定要把你们绳之以法」
「肏你妈的,现在还敢嘴硬」
袁锐雄啪的一声,一个巴掌就将苏剑玉打翻在地,伸出大脚,像踩烂泥一样,
一下就踩在了苏剑玉小麦色的甜美脸蛋上,顿时将这精致漂亮的脸蛋踩的变了形,
五官扭曲成一团。
「苏警官……你还真是不知死活,都到这里来了,还敢跟老子作对,哈哈哈,
兄弟们一起上,一起在这臭婊子脸上尿尿,让她尝尝尿浴的滋味儿」
袁锐雄一声令下,几十个男人立刻就朝苏剑玉和洁婊子围了上来,十几个人
将洁婊子围在当中,握着肉棒,龟头瞄准洁婊子脑袋,尿道一松,哗啦一下,撒
出了金黄色的尿液。
「哈哈哈,洁婊子,你最喜欢的热尿来了哟,快张嘴接住呀,你不是最喜欢
喝尿吗?堂堂的Jc局长,成了我们的丝袜母狗,人肉厕所,哈哈,洁婊子,你真
是有够淫荡,有够下贱呀,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这么贱,真是人间极品呀」
几十根尿柱奔涌而出,直奔洁婊子的脸蛋,此时洁婊子已经被折腾的神情恍
惚,意识崩溃,原本高傲冷峻的冰山美人,那张漂亮的脸蛋直面着奔涌而来的尿
水,竟然大大的张开了嘴巴,咕嘟咕嘟的大口喝了起来,那饥渴的样子,好像三
天没喝水了似的,任由十几个尿柱射向自己的脸庞和口腔。
苏剑玉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不到自己崇拜的局长韩冰洁,竟然变成
了这副样子,跪在地上,任由尿水在身上流淌冲刷,还大口大口的吞咽,此时腿
上那双棕色的吊带丝袜已经完全被尿水浸透,足底更是脏得无以复加。
接着另外十几个男人,也将苏剑玉围在当中,尿道一松,朝苏剑玉撒出了滚
烫的尿水,苏剑玉脑袋摇晃得像拨浪鼓一样,任由尿水在身上冲刷,可死活也不
愿吞咽男人的尿液,不过苏剑玉嘴里带着中空的口塞,嘴巴大大的张开,无论脑
袋怎么摇晃都躲避不开,金黄色的尿水还是齐刷刷地灌进了她的嘴里,袁锐雄一
把抓着苏剑玉被尿水浸透的秀发,拍了拍小麦色的脸蛋,笑眯眯的说道。
「玉婊子,当Jc的可要服从命令哦,你的卧底任务还有一个月呢,哈哈,咱
们慢慢的玩儿,放心,到时候还有好多人来陪你呢,你绝对想不到」
接着,几个男人抓着苏剑玉肮脏不堪的丝袜脚踝,像拖牲口一样,将苏剑玉
脱离了大厅,关在了某处,跟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
一个星期之后,袁锐雄带着几个男人,来到了关押苏剑玉的牢房,兴致勃勃
的观看调教成果。
眼前凄惨的画面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原本阳光健康,活力十足的女警苏剑玉,此时脱得一丝不挂,两条小麦色的
健美大腿上,穿了一双粉红色的长筒吊带丝袜,跪在一个锈迹斑驳的铁笼里,双
手被反绑在了一起,绑在了铁笼的栏杆上,腰上也拴着一根长长的麻绳,紧紧的
绑在铁笼的顶端,那同样是小麦色的修长脖子,拴着一根铁链,连接着地面,固
定住了她的脑子,苏剑玉只能一直这样低着头,抬也抬不起来,落也落不下去,
两条结实饱满的丝袜美腿跪在铁笼里,结实肌肉圆翘的健美蜜桃臀向后高高的撅
起,那姿势简直难受到了极点。
英姿飒爽,坚毅果敢的女警苏剑玉,就这样撅着屁股,在铁笼里关了整整一
周,笼子里还放了一个狗食盆,装了一些食物和淫水,苏剑玉这一个星期吃喝撒
尿都在笼子里解决。
让人奇怪的是,笼子里却并不见苏剑玉的大便,让人费解,男人们一看苏剑
玉的屁股才恍然大悟,那圆滚滚,肉乎乎的小麦色的健美蜜桃臀,朝天高高撅起,
两瓣臀肉鼓得像两个山包,油光发亮,而屁眼里面,竟然结结实实的塞了一个硕
大的梨形肛塞,将苏剑玉的屁眼死死的堵住,一周都没有排泄过粪便。
「哈哈哈,袁总就是会玩儿啊,这种主意都想得出来,这臭婊子应该一个礼
拜没大便过了吧,我都记不清了,洁婊子当初是坚持了多久啊」
「洁婊子可厉害了,哈哈,那个骚娘们还假装什么冰山美人,当初还不愿意
在咱们面前大便,老子塞着她的屁眼儿,把她足足憋了半个月,后来大便的时候
那场面就别提了,把人都吓了一跳」
「袁总啊,那我就先玩玩了」
一个男人走到苏剑玉身后,苏剑玉的屁股刚好贴着铁笼的缝隙,冰冷的栏杆
在小麦色的蜜桃臀上压出两道凹槽,男人抓着苏剑玉屁眼里的肛塞,用力往外一
扯,滋啦一下,就将肛塞拔了出来,由于太长时间没有排便,大便已经在肚子里
干结,即便肛塞抽离,一时半会儿也拉不出来。
「这装满大便干屁眼儿,要是把肉棒插进去,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啊,我还
没试过呢,哈哈,谢谢袁总了,我就先试试看」
男人双手抓着栏杆,挺着肉棒,瞄准苏剑玉的屁眼儿,噗的一下,就将肉棒
捅了进去,接着拉拽着栏杆,挺动腰身,疯狂的在苏剑玉屁眼里抽插起来,苏剑
玉像头母狗一样跪在那里,脖子不能动弹,只能发出痛苦的哀嚎。
「啊啊啊啊,嗯,嗯嗯,好胀,啊,好胀,肚子好胀,啊,屁眼好痛,啊,
不要弄了,啊,不要弄了,痛死我了,哦哦,哦哦,啊啊」
「我肏,我肏,舒服,舒服,啊,肚子里装满大便,肏起来就是不一样,顶
起来软软呼呼的,哈哈哈,玉婊子,我好肏到你的大便了呢,戳到你的大便了,
暖暖的,软软的,真舒服呀,啊,好紧致的屁眼儿,啊,玉婊子跟洁婊子就是不
一样啊,一个小婊子,一个老婊子,就是不一样」
男人抓着铁笼的栏杆,挺动腰身,在苏剑玉屁眼里抽插了几百下,接着身子
一抖,精关一松,准备射精。
「哎呀,射了,射了,射出来了,啊啊啊,玉婊子,我射了,我射了,啊,
射了,玉婊子,啊」
男人顶着苏剑玉屁眼里的大便,足足射了十几秒钟才结束,原本就装满大便
的肚子,又灌入了一波精液,苏剑玉的小肚子都微微鼓了起来,好像怀孕几个月
了似的,男人射完之后,呲溜一下,将肉棒从屁眼里抽了出来,接着就将肛塞塞
回了苏剑玉屁眼儿,将大便和精液全都封在了里面,好像在酿酒发酵一样。
「舒坦,舒坦,真舒坦呀,哈哈哈,憋着大便的屁眼儿,肏起来就是不一样,
好像肏孕妇似的」
第1个男人刚刚在苏剑玉屁眼里塞上肛塞,后面的男人立刻替补上去一下,又
将刚才拔了出来,挺着肉棒插进了苏剑玉憋满大便的屁眼,死命的抽插肏干起来。
「啊啊啊……好胀……好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好胀……啊,憋的……
好难受……胀死我了……啊……混蛋……畜生……你们这些畜生」
男人双手抓着栏杆粗长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在苏剑玉屁眼里进进出出,每
一下都会戳到屁眼里混合着精液的粪便,而周围那些男人则直接将手伸进了铁笼
里,啪啪啪啪的在苏剑玉身上抽打,将那小麦色的健美身躯打得又红又肿。
「不要打,不要打,啊,好痛,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混蛋,畜生」
「啊,射了,射了,真舒服,这装满大便的屁眼儿,啊,太舒服了,哈哈,
这么漂亮的美女警官,肚子里竟然装了这么多大便,真是恶心呀」
男人们陆陆续续的在苏剑玉屁眼里射精,每次射完之后,都会用肛塞立刻将
屁眼堵上,防止精液流出来,苏剑玉的肚子越来越鼓,又经过几天的调教,肚子
高高隆起,好像怀孕了三四个月的样子,两个粉红色的乳头以及肉穴全都夹满了
一个个金属铁夹,那红彤彤的阴蒂还被绑上了一条细细的棉绳,腿上的丝袜已经
破烂不堪,两只丝袜足底沾满了各种灰尘,淫水,尿水以及精液,甚至还有不小
心露出来的粪便,原本晶莹剔透的粉红色丝袜,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破洞和一
道道拉丝破缝,足底一片漆黑,丝袜上沾满了一坨坨白花花的精液,有干有稀,
有的精液已经结痂,像胶水一样贴在了丝袜上,完全看不出丝袜本来的颜色。
原本健康阳光,干净清爽的运动女孩苏剑玉,此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
烈的恶臭味,身上还插着几个针头,输送营养液维持她的生命,原本刚毅坚强的
眼神已经消失殆尽,变得迷离且恍惚。
虽然有营养液勉强维持生命,可苏剑玉日夜遭受这帮男人的轮奸,肚子里又
憋满了我粪便,这剧烈的痛苦,让她浑身疲惫瘫软,没有一点力气反抗。
苏剑玉在笼子里关了一个多星期,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她发现袁锐雄手下的
团伙不仅仅是单纯的黑恶势力,而是一个庞大的犯罪帝国,自己高高在上,美艳
冷峻的局长韩冰洁,白天是Jc局长,到了晚上,俨然成了袁锐雄一伙人的精液肉
便器,人肉厕所,甚至有时候白天也会穿着靓丽的警服跑到这里,接受袁锐雄一
伙人的调教。
苏剑玉在铁笼子里又熬过了痛苦的一天,此时,原本她心中的偶像韩冰洁,
俨然变身成了洁婊子……此时洁婊子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上
穿了一双超薄的黑色丝袜,包裹着洁婊子白嫩的肌肤,看着黑里透白,脚上穿着
一双黑色亮面高跟鞋,正跪在铁笼旁边,高高撅着屁股,任由一个年轻男人捧着
她浑圆紧翘的美臀,抽插她的屁眼,经过长时间的调教,洁婊子的屁眼已经被肏
到完全脱肛,比之前更加严重,每一下抽插,那鲜红的直肠肉壁都会翻出来,那
浑圆硕大的巨乳套着两个玻璃榨乳器,连接着一个电机,正在源源不断的抽取洁
婊子的乳汁,眼看硕大无比的美乳渐渐变得干瘪,里面的乳汁都快被榨光了,乳
头也变得又红又肿,仿佛两颗娇艳欲滴的红樱桃。
「主人,不要再吸了,主人,不要再吸了,啊,已经吸光了,洁婊子的乳汁
已经被主人稀光了,啊,奶子都扁了,主人,啊,洁婊子好痛,乳头好痛,屁眼
好痛,不要再吸了」
洁婊子跪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泪如雨下,那顶威风凛凛的警帽此时竟然
反戴在了洁婊子头上,显得滑稽且狼狈,那张白皙精致的冰山美人面孔痛苦的扭
曲,眼泪鼻涕口水横流,左边鼻子眼挂下了一条长长的青鼻涕甩来甩去,右边的
鼻子眼竟然挂着一大坨刚刚射出的精液,一起在洁婊子漂亮高挺的鼻尖下甩动,
那模样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求求你们了,主人们,求求你们了,啊,不要再榨乳了,不要榨了,洁婊
子受不了了,洁婊子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哼哼,哦哦,已经空了,已经
吸空了,主人们,洁婊子奶子已经吸空了」
「闭嘴,洁婊子,你这臭表子,又跟老子提条件,找死吧,老子踹烂你的屁
眼儿」
此时,那巨大的电机还在运作,不断抽取洁婊子乳房里的乳汁原本硕大饱满,
雪白细嫩的巨乳,已经变得极为干瘪,只能榨取一些稀稀薄薄的乳汁,眼看乳房
就要清空了。
「吸干了才好呢,哈哈哈,老子看到你这对骚奶子就生气,早就想把它吸干
了,哈哈,放心吧,你的身体已经改造过,过阵子又会鼓起来的,洁婊子啊,想
不到你这个Jc局长竟然被玩成这副德性,太刺激了,我肏,我肏,老子肏死你,
肏死你」
男人们对洁婊子的哀求不管不顾,反倒是更加用力,整个人压到了洁婊子屁
股上,健壮的腹部像砸夯一样,啪啪啪啪砸向洁婊子已经脱肛的屁眼,洁婊子被
黑丝包裹的美腿像疯了一样拍打地面,一只脚的高跟鞋已经被甩了出来,露出了
一只黑丝美脚,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白嫩玉足紧紧的蜷缩成一团,足见她此时身体
的痛苦,这惊心动魄的场景,看的一旁的苏剑玉也是心惊肉跳。
此时关在笼子里的苏剑玉,肚子也鼓胀到了极点,双手捂着肚子,紧紧并拢
两条肮脏不堪的丝袜腿,不住的摩擦,终于忍不住,开口向袁锐雄一伙人哀求道。
「求求你……恩哼……恩哼……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大便……让我拉屎吧……
嗯哼」
苏剑玉这句话一出,众人都颇感意外,想不到这位英姿飒爽,原本精气神十
足,还拥有一身小麦色肌肤的女警员,竟然会说出拉屎这样的字眼。
袁锐雄深吸了一口雪茄,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苏警官,想拉屎可没这么容易,你得说几句我爱听的,说几句
我爱听的就让你大便,说你自己是婊子,是个丝袜婊子,臭婊子,是玉婊子,大
声的说出来,你是玉婊子」
虽然苏剑玉的目光已经暗淡,没有之前那么刚毅,身子也不住的颤抖,双手
捂着肚子痛苦不堪,可还是想坚守心中的最后一丝尊严,用力地连连摇头。
「不……嗯哼……嗯哼……不我不会说的……我不是婊子……嗯哼……哼哼……
我不是婊子……啊啊……啊」
「不是婊子是不是啊?行,老子今天就瞧瞧你这个玉婊子能坚持多久」
就在袁锐雄一伙人嬉笑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男人,悄悄走到苏剑玉
身后,看着眼前圆滚滚的小麦色蜜桃臀,滋溜一下,就将苏剑玉的肛塞拔了出来,
挺着粗长无比的巨大肉棒,像撞城门似的,噗的一声,就捅进了苏剑玉的屁眼里,
双手紧紧抓着栏杆,挺动健壮的腰身,风驰电掣,雷霆万钧般的,在苏剑玉屁眼
里疯狂抽插肏干起来,坚硬的肉棒,将苏剑玉直肠里的粪便和精液全都搅成了一
团,仿佛一根人肉搅拌机。
「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好痛……好痛……
啊啊……痛死我了……啊啊……痛死我了……好痛……啊」
这突如其然的插入,让苏剑玉又是没有防备,仰着脖子不住地呻吟,哀号叫
喊声,让人耳膜发疼。
「哈哈哈,都说搅屎棍,搅屎棍,老子这根肉棒是名副其实的搅屎棍了,我
肏,苏剑玉,你肚子里的大便可真多呀,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便秘,真是恶心呀,
哈哈,不过好舒服,我肏,我肏,我肏死你,老子肏死你,老子肏爆你的肚子」
粗长的肉棒,继续像搅屎棍一样,在苏剑玉肚子里搅动,每一下都会戳到屁
眼里的精液和粪便,那温暖湿润的感觉让男人舒爽不已,抽插了几百下之后,身
子一抖,精关一松,又将一大坨精液射进了屁眼儿。
经过这一番搅动苏剑玉的肚子又鼓起了一圈,更加饱胀难受了。
此时男人的肉棒还没有拔出来,笑呵呵地对苏剑玉说道。
「玉婊子,你肚子里的大便都干结了,都说大便太干对身体不好啊,哈哈,
今天我就来治治你的便秘,老子在你屁眼里撒泡尿,给你稀释剂稀释,到时候就
更容易拉出来了」
苏剑玉瞪大了眼睛,眼泪鼻涕口水放滚而出,连连摇头,苦苦哀求男人不要
在自己屁眼里撒尿。
「不要不要,求求你,啊,求求你不要在我屁眼里撒尿,啊,不要,不要撒
尿,不要撒尿啊,不要撒尿,啊,肚子会爆开的」
男人对苏剑玉的哀求完全不予理会,尿道一松,滚烫的尿水奔涌而出,像灌
热水袋一样,咕噜咕噜的,将满满一肚子尿液全都灌进了苏剑玉的直肠里,跟精
液粪便混合在了一起,粪便被尿水化开,变成了粘稠状,在苏剑玉肚子里翻江倒
海,咕噜咕噜作响,让他更加难受了。
男人没等尿液喷出,迅速拿起肛塞,滋溜一下,又塞进了苏剑玉屁眼儿,将
一肚子尿水全都封存在了里面。
「哎呀,舒坦,舒坦,太舒坦了,玉婊子,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人肉厕所呀,
太舒坦了,哈哈哈,比你那个婊子局长洁婊子还好玩呢」
此时苏剑玉的肚子已经鼓胀到了像怀胎四五个月,那圆滚滚的肚皮将原本的
小麦肤色都撑得发白了。
「好难受,好难受,啊,难受死我了,畜生,畜生,你们这些畜生,我一定
要将你们绳之于法」
「玉婊子真是嘴硬呀,哈哈,比洁婊子还难对付呢,你骂呀,你接着骂呀,
你越骂老子越有灵感,有的是办法整治你」
就在此时,旁边的洁婊子仰着脖子,突然一声尖叫。
「啊啊啊,喷出来了,喷出来的,啊啊啊啊,喷出来了」
后面的男人呲溜一下,将肉棒从洁婊子屁眼里抽了出来,只见洁婊子的屁眼
和肉穴同时像爆炸一样,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股淫水和精液,噼里啪啦的喷在
地上,又反弹回来,全都喷在了洁婊子的黑色丝袜上。
原本的冰山美人,Jc局长洁婊子,像条死鱼似的瘫软在地上,两只大奶子已
经完全干瘪收缩,一点乳汁也榨不出来,榨乳器还在不停的运作,苏剑玉的乳头
竟然渗出了些许血丝,跟乳汁混合在了一起,黑眼珠完全上翻,翻起了白眼,粉
嫩的脸颊直接贴在地上的尿水淫水和精液里,失去了意识,此事还喃喃低语,嘴
巴一说话,噼里啪啦的在地上的淫水尿水里打出了一串气泡。
「主人们……主人……嗯哼……嗯哼……不要再榨了……不要再榨了……不
要再榨汁了……嗯嗯……嗯……不要」
袁锐雄又像母王天刚一样,摸了摸苏剑玉的脑袋。
「苏警官,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局长的下场,哈哈,洁婊子都被我们玩的
晕过去了呢,你是不是也想一样啊」
苏剑玉双手捂着肚子,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虽然还紧咬牙关,不肯承认
自己是婊子,可那饱胀的肚子,已经让她不堪忍受。
男人见苏剑玉不说话,悄悄地从苏剑玉两条丝袜腿中间牵过了那条细细的棉
绳,像拉大炮一样,猛地往后一拉,只见苏剑玉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瞬间发出
了鬼哭狼嚎般的惨叫,肉穴噗地一声,像高压水枪一样喷出了一股淫水,竟然瞬
间被拉到了高潮。
「哇哇哇哇哇,啊啊啊,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
了」
淫水噼里啪啦的喷在笼子里,竟然将旁边的狗食盆都装满了,淫水喷完之后,
苏剑玉又稀里哗啦地撒出了一波尿水,竟然被玩到了小便失禁,此时捧着肚子,
低着头,嚎啕大哭,眼泪四散横流,顺着她小麦色的漂亮脸蛋往下流淌。
「不要搞了,不要搞了,求求你们,不要搞了,我不想高潮了,我好难受,
不要再让我高潮了啊,啊,求求你们,让我大便,让我拉屎吧,让我拉出来,我
肚子要裂开了,我受不了了,我不想要高潮了」
袁锐雄啪啪啪啪,在苏剑玉又圆又翘的小麦色蜜桃臀抽了好几个响亮的巴掌,
呵呵笑着问道。
「不想高潮了,想大便是不是呀?哈哈,你这爱拉屎的女Jc,你只要承认自
己是臭婊子,是玉婊子,老子就让你拉出来,否则休想」
听了袁锐雄的话,苏剑玉紧咬牙关,紧紧捂着肚子,原本暗淡的眼神强撑着
恢复了些许刚毅,用虚弱的声音说出了掷地有声的话。
「不……我不是婊子……我不是婊子……我绝对……我绝对不向你们这些恶
势力屈服……不可能……我不是婊子!」
「哈哈哈哈,行呀玉婊子,够硬气,哈哈哈,真是够硬气,比男人还男人呢,
老子接下来就给你看点好玩的东西,看完以后,看你还硬气不硬气」
此时苏剑玉还一头雾水,不知道袁锐雄想给她看什么。
铁笼的正对面是一片光滑的白墙,几个男人搬来了一台高清的投影仪,在墙
上打出了投影,接着就开始播放视频。
「哈哈,苏警官,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个婊子你认不认识呀?哈哈哈,
这还只是第1个视频」
苏剑玉跪在铁笼里,高高撅着屁股,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屏幕。
这件画面中,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女性,穿着一身纯白色的女士西装
制服,戴着英气逼人的尖角黑框眼镜,正站在办公室的黑板前,给下面的下属布
置工作计划。
女人上身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女士西装,面料高档,剪裁得当,穿在女人身上,
显得极为紧凑干练,女人一对雪白浑圆的美乳包裹在白色的打底衬衫里面,领口
微微露出一点乳沟,雪白修长的脖子上还戴了一串圆润的珍珠项链。
下身是成套的白色包裙,裙子长度并不短,稍稍的超过膝盖,显得相当端庄
稳重,女人又宽又大,又圆又翘的肥臀,将原本宽松的包裙撑的紧绷,两瓣臀肉
向后高高鼓起,在包裙上勒出了道道褶皱。
露在外面的两条美腿,腿形圆润紧致,线条流畅,皮肤像韩冰洁一样白皙,
腿上还穿了一双薄如蝉翼,丝薄透肉的黑色丝袜,同样是黑里透白,两只黑丝美
足踩着一双黑色绒面的鱼嘴高跟鞋,微微露出两根黑丝脚趾。
女人五官虽然没有韩冰洁那么漂亮,但气质却极为优雅知性,尤其是搭配上
黑框的尖角眼镜,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知识女性独有的自信和高贵,说话的时候挺
胸抬头,纤细的腰身紧绷成一道优美的弧线,那张成熟稳重的脸蛋,将知性美熟
女的韵味和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普通话极为标准,声音中气十足,说的每句话
都显得自信满满。
苏剑玉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这女人他不但认识,还有些熟悉,正
是她未婚夫冯哲报社的总编,庄月瑛。
庄月瑛今年42岁,是冯哲的顶头上司,有几次苏剑玉去单位找冯哲,还跟她
打了个照面,聊了几句,对她最大的印象就是成熟知性,自信高贵,做事相当沉
稳持重,是典型的文化界女精英,新闻专业博士学位毕业。
「好了,我们这个月的工作计划大概就是这样,在此我要特地表扬冯哲,搜
集了这么多关于远丰集团违法犯罪的线索,干的很棒,虽然接下来我们的报道还
会有重重阻力,但我希望同事们不要畏惧黑恶势力,坚持将真相公之于众」
视频中的庄月瑛,说的每一句话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漂亮的眼睛闪闪发
光,显得毫无畏惧,自信十足,她话音刚落,在场的报社同仁立刻鼓掌,为不畏
强权的冯哲欢呼。
看着眼前的画面,苏剑玉心头一惊,不知道袁锐雄是从什么途径,竟然可以
拿到庄月瑛在报社开会的录像,镜头里的庄月瑛每一个动作都显得从容自信,只
是时不时的两条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会稍稍向里弯曲,摩擦几下,倒也无伤大
雅。
「好了,大家没什么事的,可以提早下班了,今天我也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开完会之后,庄月瑛坐在黑板旁的椅子上,两条黑丝美腿交织在一起,翘起
一个优雅端庄的二郎腿,双手抱胸手,手上还拿着黑板笔,伸手推了推脸上的黑
框眼镜,目送着下属一个个的离开。
「庄月瑛……是庄月瑛……你们为什么会有庄月瑛的录像……为什么会有我
男朋友报社的录像」
此时苏剑玉心中已经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心怦怦直跳,沾满灰尘精液和
尿水的丝袜美脚都紧紧蜷缩成了一团。
「别着急呀,玉婊子,呵呵,接着往下看,马上你就明白了」
突然,视频一黑,大概停留了两秒钟,再次亮起,呈现在苏剑玉眼前的,完
全变了另外一副场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庄月瑛那张端庄稳重,白皙漂亮,知性韵味十足,还戴
着黑框眼镜的脸蛋,庄月瑛满脸通红,大口的喘息,不知道在干什么,随着镜头
的缓缓后退,眼前的画面,简直让苏剑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五雷轰顶,
晴天霹雳一般。
只见此时的庄月瑛身上还穿着那身纯白色的女士西装制服,不过那条白色包
裙已经脱了下来,原本逼人的英气和那让人不敢侵犯的高贵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又圆又翘的蜜桃美臀,朝天高高撅起,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上,穿着一双黑色吊
带丝袜,连接着4根吊袜带,挂在腰上的蕾丝圈上,两根吊袜带在屁股上压出了两
道深深的凹槽,两只丝袜脚还穿着那双黑色的鱼嘴高跟鞋。
庄月瑛脸蛋正对着镜头,白嫩的玉手伸到了大腿中间,竟然在滋啦滋啦地揉
搓自己白嫩的肉穴,两片肥厚白皙的阴唇被揉的左右翻飞,穴缝微微地张开,粉
红色的穴肉都翻了出来,淫水顺着两条丝袜大腿往下流。
那雪白圆润的美腰肚子微微隆起,不知道塞着什么东西,身上的白色西装和
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沾满了一坨坨黄白色的精液,几乎没有一寸干净的地方,那
对丰满硕大的巨乳已经从衬衫里掏了出来。
「嗯哼……嗯哼……嗯嗯……嗯哼……主人……主人……来肏瑛婊子吧……
瑛婊子的肉穴好痒……嗯……屁眼也好痒……瑛婊子好想要主人的肉棒……瑛婊
子好想要」
让苏剑玉不敢相信的是,庄月瑛两只乳房,竟然被挤压在了一起,两颗粉红
色的乳头竟然被同一个像硬币大小一样的乳环穿透,紧紧连接在了一起,两颗粉
红的乳头几乎贴在一起,好像两颗QQ糖似的。
「哈哈哈,瑛婊子,先别着急要肉棒,先冲着镜头自我介绍一下吧,让大家
都看看你这只骚母狗的真面目」
说话的人正是袁锐雄,袁锐雄话音刚落,庄月瑛的屁股就撅得更高了,那张
戴着黑框眼镜的知性脸蛋正冲着镜头,竟然真的做起了自我介绍。
「镜头前的观众们……大家好,嗯哼……我是主人的母狗……瑛婊子……今
年42岁,家里有个老公……还有个十几岁的儿子……我是XX报社的总编辑……主
人们要是不嫌弃瑛婊子的烂屁眼……烂肉穴,就请上来尽情的享用吧……狠狠肏
瑛婊子屁眼……肏瑛婊子的肉穴」
庄月瑛说完,还以为会得到主人们的奖赏,想不到一旁一个男人上前,伸出
两只大手,照着庄月瑛白皙的脸蛋,啪啪啪啪,重重地赏了她几个清脆响亮的大
耳光,将脸颊打得血红,一个耳光打出,将她脸上的黑框眼镜都打飞掉了,眼镜
啪嗒一声摔在地上,脚都摔断了。
「肏你妈的瑛婊子,你干的逼事儿以为老子不知道吗?竟敢写文章告发老子,
肏你妈的,你这吃里趴外的丝袜母狗,丝袜肉便器,一边吃着老子的鸡巴,一边
出卖老子,瑛婊子,今天有你受的了」
听了男人们的话,庄月瑛顿时连连摇头,眼泪夺眶而出,一边扭着屁股,拍
打着两条黑丝美腿,一边开口,连连向男人们解释道。
「没有……没有主人们……主人们误会瑛婊子了……嗯……瑛婊子怎么敢这
么做……不是瑛婊子告发主人……是瑛婊子手下的傻逼下属冯哲……私下里发出
去的……瑛婊子也拦不住他,都瑛婊子没有审核好……瑛婊子过两天回报社就让
那傻逼走人,请主人们原谅瑛婊子……瑛婊子不是故意的……嗯哼……嗯哼……
瑛婊子再也不敢了」
「Mlgb的,还不承认,你这骚母狗,臭婊子,把你的母狗舌头伸出来」
庄月瑛张大嘴巴,乖乖的伸出了自己红润的香舌,一个男人竟然拽着她的舌
头,将舌头长长的拉了出来,还对她不停咒骂。
「瑛婊子,我肏你妈的,你这长舌妇,多嘴婆,Mlgb的,吃着老子们的鸡巴,
还敢到处说老子坏话,你这狗逼养的长舌妇,舌头倒是挺长的,快过去,给袁总
来个母狗口交」
苏剑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端庄稳重,英气逼人,高贵自信的庄月瑛,
竟然拥有一条这么长的舌头,这长长的舌头足有10多公分,的确比一般人的舌头
长。
另外一个男人伸手,一把拽住了庄月瑛乳头上的乳环,像牵着狗链子似的,
一边牵着舌头,一边拉着两颗乳头,生生将庄月瑛拉向了袁锐雄。
庄月瑛的巨乳被乳环拉扯的成了两个竹笋形状,那粉红色的QQ糖都快被乳环
拽断了。
「啊啊啊……痛痛……啊……好痛……瑛婊子好痛……痛死瑛婊子了……主
人不要……啊……瑛婊子乳头快断了……乳头要被拽下来了……主人……原谅瑛
婊子吧……瑛婊子以后再也不敢了……瑛婊子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属下……啊啊……
好痛……好痛……好痛……啊」
高贵知性,端庄优雅的报社总编辑庄月瑛,就这样被拉拽着舌头和乳头,拉
到了袁锐雄跟前,两条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紧紧并拢,跪在地上,双手搭在袁
锐雄大腿两边,伸出长长的舌头,一下就舔在了袁锐雄的肉棒上。
「我肏,舒服,哈哈,还真舒服,老子就是喜欢瑛婊子这长长的舌头,42岁
的老骚货,舌头倒是挺长的,呵呵,肚子都装满了吧,这就是给你的惩罚,看你
以后还敢不敢八卦」
瑛婊子张大嘴巴,滋溜一下,就将袁锐雄的整根肉棒全都含进了嘴里,直接
玩起了深喉,袁锐雄的龟头已经顶住了庄月瑛的嗓子眼儿,直戳她的扁桃腺,庄
月瑛喉咙立刻开始剧烈哽咽干呕,眼泪鼻涕口水一起往下流,可还是乐此不疲,
继续大口吞吐粗长的肉棒,一边吞吐,还一边扭着屁股,晃来晃去,像袁锐雄苦
苦哀求道。
「主人……原谅瑛婊子吧……求求你……呜呜……原谅瑛婊子吧……瑛婊子
肚子好胀……胀的不得了……肚子像快要爆炸了……呜呜……瑛婊子知道错了……
瑛婊子再也不敢了……瑛婊子回去以后就让冯哲滚蛋……呜呜……瑛婊子肚子里……
全都是大便……还有主人们的尿水精液……那边的主人……还塞了好几个烟
头进去呢……嗯哼……呜呜……瑛婊子实在受不了了……真的装不下了……主人……
求求你了……让瑛婊子大便吧……让瑛婊子拉出来……瑛婊子想拉屎」
到这里苏剑玉才明白,原来眼前的庄月瑛跟自己一样,屁眼里塞着肛塞,不
知道已经多久没大便了,而且肚子里还被灌进了尿水,精液,甚至还有几个烟头,
可能比自己还要凄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