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在办公室深夜加班的犯困精英女白领被路过的中年油腻保安大叔用大枕头恶狠狠的调教成嗜睡母猪】(完)


深夜的赫尔科技办公大楼,空调的冷风微微吹拂着,已经寂静无人的办公区
里却还有一处正亮着白光。
一沓又一沓的文件在处理完后被一双丰润白皙的手指放到桌面的一角。
此时正在电脑前忙碌的是一位看起来年约35岁韵味十足的美艳熟女,秋水濛
濛的脸蛋上,五官中的柔媚简直是浑然天成,狭长的眉眼如同柳梢低垂,满是疲
惫与倦怠的棕色眼眸下挂着淡淡的黑影,妩媚红唇抿着一抹不甘情愿,一副冷漠
神色下似乎早已看淡了的这样不断加班的麻木日常。
得体的女性西装制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的曼妙身材,保守白色的衬衫上纽
扣被一丝不苟地扣到领口,饱满圆润的乳形却正好将她的胸口的布料撑的是高耸
无比,在这紧致的包覆下将黑色的蕾丝内衣毫无遮掩地显露出来。
频繁的加班已然在不知不觉中摧毁了她的健康,虽然她看起来有如35岁资深
高级女白领,其实她也不过是大学毕业不到几年被职场环境驯化成社畜内向职场
小白,只会埋头苦干、期待领导认可、不会拒绝、也不好争取利益,明明年龄才
26~7岁,可身体却早找地被自己内耗成了35岁的程度。
不健康的外卖快餐饮食让她原本曼妙的腰身长出了肉感如棉的赘肉小腹,常
年的久坐让她原本浑圆挺翘的肉臀在如今完全宽过了自己的香肩美背,在坐下时
更是露出如蜜桃一般肥嫩多汁的淫靡形状,过去那双藏在包臀短裙下的修长玉腿
如今也变得肥厚润滑散着油滑的光泽,虽然不影响美感却充满着浓浓的丰熟诱惑。
也许是觉得工作久了有些闷热,她脱下了灰色短袖制服西装熟练地披在身后
的椅子上,奶白色的雪肌从湿透撑满的衬衫中里透着淡红,简单地解开几颗胸口
纽扣便就这么将小片白皙盈润柔滑奶脯,毫无遮掩地显露在了空气之中,散发出
阵阵雌腻的汗香味。
安静的环境下,只有她纤细的指尖不断敲打键盘的声音,忽然一股疲倦从身
体的深处爆发上来,让她身子不禁有些微晃,霎时间竟有些全身酸软。
喝了五年各式各样的咖啡早已再也无法祛除身体的疲意。
眼里漾着一抹慵懒浮亮的她,早已习以为常,只见她拧腰舒臂,打了个轻促
的呵欠,便随时拉开身旁的抽屉。
唰~
一盒子各式各样的淫靡性爱用品暴露在眼前,这是她平时的放松压力恢复精
力的小道具。
她顺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看起来似乎有些廉价的胖墩墩仓鼠形状吮吸形情趣
玩具。
倒三角形状的吮吸口自带着特殊材质的小牙齿,能让原本柔和中庸的吮吸增
加额外的刺激感,五档变频可以轻易带来花样繁多的快感。
「得周末、周末、再真正地高潮一下吧,今天不行,还有这么多工作,只是
简单玩弄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熟女抬头偷偷看了看周围,确保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后,慢慢翻起短裙,露出
黑色的蕾丝内裤,暴露出清晰可见骆驼趾。
纤秀的指头一动,仅仅开启玩具上嘴最轻柔的吮吸档位贴上,几秒过后过後,
一股强烈的快感就从自体内萌生,快速地浸透全身,长长的睫毛颤动不休,娇躯
开始一阵阵颤栗,双眸舒服的好像随时要翻过去。
这是她无意中发现这幅淫熟身体居然还有这样的奥秘,在自慰时性兴奋的身
体会释放出大量内啡肽和多巴胺,似乎会随着性欲强烈变得更加而亢奋和愉悦,
如果能通过巧妙刺激这身淫熟媚肉上的敏感部位就能产生各种程度可控的强烈舒
爽感,能让身体一直持续保持愉悦亢奋状态又不至于高潮,这样就能在既不影响
工作的情况下,又克服倦意让自己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完成手头上的工作。
在使用了各种蹂躏身体一般的狰狞玩具,用最强档位开发出了身体各个敏感
部位后,她掌握了在剧烈的快感犹如雷击贯穿身体直抵大脑前熟练的戛然而止的
机巧,在保持清醒的情况下欺骗的大脑分泌出大量发情内啡肽与多巴胺蒙驱使起
疲惫的身体继续加班。
至于代价就是将小腹、乳头、屁眼,喉咙,阴户等等部位均被开发到敏感度
极高,一旦让大脑品尝到真正高潮就会让她的这幅满是淫乱的肉体马上翻起白眼,
张开嘴巴,吐出舌头,痉挛不止,媚叫不断,淫水狂喷,爽得抽搐,晕厥过去。
所以别的那些有钱有时间的熟女可以越玩越凶,鸡巴越玩越大,纯粹只为追
求更多更强烈刺激,好爽到让大脑一片空白的快感。
她却得为了控制多巴胺的释放小心谨慎地如同堆火药一般积累快感,越玩越
克制,越玩越保守,现在各种敏感的部位都必须用衣服好好的保护起来,避免无
意识碰触产生不必要的刺激。
「呜,嘎吼噢噢噢~~要高潮了,要高潮了。要喷出来了,脑袋要坏掉了。」
只是几秒钟的小小触碰就让她身体开始遵循唯一的繁衍本能迎合地腰肥臀扭
动着起来,舒爽按摩让她如动物一般仰起头享受起来。
这份快感牵一发动全身,但是她知道自己在完成工作之前是决不能不能享受
高潮的快感,完成工作努力赚钱过上想要生活的这份现实压力已被涂抹在她的每
一寸神经中凌驾于快感之上。
「好舒服,好舒服啊,明明没有高潮,不行,得,得控制好,必须在真正高
潮前一秒停下,不能真的因为高潮爽到去了。」
仅仅是过了不到十秒就差点要去了,被工作掏空的成熟肉感身体发出一阵颤
抖,如果真的不小心高潮去了,说不定会爽到晕过去,别说工作完不成了,再次
醒来时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啊哈~哈~哈~哈~哈~受、受不了了~我不能,我不能去呀~」
还在努力忍耐的她,殊不知到自己娇俏的脸蛋已经被市面上最简单最轻档位
的小玩具弄得淫乱不止,快要翻白的棕色眸子收缩又舒张,撅成0形的粉口中香舌
翘起,唇角不断渗出口水津液。
「哦哦哦哦哦哦~要到了,要到了,不行,不行了。」
她的眼前开始一片晕眩,不仅仅是心跳加速,就连喘息也愈发饥渴了起来,
翘润桃乳上的乳头也胀大些许,她忽然停下抬起小玩具,开始大口喘息着,发出
了丢人至极的粗重呼吸声。
「呼呼~呼呼,差点,差点就爽到高潮泄身了,看来,看来还得再来一次呢。」
结果了一点精力都没榨出来,反而透支了身体上更多的体力,如果再不从这
幅淫熟的身子里榨出精力出来一会可能连回家洗漱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已经好几
次直接睡倒在家里的玄关上,她可不想睡倒在马路边上,像酒女一样会被捡尸回
去一顿付种爆炒,然后在隔天上班考勤时迟到。
女子美目微眯,迷离地看向电脑屏幕下的时间,决定还是用自己的手指来最
保险吧。
柔软的手掌开始在自己身简单地上上下游走,娇躯就开始不能控制地扭动起
来。
「呜噫,只是皮肤而已,就这么舒服了吗?再这样下去的话以后可能风吹过
都会受不了。」
她端庄秀丽的俏脸上,也带上了一抹嫣红,索性解开衬衫上的所有纽扣,饱
满的的双乳一下就从乳罩中跳了出来,那粉嫩的乳尖早已高高挺起。
她一手由下往上轻松地爬起上托起胸脯上的奶肉,握着那颗白腻肉乳,白皙
玉润的奶子仿佛随时要被她从手中挤出奶水来,另一手贴着着肉感的小腹滑入两
腿之间一下就摸到了一对肥厚肉瓣,隔着蕾丝用食指和拇指抚弄抚弄起敏感的阴
蒂低声呻吟着。
「嗯——」
满面通红的她现在头发一片散乱,白色的衬衫半脱在腰间露出玉润白皙的肩
膀和胳膊。一身丰满娇艳的动人的身子在椅子上不断扭动着,这幅情欲缠身的身
子似乎完全没有注意,角落里的四个亮着红光的摄像头已经在不知不觉对向了她。
绵绵不绝娇艳的呻吟甚至盖过了脚步声,自己犹豫太过专注地自渎甚至没有
感觉到身后的已经悄然站了一个人。
盯了许久女人丰满娇艳的酮体,他终究再也忍受不住了发出了声音。
「没想到啊,平时看你都是一副对工作以外的事物表现得非常冷漠的样子,
原来在那副认真的严厉的外表下居然还藏着这样一副淫荡的身子呢。」
「谁在那边。」
她也吃了一惊,飞快的从身后捡起西装盖住了酥胸,也顾不上工作什么的,
急忙打理起散乱的头发,定睛一看。
那是一个年约40上下的中年大叔,秃顶的脑袋上满面油光,露出的门牙上满
是换水的烟渍,大腹便便几乎要撑破他那身保安制服,里面内穿得白色的背心上
似乎还沾有不明液体造成的大块黄色污渍。
两人偶尔能在大楼门口打个照面,对于她的理解,这种40多岁还在干着保安
的中年大叔,绝对是在年轻的时没有好好努力,是社会被淘汰下来的低贱牛马,
所以她从来没有给他好脸色过。
现在她心想着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地被他这样的恶心男人看见了羞耻的自渎模
样,保安这类的躺平的工作不应该在晚上睡大觉玩手机吗?
熟女俏丽的脸蛋泛着羞红,凶巴巴地嘟着嘴,柔媚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这里没你什么事情,快快滚开。」
中年秃头保安大叔似乎在窃喜着什么似的,阴暗笑容挂在那张脸上满是胡茬
的猥琐脏脸上。
「我啊,已经好几次看到你在办公室做这种事情了哦。」
「你,你想干什么?」
完蛋了,慌乱的她立刻想到自己加班排解疲劳的涩涩视频说不定早早地被他
录了下来,当做了平日撸管的配菜,如今又被他撞个正着,如果他再以此为要挟,
要是不答应的话隔天公司里绝对是关于自己的流言蜚语,哪自己还有什么脸面留
在公司……
中年秃头保安大叔的脸上露出了丑陋狰狞的奸笑,不自然地挠了挠自己早就
撑起成一朵小帐篷似的腿间以一副猥琐的语调,「我想干什么,看你这么辛苦的
模样,当然是要给你带个小礼物啊。」
小礼物到底是什么?她只能想到眼前这个肥腻的中年大叔,要送的一定是什
么羞耻的道具,比如一个远程遥控的情趣跳弹,由他那粗糙的手指拨开蜜穴小缝
亲自塞进自己的身体,在没有允许的情况决不能取下来,在平日早会的时候,偷
偷按下开关,用最强档位刺激小穴深处,让自己在领导面前潮喷吹尿到昏迷为止。
再不然就是宠物项圈,强迫她这幅淫熟肥贱的肉体跪拜屈服在他肮脏恶臭肉
棒之下,宣誓今后成为他肉欲发泄储存混浊精子的鸡巴肉套母畜。在以后加班的
时候他都会牵着她在公司的各个角落里「巡逻」,最后在男厕所的卫生间里,让
自己像母狗一样抬起脚来对着小便池撒尿。
看来即便是努力工作在赫市也无法逃离被男人按在床上肏成一滩只会流精雌
叫母畜的悲惨命运。
明明是这么凄惨的未来可是却莫名其妙地让她胸口一阵瘙痒,让她对这份小
礼物什么的感到莫名其妙的期待。
「所以你到底要给我看的是什么东西。」
越是想像她的身体反而越加亢奋,手指甚至无法控制,不停地在男人视线下
摩擦着肿胀的阴蒂。
男人终于在她的期待下,从身下掏出了那根可怕的棒状物品,随着封印被男
人解开,接着电脑亮着的白光,一道影子不断在女人眼前膨胀肿大起来。
「怎么会变得这么大。」
熟女一看就这根巨物,已经积储已久的肉体欲望一下便被钩动了起来,耳边
甚至能听见不断有声音在告诉她应该淋漓尽致享受才对。
她不断试图扭动着脑袋努力抵抗,可是直接目光却怎么也离不开眼前那个不
断在膨胀的巨物,就连表情也在开始变得恍惚呆滞。
正在膨胀的巨物正是倍真空压缩过后不断吸收空气变得巨大的枕头。
「怎么会,人家仅仅只是看到而已,困意就席卷上来惹。」
中年保安大叔的巨大棒状大枕头一下就弹了出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光
源,把黑影打在了熟女脸上,顿时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发出了呜啊啊啊啊哈……
呼~的哈欠声。
「居然让人家发出这么丢人的声音。」
「终日为绩效所困的焦虑女白领,看见了我的大枕头也会露出,这种从没见
过的困倦表情呢。」
「人家没有,不会的,不需要。」
她娇颤的唇音中夹杂着吞咽口水的声音,脸上露出迷离而期待的表情。
熟女身体不断颤抖着渴望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手里的大枕头,但是被一旦
接受帮助了就会有一种被看不起的屈辱感还在迫使她不愿向中年保安大叔低头服
软,说出「求求你,请给我大枕头。」这样的话。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身体倒是很诚实啊。」
她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把手臂伸了过去,急忙收回手臂抱着胳膊,
扭动身子。
「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人家还要加班,还有事情没做完。」
熟女的声音颤抖着,但是目光却死死顶着那根紫黑色的硕大的枕头,保安大
叔居高临下的瞪着她那张痴迷的美脸。
「你其实很想让我把这样可爱舒服又柔软的大枕头垫在你昏昏沉沉疲惫不已
的脑袋下面,然后舒舒服服地睡到自然醒吧。」
中年大叔的磁性的嗓音犹如带着一股魔力一样,让她的身体飘飘然。
她用脸轻轻的摩擦着这根巨大的枕头,感受着上面柔软的触感。
「不行的这么大的枕头会把人家变成只知道睡觉偷懒的大笨蛋的。」
啪~啪~啪~
中年油腻保安大叔将大枕头一左一右来回拍打在她水润娇俏的脸蛋上。
「……明明现在不是时候,这个枕头么会这么柔软,这么舒服,打在脸上一
点都不疼呢,不要用枕头欺负人家了。」
而被大大的枕头来回在脸上拍打,女人刚刚还淫乱表情正逐渐变得疲倦,她
颤抖着嘴唇,咬着手指露出渴盼的眼神。
双腿发软,轻吟婉转,双手努力保持着重心不让自己瘫软在桌子上。
「果然是一头辛苦的打工母社畜啊,只是被大枕头拍拍脸而已,口水都困得
流出来,不如叫你嗜睡的母社畜罢了。」
被叫做母社畜什么的,明明应该生气才对,可是身体却好像接受接受了这种
设定什么的,竟然一点脾气也没有。
「不是的,人家不是嗜睡的母猪,是身体擅自这样的。」
「你到底多久没有好好睡觉了了,这样下去,身子可不行啊。」
母社畜苦笑着,那些躺平一代的长辈哪懂得现在正是应该趁着年轻多打拼少
睡觉,不然以后会后悔年轻时的不努力的。
「人家还有力气,人家还能继续加班干活。」
她努力地推开枕头,重新回到把注意力转移到屏幕上司,这个时候大枕头就
这么被丢到了桌子上。
「你真的不需要这个大枕头吗?」
「人家,才不需要,这种东西。」
虽然嘴上说的游刃有余的话,但是熟女那不断抖动的嘴唇完全出卖了她的内
心想法。要是被这样柔软的枕头恶狠狠地塞到人家脖子下面,不睡个几个小时的
话根本满足不了。
随着体内想要狠狠睡一觉的欲望变得难以压制,熟女身体好像被一股怪力所
牵引轻轻地把脑袋贴了去。刹那之间凶猛无比的睡意涌入脑海,在这一瞬间她感
觉自己全身的力气正在不断流失,整个人更是放松到差点直接向前一倒,一身的
淫肉抽搐抖晃个不停。
熟女口中发出一阵羞耻而憋屈的叫唤,努力地挤出最后一丝力气要站起来……
「不行,工作,还有工作没有做完。」
粘在身上的大枕头仿佛有着千斤重,撑着身体的手臂开始不断打着颤,努力
克制着自己不陷入那柔软的温柔乡当中。
「你这个嗜睡的母社畜,就应该给我在枕头上趴好。」
中年保安大叔不得不出手强硬地把她的脑袋和身子摁在了柔软的枕头上,她
了香艳诱人的身体也很自然的陷入大枕头的怀抱。
「脑袋,脑袋被,粗暴地摁在舒服的枕头上,完全,完全抬不起来惹。」
「不给我舒舒服服地睡到自然醒的话就不准给我起来。」
趴在枕头上的她,美目立马舒服地向上猛狂翻起来,嘴里更是立刻发出了一
声淫骚动人的哈欠。
「噢噢噢~对不起老板大人,不能给您创造剩余价值惹,保安大叔的这个大
枕头真是太舒服,太棒惹,人家要变成了一个只知道上班偷懒摸鱼的愚蠢母猪惹。」
「还在废什么话,再不睡觉可能就要猝死惹。」
「明明是被粗暴的对待,但是却感觉好像回到了家里像是被爸爸催着早睡一
样~」
不断产生的睡意正在肆意地侵犯着她的每一寸神经,再加上这个认知中变态
中年油腻保安大叔可能准备用睡眠Play玩弄她熟睡的身体,
明明是非常危险行为。可是被自己调教成社畜的肉体却在无视着大脑的命令,
反而开始期待着保安大叔会在她意识熟睡后做出怎么样出格的行为。
一想到如果真的在这里睡着的话,自己这幅身体绝对会被任意的侵犯,说不
定第二天醒来后就会发现自己冒着精水的屁股撅在外面被丢在茶水间的垃圾桶上
的。
就是在这样,人的三大本能求爱欲、求眠欲,同时刺激着她,如果不是还有
工作没完成,她似乎随时都要躺下变成母猪一样熟睡不起。
母社畜脖子还在颤抖着拼命地把自己的脑袋抬起,但是已经非常疲惫的身体
显然放弃了抵抗,完完全全地将硕大的胸部完全压到了柔软枕头上变成乳垫一样
的形状。
就在此时中年保安大叔见她如此执着,便用刚刚还压着母社畜的头顶的手,
带有几分同情地轻轻地抚摸起来。
粗糙的手掌摸上脑袋后带来的安心感,让她像小猫一样可爱的扭动着脖子,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又害怕起来,娇躯顿时乱颤,拼命地挣扎摇头,娇声道。
「等等,不要擅自摸人家的脑袋,人家已经是一个大人了,你想让人家彻底
舒服到一觉不醒吗?」
弗洛伊德曾说过,爸爸是女孩诞生到世上在自我意识形成之初所认识的第一
位异性,会不可避免地把爸爸当做爱恋的对象,将感情宣泄到对方身上。此时此
刻那种本能又被再度唤起。
「啊,你难道不想吗?」
中年大叔笑道。
被摸头的母社畜「呜嗯~」娇吟了一声,娇艳的樱唇变成ヘ形状,仿佛真回
到那个夏天在睡在父亲腿上撒娇的女孩。
轻轻地顺毛一样的抚摸下,不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意,仿佛还能从温暖的
手掌中感觉到,「了不起」「你已经很努力了,该休息了。」「做的很不错。」
的情绪。
母社畜的原本还全身紧张的肌肉都不自觉地放松了起来,发出一声声迷人的
娇喘。
「怎么会这样,人家的脑袋只是不小心被摸到而已,就这么一下就变得昏昏
沉沉的,眼皮都开始在打架惹,呜呜呜呜~太舒服了,人家要舒服得睡过去惹。」
当中年大叔想要缩手时,女社畜甚至还媚眼幽怨,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露出
一副欲说还休的娇媚表情,将他的手轻轻抓回来放到自己脑袋上。
然后再舒舒服服地将整个脑袋埋到枕头上,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刚刚那个还觉得恶心的中年保安大叔想着好像变得没那么讨厌了,身体和心
理都已经不介意被这样的大叔摸头惹,从今天以后甚至无法再对他做出厌恶的表
情惹。
「你仔细闻闻,这在中午被我用最大太阳暴晒过再真空包装起来的大枕头哦,
上面有着非常浓烈的太阳味道。」
如果是精力充沛的普通女性这样的枕头应该完全不起作用,但是她是经常熬
夜的加班母社畜,已经好久没有闻到如此温暖的味道,再次闻到这个味道身体就
仿佛充满了幸福感一样放松。
埋在枕头中呼吸的她,隐隐约约地闻一股浓烈的味道正不断钻入鼻腔。
不好~如果是这个味道闻道的话会真的会让身体上瘾的……
「是的,是太阳公公暖呼呼的味道,真的要闻到上瘾惹。」
中年油腻大叔的声音轻轻地,他粗糙的手还在她的头上慢慢地抚摸着。
「身体……身体,都软掉了惹,好像完全放松了,意识……意识也要变得一
片空白惹,为什么会这么舒服这么惬意,人家明明已经是一个大人惹,真的要变
成被哄睡觉的小女孩惹!」
「睡吧,睡吧,好好休息一下。」
「呜呜!人家疲惫的身体以后真的再也离不开这个大枕头惹,唔唔,要,要
睡过去惹,呜呜……呜!!!哈呼~ZZ」
随着她仰头打出最后一个又长又久的哈欠后,她的脑袋终于沉沉地倒在了枕
头上,她露出了孩童一般笑容似乎此时正在做一场美梦,所有的一切现实的烦恼
都变得如此遥远。
看着女人发出熟睡的打鼾声。正义的中年秃顶油腻保安大叔这才放下心来,
继续去别处巡逻去了。
正义的中年秃顶油腻保安大叔知道,今晚的他又拯救了一个疲劳的灵魂。
在大叔年轻的时候时,见到了太多,在快节奏、高强度的工作生活之下,猝
死的,辛劳的人,他无比心痛却没法改变世界。
看到她这样的母社畜,一连加班了许久,实在多少有些心疼,所以才带了枕
头给她。
一旦体会到了休息的好处,找回了那种第二天精力充沛的感觉,身体就会一
发不可收拾,从此再也离不开稳定的睡眠惹。
保安大叔像往常一样巡逻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刚刚女人所在的那一层,眺望
过去似乎没看见那个女白领继续加班了,大叔心想着她应该已经休息的好打车回
家去惹吧。
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双精亮的眼睛在暗处紧盯着。
在他准备离开时,深夜黑漆漆的办公楼里忽然传来了异样的响动。
「是保安大叔吗?」
「啊什么人?」
保安大叔回头一看,连忙打灯照去除了一排排的显示器外,没有看见任何人
影。
「好想要……想要睡觉……大叔陪人家睡觉好吗……♡人家想睡觉!人家真
的想睡觉!」
保安大叔到处转动的手电筒,除了慵懒性感的声音外,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影。
「请快些把您那根柔软的大枕头给人家可以吗……♡人家好想要啊……♡」
「谁在那边啊!」
大叔顺着声音低头办公桌向照去,却看见一双白皙美腿快速地爬过,让大叔
毛骨悚然。
「呜呜、不行了,人家已经变成不睡觉就不行的笨蛋了……啊啊……♡」
声音似乎又从身后传来大叔急忙回头,莫名打转的椅子上只留下一件香汗湿
透的白色衬衫。
「最喜欢的就是……大叔的大枕头惹♡」
大叔闻声再打灯照去,地上却只剩一条打湿的蕾丝内裤。
女人酥软的声音婉转动听,可是在深夜的办公楼里却意外的渗人。
「啊你说喜欢什么东西?」
大叔小心地从腰间拔出警棍,警惕着周围,一步一步地移动到电灯开关附近。
就在手要接触到开关时,一件蕾丝胸罩忽然飞来直扑面门盖住了,硕大的杯
罩一下盖住了大叔的脸蛋,温腻馥郁的幽甜乳香直钻鼻孔。
肌肤白腻、妩媚丰腴的身影从角落冲出一下将他扑倒。
翻滚的手电筒,正巧照来,大叔发现那人竟然是一直加班到深夜的母社畜,
只不过她现在满面春霞,双眼却呆滞无神,看似臃肿丰腴身体居然爆发出了一股
难以相信的巨大力量,将他压得死死的。
大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是不是梦游了啊?」
女人却不理他,自顾自地说着。
「人家最喜欢♡您的那根软软香香的大枕头惹……」
「啊!你要干什么啊,不要解我的裤腰带。」
油腻大叔才想抵抗,忽然从腰部传来一阵疼痛让他浑身一哆嗦,怕是刚刚被
扑倒时扭伤了。
乘着保安大叔捂腰的时候她已经利落地解开了大叔的腰带,一把就捉出了大
叔两腿之间的巨大凶物。
「终于找到惹……大叔的大枕头♡」
看见肉棒后就开始轻喘着粗气。
她转生背对着大叔,跪坐着跨骑在保安大叔的腰上摇动雪臀,一边浑圆的臀
瓣送到了保安大叔面前,一边用妩媚的语气说道。
「人家现在除了睡觉已经什么都想不了了……♡」
湿淋淋的那个地方一下滑到保安大叔胸前。
「如果只是几个小时之类的,根本满足不人家……想要一口气睡到十个小时
以上♡」
当了N年保安的中年油腻大叔罕见地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
「哈?10个小时,这不得把我的老腰干坏啊。」
「今晚也请、满足我……拜托惹…… 」
「我的天啊!啊,我老处男一个,你不要用嘴吸啊哦哦哦哦哦~——」
Happy end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