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下雪乃的二重身传说】(完)


「请问这里是侍奉部吗,我有个委托,不知道……」一个怯生生的圆脸少女,
站在总武高中的侍奉部门口,小心翼翼地说道。
「是的,请进,有什么委托我们可以详细谈谈。」一个清冷而又略显柔媚的
声音应道。
声音的主人叫雪之下雪乃,是一个容貌极其秀美出众的美少女,举手投足都
具有一种名门闺秀的风韵,冷酷而又略带慵懒的目光仿佛具有能够看透人心的特
质,缱绻迷人的秀发如飞泉流瀑似倾泻而下,苗条纤美的身姿相当亮眼,身上那
种冷艳高贵的气质令人不敢接近,但又心生向往,整个人就如同冰山雪莲,又譬
如傲雪寒梅,不可触及却又具有颠倒众生的独特魅力,是个只要看上一眼就无法
忘记的存在。
圆脸少女轻手轻脚地走进来,看上去似乎有些害怕,然而她看到雪之下雪乃
的时候,明明眼神是冰冷无情的,但她却莫名地对雪乃产生了信赖,仿佛对方能
够解决自己的困难。
「是这样的,我是音乐社的社员,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在音乐室独自练习,但
最近听人说,一到深夜,音乐室就会出现二重身,搞得人心惶惶,我的胆子又比
较小,晚上都不敢一个人去音乐室了,所以我想请求侍奉部查明二重身的真相,
证实传闻是假的,拜托了!」圆脸少女平复了一下情绪后,一口气说了出来。
雪乃端坐在椅子上,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但圆脸少女还是注意到当对方听
到二重身这个词语时,眉梢微不可察地挑动了一下,似乎感到有些兴趣。
「这种校园传说多半都是以讹传讹,不过侍奉部对于委托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我决定接下这个委托,查清楚二重身的真相,你放心好了。」雪乃沉吟片刻,最
终点了点头。
「万分感谢!那我就不打扰你,先告辞了。」圆脸少女站起来深深鞠了个躬,
便离开了。
等到少女的脚步声远去后,雪乃才缓缓抬起头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二
重身吗,听起来还挺有意思,今晚就去看看吧,如果是真的话,真想见识下另一
个我是什么样子的……」
光阴易过,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深夜,雪乃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暮霭苍茫,月
落星沉,她合上书本,离开椅子,径直向着音乐室的方向走去。
当雪乃来到音乐室门口时,她忽然感到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好像进入这里真
的会出现另一个自己,预兆突如其来,再加上偶尔吹来的寒风,使得雪乃不由自
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雪乃自嘲地笑了笑,心想有什么好怕的,不过就是无聊人士传的谣言罢了,
如果在这里打退堂鼓,那以后还怎么看待自己,还怎么面对委托人?
深吸了一口气,雪乃慢慢推开了音乐室的大门,但是让她做梦也意想不到的
事情发生了,另一个雪之下雪乃竟从音乐室另一侧的大门同样进来了!
两个雪乃霎时间怔住了,她们直愣愣地看着彼此,头脑里一时转不过弯来,
各种复杂的念头在她们的脑海里盘旋,「她是谁,怎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二重身的传说难道是真的,不然怎么可能世上会有另一个自己?」「如果她是
另一个我,那我以后该怎么办,我还是我吗?」「不,我不相信她是真的,她绝
对是假的,是冒牌货!」
两女天人交战了几秒后,最后剩下的念头都是对方是假的自己,于是雪乃冷
笑道:「现在的盗窃犯模仿技术都这么高超吗,居然特意打扮成我的样子盗窃,
好嫁祸给我吗,幸好老天有眼,让我接下委托来到这里,不然你的计划就成功了
呢。」
「真想不到小偷还会倒打一耙,冒牌货也好意思叫嚣,真是可笑,没偷到东
西还没抓个正着很不好受吧,劝你乖乖自首,兴许还能从轻处罚,还有,赶快变
回你原来的样子,免得我看到就恶心。」另一个雪乃立马反唇相讥。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恶心,看到你易容成我的样子我才想吐呢,你这个十足
的假货!」雪乃边说边作出一副反胃的模样。
「哼,冒牌货就是冒牌货,就算你化妆成我的长相,穿上和我类似的衣服,
但伪物始终是伪物,永远不可能和真物相提并论,真实的我是你一辈子都追赶不
上的。」另一个雪乃讥讽道。
「真是可怜啊,不仅你的性格令人讨厌,审美更是大有问题,什么叫我化妆
成你的长相,明明是我长得比你很可爱好吧,你再怎么打扮,也不可能比得上我
引以为傲的容貌。」雪乃嗤笑道。
「伪物最大的特点就是夸大自身,好让虚假的面具变成真的,但真物并不会
轻易被假物替代,只可惜你的眼睛已经沦为装饰品,沉浸在伪物审美中陷溺越深,
我并不愤怒,只是替你感到悲哀。」另一个雪乃摇摇头,露出一副对方已经不可
救药的神情。
「你!你凭什么可怜我,你这个从头到脚都是虚伪的家伙!你看看你哪个地
方能比得上我?脸蛋还是身材,统统都在我之下!真不知道一个贫乳有什么资格
说大话的。」雪乃忍不住攥紧了拳头,怒骂道。
「你个飞机场凭什么叫这么大声?你这个平得看不见一点乳房的胸部正是伪
物的最好证明!这是不容置疑的铁证!你还是乖乖承认自己是冒牌货好吧,免得
丢脸。」另一个雪乃被对方激怒,声调也逐渐升高。
「可恶,看来今天不比比是不行了,喂,口说无凭,有本事我们就来真刀真
枪地比比身体,看谁才是真物!」雪乃感到有些烦躁,决定不再训斥对方,而是
想用实际行动让对方闭嘴。
「你当我会惧怕你这个伪物吗,比就比啊,我要让你知道伪物永远战胜不了
真物!」另一个雪乃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对方的挑战,既然用说的不管用,不如斗
一场来得更为有效。
随后两女不再多话,而是共同走进了音乐室,面对面地盯着彼此。近距离的
接触才让她们彻底看清了彼此的样貌,两女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完完全全
就是另一个自己,肉眼根本看不出任何差别,就好像克隆人似的,但两个雪乃并
不会因此而退缩,反而更激起了好胜心,哼,学我学得再像有什么用,真正的雪
乃就只有我自己。
两个雪乃穿的同样是高中的校服,腿上套着白边黑丝长筒袜,头发两旁绑走
红色蝴蝶结丝带,看起来十分可爱,但她们的眼神却是阴沉冷漠的,雪乃率先动
手,想要去解开对方制服的领子,而另一个雪乃见状,同样想要去解对方领子。
双方都清楚谁能先解开对方的领子就能占据一定的先手优势,因此都想尽快
地解下,同时又尽可能地避开对手的手,一时间两女手忙脚乱,谁都无法立刻脱
下对方的领口,甚至四只如白玉般无瑕的美手还不经意间十指相扣,更是弄得两
人哭笑不得。
雪乃发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灵机一动,左手先是朝着对方的衣领虚抓一
下,趁对方想要阻止的时候猛地抽回来,然后右手顺势抓向对方的领子,另一个
雪乃一不小心之下,竟被得手,霎时间俏脸变得羞红。看到对方的囧状,雪乃不
禁有些得意,兴奋地解开了对方的衣领,然而她没想到,她解开对方衣领的时候
正是防守最薄弱的一刻,另一个雪乃没有错过这个时机,骤然伸手同样抓住了雪
乃的衣领,并且迅速地解下。明明是雪乃先手,结果却是两人几乎同时解下衣领,
雪乃当即气得嘴鼓鼓地,不管三七二十一,粗暴地掀开了对方的上衣,一把抓住
隐藏在性感蕾丝胸罩下的娇小乳房,开始用力揉捏起来。
另一个雪乃被对方的手法搞得面红耳赤,娇羞不已,嘴里渐渐地发出呻吟,
但她嘴上却不服气地说道:「怎么样,我的乳房可比你丰满多了吧,真不知道你
在嘴硬什么。」说话的同时也大力搓揉着对方的乳房,手上技巧一点也不比对方
差。
雪乃也被对方刺激得小脸绯红,额头上香汗频落,身体都难免有些颤抖,仍
然要在口头上予以反击:「就你这一只手就能完全抓握的乳房哪里称得上丰满,
明显小得几乎都看不见了,你还真是名符其实的贫乳啊。」
另一个雪乃气得紧咬银牙,愈发用力揉捏着对方的玉乳,甚至还用手指挑逗
着对方的小凸起,樱桃也似的乳头在另一个雪乃的玩弄下变得坚挺勃起,仿佛要
冲破乳罩的束缚而暴露出来。
雪乃则愤恨地掐捏着对方的乳肉,时不时还抚弄刺激着乳头边缘的乳晕,很
快就把对方的乳房掐得通红肿胀,酸痒难耐,露在外面的白皙乳肉汗液淋漓,泛
着银光,看上去愈发晶莹玉润。
两女各展所长,充分发挥自己的手上功夫,把对方的胸部蹂躏得不成样子,
本就娇嫩瘦弱的乳房哪里承受得起这样的摧残,疼痛瘙痒兼奇异的快感使得二女
呼吸急促,娇喘不迭,一股莫名的情愫自二人心中蔓延开来,不知不觉动作越发
快捷,在某个时刻她们再也按耐不住,纷纷扒下了各自的乳罩,直接触碰刺激彼
此的赤裸玉乳。
两女的乳房虽然小巧,但却略微有些挺翘有型,带有一种稍微成熟的韵味,
而且兼具青春的稚嫩,形状极度惹人怜爱,当她们的手触碰到彼此的乳肉时,一
种柔滑细腻的触感令她们心旌摇荡,忍不住将其一手握住,仔细地爱抚揉捏起来,
很快就把她们的乳房刺激得燥热不堪。
然而这样温柔的前戏没有持续多久,两女虽然一开始沉浸在优美的手感当中,
但一看到对方的脸,她们就禁不住感到万分厌恶,随后恶狠狠地用力抓捏着彼此
的玉乳,手指挤压着彼此敏感的乳首,尽情地宣泄自己的愤怒。
没有了乳罩的遮挡,肉与肉的紧密接触让两女疼得大声尖叫,甚至眼眶中都
隐隐泛着泪光,她们毫不留情地把彼此的乳房抓捏得红肿紫涨,虽然并不明显,
但从两女玉颜扭曲,珠泪欲滴的情况来看,她们所受到的痛苦可想而知。
两女除了凌虐彼此的乳房,还偶尔拉扯着对方的勃起乳头,使得双方所受到
的快感和刺激更上一层,渐渐地,她们的乳房越来越敏感,乳房深处竟有种想要
喷乳的冲动。
「被我玩弄乳房的滋味如何,伪物终究是伪物,身体永远比不过真物。」尽
管雪乃疼得呲牙咧嘴,仍然忍不住出言讥刺。
「伪物就不要在装蒜了,自己都疼得不行了还逞口舌之利,看来伪物始终是
不自信的。」另一个雪乃百忙之中还不忘回骂道。
「你以为就光把我揉疼就能证明我是伪物吗?也太可笑了,除非你敢和我比
比乳房,那还有点说头。」雪乃觉得这样互揉下去是两败俱伤,很难证明对方是
伪物,为了让对方心服口服,提出了斗乳的提议。「哼,伪物想使用激将计吗?
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是没用的,也好,就让我这个真物和你这个伪物玩玩,让
你后悔说出这话。」另一个雪乃不屑地笑了笑。
随后两女松开了手,她们各自的乳房上带有些许淤青和红印,总体上却还是
白如皓雪,肤如凝脂,引人遐想,旋即二女挺起酥胸,两手叉腰,互相对峙着,
她们深呼吸稳定自己的心神,以免被对方的气场所干扰。她们一步步地朝着彼此
靠近,两女均是星眸流波,面若桃花,直到乳房快要贴近的前一刻骤然间向前一
顶,霎时间四颗如馒头般大小的椒乳激撞在了一起,层层乳波随之震荡,柔软滑
腻的乳肉为之杂糅融合,无法言喻的爽感沁入心脾,撩拨得两人面颊嫣红,难以
自持。
两女控制着乳房左冲右突,上顶下撞,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她们的乳房虽小,
但却富有弹性,四颗玲珑小巧的乳球为了争夺胸前狭小的空间而努力对决,原本
还勉强能看出是椭圆形的乳房在互相挤压碾磨之下化为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形状,
乳肉更是陷入彼此的乳峰当中,两女胸前就像是一团乱糟糟白花花的肉团,因为
受到强烈的刺激而充血挺立的乳首疯狂戳刺搅动着彼此的乳肉,偶尔互相磕碰摩
擦,都能令二女感受到仿佛有电流划过全身的快感,乳浪向着两侧荡漾开来,两
女也情不自禁地发出道道娇喘嘤咛,诱人柔媚的声音就像是催情素似的,勾引着
二女做出更激烈的动作。
随着乳斗的加剧,两个雪乃蛾眉紧蹙,咬牙切齿,乳房酸疼难耐,仿佛被千
万根细针扎刺似的,痛苦渐渐远大于快感,为了缓解这种痛苦,她们索性将乳房
伸进彼此的乳沟之中摩挲着,深不可测的乳沟肌肤相比常常暴露在外的皮肤更加
敏感柔滑得多,两女将坚硬的乳首对准彼此的乳沟上下滑动摩擦,两对酥胸糅合
成了S型的曲线,场面看上去无比淫靡,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乳斗,可以叫做乳交了。
两女喘着粗气,把乳房当作武器,想要硬生生推倒对手,四颗肉球疯狂地角
力着,越来越压迫彼此的胸口,她们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乳球顶在对方的心口,
剧烈的心跳声似乎能透过乳房传到自己心里,这种仿佛和对方心灵相通的感觉使
她们又羞涩又恶心,促使着两女加快了进攻,她们想方设法要压榨出对方的乳汁,
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胸部才不是对方所说的贫乳,而是所谓的真物,这是一场赌上
尊严的战斗,为了追寻真物,她们竭尽全力地对乳着,把自己的意志力和力量全
部贯注在胸前的两坨肉球之上,表情十分坚毅。
两个雪乃的乳房随着长时间的刺激,看上去隐隐比之前更大了一些,同时也
变得愈发挺硬坚韧,不复此前的柔软状态,两人也同样感受到了这一变化,她们
发觉对方的乳房慢慢变得像是顽石一样坚硬,摩擦起来有些费劲疼痛,乳房对磨
对二女而言渐渐成为一种折磨。
「你这个冒牌货的胸部什么时候这么硬了,磨起来难受死了,敢不敢和我对
撞来比比谁的乳房更有力。」另一个雪乃有些难以忍受对方乳房的硬度,边呻吟
着边说道。
「我看你这个伪物的乳房也挺硬的嘛,撞就撞,反正我是不会畏惧的。」对
方所言深得雪乃之心,她连忙附和着说道。
于是两女打算松开对磨的四只玉乳,却陡然发现她们的乳头竟然被某种黏液
粘在了一起,一时间难以分离,只要用力拉扯就会极为疼痛。
两个雪乃细细观察之后才发现原来是潜藏在乳房内部的乳汁溢流了出来,恰
好成为了两女乳头之间的粘合剂,两对红枣似的乳头就像是缠绵悱恻的恋人般依
偎亲吻着,怎么也分不开,两人也无可奈何,索性就让乳头这么连着,依然还是
要让乳房互撞。
坚挺的乳房对撞所带来的痛苦和快感让两人的脸颊越发晕红,娇喘声洋洋盈
耳,她们紧盯着彼此的秋波和鲜红欲滴的艳唇,霎时间有一种想要吻上去的强烈
冲动,当她们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再也抑制不住不断涌起的欲念,忍不住同时将
自己的香唇凑上了对方的香唇。
顿时四片如果冻般柔腻香软的红唇软糯地贴在了一起,粉红的唇釉相互杂糅
混合,形成一种更加诱人的唇彩,从未有过的触感令二人如遭电击,大脑一时间
宕机了,她们试探性地伸出如游鱼般的香舌,蜿蜒曲折地探进彼此的口腔,搜刮
着对方口腔里的津液,两女感受到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里来回游走舔舐,一
种难以描述的刺激席卷她们的身体,两条黑丝美腿都不由自主地绷得笔直,身躯
微微抖颤着,就好像沉浸在这种香舌挑逗中难以自拔。
两条香舌不停地掳走对方嘴里的唾液,并适时地卷起自己的咽喉里,似乎在
品尝着某种琼枝甘露,同时鼻端持续地闻到彼此身上的淡淡幽香,更是催发着二
人的情欲,在某个时刻,两条香舌像是不甘寂寞似的突然触碰到了一起,并在下
一秒狂风骤雨般的疯狂缠绵卷绕,大肆地吸允着对方舌头上的津液,两条温热湿
润的软状物缠成了麻花状,四片唇瓣更是如吸盘般彼此牢牢吸附,一时间唇枪舌
剑,唾液飞溅,场面一度香艳至极。
两个雪乃充分地展示着自己的唇舌技巧,只见其中一个雪乃张开樱桃檀口,
含住对方的丁香小舌,接着就像是给其按摩似的,来回摩擦运动着,香舌在温润
的唇瓣包裹下往复来回,刺激得两人都有些意乱情迷。就这样摩擦了一会儿后,
另一个雪乃随即如法炮制,尽情地把对方的香舌放入自己的口腔中品味着,混合
而成的唾液在二人的口腔间不知轮换了多少次,不仅如此,她们时而将舌苔贴在
一起,让上面的细小颗粒进行摩擦,时而绕着彼此打着圈,吸收着上面的津液,
时而四片唇瓣互相对嘬,分分合合,她们的速度和力道都趋于一致,所感受到的
快感也是不相上下的,两人的嘴唇都被对方亲得比平时更加鲜红粉嫩,极度诱惑。
两人的唾液顺着各自的口角流下,滴到了白皙娇挺的乳峰上,和乳头上的乳
液一相混杂,就好像涂上了一层薄薄的晶莹黏液,使得两女的乳房对撞更加顺畅
激荡,霎时间乳浪翻飞,乳峰迭起,两女的乳斗迎来了新的一波高潮。
两女的吻斗和乳斗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热烈,她们想要战胜对手以此来羞
辱对方是伪物的胜负欲越来越浓厚,两个雪乃手上也不闲着,开始抚摸着彼此的
身体,她们抚弄着对手的身躯,从光滑的玉颈,经过脊背,蜂腰,美腿,最后到
达玉足,几乎大部分地方都摸了个遍,对方火热纤细的身材让她爱不释手,就像
是在抚摸着自己,有一种别样的滋味。
两女怀中搂抱着温香软玉,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欲望,同时也在暗暗竞争
较劲,想要找出自己比对方强的地方,只可惜两人本就相当于是彼此的影子,没
办法比较出谁更胜一筹,就连她们的吻技和乳斗技巧都如出一辙,因此两人尽管
斗了很长的时间,甚至于外面的夜色都一片如墨,无星无月,仍然还是难以分出
胜负。
时间缓缓流逝,两人的乳斗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她们都能察觉出对方
快要承受不住,但自己也已经快要达到极限,此时的她们只想让对方率先喷乳,
以此来证明自己优于对方这个伪物,因为没办法把眼前的模仿犯骂醒于是用显而
易见的胜负来让对方清醒过来,而如今这就是最后的时刻了,她们两人屏息凝神,
把所剩的所有力量都全部倾注在乳房之上,终于,她们贸足了全力,最后一次朝
着对方的乳房发起冲击。
瞬息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秒,接着下一刻两女同一时间爆发出了响天彻地
的尖叫,海量的乳汁犹如怒涛海啸般从二女的乳头当中狂喷而出,径直射了对方
的全身,顺势冲破了乳头相连的锁链,两女的乳头终于可以分离开来,只是耷拉
着脑袋,重新变得柔弱不堪,似乎所有的精力一下子被抽干似的,两女的身体蜷
缩痉挛,要依靠着彼此才能站着,四条黑丝美腿颤抖着,半晌停不下来。
粘稠香甜的白花花乳汁洒满二人的全身,使得她们的身体愈发晶莹剔透,但
两个雪乃已经没有再度一战的力气了,她们瘫软在地上,这般激烈无匹的运动实
在太过于消耗体力,她们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膛剧烈起伏着,由于喷出乳汁而
萎缩下垂的玉乳同样起落着,就像两只小白兔在一跳一跳似的。
两个雪乃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脸上却满是不甘的神色,她们用尽了全力竟
然和自己嘴里的伪物斗了个平局,这岂不是说明自己和伪物不分伯仲吗?不,她
们不承认这样的结果。
其中一个雪乃指着对方愤懑地说道:「就算是平局,你也休想成为真物,在
我眼里你始终是伪物。」
另一个雪乃同样愤愤不平,回道:「你以为我想和你这个伪物平局吗,不能
打败你真是我的奇耻大辱,我永远不承认你是真物!」
于是两个雪乃一直在围绕着到底谁才是伪物而争论不休,浑然忘却自己是因
为接受委托而来到音乐室的,也许这个二重身的传说永远没人能解开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