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黑蟒:试炼 】(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02章:献身的开始
迎合着森天横深不可测的目光,神宫奈雪像是视若无睹一般,赫然我行我素
地继续着自己的宽衣解带之举。稍一片刻,伴随着一阵优雅别致的手起手落,包
裹在她上半身处的黑色蕾丝胸衣顿时潸然落地。而一对成熟已久的丰满乳房,也
如同于失去了束缚的欲望果实一般,赫然荡漾着一阵躁动不已的乳浪而尽数暴露
于黑色男子的眼前。
趁热打铁地向着森天横抛了个妖娆十足的媚眼,且用双手稳托在浑圆乳房的
底部,深谙对方意愿的神宫奈雪,当然不会在这里就此打住。她神色慵懒地前倾
下了自己的柔雅雪颈,便接着低头俯下曲致迷人的上半肉躯,并用手搭在V型黑色
蕾丝内裤的裤边,就此将这身上的最后遮体之物给拉了下来。可在紧随而来的微
微抬脚间,萧家主母却顺手将蕾丝内裤拿捏了起来,而非直接丢弃。
「森先生,奈雪已经遵照你的吩咐,脱光了全身的衣服,可不知道的是,你
的下一步指示又会是什么呢?」
话到此处,神宫奈雪那拿捏着V型黑色蕾丝内裤的狡黠右手,方才轻指松动地
任由这件单薄无比的丝织品滑落于地。这还不够,一丝不挂的成熟佳人还双手叉
腰,且犹若超模走秀般在森天横面前转了个圈,其眼眉微动的魅惑神情,也宛若
在向对方无声传达道:「森先生,我神宫奈雪的身姿还不赖吧,应该够得上你的
法眼吧。」
或许已然领会到神宫奈雪的意思,森天横旋即相视一笑间,继而抬起宽厚有
力的黑色右手,并食指轻勾地做了示意对方过来的动作。前凸后翘的萧家主母见
罢,自是面带礼尚往来的悠然笑意,并双手叉腰地走到了黑色男子的面前。此时
此刻,她除了脚上的那一双黑色真皮百搭高跟鞋之外,便没有其他的任何遮体之
物了。
来到森天横面前,神宫奈雪悄然垂下雪白光滑的修长手臂,并在表情自我软
化的一瞬间,旋即毫无征兆地跪了下去,还不忘以放下姿态的恳求语气说道:
「森先生,从今以后,奈雪能在私下里叫你『主人』吗?」
神宫奈雪一脸诚恳地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森天横,其凝视于对方的眷恋目光,
可谓宛若纯粹到了找不出丝毫虚假成色。
「这事无需着急,什么时候能称呼我为。」主人「一声,我自当知会于你。」
俯视打量着神宫奈雪的凄迷面孔,森天横将厚实左手托在了对方的精致下巴
处,且经它全身灵能一阵涌动过后,只见一条连接着暗黑色项圈的银灰色锁链,
顿时于电光火石的瞬间生成。
犹若实质的暗黑色项圈,自是毫无意外地套在了神宫奈雪的性感玉颈上,而
银灰色锁链的另一端,则被牢牢掌控在了森天横的黑色右手里。在这之后,光头
黑魔也不含糊,像是理所当然般地命令道:「奈雪,随我到客厅去转转吧……当
然,你得用爬的。」
「是,森先生。」
面对这再明显不过的羞辱要求,神宫奈雪却是语意欢快地予以回应。她厚薄
适中的端庄嘴唇是为玫瑰茶棕色,且透着丝缎哑光式的迷人质地。
不一会儿,在一条两边墙上挂着些许现代简约之黑白灰抽象画的走廊过道里,
但见一位四肢完全俯下的成熟肉躯,且随着一只黑色大手牵引中的银灰色锁链,
继而两乳浪荡不已地向前爬行着。在此过程中,成熟肉躯的女主人始终面庞朝下
地低着头颅,没有看向牵引着她的光头黑魔,其姿态之恭顺服从,像在向对方昭
告着自己有着那从不予逾越边界的忠诚立场。
就这样,神宫奈雪跟随着森天横爬进了空无一人的宽敞客厅里。这里的墙上
挂着几幅装有LED氛围灯的玄关装饰画,主打的都为夕阳西下的风景主题。另一方
面,得到黑色男子的口头允许,原先四肢趴伏在地的萧家主母,也挺动着胸前的
一对傲人巨乳站了起来,其束缚在她脖子上的暗黑色项圈,则连同于整条银灰色
锁链,皆被对方随手用灵能消去。
眼带深意地目视神宫奈雪的全裸肉躯片刻,森天横当着对方之面,算是展开
了实质上的行动,但见他首先褪去身上的藏青色T恤脱,显露出一副倒三角型的健
硕雄躯,接着便扔掉手中的黑色休闲长裤,展现出了两根堪比石柱般粗壮的黑色
大腿。尤其是当这位光头黑魔脱掉最后的男装内裤后,那根怎样都按捺不住的大
黑鸡巴,则终于以一柱擎天的高昂姿态,亢奋无比地勃起于赤裸佳人的眼前。
受上述此参天巨物的吸引,神宫奈雪的眼神旋即变得微妙了起来,其整个人
的呼吸之节奏,也像在某种东西的驱使下而开始变得急促。至于她优雅雪颈两侧
的肩膀,则以恰到好处的轮廓走势过渡到锁骨末端,而受这对玉肌香肩的映衬,
位于它俩前方的两条精致锁骨,则更是显得骨感分明。
接着,森天横二度作出了食指轻勾的动作。类似于自己的父亲,乃至于黑魔
一族中的其他成员,身高足有两米出头的他,也同样拥有一段粗若磐石的坚实颈
脖,其盘踞在左右两边的胸锁乳突肌,则如某些古树上的粗壮藤蔓般狰狞突兀。
察觉到森天横手上的动作,神宫奈雪自是领会其意地走了过去。待她停止前
行,且有些迫不及待地踢掉脚上的黑色真皮百搭高跟鞋后,其自身的海拔高度,
又不可避免地下降了。这也难怪,因为使女一族成员的最终身高,往往都定格于
1米70与1米85之间,即便是穿上了高跟鞋,也不见得能在黑魔一族面前占得任何
优势,就比如这位萧家主母,她的身高便「只有」1米78而已。
眼见如此之娇欲挺拔的成熟胴体已然二度屹立于自己面前,森天横并没有猴
急着摸向对方胸前的一对丰饶浑圆,反将粗糙大手轻摸在神宫奈雪的左右面庞上,
且居高临下地与对方来了个亲密深吻。而感受与此的美熟寡妇,在眼梢含春地微
闭起自己的黑褐色明眸之余,则嘴舌交织地予以无比热情的回应。两人的身旁摆
放着一张钢琴键式的米白色布艺沙发,还有一张岩板材质的圆形雪山白茶几。
蠕动中的嘴腔紧密贴合了好一会儿,方才呼吸急促地缓慢分开,还拉断了不
少残留在各自喉舌上的唾液细丝。紧随而来的,则是一记凄迷呻吟的响起……不
管怎样,垂挂在神宫奈雪胸前的一对傲人巨乳,终究在同一时间里落入了森天横
的黑色双手里,且在后者火热掌心的翻滚间,犹若可被随意亵玩的雪白弹性面团
一般,被对方娴熟无比地揉捏出各式难以想象的形变。
「啊啊啊……森……森先生……奈……奈雪的胸……啊啊……胸被你弄得好……
好舒服……好淫荡呢……啊啊……」
神宫奈雪气吐如兰地回应着森天横的强横动作,且心安理得地接受着源自于
胸前越来越强烈的感官快感。平心而论,在才貌俱佳的使女一族中,萧家主母乳
房尺码确实汹涌豪放,加之又曾怀有身孕且哺乳过两位子女,直到今天仍有着G罩
杯的惊人程度。
「萧夫人,我父亲似乎把你的肉体调教得非常美妙。」
感受着从肥美乳肉那传递而来的绝佳手感,森天横不禁加重了下挤压果实的
力道,其略有上扬的嘴角边,也不禁泛起了一小阵戏谑邪笑。至于他粗壮脖颈旁
的肩膀,则如厚实的小山丘陵般难以撼动。
「啊啊……正……正因为如此……他在对我放……放手之后……啊啊……作……
作为他昔日雌奴的我……啊啊……才……才更应该……让身为他儿子的你……啊
啊……先……先行品尝呀……啊啊……」
即便已经在森天横带来的肉体挑逗中承受着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浪潮,神宫奈
雪也始终记得修复对方与自己前主人间之父子关系这件事,还知心会意地重点提
到了『儿子』这一词。而在魁梧雄性的肆意把玩下,她一对水滴型的丰饶巨乳,
已然汹涌澎湃地在前者的指缝间溢出了层层迷人的乳肉。
「就仅仅只有这个原因?难倒就没有别的什么缘由吗?」
森天横的火热大手骤然向下一滑,离开了神宫奈雪的迷情双乳,且停留在对
方的腰腹间,而后顺势用力一推,像是略施惩戒似地让这位曲线毕露的欲望美妇,
背靠在了身后的米白色布艺沙发上。他脸上流露出满不在乎式的不屑笑意,其锁
骨下方的一对胸大肌,也炫耀着自身条条外凸爆绷的肌肉轮廓。
「森先生……奈……奈雪……啊啊……」
尚未来得及回应森天横的质问,神宫奈雪便已经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阵饥渴
的淫叫,因为她湿热不已的大腿根已被对方的狡猾大手所拨开,其欲水横流的桃
源口,也接受起着黑色指头的特别关照。
「萧夫人,你只有说出实话,才能从我这里获得最为丰厚的奖励。」森天横
一边挺着胯间的巨伟黑炮,一边有条不紊地坐在了神宫奈雪的身子左侧,在话有
所指地提醒着对方之余,还下意识地减弱了撩拨阴道口的节奏与力道。
类似于自己的两块胸大肌,他分作两组的八块腹肌,同样彰显着结实有力的
肌肉弧度,并如同于严密排列的坚固砖墙般显得界限分明。
「啊……啊……森先生……我说……我说呀……」
神宫奈雪黛眉含春地将自己的雪白藕臂平放于挺立而起的沙发靠背上,且求
饶似地柔声呢喃着。失去了光头黑魔对胸前的把玩爱抚,她一对风韵十足的饱满
美乳,已然恢复成了往常的圆满曲度,并因重力的作用而硕果累累一般。若从侧
面观察的话,则足可察觉到这对成熟美乳的下半球区域,实则比自身上半球的区
域,明显要来得丰饶不少。
「奈……奈雪……之……之所以想……啊……啊……成为森先生的雌奴……
还……还有一个原因……啊啊……那……那就是……森先生于……于十多年前亲
手杀害了奈雪的丈夫……啊……所……所以若奈雪最终能成为一位杀夫仇人的雌
奴……啊啊……想……想必对奈雪本人来说……都是件无比刺激的事吧……」
娇喘不息间,神宫奈雪算是挣扎着透露出了心中的最后缘由,她嘴唇微张的
精致下巴,在有着如鹅卵蛋尖般向下收窄的线条轮廓之余,却又不失丝毫的柔和
美感。
「我老爹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他调教出来的最好雌奴之一,有着一颗自甘堕
落的放荡之心,仅仅是为了追求进一步的性爱刺激,居然想自发着成为一位杀父
仇人的雌奴……不过请放心,我确实会让你快感加倍的。」
话到此处,森天横来回抽插中的黑色指头骤然一用力,像是抓住了某种要害
似地猛然顶在了对方阴道肉壁的上方某处。受突然如此之强烈的挤压,神宫奈雪
继而柔颈后仰地吟唱出了一记渊源悠长的凄迷呻吟,还进一步屈膝向外地张开自
己的匀称长腿。此外,她弥漫着雌性淫香的香艳阴道口,虽然还依依不舍地紧
「咬」着黑色男子的结实指头,但已经有不少晶莹剔透的阴水,且恰如即将溃堤
的洪流一般,赫然从几近紧密缝合的肉缝间给流淌了出来,并涓涓淋湿着正下方
的沙发区域。
「啊啊啊……森……森先生……你好厉害……啊啊……把……把奈雪的下面
都……都整得给潮吹了……啊啊啊……」
就这样,伴随着火热手指的骤然之离去,接下来的一切,也诚如神宫奈雪当
前呓语喃喃的那样,但见一股压抑已久的欲望淫水,终于从她欣然大开的桃源口
处宣泄而出,并如盏激情绽放的湿热喷泉一般,堂而皇之地浇在了身前的圆形雪
山白茶几上。在此过程中,赤裸佳人自是不免绷紧起凹凸有致的成熟肉躯,其本
就自动分开的美妙双腿,则更是脚趾点地得将一对雪白健康的小腿支棱得更显修
长美感。
「森……森先生……你真得好厉害呀……就……就刚才那么一下……奈……
奈雪都差点晕了过去呢……」
激情未定间,背靠在米白色布艺沙发上的神宫奈雪,正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
吸节奏。且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她的胸部尺码在长年累月下已有G罩杯之圆润丰饶,
所以位居于其曲致乳顶的一对香艳乳晕,也早就水涨船高地扩大了不少,还为色
泽艳丽的元气橘红色,且在周边无瑕肌肤的映衬下,有如飘落在雪上的两朵红果
般嫣然动人。
另一方面,对于神宫奈雪的倾心赞赏,森天横好像显得毫不领情似的,可他
继面无表情地站立起身之后,却又无声示意地挺着青筋虬结的大黑鸡巴,且满不
在乎地站在了对方面前,犹若在向欲壑难填的迷情寡妇表示道:「我先前所提到
过的『最为丰厚的奖励』,已经给你带来了……」
神宫奈雪眼神直白地盯着森天横胯间的惊天巨物,并直觉敏锐地捕捉到了对
方的无声意愿。既然料想到自己将迎来一场令人亢奋的性交盛宴,她便将支棱在
夜黑色实木地板上的两条小腿给抬了起来,且面露欣喜之意地放在了米白色布艺
沙发的沙发边上,从而身体力行般地摆出一副门户愈发大开的M型姿态。
感受到神宫奈雪的浓情美意,森天横继而俯下自己的雄壮身躯,并双手用力
地压住了对方的柔韧手腕,接着便活像一头想任意处置猎物的凶狠猛兽似地,不
带怜香惜玉之意地将大黑鸡巴狠插入对方的湿热阴道中。而盘踞于他躯体两侧的
前锯肌,则如海中恶鲨的利齿般交错狰狞。
「啊啊……森先生……啊啊啊……你的鸡巴真得好粗好长呀……」
得益于粗黑巨物对空虚花房的弥补,神宫奈雪发出了比之上次要响亮得多的
欢快淫叫。在原始官能的刺激下,但见点缀于她饱满乳峰上的一对迷醉蓓蕾,随
之二度充血勃起,并如同周边的成熟乳晕一般,也为色泽艳丽的元气橘红色。
「萧夫人,看你脸上一副饥渴难耐的表情,是不是自我的父亲对你放手之后,
就没有哪个黑魔碰过你的身体了?」
森天横轻车熟路地将粗黑巨屌顶在了神宫奈雪的阴道尽头,方才暂时性停下
第一次对子宫口的重击。毫无疑问,他有着两组刚劲有力的腹外斜肌,也如前锯
肌群般如海中恶鲨的利齿般狰狞显眼。
「啊啊啊……森……森先生,你说得没错……啊……啊……自你父亲对我放
手之后,奈雪都已经有五六天的时间没有被黑魔一族的大黑鸡巴操过了……啊啊
啊……」
一边以咫尺之近的距离凝视着森天横的深沉面孔,又一边如实坦白地诉说着
心中的隐私,神宫奈雪不禁星眸蒙尘地收缩起了阴道里的层叠蜜肉,在为深入蜜
穴的大黑鸡巴施加着紧致独特的压感之余,实则也为自己带来了阵阵足可深入骨
髓的迷情淫乐。她胸前的一对元气橘红色乳头,已然微微上翘地欲姿勃发着,再
配合起那对水滴形的G罩杯巨乳,正焕发出一种将后者牵引至半空的美妙错觉。
「既然这般渴望我的大黑鸡巴,那还不如说些好听的话给我助助兴……」
说着,森天横重新挺动其蛮横强劲的腰腹,并驱使着火硬粗壮的下体,以继
续在神宫奈雪的阴道末端处前行。这一次,他毫不费地叩开了对方的子宫口,并
顺着紧致柔嫩的子宫颈游进一片温暖的海洋里,最后更是用力顶在了最深之处的
彼岸上。不过也就此关头,占据主动的光头黑魔,居然暂时性地停止了抽插。
「呀啊啊……森先生……你……你在奈雪的里面顶得好深好深耶……啊啊……」
察觉到连最深之处的子宫顶也被森天横所触及,神宫奈雪不仅由衷乐意地发
出了惊叹之至的放荡感言,还将一双原本呈M型自动分开的矫健玉腿,转而交叠使
力地缠绕在了对方的雄腰后部。因为正后仰着自己的雪白玉颈,她柔韧灵巧的脖
子不仅拉伸出了显眼窈窕的肌肉线条,其一头微泛高光的乌黑长发,也随之披散
垂落在后面的沙发靠背上,并绽放着一片凄迷不已的朦胧美感。
「你助兴的话难道就只有这些?也未免太不像一个曾侍奉过黑魔的雌奴了吧?」
森天横略显严厉的语气中似透着一丝不满,其本人也不免加重了压在对方手腕上
的强横力道。
他深入子宫花房的强横肉棒已然全然勃起,并依靠着那长达30公分出头,且
粗若6公分有余的恐怖尺寸,毫不费力地在神宫奈雪的平坦小腹下,从而自里向外
地撑出了一具异常显眼的巨物轮廓。
「啊啊啊……森先生……你……你作为男人,比我的亡夫不知好上多少倍了……
啊……」
神宫奈雪开始领会其意地道出不甚尊重死者的无耻言语,更令人注目的是,
她还是在杀夫仇人的面前说出这种话的。虽说如此,伴随着大黑鸡巴的重新运作,
赤裸寡妇的脸上却弥漫起更具愉悦之意的陀红春潮,犹若显得她本人极为心安理
得似的。
「……啊啊……谁……谁叫你有着一根……啊……啊……那么长……啊……
又……又那么粗的大黑鸡巴呀……啊……而……而且又很是持久坚硬……啊……
能……能毫不费力地……啊……捅到奈雪子宫……的最里面……啊啊……」
「……啊……正……正因为如此……啊啊……像你这种杀害我……我丈夫……
的强大雄性……啊……更……更是有资格将他深爱的妻子……啊啊……即……即
是奈雪……视为可随时享用的战利品呀……」
在巨伟黑炮肆意蛮横的冲撞下,神宫奈雪呓语喃喃地呻吟不止,且像是一发
不可收拾似地发表着越来越离谱的堕落言论。她两根精致显眼的苗条锁骨,在优
雅颈脖的正下方处形成了一个向下凹陷的微妙浅窝。而这个微妙浅窝也没有闲着,
赫然浑然天成地形成了一条身居中线的美妙沟壑,而后一路延伸至两座傲人挺立
的乳峰之中,从而成了一道看似永不见底的深渊乳沟。
「萧夫人,你现既已是萧家主母,可却这样子当着你杀夫仇人之面,数落着
你死去的丈夫,就不怕对不起他?」
森天横嘴角带笑地问着,并恰到好处地加快了肉棒运作的节奏。而大力承欢
中的神宫奈雪,则不仅用子宫顶体会着硕壮龟头的粗硬质地,还透过自身的整条
蜜穴肉壁,以此无比清晰地感受着粗黑巨屌上的每一根青筋脉络,从而让身心迷
乱的自己,能更好地融入进眼前的这场男女交媾之中。
「啊……啊……有啥怕对不起他的……像……像萧望城这种废物人类男性……
下面长得短小无力不说……啊……他的个人武力也远不如森先生你……啊啊……
再……再加上萧家又曾加害过森家……啊啊……」
「……所以于情于理间……他……他都该用自己的性命……啊啊……来平复
森家对萧家的仇恨……啊……啊啊……更……更何况他这种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
头……啊……也永远都无法满足……使女一族的肉体需要呀……啊啊……」
神宫奈雪胸前的一对雪乳山峰,正随着大黑鸡巴的前后出入而上下翻飞舞动
着,并如同于被投入颗颗石头的宁静湖面一般,因层层涟漪而幻化出层层乳浪。
而紧贴于那对傲人丰乳的正下方处,则足可看见其矫健胸廓在她光滑肌肤上,继
而勾勒出了一对近似外八字型,且转折柔和的外凸轮廓。
「嗯,那看起来……萧望城这家伙还蛮可悲的,怎么就娶了个你这样子的女
人做妻子呢?」森天横不依不饶地问道,「那么他与你的儿子萧冠宇呢?难道你
就忍心也给他带上顶顶无比可悲的绿帽,还打算当着这小子的面干出这种事?」
「啊啊……怎……怎么就不能当着我独子的面……啊……干出那种事……要……
要知道……啊啊……冠宇他身上可是流有……啊……他父亲萧望城的血……这……
这就意味着他像他父亲一样……啊……啊……都是个鸡巴长得又短又小的……废……
废物罢了……啊啊……」
犹若被森天横冒犯到且被对方讥笑为胆小,神宫奈雪旋即口吻一变地回应着。
得益于多年的武道修炼,她有着一对骤然向里收窄的匀称腰肢,还有六块分作两
组竖列而起的腹直肌。
「……正……正因为如此……在面对黑魔一族时……冠宇他……他不可能守
得住身边的任何一位女性……甚至乎包括了他暗恋中的伊丽莎白……啊啊……更……
更遑论满足她们的肉体需要……谁叫我与她们都为使女一族的成员呀……啊啊……」
「……既……既然如此……啊啊……冠宇他也……也理应早日认自己的宿命……
少做无谓的抵抗……啊……啊……并把身边的女性都统统献给森先生你……啊啊……
然……然后祈祷自己能……能在某一天成为效忠于森先生的绿毛龟奴……啊啊……」
神宫奈雪喃喃话语里的口吻愈发显得亢奋,其眉间焕发而出的堕落神采,也
似正将她心中潜藏至深的漆黑欲望给缓慢引出。而在萧家主母的乳沟末端,则足
可察觉到一条从双峰峡谷中延伸而出的狭长沟壑,但见它一路向下地将六块依稀
可见的腹直肌划为了竖直两组,并最后没于肚脐眼的上方些许。
「哈哈哈,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萧冠宇估计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他身边的至
亲女性,早就都选择背叛于他了。」
一阵得意之笑间,森天横不禁加大了抽插蜜穴的力道,他雄伟黑屌上的火硬
龟头,当即势大力沈地冲撞在了神宫奈雪的子宫顶上,很快给对方掀起了新一轮
的快感巨浪。此外,这位光头黑魔后背上的肌肉群组也是显得轮廓爆棚,尤其是
那对将肩膀填充得甚是厚重的斜方肌,也在无时不刻间彰显着恐怖强壮的风采。
「啊啊啊……什……什么背叛嘛……明明是……明明是……奈雪与她们……
都在为冠宇的人生之路着想吗嘛……啊啊……」
凄迷高亢的一记呻吟之音过后,神宫奈雪辩解的语气中,像是犹然带上了一
抹因被对方所误解才产生而出的幽怨成色。且值得注意的是,在她不显一丝赘肉
的矫健腰腹上,每组腹直肌群与腹外斜肌群之间,皆存在有一条走势微妙的肌肉
沟壑,这不是别的,正是诸多女性所渴望的马甲线。
「还在嘴硬,明明就因为贪图我的大黑鸡巴,你才选择出卖你儿子的。」
犹若想继续逗弄下去,森天横的强壮双臂骤然离开了神宫奈雪的手腕,继而
悄然滑落至对方的臀下,且猛然用力地将这位绝色寡妇给抱了起来。他背后的大
小圆肌与冈下肌,虽不如旁边的斜方肌般大块突兀,但相互间也拥有着显而易见
的肌肉界限。
「啊啊啊……森先生……你真得好坏呀……啊……就……就是不肯相信奈雪
对……对自家孩儿的爱呀……」
伴随着第二记悠长别致的淫叫之声的到来,神宫奈雪虽在玫瑰茶棕色的嘴上
数落着森天横的些许不是,可她一副眉梢含情的随心表情中,却焕发着种春意十
足的愉悦媚态。不仅如此,胴体横陈的成熟佳人在被黑色男子抱起来的同时,还
玉臂交叉地环绕在对方的颈脖后方,犹若因情到深处而显得依依不舍一般。
「然而我现在就是不肯相信你对你独子的爱,也不肯相信你对我的忠心。萧
夫人,你要成为我的雌奴,离达成这个目标还远着呢。」
森天横沉稳有力地挺动起自己的强壮腰臀,他那根贯穿着整条修长阴道,乃
至于将龟头停留在子宫深处的黑根巨蟒,也在雄性欲望的强烈驱使之下,以力道
步步加剧的方式重击在了神宫奈雪的子宫顶上,从而让先前在对方体内掀起的快
感洪流,更显狂风巨浪之势。
「啊啊啊……森先生……你……你完全可以相信……啊啊……奈雪对你的忠
心……呀啊啊啊……你提出的任何要求……奈……奈雪……都尽可能地去实现呀……
啊啊啊……」
呻吟不止间,神宫奈雪已经难以道出任何连续性的完整话语了,她弧度优美
的无瑕额头,也似因无边情欲的感染,以此为原点绽放着新一轮的魅惑神采。可
以说,在森天横的蛮横征伐下,双乳翻滚不已的赤裸寡妇,也只能被动无力地接
受着这一切,继而被占据主动态势的前者送上一轮接一轮的高潮浪尖,然后又一
轮接一轮地在波谷中被浪潮所淹没。
「啊啊啊……森先生……你……你好厉害……好厉害呀……啊……啊啊……
奈……奈雪……就要快乐得……啊……飞上天了呀……啊啊……」
多次周而复始的强烈冲撞过后,神宫奈雪终于感受到了在子宫花房里所突然
爆发的一记猛烈涌动,脚趾紧绷的她也像是获得了某种意义非凡的新生一般,赫
然感悟至生地奉上了玫瑰茶棕色的饱满嘴唇,且眼眸蒙尘地吻上了森天横的暗色
嘴巴。没错,狠操着黑发丽人的魁梧雄性,冷不防地在对方体内射出了一把黑魔
雄液。
在这之后,伴随着一记娇叱之音的响起,但见在森天横的大手一松之下,原
本以四肢缠绕在他身上的神宫奈雪,旋即向后轻倒了而去,并双臂摊开地仰躺在
了先前的米白色布艺沙发上,其上半肉躯两侧的前锯肌群,则如精雕玉琢的粉色
白玉般迷人。当然,由于大黑鸡巴的滑落离去,一股夹杂着银灰色泽的浑浊液体
也从萧家主母的阴道口处倾泻而出,且如突如其来的一股洪流瀑布般淋湿了先前
脚下的暗夜色实木地板。
气吐如兰地微喘着胸前的一对傲人巨乳,神宫奈雪则像是还没有从先前的高
潮风暴中回过神似的,赫然有些目光空洞地仰望着哑光白色的吊顶铝扣式天花板,
其香唇微张的宁静面庞上,也依然弥漫着陀红的晚霞。另一方面,森天横已然默
然不语地俯下了如小山般高大的雄躯,他胯下的巨伟黑炮,虽在对方的子宫花房
里历经过好几次发射,可仍旧雄风不减地高昂耸立着,其青筋狰狞的黑色表面上,
还残留着不少丝状形态的粘稠物质。
就这样,巨阳黑屌梅开二度地叩开了缓慢闭合中的椭圆形关口,并畅通无阻
地向着悠长通道的最深之处行进而去。而感受于此的神宫奈雪,则一边红唇轻启
地发出着欲望的淫叫,一边眼神眷恋地凝视着居于上方的森天横。在这之外,她
还主动伸出灵巧优雅的玉手,并触碰轻抚在了对方的结实后背上,以此表达着自
己心中的真实渴望。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奏响着「噗嗤噗嗤」的男女性器撞击之声,可要说到能绕
梁不止而显得余音不绝的,终究还是神宫奈雪本身发出的凄迷呻吟,但见她在森
天横的无声示意下,旋即异常娴熟地摆出了多种交媾姿态,以此出色完好地服务
着对方的胯下巨物。当然,萧家主母也从这席卷其自身百骇四肢的官能高潮中,
继而体会到了种种深入骨髓的极致欲乐,其本人则随后在光头黑魔的一连串汹涌
内射中,甚至乎嘴角带笑地昏厥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也同样在这间曾上演过激烈性战的宽敞客厅里,神宫奈雪正礼
貌有加地对森天横作着道别之举,她脸上洋溢着真诚温柔的微笑,不显丝毫反感
为难之意。至于她本人,也已经穿戴完毕,正是昨天用来会面的那身暗蓝色女式
套装。或许正因为如此,神宫奈雪此时的气质已然毫不费力地恢复成了往日的端
庄成色,根本不会让他人联想得到,这位身姿高挑的成熟佳人,在昨天为时已久
的一场男女交媾中,是表现得何等的疯狂与放荡。
犹见神宫奈雪即将转身离去,森天横却突然叫住对方,且继而用一种半是认
可半是为难的口吻说道:「萧夫人,你昨晚的表现确实非常出色,在性爱中也很
是令我尽兴。不过你若想继续参与试炼的话,则必须让我在五天之内成为金明地
产集团的最大股东。否则的话,你懂的……」
神宫奈雪听闻于此,当即重燃自信笑意地回应道:「森先生,何需五天?最
多只用三天,奈雪便能让你成为金明地产集团的最大股东。即便其他股东对此大
有异议,也照样奈何不得。」
「是吗?」森天横似笑非笑地说道,「那我将静等萧夫人的好消息,并希望
自己能早日成为金明地产集团的真正主人。」
神宫奈雪不再说什么,于嘴角留笑地向森天横轻抛了个目含深意的媚眼后,
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了。她脚上的黑色高跟鞋撞击着地上的暗夜色实木地板,
发出了一连串富有节奏的「咯噔咯噔」之声。与此同时,一具挺拔修长的绮丽背
影,也在黑色男子的眼中逐渐远去着。
不过令森天横有些意料不到的是,仅仅是两天后,他便接到了来自于神宫奈
雪的电话。后者也不啰嗦,表示一切皆已办妥,还询问对方有否有空直接前去签
订一份股份转让协议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