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警妈妈】(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三章
「唔嗯……唔嗯……唔唔唔唔唔……」
看着妈妈销魂至极的表情,阅片无数的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
那个猛爆她后庭菊花的绿毛扳住妈妈雪白高跷的屁股,挺身把那根20cm
的大鸡巴狠狠直刺入最深,每次都全根插入,又全根拔出,那动作好似匀速又粗
蛮的打桩机器。
或许是菊花第一次被爆,妈妈菊洞略微有些红肿,那紧致的感觉夹得绿毛的
大鸡巴好不舒爽!
「肏……真紧……真爽啊……」
绿毛只感觉自己龟头像是被一张小嘴用力吸吮住,包裹着整根大鸡巴,连根
部都有被吸到,龟棱下的小沟更是被菊洞处娇嫩的软肉搔得酥麻过电,快感像是
岩浆一般喷涌到四肢百骸,只吸吮得他头皮发麻。他再也不管不顾,狠狠地把那
大鸡巴一下又一下尽力送到最深。「咕叽咕叽」的水声接连不断,很快,妈妈便
忍不住,呜呜咽咽呻吟着,抽搐着被送上快感云霄。
强烈的身体感官和精神刺激之下,妈妈的菊花收缩的更紧了!无数细细密密
的皱褶紧紧勒住绿毛的大鸡巴,空虚的小穴在菊花被强力的爆干之下,突然决堤,
一股一股淫液毫无征兆的喷了出来,透明而又澄澈,带着一股股淫靡的体香。
「卧槽……这骚货居然高潮了!哈哈……没想到被爆菊花还能高潮!」
绿毛见此哈哈大笑,大龟头一阵抽搐,险些精关失守,缴械投降。
「真是个骚货!」
刘楠见此更是不屑的直翻白眼,而妈妈更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他妈的臭婊子,快点给我好好的嘬!」
前头猛肏妈妈嘴巴的小流氓边说边按着妈妈的头部一阵蠕动,渐渐沉迷在肉
欲中的妈妈主动开始给他嘬吸,娇嫩的嘴唇包裹住大鸡巴的前端,舌尖在龟头下
的小沟上轻轻打着转,把那敏感的冠状沟刺激得酥酥麻麻,快感直冲尾椎骨。那
小流氓忍不住挺胯想要把那往深里送,然而他的鸡巴太过巨大,妈妈嘴巴空间有
限,已经被搔到她咽喉的软肉,搞得她一阵阵想干呕,然而即便如此,20cm
的大鸡巴后边大半段还露在外面。
妈妈的嘴巴合不拢,口水丝丝点点流了出来,连成一道的细细银丝。红润的
柔软嘴唇包裹着那一根丑陋粗大的紫黑色肉棍,纤细洁白的手指握着后半段,上
下撸动着。
那小流氓被妈妈伺候得舒适无比,抓着她的头发,仰头喘息着,而身后的绿
毛更是毫不间断按着妈妈的大屁股猛爆着她的雏菊!二人前后夹攻,真是有说不
出的畅快!
「唔嗯……唔唔……唔……唔嗯……唔唔唔唔……」
「啊……好爽……」
妈妈含糊的呻吟声从嘴角溢出来,口齿蠕动间,反倒把那大鸡巴紧紧包裹,
更加挑逗得肏她嘴巴的那人欲火高涨。积攒了许多天的精液终于一股脑儿地全部
泻出,强烈的快感之下那小流氓低吼一声,一个挺身,把滚烫的精液尽数射进妈
妈的口腔里。
「唔嗯……咳咳……」
「吞下去……不许吐出来……」
那小流氓抚摸着妈妈的脸颊,捂着她的嘴巴一阵杨晃,妈妈嘴里全是他射出
来的粘稠精液,顿时被呛得连连咳嗽,殷红的嘴唇染上丝丝的粘稠,她接连吞咽
了许多下,这才吞吃干净。
「男人的精液好吃吗?臭婊子!」
刘楠看的十分解气,上前拉扯住妈妈的乳头就是一阵拽弄。
「呃……咳咳……好恶心……噢……噢……噢噢噢噢……轻一点……呃……」
妈妈轻声娇喘着,弯着腰站在地上的她被绿毛从身后狠狠的爆着菊花,也不
知道这家伙体力怎么这么好,猛干了半天还不射!
「啊……好爽……不行了……我也要射了……『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呃呃……哼嗯……哼嗯……噢噢噢噢……」
肉体疯狂的撞击声和淫靡的娇喘声中,绿毛终于到达了高潮的顶峰,当下又
猛干了几十下,接着浑身突然一阵哆嗦,大鸡巴扑哧扑哧将滚烫的精子狠狠的射
进了妈妈的菊洞深处。
「噢……」
妈妈忍不住仰头娇喊一声,第一次被插爆菊花的滋味骨软筋酥、魂飞魄散,
瞬间高挑无力的身子更加的瘫软起来。
「真他妈过瘾啊!」
爽完的绿毛狠狠的将妈妈扔在了地上,任凭她香艳的娇躯阵阵抽搐个不停。
「哼……臭婊子的菊花是不是特别的紧?瞧她被你干的,魂都快没了!」
刘楠上前一脚踩着妈妈的娇躯一手叉着腰,绿毛道:「太他妈紧了,我从来
都没有爽过!哥几个也别愣着了,快点上去干吧!别让这骚货等急了!」
「不要……不要……放了我吧……求你们放了我吧……」
妈妈的声音软糯糯的,身子因为高潮的原因依旧软得要命,瘫在地上无力地
看着刘楠,楚楚可怜的祈求着。
「放了你?想得美!我身后可还有四五个兄弟没爽呢,就这么让你走了,他
们岂不是会怪我?嘿嘿……反正你也这么饥渴,今天就让他们好好的陪你玩玩吧!
兄弟们,上……往死里肏这个骚货,给她留一口气就行!」
刘楠边说边往后退了退,剩下的几个小流氓顿时淫笑连连的向妈妈扑去。
「不要……住手……噢……啊……」
妈妈挣扎着想要反抗,可紧接着无力娇躯便被四个小流氓夹在了一起,其中
一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挺身把那黝黑粗大的鸡巴刺进了她那已经泛滥成灾的密壶中,
20cm的又粗又长的大肉棍瞬间直捣宫颈而去。
「噢……不要……啊……唔嗯……」
妈妈刚刚娇喊一声,随即性感的小嘴便又被一根黑粗的肉棍死死的堵住,被
噎的美目圆睁的她还没来得及适应,又有一个小流氓挺着大鸡巴毫不停留的一棍
插进了她精液直流的菊洞中!
「唔嗯……」
妈妈顿时三穴齐开,那可是前所未有过的屈辱和兴奋感觉!可这还不算,剩
下的那个小流氓见没有了位置,当下抬起妈妈的一只白袜美脚玩了起来,大鸡巴
在那滑腻柔软的足底上阵阵磨擦,恨不得将妈妈的白袜给肏破才甘心。
四个家伙同时发力,只把第一次经受群P的妈妈给肏的魂飞魄散、欲死欲仙!
「唔唔唔唔……咳咳……呃呃……不行了……不行了……一个一个来……唔
嗯……咳咳……不要一起用力……唔唔唔唔……」
妈妈被肏的语无伦次,被身下的膨胀感折磨得不断扭着身子,眼泪也涌了出
来。猛爆菊花的小流氓不管不顾,毫不留情的把妈妈向着自己鸡巴的方向用力按,
直到整根大鸡巴全部没入后穴,感受到肛门括约肌有规律地环绕着根部蠕动收缩,
爆菊花和插入小穴被密集的小肉粒包裹的感觉不同,后庭格外的紧致细滑带来了
更加微妙的快感。
妈妈只感觉身体里敏感的部位全被用力地抵住摩擦着,连脚心都没有幸免!
几十下后,快感沿着酸爽的部位弥漫灼烧,让她失禁一样再次喷出大量透明的淫
液。
躲在屋里看着妈妈被四个小流氓如此玩弄,我的大鸡巴越发硬挺着膨胀起来,
当下忍不住把手揣进裤兜,快速的撸动了十几下。
「唔嗯……唔嗯……唔嗯……唔唔唔唔……」
啪……啪……啪……啪……
噗呲……噗呲……噗呲……
妈妈的娇喊声和淫靡的肉体撞击声一波强过一波,猛肏妈妈小嘴的那人动作
粗暴,每一下都顶到妈妈喉咙深处,刺激得她眼泪顿时涌了出来,口水也不断分
泌,喉咙蠕动着有种想呕吐的感觉,拼命想把这根大鸡巴向外推。然而喉咙里柔
软的组织并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只能徒劳地绕着巨大的龟头打圈,却被刺的越来
越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唔嗯……唔……唔唔……咳咳……不要这么插这么深……唔嗯……」
妈妈噙着眼泪,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那人,巨大的鸡巴在她口中不断来回抽
送,那一副被蹂躏的楚楚可怜模样,让那人更加欲火中烧。
妈妈的其中一只白袜脚被那个猛肏她小穴的小流氓细细的舔着,偶尔狠狠啃
咬一下,像是一只贪婪的饿狼!妈妈的白袜脚底一尘不染、洁白无瑕,那柔若无
骨又光滑细腻的香甜滋味,让那人兴奋的忍不住加快了抽插爆干的速度!
也许对他这种足控来说,像妈妈这种御姐级别的高冷美人穿着如此的迷人的
白袜,更是在无形中增加了攻速和暴击,也许这就是传说中攻速暴击袜吧!
「唔唔唔唔……唔唔……咳咳……唔唔唔唔……不要咬……呃呃……唔嗯…
…」
妈妈倚在身下爆她菊花那人的身上,后背贴着他健壮的、汗津津的腹肌,一
头瀑布般的金色长发沿着他胸口垂下,被他身上的汗水沾湿了几缕贴在他身上,
随着几人的节奏凌乱地颤抖。巨大的鸡巴直挺挺插在她的直肠里,毫不留情地搅
动着肠壁的嫩肉,每一刺都刮下一缕粘液,却被紧致的括约肌拦下来,堆积在她
体内,和又涨又酸的快感一起折磨着她。
另一人则架着她两条修长纤细的腿,咬着妈妈的白袜美脚,大鸡巴直挺挺的
毫不留情地刺入她蜜汁汹涌的花穴。他的鸡巴不如同伴的那么粗壮,那么尺寸惊
人,然而膨胀起来后,硕大的棒身坚硬无比,每一下都刮擦在妈妈娇嫩的宫颈和
出口附近敏感的、饱含神经末梢的嫩肉上,以至于拔出的时候经常会稍稍在出口
处卡住那么几秒,要旋转着才能顺利拔出,这一来一回快感只增不减,磨得妈妈
娇喘连连,蜜汁更像是潺潺的溪流一般,接二连三地涌出来。
「唔唔……轻点……别咬我的脚……啊……啊……好痛……噢……唔嗯……」
妈妈销魂的喘息着,偶尔破碎的呻吟从嘴角溢出,又被前头那人用粗大的肉
棒堵了回去,只能从鼻子里哼哼唧唧呻吟。
「骚货……你的骚蹄子真软啊!白袜更是滑腻,磨蹭的我真是舒服!」
玩妈妈白袜脚的那小流氓边说边用手抓着妈妈两边随着身体起伏而颤动的、
浑圆饱满的木瓜似的大奶子,一边狠狠揉搓,一边毫不吝惜地赞美它们的手感。
妈妈的胸被他捏得又红又肿,奶水更是乱喷,一直白袜脚更是被他的大鸡巴跟磨
蹭的又烫又痒,酸爽至极!
身下猛爆她菊花的那人见状也抓了一个大咪咪揉搓着,另一只手探向妈妈两
腿之间,在她大腿内侧细腻柔滑的皮肤上,像是揉面团一样把玩。
「骚货……老子们肏的你爽不爽?」
他边干边问,可妈妈的嘴巴被另一人的大鸡巴给死死的堵着,自然是回答不
出来。
然而肠壁源源不断分泌的透明液体已经证明了她此刻的感受,她的臀缝已经
被两个孔洞里不断渗出的浸染得一片泥泞,两根肉棍进进出出时水声一片,又淫
靡,又色情!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
妈妈的双腿大开,肉缝里娇嫩的花瓣一览无余,粉嫩嫩、湿漉漉的、肿胀着
绽开。透明的淫液从里喷涌而出,她绝望的双手紧紧抠进地下的床单,颤抖着达
到了前所未有的的高潮。快感像是洪水一般席卷了她的脑海、她的四肢百骸。
妈妈突然觉得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重要了,只要在这个小巷里,有这几个强
壮有力的男人和他们粗大的把她身上所有孔洞都填满,把她不断地送上快感的云
端,她情愿被他们干到死!
「唔……唔……咳……唔唔唔唔……咳咳……呃……不行了……不行了……
要飞了……要飞了……唔嗯……」
呻吟声被粗大的鸡巴全部堵在了口中,妈妈眼神迷离的望向插着她嘴巴的那
个小流氓,只见那个家伙正因为醉仙欲死的快感而皱着眉,无法自控地低声呻吟
着。
口水从妈妈嘴角溢出,牵出一丝色情的银线,落到她胸前。身上,猛肏小穴
的那人已经颤抖着到达了高潮的顶峰,低声吼叫着咬住妈妈的一只白袜脚把一股
滚烫的精液射入了她子宫,喘着粗气将大鸡巴撤出了她体内。妈妈的小穴一张一
合,一股澄清混合浊白的液体随着下身的抽搐,一股一股从那里流出。下体的空
虚感让她皱起眉头,不由自主夹紧了屁股,想要更多。
「啊……真他妈爽啊!」
那人刚刚起身,妈妈身下猛爆菊花的那个小流氓也顶不住了!当下也是怪叫
一声,喘息道:「我也不行了!太爽了!啊……啊……要射了……要射了……」
身后小流氓也到达了极限,手抓着妈妈胸前的两个大奶子,喘息着把一泡浓
精射到她肠内。滚烫的精液冲刷刺激着妈妈敏感的肠壁,以至于那人抽出鸡巴之
后,菊穴还一张一合地,没办法完全闭紧,而是向外流淌着的精液。
「啊……嘶……我也顶不住了!这小嘴太会嘬了……噢……好爽……射了…
…射了……」
肏着妈妈嘴巴的那人也在强烈的刺激之下射了出来,随着身体的不断抽搐,
一股股浓精犹如咆哮的江水,汹涌澎湃的狠狠的射进了妈妈的樱桃小嘴中。
「唔嗯……咳咳……」
妈妈被呛的两眼反白险些窒息,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玩她脚的那人便将她
的两只白袜脚并到了一起,接着大鸡巴在那滑腻柔软的袜足缝隙中一阵疯狂的蠕
动,在妈妈大口大口吞咽精液的同时也忍不住龟头一麻,滚烫的精液瞬间喷射而
出,呲的妈妈性感的白袜美脚上到处精液横流!
「嘶……啊……好爽……这白袜脚真他妈软!爽死我了!」
两个小流氓夹着妈妈不断的哆哆嗦嗦,仿佛想将最后一滴精液也射在她身上!
一个按着妈妈的头部不停的用肉棒堵着她的小嘴,一个抓着她的两只白袜脚不停
的抽搐!
妈妈秀眉紧皱,小穴和菊洞中也不断的往外流着精液,被凌辱的快感已经让
她沉迷,此时她的意识也渐渐有些模糊。
『啵』的一声声响后,前头那小流氓终于依依不舍的将大鸡巴从妈妈的小嘴
里抽出,心满意足的退到了一旁。
「呃……呃……嗯……哼嗯……」
妈妈顿时无力的瘫倒了在地上,一双白袜脚还夹着最后一个小流氓的大鸡巴。
「臭婊子,被肏爽了吧?瞧你现在的骚样,真是淫荡至极!」
刘楠边说边上前蹲下了身子,看着妈妈精液横流的白袜脚,她顿时又来了兴
致,当下又道:「别装死,快点起来把你脚上的精华舔干净,待会他们几个还要
接着肏你呢!」
「呃……嗯……放过我吧……我已经被你们玩成这样了……你的气也该消了
吧?呃……呃……」
妈妈无力的呻吟着,眯着一双漂亮的眼睛,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放过你?嘿嘿……好啊!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做,我就放了你!快点起来,
把你脚上的精液舔干净吃下去,这么白的袜子,被弄脏了多可惜!」
刘楠一脸的奸笑,妈妈虽然十分的不情愿,但为了能尽早脱身还是选择了服
从,毕竟刚才她已经吃过了无数的精子。
「你要言而有信,不能说话不算!」
妈妈起身坐了起来,刘楠道:「放心、放心,我一向说话算数!」
她边说边一把抓起妈妈被射的精液横流的一只白袜美脚来回抚摸,而妈妈因
为长期健身的原因,身体自是柔软,嘴巴咬自己的脚自是没问题,迷迷糊糊的她
哪还管许多,樱桃小口一张,吐出香舌对着自己白袜脚上残留精液就是一阵亲舔
允吸,刘楠又故意在旁边指指点点,一会说这里还有,一会又说那里也有,只把
妈妈逗弄的哼哼唧唧,舔遍了自己的整只白袜脚。
刘楠见她清理的差不多了,这才心满意足,而我在屋里看着妈妈舔舐着自己
脚上的精子,那强烈的视觉冲击瞬间刺激的险些撸出来。
「骚货……真他妈淫荡!来……既然你这么喜欢吃精液,那就再帮我清理一
下!」
一旁的黄毛渐渐的缓过劲来,当下挺着大鸡巴送到妈妈还在舔白袜脚的嘴边,
对着她那柔软光滑的白袜美脚不断蠕动摩擦,还想让妈妈性感的红唇和香舌含住
自己的龟头
「不要……不要……走开……」
妈妈忙把头扭到了一边,一只手还不停的推搡黄毛。
「他妈的骚货,这个时候了还敢不听话?信不信老子们一口气肏死你?」
黄毛顿时恼羞成怒,妈妈娇喘连连的道:「你们刚才不是说了,只要我舔干
净脚上的东西,你们就放我走,现在怎么又要折磨我?」
「哈哈……坏人的话你也信?真是个白痴!亏你还是个成年人!」
刘楠坏笑连连,显然对妈妈现在的处境很是感到解气。
「你……你们……我跟你们拼了!」
妈妈挣扎着想要起身,刘楠也不躲避,仍自双手环胸淡定的道:「你要是不
想你那个傻儿子出事,就乖乖的听话!」
她话一出口妈妈顿时愣住了,一想到我的安危,她一时投鼠忌器,真的不知
道该怎么办才好!
「臭婊子,还敢反抗?」
黄毛见此狠狠的一脚踢在了妈妈的小腹上,只听『呲』的一声,两股浓稠的
精液随着这狠狠的一击霎那间从妈妈的小穴和屁眼中喷射而出。
「啊……」
妈妈一声惨叫,高挑的身材顿时又无力的摔倒在地,黄毛上前骑到她的身下,
对着她的俏脸『啪啪』又是两巴掌,怒道:「再敢不听话信不信老子把你的鼻子
割下来?他妈的臭婊子,刚才狠狠的踢了我一脚,险些把老子弄成残废,现在快
点乖乖的给我做个口活,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不用说,刚才偷袭妈妈的就是黄毛,命根子狠狠的挨了一脚的他显然还记恨
在心!
妈妈被他打的眼冒金星,一向高冷的她此时也横不起来了,捂着一侧被打疼
的脸颊眼泪汪汪的看着黄毛,半天也不敢再说话。
「还磨蹭什么呢?快点用你的骚嘴伺候伺候我表哥,要是弄的他不爽,就把
你的牙给拔下来。」
刘楠也在一旁煽风点火,妈妈被他们唬的一阵害怕,一向爱美的她可不想被
弄坏了躯体!
当下,无可奈何的妈妈只能起身跪趴着向坐在地上的黄毛爬去,接着乖巧的
跪在他的胯间,像条母狗一样撅着屁股,伸出一只小手轻轻捂住那根20cm的
大鸡巴一阵撸动,然后皱着秀眉无奈的闭上眼睛一口含住了他那硕大的龟头。
「嘶……啊……」
「唔……嗯……」
二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喘,黄毛更是舒爽的直眯眼,一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放在
了妈妈的头上。
「好好的舔,让我们都看看你的口活到底好不好!」
刘楠看热闹不嫌事大,从后面狠狠的拍打了几下妈妈的撅着的雪白大屁股,
顿时逗弄的她又哼哼唧唧的不停娇吟。
「含深点……再含深点……对……全根都含下去……嘶啊……好爽……」
随着妈妈小嘴越含越深,黄毛更是舒爽的欲仙欲死!
我在屋内看的更是兴奋至极,从小到大我都不敢想象一向强势的妈妈会主动
伺候男人,而且还是如此淫荡的口交。
只见妈妈此时用柔软的小手握住了黄毛的鸡巴根部,接着吐出红润湿滑的舌
头一上一下舔着他龟头的四周,脑袋不时的变换着角度将每一个部位都舔的十分
仔细,随后妈妈又将整根大鸡巴贴在了黄毛的小腹上,俏脸埋入他的下体,温柔
的舔着那两个充满褶皱的蛋蛋。
「啊……嘶……真舒服啊!」
黄毛只觉一个湿滑的柔软在蛋蛋上不停的画着圈,阵阵强烈的酥麻就像电流
一样击打着全身,令他不由自主的连连颤抖。
我看的也是心痒难耐,幻想着大鸡巴被妈妈含在嘴里的感受,脑海中全是自
己与她做爱的场面!
过了一会,只见妈妈又张开性感的红唇将黄毛的蛋蛋也含进了嘴里,温柔的
吸吮着、蠕动舔舐着,舌尖不停的来回扫动,小手配合着嘴唇轻柔而快速的套弄
着黄毛的大鸡巴,并发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喘呻吟。
「嘶……噢……真他妈爽!这骚货真会舔啊!」
强烈的快感如巨大的海浪翻涌,黄毛的声音就像触电一样连续的发颤,20
cm的大鸡巴也变得更粗更硬,随着妈妈卖力的嘬吸猛烈的跳动着。
「唔嗯……唔……滋溜滋溜……滋滋……滋滋……」
妈妈此时一声十分的投入,男人发出的低喘就像是春药一样刺激着她的神经,
让她的性欲更加的旺盛!当下湿滑的舌尖一路向上绕着龟头的顶端不停打转,随
后又将整根大鸡巴含进口中温柔又卖力的嘬吸,脑袋如之前一样迅速的前后套弄,
柔软灵活的舌尖更是钻到黄毛的尿道口处不断的撩拨,只逗弄的这个小流氓骨软
筋酥,精虫上涌。
「嘶……啊……不行了……太爽了……真他妈舒服!」
黄毛忘情的抚摸着妈妈的头发,而妈妈更是卖力的含舔着,微闭着媚眼满脸
的陶醉,似乎在品尝着什么山珍海味,不断的从红唇中发出『滋滋、哧溜哧溜』
的舔舐声,好像已经忘记自己是被人如何羞辱轮奸的了!
「臭婊子,还真是投入啊!以前没少吃男人的鸡巴吧?瞧你口活这么熟练,
平时一定没少吃!」
刘楠很是解恨,看着妈妈像狗一样撅着屁股吃着男人的大鸡巴,她心里真是
有说不出的畅快,那种精神上的报复快感比肉体来的还强烈!
「呃……唔……滋溜……滋溜……唔唔唔唔……」
妈妈忘情的将大鸡巴含在嘴里进进出出,现在的她只想早点结束这场噩梦!
可就在这时,被她伺候的十分舒爽的黄毛再也把持不住,当下一把死死的按住妈
妈的头,挺着大鸡巴主动在她嘴里快速的耸动起来,那架势完全那妈妈的小嘴在
当屄来肏.
「唔唔唔唔……咳咳……唔唔……唔唔唔……」
我看的更加兴奋,只见丰乳肥臀的妈妈跪在地上,双手撑地高高的撅着浑圆
的大屁股,低伏着水蛇腰承受黄毛粗鲁的抽插,小嘴被肏的阵阵咳嗽不说,连口
水和精液也混合在了一起不断的顺着肉棒的进出往外直流,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更
是被噎的直翻白眼。
「啊……嘶……好爽……肏死你……肏死你……肏烂你的骚嘴……」
「唔嗯……咳咳……唔唔……唔唔唔唔……咳咳……」
淫靡的声音不停的响起,一众小流氓们更是个个看的心痒难搔,黄毛的胯下
的两个卵蛋撞击的妈妈的下巴啪啪只响,20cm的大鸡巴更是次次全根插入,
顶的妈妈的喉间一阵阵涟漪。
「肏……看着就爽啊!黄毛,你他妈快点,待会让老子也试试!」
一旁的绿毛心痒难搔,这么漂亮的大美人被如此玩弄,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
「唔唔……滋……滋……啵滋……唔……唔嗯……咳咳……咳咳……呃呃…
…停下……停下……我帮你嘬……我帮你嘬……」
妈妈拼命的将口中的大鸡巴吐出,双手按着黄毛的大腿就是一阵急促的喘息。
「老子现在就想肏你的嘴,快点乖乖的给我含住!」
黄毛肏的正爽,按着妈妈的头部还想继续逞凶。
「不要~ 不要……你在这么粗鲁,我就咬你……」
妈妈的态度也很少坚决,嘴巴被抽插的那种难受感让她实在是吃不消,当下
崛强着又来了脾气。
「肏……那你就卖力点……使劲给我舔……使劲给我嘬……」
黄毛已经快要到了喷射的边缘,也不想这是时候停下,忙又乖乖的躺好,让
妈妈给他侍奉!
「唔嗯……咕叽……」
妈妈再次吞入了黄毛的大鸡巴,比刚才嘬吸的还要用力!牙齿轻轻的啃咬着
他的龟头尖部,爽的黄毛顿时全身发抖,比刚刚更加酥痒了,此时的妈妈就仿佛
用嘴唇、牙齿和舌头给他的鸡巴做着最最专心和细心的「大保健」。
「啊……嘶……用力舔……噢……好爽啊……」
黄毛美的直眯眼,一双手更是像抚摸宠物一下抚摸着妈妈的头发,显然粗大
的鸡巴被妈妈的小嘴伺候的十分酸爽。
「唔嗯……唔嗯……唔唔……滋溜滋溜……唔唔唔唔……」
妈妈卖力的吞吐着,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黄毛本就快要到了射精的最后关
头,此时被妈妈这么一阵嘬吸,瞬间再也把持不住!
「啊……不行了……要出来……要出来了……噢……」
随着他喉咙间发出的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妈妈忙强行挣脱他双手对自己头部
的压制,刚刚将他的大鸡巴从嘴里吐出,微微仰起的俏脸便被疯狂抽搐的大鸡巴
狠狠的一阵喷射,浓稠滚烫的精液瞬间呲的妈妈脸上到处都是。
「呃……」
妈妈娇哼一声还想闪躲,可身后的刘楠突然按住了她的头部,狠狠的呃想黄
毛的大鸡巴上按去。
「唔嗯……」
没有防备的妈妈瞬间又一口含住了仍自喷射的大鸡巴,粗鲁的按压和大鸡巴
不停的喷射连噎带呛只弄的妈妈美目圆睁,唔唔的一阵急促的咳嗽!
「咳咳……咳咳……」
刘楠一脸的暗爽,死死按着妈妈的头不肯放开,看着妈妈的红唇紧紧贴在了
黄毛的大鸡巴根部,她心里别提有多爽快!
「臭婊子……我真想玩死你!让你平白无故的冤枉我,今天非让你吃精液吃
到撑不可!」
她按着妈妈的头一阵蹂躏,边说边还拿起一旁的巨型震动棒狠狠的插入看妈
妈的菊洞中。
妈妈全身顿时又是浑身一颤,跪趴在地上被她玩弄的死去活来,可又不敢反
抗!
狠狠的按压揉弄了一会之后,刘楠终于解气的松开了妈妈的头,接着起身站
到了一旁,又冲其他几个小流氓使了使眼色。
「呃……咳咳……呃……呃……呃……」
妈妈一得解脱忙吐出黄毛的大鸡巴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眼泪汪汪的被憋的满
脸通红,脸上的射满的精液更是有说不出的淫靡!
「来吧……骚货……让大爷也爽爽……」
不等妈妈喘息平稳,绿毛便迫不及待的一把将妈妈拉到了身前,接着腰部向
前一挺,大鸡巴精准无误的又插进了那性感的樱桃小口中。
「唔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